第七章 告诫/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章 告诫

上官烨目光落在神色悲伤的女孩身上,原本舒适的姿势已经不由自主变得端端正正,一手摸着下巴,上身微微前倾,正是看的专注,女孩突然止住了伸出去挽留的一只手,双腿并拢,微微弯腰冲着他们坐着的方向鞠了一躬,粲然一笑道:“谢谢。ziyoUge.com”

她哭得时候是真切的悲伤,泪水就像断了线的珠子顺颊而落,笑的时候又带着说不出的乖巧和暖意,带着雨后初霁般的晴好。

上官烨身边的小邓不自觉低喃道:“说入戏就入戏,说出戏就出戏,这,情绪未免也变得太快了吧!不做演员都可惜!”

高校初选其实就如同大海捞针,这第一关原本也不过是从形体、气质等各个方面删选出一拨人,并不会将剧本发下去让她们提前准备什么。

只是这《青梅竹马》原本就是近几年十分走俏的青春言情小说,在市场上拥有蔚为壮观的读者群,里面许多话甚至都成了网络流行语,前面也有机灵的姑娘情景再现,将小说里的经典情节声色并茂的表演出来,昨天的“国民女神”苏可儿就是如此吸引了他们的眼球。

巧的是,那姑娘选的也是这一段。

原著里,女主云初晴和男主苏远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同住一个大院,一起长大。在漫长的光阴里,云初晴都充当着苏远的“小尾巴”这样一个角色,追随着他的脚步。单纯白净的小丫头片子拥有一双水汪汪的清澈眸子,几乎从一开始,就是苏远命中注定的劫。男孩的感情内敛而克制,润物无声的一直疼爱着他的女孩。

命运的转变发生在女孩考大学的时候,男孩的父亲是市里的高层领导,因为受贿巨款锒铛入狱,而女孩的父亲正是参与调查审理案件的司法机关一员。男孩无法面对,选择痛苦的结束这一段感情,女孩肝肠寸断,依依不舍。

小说里这一幕被读者们评为“年度最催泪小说情节之一”。

这一幕戏看似情感激烈,容易表现,其实不是轻轻松松就能驾驭的。

原著的作者姜几许被网友戏谑的评为“煽情天后”。可想而知,她的文字渲染力是相当强烈的。描写这一段的时候光女孩的眼神和心理活动就好几百字,而在表演之中,这一切都得通过眼神、表情细致入微的表现出来打动观众。

昨天的苏可儿表情很到位,可毕竟没有太多表演经验,情绪不够没能当场哭出来,而是用后面一个跪倒哀求的夸张动作稍稍做了一下弥补。

原本他们已经觉得不错了,可和这眼睛就像水龙头的姑娘比起来,到底高下立见,尤其人家还不是科班出身!

“我很好奇,你是出于什么原因过来面试?”上官烨回过神来,双手抱拳往后靠,好整以暇的出声发问。

“我是姜几许的铁杆粉,《青梅竹马》看了不下五遍,记得里面所有的动人情节和词句,也许是因为太喜欢了,所以就想诠释云初晴这一角色。”徐伊人眼眸弯弯,不卑不亢的对上他的眼神,吐字清晰。

她倒是没有说谎话,不管是原本的自己,还是这具身体的原主都看过《青梅竹马》好几遍,确实能将里面所有情节信手拈来。

“你并不是表演出身!”王琦看着女孩笑意盈盈的样子,蹙眉道:“小姑娘,想出名的我见得多了。可有时候角色不是光凭长相就能获得的。小说里的初晴之所以能获得广大读者喜爱,除了长的漂亮以外,纯真善良、自尊自爱这些好品质才是重中之重!”

“王哥,你?!”小邓看着女孩一瞬间微微变色的脸,小声唤了一句越说越起劲的王琦,后者却是轻哧一声,并不理他。

身为莫易多年的好搭档兼剧组的副导演,看惯了圈子里那些肮脏交易,王琦对那些不择手段求上位的小女孩最是厌烦。

今天早上见了徐伊人以后,他带着一丝侥幸心理去学校学生处咨询了一下,已经得知这女孩父亲是因公殉职,母亲也早早离世,从小被人收养,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背景。

大清早从那样的车子里下来,想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徐伊人自然也听到了王琦话里话外的讽刺意味,不过人家又没有明说,她是傻子才会对号入座,因而不过是轻轻一笑:“小说之所以有价值,就在于她除了恶俗的言情之外还一直在带给我们一些真善美的东西。您的话,我深以为然。初晴是个值得爱的好女孩,若是有幸参演,我一定会好好琢磨,争取最好的发挥。不会让您失望的。”

“你!”王琦被噎了一下,又不好说的太明了,气呼呼舒出一口气。

“我们这边已经有你的信息了,有什么情况会及时打电话告知你的。”上官烨低笑一声,语气却是温和:“先回吧。安静等消息。”

“谢谢。”徐伊人微微一笑,转身退出。

“王导怎么这么大的火气,人家女孩表演的可圈可点,哪里惹您不满了?”等她出门以后,上官烨有些挪揄的看向吹胡子瞪眼的王琦,勾唇一笑:“我倒是觉得挺好的。比昨天那个苏可儿更贴近原著中女主的形象。”

“现在这些女孩就没法说。你可是四岁就开始混娱乐圈的,还不知道人不能光看表面?今天早上我和小邓在校门口见她从限量款的豪车上下来,结果我中午去学生处一问,你猜怎么着,她可是实打实的孤儿啊!这样的女孩进了剧组谁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不是吧?”上官烨微微一挑眉,分明有些不信。

家里几辈都是这个圈子的,从出生起,他就跟着母亲进各个剧组混脸熟,别的不说,但是看人这一项,还没有走眼的时候呢?

“怎么不是?现在这年轻人越来越不像话了……”

“这……”半晌不吭声的宋煜犹豫了一下,出声道:“王导看的应该不错。不过也许另有原因也说不定。昨天下大雨我骑车不小心撞了她,是她的家人从医务室将她接走的。”

宋煜微微顿了一下:“她的哥哥穿的是高级手工定制西装,看着,很是清贵冷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