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加油/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三章 加油

男人冰冰冷冷的目光不含丝毫情绪,定定站在原地,从那些高举着的相机中掠过,边上穿着黑色西装、身形高大的保镖们已经是一言不发的围了过去,伸手开始收缴。ziyoUge.com

一众记者面色讪讪、似乎是畏惧这样超低的气压,邵正泽已经是抱着怀里的人儿继续往前走。

围聚过来的人群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两步,眼看着他高挑的身影一路到了车前,弯腰上车,车子再扬长而去,依旧是有些无法回神。

他们原本是来凑热闹、找爆点的,哪里能想到所谓的激情戏码没见到,想象中的火热和SM也没看到,反而是这样惨烈的一幕迎接了他们,那样鲜血斑斑的一条胳膊,白嫩的皮肤上甚至没有一块彻底完好的。

那些划伤、红肿、血痕,在齐聚的灯光下触目惊心,让每个看见的人都要从心里发起颤来。

也不过是才二十出头刚出道的大学生,那样一个女孩,她过往所有的照片都是浅浅微笑、目光柔和。偶尔出现在节目上,也是清新可人带着一点小小的青涩的笑意。

可刚才,躺在男人的怀里,红肿着脸颊、额头上汗水满布,沉沉晕过去,那样奄奄一息的样子,好像再大的喧嚣嘈杂也无法将她吵醒。

耳边传来有些难以抑制的哭泣的声音,在娱乐圈呆了些年头的男记者都是有些忍不住眼眶泛红了。

再联想爆料者那样奇怪的飞扬语气,已经是隐隐觉察出今天的事情并不是简单的爆料那样简单。应该是有预谋的残害才对!

平稳前行的车子里,邵正泽低头看着怀里脸颊泛红的小人儿,小心翼翼抱着她的双手都是有些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老爷子打电话过去,天知道他几个小时已经快要将整个京城翻遍了。

出了影视城每一条路,所有的摄像头一一盘查,不敢想象,如果他再晚来一步,还能不能看到眼下这样的她。

一只手有些微微收紧,手指间滚烫的触感更是让他整个人觉得已经在了崩溃的边缘,不敢说话,怕一说话那些极力压制的愤怒和恐慌就要如同山洪一样的爆发。

似乎是因为疼,怀里的小人儿有些难耐的轻哼了两下,小心翼翼揽着她,低头碰上她的额头,那非同一般的滚烫的感觉竟是让他越发心惊了。

尤其是,那样似乎浑身都要烧着了的不同寻常的触感,脑海中一个念头掠过,他抬起一只手,指尖打颤的去查看她的胳膊。

伤痕累累的样子让他目光都不敢久留,最后却是定定的落在那样小小一个针眼上。

整个人僵直着就那样看,前面副驾驶上的男人有些小心翼翼的唤了一声“总裁?”

眼见他整个人都是丝毫反应也没有,心里的焦急却是让他强撑着又唤了一声。

邵正泽一抬眼,素来清冷淡然的一双眸子里竟是通红沉郁,隐隐泛出些水光来。

男人心中一惊,已经是连忙低下头去,只将手中的手机递了过去,声音低低道:“刚才一个实习记者,拍照的第一时间发了微博。眼下,情势似乎有些难以遏制了。”

手机屏幕上正是那张他抱着徐伊人的照片,女孩身上搭着他的外套,可那垂落在半空中的一条手臂,鲜血斑斑、指甲碎裂、触目惊心。

因为离的近,自然是无比的清晰。

也许是因为情绪太过激动,那一张照片没有丝毫的文字说明,可不过短短十几分钟,浏览、点击、留言,已经是直线上升。

邵正泽收回视线,目光重新落回到怀中女孩紧闭的双眸上,声音低哑的开口道:“将那些相机还回去。”

“这……”

“如实报道吧。”男人素来四平八稳的声线也是带着些颤音:“直接到天伦医院。”

话音落地,自己的手机又是突然响了起来,伸手拿到眼前,屏幕上爷爷两个字竟是有点让他无法去接听。

第一次,后悔没有听爷爷的话,后悔让她踏进这个圈子,后悔让她隐瞒身份,自己去努力。

答应爷爷好好照顾她,护着她。可眼下,这样伤痕满布的人,让他如何能将她带回去,带到老爷子的跟前。

手中的电话不屈不挠的响,最终是默默的接听了。

“阿泽,伊人丫头她……”不同于以往风风火火的大嗓门,老爷子的声音竟是从未有过的迟疑,“丫头现在在你身边?”

“嗯。她……”迟疑了一下,他才是声音低低道:“她情况不太好。还在昏迷。我们先直接去医院。”

“好、好。”老爷子的声音竟然是带着些哽咽,没有直接挂电话,而是略微犹豫了一下,又道:“阿泽。爷爷知道这们婚事一开始你是不愿意的。让你来替爷爷报恩这样的方法原本也有些勉强你,可毕竟是我亏欠丫头的,她是我唯一认定的孙媳妇,你……”

似乎是不知道如何表达,老爷子声音越发缓慢,带着难以言喻的沧桑:“不管发生什么事,她永远都是你的媳妇,你明白吗?”

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许是因为那一张照片的缘故,让老爷子以为怀里的人儿已经因此被侮辱,心里更是情绪涌动,声音低低的答应:“我知道,无论发生什么事,她永远都是我的女人。是唯一的。只要她平安,已经胜过一切。”

“好!好!”老爷子更是连声应道:“我就知道,你是个好孩子。”

那声音里颤抖的欣慰让他语气里也是带上些哽咽,看向怀里的人儿,竟是无法言表的心疼:“伊人,她没有被侮辱。只是在纠缠的过程中受了伤,媒体那边有我,您放心吧。”

一通长长的沉默中,听见老爷子愣了一下,说完话挂掉电话。

他心里一重重漫上来的心疼,已经差点要将他逼疯了。想伸手去摸一摸她的脸,可因为怕弄疼她,竟是不知道手往哪里搁。

知道她可能被人掳走,没有人比他更担心,也没有人比他更害怕。

所有的清白、名声他都可以不去在乎,只要她平安。过去的几个如世纪般漫长的小时里,他心里一遍一遍闪现的不过是平安。

最害怕的,也莫过于她在绝境之中选择结束生命来保全自己。

心急如焚的某一刻,他甚至希望,被欺负的时候她能乖乖的求饶、屈服,只要她能撑到自己找去的那一刻,就足够了。

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不再奢求,惟愿平安。

可她这一次表现出来的坚强,却是让他想起来都觉得惊心动魄、心痛不已。

自己已然是奄奄一息,竟然还不忘记最后提醒他去找那个孩子。

依依……

心痛的在心里默念了一遍她的名字,低头过去,在她被汗水浸湿的额头上落了无限爱怜的一个吻。

城市里霓虹灯五光十色,车子一路驶到了天伦医院,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在路上的两个小时里,微博上因为那张照片激起的浪潮已经将事情推到了风口浪尖。

而所有媒体的紧急发声,甚至连电视上正播放的社会新闻节目也已经是紧急插播,关注起了整件事情。

天伦医院门口靳允浩已经是等在外面,自发前来的粉丝更是将门口一块围得水泄不通。

徐伊人正式的作品不多,可是凭着《青梅竹马》、《逍遥剑》、《薄荷香茶》的广告,以及在《娱乐星天地》露面所引发的关注却是早早的将她推到了公众面前。

清新可人的外表,纯美恬静的气质,以及那些歪着脑袋微笑、抿着粉唇微笑、眉眼弯弯的微笑,早已经获得了许多人先入为主的喜爱和认可。

那一张照片正如一颗炸弹将原本尚算平静的网络直接引爆,以及后来那些围观的媒体紧急发声,不约而同去掉了平日各种不同的言辞风格,而是空前一致的用最客观最公正的态度去陈述。

从被掳、到紧急关头让孩子逃脱,到挣扎,以及环亚集团的总裁直接赶到,救下伤痕累累的她。

短短几个小时,那些恐惧、威吓、逼迫、以及鞭打,都不曾让她屈服,清白保全的同时由于自卫致使一个匪徒意外身亡。

当然不曾提到邵正泽开枪击毙一人的事情,可这些,已经足以让所有的粉丝心疼到窒息。

邵正泽抱着她猫着腰从车里出来,原本已经从各个方向赶来的粉丝第一时间涌了过去。

可是看着她就那样沉睡晕倒在他怀里,所有人却是都却步了,没有人忍心上去询问,感受到男人那样冷寂凛冽的气息,也没有人敢出声说话。

粉丝们默默地退到两边,眼看着邵正泽抱着她,一路从人群中沉默的走过。

有人忍不住的捂着嘴哭出声,那声音渐渐变大,却低沉,听不出到底是哪个人发出的,可几乎却无处不在。

“伊人姐姐!”

“徐伊人,加油!”

人群里面一层看着男人抱着她走过,却是突然有两个年轻学生忍不住声音颤抖的开口。

围观的记者捕捉了他们泪痕满布的面容,他们身后,刚好都是一群看着同样大小的学生。

有心人会觉得他们的面孔似曾相识,大多数都在那个每天都看到的薄荷香茶的广告里。

一男一女两个学生都是模样清秀,此刻那挂着泪水声音低低的样子,似乎是怕惊醒她一般。

尤其是那个男孩目光紧紧锁着那裸露的小腿上,看着那些红肿和带血的脚掌,更是彻底看不下去,将头偏向了一边。

“姐姐,伊人姐姐!”人群后面又是远远来了几辆车,刚刚停稳的车子里,一个五六岁大的小男孩也是红肿着脸一身脏污,从刚打开的车门里飞奔出来,一路着急的哭喊着。

王俊紧跟着下来,都是没能捉住飞奔的他。

“伊人姐姐!姐姐……”到了近前的小石头看着她一动不动歪倒在邵正泽的怀里,有些被吓住一般怔怔的停在原地,不敢出声。

王俊疾步过来拉他,邵正泽怀里的徐伊人却是突然有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来,男人看着她视线朝着小石头的声音而去,微微止了步子。

“伊人姐姐!”小石头眼见她醒来,急忙挣脱王俊的手,跑过去拉她,原本已经被邵正泽放在衣服里的那一只手臂就在他的动作间突然垂了下来,上面斑斑的血迹在医院门口明亮的灯光下,骇的小男孩怔怔的往后退了两步。

“伊人姐姐……”男孩拖着哭腔的喊声让边上一众粉丝更是止不住落泪,就连进行现场直播报道的记者们都是有些忍不住擦了擦眼睛。

在所有粉丝沉默的哭泣下,在直播连线的镜头中,女孩微微睁开眼,目光看向小孩的方向,露出一个虚弱又安抚的笑容来。

然后,她轻轻扯动鲜血干涸的唇角,低哑的几不可闻的开口道:“别哭。我没事。”

我没事……

裸露在外的肌肤伤痕累累,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就连那素来白嫩的脸颊都是红肿不堪,唇瓣也是破烂的流着血,她却像一个姐姐安慰惊慌失措的弟弟那样,轻笑着说,我没事……

现场的粉丝们再也忍不住泪水泛滥,边上不远处刚才将头偏向一边的男孩一脸怔怔的看着她,再次开口道:“徐伊人,加油!”

“伊人姐姐,加油!”他边上的女生跟着附和,慢慢的、那短短的五个字似乎有了魔力一般飘到每个人耳边。

现场所有的粉丝都是开始一遍一遍、流着泪重复道:“徐伊人,加油!”

临时播报的主持人声音里都是带上了哽咽,跟着说了一句“徐伊人,加油!”

所有坐在电视机前刚好看到画面的观众,也是跟着将这一句话重复。

上官烨、莫易、郑秋、秦丰、肖睿、汤韫、唐心……

那些所有对她心怀喜爱的人,也是知晓的第一时间在微博齐齐发声,这样的五个字,带着席卷一切的魔力,将所有人对她的鼓励传递下去。

以至于后来,“徐伊人,加油!”这样的五个字成了薏仁粉心照不宣的第一用语。

在她所有辉煌和低潮的时候,在她所有开心和失落的时候,在她漫长而一直前进的一生里,这样的五个字,一直带着众人所赋予的特殊含义,一直陪伴着、激励着、支撑着她一步一步的走下去,陪伴着她站在一个又一个人生的巅峰,让她成为一个时代励志的传奇。

……

孟家大宅里,邵正泽高挑而冷肃的身形彻底消失在电视画面里,回过神来的众人陷入前所未有的沉默之中。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陷入了死一般的诡异的沉默之中。

跪在大厅中央,看着不远处面色阴沉的孟秋和回来以后就沉默而阴冷的孟歌,孟安宁已经是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这、这安宁也是一时冲动啊!她,她不是故意的,一向都是这个性子,饶……”孟安宁正是孟家二夫人捧在手心里的女儿,此刻感受着大厅里从未有过的低气压,二夫人说话的语气都是有些磕磕绊绊。

“砰”的一声,孟秋手上滚烫的茶水直接扔过去,在孟安宁的额头上炸开了花,被磕破的额头上鲜血涔涔的顺着脸颊流。

“我不知道啊!这不能怪我!我哪里想得到,她,她……”相比于额头传来的疼痛,此刻她更是担心即将到来的被惩罚的命运,语气急急的就开始大声解释辩驳。

在这样的家庭里,她从小想要什么就不顾一切的去抢。

上学的时候,一时兴起看上哪个男孩就高傲的表白,不是没有过被拒绝。那一个男孩说是他喜欢的另有其人。

可当她让人当着他的面玩弄凌辱了那个看着文文静静的女孩子时,那男孩也只是在边上吓得面色惨白,屁都不敢放一个。

最后还不是乖乖的自己脱光爬上她的床。

可那样又有什么意思,没等他亲到自己,已经是被她一脚踹了下去。

孟家人骨子里都有掠夺和疯狂的血液,越是得不到,越想去得到,如果实在得不到,就不计一切后果的去毁掉。

她有什么错?!

从懂事以后的十几年,她就是这样过来的,随心所欲的掠夺、随心所欲的玩弄、随心所欲的抛弃。

成年之后,遇到那么多男人和女人,她在这种掠夺、抛弃、欺侮的快感中越来越骄傲,越来越肆无忌惮。

她是谁?

她是孟家唯一的女儿,孟家小姐的名声亮出去,就足以让那些男人俯首称臣,那些女人瑟瑟发抖。

她们甚至哭喊着再也不和自己作对,宁愿远远地离开自己原本说是很相爱的男人。

为所欲为了那么多年,她从来不知道,还有男人可以用那样的态度和自己说话,那样冰冷的、凉薄的、轻视的、拒之于千里之外的骄傲又矜持的神色。

而他边上的那个女人,也是微微笑的、文静的、神色淡淡的。

那样纯净柔弱的不染尘埃的笑容,如同盛放在寂静幽谷的一枝清新百合,让她想起了中学时候那个文静的女同学。

在自己专程去看的时候,那个恰好抬起头说话的女同学就是露出这样柔软的笑容来。

她讨厌极了,直到后来看到她在那些人身下呼喊哀求,奄奄一息的被拖出去,她才感觉到高兴和肆意,才驱散了内心发疯一般的恼怒和嫉恨。

她以为那个小明星顶多算邵正泽的玩物,纵然已经听说她是邵正泽的女人,可男人对女人的爱能有多深?

她就不信,等他看见她如同一块破布一样被扔在所有人面前的时候,他还会毫不计较的能说一声那是他的女人。

可为何会这样……

不到几个小时就被找到,所有的媒体和观众都帮她说话、都喜欢她、都同情她。

没有自己想象中添油加醋的语言暴力、没有那些让自己心潮澎湃的污蔑和看热闹。甚至,她已经那么脏了,脸那么肿,皮肤上血痕斑斑,那个男人还能毫不计较的将她抱在怀里。

小心翼翼的,好像捧着一块稀世珍宝一般。

心里是发疯一样的怒火和嫉恨,以至于她原本美貌的一张脸都是扭曲起来,在额头上鲜血的映衬下,越发的狰狞而可怖。

她听见边上素来不屑于和女人争斗的孟歌,声音低沉道:“我已经答应了。将她送到邵家去。”

一句话,将她的神智拉了回来。

“不。我不要。”声嘶力竭的大吼了一句,她不敢置信的看向了已经闭上眼的自个的妈妈。

纵然刚才替她说话,可这一会也要明哲保身了吗?

就因为惹怒了邵家,自己就要彻底的成为弃子了吗?

不可以,这怎么可以!

“我不要!”声音急迫的又重复了一句,一波一波的恐慌袭击着她的大脑,孟安宁摇着头扑过去跪倒在孟秋的腿边,哭喊着哀求道:“不要!爸,不要!你不可以这么对我!是你说的,孟家的孩子要是想要什么,就自己去抢,自己去争!我不过是听了你的话而已。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过来的啊!为什么?你不能将我交过去。”

“哼。”孟秋冷声一哼,将她一脚踢到在地面,声音冷酷:“是我说的没错。可争不过的时候就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我们孟家,从来不需要失败者,更不需要像你这样,蠢笨如猪的人。”

“不。不是这样的,他!”猛地伸手指向一边的孟歌,孟安宁声色俱厉道:“他也惹了啊!我又不是第一个!为什么他就可以还高高在上的呆在孟家,我就要去负责,我不要,我不要!”

孟秋冷嗤一声,没有说话。

门口一个中年人已经是快步走过来,低声道:“邵家来人了。”

“有多少?”孟歌一挑眉,那中年人神色微微愣了一下,继续开口道:“没有多少人。可带头的,是邵老爷子多年的亲信、宋征。”

“老爷子的人?”孟秋显然也是有些意外的不得了,整个人都从位子上站了起来。

虽说眼下被暗地里并称为京城四大家,可事实上,孟家发迹最晚,在他这里,也只是第二代而已。

要不是因为孟秋青出于蓝,眼下哪里能和其他三家相提并论。

可邵家不一样,开国前就是名门望族,开国百年来更是没有丝毫衰败,反而蒸蒸日上。

每一辈都是英才辈出,人脉更是四通八达、难以撼动。

眼下邵家和他平辈的几个,不是在军中手握重权、就是在政府举足轻重。就连邵正泽的母亲,那样一个女人,也是赫赫有名的外交大员。

更别提仍然安在的邵老爷子了,虽说已经早早隐退,整天在京郊的僻静宅子里赏花逗鸟。

可随随便便踩上一脚,这京城少说也得震上三震。

至于他多年的亲信,宋征,早年也是军中威震八方的人物,可几年前听人说眼下不过是呆在邵宅里陪着老爷子下下棋,时常做做饭。

原本他以为最多来一个邵正泽身边的王俊,可此刻,却是突然意识到邵家的怒火比他想象中还要严重。

如果说刚开始还想说些好话,尽量让邵家对自个这唯一的女儿网开一面。此刻,已经是彻底的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要能要邵老爷子消气,这不成器的女儿少一个是一个。

宋征也已经有五十岁,此刻不同于在邵家总是穿着随意的休闲装,而是难得的换上了一身冷肃严峻的黑色西装。

走路的步伐依旧是沉稳有力,丝毫不显老态,自然也没有平日那样笑容温和的样子。

想起前几天还进厨房去笑容甜甜替他洗菜的女孩,眼下被折磨成那样伤痕累累的样子,就是气不打一出来。

直接进了大厅,目光落在地面上一脸狼狈的孟安宁身上,沉声开口道:“就是她?”

孟秋神色间带着些愧意,也是声音沉沉道:“小女无知。惹恼了老爷子,孟某惭愧!不过孟家的儿女向来也是一人做事一人当,还请老爷子、网开一面。”

“那丫头,老爷子连让她自己盛汤都不舍得。你可真是养了个好女儿。”宋征话音落地,手势一挥,身后已经是疾步进来两人,一人捂了正想说话的孟安宁口鼻,直接将人拖了出去。

……

天伦医院里,眼看着徐伊人进了手术室检查,目光落在邵正泽一身血迹和脏污的衣服上,靳允浩想了想,开口建议道:“这里有我。你要不先去换身衣服?”

邵正泽目光定定的顺着玻璃窗看进去,没有答话。

脸上毫无表情,很显然,他也没有听到自己的问话。

从来都是干净的不得了的人,至少这么多年,他从未见过这人身上有一点脏污。就和自己的那个弟弟一样,一个清冷矜持,一个沉默寡语。总归都是从小就沉静惯了的人。

同时,他也从来没见过邵正泽如此的失态。

在边上叹了一声,手术室里出来的女医生有些为难的看了邵正泽一眼,心里叹了一口气,开口道:“腹部受过重击,胳膊、小腿都有鞭痕和划伤,口唇、手指和脚底也都不同程度受了伤。估计休息十天半个月是最少的。身上其他地方有掐痕和不同程度的淤青红肿,消褪也需要几天。”

眼见邵正泽只是沉着脸默默地听,脸色不太好的看了一眼靳允浩,上了年纪的女医生心事重重道:“最要紧的还是被注射了药剂,毒品和迷幻的成分都有。徐小姐身子骨弱,估摸着可能会受不了药性。后面,也许需要配合戒毒。”

“什么?”靳允浩显然是没想到她的情况会这么严重,此刻看着邵正泽阴沉的一张脸,眼眸里凝结的苦痛和冰冷,有些说不出话来了。

抬手示意医生下去,靳允浩有些忧心忡忡的安慰着:“还好人已经平安了。你也不要太过担心。眼下这个情况应该回不了家,我会多派些人手过来,好好盯着外面。那些记者什么的,也不会有人能打扰。”

邵正泽点点头,算作应下。

推开门,脚步缓缓的朝着床上已经被仔细检查过的人儿走了过去,空荡荡的房间静悄悄,只有药水滴落的声音在耳边,一下、一下,好像滴落在他的心里一般。

徐伊人脸色通红的躺在床上,大脑中一片混沌,似乎在一个缤纷嘈杂的世界中,怎么逃也逃不掉。

紧紧蹙着眉,眼看她又要下意识的去咬上自己已经破烂被抹了点药的嘴唇,邵正泽心下一痛,连忙是坐到床边,将自己一根手指伸了过去。

一只手抚摸着她的额头,看着她似乎饱受折磨的样子,已经是知道,体内迷幻药的成分正折磨着她的神经。

一般男人都忍受不住的药量,她却是凭着意志力一直克制强压着。

一根手指被她小小的牙齿已经咬的陷进肉里去。可他根本感觉不到疼,比起心里的痛,这样微小的感觉哪里还顾得上去在乎。

“不,不要。小石头快跑。”紧紧蹙眉的人儿突然失声喊了一句,两只手就要伸上去在空中胡乱的扑腾,邵正泽眼疾手快的将她扎着针的一只手掌按住,不住的去亲吻她唯一完好的额头,一边红着眼睛小声的哄劝。

医院外面,知晓她已然接受治疗的粉丝们却是仍旧有许多不愿意离去,一直守着的记者自然也是随时注意着最新动态。

远远已经是一阵嘈杂声音,赶到的几个人,上官烨、宋煜、莫易、苏可儿,《青梅竹马》剧组的几个主演差不多到齐,另一边,记者更是不经意发现一向低调的郑秋和汤韫竟是也先后赶到。再甚至,环亚传媒一姐,邓菲菲都是到了现场。

每一个都是圈子里举重若轻的人物,一直守着的记者自然也是闻风而动。

有些积极地,从刚才悲伤地气氛中缓过神来,已经是急忙凑了过去,七嘴八舌的发问。

“莫导,眼下徐伊人受了重伤,会不会影响《青梅竹马》剧组的拍摄进展?”

“听说拍摄已经进入到了后期,接下来剧组是打算暂时休整还是另想办法?”

“上官烨在剧中和徐伊人出演情侣档,此刻可是听了消息闻讯赶来?《青梅竹马》剧组几大主演同时出现,你们是商量好的吗?”

“听说徐伊人是在片场拍戏时被掳,你们当时一点都没有发现吗?哎,请随便说两句吧!”

三个男人显然都在暴躁的边缘,一惯温文尔雅的上官烨脸上一点笑容都没有,抬眼睨过去的神色更是让围过来的记者愣了一愣。

“同在一个剧组呆了那么长时间,徐伊人受了那么重的伤,我们自然也是焦急万分。虽然天色已晚,还是想第一时间确保她的安全,最起码看一眼也好。”

眼见三个男人都是毫无反应,苏可儿面上带着些心疼,朝着边上一个记者解释。

“传言中你们两人一直是不对盘。《青梅竹马》中也是情敌关系,剧组中是不是真的水火不相容?”紧跟着的记者边走边问。

苏可儿露出个微微诧异的神色,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哪里,网上那些都是谣传而已。原本就同属于一个经纪人,私下底我们也是很要好的朋友。”

一句话说完,她边上的莫易蹙眉看过来一眼,苏可儿已经是连忙上前跟上了几人的步伐。

而另一边,刚一下车的邓菲菲被几个记者团团围住:“听闻,最近徐伊人和你同在一个剧组拍戏,及时赶过来,是因为你们私交不错?”

“见面机会也并非很多。不过伊人是有实力而且相当努力的姑娘,我是因为觉得心里震颤,所以特意过来看一眼。”邓菲菲说完一句话,微微点头,并没有刻意强调什么,却比刚才言辞凿凿的苏可儿容易相信很多。

“徐伊人重伤入院,会不会影响《被鲜血染红的旗帜》拍摄进程,听说她在剧中只是一个女配角,你觉得剧组会考虑中途换角吗?”一个话筒举了过来,小记者眼中都是热切。

邓菲菲微微一笑,伸手指向另一边:“汤导演似乎也来了。这个问题我不甚清楚。”

“请问汤导演,会考虑换掉徐伊人的角色吗?”

眼看着突然凑上来的记者,汤韫边上的郑秋有些担心起来。

眼下那丫头也就演了其中少一半,接下来正是她戏份比较集中的时候,那样重的伤,少说需要十天半个月,这样中途换角的先例可实在也不少。

“徐伊人就是我心中的白露。她所有的戏份不会删减,角色也不会替换。我们会调整档期,等着她康复的那一天。”一贯大嗓门的汤韫斩钉截铁的说了一句,倒是让记者更是有了问话的机会。

“徐伊人和白露有什么共通之处?作为男一号,郑影帝你认可汤导的说法吗?哎,请再多说几句吧?!”

眼看着两人再也不肯出声就直接往医院门口走,跟着的两个记者一阵心急火燎。

靳允浩到了医院门口,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混乱的场面。

粉丝们仍在悲伤,可已经回过神的记者却开始拼命找新闻爆点。

而闻讯前来看望的人……

目光从那些平素都难见一面的面容身上掠过,他都是有些分不清哪个是真情、哪些是假意。

轻咳一声,已经是略略提高分贝开口道:“徐伊人的伤,经过医生的检查和治疗,眼下人已经休息了。环亚集团有专人过来照料,请大家放心,我们医院会还给你们一个完好无损的偶像。天色已经晚了,请尽快回家吧!”

“她真的没事吗?”

“是啊,她有没有事,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粉丝们显然是真心实意,刚才看着那些记者一见到明星就变了脸色,开始问拍戏的事情,更是又气又急。

“请大家放心,没有生命危险。天色已晚,请大家尽快离去。”在靳允浩再三的保证中,围聚的粉丝还是慢慢的退后离去。

多半都是年轻学生,明天又并非休息日,慢慢的,学生也是走的七七八八。

“顾凡,走吧。”哽咽着擦干泪水,看着已经慢慢离开的同学们,涵紫韵拉了一把她边上神色怔怔的男生。

“我……”有些不舍的朝着医院里多看了两眼,顾凡慢慢挪动脚步,低着头往回走。

“抱歉诸位,眼下已经晚了。也实在不适合探望。”劝解了学生,再看着已经进了医院大厅,却未曾上去的一众大腕新星,靳允浩都是有些头疼。

上头邵正泽此刻已经完全不做任何决定,也毫不避讳的就那样守在那里,他哪里能将这些人放上去。

苏可儿和宋煜原本来的心思也不纯粹,邓菲菲心里正是疑惑,为何邵正泽会亲自搜救,全程抱着她,现在还没出来。

看见新闻里男人高挑的身形消失在画面里,最终还是没忍住过来看一看。

而其他几个人倒是因为真的担心。

虽说如郑秋、汤韫、莫易、上官烨他们哪个人的名气都已经没必要在这种时候搏什么头条,可心里却是实实在在的放不下。

眼看着画面里在小孩的拉扯下她垂落的一只手臂,那样高高肿起的小腿和鲜血浸染的脚掌,哪里还坐得住?只想着最起码过来看上一眼也好。

“我就上去看一眼。最少得亲眼看见,才能放心。”上官烨沉默了一下,看着靳允浩,眼眸里的着急毫不掺假。

“是的。就是上去瞅一眼那个丫头,这样回去,还是担心。”郑秋也是跟着开口附和。

无奈之下的靳允浩,只得拨通了邵正泽的电话,那边的男人似乎是沉默了良久,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声。

从窗户里看进去,女孩的确是垂敛着眸子在沉睡,软软的被子已经遮挡了伤口,没有那样触目惊心的感觉。

几人心里都是松了一口气,纵然边上坐着神色冷寂的邵正泽,也是一时间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知道两人关系的上官烨有些不由自主握了一下拳,而眼看着里面的男人神色专注的看着徐伊人,宋煜只以为他当真爱护这个妹妹。

几人先后转身,苏可儿将指甲攥到了手心里,落到最后的邓菲菲有些疑惑的回了一下头,却看到床边的男人突然起身过去,神色带着些着急的亲吻着徐伊人的额头。

那,是她在环亚多年,也从未见过的邵正泽……

感谢亲亲们的花花和票票,么么哒。鞠躬感谢。

今天前三名订阅的亲恰好都有冒泡,已经奖励么么哒。在这里就不点名了。本文公众验证群【337023422】,亲们可以进来玩耍撒…

然后,有些亲亲们可能不习惯冒泡汗哒哒,有时候奖励币币也不粗线,这样的话,过了第二天阿锦也没办法再统计啦,所以奖励币币一般只延迟到第二天完。请谅解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