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交付/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八章 交付

被里三圈外三圈的围着,徐伊人心里有些莫名的感动,又难免有些着急,拿着笔又签了一个名字,边上的人群突然是有人发出嘈杂的议论来。ziyouge.com

“喂喂喂,那个是谁啊!”

“环亚传媒,是不是环亚传媒的总裁?”

“好像是耶!哇,看着好牛逼的样子!”

徐伊人签名的动作一顿,抬眼循着人群的议论看了过去,已经听见王俊沉着而有力的声音道:“大家好。很高兴大家对徐小姐的喜欢。不久以后,我们会召开徐小姐的粉丝见面会。今天下午公司还有活动,希望大家体谅。”

话音落地,他边上两列清一色黑色西装的男人已经是有序上前,将拥挤的人群从外面拨开。

最中心的女孩似乎这才发觉自己到底造成了多么大的轰动,握着笔,有些歉意又有些脸红的看向从头到尾站在边上,一言不发的男人。

邵正泽视线从明显情绪有些激动又有些讪讪的人群中掠过,轻咳了一声,四平八稳开口道:“感谢大家对环亚旗下新晋艺人的喜爱和热情,伊人粉丝见面会不日召开,今天的签名,先到这吧。”

清清冷冷的语气似乎还带了一层不悦的情绪,原本熙熙攘攘的都是学生居多,一个两个看了明显有些歉疚的徐伊人一眼,只以为是她私自出行造成混乱的情况引起了公司上层不满,自然也是心里有些着急。

原本就是发自内心的喜爱,看着邵正泽高挑颀长的身形,即便是神色淡淡的站着,依旧浑身散发出有些冷肃的气息来。虽说夏日,可他一身银灰色的高定西装,古板笔直、冰冰冷冷的站在那里,简直像西方艺术家精雕细琢出来的塑像一般生硬。

纵然周围站着同样挺拔高大的两列西装男,可他,无疑还是众人视线追逐的那一位。

高高在上、矜贵冷寂,凉凉的一句话,已经散发出上位者一惯杀伐果决的冷峻气息,让熙攘的人群彻底寂静下来。

不过,看着人群中,握着笔神色讪讪、却依旧对他们微笑的徐伊人,已经是有学生大着胆子开口道:“徐伊人还是新人,希望邵总裁不要因此怪罪于她。”

一本正经的语气让边上的王俊心里忍不住暗笑一声,在自家boss冷峻的气息之下还敢这样开口,这绝对是亲妈粉的节奏哇!

“就是。小伙子对上女孩子还是温柔一点才好。”边上一个白发的老奶奶一手牵着小孙女,有些不赞同的看了过来,就像看向自家性格别扭的孙子一般,语重心长的劝导。

人群中发出一阵低闷的笑声,邵正泽置若罔闻一般,端着清冷高贵的神色,睨了女孩一眼,迈开长腿、率先离去。

“谢谢。谢谢大家喜欢我。”唇角依旧是挂着极为谦逊的笑容,一路点头道着谢,纤瘦恬静的女孩在众人有些忧心的视线中,上了第二辆车。

“前面停车,让她过来。其余人先回去。”等几分钟后彻底离开了众人视线,邵正泽才朝着前面的王俊开口道。

要不是让专人一直留意着网上和她有关的所有动态,他怕是现在还坐在开会。

等再过一会,闻讯赶到的媒体将这丫头包围,那指定不是这一点轰动了。

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心,前面的王俊却是暗笑一声,这事要是来第二个人,显然小夫人还不能这么快的脱身。

眼下这些小年轻追起星来,那什么推搡踩踏事件都是常有发生。可自个boss这重量级的人物往那里一站,那样冰冰冷冷的一瞥,自然是一下子将那些人震得有些懵。

只怕现在还是在心里担忧他们看着乖乖女一样的偶像回到公司会不会挨上一顿痛批。

虽说有那么一些太过兴师动众,不过,男人心急则乱,也是可以理解的嘛!

徐伊人有些讪讪的上了车,手里还攥着刚才那个小男孩给她的玫瑰花,眼看着邵正泽似乎没有刚才外面那样冰冷的样子。

空调冷气很足,车内温度有些低,却偏偏,她一颗心暖洋洋的。

如何不知道他那样及时的出现是为了她?

这样想着,已经是咧开唇角笑着凑了过去,仰起一张小脸笑眯眯的看着他:“你是专门来救我的吗?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话音落地,更是将自个蜷他的臂弯之中,用小脸在他身上蹭了蹭,像一只乖巧软糯的小猫一般。

“我要是不来,你今天预备怎么办?”罕少见到她这样主动的样子,邵正泽自然是十分受用,自然而然的伸手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看着她清亮通透的眸子,故意沉着脸低声问。

“有多少签多少。”女孩的声音里依旧是带着笑意,“被人喜欢的感觉可真好。”

一句满足的话,让前面的王俊忍不住露出微笑。

揽着她的邵正泽却是突然有些心疼,原来她只有这样简单的心愿。

被人喜欢……

如果被人喜欢可以让她快乐,他愿意为她打造坦荡星途,让她这样的快乐一直延续。

车子一路开到了世纪影院停车场,被他干燥的手掌牵着一直到了VIP厅,听着耳边隐约传来的人群喧嚣之声,徐伊人有些诧异的抬眼看了他一眼,男人正好是转头微笑:“今天《汉宫》上映,你不是一直喜欢刘依依么?”

“我们?看电影?”虽说心里有些意外的欣喜,片刻之后女孩已经是有些担忧的摇头,“还是改天吧。今天刚上映,又是七夕又是周末的,肯定人好多,被发现了就不好了。”

看着她一本正经的摇头,邵正泽低低一笑,也不说话,边上已经急匆匆来了西装革履的男人,笑容可掬道:“邵总请。”

目光从他边上依偎的徐伊人脸上飘过,似乎她就是一团空气。

“你包场了?”等大屏幕上音乐和画面出现,她有些小声的嘀咕道:“很贵吧!”

有些好笑的捏了捏她鼓鼓的腮帮子,男人似乎是在黑暗中轻笑了一声,一本正经的解释道:“不要钱。你就当陪我巡视产业、体察民情来了。”

“资本家。”女孩叽里咕噜的又说了一句,广告之后,灰青色的天幕破开,巍峨宏伟的宫殿越来越近,随着低沉而悠远的音乐,屏幕上笔走龙蛇的大字开始出现。

“领衔主演,刘依依。”

只一闪而过的七个字,已经让她骤然安静、热泪盈眶。

一路走了十年,她所有的努力、委屈、泪水和汗水,期待的无非是这一刻,此刻单是看着序幕中那频繁闪过的面容,已是万分动容。

从边上伸过来一只手将她有些僵硬的小手攥进手心,掌心的温度让她动容的情绪慢慢平复下去。

《汉宫》男主角是前年刚斩获影帝桂冠的徐尧。科班出身的徐尧,长相英俊、性格沉默中带着忧郁,有一些内敛的文人气质,平日里说话极少,似乎带着一些轻微的自闭。

可一旦入戏,整个人却会完全脱胎换骨,彻底变成另外一种模样,颇得许卿导演的青睐和喜欢,此次在片中出演汉武帝刘彻一角,锐利、果敢、气势迫人,他诠释的几近完美。

陈阿娇一角正是由叶岚出演,唱歌出身,叶岚在歌坛素有“情歌小天后”之称,实力自然不在话下。可说到演戏,自然是差了许多。不过在许卿导演精益求精的要求之下,最后也是呈现出了不俗的效果。

在全剧中戏份最多的女性角色,大汉朝歌姬出身、登上荣华巅峰又最终凄惨而去的卫子夫便是由她所演绎。

怔怔的看着屏幕上生动美貌的女子低头浅笑、曼声歌舞,看着她哭泣、再看着她哀痛。

她觉得,自己似乎是在梦境里走了一遭。

恍惚间有人从边上轻轻揽了她的肩,埋首在他身前,沉稳的心跳声一下、再一下,邵正泽微微低头,在她鬓角落了轻轻一个吻。

“阿泽。”女孩的声音低低的、带着贪恋,他出声应了,她已经突然转过头来,准确无误的覆上他的唇瓣。

热烈的、紧迫的、急促的,带着她从未展现过的主动和热情,几乎让他招架不住。

只一瞬的愣神,牙关已经被她灵活的小舌撬开,在他唇齿间横冲直撞。

再然后,他更激烈的回应过去。

影片早已经结束,里面的人却是丝毫没有动静,外面自然也没人凑进来打扰。

黑暗中她在他怀里,柔若无骨的一只手顺着他胸膛一路摸到他的下巴,再到他英挺的鼻梁和眉骨,声音轻轻道:“好黑。阿泽,带我回家吧。”

“好。”将她不安分的小手握在手中,他在她耳边出声,像一个郑重其事的许诺。

一路无言,只有紧握的十指无声的交缠,将车停在楼下,王俊识相的默默回家。

邵正泽关了门刚转身,一路安静的女孩已经是凑过来在一片漆黑中摸索着他的唇,主动踮起脚尖献上自己的,一只手揪着他还没来得及解下的领带,贪婪的犹如一只偷腥的猫。

“丫头。”邵正泽趁着间隙低哑的唤了一声,女孩声音软软的“唔”的一声,轻软又迷人。

所有压抑的渴望都在这一刻爆发,沉默着将她一路推到墙壁上,顺手扯掉领带扔到一边,干燥略带薄茧的手掌从T恤衫里滑了进去,覆上那光滑如凝脂的滚烫的肌肤。

“啪”的一声响声突然传来,明亮的灯光将两人笼罩,在他怀里纠缠的女孩有些受惊般回过神来,面色泛红道:“李婶。”

“我让她回家了。”邵正泽也是有些意外,两人视线之中,软软一团的小猫儿趴在直直的坐在柜子上,“喵……喵”叫了两声。

“白露。”直愣愣盯着被它爪子嗯了一下的开关,女孩有些诧异的“扑哧”笑出声来。

身子动了一下,这才发现灯光亮得刺眼,两人眼下的状况,说不出的暧昧。

白嫩干净一张脸突然酡红滚烫如火烧,怔怔的看了一眼他含笑的眼眸,女孩有些窘迫的推开他,双手环抱着急匆匆跑上楼去。

剩下邵正泽衣衫不整的和柜子上“喵喵”叫的小猫对视,半晌,“啪”的一声关了灯,扔下黑暗中一只猫,信步上楼。

红着脸跑上楼的徐伊人有些不安的坐在床边,如擂鼓一般的心跳似乎还在提醒着刚才的她有多么大胆和主动,不敢去回想,越想越觉得脸颊滚烫,和偏偏,又止不住去回想,她觉得,她已经迷恋上他唇齿间清冽的气息。

一颗心,不知何时,早已经是彻底沉沦。

邵正泽推开门,正是瞧见她茫然又无措的样子,有些好笑的走了过去,也不介意一向工工整整的衬衫此刻被解开了好几颗扣子,松松垮垮的耷拉在身上。

抬头看他的女孩一张脸瞬间又整个红了一层,即使屋内没有开灯,他也能从淡淡洒进来的月光里清晰地看到。

“我们……”咬着绯红水润的唇,她话音未落,已经被来到身边的男人沉默着推到在床上。

沿着她额头一直吻下去,他素日清冷的面色在夜里带着难以言喻的性感,让她原本到唇边的话彻底的消失,看着他,只剩毫无招架之力的点头。

一只手沿着她柔嫩的肌肤游走,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一件剥落,顺着他手掌滑到他怀里的女孩光裸如一尾小巧可人的小白鱼。

柔软的长长的黑发如海藻一般在他手臂中铺开,清澈如井水般的眼眸盈盈楚楚,在夜色中似乎笼了一层薄雾般迷离媚人,小巧挺翘的鼻梁,如花朵一般在他唇齿间盛开的粉唇,白嫩的肤色似乎泛着如玉石一般通透莹白的光泽。

从来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有一种情绪,真的会让人气血翻涌,浑身的血液都沸腾逆流,从来因为过度自制和过分的自律,再加上手头永远有需要处理的工作,他甚至不曾起过这一方面的心思。

此刻她温温软软、无助的起伏着,像春水一般暖意融融,又像藤蔓一样生长缠绕,抬眼看过来的一双眸子,更是让他恨不得立时将她揉碎。

“阿泽。”女孩声音细细的一声轻唤,水波荡漾一般的颤抖,就像春日枝头摇摇欲坠的一朵花。

凑过去亲吻她似乎泛起水光的眸子,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些让他心疼的记忆,辗转在她耳边,声音低低的安抚道:“别怕。”

“嗯。”女孩点点头看他,在他专注而深沉的目光之中,咬紧了牙关。

不知过了多久,月色已经将整个房间所笼罩,她才从他臂弯里狼狈的钻了出来,汗湿的长发纠缠着他的手指,整个人如同被清水洗过一般,滑溜溜,像一条刚刚游上岸的美人鱼。

“疼?”想起自己刚才的力道此刻有些微后悔,邵正泽的声音带着从来不曾有过的缱绻温柔。

女孩有些可怜兮兮的咬着唇,目光中都带着难以言喻的凄楚,轻轻点头。

眼看他英挺的剑眉轻蹙,神色间却是泛上极温柔一抹笑,将湿漉漉的小脸伏在他臂弯里,声音低低道:“没事的。因为是你啊。”

因为是你给与的,即便是疼痛,也甜如蜜糖。

……

清晨,淡淡的阳光从未拉严实的窗帘中斜斜投映进来,邵正泽睁眼看着窝在他怀里依旧睡得香甜的小人儿,神色间不自觉就染上一抹温柔。

想到昨夜那些,轻轻起身将窗帘严严实实的重新拉合。

安静的室内突然传来一阵嗡嗡的震动声,在地毯的衣服口袋里将手机掏出来,开了门出去。

“什么事?”

“老板,您和夫人昨天在一起的画面被人无意中拍下来了。眼下已经是满城风雨了。”王俊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叹了一口气,似乎想到什么一般连忙说:“不过只远远拍到侧影,你们两个人的正面都没有拍到。我已经让公关想法子了,证明那两人并非你们。”

“好。”声音低缓的回了一个字,那边的王俊又是有些顾虑的继续道:“不过,您今天还是暂时不要出来的好。眼下我已经到了小区外面,大门口有好几拨人守着。”

“知道了,你先去公司。”挂了电话,刚准备回到房间,那边老爷子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等他刚一接通,那边老人已经是乐呵呵的笑道:“阿泽啊!昨天那个是你带着丫头去看电影了吧。”

“嗯。”男人低低的嗓音带着些对长辈特有的温和,邵老爷子已经是心里乐开了花,絮絮叨叨的开始念叨:“这才对嘛。对女孩子就是得疼着宠着,这下爷爷就放心了。那丫头现在呢?闹成那样,索性今天就别拍戏了,回来陪陪我老爷子!”

“爷爷。”有些无奈的伸手揉了揉眉心,邵正泽一本正经道:“她还在睡觉。”

“还在睡觉?”老爷子诧异的反问一句,抬起头看着头顶暖洋洋的太阳,一时间反应过来,更是乐呵呵道:“好。睡得好。那爷爷就不打扰你们了。加油哇,早日让我抱上小重孙可是比什么都重要。”

邵正泽:“……”

电话那头的老爷子半天没听见有人回应,又是更大嗓门的开口道:“怎么,爷爷说话你听到了没?”

“嗯。”男人闷闷的声音带着些无奈。

老爷子这才满意,呵呵笑一声挂了电话。

邵正泽有些无语的揉了揉眉头,转身回房,窗帘被他拉的严实,明亮的光线被遮住了一大半,屋子里萦绕着淡淡的光。

徐伊人依旧是熟睡,整个人缩在柔软的被子里,柔软的长发随意的铺陈着,小小的一张脸白净细嫩,在光线下泛着似乎白瓷一样莹润的光泽。

站在床边唇角含笑的看着她,弯腰将地上的衣物一件一件捡起来,挂在臂弯里的裤子口袋里却又是一阵嗡嗡的震动声。

“上官烨”三个字显示在亮起的屏幕上,略微沉思了一下,他已经伸手滑了接听键。

“伊人。”那边上官烨出声唤了一句,正要继续再说话,手机里却是突然传来清冽如泉的男声,邵正泽语气淡淡道:“她还在睡。”

上官烨握着电话的手指一僵,那头也是沉默了一下,挂了电话。

邵正泽?

那般清冽又十分有辨识度的声音,他如何分辨不出来,联想到今天早上浏览新闻时那一张照片,原本习惯性的笑容彻底的僵在了唇角。

将手机随意的放到一边,熟睡的女孩发出无意识的一声梦呓,重新上床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联想到刚才电话里上官烨陡然的沉默,才觉得心中一直郁结的那一丝不悦就此烟消云散。

许是因为昨夜实在太累,徐伊人这一觉睡得很沉,等睁开眼睛的时候,看着眼前男人清俊隽永一张脸近在咫尺,目光清明正是注视着她,有些萌萌的出声唤道:“阿泽。”

“醒了?”邵正泽伸手摸摸她的脸,触手温热,他的声音,更是温和轻缓的不像话。

“嗯……”缩在他怀里的女孩还是有些含羞,正想说话,却感觉到自己头发软软的香香的在脸颊边,一时间模模糊糊记起最后自己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似乎是他抱着自己去浴室清洗过。

一张脸骤然漫上红晕,将小脑袋埋在他怀里,有些害羞、又有些贪恋。

一只手流连在她光洁的脊背之上,看着如小猫一样乖巧的,邵正泽低笑一声,直接伸手将薄薄的被子拉上来将两人完全遮住。

被他猝不及防的动作吓了一跳,女孩在被子里发出一声轻呼。

在小区外守了半天也不见人出来,一些不甘心想求证一番的好事者自然是急的百爪挠心。

奈何这小区门禁甚严,等好不容易从一个看着挺健谈的门卫口中套话,众人却是被告知,“邵先生大清早就走了。”

“一个人吗?”守了半天的人不死心,自然是继续追问,却招来门卫莫名其妙一顿白眼:“你以为还有谁?邵先生每周也回来不了几天。早出晚归的,有时候最多带个司机。”

一群人在门卫看神经病一样的目光中悻悻对视,也只得莫可奈何的离去。

毕竟,单凭着远远两道侧影,就推断说是昨天在广场离去的邵正泽和徐伊人也的确有些武断了。

《汉宫》上映,影院里场场爆满,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和白T恤、牛仔裤的女孩也实在是相当普遍。

再到下午,一个女网友在微博上那张众说纷纭的照片下回复:“和男盆友看个电影也会被偷拍,真是醉了!不过这说明了姐长了一张明星脸。哈哈。”

更甚者在边上直接晒出了和男朋友美美的合照,又在众人质疑中亮出了时间地点都契合的电影票,让坐等看戏的网友们悻悻的一哄而散。

……

“今天时间也晚了。你就好好在这里睡一觉,明天醒来自己坐车回学校。”画面中清俊挺拔的男生对坐在床边的女孩说了这句话,避开她委屈的眼神迈步往门外走。

“卡。”莫易有些无语的出声喊了一句,看向不远处回过头来的上官烨和徐伊人,有些烦躁的挠挠头,“不对不对。这个气氛不对。我说你们俩今天是怎么回事?就这一条眼下都拍了四遍了。”

话音落地,许是觉得对一向表现良好的两人有些太过,又是烦闷的叹了一口气走过去,看向面色有些僵的上官烨,开口道:“苏远对初晴是满怀爱意的。虽说是若无其事的说出这番话,可眼神应该是充满着挣扎和不舍,不是一直都挺好的么?今天是怎么回事?”

一番话说完,又是看向了坐在床边的徐伊人,语气稍微温和了些:“还有你。今天一副不在状态的样子,是不是这几天太累了身体吃不消?”

“是我的问题。”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女孩,上官烨心里也是有些说不出的别扭,“要不先暂时休息一下,我找找情绪。”

“那行。休息十分钟。”无奈的说了一句,莫易对守在房间里的几个工作人员发了话。

《青梅竹马》已经进入了后半部分,苏远即将远赴国外继续攻读法律专业研究生,而正在读大学的云初晴意外的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失魂落魄的跑去找苏远求证。

学校门口,和一帮同学庆祝过的苏远看见她视若无睹,和几个同学道别之后回去学校收拾东西。

云初晴急匆匆朝着他的方向跑,却是不小心摔倒在地面上,看着他决绝的背影,连爬起来的勇气也没有,声嘶力竭的哭喊他的名字。

最终,走了两步的苏远实在狠不下心,又怕她光腿在地上划伤,快步过去将她整个人用力抱在怀里,带到了邻近的宾馆。

这一幕也正是苏可儿复选时表现的那一幕,算得上剧本中的第二大高chao转折点。

这一晚,相互折磨至深的苏远和初晴发生了关系,可大清早看着女孩熟睡的容颜,想起以死相逼的已经显出老态的母亲,苏远最终是一言不发的去了异国他乡。

剧本从这里进入稍微带着些狗血的虐恋情节,经过这一夜云初晴怀了孩子,当肚子一天天显怀,哪里还能继续上舞蹈学院,在同学和老师异样的眼光之中离开了校园。

而这两年因为苏远和父亲越闹越僵,又不愿意说出孩子的父亲是谁,倔强的非要将孩子生下来,被她素来威严体面地父亲一气之下赶出了家门。

因为怀孕自然是找不到工作,一个人留在他们上大学的城市之中,高昂的租房费和衣食住行所需,生活很快捉襟见肘。

最终,挺着六个月身孕的她在一家西餐厅洗盘子,被巡查产业的顾长青意外发现。

原本一直追求她未果,素来骄傲的顾长青在往后的日子反而对她念念不忘,就此通过各种各样的方法私下帮助她。

甚至于让生下孩子的她重新修完学业,在一家舞蹈机构做幼儿舞蹈教师。

三年后,苏远回国,成为国内法学界炙手可热的精英律师,而同时,成了汪静舒的未婚夫。

宣布订婚酒会上,对顾长青心存感激和愧疚的初晴答应了做他的女伴,觥筹交错间,人生即将错位的四人再次相遇。

出国前这一幕戏算的上初晴和苏远学生时代最后一幕戏,自然是需要浓烈的感情以及绝望的纠葛来感染观众。

而此刻原本一直以来十分融洽的两人,显然是都有些心不在焉。

上官烨记挂着邵正泽接电话的那一幕,实在不愿意将眼前着女孩朝着那一方面去想象。

可联想到,从刚开始复选时,说什么也不愿意让她出演女一号的邵正泽,后来情绪的转变。

以及,明显对她的维护,又是让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尤其是他说话那般清清冷冷的语气,明知道是他还毫不避讳的宣誓所有权,竟是让他心里有了些不舒服的感觉。

偏偏,又没有任何的立场去发问。

徐伊人则是顾虑着这一幕戏是《青梅竹马》中唯一的床戏,想起邵正泽、又想起原本对她就颇有微词的邵父邵母,心里的担忧也是让她有点难以聚精会神的投入到这一幕戏之中去。

看着两人似乎都有些无法启齿的样子,莫易挥了挥手让几个摄制组工作人员一道出去。

房间内只留下他们两个人,越发显得安静异常。

“是不是觉得紧张?”过了半晌,上官烨率先打破了沉默,正胡思乱想的徐伊人看着他有些关切的目光,诚实的点点头。

以前的她,凭着一股子一定要演好的决心,拿到怎么样的剧本就心无旁骛的去研究。

可当时,身边并没有这些让她觉得在乎的人。

他的情绪,会直接影响到她,而无论在拍哪一幕戏,总会考虑到他看见的感受。

从前可以轻松上阵,现在想到床戏她却是已经有了些过不去的感觉。

“有没有喜欢的人?”看着她若有所思的样子,上官烨却是突然情不自禁的问了一句。

徐伊人抬眼定定的看着他,没有答话。

“如果有的话,将我想象成你心里的那个人吧。”上官烨似乎是轻声叹了一口气,语带商量道:“拍床戏总是女孩子吃亏一些,不过也不要紧张。这一行这种戏在所难免,谁让现在的观众一个个都是重口味呢。”

有些无奈的摊手耸耸肩,他语气里的郁闷竟是将房间里低沉的气氛驱散了不少。

再进来的莫易看着两人明显都比刚才好上很多的状态,这一次也就留了一个摄影师在边上守着,省的多余进来的人给他们造成压力。

随着他打了手势,一声略低沉的“action。”

立在床边的上官烨已经是声音淡淡的开口道:“今天时间晚了。你好好休息,明天醒来自己打车回学校。”

话音落地,深深的看了一眼女孩又速度极快的移开视线,转身,往门外走去。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可他垂在身侧的一只手却是有些不自觉得握拳,好看的薄唇抿成了一条线,目光中饱含着纠结和无奈。

“不。”身后的女孩突然声音嘶哑的喊了一声,抬起头,直接冲过去从身后将他紧紧环抱,“不要走好不好,阿远,求求你的,不要离开我!”

纤细的手臂紧紧箍着他的腰,泪痕满布的一张脸紧贴在他后背之上,女孩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颤音道:“不要离开我。阿远,不要这么残忍的对我,我是初晴啊。你还记不记得,高中毕业那一天,就在我们学校,你,你说等我满了二十岁就娶我。阿远,你都忘了吗?你怎么可以这样,我现在都满二十一岁了,可你却……你却……”

女孩似乎是哽咽着说不下去,吸着鼻子断断续续道:“不要。你不能这么残忍的对我。阿远,我爱你呀!”

“我们不可能。”男孩也是有些被她声音里回忆的画面所打动,眼眸中痛苦的神色越发浓重,伸手去掰开她箍着自己的手指。

“可能、可能的!”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女孩突然也是放开他奔到身前拦着他的去路,声音嘶哑的哀求道:“娶我好不好?只要你娶了我,时间长了,我们有了孩子,你妈妈肯定会慢慢接受我们的。”

许是那一句妈妈触动了男孩紧绷的神经,他原本苦痛的神色中慢慢划过一抹残忍,目光落在她哀求的面容之上,语气冷冷道:“不要再缠着我了。也不要让我觉得,你这么下贱……”

一句让他自己都觉得心如刀绞的话从薄唇中缓缓吐出,女孩明显是愣了一下,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双手无力的滑落,似乎是不敢再去触碰如此冰冷又如此决绝的他。

有些心痛的睨了失魂落魄,如同被抽走浑身力气的她,男孩一张脸已经可以用冷若冰霜来形容,嘴唇动了一下,却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朝着门口继续走过去。

站在原地的女孩看着他慢慢出去的背影,一步、一步,都似乎踏在她心口一样沉重哀痛,眼看着他一只手已经碰到门锁,突然抬步像疯了一样的冲过去。

“我不信。我不信这是你的心里话,如果是你的心里话……”被自己这样的设想弄得伤心欲绝,女孩只能喃喃重复着这一句,不管不顾的扑到他怀里,眼见他无动于衷,更是直接点起脚凑到他的颈边慌乱的亲吻,似乎要想尽一切办法的留住他。

她的吻并没有落到他的皮肤之上,可那温热的气息就在那一块看似迫切的撩拨着。

上官烨低下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突然双手扣上她的腰,将她整个人直接扔到了一边的床垫之上,而后,一只腿跪了上去,在她脸颊上一阵胡乱的亲吻。

“唔……”一声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的女声之后,背对着摄像机的男人直接伸手将一件外衣扔了出来,俯身下去,将小巧的女孩整个压在身下。

摄像机捕捉到两人十指相扣的动作,苏远伸手将初晴的手掌牢固的禁锢在掌下,两人交缠在一起的身形渐渐放缓了节奏。

“卡。”莫易有些古怪的急声喊了一句,上官烨缓缓起身,刚才在他身下的徐伊人连忙是从床上跳了下来。

“很好。情绪很充沛,节奏感也强,可以过了。”莫易别有深意的看了上官烨一眼,又看了看头发都是有些凌乱的徐伊人,挥手让摄像出去,对着两人开口道:“今天先到这。你们收拾一下形象。”

话音落地,也是抬脚跟了出去。

房间里陷入诡异的沉默,徐伊人却是突然抬手,一巴掌就朝着面前的上官烨挥了过去。

刚才那一声当然不是她刻意发出的,从他大力将她扔到床上去,后面的一切明显就已经有了些变味,一向温文尔雅的上官烨更是跟变了个人似的,低头就在她唇上咬了一下。

再然后,竟是并没有按一般那样,而是整个身子压上去,将她整个人禁锢在身下,更甚至试图撬开她的牙关……

挥出去的一巴掌定定停在半空,她气急败坏的一巴掌终归是没有落下去,看着眼前神色专注看着她的上官烨,深深吸了一口气,语调生硬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有些褶皱的衣服,上官烨恢复到以往风度翩翩的样子,想到刚才她那样情绪满满的话语,和凑到她身边那急不可耐的动作,心里更是一阵说不出的不舒服。

却偏偏,反问的语调听不出丝毫的情绪。

他觉得他一定是疯了,才会突然地情绪失控。

“你!”徐伊人觉得眼前这人突然是说不出的陌生,就好像自己从没真正的看透他一样,那样温煦如春风一般的感觉都是假象,忍着冲动收回一只手,看着他,语调生硬道:“你无耻。”

话音落地,随便扒拉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一刻也不想多留,迈开步子就直接往外走。

“你心里喜欢的那个人,是邵正泽吧!”身后的男声带着一些哂笑,又带着一丝别有深意的古怪:“是他吧。你在他面前,是不是就是刚才那样一副迫不及待、恨不得立马贴上去的样子?”

感谢送花花和票票的亲们,爱乃们么么哒,阿锦没精力去一一统计了,请见谅。

按照首订那天说的,第一名蘑菇萍亲亲188个币币,第二名13771467212亲166币币,1094550483亲亲是125个币币。要奖励15个币币的是【美之媛】、【胡小萝】、【q呆萌乖宝】、【云隆丰】、【491695691】、【水蓝袖子】、【东芯】、【xx826】、【15888772055】、【hp8889】、【小女人jin】、【静宝宝111】这些亲啦。亲们可以冒泡阿锦给奖励。

话说,昨天原本要奖励币币的亲们都不冒泡,没法子奖励,真心是为了给阿锦省钱么。

汗滴滴,其实这种法子的确也有些麻烦,容阿锦明天睡起来想一下,怎么调整一下给亲们的福利好了。到时候会题外话通知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