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粉丝/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五章 粉丝

第七十五章

秋意愈深,淅淅沥沥的两场雨之后,半山腰葱茏繁盛的绿色逐渐转变为橙红金黄。ZiYouGe.com

清晨柔和的阳光投映在晃动的枝头,微风从留了缝隙的纱窗中吹进来,米色的窗帘轻轻晃动着。

屋子里温度正好,徐伊人气喘吁吁的从男人怀里钻出来,面颊泛红、水眸迷离,淋漓的汗水似乎让她白嫩的皮肤上都泛着莹莹光泽。

一只手覆上去揉搓着她圆润白皙的肩头,邵正泽沉默而锐利的面容已经让怀里的小人儿隐隐惊颤,声音小小的乞求道:“起床吧。一会下去了爷爷又该笑话我们了。”

刚刚被自己折腾的醒过来,小人儿的声音里还是带着些慵懒和娇憨,那低低的声音温温软软的落在耳边,拖着撒娇的尾音,可怜兮兮的样子让他又是有些生受不住。

一只手掐上她的腰,娇嫩的肌肤滑不留手,他依旧是沉默着流连着。

似乎在寻思,要不要就此放过怀里这可怜巴巴的小人儿。

亲热的时候她极喜欢出汗,每次从他怀里出来,都是湿淋淋像刚从水里捞上来的小鱼儿。

光滑柔软、又带着女儿家特有的馨香,让他每一次都产生饮鸩止渴的感觉。

“阿泽……”眼见他不说话,徐伊人又何尝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许多次沉默着就凑上来亲吻,要不然就直接沉默着将她整个人拖到身下,她简直有点害怕这样的邵正泽。

沉郁的、锐利的、虽然一言不发,眼神里的掠夺却差点将她整个人吸进去。

想起这几天每一次都要苦苦哀求才能逃脱,她简直是有些头皮发麻。

那样连血液都要停滞逆流的感觉,让她震颤到极致的窒息感,让她每一次都在颠簸又飘荡的感觉中沉沉晕过去。

整个人蜷起来缩在他怀里成小小的一团,男人却是突然伸手将她似乎不知往哪里放的一只小手捉在掌中。

凑到近前,眼看着那纤细如葱白的手指上修剪的圆润而洁净的指甲,充满爱怜的低头亲了两下,那顺着一根根手指传来的酥麻感,让她已经是不自觉又忘掉了所有,只乖乖巧巧的窝在他的怀里。

“依依。”男人的声音在早上带着些餍足的低哑,落在耳边十分性感,那样的称呼却又是让她不自觉抿着唇在他怀里微笑。

似乎从在医院里开始,独处的时候他就慢慢这样叫自己的名字了。

就像两个人独有的小秘密那样,每次听见,她都会产生难言的感动。然后,又总会糊里糊涂的沉迷进他的温柔里。

想到那些缴械投降、丢盔弃甲的样,小人儿在他怀里将头摇成拨浪鼓。

看着她迷糊懵懂的样子,邵正泽低低笑了一声,想到今天已经是她要再次开始工作的日子,喟叹一声,将滑嫩温软的小人儿紧紧揽在了怀里。

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眼看着从前自律严谨的自己一去不复返,他有点明白何为“从此君王不早朝。”

抱着怀里的小人儿又是一通纠缠,九点多,两人才一起下楼。

从医院接回来以后,老爷子固执的要求她在家里养伤,因而这一个多月两人都是住在大宅里。

不用拍戏,学校里也基本上已经没什么课程。除了偶尔看书,其他时间基本上都用来吃饭睡觉了。

老爷子让人变着花样的给她做好吃的调养身子,以至于眼下半点伤痕不见,整个人还是比以前多长了一些肉……

眼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的从楼上下来,老爷子的目光绕过邵正泽,全部落在了他身后看着有些不好意思的徐伊人身上,一脸乐呵的开口道:“起得这么晚。丫头累坏了吧。”

“爷爷,早。”回答什么似乎都不对,徐伊人索性避开老爷子一脸“到底有木有情况”的神色,规规矩矩道早安。

“哈哈。已经不早啦。快过来吃饭。”边上的宋伯笑着招呼了一声,在老爷子一阵乐呵呵的笑声中,徐伊人头皮发麻的坐到了饭桌前。

眼看着邵正泽已经神色如常、怡然自得的开始用早餐,心里一阵郁闷,吃饭的间隙忍不住在桌子下踢了踢他的脚。

“昨晚累着了,你多吃些补补体力。”顺手帮她添了一勺粥,男人云淡风轻的语气却是让她直接涨红了一张脸,直到吃完饭出门都是有些羞的抬不起头的感觉。

……

经过被绑的事情,老爷子对她的安全自然是一等一的重视,坐着专车一路到了片场。

早早等在现场的小石头已经是一脸兴奋地喊着“伊人姐姐”就朝她跑了过来。

弯下腰去两人抱了个满怀,眼看着她神采奕奕的样子,小石头心里揪着许多天的担心也彻底被驱散。

第一次看广告,就觉得这个姐姐笑起来的样子甜甜的特别亲切,后来无意中遇见,情不自禁送花逗她开心,再后来又意外重逢。从心底里,小石头早已经将她当成了真正的大姐姐那般喜爱着。

那天眼看着她被人掳走,自然是万分着急,才会想也不想的就追上去喊她的名字。

听她的话偷偷跑开,那一个黄昏他不知道跌倒了多少次。

可每次跌倒了想起她瑟瑟发抖的抱着同样害怕的自己,却能抹掉眼泪用那样坚决的手势将他推开,用那样安抚的语气一遍一遍的安慰他,他心里也会生出无穷的动力来。

被王俊找到的时候他已经跑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可却连停下来歇一下都不敢。后来在医院门口看到那样奄奄一息的她,更是将他彻底的吓傻了。

可她却能在昏迷之际听到自己的喊声,能睁开眼笑着让他“别哭。”

这样的姐姐,原本是素未蒙面的陌生人,却像一束暖暖的阳光照进了她的生命里。

在后来慢慢长大的岁月里,他永远都记得那样泪水斑驳的一张脸,以及她明亮的眼睛、安抚的笑容。

那样的爱护,成了他成长的指向标,即便是后来彻底的进了这个圈子,他也能一直以她为榜样,做一个足够坚强又善良的人。

小孩子亮晶晶的眼睛充满喜爱的看着她,徐伊人心里也是一阵说不出的暖意。

《青梅竹马》的拍摄进入了后期,剩下的大多都是和她有关的镜头。

已经到了十月底,气温自然也是比前一段时间低了许多。

换上了一会拍戏要穿的练功服,站在边上有些忍不住刚打了一个喷嚏,背上却是突然一阵暖意传来。

“这才刚恢复就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要人说你什么好?”将自个宽大的西装外套直接脱下来罩在她身上,上官烨有些不满的看了她一眼。

“这不是马上就要开始了吗?”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一下,看着面前有些日子不见的上官烨,手指捏着他的外套,心里有一些微小的尴尬。

他刚才顺势过来给自己披上衣服的动作似乎有些太亲密了一些。

可看着他一脸不以为然的样子,反而是让她没办法说出什么拒绝的话。

围着她走了两圈,眼看着面前的小人儿已经彻底看不出曾经受伤的痕迹,依旧是白嫩纯净的样子,上官烨多日的担心也是终于驱散。

一脸温和的看着她,提醒道:“一会你们两个的戏份,注意一些的好。不要平白无故再吃亏了。”

“我知道。”冲着他点点头,眼看着远远走过来的苏可儿,徐伊人自然是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

接下来的一幕戏是因为苏远在订婚宴后一直心不在焉惹得汪静舒不快,因而专门寻到她任教的舞蹈机构,警告她离苏远远一些。

按着剧本的设定,有一幕汪静舒扇巴掌欺负她的戏码,上官烨大抵也是担心苏可儿假戏真做。

“各就各位,action!”

阳光从落地窗映照而入,画面优雅而窈窕的小女人穿着白色的练功服指点着一群小孩子做基本动作。

“腿抬高一点,眼神平视前方。对,就是这样。”练功服勾勒出她纤细却婀娜的身形,长长的头发全部利落的扎高在脑后,露出优美而修长如天鹅般的颈项,她俯身指点的动作都呈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专注美感。

光洁的额头,白皙而莹润的脸颊,以及那样轻轻走路的步伐,让整个画面都呈现出静谧又温馨的感觉。

“云初晴。”一道拔高的女声突然打破了这种温馨的感觉,刚才俯身指点的女人循声回头,马尾在空中略过一道顺滑的弧度,她起身转头朝着门口直直看了过去。

清艳动人的一张脸上,表情有片刻凝滞,穿着紧身包臀裙,外罩枚红色长风衣的汪静舒已经是快步到了她近前。

“找我有事?”示意学生们自由练习,刚才还温柔和气的云初晴已经是骤然换上了一脸漠然之色,一边往边上走,一边开口,仿佛眼前来的这个女人根本不曾和她有过任何的纠葛。

“呵。我说你这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改?已经都做了顾长青的女人还整天纠缠着阿远……”亲密的称呼刚一出口,走着的云初晴已经是突然止了步子。

清亮的眼眸里划过一抹痛苦的神色,云初晴的身形微慌了一下,勉强站定,唇角却是缓缓勾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是顾长青教给她的。越是伤心,越要微笑,越是愤怒,越要告诉自己平静。

生气,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在五年的相处之中,他一直以这种保护着的姿态陪伴着她,虽然心中一直是挂念着苏远,无法忘怀。

可同时,对这个将她从低谷和泥沼中拉起来的男人,她心里充满着深深的感激。

会为他庆生,会陪着他参加晚会。甚至,有时候已经可以说服自己,接受他有些亲密的靠近。

苏念也喜欢他,将他的话奉为圣旨一般。甚至有时候,比自己这个妈妈还有来的更亲密。

此刻,听见汪静舒阿远、阿远的叫着,她却是突然想起了顾长青。

“他是你的未婚夫,和我又有什么关系?汪小姐,如果你专程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话,那还是请回吧。我们没什么好说的!”慢慢的转头,浅浅的微笑,她的目光,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那边,疏远、淡然。

“没什么好说的?!”汪静舒猛地扯了一下她的胳膊,看着近在眼前一张从最开始就让她极度厌恶的面容,妆容精致的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诮,压低声音道:“你在这给我装什么装,要不是你,他会……”

正要说出口的话在云初晴探寻的目光中生生止住。

她怎么能告诉她虽然跟着出国那么长时间,可事实上她和苏远什么都没有发生。

唯一的一次,在化装舞会上他喝得烂醉,她跟着一同过去的几个留学生将他扶回住所。因为大家都知道她痴恋他,所以默许她留在了他的房里。

那一晚,她凑过去亲吻他,他将她撕扯到她的身下,叫出口的却是“晴晴”,那样哀痛而悲伤的语气,那样通红的挣扎的眼神,她原本可以无所顾忌,就那样和他发生关系。

可因为她实在太嫉恨,嫉恨他眼睛里那样的光芒,嫉恨那个一直死占着他的心不走的云初晴。

她中途夺门而出,站在异国他乡的街道上发疯,半夜却又折了回去,第二天起床假装和他发生了关系。

可在那以后,他却是越发冷淡。

回国之后,她私自去拜访他的妈妈,他妈妈喜欢她,这订婚,也是在他妈妈的极力撮合之下才成功举办。

可她知道,他的心从来不曾有一刻停留在她的身上。

这样的想法日日夜夜折磨着她,如何能不让她恨得发疯!

云初晴眼看着她似乎陷入自己的世界中,正准备离开的时候,身边的汪静舒却突然像疯了一般的拉住她,语气恨恨道:“不要再出现在我的眼前!不要再出现在他的眼前!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眼前,你听到了没?他是我的!我的!你不可以再出现!”

云初晴被她死死扣着胳膊,眼看着她如同突然发了疯一般的对着自己大喊大叫,隐忍着厌烦就将她和自己分开。

被有些使劲的推开,汪静舒小小的踉跄了一下,突然扑了过来就要扇她一耳光。

云初晴原本也没有站稳,在她的动作之下直接倒地,边上已经是冲过来一个小男孩,抓着她的衣服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忿忿的大喊着:“坏人!坏蛋!我让你欺负我妈妈,让你欺负我妈妈!”

小石头手下可脚下都没有轻重,苏可儿正是郁闷她一巴掌刚挥出还没有挨上脸,徐伊人就佯装倒地了。

此刻再被这小石头抓着踢着,心里面一个不乐意,直接扬起巴掌就要扇这个讨厌孩子一下。

边上的云初晴却是猛地起身,将孩子拉到了她的边上。

“你在做什么?!”一道不悦的清冷声线在边上响起来,苏远神色冷冷的站在那里。

原本是恰好来到这附近,可联想到打听来的消息,云初晴在这里上班,不由自主的就走了上来。

谁能想,却是看到了这样的一幕。

目光厌烦的看了一眼毫无形象的汪静舒,目光落在了云初晴和她护着的小孩子身上,想起来刚才那一声“妈妈”,再也无法移开视线了。

小男孩睁着明亮的眼睛带着些警惕的看着他,父子之间的天性让他觉得这个小孩子分外的亲切。

清秀的眉眼,小巧的挺挺的鼻子,素来清冷克制的苏远神色间有些恍惚,而回过神来的汪静舒更是一阵惊骇。

这个看着有四五岁的小男孩,他是谁?

“他是谁的儿子?”苏远声音里带着些颤音,目光定定的落在了云初晴的脸上。

“我的!”身后又是一道掷地有声的男音。

顾长青大跨步走到了母子二人面前,俯下身亲热的将苏念抱在怀里,语气轻轻道:“叫爸爸。”

小男孩反应极快,又老早就渴望顾长青成为他的爸爸,因而极为自然的笑着开口道:“爸爸。你是来接我们回家的么?”

“嗯。”顾长青爽朗笑着应了一声,镜头扫过苏念依赖的脸,云初晴漠然的脸,最后定格在苏远黯然失色的面容上。

“卡。”王琦一声喊让几人之间微妙的气氛倏然消退,宋煜将小石头放了下来,笑着拍了拍他的脸:“小鬼头演的不错啊!”

“那是。我是小小男子汉,要保护伊人姐姐的。”说话间小石头冲着苏可儿翻了个白眼,后者更是气得一阵心肝疼。

刚才这小鬼过去踢她挠她明显是用了十足十的力道,明显是故意为之。

而她气急败坏要挥出去那一掌原本也是没有的,倒是又给了这一对表现的机会。

眼看着上官烨、宋煜都是对徐伊人颇为维护的样子,心里更是涌上深深地无力感。

《青梅竹马》原本就是环亚集团全权出品,又亲眼见证了邵正泽那一日对她的守护。虽然依旧是想不明白、不服气,可通过这一段时间她也算是看明白来,继续留在环亚,对她来说,绝对是步履维艰。

最起码,近两三年内已经是难有出头之日。

想到这,心里已经是默默地做了决定。

虽说有些不明白江蔚然怎么会知道她怀了身孕,可既然已经有了这个砝码,倒是不如为自己的前途搏上一搏。

……

与其同时,环亚集团总裁办公室里,握着笔签完文件,邵正泽却是颇有些心神不宁。

原本那一次在广场,临时提起粉丝见面会这样的托词,是想着年初《青梅竹马》一上映就准备。

可因为被掳事件引发的广泛关注,微博以及论坛上各种留言要求举办伊人粉丝见面会的热度越演越烈,因而前不久在小人儿即将康复的时候,公司下面已经开始准备了。

昨天公司官网上开始进行见面会预售票,微博上也已经同步开始抢票。

中午到了公司就差王俊下去看看情况,此刻坐在办公室里,自己却是有些说不出的紧张了。

粉丝见面会这样的活动原本就是有足够浩大影响力的偶像才能成功举办。

不同于演唱会等其他表演形式的见面会,作为演员的见面会一般都是闲话家常以及与粉丝互动来炒热人气。

可对于连一部正式作品的新人来说,这样的见面会在娱乐圈可是从来没有过先例的。

想到那丫头对粉丝的看重,邵正泽彻底没有了工作的心思,将笔搁在桌面,整个身子都朝后面靠了过去。

让上官烨去帮她站站场子?

和星际合作,让林楚出席一下唱首歌带带热度?

索性让《青梅竹马》整个剧组举办粉丝见面会?

这样的念头一个一个的闪过,想起上官烨和林楚那两张同样俊朗非凡的面容,他英挺的剑眉更是明显的蹙了蹙。

这样站在她背后的感觉!

还有这样想方设法创造她和其他男人多相处机会的感觉!啧啧,真不爽!

王俊敲了两遍门里面都是没什么反应,一推开就看到自个boss一副紧紧蹙眉,苦思冥想的样子。

暗笑着轻咳了两声,他一脸凝重的样子立刻引起了邵正泽的注意。

“怎么样?”男人果然是如他想象那般,迫不及待的就出声发问了。神色间期待又带着些紧张的样子,还真是跟了六七年他第一次看到。

“这个,情况有些出乎想象。”王俊蹙着眉,看着他有些担忧又有些焦急。

邵正泽一颗心已经是有些无力的掉落,虽说的确含着期待,可这样的情况他也是有想过。

毕竟纵然在网络上引起几次轰动,可如今的网络基本上都是看热闹、人云亦云的居多。

真正扯到掏钱买票这样的事情,谁不得三思而后行。

尤其,还是原本就刚刚出道的新人。

紧紧蹙着眉,邵正泽已经在想着要不要买些粉来凑凑人气,王俊已经又是轻咳了一声,一本正经道:“昨天一开始,不到三个小时一千张进场票就被哄抢而空了。眼下还有许多粉丝为没票了抱怨,底下人请示,看需不需要再增加一千张,将见面会的地点改到香江剧院。”

“完了?”

“是。一千张反正已经售完了。”王俊摊摊手,唇角都是藏也藏不住的挪揄笑意。

邵正泽一时反应过来,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直接开口道:“滚蛋!”

王俊耸耸肩,刚走了两步,身后又是一道没好气的声音道:“回来!”

“下去让他们统计一下,看一下具体情况,根据市场斟酌。”略微想了想,男人紧蹙的眉头早已经是彻底舒展。

“boss,我觉得你不用太紧张。虽说才出道,小夫人的人气还是不错的。而且咱们定的票价也并不贵,一千人还是……”

“还不去?!”眼看着连一向正经八百的王俊都是看热闹一般的打趣起自个来,邵正泽一张脸登时紧绷起来,凉凉看过去的一眼,王俊默默地朝着门口移动了。

最终,伊人粉丝见面会的门票确定在了一千六百张,地点由原来的传媒大学大礼堂改到了可容纳两千人的香江剧院。

而时间,确定在了即将到来的周末。

……

平稳行驶的保姆车上,徐伊人对着镜子将自己脖颈上的白色围巾又摆弄了一遍,有些紧张兮兮的发问道:“我这个样子还好吗?会不会太随性了些?”

粉丝见面会在下午的三点半举行,她早早起床就开始为了穿什么而发愁。不想太正式、也不想太休闲,不想让粉丝觉得她过于青涩,又不愿意给她们过于成熟的感觉。

因为从来没有过被这样拥护的感觉,所以分外的感觉到紧张和压力。

“很好。这样就可以了。你重伤初愈,粉丝们更关心你的状态。过分隆重的打扮反而不好。现在这样就很有亲和力。”自从她伤愈以后,唐心就成了她的专属经纪人。

看到了邵正泽对她非比寻常的看重,引导起来自然也是不遗余力。

眼下已经入秋,徐伊人上面是一件款式很简单、略显宽松的粉色圆领长毛衣,柔软的质地、浅淡的颜色,将她白嫩的肌肤更是映衬的莹白如玉。

下面配了一条颜色适中的铅笔裤,包裹着纤细匀称的腿型,整个人比往常更显出几分甜美来。

她气质清新淡雅,一般都是以白色、米色、浅绿色这样的颜色为主,粉色倒真的是第一次尝试。

对着镜子又是看了好几遍,目光落在缠在脖颈上的白色围巾上,突然间忆起那些充满爱心疼宠的礼物,心里那一股子紧张却是慢慢的退了下去。

而此刻,香江剧院里一千多个位子已经是坐的满满当当。不同于以往乱成一锅粥的粉丝团,早早到了现场维持秩序、警戒的工作人员诧异的发现,这一次来的所有粉丝都是空前的秩序井然。

再一留心,才发现现场的粉丝一大半以上都是看着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学生。最前面的几排学生更是整整齐齐的穿着一模一样的校服,走近了可以看见上面“市三十七中”的徽章。

再看其他的,几十个俊俏的年轻男孩女孩外面罩着统一的白色大T恤,上面“徐伊人,加油”五个字十分醒目,正拿着哨子和小旗子隔空喊话,组织后到的粉丝迅速入场。

“大猫,你负责那边过道,让大家都安静一点。伊人大病初愈,一会看见她进来,千万不要拥挤吵闹。”

“还有还有,让各个区的区长都确认一下,看粉丝圈都来了哪些人?”

“秋水伊人,让每一排传话过去,一会散场的时候,手上的东西不要随地乱扔,体现出我们薏仁粉的素质来。”

“粉丝代表的礼物不要忘了,一会送上台,不要提过分要求,让伊人为难啊!”

“……”

“吼吼,都听见了没?”

几个说话的女孩彼此之间的称呼古里古怪,什么“打瓶酱油”、“大猫”、“亲妈”……

边上的工作人员听的一头雾水,已经就位的粉丝们却是会心一笑。

从伊人粉丝见面会要举办的消息一传出,粉丝圈里最活跃的死忠粉已经是早早的制定了详细的计划。

基本上是先以学校为单位、后以每个区为单位,统一拿到票的粉丝人数,规定每个学校和每个区的粉丝队长,以确保将这一次在粉丝见面会上的纪律传达下去。

虽说这原本就是一个相当麻烦的过程,可粉丝们却是少见的配合。

一看到消息的基本上都能主动联系各自粉丝圈的小队长,这才有了今天相当整齐的场面。

“来了,来了,人来了。”随着门口传来的一阵嘈杂声音,原本安静坐着的粉丝们却显然都是激动不已,过道边上的已经直接将身子探了出去。

年轻的女孩穿着粉色的长毛衣和简单的牛仔裤,光裸的脖颈上松松的围着一条白围巾,如以往那般将长发扎成高高的马尾,笑的眉眼弯弯的样子已经第一时间让人觉得熨帖不已。

而她边上,短发的苏米穿着帅气的风衣外套,同样是一脸笑意的同现场的粉丝挥手。

作为国内三大电视台之一,江北电视台的地址就在和京城紧挨的江北市。

虽说开车过去也就一个小时,路程也是相当的通畅便捷,可作为江北电视台当家小花旦之一,苏米的身价,可从来没有主持过这样一个新人的粉丝见面会。

想到这定然是环亚传媒对徐伊人的重视之举,粉丝圈里已经有不少人开始窃窃私语。

“喂喂,大猫那个穿风衣的是苏米没错吧?邵总裁为了我们家伊人这么烧钱真的好咩?”

“以我混迹娱乐圈多年的经验看,赤果果有奸情的表现!”

“艾玛,总裁今天怎么不来啊!我这蛋蛋的忧桑感!”

“……”

徐伊人一路从畅通无阻的过道中走过,眼见边上的所有粉丝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看她,心里着实有些忐忑。

虽说也有争抢着伸手出来和她打招呼的,可这样规规矩矩的样子,实在和她以往见识到那些明星们疯狂的粉丝团不太一样。

她边上专程赶来的苏米也是觉得有些奇怪,现场到来的几十位媒体记者自然也是有人眼疾手快的拍下了这一幕。

联想到刚才那几个粉丝团小领导声嘶力竭的喊话,一时间都是有些感慨万千。

粉丝见面会上,为了和偶像近距离接触,这几年没少发生推搡踩踏事件。甚至有些更疯狂的,男影迷天天偷窥女明星,女影迷为了偶像一个拥抱要死要活,这样注重纪律性的粉丝团,还真是难得一见。

尤其是,他们其中多半还都是年轻学生,就更是相当难得了。

“大家好,我是主持人苏米。”

“大家好,我是徐伊人,感谢所有到现场支持我的朋友!谢谢大家!”转身之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徐伊人还是难掩激动的深深鞠躬。

随着她弯腰下去,刚才还安静注视着舞台的粉丝突然沸腾起来,在她抬眼的瞬间,底下已经是整整齐齐的竖起了许多横幅和以心形圈着她名字的爱心牌。

不知道是谁起了头,掌声雷动以后,坐在位子上的所有人突然起立,将手中的牌子高高举起,异口同声的出声道:“伊人伊人,一生挚爱。伊人伊人,星光无限!”

三遍以后,又是改口成:“徐伊人,加油!薏仁粉永远支持你!”

再然后,所有人在她热泪盈眶的视线中高喊:“伊人加油!我们爱你!”

整齐一致的喊声震惊了边上的媒体和维持秩序的安保人员,同样让舞台上的苏米面色吃惊。

而明亮的灯光下,她们一直以来爱护疼惜的女孩却是面色微怔,微笑着落下泪来。

这样的模样,自然是让原本等着欢呼的粉丝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开始七嘴八舌的开口道:“伊人别哭!伊人加油!我们永远支持你!”

“谢谢,谢谢大家!”女孩又是深深的鞠躬,没有多余的话语,可这样反复的道谢却是让所有粉丝都越发心疼。

他们庆幸,义无所顾的来到这里,传递他们的支持和喜爱,让她获得力量和勇气。

“今天才算见识到何为华夏好粉丝了,也难怪我们伊人都感动的落泪了。”苏米笑着开口打趣一句,将女孩邀到舞台一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底下的粉丝们也是发出一连串的笑意来。

粉丝见面会的第一环节是通过苏米和徐伊人的问答互动来将她立体的展示出去。

客套的寒暄之后,苏米看了一下底下聚精会神看着舞台的一众粉丝,一脸关切的笑道:“看着下面粉丝们热忱的神色,想来大家眼下最想知道的就是你的身体状况了。”

“嗯。感谢大家关心。”目光扫过底下第一排的粉丝,意外的发现了许多熟悉面孔,徐伊人声音柔软道:“眼下我已经痊愈了。这段时间,让你们担心了。”

“据说当时和你一起被掳走的还有《青梅竹马》剧组的一个小孩子,在被掳以后,你第一时间帮助孩子逃脱了。你自己当时不害怕吗?”耳边是她轻轻柔柔的说话声,稍微带着些甜蜜和羞涩的笑容,苏米情不自禁的问出了心中的一个问题。

“害怕。怎么可能不怕?”徐伊人有些不好意思,“其实我是一个很胆小的人。只是当时小石头实在是被我连累的,我不能让他受这样的无妄之灾。自然得想办法让他先逃走。”

“那你自己呢?当时有没有想过自己怎么办?”

“那一瞬间的确没有想到那么多,让小石头先走是我心中唯一的信念。”话音落地,徐伊人神色间有了一丝恍惚,唇角又是勾起浅浅的笑弧:“我知道一定会有人救我的。所以我能做的就是争取尽可能多的时间,保护自己尽量的少受伤害。”

“有人?”似乎是有些玩味的将这两个字在唇齿间咀嚼了一下,主持惯了娱乐节目的苏米难免是有些八卦起来,笑眯眯的看着她:“伊人这句话说的很肯定哦。莫不是心里面当时有人选?是……邵总裁吗?”

“哇。真是知我者莫若苏米姐!”

“一定是哇。快看看我们伊人的表情,又是和那一次被问到这个话题时一样一样的呆萌表情。哇咔咔,肯定是总裁啦!”

……

底下日益壮大的总裁党有些忍不住的相互咬着耳朵一脸窃笑,舞台上的徐伊人也是同上次一样有些调皮的笑了笑:“邵总的救命之恩……”

“以身相许!以身相许!以身相许!”底下的粉丝已经是再也控制不住,一个两个挥着爱心牌就直接高喊起来。

不等徐伊人作出回应,已经是有另一批粉丝也回过神来,夸张的哭喊道:“不要哇!我们家烨男神要肿么办,初晴你不能移情别恋!”

“还有我们小煜煜,学长学妹的最有爱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

“哈哈……”眼看着徐伊人睁着黑白分明的眼睛有些左右为难的看着底下据理力争的粉丝,苏米有些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看来粉丝们对你的归属颇有争议。这嫁娶之事还有待商酌。”

眼见着徐伊人突然松了一口气,苏米看着她又是突然一声坏笑:“既然这样的话,大家不如先听听伊人对他们三位的评价?”

“好啊!”异口同声的欢呼声差点将屋顶掀翻。

眼见她动了动唇,一众粉丝立马就安静了下来,生怕漏掉她即将说出的任何一个字。

歪着略微思考了一下,徐伊人如同小学生回答问题一样,一脸认真道:“上官烨是温文尔雅的人,演技很好又十分平易近人,完全没有一点架子。宋煜也是性格很好的人,演技方面也有许多方面值得我学习。嗯,邵总裁……”

大脑中突然闪过那样一张英俊锐利、棱角分明的面容,又闪过他温和缱绻、脉脉含情的眼神,徐伊人一时之间卡壳了。

有太多的词语可以用来形容他,可是此刻,竟然又觉得任何一个形容词都不足以形容他。

感谢各位打赏的、送花的、送钻的、送票的亲亲们,感谢么么哒。

说一下今天订阅前三名【浮光掠影】、【sunshine0320】、【guerao】,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