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试探/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五十一章 试探

“好了,接下来有请我们《逍遥剑》剧组的男神女神们!”电视里传来一道意气风发的男声,邵正泽将西装外套顺手脱下来递到边上,沙发上的老爷子已经兴高采烈的唤他道:“阿泽快过来!伊人丫头马上就出来了。ziyoUge.com”

“爷爷!”徐伊人心里不是没有紧张,从前她不是没上过节目,可每次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最后收获的只是一片骂声,久而久之,节目录了以后她都没有勇气去看。

“《娱乐星天地》?”邵正泽目光不动声色的掠过女孩,淡淡的出声发问。

“可不是。等了这么久才播!”老爷子有些不悦的叹了一声,目光再次移回到电视屏幕上,看着最后出场的徐伊人,啧啧笑道:“还是我们丫头看着最顺眼,看看前面那几个,嘴唇红的像喝了血,还有那个裙子,像什么样子!”

被夸的不好意思的徐伊人一脸黑线,端详了半天,这才知道老爷子说的红唇应该是主持人张晓菲,黑色的露肩小黑裙配上性感红唇,分明一副很女王很镇场子的感觉。至于那个裙子,按着老爷子的眼光,应该是觉得谢文清那条深V领的黑色雪纺纱裙太暴露了?

“这身衣服选的不错。”顺势坐到老爷子另一边的邵正泽抬眼多看了几眼,罕见的出声附和了一句。

徐伊人第一次听见他说这种话,意外之余心里浮上一丝浅浅的欢喜,还有什么,是能被所在乎的人肯定更值得开心的。

荧幕上她巧妙转移话题的时候,老爷子赞许的直点头,最后拨通电话告白,眼角带泪脸蛋通红的样子又是让老爷子一阵喟叹。

时间过去了一个多小时,陪着老爷子看完节目,想起即将到来的期末考试,徐伊人循着惯例去书房里做笔记、记重点。

刚刚落座,却是被书桌上摊开的报纸所吸引,巴掌大的彩色图片里,“天使孤儿院”五个大字堪堪入眼,她已经第一时间将报纸拿在了手中。

“《凌河开发项目受阻,欢乐水立方能否顺利落成》、《一死三伤,谁为无辜孩童的生命负责》、《强买强拆or坐地起价?开发商、孤儿院各执一词》……”

“为什么我们叫天使孤儿院啊?”

“因为你们每个人都是上帝送到我身边的天使呀……”

脑海中年代久远的对话突然清晰的浮现,徐伊人手指打颤的看着图片中满头银发的老人泪水满布的一张脸,心中情绪翻涌,泪水差点模糊了视线。

好几个月没有回去,郑妈妈竟是一下子老了这么多,印象中她从来都是一副慈祥的笑脸,又何时出现过这样愁云惨雾的表情?

这么大的事她竟然现在才知道,真是该死!

徐伊人心中涌上深深地自责和愧疚,门外响起了两声轻轻地叩门声,不等她将眼泪彻底擦干,邵正泽已经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怎么了?”将她的手足无措尽收眼底,男人的声音温和而低缓,迈步到了书桌边上。

“没、没事!”徐伊人紧紧咬了一下唇,控制着心中翻涌的难过,强撑着对他展露出一个微笑道:“刚才看新闻上的人太可怜了!”

“哦?”邵正泽淡淡的应了一声,眼见她的局促似乎无所遁形,心中反倒是有些不忍了,俯身抽走她手上的报纸,顺势将她整个人抱坐在怀里,若有所思道:“这些事情每天都有发生,你要每天都为他们伤心落泪?”

“我……”徐伊人几乎不敢去看他若无其事的眼神,那里面云淡风轻的冷淡会让她觉得心痛的无法呼吸。

十几年无微不至的照顾,郑妈妈在她心中就是母亲一样的存在,还有那些孩子,她几个月前还抱过亲过,如何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丧命还无动于衷!

低头紧紧咬着唇边,一遍一遍的提醒自己不能落下泪来,眼泪却还是吧嗒吧嗒的从眼眶里滚落出来。

怀中的女孩身子紧绷到微微发颤,邵正泽将提前放好的报纸顺手搁到书桌一边,心里百转千回,却是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这人从雨中跌倒那一日开始不一样,那些匪夷所思的变化他又怎么会察觉不到,从刚开始的疑惑到最后的思索探究,直到最终才觉得和刘依依脱不了关系……

可到底是怎么回事?却是依旧让他有些想不通!王俊带回来的结果也是这丫头和刘依依生前从无交集。

伸手捧起她滚烫的一张脸,四目相对,女孩泪水朦胧的一双眸子里,伤心和脆弱那么明显,那隐隐的挣扎的哀求更是让他心口一阵紧缩。

“要是没有爷爷,我肯定也和他们一样在孤儿院长大。他们真的太可怜了,院长……你看这个院长她头发都白了还要为了这些事奔波劳累,真的好可怜。帮帮她、帮帮他们好不好?我知道你可以的。”似乎是在他包容的目光里获得了勇气,女孩有些紧张兮兮的揪着他身前的衬衫哀求着,热切急迫的样子似乎对他们的苦痛感同身受。

“好。”邵正泽定定的看了她一眼,语气沉稳的继续道:“欢乐水立方项目的开发商是光影集团下属公司,主要负责人是张天军,就是牵扯到刘依依案子里的那个……”

邵正泽话音未落,女孩单薄的身子突然颤抖了一下,那双刚刚因为他的承诺而放松些的神色间划过极快的一抹惊惧。

突然想到前些日子她被噩梦惊醒的那一次,嘴里含糊不清的求着“放过我”,邵正泽觉得有些什么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是极难捕捉。

“光影集团……”有些喃喃的默念了一遍他刚才说的名字,想到江家在京城同样不俗的影响力,徐伊人这才发现,自己似乎有点强人所难。

可偏偏,他是唯一能帮到自己的人。除了他,她根本不知道可以向谁求救。

感谢18079174489亲的币币、钻钻和月票,弥香的回忆亲的月票,涵紫韵、煌、法号尘埃、2313476074亲的花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