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宴会/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一章 宴会

秋日的阳光暖意融融,透过落地窗洒落一地,澄亮如镜的大理石地面更显通透干净。ZiYouGe.com

外面王俊的声音响起,邵正泽已经是顺势抬眼朝门口看了过去。

徐伊人没有敲门,脚步轻轻、鬼鬼祟祟的探进一个小脑袋来,抬眼看过去,对上邵正泽有些无奈的神色。

神色微微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已经是反手关了门。双手背后,踮着脚一脸乖巧的走到男人面前,声调清甜道:“你找我?”

“嗯。”将握着的笔放在桌面上,顺手将笑的甜甜的小人儿拉到怀里,目光落到稍远处的沙发上,握着她的手指指了过去,邵正泽声音温和道:“那些,都是粉丝们寄到公司的礼物。你先过去看看,要是有特别喜欢的挑出来做个纪念也成。”

“都是给我的?”似乎对那堆成小山一样的袋子盒子太过意外,小人儿睁大双眼看了过来求证,半晌,又似乎想到什么一般歪着头发问:“可是怎么会在你这里?”

邵正泽微微一笑,松开手将她整个人放到地面,伸手替她拉了拉蹭起来的衣角,顺手拍了拍牛仔裤包裹着的小屁股,声音低柔道:“快去。”

被他亲密的动作臊了个大红脸,小人儿抿着唇笑着跑过去。眼见她一把将沙发上一个塑料袋子套着的小熊揪起来抱在怀里,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邵正泽竟是觉得世间最满足莫过于此。

知道她对粉丝一向看重,要不然自己也不会因为早上无意中听见下面人抱怨了一两句粉丝礼物的事情。就专门留了心眼,让王俊大费周章的把给她的那些东西全部都搬上来。

现在看来,麻烦是麻烦一点,终归还是值得的。

徐伊人动手翻看着,一大堆东西,最多的就是毛绒玩具,小猴子、小兔子、小熊、小鸭子,每一个都柔软呆萌,可爱的不得了。那些纸盒子一个个打开,面前又是出现琳琅满目许多特产,还有五颜六色包装盒子的巧克力。

顺手拆开其中一盒,映入眼帘整整齐齐排着几圈心形巧克力,各个玲珑可爱,中间稍大的几颗竟然还别具匠心的上面刻了“徐伊人,加油”五个字,抱着盒子一阵发笑,伸手捏了一个塞进嘴里,甜丝丝的顺滑感觉从舌尖开始蔓延,一颗心都是甜的化开了。

将巧克力放到一边,手袋下面竟然还有一条软软的白色围巾,围巾下面方方正正的躺了几张照片。伸手拿了出来,这才发现正是上一次三十七中学那些学生探班时候拍的,最底下一张尺寸比较小,却是那个男生手机上她低头微笑的侧脸。

有些怔怔的看了片刻,将那几张照片小心翼翼的放进上衣口袋里。又将其他盒子分类摆放整齐,她已经是依旧笑眯眯的朝着办公桌后面的邵正泽走了过去。

趁他不注意从后面环上他的脖颈,将手中一个巧克力顺势塞到了他口中。

“甜吗?”歪着头脸颊贴了过去,满含期待的问了一句,被打扰的男人已经是彻底放下了手头的工作,有些无奈又宠溺的开口道:“哪有男人喜欢吃这个?”

“很开心。想让你和我一起开心。”搂着他的脖颈将脸颊凑上去像个小狗一样的蹭了蹭,徐伊人一脸满足的说完,眼看着男人唇角露出温和的笑意。

似受了蛊惑一般,伸出舌尖在他下巴上舔了舔,眼见他微微发愣,揽着他脖颈的手臂更是紧了紧,歪着头凑过来就从他的唇角开始温柔的亲吻。

伸手将她揽着自己的手臂掰开,不过一瞬,她整个人已经被拖到了怀里。一手揽着她柔软的腰肢覆唇下去,男人沉默着辗转亲吻的动作却是带着难以言喻的专注。

阳光洒到他英挺的眉眼上,微微眯着眼在他怀里看上去,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揽上他的肩,温顺的迎合。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人皆是有点意乱情迷,男人干燥的手掌从衣摆滑了进去,才是让他怀里的小人儿猛然惊觉。睁开水水润润一双眸子,颤声开口道:“一会还要去拍戏呢?”

“我让王俊送你。”男人顺着脖颈落下的吻缠绵轻柔,心中颤栗不已,却到底已经清醒了许多,可怜巴巴的看着他,求饶道:“不行啊!会被人发现的。我错了好不好,晚上回去再……”

邵正泽闻言一顿,停下动作替她沉默着扣上内衣带,在女孩小心翼翼的神色中露出一个温和笑意,拍拍她的脸,有些无奈道:“好了。我没有生气。那些东西我让王俊晚上都带回家。你先去吧!”

“嗯。”有些窘迫的将头发衣服拨弄好,看向明显有些神色抑郁的男人,又是忍不住开口道:“那我真的出去了,你……”

被她别有深意往下看的视线弄得有些哭笑不得,男人对上她迟疑又有些为难的神色,将她整个人重新拉到怀里,凑到她耳边声音低低道:“你要是不舍得出去。也可以。”

……

“伊人?”眼看着这人下午到片场后,一直是魂不守舍的一副样子,上官烨有些好笑的出声唤了一句,又伸手在她眼前晃了两晃。

“嗯。该我了?”女孩抬眼看过来的一双眸子水润流光,神色间又是带着些藏也藏不住的妩媚情意,粉嫩的唇瓣微张,竟是有些……微微红肿的感觉。

似乎不过几天不见,她整个人又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有时候不经意间露出的笑容里,总是含着些难以言喻的甜蜜,一张秀丽的小脸也会因为那样的笑容显露出越发清艳动人的感觉。

是因为,邵正泽……

心神百转的联想到这,心里已经颇有些不自在的感觉,目光从她水润的粉唇上移开,声音温和的打趣:“是大白天梦游了吧?那边来了几个群演,是要接替童童饰演苏念一角的,莫导让你也跟过去看看。”

“哦。”徐伊人这才反应过来,应了一声两人已经是朝莫易的方向走了过去。

苏念正是《青梅竹马》里,云初晴和苏远发生关系后,怀孕生下的小孩。原本是让圈子里一个叫童童的小童星出演,不过可惜那孩子在学校玩闹的时候摔坏了腿。

事情发生的突然,莫易是联系了影视城,临时找些有表演经验的小孩子来试一下。因为要和她在剧中出演一对母子,对手戏比较多,自然也需要她跟着看一下比较好。

“我有经验的。我演过好几次死人了呢?前两个礼拜还刚演了一次小叫花子。”一道清脆的童声飘到耳边,一本正经的语气让上官烨扑哧一声笑出来,两人已经是到了莫易和王琦跟前。

目光看向找来的五六个小孩,徐伊人神色一愣,刚才那个说话的男孩已经是一脸惊喜的开口道:“明星姐姐?!”

“你们认识?”莫易有些诧异的看着兴高采烈的小孩,后者已经是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是啊是啊!她是明星姐姐!薄荷香茶,初恋的味道!”

“嗨。还以为怎么回事呢!”王琦有些好笑的说了一句,伸手揉了揉小孩晃动的小脑袋,恍然大悟道:“原来这小鬼头是个小粉丝!”

“不是。”眼看着小男孩有些郁闷的神色,徐伊人已经是露出个柔柔的微笑来:“我们是真的认识,七夕的时候我们在大街上遇见过。他给我送过玫瑰花!”

说完最后一句,似乎是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徐伊人连眉眼都是弯成了月牙状。

“哦。这么说还挺有缘的。”莫易点点头,看向其他几个相对而言有些放不开的孩子,心里已经是有了些偏向,开口道:“既然这样,那你们两个就先试一下。虽然戏份不多,也不能马虎大意才是。”

“我会好好努力的。”小男孩又是信誓旦旦的说了一句,似乎是突然又觉得不对,连忙开口道:“导演,我演什么呀?”

“演你明星姐姐的孩子。”上官烨被这个小孩逗得不行,俯身过去也是如王琦一般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人小鬼大。我看你最多也就五六岁,怎么自个跑到影视城来的?”

“我爸爸身体不好呀,妈妈又要照顾他又要照顾奶奶,还要照顾我。有一次跟着姨姨过了玩,我看那些人演一次死人要几十块钱呢,我就偷偷跑来了!”清脆的声音里带着些引以为傲的自豪,小男孩睁着亮闪闪的大眼睛看了他一眼:“叔叔,我演死人演的可好了!一倒地连眼珠子都不动一下的。”

明明是嘻嘻哈哈说笑的话,听在耳里却是让人觉得倍觉感伤。

演戏的时候,因为觉得死人晦气,就是一般群演也没人会高兴接这种活。这还是第一次,从一个孩子口中听到他因为死人演得好而自豪。

“为什么她就是明星姐姐,我就是叔叔了?”显然是发现边上的徐伊人也有些伤感,上官烨有些不乐意的挑了挑眉,存心活跃一下气氛。

“这个!”叽叽喳喳说完的小男孩显然没料到他突然甩出这样一个难题来,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吐吐舌头道:“因为哥哥你看起来太大了,所以我只能叫叔叔了。”

一句话,又是逗得几个人忍俊不禁。

“各部门准备,二号机位跟进,action!”王琦抬眼扫视一周,声音利落的喊了一声,画面中,女人和孩子一前一后,沉默的走在路边。

后半部分剧情里的云初晴已经是优雅的舞蹈老师,此刻穿着高跟鞋的步伐看起来袅袅婷婷,偏偏,那提着手包紧紧绷着的神色反映出她现在正在生气。

身后的小男孩也是撇着嘴,一脸委屈又带着些倔强走在后面,小小的身子背着有些脏的书包,脸上也是有些脏脏的。一板一眼的低着头追在后面。

走着路的女人突然停在步子,站在原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身过去,居高临下道:“你说!你是怎么回事!说了多少次不要在幼儿园和小朋友打架,你从来都不听!这下满意了,被老师下了劝退令你就高兴了!啊?!”

“我没错!”一直低着头的小男孩猛地抬起头来,看着一步开外的妈妈,一脸倔强的吼了一声。

“你没错?你没错老师会让我带你回去?天天打架还说你没错?你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声音里透露出些浓重的疲惫和无奈来,看向眉眼间都和苏远颇为相似的孩子,云初晴眼神里已经是不自觉带上些失望。

“我就是没错!”小男孩更大声的吼了一句,看着面前不问青红皂白就来指责他的母亲,声音里都是带着哭腔继续吼道:“他们活该!谁让他们骂我是野孩子!说我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老师也不理我!他们骂我是野种啊!你说,为什么大家都有爸爸,为什么我没有爸爸!为什么为什么?!我讨厌死你们了!”

话音落地,男孩已经是猛地拉紧了书包,转身就飞快的往身后跑去。

留在原地的云初晴神色一怔,泪痕已经是爬了满脸,孩子一字一句的指责让她心如刀绞,泪眼朦胧的抬眼,边上拐角却是突然驶出一辆车,朝着已经跑到十字路口的孩子而去。

“苏念!”撕心裂肺的一声喊差点划破众人耳膜,一声高喊让众人从浓重的悲伤中如梦初醒。

背着小书包的男孩已经是停下了奔跑的步子,又从远处跑了过来,换上笑嘻嘻的表情,看向一边走过来的几人,一脸热切道:“行不行?我演的过关不过关?”

“可以啊。”乐呵呵的看了一眼边上的王琦和上官烨,莫易难得的哈哈一笑道:“好。就你了。这两天暂时还没到你,下个礼拜天过来吧。”

“谢谢导演。”一脸开心的对着莫易连鞠了两个躬,小男孩完全是一副喜不自胜的样子。

眼看着他哼着不成调的歌兴高采烈的跑远,徐伊人唇角不自觉露出爱怜的笑容来。

“还看呐!快点去换衣服,一会这幕戏可是有些难度,也不知道你装起来像不像?”摸着下巴有些好笑的看了她一眼,上官烨神色间尽是挪揄。

“那一会出来你就知道了。”看着他笑着说了一句,徐伊人这才转身进了休息室换装。

电影里讲究情节性,自然不会过多的描述她怀孕以及将孩子养大这五年,经过改编的剧本只留下了两个特别重要的情节。

一个是她挺着六个多月的身孕在餐厅洗盘子被顾长青发现,帮助安顿她。一个是她在手术室生孩子,顾长青在外面焦急等待。

这第一幕,自然是需要她打扮成一个孕妇的形象。

已经换上一身西装的宋煜看着比电影前半部分的形象沉稳了许多。神色内敛、身形挺拔,让人很自然地就产生一种安全并且可以信赖的感觉。

此刻也是靠在一边有些期待的看着休息室,和边上的上官烨恰好成一条直线,看着都是英俊帅气的不行。

不过,从气质上来说,上官烨永远是一副温文尔雅的样子,就好像童话故事里高贵而温柔的白马王子,一举一动都十分迷人、魅力十足。

宋煜更多的则是阳光帅气。当然,因为比上官烨小那么两三岁,在娱乐圈尚算新人,气场并没有上官烨那般强大。不过和一般的年轻偶像相比,却已经是足以让年轻女孩疯狂尖叫了。

戏里面两人也算是情敌关系,戏外怎么看也是有那么一些奇怪。不过男人和女人到底不一样,一般时候,也是能笑着聊天、气氛融洽的说上两句。

装扮好的徐伊人扶着肚子从休息室出来的一刹那,两人都是神色愣了一下,不由自主站起了身子走过去。

将孕妇装扮的她围在中间上下打量了几眼,上官烨已经是啧啧叹了两声,宋煜则是一脸好笑道:“怎么我突然觉得你一下子长大了好几岁?”

“那是因为头发的原因。”冲着两人眨眼笑了一下,女孩又是一瞬间恢复到了这个年纪应该有的俏皮灵动。

故事里的云初晴皮肤很好,气质如同出水芙蓉一般。原作者姜几许显然也对笔下这个角色十分偏爱,即便写到她怀孕,依旧是不染纤尘的白净的美,除了隆起的肚子之外,哪怕穿着几十块钱的地摊货,也遮挡不住她清新可人的气质。

再加上,云初晴虽然这一段过的艰难,但她却是信念坚韧的女子,哪怕生活再困难、哪怕穿的廉价,也永远是干净而简单的。所以在衣服上、化妆上基本上没什么心思可动。

可在这怀孕之前,云初晴大多时候的发型都是高高的马尾,刚才在里面她将头发扎低了许多,又特意在两边挑了些打散在边上,这样很容易给人一种柔和而慵懒的感觉。

因为怀了孩子,虽然苦,可是想到苏远心里依旧是甜的。

她怀了他的孩子,并且还幻想着和他再一次的重逢,不同于一开始的娇俏、后来的失落,这一段时间的她因为心怀期待,整个人的气质都是柔和婉转的。

可同时,因为生活的压力,却难免让她觉得疲惫,所以整个人身上又需要些懒懒的、疲倦的、似乎休息不够的感觉。

不过是换了发型,又在眼睛下面添了一点不甚明显的淡淡的黑眼圈,整个人已经是彻底变了一个样子。

此刻她一只手轻轻护着肚子,一缕头发掉落在雪白的脖颈之上,歪着头冲两人眨眼微笑。

这个样子,真是让看到的每个人都想将她捧到手心里呵护了,希望她肚子里孕育的那个充满爱意的小宝宝有幸成为他的孩子。

顾家是国内餐饮巨头,又是西餐厅,环境和卫生自然都是很不错的,也不会存在特别逼仄脏乱的厨房。

云初晴的工作是清洗碗碟,除了工作量相对较大这么一个弊端之外,最让她烦恼的就是餐厅经理时常有意无意的骚扰。

三十多岁的餐厅经理身量中等,长相只能算得上方正,一双眼睛看到她却总是有些色眯眯的感觉。

虽然是怀孕不可能发生什么更进一步的关系,可趁着说话或指点工作的时候有意无意的触碰一下她因为身孕而日渐丰满的胸部和光裸的手臂、脖颈却已经是让她觉得难以忍受了。

因而,此刻画面里看到不远处走到厨房来的男人,云初晴已经是有些烦闷的蹙了蹙眉,手下洗碗碟的动作也是不自觉的慢了下来。

“初晴。”男人的声音已经在她耳边响了起来,云初晴一回头,餐厅经理已经是顺手将边上一个有点污渍的空盘子顺手往水池里放,手下一滑,盘子陷了下去,他已经是色眯眯的去抓女孩那看着柔嫩小巧的手指。

云初晴默默地往边上躲了一下,男人一手抓空,看着她沉默却抗拒的神色,已经是有些恼怒又小声的说了一句:“不识好歹!忘了这份工作是谁给你的?”

目光扫过她凸起的小腹,更是轻蔑一笑,讥诮道:“在这装什么贞洁烈女?!”

话音落地,又是再一次色眯眯的伸手过去,他已经打定主意今个儿给她点颜色瞧瞧,凑过去的姿势颇是带着点有恃无恐。

“做什么?!”厨房门口突然传来一声不悦的呵斥,女人往边上退了一步,俊朗挺拔的男人已经是迈着沉稳的步子走了进来,视线从两人身上缓缓划过,落到了云初晴白嫩依旧的侧脸上,似乎有些不敢置信般开口道:“抬起头来!”

被他纠缠过颇长一段时间,纵然有日子没见,也是已经发现来人是谁了。

云初晴心里情绪涌动,不曾抬头。

男人大跨步过去一根手指将她小巧的下巴抬了起来,声音都有些变调道:“初晴?”

眼前的女人是他怎么也忘不掉的,一直以来也为刚开始没能将她弄到手懊恼不已。再到后来,时常想起那一张让他魂牵梦绕的脸,他才惊觉,他已经不是简单的想得到她、睡一觉这么简单。

他想将这个女人娶回家去,做他顾长青的女人,为他生几个孩子,生活到老。

可此刻,却着实有些不敢相信两人会在这样的场合见面。

在他心里,永远不会忘记两人初初相见的第一面。明亮而耀眼的舞台上,她一身雪白裙裾,旋转折腰、低眉颔首、浅吟低唱,每一个瞬间都让他惊艳且心动。

再后来,每次遇见她总是那般骄傲、对自己不假辞色,纵然拥有家财万贯,他的一切,也不曾让她有一刻的心动过。

他知道她追逐着政法大学那个传奇一样的学霸校草,也知晓后来那人漂洋过海。更是不止一次的再去找过她,可得到的消息却是让他震惊而失望的。

要让他怎么相信,他一直寻找的女孩其实就在他眼皮子底下,在他们家的产业里。在这样一个餐厅厨房里,挺着大肚子,做一份洗碗的工作。

尤其,她宁愿忍受边上这色眯眯的男人的咸猪手,也不愿意找自己求助?

怔怔的看着她,一双眸子里伤痛、深情、挣扎、怜惜,云初晴无法承受,将头扭向一边。

顾长青已经是心血翻涌,一拳挥向身后正点头哈腰的男人,厉声道:“你他妈也配?”

被一拳打倒的男人连忙起身,正要说话,他已经是又过去直接挥了一拳道:“给我滚蛋!立刻!马上!滚蛋!”

“你!”云初晴显然也是有点被他的怒火吓到,刚要出声说话,男人已经是直接拽上她的胳膊,沉着脸拉着她,一言不发的就直接往外面走。

“卡。”

一声及时的喊停让徐伊人轻轻松了一口气,从攥着她手腕的宋煜手掌中挣脱开。

平心而论,宋煜的演技也是不错的。可刚才回身打人那两下看着却着实有些太狠了。

虽说挨打的也是群演,之前也是说好了这一块用真格的,可他那个力道却是明显比演戏要更厉害许多。要不是那个群演顺着他的动作倒地倒的快,这会不流血才怪。

这样的感觉,还有刚才他拉着自己大跨步走的动作,都是让她心里有那么一丁点的不舒服。

“表现不错!情绪很到位!动作也有张力!”凑过来的王琦重重一掌拍在了宋煜肩膀上,出声赞了一句。

后者却是抬眼看向了边上的徐伊人,低下头去,笑而不语。

这有些奇怪的反应落在其他人眼中,莫易和王琦对视一下,彼此都是有些心照不宣的笑了一下。

这因戏生情的他们也是见了不少,尤其是刚刚踏进这个圈子的年轻人,日常生活中基本上除了演戏也就是演戏了。在一起工作的时间长了,产生好感,弄假成真的实在太普遍了。

尤其再加上出演情侣的,难免会有牵手、拥抱、接吻、甚至床戏这些亲密动作。时间久了,刚出道的演员有时候都会将戏里的情感直接带到现实生活中。

作为新人,徐伊人原本就让他们觉得难得,上一次宾馆那一场,莫易瞧着上官烨都是有一点弄假成真的样子,更何况这才是荧屏处女作的宋煜呢?!

徐徐叹了一声,莫易的目光又落在徐伊人身上,这丫头入戏出戏从来都快,此刻微微低垂着头,也看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倒是让他一时又完全摸不准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不过,总归距离电影宣传还早,想到这,又是将这些莫名其妙的心思抛诸脑后了。

……

不过几日,秋意更浓。

从大宅出来天色有些暗,目光从窗外一闪而过的葱郁树木上收了回来,双手紧握的徐伊人难免有些紧张。

目光看向边上的邵正泽,有些迟疑着开口道:“我能不能不去啊?我不喜欢那个孟歌,不想遇见他。”

每次意外遇上她都恨不得立马跑开,更别提像这种找上门去道喜的事情了。

伸手将有些不安的女孩揽在怀里,一只手将她双手握在手心里,邵正泽语调温和的安抚道:“一会只要跟着我就好了。毕竟是爷爷发话了,我们也就是去圆个场面而已。”

上一次在陵园里的事情自然是没有让老爷子知道。

不过倒是也没想到,不过几天工夫,孟家就直接搭上了宋委员,宋委员孙女的订婚宴,请帖都发到了家里面,老爷子厌烦了那些场面不愿意去凑热闹,这桩事自然又落到了他们头上。

不过,带着这丫头过去他也是有着自己的想法。

眼下圈子里知道这丫头身份的人也不过就那么几个,可随着她越往上走,越被关注,需要面对的也就更多。

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的守着她,可最起码,将她带出去,无论以怎么样的身份,也是明明白白的告诉那些人,她是自己护着的。

“那好吧。”有些不情不愿的窝在了他的怀里,徐伊人脸上也是染上了浓重的无奈。

孟家的宅子是仿古风格,精雕细琢的红木家具,富丽堂皇的金银玉器,一扇又一扇错落门窗,看着颇有点大气沉敛的感觉。

宽敞阔大的厅堂里,也是两边高柱鼎立,明亮的复古吊灯从头顶垂落,将整个空间照的越发有些金碧辉煌的感觉。

三三两两聚在一起的男女皆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随便抬眼扫视一眼,都是电视节目和各种时尚财经杂志的常客。

轻轻挽着邵正泽的胳膊,脚下踩着将近十公分的鞋子,她走路的姿态自然也是优雅婀娜说不出的好看,已经散发出小女人特有的妩媚柔情。

正和边上几个男人碰杯的孟歌自然是老早就看到了这相携而入的一对璧人。

男人高挑颀长、清俊矜贵,穿着一身黑色的高定西装,英挺的面容宛若刀削斧琢一般分明、锐利。眉如墨裁、眼眸清淡,气质卓绝又带着生人勿近的疏离与淡漠,微微抿着的唇角看不出过多喜怒。不见丝毫热络,边上的人却早已经是将眼神全部焦灼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或诧异或惊叹的目光又移到了他的边上。

那从来都是独来独往、高高在上的男人,臂弯里多了一个小女人。

上次江家那一遭,没有今日这么多人,即便他带着女伴了也引起了一些轰动,可人们也就当他顺势捧一捧旗下的新人。

可一连两次,却着实让不知情的人嫉妒起边上女人的好运来。

孟歌微微眯了眸子,目光定定的落在眉眼弯弯、笑容得体的小女人身上。

不同于上一次那样白色的小裙子,这一次显然是为了配合边上男人的穿着,她踩着估摸有十公分的高跟鞋,鞋面在灯光下闪闪亮亮,竟是镶了碎钻一般精致小巧。一袭黑色的长裙将原本纤瘦的身形妥帖的包裹着,腿边开了叉,带着些女人的妩媚和娇柔。依旧是瘦,可那裸露的在外的肌肤却看着分外的白嫩莹润,在灯光下,宛若上好的白瓷一般吸引人的眼球。

柔软雪白的披肩裹着略显单薄的身子,那唇角得体又浅淡的笑意,竟是丝毫不输给任何一位名门千金。既有深闺小姐的矜持淡雅,又有属于小女人特有的柔顺和乖巧。

小鸟依人的偎依在男人的边上,竟是仿若浑然天成一般,丝毫不被男人的光芒所掩盖。

眼看着她一步一步缓缓走来,孟歌竟是突然间产生了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无关相貌,只是那样踩着高跟鞋走路的身形,袅袅婷婷的,像他记忆中已经无比熟悉的那个女人。

“那是邵家公子吧?”边上凑过来的女声让他陡然回神,宋娉婷嫣然一笑道:“这倒是第一次见他带女伴出席宴会呢?边上那一位,好像是……”

“环亚今年风头最盛的小明星。”拿着酒杯的孟家老四有些促狭的笑了一声,脚步移到了沉默不语的孟歌另一侧,晒笑道:“身段也就一般。不过这肌肤看着倒是白嫩可人得很,让四弟我也是有些心痒难耐呢?”

孟家几个兄弟向来是不怎么对盘,此刻已经知道自个这位二哥碰了邵正泽的女人惹恼了他,可却也只以为所谓的女人就是旗下的小明星。

因而纯粹为了膈应膈应孟歌,说话也是肆无忌惮。

“心痒难耐?”孟歌抬眼过去,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语气低低道:“四弟这过嘴瘾的毛病可是多年都不见好!”

“你……”有些气急败坏的正要发火,边上的孟歌和宋娉婷已经是笑的一脸和气,到了近前的邵正泽接过一边仆人递上的酒杯,声音四平八稳道:“给二位贺喜。”

“多谢!”酒杯在空中轻轻一碰,孟歌勾唇一笑,目光掠过他边上的小女人,眸光深沉似海,已然看不出丝毫情绪。

徐伊人对上他的视线总是有些心底发毛,此刻眼见两人都是带着些波澜不兴的淡淡笑意,心里略略舒了一口气。

边上却是突然传来一道曼妙的女声道:“邵总?”

循声而去,一道惹火的红色已经是到了几人近前,身材火辣妖娆的女人穿着深V的红色贴身长裙,前凸后翘的身形只一眼就要让男人血脉喷张,女人自惭形秽。

对着边上几人颔首一笑,女人已经是大大方方朝着邵正泽伸出手去,语带邀请道:“难得见邵总一面,赏脸跳支舞吧!”

自信满满的语气,以及,有意无意落到徐伊人身上,嫉妒又轻蔑的语气。

来人正是孟家唯一的女儿,孟安宁。

争强好斗是是孟家人骨子里与生俱来的,刚才正是在一边听说邵正泽带来的女伴不过是环亚旗下一个小明星。素来以收服男人为己任的孟安宁自然是蠢蠢欲动。

尤其是,见惯了自家几个兄弟那似笑非笑的邪肆面容,又厌恶了那些涎着脸色眯眯的裙下之臣,此刻看着这素来清冷矜贵的男人,气质冷冽如同山巅之上的皑皑白雪。

她,竟是罕见的觉得心动不已。

若是有一日连这种禁欲系的冰山男人也为她疯狂,那真是从未有过的成就感。尤其,她有着傲人的资本和十足的自信。

邵正泽目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脸上连一丝情绪也不曾有,温和的目光看了一眼挽着他的小女人,转身离去。

孟安宁满脸笑容僵在唇角,一只手还那样的伸在半空之中,眼见着男人竟是视若无睹的直接路过她,神色间已经是又羞又恼。

看了笑容讥诮的孟歌和一脸尴尬的宋娉婷一眼,不甘心的跟了上去,二次开口道:“视而不见。邵总对女人未免太过无礼了吧?”

止了步子的邵正泽有些不耐的睨了她一眼,冰冰冷冷的神色让她心里瑟缩一下,已经听见男人清冽如泉的声音缓缓道:“这位小姐纠缠男人的癖好还真是特别。我看见了,只是……”

邵正泽声音微顿,越发凉薄:“不赏脸而已。”

“你!”恼羞成怒的孟安宁彻底失语,走远的徐伊人抬眼看了看男人冷硬的弧度,语气里不由自主就带上些醋意道:“邵先生这样不留情面,那位小姐该伤心了!”

“所以……”邵正泽脚步微顿:“你希望我过去陪她跳舞?”

“你!”眼看着他一本正经反而曲解了自己酸溜溜的意思,徐伊人有些恨恨的撅嘴看了他一眼,在他越来越明显的泛着笑意的眼眸里回过神来,又羞又恼道:“你故意的,不要理你了!”

“小醋坛子。”声音低低的看着她一声喟叹,正要再打趣两句,边上却是突然又凑过来一张笑容狡黠的脸。

“你是,徐伊人。”声调里带着些隐含的兴奋,这一位倒是明显冲着她过来的。

“我们?”眼看着面前的女孩俏丽又十分陌生的眉眼,徐伊人已经是确定从来没有见过,微笑着正要开口问询,女孩已经是嘻嘻笑道:“你不认识我。可是我一直在关注你哦。我是姜几许,请多多指教!”

女孩最后一句话在她耳边轻轻落下,已经是让她一阵意外:“你是《青梅竹马》的作者?”

那个被万千少女奉为“煽情天后”的言情小说实力作家?

她一直以为最少也有三十多岁呢!

“你们先聊。”眼看着边上凑过来的女生一脸喜笑颜开的样子,邵正泽放下心来,转身之际又是温声嘱咐道:“我一会就过来。”

“呀。环亚传媒的邵总裁啊!”姜几许顶着一头俏丽飞扬的短发,滴溜溜的眼珠儿看起来狡黠的不得了,神秘兮兮的靠近,却是一脸八卦道:“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恋爱关系?大总裁宠上小明星?可是没什么能逃得过我这双火眼金睛哦!”

“你?!”徐伊人被她越凑越近的样子逗得扑哧一笑,情不自禁道:“你和我一个朋友好像,一样的……”

“天生丽质?”姜几许笑嘻嘻接口,徐伊人已经是忍俊不禁道:“一样的……八卦!”

“你?!”一副明显找到玩伴乐的不行的样子,姜几许正要笑嘻嘻继续开口,眼尾扫到门口走进来的两个人,却是神色一变,嘴里嘀嘀咕咕说了句“大尾巴狼”,动作飞快的朝一边开溜。

有些不明所以的看着她古怪的动作,徐伊人一回头,门口刚走进来的楚洵显然是一眼就发现了偷偷开溜的女人,对边上的江蔚然说了句什么,已经是神色匆匆的跟了过去。

剩下两个被同时撇下的人对视一眼,目光落到不远处的沙发之上,已经是不约而同的走了过去。

“好久不见!”相视一笑,徐伊人声音清甜的打了招呼,一惯清清冷冷的江蔚然也是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来。目光搜寻了一下,又是有些疑惑道:“刚才跟你一起的那个女孩,你认识?”

“也才刚认识。”扁扁嘴说了一句,远远看见被楚洵拉着一路往门外去的女孩,更是好笑的努努嘴:“呐,那不是。似乎和你小舅舅有些牵扯?”

江蔚然顺着她的视线抬眼看了过去,眼看着向来温若春风的楚洵一脸气急败坏,也是有些忍不住的抿唇一笑。

正要收回视线,却是看着缓缓而入的男人倏然一愣。

徐伊人说了句话,眼见她丝毫反应也没有,奇怪的再抬眼,看着迈步从门口走来的一个男人,也是有些愣神。

接触的所有人之中,邵正泽给她的第一感觉已经是清冷沉敛到不行。可眼前这缓步进门的男人却已经是第一时间刷新了她这一项认知。

身形也是高挑挺拔,可着实算不上健壮有力。

清瘦的身姿就好像聊斋里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清秀隽永的面容好似随意绘成的山水墨画一般,不见锐利英挺、却是极有意蕴风骨,又带着一些似乎因为常年不见阳光而特有的瘦削苍白。

如果邵正泽的矜贵清冷如山巅高不可攀的皑皑白雪,那他正像是严寒冬日一株料峭白梅。

不过,最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还是那双眼睛,沉静如千年潭水一般丝毫不起波澜。

气质十分出众,可他一步步从光线明亮走向昏暗,却是让徐伊人产生极为奇怪的感觉,好像他应该是住在深深古堡中的避世伯爵,来错了这熙熙攘攘的人间。

男人一步一步走近,她边上的江蔚然也是带着她从未见过的失态,无意识的站起身来,定定的看着走到近前的男人,有些茫然的唤了一声:“允卿?”

“蔚然,我回来了。”站定的男人微微一笑,看着她水光涌动的眼睛,不过是轻轻一句话,却是让边上听见的她都有些落泪的冲动。

好像他已经跋山涉水,走了无数的路程,才终于等来了这一刻。

感谢亲亲们的票票和花花么么哒,感谢。鞠躬。

太晚了,脑袋有些迷糊,说一下今天前三位订阅的亲【欧兮兮】、【涵紫韵】、【guerao】,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