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秘密/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六章 秘密

“伴随着第三届比赛的落幕,林楚这个名字可以算是一炮而红,一夜之间家喻户晓,而他决赛上的一番深情告白更是感人至深……”耳边女主播略带着激动的清亮声音传到耳畔,徐伊人侧目过去,树荫下的上官烨身形舒展的靠在椅子上,说不出的怡然自得。|ziyouge,com|

“哎。”过了几分钟,若有所思的关了视频,上官烨一惯温文尔雅的面容上难得的出现一抹喟叹,“人都没了。说这些话有什么用。”

“可不是,听上去深情缱绻的不得了,可谁知道是不是可以炒作?这么喜欢,过去十年也不见他有任何反应。那姑娘一路走得那么难……”边上不知何时凑过来的王琦同样是有些不以为意的嗤笑一声,那话里的鄙夷好似已经笃定青年就是为了噱头刻意如此。

“不过经他这么一提,倒是让我想起来刘依依当初参演的可不就是那一部《大历王朝》么?当时我也才不到二十岁,一眨眼就老咯。”一脸无可奈何的啧啧叹了两声,上官烨摊手的表情倒是让边上的徐伊人忍俊不禁了。

“哦,对。你在那个电视剧里面出演的少年皇帝,和那姑娘应该有对手戏吧,她怎么样?”想起自从去世后就引起圈子里各种轰动和关注的刘依依,饶是王琦,也难免有些八卦起来。

上官烨微微眯起眼,似乎是思绪飘回到十年前那个夏天,过了许久,露出标志性微笑:“漂亮是真漂亮,也的确灵动单纯。至于演技……”

目光落到边上很明显在同样听他说话的徐伊人身上,撇撇嘴:“要是谁刚出道都和这丫头一样,那会让我的自尊心非常滴受伤。”

“哈哈……”王琦爽朗的一声笑,徐伊人却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上官烨虽说也只有二十多岁,为人处世却是相当老练,似乎所有的棘手事情碰上他总是游刃有余就可以解决。

童星出道,在演艺圈已经呆了二十年,偏偏从来没听哪个艺人或者说是哪家媒体在公众场合说他半个字不好。

能联系到一处的,大抵都是天赋极高、为人谦和、君子端方这样的溢美之词。

就像刚才,很明显是对当时刘依依的演技不愿多提,却能顺口活络气氛顺带夸一夸身边的新人。

想到自己当时在他一双电眼下无所适从,总是神思恍惚就跟着他情绪跑的那些片段,徐伊人竟是有些忍不住溢出一声轻笑来。

“做作。”不远处的苏可儿眼看着他们一副谈笑甚欢的样子,恨恨的暗道一声,想到最近唐心对待两人截然不同的态度,心里更是嫉恨懊恼的不行。

明明自己签约还早些,可眼下她和宋煜连广告片都拍了,听说还要邓菲菲一起出演华夏台的抗战片!可再看看自己,死磕在一个剧组,还是个惹人厌烦的女配角!

有些烦躁的用高跟鞋在地上踹了两下,视线之处远远走来的几人却是让她眼前一亮。

邵正泽,天哪,他这是来探班?

心念一动,收回了视线,看了看自己身上这套原本就价值不菲的浅紫色裙子,她已经是端着水杯,踩着高跟鞋往两人说话的地方走,笑意盈盈的喊了一声:“伊人。”

正背对着她的徐伊人刚转过头来,就看见迎面走来的苏可儿突然“啊”的一声,脚下一崴,手中的水杯直接飞了过来。

“小心。”边上的上官烨眼疾手快的拉了她一把,直接伸手将杯子挥开,再反应过来,怀里的女孩已经是劈头盖脸浇的水淋淋。

“你没事吧?”来不及去管自己滴水的头发,徐伊人连忙伸手过去查看上官烨的手腕,原本就是夏天,杯子里的水没有温度,可刚才那样突然的伸手直接将水杯挥开,就指不定要受点伤。

“我没事。”将有些隐隐泛痛的手腕直接背到身后,看着她一脸狼狈的样子,上官烨叹了一口气,眸中划过一抹并不明显的疼惜,开始翻着裤兜找纸巾。

“呀。烨哥,学妹,真是对不起。”摔倒在地面的苏可儿满脸懊恼的说了一句,急忙起身,却又是“啊”的一声痛呼,摔落回地面,这下,连高跟鞋的鞋跟都断了。

“你!”饶是一向温文尔雅的上官烨看见她这一副样子也是有些说不出话来,一直竟是摸不准她刚才到底是真摔还是假摔。

“怎么回事?”一道清清冷冷的声音从几人背后传过来,邵正泽已经是紧紧蹙着眉到了近前。

看着徐伊人一脸狼狈,好看的眉头已经是蹙的不能再蹙了。

边上的王俊连忙是上前递了一张帕子,抿着唇说了一声谢谢,徐伊人伸手接过,替自己擦拭起脸上的水渍来。

“总裁,都是我不好。想和学妹说几句话,一时走的急了,崴了自己不说,还连累学妹和烨哥。”一脸懊恼愧疚的试图从地上站起身子来,淡紫色的长裙因为刚才的动作上滑,那白皙而修长的一条美腿裸露出来,配上她楚楚可怜的面容,任谁也不忍心去责备。

“许乐呢?”淡淡收回视线,抬眼扫了一遍凑过来的工作人员,邵正泽说话的声音微沉,落在众人耳边,一片寂静之后,徐伊人声音低低开口道:“刚才歇息的空当,去洗手间了。”

眼看着这人对自己的受伤视而不见,一开口问一句名不见经传的小助理,苏可儿有些忿怨的抿着唇,在周围一个工作人员的搀扶下站起身来。

江昊成可是毫不掩饰的夸赞过,自己这一条腿白皙匀称,少见的漂亮。

眼下白花花放在面前,这人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简直就像一块冰冰冷冷的石头。

偏偏,脑海里回想起他夜色之中低头和徐伊人说话的样子,又是那样的脉脉温情,心口一阵憋屈懊恼,脚腕生疼生疼,也不知是太过入戏,还是真的觉得委屈,她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落下泪来。

“总裁。”匆匆赶来的许乐一瞧见情况已经是有些自责的不行,到了邵正泽边上,小脸紧绷着开口。

“扭伤了,帮她看看脚腕。”邵正泽声音四平八稳,已经听不出情绪,正蹙着眉无声哭泣的苏可儿眼泪汪汪的抬头看他,心里这才是觉得有些安慰的感觉。

“是。”虽说上班第一天,总裁就告诉她唯一的职责便是时刻保护徐小姐不受伤害,此刻也是为着他为何不先去安抚那一位而疑惑。

可命令就是命令,面无表情的看了过去,她已经是公事公办的开口道:“麻烦将苏小姐扶到那边的凳子上坐下,我来看看。”

“这?”看着面前也就二十多岁的女孩,苏可儿显然是迟疑,咬着唇,泪眼汪汪的看向邵正泽。

“许乐懂医。”边上的王俊及时开口,万般无奈之下,苏可儿也只得坐了过去,侧着身子坐在凳子上,微微低头,恰到好处的露出藕节一样白嫩的脖颈,将受伤的脚腕伸了上去。

紫色的长裙往上收了些,修长而白皙的一条腿裸露在众人面前,那已经有些红肿的脚腕更是将肌肤衬托的白嫩无暇。

“脱臼了。”稍微查看了一下已经有了结论,许乐抬眼看上去,语气淡淡道:“接下来有点疼,你暂且忍耐一下。”

“总裁……”苏可儿可怜巴巴的看向了边上的邵正泽,寻求安慰。

“忍着疼。”眼尾扫过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沉默的徐伊人,邵正泽难得的开口,语气简短的说了一句。

“嗯。”像一个得到棒棒糖的孩子一般轻轻点了头,瞥到边上显然有些失落的徐伊人,苏可儿心里已经是笑开了花。

勾搭男人什么的,她还从来没栽过跟头呢?

就算吃惯了山珍海味,男人偶尔尝尝清粥小菜,可小菜就是小菜,瞧瞧那风一吹就能跑的小身板……

想到这,她已经是情不自禁又将自己的上围骄傲挺起,饱满的弧形实在太容易让人想入非非了。

“啊……”

一声尖叫声差点刺破众人耳膜,沉浸在幻想中的苏可儿猝不及防,迅速收回一条腿,看向一脸无辜站起身的许乐,花容失色道:“你轻一点啊,疼死我了!”

“最近一段时间都得小心点,最好回去能再抹点消肿药膏,也就没什么事了!”许乐一板一眼的回答倒是让她显得过于小题大做。

“好痛的啊!”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礼,苏可儿一脸委屈的又挤出两滴泪,苦巴巴的抱怨一声。

“能走吗?”邵正泽淡淡瞥了她一眼。

“我……”尝试着轻轻落地,脚腕处依旧是疼痛难忍,苏可儿咬着唇轻轻摇了摇头。

“王俊,将她搀过来。”话音落地,男人已经是率先迈开长腿往休息室方向而去。

“为什么是我?”王俊有些无语的看了一眼自家boss的背影,又看看小夫人低着头可怜兮兮的样子,伸手拍了一下边上呆愣的许乐:“你,搀着她过来。”

“……”

被再一次指挥的许乐也是一脸郁闷,看着男人大跨步而去的背影,却别无他法,只得应声过去。

“呵。”挑衅般扬起高高的头颅,苏可儿唇角发出一声类似轻蔑的笑意,从徐伊人身边擦肩而过,语气里溢满得意,似乎下一秒,她就会变成高高在上的邵夫人。

“真是……”上官烨有点语塞,回过神看着徐伊人低着头自顾自打散头发,眼眸低垂看不出什么情绪,可就是让他觉得说不出的怜惜。

“你怎么样?”想了半天也只有这一句不算安慰的话语来,不知怎的,他总是觉得这丫头看起来纤瘦柔弱,神色间也是纯净柔顺,却偏偏在很多时刻又给他一种很坚韧的感觉。

对上她,他反而觉得过多的安慰也都是无用。

“还好。”声音淡淡的说了一句,忍着心里翻涌酸涩的难受,耳边响起昨天他在车上的那些话。

首先要学会克制情绪,其次是微笑。还有,要是想流泪,记得先到他身边去……

可眼下,自己受了委屈,别人却在他身边。

这种感觉,真的是有些窒息的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

“总裁。”宽敞的休息室里十分安静,苏可儿声音软和的轻唤了一声,立在边上的王俊直接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这样的女人,连他都有点生受不住,也不知自个老板在想些什么,放着外面可怜兮兮的小夫人不去安慰,却偏偏将她唤了进来。

“脚怎么样?”心里牵挂着外面的小人儿,邵正泽有些心不在焉,连带着语气都是非同一般的冷淡。

“谢谢总裁关心。”苏可儿抬眼脉脉含情的看了过来,直接将边上的王俊忽略成空气,“有您的问候,一点都不疼了。”

“噗……”差点没忍住喷笑,王俊在自个老板扫视过去的眼神中默默地转头看向一边。

“那就好。眼下有个角色很适合你,明天晚上有个饭局,我会让人带你去先露个面。”邵正泽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道:“只要导演那边同意了。这个角色也就八九不离十。”

“谢谢总裁。”苏可儿简直有些受宠若惊,害羞开口:“只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胜任呢?”

“虽说戏份很重,不过你诠释起来应该没有问题。”邵正泽倒是难得不吝惜赞美,在他肯定的语气中苏可儿越发心神荡漾,目光落在他英挺的眉眼之上,语带试探道:“只是不知,是什么角色?我也好下去做做准备。”

“本色出演就好。”若有所思的看了她一眼,男人的语气越发寡淡:“潘金莲。”

“噗……”

这下一直做背景的王俊完全忍不住了,扑哧一声喷笑,有点自个被自个呛到的感觉,不过更多的是被素来冷淡到不知玩笑为何物的boss给雷到了!

这样语不惊人死不休!真的好么!

“这……”苏可儿显然也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历史上有名的淫妇,他说这话,分明是故意羞辱自己!

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过去,男人已经在她委屈的目光之中站起身来,身形高挑颀长,冷冰冰的压迫感越发逼近,微微俯身,有些薄凉的弯弯唇角道:“小说里,潘金莲挑逗西门庆的第一幕,和你刚才的表现可是有异曲同工之妙呢?”

“我……”

“陈导演不太好说话,好好陪着,不要让我失望。”男人直起身子,干净利落的撂下一句话,推开门扬长而去。

“啊!”

有些抓狂的叫脚边的凳子直接踢飞,休息室里一声尖叫呼痛,让外面的所有人都是纷纷侧目。

……

“广告的样片我已经看了,感觉非常好……”办公室里唐心有些激动地说了一长串,一抬眼看见对面有些出神的徐伊人,意外过后已经是轻咳一声道:“伊人?”

“唐心姐。”回过神来的徐伊人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随着两下敲门声,一身紧身短裙的苏可儿已经握着手包进了门。

目光从她惹火的身材上扫过,唐心不置可否,从边上的文件里抽出一个剧本来递了过去:“这部戏里你的戏份也不少。陈导在电视剧导演里也算颇有号召力,好好表现。”

“我会的。”苏可儿伸手接过剧本,目光从徐伊人波澜不兴的面容上飘过,尖细的指甲嵌入手心的痛意才能让她稍微回神。

凭什么邵正泽就要替她出头,就要把自己推到那一身肥肉的男人身边去,想起来那凑过来的腥臭嘴巴,喉咙里就是一阵犯恶心。

不过,那老男人虽说那些方面惹人生厌,承诺给她多加戏份倒是也毫不含糊。想到这心里稍微平衡了些,似有若无的一声轻笑,握着剧本、扭着柳腰,苏可儿妖妖娆娆的离去。

目光不自觉地追随着她趾高气扬的背影,徐伊人心里郁结两日的苦闷越发浓重了。

自从那一日片场之后,被老爷子叫回家呆了两天,也是一直没有再碰到他。苏可儿接拍了戏份很重的新角色,想起她刚才临走时那似有若无的一声笑,就觉得心口窒息一样的难受。

正开会的邵正泽一抬眼意外瞥见玻璃门外一抹身影,那恍惚又失落的样子落在眼底,已经是让他有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先到这。”突然出声打断了汇报工作的男人,和王俊直接出了办公室,已经顺手发了一条短讯。

徐伊人一进门,就瞧见他一脸板正的坐在办公桌后面低头看文件,阳光透过落地窗挥洒进来的光芒刚好有些投映在他的肩膀上,英俊的面容清冷而锐利,整个人带着高高在上的疏离感。

早在给她开门之后王俊已经默默地退了出去,邵正泽自然是从她一进门就发现了她,不过,想起这两日一个短讯也没有,克制着站起身去抱一抱她的冲动,抬眼看了过去。

“总裁,你找我?”只看着他一副板正严肃的样子,徐伊人竟是有些无法将他同前些日子夜里那个温情脉脉的男人联系到一起,想着是不是有什么公事,竟是不自觉换了称呼。

“你叫我什么?”邵正泽神色愣了一下,不自觉蹙眉,看着她咬着唇有些无措的样子,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起身到了她面前。

“两天不见。你都忘了我是谁了。”伸手在她紧抿的唇瓣上摩挲了两下,他指腹间微带薄茧,这样的触动让她心里的委屈似乎有了宣泄的缺口,仰起一张小脸定定的看着他,小声辩驳道:“没有。”

“那,怎么不会叫人了?”邵正泽存心逗她,伸手捏了捏她鼓鼓的脸颊,软软绵绵的,竟是一时有些心猿意马,索性直接抱着她坐到一边的沙发上,将她安置在自己的腿上,也不说话,继续揉捏着她粉嫩的脸蛋,爱不释手。

“唔。疼。”徐伊人哪里见过他这样的一面,被捏的狠了,连忙伸出两根手指握住他的手。

“还知道疼?”邵正泽停手看了她一眼,女孩子半边脸因为他的动作通红通红的,清澈的眼眸怔怔的看着他,似乎有点想不通她为何突然受到这样的对待。

莫可奈何的叹了一声,一只手摩挲着她纤细的手指,他薄唇中溢出一声低叹,若有所思道:“将你放在演艺圈里,我还真是有点不太放心。”

在这个圈子里呆了十年,竟然还是对人毫无防备,性子这般单纯通透,他恨不得将她变作口袋了的小人儿,天天带在身边算了,也省的需要时刻记挂着了。

上官烨、郑秋那样的人精自然是不必说。

就连林楚、宋煜、苏可儿那些崭新崭新的,哪个没有自己的心思?

想起那天远远看到的一幕,这丫头对上官烨那毫不掩饰的关心眼神,还有那一日,因为林楚几句煽情的告白就感动的哭肿眼睛,心里那一股子不舒服的感觉就越发强烈了。

“我……”徐伊人自然知道自己在人情世故上一直都存在的缺陷,要不然也不会整整十年,吃过那么多亏,与人相处还是一团糟。

娱乐圈基本上人人都带着面具,表面上蜜里调油、卿卿我我,也许一转眼就是冷若冰霜,形同陌路。表面上恩爱和谐、风雨与共,一出事立马一拍两散、劳燕分飞。

也正是因此,她才格外的珍惜每一个对她真诚微笑的人,比如上官烨;每一个对她上心提携的人,比如郑秋;每一个默不作声替她解围的人,比如肖睿……

和前一个十年相比,这样的开端显然已经是太好太好了。

“罢了,不说这个了。”看着她一脸为难的样子,哪里舍得再逼她?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要是这丫头能立马变成上官烨那样滑不留手的老油条,也就不再是这个她了。

身子软软的窝在他怀里,想起这两日一直盘桓在她心里的疑惑,徐伊人终是在半晌的沉默之后,有些迟疑的开口道:“苏可儿接拍了新戏?”

“嗯哪。陈锋的新剧,戏份还不错。”男人一只手把玩着她小巧的手指,语气漫不经心。

“是那天,你和她……”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女孩期期艾艾的样子带着些小紧张,却是让邵正泽的眼底不自觉多了一重笑意。

谁说这丫头不开窍,原来只是憋在心里生闷气而已。

这样想着,已经是故意起了逗弄她的意思,若有所思道:“她身材不错。胸大腿长,眼下也能放得开,那个角色很适合她。”

“……”

徐伊人涨红着一张脸,有些小心翼翼的看他,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刚才那些带着些流氓气的话能从一向冰冷内敛的他口中说出来。

不自觉低下头看了看自己,扁着嘴一脸委屈道:“所以你就……”

“所以我就让她去演潘金莲那个角色了。”邵正泽一本正经的接口说完,果不其然发现原本一脸失落的女孩目瞪口呆,张开的樱唇看着说不出的鲜嫩可口。

凑过去轻咬了一口,用略微低沉的语气在她耳边开口道:“夫人对我这个决定有什么异议?”

“你……”被他顺势在脖颈偷香的动作撩拨的一阵心神无措,话没说完,她已经是轻轻地“嗯”了一声,拖得长长的尾音低媚娇柔,撩人心魂。

“乖。”声音轻轻地诱哄着,他落在耳边的声音带着些低沉暗哑,暧昧又轻柔的语调让她刚才七上八下的一颗心彻底放松了下来,不到一会,就被他辗转流连的薄唇撩拨的心神不宁,只能无意识的发出一声声轻呼。

一手揽着她柔软的腰身将她放倒在沙发上,看着已经被自己弄乱的头发和衣物,男人眼神里掠夺性的光芒让徐伊人都是有些轻颤起来。

咬着已经带着些红肿的唇看他,半晌,邵正泽发出一声低沉的喟叹,搂着她就势躺倒在沙发上。

一只胳膊垫在头顶,另一只将她揽在怀里,想起王俊得来的消息,开口问询道:“林楚的MV女主角,你想去吗?”

“嗯?”脑袋还有些迷糊的徐伊人糊里糊涂的应了一声,他已经伸手将她整个推到自己身上,又将问话重复了一遍。

“MV?”一只手有些别扭的撑在他身上,又被他顺势拨开,整个人就那样压着他,一时间有些清醒了。

“对。江北电视台和星际音乐力捧出来的冠军,专辑和MV自然已经提上日程了。林楚有26首原创歌曲,按着眼下这情况,自然是出个人音乐专辑的和MV的。你要是想去,我安排时间让你过去试镜。”

“我不知道。”此刻脑子里还是一团乱麻,这样暧昧的姿势趴在他怀里,她总归是有些无法思考。

纵然知道那些歌曲是唱给她的,可毕竟已经是过去式,她并没有多少非去不可的执拗。

“眼下具体情况还不清楚。据说是和公司达成协议,MV的女主角需得经过林楚本人的同意。你不是也喜欢刘依依吗?这个MV的故事到时候应该会以她为原型……”

邵正泽说话的声音很温和,好看的眸子注视着趴在自己身上的小人儿,眼瞅着她水亮朦胧的一双眸子里都是自己的倒影,一时间原本对她不开窍的闷气也是一扫而光。

也许,爱护她的方式,就是只要她愿意,就心甘情愿站在她身后,看着她终有一日,被鲜花和掌声包围。

依稀回忆起那一次打电话,她一字一顿,小声却清晰:“邵正泽,我以后会成为很优秀很优秀的人。”

其实不久以前他曾经想过,究竟是从哪一刻被这样的她打动。

也许是在她第一次哭着扑进自己怀里,也许是那一次从练习室外面看见她一遍又一遍的单脚点地旋转,也许是从那些资料给他的震撼之中。

越来越多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停驻在她清澈通透的眼睛里,怎么样的长相又有什么关系?

他邵正泽的女人,就该是这样的。

外表柔弱,内心坚韧,纵然在光怪陆离的世界中徘徊十年,依旧保持着不染尘埃的纯净心灵。

无论是看不出心思的上官烨、还是悔不当初的孟歌、甚至是向全世界宣称的林楚,又有什么关系……

这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知晓的秘密。

守护这个秘密,就是他珍爱她的方式……

……

“一会你就这样往外扑,郑秋会伸手捂着你的嘴将你护在身边。记着,情绪一定要饱满,最好给人一种悲痛欲绝的感觉。”汤韫一只手在空中比划着,想起即将要拍的一幕戏还是觉得需要多叮咛几句。

这种需要情感张力的戏原本就有些难度,既要有嘶喊的感觉又偏偏不能怎么发出声音,这姑娘虽说前面几幕都表现的可圈可点,可眼下即将到她人生转变的高chao点,也就是白露这个角色在戏中的转折点。

敌军搜上门来,爷爷将她和生病的梁辉藏到地窖里,听到上面爷爷被残忍杀害的动静,相依为命十几年的她自然是要伤心悲痛到发疯了。

“你就放心吧。这丫头的哭功一会保准让人大吃一惊。”对着喋喋不休的汤韫挪揄一声,等一切准备工作就绪,随着一声清晰传来的“action”,地窖中两个人神色已经是陡然凝重起来。

这一幕在地窖里的戏自然是没有什么闲杂人等,除了几位摄像组的工作人员跟下来以外,也就只有徐伊人和郑秋。

男人肩膀负伤,又经过长时间的跋涉和逃亡,纵然一只伤着的胳膊已经被妥帖的包裹起来,地窖极细的亮光中,依旧隐约可见苍白疲惫的面色。

他边上紧挨着的蹲着的女孩清清瘦瘦的一团,隐约可见干净的蓝色外衫,两只松散的麻花辫垂在肩上,单薄的肩膀有些紧张的瑟瑟发抖,一双眼睛却是生动清澈,似乎会说话一般,抿着唇紧张的朝头顶的缝隙处张望。

两张脸清晰入画,无论是方向感还是表情,都准确到无可挑剔。

看着画面的汤韫似乎都从这种沉默的表现中感觉到了那一种紧张的氛围。

从一定程度来说,这一幕戏无疑是相当难把握的。

影视剧剪辑中有时候为了更完美的表现效果,会使用连续性剪辑的手法。按照人视觉惯性,将第二场景的画面毫无痕迹的配切过去,形成视线顺接。

这一幕戏就是如此,敌兵踹开门来搜查、发现踪迹,最后逼死爷爷原本应该是一个连续性的画面,将白露和梁辉在地窖中的画面剪切进去,两个画面对比呈现,更容易激起观众对这一对祖孙的同情,以及对祖孙感情的认同,对敌人的痛恨之感。

而观众情绪能不能极好的调动起来,除了敌军的残忍和爷爷的善良以外,白露绝望的哀痛和梁辉的自责自然也占了重头。

可剧本中最多只会详细到动作和表情,所有对时间的把握、镜头的把握和恰如其分的微表情都需要演员自己去把握,有时候找不到状态,烦躁一整天也是有的。

尤其是两人原本处于安安静静的地窖之中,只凭着内心的想象去作出那些动作,又需要及时的哭出来,还不能哭出声。

想象一下,也的确是难为人的差事。

上一个女孩在这里不是笑场、就是没情绪,反复拍了十几遍也是根本看都没法看。

汤韫郁闷的想了一通,画面中,女孩的一张脸从刚开始的紧张到凝神屏息,再到后面一瞬间的松弛又骤然紧绷的神色,竟是和剧本中敌人进门以后,与爷爷的那些对话完美的重叠在一起,直到……

脸上的神色突然一怔,她发了疯一样的就要起身,被身边梁辉一只手及时的捂住,那微弱的亮光之中,依旧是可以看到男人的手指都根根泛白,可见她的挣扎动作有多大。

当真是需要撕心裂肺的痛苦才会有那样的表现……

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汤韫觉得,连他都是有些同情起这可怜的姑娘来,甚至觉得死死拦着她的梁辉说不出的残忍。

然后,在他的视线中,被死死拖住的女孩一双眼睁的老大,清澈的眸子中,泪水就像决堤的泉水一样往出涌,浸湿了男人捂着她嘴巴的手指,那绝望的神色当真是让他都有些眼角湿润的感觉。

随着两人的僵持时间越长,女孩流泪的眼睛慢慢干涸,露出那种一脸死灰的表情,梁辉收回了拦着她的动作,她整个人第一时间起身扒到窄窄的地窖口边。

“卡。”当机立断喊了一声,工作人员连忙是从地窖口将两个人往出拽,女孩白净的一张脸泪痕犹在,又沾到些泥土,竟是像只小花猫一样的滑稽。

汤韫愣了一下,扑哧一笑,徐伊人已经是有些郁闷的看向后上来的郑秋,出声抱怨道:“郑老师,你刚才差点把我捂死了。”

女孩白嫩的下巴和唇边的肌肤都是有些泛红,在她白净细嫩一张脸上,竟是十分的触目惊心,郑秋心里有些后悔,苦笑道:“看你那个样子,捂得松了我真怕你会冲上去被子弹打出个洞来。”

刚才狭小的一方空间里,两个人挨得那么近,他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后辈身上体会到这样大的情感爆发力。

有一瞬间,他觉得,她可不就是那个白露。虽然瘦瘦小小,但实则坚强又柔韧的白露。

最亲爱的爷爷在上面被人残忍虐杀,她体内叫嚣的怒火和悲愤要将周围的每一个人都燃烧起来。

“还不是为了在底下少受些罪嘛!”徐伊人咧咧嘴看向那个洞口窄窄的地窖,有些俏皮的笑了一下,明亮又纯净的笑靥让刚到剧组的邓菲菲都是有点晃花了眼的感觉。

公司今年上升最快、口碑最好的新人,不过几个月时间已经在网络上几次三番的掀起轰动,当真可以算得上一时间风头无二。

自己的经纪人也不是第一次提到,原本一直没机会见上,眼下倒是这么凑巧,和她到了一个剧组。

唇角勾出一抹笑容,邓菲菲已经是袅袅娜娜的走了过去,伸出手,笑的温婉动人道:“想必这就是几位导演这几天赞不绝口的伊人吧。我是邓菲菲,很高兴见到你。”

“邓姐好。”徐伊人连忙伸手过去,可眼看着一只手上都是灰尘泥土,一时间竟是短暂的愣了一下,张口咂舌的呆萌表情逗得边上的郑秋一乐,开口挪揄道:“脏的跟小花猫一样,还是找个地方先去洗洗好了。”

有些不好意思的对着邓菲菲笑了一下,匆匆而去再匆匆回来,邓菲菲已经是速度麻溜的换上个剧本里的一身军装。

环亚传媒地位稳固的一姐,邓菲菲自然也是有着无可比拟的先天优势,一米七的身高,没有波涛汹涌的事业线,可她身形十分匀称优雅。

虽说年龄已经过了三十岁,可是那依旧连一丝细纹也没有的光滑白皙的鹅蛋脸在阳光之下焕发出灼灼夺目的飞扬神采,挺翘的鼻梁和略显英气的眉形为她温婉的气质添了几分英姿飒爽。

此刻一身姜黄色的军装,她站着的姿势十分端正,笔直挺秀的后背和腰间的军用腰带更是显得潇洒帅气。脚上踩着一双高筒的军靴,擦得干净崭新,在阳光下那黑色似乎都微微泛光。一身行头下来,不用再刻意修饰雕琢,就有了几分纪律严明的女军官样子。

看着她这样的形象有些愣神,徐伊人的心里有些难言的羡慕。

这样的女人,她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优雅风情、迷人魅力,牵动唇角笑的那般得体自信、落落大方,是从前的她所没有的,而现在的她,她也才只是努力的一步一步朝着那个方向去发展。

这个圈子里,她需要学习的东西真的还很多。

眼里轻快的笑意慢慢收敛,浮现出一片灼灼华光,神色也是越发坚定起来,不远处阳光下的邓菲菲,也笑的越发魅力四射。

她视线所到之处,身为女一号的唐韵,来了。

感谢亲们的票票和鲜花么么哒,阿锦没时间去整理了,统一在此答谢么么哒。

公布一下今天后台订阅幸运数字需要奖励的亲,第一名,九点零二分的【宇星】亲亲附送潇湘币30个,然后【席沫叶】、【hongpeihua】、【美轮美焕】、【15867097565】、【florra2000】、【绵绵溪水】、【meier1210】、【a2a2a2a2a2】这八位亲亲都是15个币币,因为章节订阅顺序是打乱的,所以以后统一按照当天首发章节所需币币来奖励。感谢亲亲们的支持么么哒。记得一定要冒泡,阿锦才能奖励。

还有第一名的宇星亲亲,阿锦知道你是古言文追过来的,不要不好意思,快出来让阿锦亲亲么么哒…

然后,后天有时候会吞掉几十、几百的字数,阿锦实在不是故意差几个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