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撒娇/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六章 撒娇

“邵总裁,在我心里,是天神一般的存在。ziyouge.com”似乎是一时之间联想到了什么一般,舞台灯光下的女孩露出一个柔软的不可思议的笑容,黑白分明的眼睛亮光闪闪,一脸认真的说完,指了指自己心口的位置:“每次想起他,都会让我觉得感动又安全。他那样出现在我面前,这种感觉,就像长途跋涉的人猛然发现一汪清水,溺水的人看见岸边伸来的一只手,没办法用简单的词语来形容。”

在全场寂静又专注的视线里,徐伊人唇角的笑容如花朵绽放一般绚烂,声音却带着些哽咽,一字一顿道:“邵总裁,我真的很感谢他。这种谢意,让我觉得,为他做任何事情都甘愿。我会好好努力,为他给我的重生,也为了所有关心我、爱护我、支持我的人。徐伊人,会加油!”

一番话说完,底下的粉丝有片刻的静默,似乎没想到她会真的毫不避讳的说出这样似乎含有表白意味的话来。

可她语气里那样的郑重,那样几乎要落下泪花的感激,又是让所有人觉得,她是真的从心底里感谢着那个男人。

毕竟,在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候,是他及时出现,是他一路护着那样奄奄一息的她,到了医院。

他是环亚集团总裁,她是环亚旗下新晋艺人。论公,他对她有提携扶助之恩,于私,他对她有救命护佑之恩。

这样的情意,于她一个刚出道的新人,说是恩重如山毫不为过。

她心里的天神,让她觉得感动又安全的特殊的存在。那样一个男人,获得她这样的看待,自然是当之无愧。

这一刻,所有人已经不觉得她对他心存爱意会有什么奇怪,再联想到上一次她弯着唇角开玩笑:“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不知道邵总会不会要我?”

现场的粉丝已经是觉得,他们喜欢的这个坚强又柔弱的女孩,心里对那样的男人定然是有些感情的吧。

可一时间联想到两人之间这样大的差距,一个是京城贵胄,高高在上,一个却只是刚刚步入这个圈子、努力向上的新人。

那样大的差距,他们喜欢的女孩需要多么辛苦,才能一步一步的走到他身边去。

脑补过剩的粉丝们一时之间对如此坦诚又如此真诚的徐伊人无比的心疼,片刻的沉寂之后,现场爆发出雷鸣般热烈的掌声。

“据我所知,伊人是传媒大学新闻专业的学生,并非科班出身。当时,是什么原因让你萌生了进入演艺圈,做一个演员这样的想法?”苏米自然也是为她话里的情意而震撼,距离那么近,她已经看得见女孩眼眶里水光潋滟的泪花。

联想到那样冰山一样矜贵的人物,心里也是一声叹息,不忍心再去继续问关于感情方面的问题,自然而然的扯开了话题。

“主要是因为喜欢,感觉自己喜欢了,所以我就想要为此而努力。感谢秦编和莫导给我这样的机会,同样感谢这几个月来所有帮助和指点我的老师。因为他们,有了现在坐在这里的徐伊人,”目光掠过下面乌压压的人群,徐伊人情不自禁的挥了挥手,笑道:“当然,还有所有的薏仁粉。感谢你们一开始的喜爱和一直以来的爱护,我爱你们,我会一直努力的!”

“我们也爱你!”一众粉丝被她突然绽放的笑意晃花了眼,也是跟着心潮澎湃的大声回应起来。

“眼下除了担任《青梅竹马》女主角之外,伊人也是参演了华夏台《被鲜血染红的旗帜》这一部抗战片。此外,更是即将和今年的超人气偶像歌手林楚合作,担任其唱片MV的女主角,这样的际遇在新人演员里也是难得一见,可同时又难免让你处在大众关注的中心。有没有压力山大的感觉?”

“说是一点也没有自然不可能。不过,我对自己有信心。”不同于刚才柔软又带着些腼腆的笑容,女孩清丽动人的面容上突然是浮现出一抹飞扬神色,后面斩钉截铁的一句宣誓般的话语,连苏米都是一时之间受到感染。

谦虚却不自轻、自信却不急躁,笑容淡淡,不急不缓,如一缕清泉静静流过,洗涤人的眼睛和心灵。

这样的女孩,当真是让人不喜欢都难。

也难怪眼下连正式作品都没有,就有如此这般的号召力了。

再看着底下一众目光灼亮的粉丝,苏米毫不怀疑,边上这个看着纤瘦文弱的女孩,总有一天,会如她所言那边,凭着自己的努力,站在一个绝对辉煌又万众瞩目的高度。

半个多小时的谈话过后,现场的粉丝依旧是丝毫不减热情。在她每一次微笑的说话之后,都能报以最热烈的掌声。

这样的拥护和喜爱,连苏米都是有些说不出的羡慕了。

拿着话筒站起身来,目光从底下乌压压的人群中逡巡一周,苏米眨了眨眼睛,突然一脸兴奋的卖关子道:“今天现场还来了一位特邀嘉宾,他将和伊人一起为我们献唱一首最近相当流行的歌曲,大家要不要猜一猜,他是谁啊!”

“啊!要唱歌!”

“伊人要唱歌!天呐,真的好期待啊!”

前几排穿着校服的基本上全部都是市三十七中的学生,徐伊人在他们学校礼堂上浅吟低唱着舞蹈的那一幕早已经是深深的惊艳了每个人,此刻听见这意外的好消息,自然是全部沸腾起来。

叽叽喳喳半晌,才是猛地反应过来苏米说了一个特邀嘉宾,心里面闪过一个不敢置信的念头,已经是齐声开口道:“林楚!林楚!嗷嗷,一定是林楚!”

观众席上的媒体们也是难以按捺心中的激动,一片喧嚣之后,舞台上灯光变幻,最耀眼的地方已经是多了一个穿着黑色修身长风衣的高瘦青年。

“嗷嗷嗷,真的是林楚哇!”

“太惊喜了!我们伊人怎么就这么受人喜欢呐!”

“天呐,为毛我觉得伊人宝贝和林楚也挺搭的!要死了要死了,闺女这么乖,人见人爱肿么破!”

底下粉丝们一阵嗷嗷乱叫,热切的目光望向舞台,娇俏甜美的女孩和沉静高瘦的青年,站在一起的画面也颇为赏心悦目。

“还记得昨天,那个夏天,微风吹过的一瞬间……”轻柔的男音似乎带着某种缠绵的怀恋,一经响起,下面热闹讨论的粉丝们就不由自主安静了下来。

“似乎吹翻一切,只剩寂寞肯沉淀,”林楚的声音骤然带上一丝沙沙的低哑,专注又带着些鼓励的眼神,让握着话筒的徐伊人也是倏然安宁,熟悉的旋律在耳边回荡,已经是微微垂敛了眼眸:“如今风,依旧在吹。秋天的雨更碎,心中的热却不退。仿佛继续闭着双眼,熟悉的脸,又会浮现在眼前。”

她唱歌的声音低婉动柔和,带着些缭绕缠绵的情意,又有年轻女孩所特有的甜美和青涩,一众人立刻就被带到两人所营造出的意境中去。

“蓝色的思念,突然演变成了阳光的夏天。空气中的温暖,不会很遥远……”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对唱的两个人说不出的合拍,随着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回过神来的两人微笑对视,下面的粉丝再一次激动沸腾。

“伊人伊人!林楚!林楚!”尖叫声和欢呼声经久不息,站在舞台一侧的苏米差点觉得现场即将失控。

不过,在两人一起鞠躬之后,尖叫激动的粉丝却是慢慢的平静了下来,重新坐回到座位上。

“伊人是第一次在公众场合唱歌吗?”林楚原本就是来串一下场子,顺带着给新唱片和专辑预热,一曲终了也不过简单说了几句话,苏米仍旧将话题引到了徐伊人身上。

后者看了一眼下面前几排有些熟悉的面孔,笑道:“《青梅竹马》拍摄期间,在三十七中大礼堂唱过歌,不知道算不算?”

她对唱歌并没有多少研究,可好在声音也算好听,以前拍戏的时候,角色需要会载歌载舞。

虽说多半都是后期制作,可当时她对自己要求严格,基本上练舞的间隙也会一遍一遍的去学习跟唱那些歌曲。

即便到了现在,有时候无意之间都是会哼出那些旋律。

所以,她能完完整整唱下来的歌曲并不多,可只要认真学过的那些,却又能唱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被风吹过的夏天》是林楚比赛时所演唱的那些歌曲里,十分轻柔的一首情歌,适合她眼下的声线,也特别适合男女对唱。从唐心和星际那边沟通开始,她就已经在反复练习这首歌了。

眼下看起来,效果倒是比她想象中还要好一些。

“下面,就到了我们今天最激动人心的时刻了。”苏米俏皮的声音拖着长长的尾音,在底下粉丝期待闪亮的神色中,宣布道:“我们的粉丝代表可以上台啦。和你们喜爱的偶像进行现场互动。从最左边开始吧,粉丝代表依次上台。”

要上台的粉丝代表自然也是粉丝圈里一向活跃的小领导,攥紧了手中的礼物,一向在微博论坛上相当活跃的十几个人竟然也是难得紧张了起来。

直到徐伊人微笑的起身,和每一个差不多年龄的粉丝代表依次拥抱,不厌其烦的说“谢谢”、“我会努力的”,才将他们心底原本的忐忑彻底驱散。

他们因为喜欢而追逐,可毕竟,有的到现在也并未见过真人。

荧屏形象和现实生活中真实的一面毕竟会存在差异,从长相到气质、从性格到人品,有时候见面反而会破坏心中原本的美感。

消除了差距,缩短了距离,有时候带来的反而是深深的失望。

可他们眼前这个女孩完全不同,她神色间真挚的感谢,唇角柔柔的笑意以及看着他们每个人时那样清澈的眼眸和眼眸中明亮的光芒。

她本人,比荧屏上更让人怜惜心疼。

粉丝们恋恋不舍的下去,舞台上就剩下了最后一个男孩,徐伊人看着他愣了一下,长相清隽的男生已经是笑着开口道:“我是顾凡。”

虽说才上高三,可面前的男生已经是比她高了一个头不止,和第一次他在教室里偷拍被抓包的窘迫不一样。这一刻的他,倒反而更像一个彬彬有礼的学长,在对一个刚进学校的小学妹做自我介绍。

仰头看他的女孩露出会心的笑容,声线清甜道:“你好。谢谢你来。我知道你是三十七中的。”

顾凡的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脖颈间的白色围巾上,眼眸里泛起柔和的亮光来。站着不走的样子让底下的粉丝一阵诧异,已经有人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谁啊?他想做什么?”

“就是哇。大猫你认识吗?”

“胸前挂着小哨子,他是哪个区的区长?”

“嗯哪。他是三十七中的粉丝团团长,这一次……”

开口解释的女生话没说完,四周坐着的男生女生已经是一脸羡慕嫉妒恨的表情,重新看向了舞台。

薏仁粉里面最有话语权的两拨死忠粉。

“伊人后援会”为代表的最早期粉丝资历最深、技术性最强,却也是最神秘。每一次传播出来的消息最准确,照片也最完美。偏偏最近越发的神龙见首不见尾了。

“三十七中粉丝团”却是人数最多、最有凝聚力,同时最有纪律的一拨。幸运的参演了《青梅竹马》其中一幕和“薄荷香茶广告”的拍摄,在粉丝团里自然是一直被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可他们对徐伊人却是实打实的维护,两次那么多人数的拍摄,连一张和剧情有关的照片都没有泄露出来。

他们一直以为粉丝团团长肯定是三十七中说一不二的大姐大呢?

此刻竟发现,是这样一个看着个子高高、清秀挺拔的男生……

舞台上,目光从白色围巾上重新落定在女孩清丽动人的眉眼间,眼见她的确是完好又健康的站在自己面前,顾凡情不自禁的吁了一口气。对着徐伊人笑了一下,声音轻柔的开口:“我要报考华夏传媒大学了,也给我一个拥抱作为鼓励,好不好?”

那样轻轻地、带着试探的声音,似乎怕将眼前这柔弱小巧的女孩吓坏一般,亮光灼灼一双眼,边上的苏米都有些起鸡皮疙瘩。

徐伊人也是明显愣了一下,情不自禁想起了那一次她和工作组一起下楼,男生趴在栏杆上朝着她挥动手臂的样子。

那样青春洋溢的一张脸,那一句“徐伊人,加油”现在每每想起来,都会让她情不自禁会心一笑。

还有那一天在医院外面,几步开外他流着泪的通红的眼睛……

笑着点了点头,男孩已经是动作轻柔的拥抱了一下她,轻轻地一句“徐伊人,加油!”再一次落在了耳边。

在前排一群同学的起哄欢呼中松开胳膊,顾凡清秀的一张脸上染了些红晕,徐伊人已经是同样笑着开口道:“你也是,加油。我相信你,可以的。”

看着她微笑,不舍得转身,在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清楚地记着她当时唇角的笑意,和柔软的发间那一缕淡淡的馨香。

这样轻轻的一个拥抱,是他一生中和她最近的距离。

他以为他可以尽快的追上她的步伐,可每当他站在一个高度,她却更早的创造了新的辉煌。

再也没有这样近的时候,近到让他产生一种错觉,让他以为,只要努力,总还有希望。

……

秋风瑟瑟,环着肩膀站在寒风中的女孩对着手掌吹了一口气,白皙的面容被稀薄的阳光镀了浅浅一层金,即便是穿着朴素又带着补丁的旧衣服,眉眼之间的清新灵动却是怎么也遮掩不住。

“菲菲姐?”一转身就看见神色探寻盯着她看的邓菲菲,徐伊人开口笑着招呼了一声。

《鲜血染红的旗帜》要赶在寒假登陆华夏台黄金频道,眼下拍摄已经过去了近三个月,眼看着已经到了收工阶段。

邓菲菲所饰演的武藤杏昨天已经被“梁辉”一枪击毙,今天也无非是来处理一些后续事宜。

合作这么些天,虽然两个人的戏份基本上没什么交集,私底下关系却也是不错,最起码要比她和唐韵之间融洽许多。

眼见着她笑着回头,沉浸在思绪里的邓菲菲回过神来,走过来露出一个有些勉强的微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亲切道:“快杀青了吧。这几天天气凉,最好给衣服里面多套一层,可以保暖。”

“是啊。一会炸弹一来,我就可以光荣牺牲了。”耸耸肩膀露出一个有些俏皮的笑容,女孩清亮澄澈的一双眸子光华潋滟,水汪汪十分动人,是她多少年不曾见过的。

娱乐圈这样的大染缸,教会一个人成长有时候只需几天时间。

虽说和她相比还算新人,可进入娱乐圈半年,眼前这女孩经历的事情却是比一般刚进圈子的新人多的多。

这样清澈澄净的一双眸子,就好像一泉清流,可以洗涤所有的阴沉和黑暗,也难怪所有人对她的第一印象都是非常好。

邵正泽,是因为这样一份干净和纯粹,才喜欢她的么?

目光定定的落在女孩似乎不染尘埃的柔软笑容上,正要再说话,唐韵强硬的声音却是骤然传来。

“不行。我不同意。”不可思议的看了白祈安一眼,似乎听见什么天方夜谭一般挑了挑眉,目光再落到边上的汤韫身上,唐韵语气生硬道:“按照剧本设定,白露的戏份在一会投下炸弹的那一幕就可以结束了,怎么可以平白无故增添戏份?”

“怎么是平白无故?”不太乐意的看了她一眼,汤韫也是丝毫不退让的坚持己见:“伊人在这部戏里表现一直加分,不过是多加一幕戏而已。而且祈安说的不错,这样的一幕戏加上去,也能和开始呼应一下……”

“我觉得不合理。”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唐韵的语气依旧是十分强硬。

邓菲菲和徐伊人一道走了过来,眼看着他们几人气愤僵持,女孩有些疑惑的笑了笑:“刚才听见汤导说起我的名字,是一会的戏份有什么问题吗?”

“来来来,正想给你说,为了让白露这个人物形象更立体,我们决定给你在轰炸过后再添上一幕戏。”话音落地,对边上唐韵铁青的脸色视而不见,汤韫已经是一脸认真地讲解道:“一会轰炸过后,梁辉会带人赶过来。你剩下最后一口气,气若游丝的喊他‘梁大哥’,记住眼神要悲戚一点,明白了吗?”

“这……”有些不自在的将掉落在脸颊边上的一撮头发往耳后拢了拢,目光看向边上坐着的徐茜和白祈安,又对上郑秋鼓励的视线,了然的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

眼看着几人明显全都赞同的样子,唐韵心里更是一阵气急败坏。

从一开始拍戏徐伊人在她手下抢镜,两人就一直在暗地里较量。可让人气愤的是她从来没有占到任何便宜。

更让她觉得憋闷的还是郑秋对这丫头一心一意的维护,几乎每次两人在镜头里较量的时候,他总是毫无理由的偏帮。

这样回想一下,许多戏份中三人的情感就变得十分微妙。

安平的形象过于强势,而白露却是恰到好处的乐观和柔和,在和梁辉的对手戏中,她的感情有点过于锋芒外露,可原本中规中矩的白露一角却是因为徐伊人和郑秋相当融洽的合作,让一众导演都是啧啧称赞。

就好像,剧中的安平一心一意的喜欢着梁辉,梁辉却将越来越多的目光留给了他从城里一路带到战场上的白露。

女一号的光辉被一个原本名不见经传的新人分去一些,这样的感觉让一向强势的她回想起来自然是分外的怄气。

尤其是,刚开始顾着和徐伊人在镜头下较劲,她并没有将这些微妙的情感悸动放在心上,后来再顾及到已经是明显晚了。

站在边上一脸郁闷的看着他们拍完一幕戏,随着汤韫一声喊,到了白露死亡的这一刻。

满目疮痍的村镇里,尸横遍野,血流满地。

刚刚经过了新一轮的轰炸,地上被炸飞的断胳膊断腿还涔涔的流着血,侥幸活下来的伤病互相搀扶着再一次爬起来。

断壁残垣、哀泣连连,画面里急匆匆跑来的一堆人同样是灰头土脸,衣服上布满了脏污的血迹。

“阿庆……”一个胳膊还流着血的男人大惊失色的朝着边上一身血污的一个男人跑了过去。

队伍最前面的梁辉双眼猩红,一眨也不眨,如同呆滞一般的看向前面依旧是硝烟弥漫的场地。

敌机从头顶飞过的那一刻,他心里就生出不妙的预感。

在战地医院方向一声“轰”的声音传来之时,他双眼通红的杀出一条血路,和几个战友穿越了枪林弹雨,才狼狈赶到。

“白露!”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声饱含悲怆,一向坚强如铁的汉子已经是发疯一般的跑了过去,将地面上那个一身血污的女子扶起在怀里。

被弹片划破了腹部,白露捂着伤口的一只手已经是全部被鲜血染红,并且,那样鲜艳的可怖的红色还是涔涔的往外流着,止也止不住。

镜头下,她瘦小的身子因为疼痛而颤抖痉挛着,虚弱苍白的一张脸汗水满布,连嘴唇都是痛的颤抖着说不出话来。

“白露!”男人急切的又唤了一声,抬手就要将她抱起来,一边焦急的安慰道:“别怕,你不会有事的。我这就抱你过去找医生。”

“梁大哥。”奄奄一息的女孩伸出鲜血染红的一只手抓上了他的胳膊,唇角露出个虚弱的笑容,眼神已经是渐渐涣散,“不用的,我快要死了。”

“不会的。瞎说什么!”男人声音哽咽着粗吼一声,却是神色悲伤的停在原地保持着搂着她的手势,眼看着她的鲜血将地面染红一片,素来坚毅的面容都是止不住的悲痛外露。

伸手过去按住她鲜血涌动的伤口,白露已经是手指颤抖的要摸上他的脸颊,一脸神往道:“梁大哥,我想爷爷了。马上就要去见他,好高兴。可是我,我……”

白露哀伤的神色带着些眷恋,话音未落,一只手重重的砸落向地面。

“白露!”男人哀嚎的嘶喊似乎可以席卷一切,边上的工作人员都是有些动容的抹了抹眼泪。

汤韫大喊一声“好”,郑秋重重的吁了一口气,一只手揽着的女孩已经是突然睁开眼,冲着他调皮的眨了眨眼睛。

郑秋面上一愣,小人儿已经是飞快坐起身来,握着刚才砸落到地面的那只手,紧紧蹙眉道:“唔。好痛!”

“这会知道痛了。我以为那不是你的手呢?”被她急着吹手的动作逗得一乐,站起身来的郑秋有些没好气的白了她一眼。

很多细节上,这丫头比他还要较真。这一部戏摸爬打滚的比较多,后面整天硝烟弥漫的,倒是也从来没听见她抱怨一句。

眼下这丫头杀青了,倒还是有些不舍得。

“谢谢大家这一段时间的照顾。”换了衣服稍微收拾了一下,神采奕奕的站在几位导演面前,女孩正儿八经的笑着鞠躬。

“时间过得这么快,还真是有些不舍得。”一向大嗓门的汤韫亲自递过来一个去晦气的红包,徐伊人笑嘻嘻的接过,已经是眨眨眼俏皮的打商量:“我也不舍得。要不然汤导再给我加上几幕戏,就写侥幸被救活,成为战地传奇怎么样?!”

“一天到晚净是异想天开!”没好气的将她歪着的脑袋拨弄了一下,郑秋哈哈笑道:“不过以后要是有角色了,汤导肯定第一时间能记起你这个鬼丫头来!”

“这一段时间也辛苦,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吧。纵然年轻,也不要不拿身体当回事。”一向严肃的徐茜也是点点头温和的嘱咐。

同几人挥手告别,神色轻松地回了家,沙发上听到动静的小猫儿已经是飞快的窜到了她的脚边。

一个多月,小白露足足长胖了一圈,哪里还有她当初带回家时那样小小瘦瘦的可怜样。

将小猫放回地面,闻着自个身上似乎还是有些不太明显的味道,蹙着眉去浴室仔仔细细洗了个热水澡,才重新窝回了沙发上。

江北电视台在重播《逍遥剑》,画面里正是她和郑秋饰演的皇帝灯会相遇那一幕,目光盯着电视屏幕,却是渐渐神游九天了。

邵正泽一进门,就看到她歪靠在沙发上睡着的样子,蜷起的腿肚边卧着那只日益发福的猫。

将外套随手晾在一边,他已经是放缓了步伐,脚步轻轻的走了过去。

似乎是刚洗过澡,女孩柔软的长发披散着,淡淡的馨香沁人心脾,宽松的大睡衣上印着大嘴猴的图案,映衬着她嘟着嘴的睡颜越发的甜美可爱。

将那一只对着他喵喵叫的小肥猫揪起来扔到一边,整个人顺势坐到她边上,轻轻地拍了两下她的脸。

“阿泽……”徐伊人懵懵懂懂的睁开眼睛,清俊的面容映入眼帘,捂着嘴打了一个哈欠,困顿出声:“几点了?”

“八点。”说了时间,眼看着她哈欠连连,男人已经是有些心疼的蹙了眉,温声开口:“怎么累成这个样子?吃过晚饭了没有?”

“估计是这两天在土地里滚的次数太多了。”伸手圈上他精瘦的腰身,小人儿伏在他身前,声音倦倦道:“好困。”

眼看着她懒洋洋的样子,邵正泽好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将她整个人抱在怀里,又是忍不住捏了捏她小巧的鼻尖:“下午几点回来的?睡成这样,肯定连晚饭也没吃。”

“嗯。”软软糯糯的点点头,小人儿迷迷糊糊、却是笑的一脸狗腿:“你怎么知道吖,阿泽好聪明!”

“乖乖坐着,我去做饭。”被她小孩儿一样懵懂又乖巧的神色弄得心头一阵柔软,将她整个人重新放回到沙发里,他起身朝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

前一段时间不常住在这边,最近又是隔三差五过来,因而李婶也不过是白天过来打扫一下卫生,顺带喂喂猫。

从冰箱里拿出几样蔬菜放在水池里清洗,厨房门口小人儿一只手扒着墙壁,正是迷迷糊糊又痴缠不已的看着他。

从小独立,又有在外求学的经验,不到一会工夫熬了小白粥,做了两样清淡小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前面休息了一个多月,这丫头最近颇有点拼命三郎的架势。原本长了些肉的脸颊又是瘦回到了原来的样子,每每回家也是困困顿顿,让他看了都是说不出的心疼。

“还要不要?”多半天没有吃东西,徐伊人也是有些饿,再加上原本就是他亲手做的,吃起来自然分外香甜,不到一会,一碗白粥熨帖下肚。

“不要了。”冲着温和询问的他摇了摇头,已经是站起来一脸讨好的笑道:“我去洗碗吧。你歇一会,看看电视也好。”

手脚麻利的将所有东西收拾完,小人儿又是笑眯眯的跪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给他按着肩。

“舒服吧?”眼看他虽说还是在沙发上坐的端正,眉眼间却是越发舒缓,徐伊人笑嘻嘻的探头过去问了一句。

“什么事,说吧?”淡淡的一句话含着些宠溺和无奈,伸手抓住她一只手,他已经是转头过去对上了她的眼睛。

“嘻嘻,其实也没什么事啦。”一句话说完,眼见他又是一副“哦,那就算了”的神情,徐伊人又是连忙紧紧圈上他的脖子,在他脸颊边上落了几个吻,可怜兮兮道:“我最近没有工作了。您高抬贵手,让唐心姐给我接几个活吧。”

“谁说没有,和林楚的MV不是这两天就要拍了?”一边享受着投怀送抱的美妙滋味,邵正泽脸色板正的挑了挑眉,一本正经的语气却是让徐伊人一阵气结。

《鲜血染红的旗帜》拍完了,《青梅竹马》即将杀青,她前几天就找上唐心了,可她只是说让自己先好好休息一段时间,半句话都不提新剧本的事情。

这样消极怠工的态度,哪里像一个经纪人啊!

想来想去,自然就觉得是某人授意,此刻已经有些神色悻悻的撅了撅嘴:“一个四分钟的MV最多几天就要拍完了。这接下来我要做什么?总不可能一直闲着吧?邵先生、邵总裁,这天下哪有你这样大度的资本家嘛!你得使劲的榨干我的劳动价值才好。”

又是撒娇又是献媚的语气让男人一阵好笑,握着她的手将她整个人拖到了怀里,一本正经的继续道:“你要是这么有精力,我很乐意榨干你!”

清俊英气的一张脸近在咫尺,分明说话的语气也是一板一眼的,可那一双灼灼盯着她的目光却是充满着某种掠夺性十足的恶趣味,正要继续游说的小人儿呆愣过后,不自觉得咽了咽唾沫。

准确无误的覆上她的唇纠缠一通,再抬起头的男人已经是忍不住勾唇笑了笑,温声道:“先好好拍完MV再说。《青梅竹马》后面不是还要跟组宣传吗?眼下已经到年底了,好好歇几天,回去陪陪爷爷也可以。”

“啊?”似乎是没想到他已经占了便宜还这样难说话,睁着水汪汪的眼睛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对上他依旧不为所动的神情,又只好退了一步,声音软软道:“那最起码将邀约的剧本让我见一见,说不定还有特别好的故事呢?”

“年后再说!”男人正儿八经的语气里没有丝毫可商量的余地,已经抱着她起身往楼上走。

“阿泽,不要酱紫啊!我……”在怀里的小人儿如小猫一般扭着身子拱来拱去。

男人还是不为所动,继续上楼梯。

“邵总裁、邵先生、邵……唔……”剩余所有的求饶求救被男人覆过去的薄唇尽数吞没。

清凉的月色从窗户映照进来,洒下点点光辉。

……

作为国内最大的音乐公司,星际音乐在娱乐圈自然也是地位超群。

这几年和江北电视台联合推出的音乐偶像选秀节目更是造成娱乐圈的空前轰动,一大批新生代偶像歌手的诞生自然也是让星际赚了个盆满钵满。

跟着唐心一路进门,光可鉴人的走廊上回荡着嗒嗒的高跟鞋声响,不时路过的年轻男女中也是有不少熟面孔。

不同于环亚旗下艺人一贯的精致妆容,星际的艺人倒是颇有些包罗万象、兼容并蓄的感觉。

目光从擦身而过一个长发扎成小辫子的男人身上掠过,徐伊人觉得,也许玩音乐的人总是相对更另类一些。

一只手随意的插在裤兜,远远走来的江栎一抬眼就看到她低着头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唇角已经是勾起淡淡的笑意,神采飞扬的就开口喊了一句:“徐伊人。”

“你怎么会在这?”眼看着高挑俊俏的江栎远远走近,眼眸间虽说依旧是带着些张扬神采,却是完全不若从前玩世不恭的恶劣样子,徐伊人也是止了步子,有些疑惑着打招呼。

“来找我小舅舅啊!”挑眉说了一句,看了一眼她边上妆容精致的唐心,又看了一眼后面一脸警惕的许乐,江栎已经是不由自主勾唇笑道:“你们是来?哦,对,你是要和那个林楚拍MV吧!过来试妆?不用这样一幅备战状态吧,星际的氛围还是相当宽松随意的!”

“看得出来。”徐伊人有些好笑的点点头,边上站着的唐心眼看着连续过去了两三个艺人都是一脸好奇的往这边瞟,不动声色碰了碰她。

娱乐圈里谁不知道这一位出了名的臭名声,此刻看见一向乖巧规矩的徐伊人竟是和他站在过道里攀谈起来,第一反应自然是伊人又成了这臭小子的新目标。

尤其郁闷的是,她竟然不知道这两人什么时候还认识了?

感谢送花花和票票的亲亲们呐…

说一下订阅前三的亲亲,meier、蘑菇萍、547296913,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