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惩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四章 惩治

从大学毕业签约环亚传媒,一路走到今天娱乐圈一姐的地位,她在公司的艺人之中从来都是被顶礼膜拜的存在。ZiYouGe.com

也唯有在那个男人身边,才会生出紧张和卑微来。

可她却知道,那个男人有多么的高高在上、遥不可及。

她简直难以想象,到底需要多优秀,才能让他多看几眼,到底需要多么高贵的出身和教养,才能让他为一个女人驻足。

尤记得第一次遇见,她和同期艺人怀着兴奋和激动在一楼的大厅里攀谈,邵正泽从门口的阳光中走进来的画面。

当时他分明比自己还要小上好几岁,可那样沉稳而有力的步伐、那样年轻而英俊的面容、那样高挑颀长的身形、那样冷峻迫人的气势。

身边就跟着同样年轻的王俊,可他一身冷肃而严谨的笔挺西装,微微抿着薄唇沉默的走近,却是已然让大厅中所有人都紧张的不敢呼吸。

当时的他,是她们那一帮女孩心中遥不可及的一个梦。

不是没有人在成名后,大着胆子的去接近。最少,她就知道当时和她不分伯仲的一个,在那之后的第三年就斩获影后桂冠。

气势昂扬的说让冰山总裁拜倒在她的礼服裙下,可庆功宴以后,整个人却是如被霜打了的茄子,再也不敢提那样的一句话。

后来,她也是不止一次的听到那些新晋艺人兴致勃勃的谈话,用那样憧憬而张扬的语气说起他。

他的一个微笑,都成了她们梦寐以求的珍宝,一句官方场合鼓励的话,也会让她们兴奋地好几天睡不着觉。想着用怎样最性感、最迷人的一面去接近他。

可是,从来没有人成功过……

她就在这样紧张又窃喜的情绪中一路走过娱乐圈的繁华盛景、光怪陆离,她以为,那样的男人也许天生就是不可接近的。

他那样冰冷,没有任何缺点和瑕疵,没有任何欲望和软肋。

其实,她已经觉得满足了。

毕竟,没有任何人能够接近他。所以,并非她不够优秀,并非她不够好,只是那样的男人永远只能远远观望而已。

能这样一直呆在公司,呆在离他最近的地方,已经很好了。

可今天发生的事却是完全让她慌了神,那些媒体突然发声,一模一样,都是报道他将她救下的事情。

尤其在那第一张照片里,她竟是看到了男人那样饱含雷霆之怒和悲痛的一双眸子。

他素来不是情绪外露的人,那照片里一张脸也是没有任何的表情,可留心多年,他任何一个细微的表情都是逃不过她的视线。

她从来不曾见过他能将薄唇抿成那样锐利的弧度,也从来不曾见过,他清淡凉薄的一双眸子会蕴含那样克制又哀痛的光芒。

她一颗心都为此而震颤、不安……

再到新闻里,他一路抱着她下车,不发一言的进医院,看到她睁眼,却是默默停了步子让她听那个小男孩说话。

他为了她的受伤着急心痛、因为她一个细微的动作驻足去迁就她的情绪,这样的邵正泽……

她难以想象,原来他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阿泽!阿泽!”里面躺着的人儿似乎被噩梦缠绕一般惊惧的出声,正亲吻的男人更是着急,按着她一只手,整个人覆过去拥住她的肩膀,一遍一遍的低声回应道:“我在。我在这里。”

失声喊叫的人儿渐渐安静,他却依旧是神色专注的注视她的脸。

这样深情缱绻的画面,邓菲菲猛地回头,不敢再看,再看下去,泪水就要从眼眶里汹涌而出了。

原来,并非是冷血无情,只是因为她们都不是他心里的那一个,所以连他一个浅浅的温和的微笑也难以得到。

可里面躺着的人儿,她何其幸运,竟然可以得到他那样心痛的注视、那样寸步不离的守护,以及,那样饱含深情的亲吻。

阿泽?

原来世界上还有人可以这样毫无顾忌的称呼他,不是公事公办的邵总裁,也不是客套知礼的邵先生,而是这样亲密无间的称呼。

神色恍惚而悲痛,只这样想着,她已经是心痛的无法呼吸。以至于,一贯优雅的步伐都是凌乱而毫无章法。

这样凌乱而悲伤的一夜,注定有许多人无法入眠。

清晨,明亮的阳光从窗户洒落,干净整洁的病房分外的安宁,沉沉睡了一觉的徐伊人两根手指动了动。

那突如其来的痛意让她蹙着眉睁开眼睛来,床边趴着的邵正泽第一时间被惊醒,对上她有些迷茫的眸子。

“阿泽?”小人儿定定的看着他,试探的开口唤了一声。

“醒了。”邵正泽素来清俊锐利的面容带着些疲惫,一整夜都担心她乱动,不放心任何人代替他,他就这样坐在床边守了整整一夜,一丁点的风吹草动都会让他第一时间醒过来。

此刻眼看着她终于恢复了神智,自然是松了一口气,眼见她伸手就要去抓自己的脸,连忙凑过去握住她一只手,声音轻柔道:“是不是觉得哪里痒,我用毛巾帮你敷敷。你手上有伤,不要乱动。”

“我……”徐伊人原本就是觉得手指痛,此刻目光落在被纱布缠起来的几根手指上,神色怔怔,半天才反应过来,她似乎是指甲裂开了。

十指连心,纵然已经被包起来,那样刺痛又火辣的感觉还是让她觉得心脏都是紧缩的疼。

“没有。没有不舒服。”扯动唇角对着他微笑,可就连唇瓣都是因为这说话的动作而传来撕裂的痛。

不自觉蹙眉的动作落在邵正泽的眼里,已经是不知道该拿这样的她怎么办才好。

明明受了那么重的伤,明明那样痛,可一开口,总是努力微笑着安慰别人。

这样脆弱又这样坚强的人,他要拿她怎么办才好?

眼看着他神色专注的盯着自己,那目光里毫不掩饰的心痛和怜惜,徐伊人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小心翼翼道:“一直这样看着我,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很丑?”

她记得自己被扇肿了脸,唇瓣也肯定是破烂的,不过一夜时间,那些伤痕不知道有没有下去。

这样想着,心里又是紧张起来,不安的看着不说话的男人,小声道:“是不是真的很丑?你,你拿个镜子让我看看吧?”

“没有。”被她小心又讨好的语气搅得心脏一阵紧缩生疼,男人忙不迭摇头,坐在她床边,小心的握上她指尖缠了纱布的那只手,微笑着看着她的眼睛:“没有。怎么会?你很美,很好看。”

“真的吗?”她语调轻轻,他注视着她点头。

“可是。把你的衣服都弄脏了。”目光落在他依旧没有换下来的那件衬衫,语气里饱含歉疚道:“真是,让你的衣服都脏成这样,王俊呢?怎么没有人给你拿衣服过来换上?”

走到门口的几人刚好听到这句话,提着早餐的王俊想起昨夜那样的混乱,不忍心的偏头敲门,后面的几个人同样又是心痛又是怜惜。

房间里邵正泽应了一声,几人先后进了去,床上的人儿已经是连忙急着撑起身子,笑着开口道:“爷爷。”

目光落到后进门的两个人,又是连忙乖巧的开口道:“爸,妈。”

眼瞅着她一时慌乱之下又是用那一只受伤的胳膊撑起身子,邵正泽连忙过去扶她。

老爷子快走两步,神色着急的到了床边:“坐起来干什么,你躺着就好。”

“我没事。爷爷,你别担心。还有爸妈,是专门过来看我的吗?我没事的,你们那么忙……”

话音未落,张昀已经是一脸温和的开口将她打断:“傻孩子,你受了这样的苦,我们不回来看一眼怎么放心?别着急着说话,你看这唇角又破了……”

话到最后,一惯雷厉风行的女人都是有些忍不住声音哽咽。

目光再落到一边拿着棉签过去的邵正泽,心里更是说不出的难过。她并非铁石心肠的人,夫妻俩一惯并不满意这个丫头,只是觉得他们唯一的孩子太委屈了些。

懦弱畏缩的连话也说不全的样子,老爷子却是为了护她,偏要塞给他们那样优秀的儿子。

可昨夜听了那样的消息,看了那样鲜血斑斑的人儿,以及那样混乱又轰动的场面。

心里却是受到了从来不曾有过的震颤。

紧要关头她表现出来的机智、勇敢、坚韧,足以让他们从心底里认同,尤其是,才刚刚步入娱乐圈,她已经获得那么多人的喜爱。

那些沉默着流泪,一步三回头离去的年轻学生,那些平素来在大众面前鲜少出现的明星明导,那些以各种各样的方式出声鼓励,替她加油的陌生人。

这样的女孩,如何不能做他们邵家的媳妇?

眼下再看着他们从小自律严谨、清冷板正的儿子,从昨天到现在一件脏脏的衬衫还穿在身上,张昀已经是忍不住开口道:“眼下我们都在。去收拾一下,换身衣服吧。”

邵正泽站着没动,目光落在两人身上,邵端也是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去收拾一下。我和你妈,还有爷爷不是都在这里照看着?”

回头看了一眼眉眼弯弯的小人儿,邵正泽沉默着点了点头。

“来。爷爷喂你吃点东西。”将王俊放在桌上的早餐掀了开来,老爷子用小碗盛了些稀饭,一边搅动着一边乐呵呵开口道:“你宋伯老早就起来给你专门熬的。眼下都成糊糊了。睡了一晚肯定也饿坏了,乖,张口。爷爷喂你吃。”

怔怔的看着眼前对着小勺子吹气的老人,徐伊人眼眶里不自觉涌出些泪花来。目光落到房间其他几个人身上,有些不好意思。

“快吃吧。一会稀饭凉了就不好了。”张昀眉眼温和的说了一句。

正要喂饭的老爷子却是看着她顺着身前垂落披散的头发,有些恍然大悟道:“是不是刚醒过来?”

话音落地,已经又是将饭碗小心的放了回去,自顾自开口道:“还没有擦脸和刷牙吧?那也是,需要先喝水漱漱。”

等老爷子来回忙碌的照顾完,邵正泽也是早早回来了。

等屋里的几人相继离去,目光落在徐伊人有些难以启齿的神色上,犹豫了一下,不确定的开口道:“是不是想上洗手间?”

徐伊人看着他点了点头,男人已经是将被子掀到一边,目光在她纱布包裹的两只脚上短暂的停顿了一下,小心的伸手绕到她的后背和腿弯,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抱了起来。

“你在外面等着吧。我好了叫你。”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声,眼看着她的确有些窘迫的样子,邵正泽点点头,合上了洗手间的门。

一只手扶着墙,小心的跪倒在马桶边上,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呕”的一声,徐伊人撑着身子,将刚才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大脑中传来一阵一阵晕眩,色彩斑斓的让她差点看不清眼前的事物,腿上一阵阵火辣辣的疼也是突然传来,她已经感觉到似乎有小蚂蚁钻进了她的血管里,四肢百骸都是难以言喻的折磨。

是毒瘾和迷幻药发作了吗?

她并未有过这种体验,可联想到昨天小石头的那些话,心里已经是一层一层的绝望和痛苦。

这样的她,这样狼狈的她,还要怎么继续呆着他的身边……

心里又痛又怕,腿上的疼痛已经感觉不到,跪在马桶边上,又怕被他听见声响,只能按着胸口将胃里的东西呕出来。

“伊人,伊人?”门外的邵正泽早在听见隐隐的第一声就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就在门外开口唤了起来。

忙乱的擦干泪水,手指又是一阵疼,她声音颤抖着开口道:“没,我没事。”

虽说已经极力压制,可事实上她神智已经有些不甚清楚,那样颤抖的又含着哭腔的声线怎么可能不被男人察觉到,心里一迟疑,他已经是直接推开了洗手间的门。

披头散发的跪坐在地上,泪水又爬了满脸,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看见自己突然进来惊慌失措的样子,邵正泽一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直接蹲下去将她整个人小心翼翼的往怀里揽,小人儿已经是带着些哭腔的抗拒道:“不要过来!不要碰我!你出去,出去啊!不要看见这样的我,我好脏,好脏、好脏的……”

她情绪崩溃的哭喊着,一边伸手就过来推他。既担心她痛,又不忍心她哭,邵正泽左右为难,声音低低的凑到她近前安抚:“没事了。已经没事了。有我在这里,以后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乖,丫头乖,别乱动,小心弄痛自己。”

“不,不是啊!已经来不及了,我……我……”徐伊人哭的断断续续,整个人如同受了伤要藏起来独自舔舐伤口的幼兽,抱着膝盖就要往角落里缩。

“不会。不会。没什么来不及。”伸手握上她单薄的肩膀,专注又心痛的目光紧紧盯着她,他声音轻柔的像哄着哭闹的小孩:“我在这里,一直在你身边。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会要你的,不会嫌弃你,也不会抛下你。听见了没有,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女人。”

“不!不是!不是,我不是!”双手胡乱的抱着头,她神智混沌,显然情绪崩溃的听不进去任何话。

“是!你是!”用力的扣着她的肩膀,神色专注的盯着她的眼睛,邵正泽声音拔高了一度:“是你!永远都是你!邵正泽唯一的女人。你听见了没有,依依?”

“你,”被他的声音和神色吓了一跳的人儿有些不敢置信的睁开眼直愣愣看他,“你……叫我什么?”

“依依。刘依依。”邵正泽声音轻轻地,宛若编织了一个柔软的梦境一般,缱绻的目光将她紧紧缠绕:“我知道是你!很早就知道是你。我的女人也是你,以后,也一直都是你。不要担心,也不要害怕。我会守着你的,疼的话痛的话都可以说出来,说给我听,无论什么事都可以说给我听。你,听见了没有?”

“我……”徐伊人宛如呆了一般,看着他已经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来,只有那不断涌出的滚烫的热泪,还有那因为泪水洗涤,越来越清明的眼睛,显示着她正在慢慢的被唤回神智。

邵正泽小心翼翼的伸出手去,将她整个人重新抱回了病床上,眼看她还是呆呆傻傻的没有反应,只有那还在一直跟随他转动飘忽的眼睛显示着神智还在。

拧了一块帕子,小心翼翼的沾去她脸上的泪水,又动作轻柔的替她擦拭了唇角和手指。

最后,将她整个人扶坐起来,用小勺子喂服温水帮她漱口。

这一连串的动作里,小人儿都是被吓傻了一般,呆愣的、如同一个初生的婴儿那般,用最单纯最清澈的眸子目不转睛的跟着他的动作,看着他的面容。

他擦脸,她就乖乖的不动,她喂水,她就乖乖的吞进去,在他的视线里又乖乖的吐出来。

他刚才那样认真的眼神、那样坚决的语气,眼睛里,那样明亮的她从来不曾见过的光芒。

都是让她不敢置信,却一遍一遍的回荡在她的脑海之中。

他叫自己依依,说自己是他永远唯一的女人。还说,永远守着她,不会放弃,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

“怎么?这样傻看着我?”沉默着做完所有事,眼看着小人儿依旧是眼睛眨也不眨的直愣愣的看着他,伸手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子,邵正泽声音温润,也完全没有了刚才那样痛心疾首的样子。

“你……”语气里一阵迟疑,她有些不敢去看他的眼睛,声音低低道:“你知道?”

邵正泽看着她沉默了一下,认真的点了点头。

“那你还……”她不知道说什么好,想起两人相处的点点滴滴,不知道是自己什么时候说错了话,更是不清楚他到底什么时候知道的。

尤其不明白,为何他不但不诧异,竟然还不动声色的默许了她这样的身份,还一直包容而温和的对她。

想到刚才那一句“永远的,邵正泽唯一的女人”心里竟是为了那样的语气而震颤不已。

“以后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我。”一只手摸了摸她稍微消肿的脸颊,男人的目光中带着说不出的爱怜和疼惜,心里也是有些如释重负。

“所以,你的那些好都是对我的吗?我们……我们发生那样的关系,你是知道的?已经知道是我了吗?”

“嗯。”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头发,男人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生病了不要紧。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他们治好你为止。”

“阿泽……”声音哽咽着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小人儿柔顺的依偎进他的怀里,喃喃自语道:“其实被他们抓走的时候我真的好怕。可是我想到你,我就不忍心伤害自己了。我知道你一定会来救我的,我就一直在等着你找到我,我想告诉你,我爱你。要帮你过生日,以后还想给你生孩子,想到这些事,我就会有无穷无尽的动力和勇气。可以什么都不害怕,等着你。”

一番声音小小的似乎已然带上些甜蜜的告白让邵正泽一颗心彻底放了下来,怀里的小人儿已经是用手心摸索到他下巴,仰起头,满含期待的看着他,似乎在等待一个百般温柔的亲吻。

在她额头上落了一个吻,目光落在她抹着药的嘴唇上,看着她摇了摇头,安抚道:“不行。会碰到你的伤口。”

靳允浩远远走来,从门外就看见两人近在咫尺似乎要吻上的样子,心里已经是着急万分。

外面的一众人被挡着不让进,粉丝和记者都焦急的来回转圈。

这人倒好,似乎已经全然不管外面的媒体要怎么写,风波要怎么闹,呆在医院寸步不离,连房间门也不愿意出。

也幸好昨天晚上已经让王俊将他的车子开了回去,虽然对外面说眼下只是环亚集团请的特护在照顾。

可一直这样下去,怕是总会纸包不住火。

而屡次要采访都是碰壁,一众媒体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第三天的时候,在环亚传媒的许可下,《娱乐周报》、《今日新闻》作为媒体代表见到了脸蛋已经消肿的徐伊人。

陈媛媛一路都是焦急上火的到了病房,看到坐在病床上的对着她露出笑容的徐伊人,才算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真的是吓死我了!”惊魂未定的说完,已经是直接走了过去凑到她的病床前,一脸抱歉道:“那天接到消息我就赶了过去。可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让你受了那么多的苦,真的是罪该万死。”

那天接到电话后,回过神的第一时间,她就给家里打电话,从爸爸那里找了十个人一路开车赶去。

可没想到,到了的时候竟然还同时围聚了那么多的记者,而徐伊人也已经被环亚的总裁给抱了出来。

此刻虽然看着她明显精神好了很多,心里还是有些愧疚。

“别往心里去,哪里能怪到你头上,我这不是好好的吗?”安抚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对着她露出一个甜甜的微笑。

身后《今日新闻》的记者用摄像机已然记录了这一幕。

“徐小姐受了那样重的伤,此刻看着精神状况恢复的不错,想来粉丝们也可以放心了。徐小姐有没有什么话想对粉丝说的?”

“谢谢大家关心。我很好,这几天,让大家跟着担心了。心里很过意不去,感谢所有鼓励我的人。”女孩对着镜头,素面朝天的微笑,穿着条纹的病号服,越发显得柔弱而干净。

“大家都知道,是邵总裁及时赶到才让你成功脱险,那么对于自己的救命恩人,徐小姐有什么想说的吗?”一连问了几个问题,年轻的新闻记者都是有些八卦起来,笑着开口道。

镜头下的女孩明显一愣,似乎是没想到会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

呆萌的样子惹得房间里来的几个记者扑哧一笑,已经看见她微微歪了脑袋,一本正经的思索道:“这样的大恩大德,我得好好考虑一下。看以身相许的话,邵总会不会要我?”

“哈哈。这句话,是对邵总裁隔空表白的意思吗?英雄救美又终成眷属,想起来真是让人觉得分外动人!”说话的记者越发的兴致勃勃了。

“心里真的非常感激。”徐伊人声音顿了一下,“感激每一个关心我爱护我的人。也感谢莫导演和汤导演保留我的戏份,我会尽快的养好伤,用好的作品来回报大家的。”

“看来徐小姐刚才也只是开了个玩笑。经过这件事,让大家看到了你的坚强和勇敢,那么徐小姐所憧憬的人生伴侣是什么样的人,方便在这里和大家分享一下吗?”

记者问话越来越宽泛,站在边上的唐心已经是有些忍不住想上前打断,镜头下的徐伊人已经是略略思索了一下,继续开口道:“唯一。我所憧憬的那个人,他会给我唯一的、独一无二的爱情。”

“这个?徐小姐能具体阐述一下吗?”

“我心里,爱情最浪漫,在于非你不可。不是赵钱孙李,不是甲乙丙丁,而是你。唯一的、无法取代的爱情会让我觉得安全。”女孩声音低了一些,却似有所感的话语让记者似乎觉察到某些端倪,正想再继续发问,唐心已经笑着出声道:“伊人打针的时间到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还想再开口的记者有些遗憾,想到确实该问的也都问完了,只好有些悻悻的离去。

病床上,看着他们离去的徐伊人却是有些怔忪,刚才的某一刻,记者要是一直这样追问下去,她觉得自己会忍不住将邵正泽暴露出来。

真的想当着所有人的面,当着全世界的面,宣告自己对他的爱。

“总裁?”唐心一声问候将她的胡思乱想所打断,邵正泽已经到了病床前,眼看着她一张脸泛着些红晕,有些宠溺的弯了弯唇角。

边上的唐心有些被闪到眼睛的感觉,已经愈发断定,这两人之间绝对不正常。

不过,这样的情况对她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好消息。

……

有了《娱乐周报》和《今日新闻》这两家颇具影响力的媒体发声,粉丝们也是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不过,随着她一日一日好起来,粉丝群里却是突然多了一种声音。

起因是一众粉丝在采访播放的当天,习惯性排着队在她的微博下刷屏“徐伊人,加油!”这五个字的时候,一个微博名为“我不是大猫”的粉丝突然插楼来了句:“难道只有我一个人觉得,咱们伊人真的和邵总裁很般配么!”

一句话后面配了一连串很无语的表情。

粉丝圈经过几分钟的沉寂之后彻底沸腾了起来。

秋水伊人:“不是啊不是啊!我也这么觉得,憋在心里好久了你们造不造?!”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不造啊!你不说我们怎么造?话说我也这么觉得,邵总裁抱着咱们家伊人出来画面简直帅爆了啊!绝对是年度最轰动网络的英雄救美大事件!”

我是亲妈粉:“对啊,什么上官烨、宋煜都弱爆了呢!邵总裁才是我们家伊人宝贝的真命天子!在一起!在一起!”

打瓶酱油:“同意楼上!在一起,+1!”

“+1!”

“+10086!”

“+1008611!”

……

隔了几分钟,被突然刷屏的上官烨和宋煜支持者自然也是闻风而动。

风中蜈蚣:“卧槽!虽然邵总裁真的好帅,也不要这样黑我们家烨男神好伐!”

小宋粉:“就是!也不要黑我们小煜煜,他才没有弱爆了!”

薏仁加油:“可是,尼玛,邵总裁真的好帅好有爱!你看他抱着伊人出来的画面,绝对秒杀全场啊有没有!求跪舔!”

……

一番风波以后,一时惊觉的粉丝已经是不歇不停的寻找起两人在一起的画面来。

被媒体拍到参加江家宴会时的照片,男人高挑颀长,女孩小鸟依人,虽说都是没说话的样子,可看着相当的登对……

伊人被粉丝围困在广场的时候,男人突然出现,清清冷冷的抬眼看过去,女孩有些脸红的羞窘……

以及最后一次,邵正泽一路抱着她进医院,各种角度的被拍。

粉丝圈彻底沸腾欢呼起来。

我是亲妈粉:“凭我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经验,绝对的满满都是爱啊!”

伦家好羞涩:“尼玛,老子那一天就在广场哇,当时觉得总裁不近人情,现在想起来,绝对赤果果的变相保护哇!嗷嗷,总裁这样腹黑,太变态了!”

秋水伊人:“就是,你看那看向伊人的眼神,止都止不住的疼惜外露啊!嗷嗷!”

打瓶酱油:“嗷嗷,我闻到了奸情的味道!”

……

“噗……”正喝水的徐伊人划着手机看到最后一句话,再加上话尾那呲着牙得意洋洋的笑,扑哧一声将水喷了满床。

“怎么了?”边上坐着的邵正泽猝不及防的被溅了一手,连忙抽纸帮两人擦了擦,目光落在她手边的手机上。

拿起来看了看,脸色微变,看着徐伊人一脸讪讪的神色,竟是有些好笑的弯了唇角:“要不,公开算了?”

从车间里将她抱出来,他已经一直在想着这个问题了。

如果她喜欢娱乐圈,他可以打造一个畅通无阻的娱乐圈给她,如果她喜欢演戏,也有足够多的好剧本和好剧组任她挑选,邵家孙媳妇的身份,已经足以让她被所有的人仰望。

因而,原本就是想着要公开了。但是又顾忌着她,想着好歹征求她的意见。

此刻看见那些兴致勃勃的粉丝留言,竟是觉得已经是好时机了。

“啊?”有些被吓到一般抬起头来,徐伊人抿着唇摇了摇头:“不要。”

话音落地,感觉到男人似乎并不是顺口一说,难免又有些慌乱了,看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的请求:“让我自己努力好不好?我可以的,能够用自己的实力来证明自己。也会在以后好好地、保护自己不受伤害。”

邵正泽沉默着不说话,她更是看着他一脸渴求道:“给我三年时间好不好?三年时间,我会好好努力,在圈子里占到一席之地。”

还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样,成为很优秀很优秀的人,如何能因为这样的挫折就偃旗息鼓了。

她所盼望的,从来都是证明自己,是可以问心无愧的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哪怕不能到他那样的高度,可最起码,离他近一些,再近一些……

“好。”眼看着她那样充满恳求的神色,邵正泽只得无奈的应了一声,话音落地,已经瞧见她整个人明显的颤抖了一下。

“是不是不舒服?”眼下毒瘾发作的日子已经越来越少了,基本上每一次也能帮着她撑过去。

此刻眼看她抿着唇摇摇头,神色间却尽是挣扎,已然知道她多半又在撒谎了。

起初发作的时候,她总会要求上洗手间或者假装睡觉来瞒着,狠狠的咬着自己的手腕,直到有一次痛苦的晕倒在洗手间才被他发觉。

宽松的衣袖里胳膊上那一排排的牙印,还有好了又裂开,抹了药好一些再裂开的唇瓣。

想到这自然是心疼,顺势坐到病床上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搂着她,亲吻她的脸颊和额头来安抚她,恨不能代替她痛。

等她再一次汗水淋漓的沉沉睡去,帮她稍微擦了一下,交给同样一直守在医院的李婶和许乐,他才能安心离去。

……

“人在哪?”

“168监狱。”眼见一上车就冷肃的不可靠近的男人声音冷硬的问话,王俊从后视镜里看了一眼,连头也不敢回,直接开口。

从小夫人进了医院到现在一周左右,自个boss可是从未开口问过那个女人的去处,甚至连老爷子也没有亲自发话,宋伯直接将人丢去了那边。

这个国家没有死刑,最大的刑罚莫过于无期徒刑。世纪大道位于京郊僻静区,168号就是这样一处专门监管那些被判了无期、穷凶极恶的犯人,一般人提到168监狱都会觉得心有余悸。

早些年,囚犯越狱的事情都是常有发生。不过现在……

想起那牢不可破又暗无天日的幽深监牢,王俊也是唏嘘不已。

老爷子不屑于运作那些脏玩意,宋伯却向来是狠手段,扔进去的时候直接给注射了几管药性特别大的针剂,单是毒瘾发作时候的折磨,估计也会让够她受的。

尤其是,宋伯扔的还是男牢房。

几十上百的囚犯在一个大监牢里,也不知道有多久没见过女人了。按着那一位的长相和身材,现在估摸着最多也就能喘一口气。

透过幽黑粗壮的铁栅栏,看得的场景却是让素来面不改色的两个男人都是有点意外。

角落里,披头散发趴在一个男人身上的不是孟安宁是谁,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扑过去在男人的身上胡乱的亲吻着。

而她身边身边更是有一团人将两个人围在中间,肆无忌惮的笑容传到耳边,女人那尖利又古怪的声音似痛苦又似欢愉。

显然,她一直是处于这种极度的亢奋之中,将她丢进来,反而有点不知是好还是坏了?

倒更像是让她在这一群饥渴的男人当中来享受了?

那样脏污的样子、简陋的地方她竟然也能毫不顾忌的下得去口。

王俊着实有些无语,看了一眼的邵正泽已经是转身过去,语气淡淡的吩咐道:“将人带出来。给她戒毒。”

“邵总,您这是开玩笑吧?”边上点头哈腰跟着的显然有些不相信,笑道:“这上面可是吩咐了,关到死为止。”

邵正泽凉凉的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男人已经是有点承受不住他的目光,连忙应“是。”

“戒毒。戒了毒直接送精神病院。”邵正泽声音冷冽,看着男人忙不迭点头,扬长而去。

王俊反应过来自然是紧紧跟了上去。

惩治人的法子的确很多,可对上孟安宁这样永远玩弄别人的人来说,被玩弄无疑是对她最好的惩罚。眼下她神志不清又有什么意义?

也难怪boss要那帮人为她戒毒了,这样漫长又痛苦的过程,以及最后清醒着在精神病院里的度日如年,怕才是最让她觉得生不如死的。

感谢亲亲们的心意么么哒。阿锦木时间去统计鸟,过些时间统一答谢么么哒。

说一下今天订阅的前三名,【蘑菇萍】、【Q呆萌乖宝】、【碎琼乱玉】三位亲亲。奖励30币币么么哒。现在去翻一翻留言,明天更新后还木奖励的亲亲记得冒泡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