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告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五章 告白

“十年前的夏天,我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ziyouge,com|”视线从底下乌压压的人群中缓缓扫过,青年的声音微哑,带着些难以言喻的惆怅,“当时父母在影视城开了一间做川菜的小饭馆,暑假无事,初中毕业的我时常过去帮忙。”

“第一次碰见她,她站在远处的阳光下,许是因为有什么开心事,一个人快乐的转圈。穿着演戏时飘逸的粉色宫装,灵动的像一只翩然预飞的蝴蝶。很漂亮,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子,以为她是跟着家人来影视城旅游,穿着古装留念。”似乎是想起往事不可抑制的怀念,青年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轻缓柔和,唇角牵动的笑容也是那样的让人迷醉。

观众席上的徐伊人有些怔怔的隔着人海看上去,已经听见他溢出轻轻一声笑:“后来我才知道,她原来是一个演员,第一次来影视城,要出演一个历史剧里面的小宫女。”

“哇,听起来好浪漫!”耳边一个女生的感叹声似乎很远,又似乎很近,徐伊人呆呆的看着,已经有点无法集中精神去思考,他描述的场景她只有极其模糊的印象。可是,她却是隐隐记起了那家干净卫生的川菜馆,还有那个和她当时差不多大小特别喜欢脸红的清秀男生。

“她喜欢喝甜甜的饮品,习惯歪着头,会看着窗外笑的一脸满足。长的那么漂亮,看着像是从小养尊处优,可是一点也不挑食,每次总会鼓着腮帮子像个小仓鼠一样津津有味的咀嚼。也许是因为从小性格比较沉默内向,那个夏天,观察她竟然成了我暑假里唯一的乐趣。”

随着传递到耳边的温柔声线,某些记忆在脑海里慢慢复苏,她似乎随着他充满深情的描述中,回到了那样初初踏入演艺圈的时刻。

因为无知,所以快乐。迷迷糊糊傻乐着度过那样一个夏天。

“默默看了她十年,她在我心中永远如初见。不是没想过表白,可是一直觉得自己不够优秀。她成了我学习和进步的所有动力,后来我告诉自己,十年。用十年时间让自己成为足够优秀的人,亲口告诉她,世界上有一个男人,愿意为她遮风挡雨,愿意从此用自己的能力好好地守护她。后天,就是我认识她整整十年的日子。”

青年的眼睛里似乎是溢满了笑意,沉醉的样子连一向说惯了场面话的肖睿都是有些动容,笑着感叹道:“随着比赛到最后,大家已经知道林楚是建筑科技大学的高材生,许多设计作品也是在国内比赛上取得很好的成绩。十年时间走到今天,大家说,他优秀不优秀?!”

“优秀!优秀!优秀!”底下粉丝更是如疯了一般的失声尖叫。

肖睿满意的笑了笑:“这么优秀的男生,想来他喜欢的女生也应该是十分优秀。林楚,对着现场以及电视机前所有的观众朋友,大声说出来,你要告白的女生!她的名字!”

现场气氛濒临失控,灯光齐聚,万众瞩目。

修长挺拔的青年对着所有人微笑,而后,缓缓出声道:“刘依依。我追逐了十年的女孩。刘依依。”

万籁俱寂……

在他反复重复了两遍的清晰话语之中,现场骤然陷入死一般的沉寂……

拿着话筒的肖睿一时忘了说话,得体的笑容僵在唇角,底下激动地粉丝忘了挥舞荧光棒和尖叫,全场陷入诡异的沉默之中。

追逐了十年,为她准备了一个万众瞩目的告白,可最终,那个幸运的女孩已经溘然逝去,永远长眠在冰冷的地下。

那些激动、羡慕、嫉妒、起哄,在这一刻,销声匿迹。

因为,所有的一切,已经因为死亡而被生生剥夺原本的意义,十年的准备和追逐,最终只能给她一个迟来的告白。

这,简直是最凄美、最遗憾的悲伤童话了……

耳边传来低泣呜咽之声,那些原本饱含憧憬和期待的女孩受不了这样突如其来的落差,眼睛里的泪水就像泉水一般淌落。

徐伊人一张脸早已经是湿漉漉布满泪痕,边上许乐唏嘘一声,递过来一张纸,泪眼朦胧之中,她只能依稀看到鲜少表情的她神色间也是一抹感慨伤感。

“在我心里,她是举世无双的好女孩。因为她,我会变得更优秀。我希望,所有支持我的人,能和我一样,永远喜欢她,将她的笑容珍藏在心间。这,便是我参加这个节目的意义。”青年低沉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掷地有声。

“林楚!林楚!”

“加油!林楚加油!”

“木头们永远爱你!”

……

黑暗中的女孩们拖着哭腔,却是用尽全力的尖叫嘶喊,现场彻底是要失控了。

舞台上的肖睿抬眼看下去,已经可以预见,收视率又将刷新历史高度,而自己身边的这个男生,将从此一路走向他人生的巅峰。

……

体育场侧门外的广场边,无聊到不行的王俊索性也抱着本本在车上看起了直播,正是津津有味要发表两句感慨,后面一直闭目养神的邵正泽却是声音冷淡的开口道:“聒噪。”

“竟然是刘依依。夫人那么喜欢她,在场内肯定很感动!”有些郁闷的直接合上了本子,王俊若有所思的笑着说了一句。

“是吗?”邵正泽抬眼看他,那古怪又寡淡的语气让王俊的笑容一时间有些僵硬。

“是吗?!”这个回答是几个意思!难道不是?

自个这老板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难以捉摸了,王俊有些很无语的转头透过车窗看夜景。

邵正泽心里有些微微烦躁的感觉。

果不其然,半个小时以后,上车了女孩双眼像兔子一样通红,很明显,的确感动的都哭了。

“怎么照顾的?”前面的王俊这会更是郁闷了,一边稳稳的开车,一边扭头看向副驾驶的许乐,压低声音有些责备的说了一句。

“……”

后者有些无语的看向他,最终却是什么话也没说,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这跟着保护是不错,可这流眼泪也是她想管就能管的么!真是白痴!

徐伊人依旧是无法从刚才的震颤中回过神来,以至于刚才散场以后陈媛媛拉着她说话,她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

原来真的是她……

那个被所有人羡慕的幸运儿,是她……

这种暖心的感动,也只有在墓碑前看见那些自发前去的粉丝时,才有。

声音小小的吸了一下鼻子,边上一只手伸了过来,将她有些汗湿的小手包裹在掌中,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手背,动作带着说不出的轻缓温和。

抬眼看了过去,对上男人如湖水一般泛起波澜的眸子,那里面的关切和安慰无声传递,让她一时之间忘了再哭泣。

“阿泽……”

语调柔软的唤了一声,邵正泽已经是长臂一揽,将她整个人拥到了身前,一只手抚摸上她的脸,轻轻地、帮她擦掉湿漉漉的泪痕。

“傻姑娘。逝者已矣。”似乎是从唇齿间发出极轻的一声喟叹,摸着她的脸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他如同一位爱护小辈的长者一般声音低低道:“都已经是公众人物了。出门在外也代表着我们环亚的形象,随着年龄越大,你以后会碰到各种各样的人,各种各样的事情和场面,会有很多事情让你伤心和感动,也会有许多时候你生气的想要发狂。可进了这一行,你首先要学会的是控制情绪,其次是微笑。只有微笑,才会让你长长久久的走下去。你会成为我们环亚的一姐,乃至华夏影视圈的一姐,你所有不经意的表情和举动,日后都会成为摄像机捕捉的焦点。所以,不能再轻易流泪,懂吗?”

一贯都是清清冷冷的样子,徐伊人哪里听见他说过如此长的一句话,饶是开车的王俊,跟了有些年头,也从未听见自家boss单次说上这么长的一段。

永远都是“嗯”、“啊”、“怎么回事”、“不合适”这样超级简短、干净利落的单句。

果然,陷入爱情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啊!

王俊有些乐滋滋的想,窝在男人怀里的徐伊人已经是忍不住仰起脑袋看上去,线条利落如刀削斧刻一般的下颚,他低头看过来的面容也依旧是淡淡的,可那目光里的包容却是让她觉得温暖如三月春风。

很难想象,一个气质如此冷冽的男人也会有这样温润如春风的目光。

他缓慢的一番话从未有人对自己说过,以往所有的一切都要靠着自己摸索,纵然有经验和感悟,也是栽了许多遍跟头才能学会。这一刻,在他面前,她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孩子。

咬着唇轻轻的点了一下头,眼眶里已经是全无泪意。

邵正泽定定的看了她一眼,勾起唇角,露出极浅极浅一个笑容,又缓声开口道:“如果以后想要流泪,记得,先来我的身边。”

他声音压得极低,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清的分贝,就那样在她耳边轻轻开口,薄薄的呼吸让她裸露的颈项都是一阵发痒,那话里的爱怜也是让她整颗心如同被温暖的阳光熨帖一般,再无湿意和阴霾。

牵着手下车,屋里亮着灯,三层小楼在朦胧夜色中泛着温馨的光芒,就好像,黑暗中一直等待他们的安全的城堡。

橘色的路灯下,招摇的花树和绿植在地面投映交织成斑驳蔓延的一片,他干燥的手掌牵着她,就好像童话故事里俊美英挺的王子,带着他千挑万选的公主,回家。

“喵……”一进门,一团柔软雪白的小东西已经是撒着欢的跑了过来。

“都这么晚了。你怎么还这么精神?”将白露抱了个满怀,眼看着它滴溜溜的眼珠儿机灵的盯着自己,徐伊人有些忍俊不禁。

“先生、夫人回来啦。”一直等在家里的李婶笑着上前,“夫人肚子饿了吧。我熬了你喜欢的银耳莲子粥,还有两样小菜,要不要垫一下肚子再休息?”

“这都半夜了。”伸手看了一下表,徐伊人心里很是过意不去,“以后要是晚了,您就早点休息。不用等我的。还有……”

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她声音轻轻道:“以后您叫我伊人就好了。”

“没事。这一天多半时间也是闲着。”李婶四十来岁,冲着她边笑边摆手,邵老爷子专门派她过来照顾,又加上原本就热情和善,在她心里这看着柔弱的女孩早已经是和她的女儿一样了。

好几个小时不曾进食,又经历了情绪上极大地起伏,徐伊人也的确有些饿,喝了粥,洗漱完也依旧是毫无睡意,穿着白色的睡裙,从窗户外看了出去,深邃的夜色中星子点缀,宁静又浩远。

这样的感觉,真是……

正出神的想着,邵正泽已经是开门缓步走了进来,女孩静静站在窗前,纤瘦的背影在柔和的灯光中,美好的让人不忍心去打扰。

“怎么还不睡?”抬步过去将她整个人拥到怀里,男人的声音淡淡的,但是已经有了习惯性的温和疼宠。

“好想跳舞,夜色这么美,我睡不着。”心里如此想着,她便已经如此说了,抬眼看向微微挑眉的男人,美丽的眼睛中好似有灼灼碎星光。

邵正泽微微一笑,似乎也是被这样的她勾起了兴致,片刻之后,两人到了顶楼的露台之上。

头顶是浩淼夜空,耳边是阵阵凉风,鼻尖清淡的花香若有似无,万籁俱寂的夜色之中,草丛中夏虫的鸣叫声远远地传到耳畔,他静静地拥着她,在这一方寂静中漫步轻舞。

“阿泽。好快乐。我现在真的好快乐。”半晌之后,徐伊人停了步子,定定的看他一眼,伏在他肩头,喃喃说话的声音带着少女般的清甜笑意。

“我知道。”唇角也是露出难得的笑容,邵正泽俯身过去,声音低低落在她耳边,四目相对,他一惯清冷的目光如融融春日暖阳,慢慢低头过去,轻轻地、覆上她的唇。

1、【紧急通知】先给亲亲们赔罪,关于首订踩幸运数字的事情。阿锦事先不知道后台的今日明细是会在12点清零的。所以,原本幸运数字订阅的亲们没能记录,除了第一名我是烂人奖励之外,其他的亲亲们完全没有印象。经过再三的思量,只好决定在10月15日(明天)将这些幸运数字重新踩一遍,奖励方法参考上述第二条,其他依然不变。【阿锦知道这样对首订踩数字的亲很不公平,但是这已经是能想到最好的弥补方法了。抱歉,希望亲亲们体谅。阿锦已经难过愧疚的睡不着了】~(>_<)~

2、今天的奖励晚上统计后明天早上章节里面公布。

3、感谢亲亲们的花花和票票,感谢么么哒,虽然标准木到,还是二更四千来感谢大家。(*^_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