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伤害/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六十九章 伤害

“你说什么?”徐伊人往出走的步子倏然止住,转过身有些意外的看着他,一双眸子依旧是如往日一般清澈澄净,丝毫不含杂质,却是让上官烨一颗心更因此而烦躁起来。|ziyouge,com|

四岁多就开始和父母一起接拍广告,从小就颇具演戏天赋,虽说只有二十多岁,可他在演艺圈的资历却是让大多数人都望尘莫及。

从小就知道如何在人前表现出最完美的一面,以至于很多时候,一个人也习惯性的带着微笑、隐藏情绪。

他是习惯性带着面具的人,也正是因为看惯了这个圈子那些女星花样百出的上位手段,才会打心眼里对那种女人厌恶。以至于,这么多年过去了,纵然绯闻女友也有几个,事实上却是一直孑然一身。

不是没想象过爱情,可有了那样一对携手并进又相爱的父母,他对感情的期许原本就要比一般人高上许多。同时,随着年龄增长,对那些事情的讨厌,让他有了一定程度上的情感洁癖。

以往合作过的那些女星,因为从来不存在期许,在出外景的时候,哪怕听见她们夜里去敲导演的门也不会皱一下眉头。

可眼前这女孩不一样。

从她第一次出现在眼前,从她在自己的一时兴起时,那一串轻快地清脆笑声,从她狡黠的歪着头从自己俯身的动作中逃脱,他心里已经对她产生了说不出的好感。

不一定是爱意,可最起码,也是如妹妹一样的爱护。

虽然不是科班出身,可她分明是有着实打实的演技,很多时候,更是会给自己意外之喜。

心里面的喜爱与日俱增,他又如何能忍受,她实际上也和那些他厌恶的女人一样。为了更快速地上位,牺牲色相。

这样想着,心里更是觉得失望,缓缓朝着女孩走了过去,唇角勾起如刚才戏中一般残忍的笑意,语气低低道:“我说,你就这么想上位,上赶着要凑到那些人身边去,这和那些出来卖的有什么区别……”

他话音未落,“啪”的一声脆响,刚才未落下的巴掌结结实实的落在他脸颊,女孩面色通红的看着他,眼神里也是骤然染上厌恶与愤怒,一字一顿道:“当然有区别。我和谁在一起是我的事,不需要你用这些污言秽语来侮辱我。”

眼看着面前的上官烨眼神里毫不掩饰的鄙夷,似乎又夹杂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痛,心里突然涌上尴尬恼意来,咬了咬唇,看着他,索性缓缓开口道:“我和邵总裁,我们是夫妻关系。为了以后能顺利的合作下去,这些话,你以后还是莫要再说了。就当今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

“夫妻?”

“是。领了证,受法律保护的夫妻关系。”话一出口,徐伊人竟是突然觉得轻松了许多,看着他不敢置信的神色,又肯定的点了点头。

上官烨一脸怔忪的看着他,面前女孩的手机突然是响了起来,看着她拿出手机愣了一下,也不避讳就在原地接通了电话,声音骤然柔软的喊了一声“阿泽!”

“在做什么?”电话那头男人有些清凉又带着些随意的声音传来,徐伊人脑海里浮现出他端坐着边看文件一手拿电话的样子,不由自主露出个暖暖的笑容来:“在拍戏呢。不过已经收工了。”

“嗯。那好。一会王俊过来接你。晚上回爷爷那边。”

“嗯。”女孩答应的声音乖巧软糯,那边的邵正泽低笑一声,挂了电话。

站在原地的上官烨这下已经是有些不得不相信了,可心里的诧异和意外也只是有增无减。

过了半晌,才似乎想起什么一般,迟疑道:“你爷爷?”

“就是邵老爷子。”徐伊人这下回答的语气已经没有丝毫迟疑了。

有些事早晚会被曝光发现,之所以一直藏着掖着,她不过是希望凭着自己的实力获得大众的认可而已。

刻意的隐瞒也是希望事情曝光的越晚越好,可面对着这种局面,再继续遮拦下去只会让他和上官烨之间的误会越来越深,《青梅竹马》能不能顺利拍完都难说。

而且,她如何感觉不出他每次对上自己,总比和别人说话时还多的那么一些温柔。

无论是真情还是假意,这样的苗头,她也不能再继续任由它发展下去。

坦白了,反而对大家都好。

演艺圈这么多年,什么该说,什么不能说。上官烨也自然是比她还要清楚明白的。

“你,你这丫头!”上官烨竟然是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环亚传媒总裁夫人的身份,偏偏要进军娱乐圈从一个小小的艺人做起,这丫头,怕是一开始也瞒着邵正泽吧。

不然,为何复试的时候,匆匆而来的总裁办助理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还有那一句:“选谁都可以。就是不能选这个徐伊人。”

不是因为她不够优秀,而是觉得她以那样的身份来做这样的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吧。

可最终却终归是同意了。

此刻再联想到每一次出事那男人冰冰冷冷的脸、强硬的语气,可每一次,却都是他亲自坐镇,下决定。

环亚那么多艺人,哪个有过这样的待遇……

心里颇是有些复杂难言的感觉,一丝失落、一丝感慨,甚至,还有那么一点不甘。想到早上打电话过去男人那清清冷冷的一句,“她还在睡。”

其实是已经正儿八经的宣示了所有权吧。

虽说也只有二十七岁,可这一位一向冰冷古板、生人勿近,说话也都是极为简短的两三个字,短促、又果决。

一年到头大半时间也是专注于工作,环亚旗下不是没有女星自荐枕席。可闹得厉害了,直接连屏幕露脸的机会都再也别想。

这样的男人,已经到了中午十点多,还能呆在一个女人的身边,替她接电话。

想象中,那是他完全始料未及的一面。

有些无奈的笑了一下,看着面前女孩有些歉疚的看了过来,似乎是在懊恼刚才一巴掌扇他扇的狠了,不以为意的摆摆手,语调轻松道:“没事。我也是不知道真相就……,算了,不说了。你这丫头也真是,好好地总裁夫人不当,进娱乐圈受什么洋罪。”

“我就是喜欢而已。”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女孩眼睛里亮光闪闪,灿若星辰。

……

“丫头。累不累呀。我让宋伯熬了鸡汤,给你好好补补身子。”一回到家,邵老爷子已经两眼放光的将刚进门的徐伊人拉到边上,一副笑容可掬、过分热情的样子让才两天没回来的女孩又是有些受宠若惊。

“不累。今天老早就收工了。”弯着唇角笑眯眯的回答,老爷子已经是一脸不赞同的开口道:“诶。怎么可能不累。看你这小身板可怜的。没少受罪吧。脸上也没见长多少肉。”

有些心疼的说了一句,拿眼看向了边上的邵正泽,不乐意的埋怨道:“不知道你一天是怎么照顾的。我看丫头这些天又是瘦了些。”

邵正泽:“……”

“爷爷。阿泽对我很好。”看着男人一脸莫可奈何的神色,显然这样的指责已经成了家常便饭,徐伊人红着脸小声辩驳。

“呵呵。很好,很好就好。照顾着自己身子,少拍点戏,看什么时候能让老头子我抱上小重孙呀……”老爷子开始老生常谈的念叨起来。

在他一副笑呵呵的目光下,徐伊人满脸涨红,挣脱开手,顾左右而言他:“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哈哈。”眼看着她急匆匆跑远的身影,老爷子乐呵呵的看向边上目光温和的邵正泽,“小丫头害羞的不行。不过,革命尚未成功,阿泽还需努力啊!这些事情你是主导,你不努力,怎么把宝宝给我造出来哇!”

“爷爷。”这下实在是有些非常无语,男人轻轻蹙了眉,想到那些画面,神色间也是有些不自在。

“你说,要是以后这丫头生了娃娃,取个什么名字好?”老爷子自个嘀咕了一句,出声试探道:“小小泽?怎么样?”

邵正泽:“我也去厨房帮忙!”

被挤出来的宋伯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厨房,看着老爷子一脸乐呵的表情,一副我懂了的样子跟着笑。

厨房里,徐伊人伸手将小青菜一根一根的掰下来放在瓷盆里清洗,想起刚才老爷子挪揄的笑,竟是一时有些胡思乱想,抿着唇角露出个甜蜜的笑容来。

邵正泽进了厨房就发现她一副专心致志的样子,脚步缓缓地走过去,从身后将她整个人环抱在怀里,无声的捕捉了她的手。

“你怎么也来了?”已经分外熟悉的感觉,她自然第一时间就知道了来人是谁,也没有挣脱他,就那样窝在他怀里,在他手掌的包裹下有些艰难的摘菜洗菜。

“被老头子逼进来的。”邵正泽语气里带着无可奈何,鼻尖小女人的发间传来淡淡的馨香,在厨房的灯光下,脖颈像在牛乳里洗过一样,香香白白的,让他不自觉凑过去,就势亲了两下。

“呀!小叔叔和小姨姨在玩亲亲!”厨房门口突然是一声清脆的童声,正亲密的两人猝不及防,一回头,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已经是做了个鬼脸,飞快的捂了自己的眼睛,嘴里叫喊道:“我什么都没有看见!没看见没看见!”

徐伊人心下大,回过头,邵正泽已经是神色自若的从颈间抬起头来,看着小男孩正要开口,门外已经是一道笑声传了过来。

一对男女到了近前,也是有些好奇的抬眼看进来,发现两人相拥在一起的姿势,对视一看的眼眸里都是划过一抹忍俊不禁的笑意:“看来是这小鬼打扰了你们的好事。”

“正英哥。”邵正泽神色自若的放开握着徐伊人的手,看向门外的一家三口:“刚回来?”

“可不是。成儿马上开学了,带他过来看看爷爷。”

男人脸上带着儒雅温和的笑意,徐伊人多看了两眼才反应过来,来人正是邵正泽的堂兄,邵正英。

三十多岁,已经是临近的F市副市长,而他边上烫着卷发的优雅女人正是他的妻子,也就是这小鬼头的妈妈、郁清。

“正英哥、郁清姐,你们好。”将手上的水渍擦了擦,徐伊人也是朝着两个人露出甜甜的浅笑,出声问候了一句。

“小姨姨。”虎头虎脑的小郁成也只有四岁多,此刻挣脱自个妈妈的手蹭蹭跳到徐伊人的边上,咧开嘴巴笑嘻嘻道:“我现在老在电视上看见你呢,你和一个帅哥哥一起拍广告了。刚才小叔叔亲你,是不是因为他吃醋了呀?”

小孩子叽里咕噜说了一大通,心下大的徐伊人被他一脸小大人的样子逗得一笑,伸手揉了揉他顶着蘑菇头的小脑袋:“成儿知道什么是吃醋吖?”

“当然。吃醋就是看见你和别的男生在一起不高兴。要把你据为己有,就和小叔叔刚才一样!”

徐伊人:“……”

“小孩子家家的知道什么?”被自个儿子的长篇大论逗得不行,郁清好笑的轻斥了一声,目光在落到笑眯眯的女孩身上,显然也是有些意外。

不知怎的,觉得这丫头和以前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比起来,似乎是开朗了许多,还有她边上这一向沉默矜持的邵正泽……

这两人会作出在厨房里亲密的事情?

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

留着温馨的床头灯,邵正泽进屋的时候,徐伊人已经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踱步到跟前,想起老爷子耳提面命的唠叨,目光再落到巴掌一般大小的脸蛋上,竟是一时间觉得有些好笑。

这丫头自个还是个孩子呢,小小的一团,夜里睡觉喜欢蜷着身子,窝在他怀里像只小猫似的。

实在无法想象她有一天怀着身孕的样子。

徐伊人是被浴室里隐隐传来的水声吵醒的。长时间不见,人家祖孙三个自然是有些话要说。

吃完饭看了会书她早早就睡了,此刻夜里又醒来一遭,听着那声音,竟是又有些清醒了。

等邵正泽擦干头发出来,就瞧见她神色迷糊的趴在枕头上朝着浴室的方向痴痴的看,黑白分明的眼珠儿连转都不带转的,呆呆傻傻的样子又有些说不出的软萌。

等他上了床,小女人已经是将自个钻到他怀里,纤细的手指在他胸口来来回回的画圈圈,乐死不疲的淘气。

“有话想说?”许是从她沉默的神色中窥得几分端倪,邵正泽一只胳膊搂着她,声音温和的发问。

“嗯。”徐伊人闷闷的应了一声,抬眸看了过去,神色间一阵犹豫:“咱们,能不能先不要孩子呀?”

也是没料到她半夜醒来竟是为这种事情纠结,邵正泽神色微怔,小女人竟是一时间有些心慌一般,期期艾艾的开口道:“我是觉得太早了。我才二十二岁,能不能过两年再说?”

“你这么小。我还不舍得让你生。”伸手将有些不安的小人儿整个搂在怀里,邵正泽附唇过去,在她耳边声音低低的开口,话说完,干燥的手掌又是顺着那柔软的腰身下移,轻声道:“放松点。”

“阿泽。”小女人被他不打招呼的作风欺负的有些招架不住,压抑着声音哀求,在静谧的房间中听起来分外的媚。

他爱极了她这样满含依赖出声唤他,目光深深的看她,却是一言不发。

只听着她一遍一遍的如猫儿一样的轻唤,又不间断的哀求,素来冰冰冷冷的心就会被塞得满满的、暖暖的。

就好像,她已经这样陪在他身边许多年。

……

炎热的夏日缓缓而过,秋日的黄昏凉风习习,夕阳的余晖静静洒落,一座座墓碑在葱郁的绿树间静静伫立。

徐伊人拾级而上,裹了裹身上单薄的长衫,心中已经是一片宁静。

《汉宫》播出以后,不过一周,已经刷新了国内票房纪录。而她的名字,更是随着林楚、许卿导演、徐尧这些人被一遍一遍的提及,娱乐播报中,她自然也是知道这一段时间来看望她的人很多。

今天是她的生日,确切的说,是郑妈妈二十七年前在孤儿院门口发现她的日子。

一路想着过往,不知不觉,已经循着记忆到了墓碑前。

风声似乎更大了一些,百合花清淡馥郁的香气被秋风吹到了鼻尖,围着墓碑的,整整一片百合映入眼帘。

墓碑上女孩年轻的脸上是明媚的笑意,很干净,似乎有人天天都来为她拂去灰尘一般。

看着那些被秋风吹散的花瓣飘在脚下,她缓缓地蹲下身去,伸出手,唇角带着微笑,轻轻地、无限留恋的从那样的眉眼上拂过。

抱着一大捧百合花的青年一路上来,远远就瞧见那样一道纤细的身影目光怔怔的伸出手去,白皙小巧的侧脸上露出那样喟叹的笑容来。

眼看着那道身影似曾相识,这才反应过来女孩正是最近知名度颇高的徐伊人。

想着意外看见《逍遥剑》里的那些片段,神色间似乎迷惑,抱着花,沉默着立在了原地。

“刘依依,生日快乐。”女孩突然是对着墓碑上的照片轻轻开口,在他的视线之中,眼角一滴泪顺着脸颊滑落,又倏尔飘散在风里。

单薄的身影似乎被山腰的秋风能随时吹倒,不知为何,心底竟是涌上些莫名其妙的酸涩感。

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无限留恋的看着墓碑,缓缓转身,四目相对的刹那,神色怔忪的立在了原地。

“林楚。”刚才一直想着心事,都不曾发现身后几时来了人,徐伊人定定看了她一眼,已经是不由自主脱口而出。

“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的生日呢。”高高瘦瘦的青年露出一个有些腼腆的笑容,抬步走到她身边,将手中的百合花放在地面。习惯性的从口袋里拿出一条手帕来,蹲下伸去,动作轻柔的擦着着墓碑上的照片。

神色专注的看着照片,他眼中好像再也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专注的神色竟是让徐伊人一时觉得心里难受的紧。

“逝者已矣。你也应该走出来,太纠结于这些往事,怎么才能好好地开始新生活呢?”虽说觉得突兀,最后还是在他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动作中出声劝了一句。

“你会不会觉得我别有居心?”青年将手帕收了回去,似乎是看着墓碑轻笑了一声,突然开口发问。

联想到最近几天断断续续看到的那些质疑,徐伊人自然知道他说的是表白这件事情。

一炮而红原本就有诸多诟病,尤其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新人一眨眼站到了所有人奋斗多少年也不一定有的高度。

星际音乐算的上华夏最有实力的音乐公司,不像环亚、光影这些综合性比较强。而是数年如一日的只专注音乐,每年重金打造大型的“音乐偶像”选拔节目,旗下的歌手光是封王封后的就有几十个。

风头太盛的新人,想想也知道会有多少人眼红。

随着《华夏好声音》落幕,这些日子更是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黑,客气一点的说他“别有用心”,难听的直接骂他“发死人财。”

尤其他的粉丝群体基本上都是年轻女孩,微博上的战斗力相较软弱,吵起来也完全占不到任何优势。

再加上,他似乎又是这般少言寡语的性格。

“你呢?”女孩几秒钟的沉默之后,笑着朝他看了过去,眼眸清亮,一字一顿道:“你会不会觉得自己别有用心?”

看见他沉默,又是继续道:“其实真正的答案在自己心里。怎么样的感情自己才是最清楚的。有时候,听到的不一定是真的,有时候,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娱乐圈的真真假假要是真的每一条都去计较,那有一天肯定是被自己给累死的。做好自己,别人说什么又有关系呢?我知道我很好,这就够了。”

一番话似乎带着历尽沉浮般的释然,林楚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明显比他还小上四五岁的女孩,脚下花瓣翻飞,分明是萧瑟又带着些森寒的陵墓,她弯起唇角的笑容却是那样干净,明亮的眼眸也是比天上的星子还要灿然。

这样的女孩,也难怪娱乐圈那些老前辈都喜欢的不得了了。

想起经纪人给他看的那几张照片,一个念头闪过,已经是有些试探的开口道:“我的MV女主角,你愿意出演吗?”

“我?”徐伊人没想到他突然就跳到这个话题,有些意外的伸手指了指自己。

“是啊。”林楚看着墓碑轻轻一笑:“你和我一样喜欢她。原本也就是为她喜欢的歌,我希望能有人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而不是其他任何原因。”

说到这,他语气顿了一下:“你原本已经是公司给的备选人之一了。我觉得你很合适。你的笑容和眼睛,和她很像。”

在他微笑的目光里有些说不出话来,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一阵“啪啪”的拍手声,徐伊人下意识回头,勾着唇角的孟歌已经是迈着长腿到了两人近前:“这么快就发展到眉目传情……”

话说半截,整个人已经是侧身过来凑到徐伊人耳边,似笑非笑道:“你们家邵总知道么?”

“烦扰你说话放尊重些。”眼看着女孩在他一脸邪肆的笑容中变了脸色,林楚已经是紧紧蹙眉,看着他不悦的出声。

“在你心上人的墓碑前,对别的姑娘献殷勤。”孟歌斜眼睨过去,语调轻佻道:“你还真是让孟爷都大开眼界!”

“你!”被这样的冷嘲热讽的语气刺上两句,一惯气质沉郁的林楚显然都是有些恼怒不已。

看着他紧握成拳的双手,孟歌更是突然上前一步,一脚将他带来的花束踢飞,回身就是突然一拳挥出。

“你做什么?”眼看着毫无防备的林楚被他一拳打倒在地,徐伊人脱口喊了一声,孟歌已经是冷冷哼了一声,看着抹了唇角站起身的林楚,声音邪魅而狂肆:“你算个什么东西?!”

“有病吧你!”莫名其妙被打了一拳,饶是一惯沉静如林楚,也是怒火难掩,恨恨的低咒一声,已经同样抬手挥了过去。徐伊人猝不及防,两个人已经是在边上你一拳我一拳的打了起来。

“林楚!”急急唤了两声,可已经怒火中烧的两个人显然没将她的喊声听在耳边。

两人虽说差不多高的个头,可一惯温和沉郁的林楚显然并非孟歌的对手,一来二去,已经是落了下风。

猝不及防给孟歌了一拳,整个人已经是被男人迅疾的一脚踢倒,撞在了一边的松树之上,掉落在地面,就要顺着山坡往下滚落。

“林楚。”边上早已是急得团团转的徐伊人大喊一声奔了过去,堪堪拦着他下落的身形,涔涔的鲜血顺着林楚的唇角往下流,上身的长T恤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渗出的血迹一会就染红了一片。

被他可怖的面色吓得大惊失色,徐伊人心慌意乱的掉下眼泪来,边上的孟歌已经是自顾自掸了掸同样有些狼狈的衣服,伸手抹去唇角一丝血迹,居高临下道:“给孟爷记着,以后少来打扰她。”

“你做梦。”地上的林楚朝一边啐了一口血,一声冷笑,撑着身子就要从地上站起身来。

孟歌轻嗤一声,边上突然快步过来两个身形强壮的男人,二话不说,冲着地上的林楚就是一阵拳打脚踢。

满脸泪痕的徐伊人被孟歌强硬的拽在边上,眼看着地上的人身上越来越多的血色,整个人却是一声也不吭,不断地试图起身,心中恐慌难言,声嘶力竭的哀求道:“别打了,别打了!”

拽着她的孟歌丝毫不为所动,眼见着林楚的动作越来越缓慢,徐伊人更是吓得泪如泉涌,转头过去,满脸泪水的请求道:“快让他们住手啊。这样会打死他的。”

“爷想捏死他,就跟捏死一只蚂蚁没什么两样。”男人扫了她一眼,嘴角勾着邪肆残忍的弧度,怔怔看着他的徐伊人眼睛都涨红起来,只剩气急败坏的在他手中挣扎:“魔鬼!你这个为所欲为的魔鬼,你放开我,放开我!”

“你说什么?!”男人脸色骤变,扣着她手臂的动作直接一松,转而掐上她小小的下巴,将她整个人直接推靠到边上一棵柏树的树干之上,低沉的语调带着风雨欲来的狠戾:“你说什么?给我再说一遍?!”

“唔!魔鬼……你,住手啊!”女孩泪眼朦胧的眸子里满是慌乱,涌出眼眶的泪水滴落在他的手掌之上,滚烫温热的,那神色间毫不掩饰的厌恶更是将他一颗心突然击中。

神色愣了愣,顺手松开她,冲着两边的男人抬手叫停,孟歌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林楚……”

朝着地上都不怎么动的林楚踉跄着跑过去,触上他衣服上染红的血迹,泪水更是越涌越多,手忙脚乱的从口袋里掏出手机,开口的声音都是带着明显的哭腔。

“怎么了?”电话那头的邵正泽听着她哭的声音都哑了,神色一顿,女孩已经是抽抽搭搭的哑声道:“庆山陵园。你快来庆山陵园,林楚他……他……”

“你别急。乖乖等在那里。我马上过来。”出声安抚了两句,邵正泽脚步匆匆的出了办公室。

暮色渐深,一排排伫立的松柏在夜色中如同鬼魅,耳边只有呼呼的风声。

邵正泽大跨步上山,远远就听见夜风中呜呜的低泣声,心脏骤然紧缩,快步走过去用身上的外套直接将女孩裹着抱起来,朝着后面跟上来的几人使了眼色,抬着地上的林楚下山。

“别怕。”眼看着怀中女孩缩着身子瑟瑟发抖,连脸颊都是冰冰冷冷,邵正泽心里说不出的怜惜,凑到她泪湿的脸颊一边轻吻,一边安抚道:“没事了。没事了啊,我来了。”

“孟歌。是孟歌。”唇角发颤的重复着名字,凉风中呆了太久的女孩声音嘶哑,神智都似乎有些混沌不清。

陵园外远远停着的黑色越野里,上了车的孟歌一言不发,前面的唐三自然也是不敢随意开车。

车窗外的天色渐渐暗了下去,后座阴影中的男人一张脸阴沉如铁,耳边都是那一句“你这个魔鬼!”

那样挣扎着怒斥的语气,那样泪水涌动的眸子,还有那样毫不掩饰的恐惧和厌恶。

是了,在那个人心里,他可不就是彻头彻尾的让人厌恶的魔鬼么!囚禁她、侮辱她、逼迫她、欺凌她,试图让她屈服,心甘情愿的跪倒在他的腿边。

原本就是那样,才能让他觉得获胜的快感不是么!

可后来那些日子,想起她不顾一切攥着碎瓶渣就往嘴里塞的样子,一颗心却是被扯得生疼生疼。那一刻突如其来的恐慌,在以后的日子里,每每回想起来,都让他后悔当时强硬的手段。

如果温柔一些、和风细雨一些,哪里会让她那么害怕?

害怕到,在任何场合远远看见他眸子里就生出恐惧来。

那样拒之千里之外的眼神,让他每每看到,都是觉得烦闷不已。

可到头来,竟是连那样的眼神都看不见了……

凭什么,凭什么那样懦弱的男人都可以在数万人面前说出她的名字,堂而皇之的示爱,光明正大的来看她……

他却连她墓碑上的笑容都不敢去正视。

紧握的拳头在坐垫上恨恨的砸了一下,沉闷的响声更是让前面的唐三屏息凝神。车窗外,高挑颀长的男人却是在夜风中只穿着单薄的衬衫,将小小一团的女人紧紧抱在怀里。

那低头说话的神色在微垂的夜幕之中看得不甚清楚,却偏偏,走路的步伐已经能让人感觉到他不同寻常的焦虑。

“爷。”前面的唐三不由自主唤了一声,后座的孟歌已经抬眼顺着他的视线看了过去。

“邵正泽?”似乎是有些意外,意外过后男人的声音里又是若有所思,唐三已经肯定的点点头:“看着就是邵家老三。”

话音落地,声音里已经是有了些隐隐的担忧。

邵正泽身边从来没有女人,更别说像这样将一个女人抱在怀里了,可见自然是在心中占了分量。

想起自家爷今天突然发火做下的那些事,唐三心里有些发憷了。

虽说孟家控着京城暗地里半壁江山,可和其他三家也是一直和平共处着,至少从来没有明面的对上,更别提碰人家的女人了。

邵老爷子至今在军政两届都是颇有威望,膝下两子一女,再添上四个孙子辈,军政商三界的势力盘根节错,又素来和靳家十分交好,若是真的追究起来,怕是他们那些生意少说也得受些波及。

“去查查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一声吩咐,唐三忙不迭应下。

……

“受惊过度,又吹了凉风,发烧了。”戴着眼镜的男医生接过体温计看了一下,语带商量道:“看是先吃药还是打针?挂盐水能好的快一些。”

“先开药吧。”伸手在女孩汗湿的额头上碰了两下,邵正泽头也不回的应了一声。

“那好。先开上两天的量。一会喂她吃点东西,半个小时后温水送服。夜里最好捂紧被子,发发汗指不定也就好了。”将拨好的药粒分门别类的放好,男人提着药箱静悄悄的出门去。

将医生一路送了出去,王俊再折回来,瞧见自个老板还是保持着刚才那个姿势坐在床边。

原本准备说一下林楚伤势的心思也收了收,掩了门就退了出去。

床上的人儿小脸红彤彤的,苍白的唇瓣却让她显得病怏怏,伸手摸了摸,在浴室拧了湿毛巾过来替她敷在额头上。

女孩浑浑噩噩的没有醒,想起刚才医生的话,又是多看了几眼才出门去。

李婶不在,自己动手在厨房里熬了小碗粥端到房间,徐伊人正是将帕子蹭到一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

“阿泽。”模糊见看着男人从温馨的灯光中走近,徐伊人出声唤了一句,低低的嗓音含着些沙哑,邵正泽已经是将小瓷碗放到了边上。

“发烧了。我先喂你吃点东西。”

将女孩整个从床上揽到怀里,一手拿着碗,将勺子递到嘴边吹了吹,怀里晕乎乎的女孩配合着张嘴,吞了一口又是紧紧的蹙眉。

“怎么了?”动作一顿,他问话的声音说不出的温柔。

“喉咙痛。我吃不下。”抿着苍白的唇,有些孩子气的在他怀里摇着头,语调软软的,像赖在家长怀里撒娇的小孩。

邵正泽心疼的摸了摸她的脸,也不觉得烦,将小碗放在一边,凑到她耳边试探着开口道:“那要不先喝点水?”

“嗯。”怀里的人儿乖乖的点了点头,他将手边倒好的温水端了过来,在自己的唇边试了试温度,才递到她嘴边。

小人儿贪婪的多喝了几口,在他几声哄劝之下,才肯乖乖的张嘴喝粥。

一边吃一边抬眼看他,清澈的眸子里水润又带着些迷迷糊糊的娇气,时而出声咕噜着唤两声他的名字。

满怀依赖的眼神,让他一颗心都是柔软到不行。

吃完药,又是迷迷糊糊记起下午的事,攥着他的衣袖急急地出声道:“林楚呢,他怎么样了啊?”

“在医院里。没事的。”将手边的东西收了一下,拧了热毛巾,动作轻柔的帮她擦着脸。

想起夜风中她蜷缩着坐在地面如同幼兽一般可怜无助的样子,邵正泽手下的动作顿了顿,眼眸中划过一抹冰冷凉薄。

目光落到她小小的脸上,从下巴到脸颊两道指痕凸显,可以想象,当时她到底受到了怎样的对待。

孟歌……

那一个名字从薄唇中轻轻吐出,想起男人在人前那惯常人畜无害的笑,还有那狭长的总是飞扬的凤眼。

似乎,是真的有些忘掉了京城地界的规矩。

感谢送花花和票票的亲亲们呐,么么哒。

汗滴滴,阿锦是因为知道看文的学生妹纸比较多,才每天奖励币币作为回馈的,但是受奖励的亲亲的都不冒泡,是为了给阿锦省钱么,汗滴滴。

感谢专门留言来说的菇凉,经过考虑,福利榜稍微改一下其中一条,不踩幸运数字了。文文更新在早上9:00,每天前三名返还看文【等量】币币。亲亲们乐意的话可以早些订么么哒。

有时候因为审核不通过,再次发布都是整点才能发一次,所以亲亲们要是没看到,最少需要等一小时再刷新。广而告之么么哒。

【13771467212】、【jack666888】、【guerao】是16号的前三位,可以冒泡领30币币哦。

另:【V群】周六开,福利及加群步骤见留言板置顶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