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争取/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七十八章 争取

冬日稀薄的阳光划破厚厚的云层投射下来,透过玻璃窗暖洋洋的挥洒,会议室里坐着十几个人分外安静。ziyouge.com

《青梅竹马》已经进入后期制作阶段,接下来自然需要紧锣密鼓的宣传造势。目光从端坐着的上官烨和宋煜岿然不动的面容上划过,又看了两眼边上的徐伊人和苏可儿,莫易和王琦颇有默契的对看了一眼。

国内电影市场这几年发展越发迅速,每逢节假日,更是影片上映的高峰期。可同样,这一天的影片之间的较量追逐,不亚于血腥厮杀的战场。

这种没有硝烟的战争里,要想取得绝对的胜利,从一开始就要胜券在握才行。

上官烨的票房号召力自然不必说,宣传力度也早有保证,可这些自然还是远远不够。

毕竟,《青梅竹马》里面除了他之外,其他三位都是第一次在电影中露面。徐伊人、宋煜、苏可儿三人虽说在网络上都已经有了一定的人气,可毕竟还没有接受过市场的考验。

宣传部几个人心中正是斟酌思量,会议室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王俊往边上退了一步,面容冷寂的邵正泽抬步进入。

“开始吧!”男人说话的声音清凉淡薄,目光巡视一周,在徐伊人身上短暂停留了一下,底下人已经是拿起数据表开始分析。

办公室里十分安静,除了依照惯例汇报分析情况的工作人员,只有邵正泽“嗯”、“可以”、“这个不妥”、“下去继续考虑”这样简短的答复时不时落在耳边。

即便没有看他,似乎也可以想象出他此刻的样子,定然是表情寡淡、一脸古板,间或紧紧蹙眉。

那样温情柔和的一面,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可以看到呢?

暖洋洋的太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身上,徐伊人一阵恍惚,都是有些昏昏欲睡了。

“要我看,这找爆点炒热话题再容易不过了。将《青梅竹马》里错综的恋爱关系直接搬出来不就好了。娱乐圈的真真假假哪个能说得清?眼下微博上那些粉丝不是天天喊着在一起吗?让上官烨和伊人出去随便晃荡两圈,明天一早保准上头条!”王琦素来是个直性子,眼看着邵正泽三两句话已经否决了几条提议,往椅子后面靠了靠,直接开口。

众人正是要出声商议,正喝茶的上官烨不期然撞上邵正泽看向他的目光,“噗”的一声将一口茶水全部喷了出来,坐在他边上的徐伊人都是遭殃溅到些水渍。

会议室里突然一静,所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一向温雅如春风的国民男神形象全无,上官烨却是抬手抽了一张纸,先擦了擦自个那张俊脸,云淡风轻的开口道:“抱歉。诸位继续!”

若有所思的看着故作镇定的上官烨,联想到这位出道多年一向是洁身自好,王琦略一寻思,继续开口:“其实伊人和宋煜的人气也不错。电影里面顾长青痴情无比。要不,因戏生情好了?这个话题也算是相当有爆点!”

眼看着徐伊人忍不住低头唇角抽动,自个boss那一张俊脸绷得紧紧地,王俊正要开口,邵正泽却是凉凉的看了王琦一眼,语气缓缓道:“上官烨和宋煜宣布出柜,你觉得这个爆点怎么样?男一号和男二号在一起,想必消息一出就能引爆网络!”

“噗……”

办公室里喷笑声此起彼伏,许是第一次听见一向板着脸的冰山总裁说出这样的惊人之语,几个汇报工作的人已经是憋笑憋得脸色涨红了。

上官烨拿着纸巾云淡风轻的擦了擦桌子,宋煜、唐心几人都是忍不住发笑,王琦有些无辜的看了邵正泽一眼,实在是不明白这总裁今天是哪里不对劲了。

商人原本就是唯利是图,经济利益大于一切。绯闻什么的,一向不都是越火热越好咩?

从《青梅竹马》开拍到现在,这男人可真是越来越难说话了!

“散会!”

眼看着男人绷着一张脸,身形冷肃的出了门,会议室里一个两个面面相觑,半晌,有的耸了耸肩,先后离去。

和唐心打了招呼,一路蹑手蹑脚的到了顶楼的总裁办公室,徐伊人刚探进去半个身子,手腕已经是被里面的人拉住直接拖了进去。

将怀里的小人儿整个抵在门板上,男人的脸色依旧算不上好。

小心翼翼的从他怀里抬起头来,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从邵正泽绷得面无表情的面容上转了一圈,一手扯着他的上衣外套,徐伊人眨巴眨巴眼开口唤道:“阿泽?”

看了她一眼,心里有些郁闷的男人脸色微变,却依旧是一副“我不太高兴,我不想说话”的样子。

埋在他怀里叽里咕噜的笑了一小会,徐伊人已经是脚尖微踮,一只手攀上他的肩,努力和他近点距离。

男人英气的剑眉下,一双眼睛黑曜石一般专注的看着她,高挺的鼻梁看着都是说不出的俊美,对着他继续眨眨眼,女孩语带挪揄道:“邵先生,你不会是吃醋了吧?”

男人依旧是不说话,一只胳膊却是伸了过去,将她整个人半提起在眼前。眼见她眉眼柔和,唇角弯弯,小心试探的样子好像一只要极力取悦他的小猫儿,偏偏那带着些狡黠的笑意又带着些说不出的开心。

心里的郁闷消散了些,语调漫不经心道:“谁的醋?上官烨?还是那个毛头小子宋煜?”

徐伊人小巧纤细的手指游走在他俊美锐利的脸颊之上,努力凑到他耳边,呵气如兰:“这个,只有你自己心里知道啦,我可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温热的呼吸就那样喷洒在他耳边颈项,邵正泽低低笑了一声,已经是突然侧过头,一只手捧着她的脸,薄唇覆上那纤细娇嫩如白玉一般的脖颈之上,用力吮吸一下,怀里的小人儿唇角溢出的轻笑已经被他整个吞没。

沿着那柔软的粉唇辗转亲吻一阵,尤觉不够,索性一只手扣住她的下颚,留下一个掠夺气息十足的深吻。

“唔……”被他突然发狠的攻势吞没,踮起的脚尖都是有些支撑不住,徐伊人气若游丝的呜呜出声。

“哄得我开心了,今天就饶过你。”男人低哑又性感的声线落在耳边,被揉搓的七荤八素的小人儿满脸通红的抬起头来,水波荡漾的眸子迷离朦胧,水亮又红肿的双唇比刚才还要诱人。

“邵先生,我错了。求求您放过我吧,小女子以后再也不打趣你啦。”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求饶,软软糯糯的声音带着她独有的香甜,目光深深的看着她,邵正泽不为所动的摇了摇头。

“额。看这里看这里,看我深情的小眼睛,里面除了你还是你。别的男人神马的都是浮云呐!”徐伊人开始使出浑身解数,费力讨好。

紧密接触之间她已经感觉到男人僵硬的身体变化,硬邦邦像钢铁一样的胸膛,心里已经是呜呼哀哉,懊恼自己玩火玩大了。

“邵总裁、邵先生、邵……老公?”有些试探的歪着头看了他一眼,男人刚好一直瞅着她的目光因为最后两个字倏然升温。

在他怀里长吁了一口气,身子却是骤然腾空,邵正泽抱着她就直直往办公室里面走。

“我……我……”被他抱自己手腕的力道惊了惊,男人已经是低头对上她紧张兮兮的表情,凑过去在她耳边声音低低道:“没事。里面是我的休息室。”

温度节节攀升的里间,一阵扑倒与被扑倒,挣扎与擒获的较量之后,徐伊人一脸湿汗的从男人的臂弯里钻出来。

看着他明显愉悦到不行的眉眼,再想想浑身酸痛不已的自己,忍不住语调忿忿道:“你、你竟然白日宣淫!这让你高冷的冰山形象很打折扣,你造吗?!”

“不造!”揽着她光溜溜的小身子,邵正泽眼睛也不眨一下,对答如流。

被噎了一下的徐伊人一脸无语的往他臂弯里钻,小嘴嘟嘟囔囔道:“真是不能愉快的交流了!你连薏仁粉说话的方式都学会了!”

“眼下我的支持率比上官烨和宋煜都高!”心满意足的喟叹一声,正在他臂弯里拱动的一只小虾米彻底失声了。

目瞪口呆看他的表情软萌软萌,情不自禁伸手过去捏了捏她的脸,男人温和低缓的声音如宣誓一般,“以后我会让她们知道。把你放心的交给我,是没错的!”

敲了半天门也没有回应的王俊刚进来,就看到他一向从来不在工作时间休息的boss气定神闲的从休息室走出来。

正是要开口汇报刚才得来的回复,高挑颀长的男人身后还跟着一个面红耳赤的小尾巴。

眼看着小人儿在王俊不可思议的眼神中飞快的夺门而出,邵正泽有些忍不住勾唇低笑。再对上王俊一脸了然的神色,以手握拳在唇边装模做样的咳了两声,一本正经道:“什么事?”

“那个……”脑子有些混沌的王俊努力拉回自己脱缰的思绪,稍微理顺了些,这才连忙开口道:“余明导演那边出了点问题。”

“哦?”

“余导倒是同意接下《顾长青》剧本,可他提了一点要求。”王俊的语气已经是有些为难了。

要说这圈子里导演可是真不少。

专攻电影的、专攻电视的、专拍MV的、专拍广告宣传片的,有导演头衔的用火车皮也拉不完。

可在这其中,佼佼者也就那么几十个。

环亚算得上是国内比较早的娱乐传媒公司,合作过的优秀导演、编剧也是不胜枚举,可余明是当之无愧的电视剧导演之王。

传媒大学最早的一批编剧,早年改编的几部电视剧皆是国内电视剧的经典之作。全盛时期转型做了导演,自那以后,更是一力开启了国内电视剧的黄金时代。经他手呈现出的每一部电视剧,都会造成万人空巷的轰动效果。

这些年也就江北电视台的编剧兼导演的秦丰能和他稍稍比肩。可从年龄资历上来说,秦丰却是远远不及余明的。

随着年龄越大、资历越深,余明更是影视圈不可撼动的存在。

名利双收,自然也会越发爱惜自己的羽毛,这几年找他执导的剧本不知道有多少。可别说执导,有时候让他挂个名人家都不愿意。

这也是为何环亚的一哥一姐,上官烨、邓菲菲这样的人物,听见他的名号也会毫不犹豫接拍的原因。

一般的影星出道都是先从电视圈发展,积累一定的名气和资历顺理成章的进到电影圈。

在大荧屏上有了成绩,再接拍电视剧就会相当慎重。

可余明本身已经是收视率的保证。再加上,和圈子里这样的老艺术家合作的机会,一般艺人都是可遇而不可求。若是得他指点赞扬两句,那简直就如同荣誉勋章一样。

一般有实力的脾气都古怪,这余明导演自然也不可避免。

不同于一般看重演员人品的老一辈艺术家,他在片场唯一的一条底线,就是演技。

只要演得好,一切都不是问题,可要是演不好,什么都会成为问题。

《顾青舒》的故事的确不错,足以将沉寂了两年的他请出山。可小夫人到底经验尚浅,也难怪人家质疑了。

想到这,王俊有些不自觉摸了摸鼻子,不去看邵正泽的眼神,心下一横道:“余明导演觉得上官烨和邓菲菲他还算可以接受。可女一号以及剧中其他所有角色都要经过他点头,尤其是顾青舒一角,他希望可以亲自挑选。”

“嗯。”表情淡淡的点了头,邵正泽波澜不兴的抬眼看他:“给他安排时间。将《顾青舒》的剧本拿下去给唐心。”

“这……”似乎是觉得他这样的反应过于淡漠,王俊又是不自觉抬眼看了他一下,眼见他的确一副“就是如此”的神色,又是默默地退了出去。

……

冰雪尽融,缓慢回升的温度让空气又恢复到冬日的干燥,稀薄又耀眼的阳光暖暖的照耀着。

只穿着一件单T恤的徐伊人却是忍不住“阿嚏”一声,揉了揉有些通红的鼻子。

眼看着做完几个动作的她胳膊上都是冻的一层鸡皮疙瘩,许乐已经是连忙将一件长款的羽绒衣披在了她身上。

“忍耐一下,再不到半个小时就可以拍摄图书馆里面的镜头了。”看完画面的凌可愈温声说了一句,打着喷嚏的徐伊人自然是连连点头。

反季节拍摄自然会辛苦很多,再加上冬天气候过于干燥,不停干扰视线的长发上兹兹都是静电。为了拍出甩头时的飘逸动作,甚至还需要鼓风在边上整个朝着脑门吹。

眼看着从头到尾她丝毫也没有眼下年轻小演员的抱怨和牢骚,有时候拍的不好了也能一遍一遍不厌其烦的摆出那些动作来。

凌可愈心里对她的喜欢自然也是越来越多。

尤其难能可贵的是,作为一个非专业出身的歌手,林楚基本上也没有什么演技可言。可这一两日下来,却是让她惊奇地发现,只要对上徐伊人的笑容和眼神,素来沉默内敛的青年也总能自然入戏,基本上一大半的拍摄,都是她在两人之间做着引导作用。

看着她露出情不自禁的微笑和温和,那深邃如湖水般的眼眸会不自觉流露出光辉和神采,他们就好像剧本上那一对一见倾心的浪漫情侣。

尤其是此刻,两人隔着一列书架对视,女孩精致的面容在斜斜映照进来的阳光下带着些朦胧梦幻的美丽,高高瘦瘦的青年静静而立,眼眸里那样缱绻的痴缠,将怦然心动的感觉完美的阐释出来。

接下来,两人坐在图书馆的窗户边看书,外面是古老而高大的树木,窗帘飘动。

她倚在他肩头安然睡着,青年低头看她一眼,露出温和又宠溺的淡淡微笑……

她趴在桌面上笑着去触碰他的眉眼,就像所有年轻的情侣那般,沉默的书呆子型男生,在俏皮的女孩感染下,露出越来越多的笑容……

多半天过去,大部分镜头圆满告罄,松了一口气的两人跟在摄制组后面出了图书馆,耳边却突然传来一声十足兴奋的尖叫:“林楚!”

紧接着又是一声:“啊啊啊!徐伊人!你们真的在这里拍MV啊!”

前面的摄制组已经先一步去收拾,突然涌出来的粉丝显然是听到了消息专门赶来。

此刻眼看着朝这边跑过来的粉丝越来越多,许乐和摄制组几个跑过来的人瞬间被挤到了圈子外面。

耳边一声接一声的尖叫声多半都是喊着“林楚!林楚!”

徐伊人算是第一次感觉到了疯狂的簇拥,正是有些愣神之际,身边的林楚猛地拉上她的手腕,朝着人群稍微稀薄的地方走了几步,然后拉着她狂奔起来。

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呼呼作响,身后“啊啊啊!”的尖叫声越来越远,不知道跑了几条街道,穿着单衣的两人都是一头汗水、气喘吁吁,林楚才慢慢停下了步子。

“天呐!你的粉丝怎么这么疯狂!”有些惊叹的说了一句,想起刚才就往两个人身边拥挤的那些女孩,徐伊人简直是叹为观止。

林楚慢慢回神,目光落在她灿然而笑的神色间,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浮现出来。看着她,突然带着些疑惑的开口道:“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

“她?谁?”徐伊人一时没反应过来。

“刘依依。”三个字从唇齿间缓缓吐出,看着他带着些审视又带着些疑惑的神色,徐伊人心里有一瞬间的寂静。

“你们是什么关系?第一次在庆山陵园遇见,你叫住我说‘谢谢你喜欢她’,还有后来,你知道她的生日,甚至许多动作表情都和她说不出的相似……”青年的声音里有些惆怅的追忆。勉强的笑着,徐伊人竟是不知道如何回答他才最为妥当。

“伊人。”身后一道有些焦急的女声将两人之间有些诡秘的气氛打破,拿着衣服急急的赶了过来,二话不说将长外套帮她套上,许乐吁了一口气道:“车子就在路边。回去得立刻洗个热水澡才好。”

“我和你一样,也很喜欢她。”回过神来朝着林楚微微一笑,她心里已经是一片释然。

感谢他的喜欢,让她觉得自己过往十年不是一无是处。

可同时,他需要崭新的生活和未来,而不是永远纠缠在过去的感伤里。

……

抱着被子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终于缓过劲来的徐伊人又是“阿嚏”一声,边上拿药过来的邵正泽更是忍不住蹙眉。

“知道自己身子弱也不注意一下,以后再这样就专心回家陪爷爷。”男人的声音里透露出浓浓的不悦,抱着水杯喝了药的小人儿却是一脸傻傻的笑眯眯看他,软声软气道:“以前感冒都能带病上阵呐。现在就是被你娇惯的,冷风吹两下都不行。”

伸手在她额头上摸了两下,倒是也没有发烧的迹象,替她掖了掖被角,邵正泽的目光落在了她手里的剧本上面。

不过多半天时间,上面已经是勾勾画画了许多处,认真的程度不亚于小学生做笔记。

想到明天下午要进行的试镜,忍不住开口宽慰道:“以你的演技,应该没有问题的。余明为人严苛,说话可能相对直接,你也不要过多的往心里去。”

“哪里?能得他指点两句,我已经超满足了。不过这个故事真的好感人呐。”抬起眼喟叹一声,徐伊人却是有些遗憾的开口道:“唯一可惜的就是秦川一开始太风流了。既有原配,又有好些红颜知已。要不是最后落魄被囚,也许他就要辜负顾青舒了。”

想起自己稍微翻看过的剧本,伸手将抱着被子的人儿拥进怀里,邵正泽也是颇有感触。

故事里的秦川一开始算得上花花公子,统领好几个省份的军阀少帅,相貌又俊美英气,算是常年流连温柔乡的一种人。

原配苏婷大他三岁,是奉长辈之名成婚。

一次意外之中,连儿子都有了的秦川救下了落水的十六岁少女顾青舒。从小生长在名门望族,顾青舒排行第三,被上流社交场合的人们亲切的称呼为顾三。温柔知礼、文静贤良,爱好文学和舞蹈,同时又精通三国语言,是家中所有人的掌上明珠。

可因为和秦川这样的相遇,遗落了少女芳心。

被素来廉洁正直的父亲软禁,茶饭不思的度过一段时间,因为秦川的邀请义无反顾北上投奔,抛却了荣华富贵和父母亲族,无名无分的呆在秦川身边。

秦川被囚禁之后,更是将只有六岁的孩子托付给友人,陪伴他整整四十多年,直到白发苍苍。

抛却全世界追随一个男人,她的生命中从头到尾只爱他一个。

可秦川和原配却是育有两子一女,又加上好几位红粉知己,其中最特别的一位,直到老年都和他保持着密切的书信关系。

虽说电视里只说到她二十九岁,可当时她已经陪在了秦川身边一同遭禁,后面两人老年结婚的事情则会以字幕的形式表现。基本上也算是交代了顾青舒轰轰烈烈的一生。

“大家都说每个男人的一生中至少都会有两个女人,一个白玫瑰和一个红玫瑰。选择了白的,红的就要变成心口一粒朱砂痣,选择了红的,白的却会成为永远怀念的皎洁月色。顾三小姐,她是不是只能算得上秦川生命里的白玫瑰啊!”小人儿语气中带着淡淡的感伤和惆怅,合上剧本,依偎进他的怀里。

“你不喜欢这个故事?”一只手把玩着她小巧的手指,邵正泽语气带着些微探寻。

“也不是。只是觉得有些遗憾。”小人儿自个找了个舒服的姿势蜷着,扑闪的长睫毛轻轻颤动着,男人已经是微微一笑:“如果秦川没有被囚禁,那这个故事也许最终不过是一拍两散,如果秦川没有救顾青舒,也许他们一生也不会有交集。可那些毕竟都是也许,他们是被乱世成就的爱情。”

怀里的小人儿不再说话,却是突然转过身使劲的搂紧他,那样的力道,就好像在害怕自己明天就会被抛弃。

将她连被子整个抱起在怀里,邵正泽一边上楼,一边语调轻轻道:“没有红玫瑰,也没有白玫瑰。我的生命里,只有一朵小百合花儿。”

有了些睡意的徐伊人迷瞪着眼看他,邵正泽眉眼温柔的笑,眼眸里的光芒让她深深沉醉。

……

粉刷扫过脸颊,安静的化妆间只有轻轻的“沙沙”声。

目光落在女孩沉静如水的面容上,让唐心原本有些紧张的心情也是慢慢平复。

余明导演不知道比素来犀利的秦丰毒舌多少倍,她手下以前带过的几个新人有幸能在他导演的电视剧里出演一个串场的配角,都是被劈头盖脸说的只剩下嘤嘤直哭。

天知道王俊将剧本交到她手上时她有多诧异,原本以为上面最多让她接下《爱恋七七四十九天》那样极容易巩固人气的青春偶像爱情轻喜剧,谁曾想就直接砸下这样一个大馅饼来。

不过能不能吃得下可真是情况堪忧。

“皮肤这样好,淡淡的上一层也就可以了。”将手上的工具调换了一下,化妆师语气温和的说了一句,继续神色专注的进行下一步。

“我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看着镜子里分外精致的脸,徐伊人微微蹙眉,有些苦恼的说了一句。

“也不要太过于紧张,一会进去了影响发挥可就不好了。”

“不是,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左右看了下自己的脸,想起自己昨天临时上网查找的那些资料,徐伊人的语气越发笃定:“这样精致的妆容,其实和顾三小姐是有些不符合的。她……”

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徐伊人的神色愣了一小会,语气缓缓道:“洗了吧,麻烦您帮我重新上一次妆。”

余明亲自挑选女主角,自然也不会毫无针对性,大海捞针。

试镜厅外面等待的几个人不是正当红的小花旦就是颇有潜力的圈内新人。徐伊人到了现场,很容易就发现了几张熟面孔。

《逍遥剑》里面的女主角沈薇,眼下圈子里新一届四小花旦之首,因为《逍遥剑》的热播人气更是如日中天。

光影传媒去年刚红起来的新晋艺人齐诗韵,天使脸蛋、魔鬼身材,被一众网友戏谑称为“活人版充气娃娃”。

而一同参加《娱乐星天地》的谢文清,因为在《逍遥剑》里饰演了戏份颇重的女三号,眼下人气指数也是日益高涨。

好笑的是她在节目里爆料赵小乔的那些话,却是被京华那边成功包装成“毒舌”这样一个形象。

长相清纯、饰演的角色是为情所困的反派,性情是心直口快的辣妹子,倒是意外的扶摇直上了。

“机会得来不易,你可一定要好好把握,只要能顺利出演顾青舒这个角色,一飞冲天都是指日可待。”一句颇为温和的鼓励传到耳边,徐伊人神色微怔的停住了步子。

“这个我知道。你就不用翻来覆去叮咛了。”捋了捋耳边的碎发,有些不以为然的说了一句,谢文清显然是有些烦了,任谁摊上一个事妈一样的经纪人能不晕头转向?

其实经纪人和艺人的关系也相当微妙。

籍籍无名时,经纪人掌握着绝对的控制权,可一旦蹿红了之后,心性不定的艺人难免就会对经纪人颐指气使。

当然,这也因人而异。

不知道突然想到什么,正劝说的徐晴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谢文清,没有再说话。

这姑娘演技是有点,逢迎的本事也是一流,眼下顾青舒这个角色能争取来,也有她自己的多半功劳。

轻声叹了一口气,眼尾扫到正朝着自己走来的徐伊人,徐晴明显是愣了一下。有些不同寻常的反应吸引了谢文清的注意,两人都是直直的朝着徐伊人看了过去。

发出意味不明的一声轻哼,谢文清显然是想说什么话,工作人员却声音清晰地开口道:“3号。谢文清。”

目光又在她身上绕了一眼,谢文清径直进了试镜厅。

“伊人?”有了先前一同上节目的缘故,沈薇声音里带着点意外的欣喜,细看了她两眼,有些试探的打趣道:“看你这个样子,想必是胸有成竹了。”

“你不也是?”对着她露出一个微笑,徐伊人目光静静的落在她身上,穿着那个年代社交场合的小洋装,妆容精致的沈薇今天分外的光彩照人,想必一会准备试演剧本里顾青舒在宴会上再遇秦川的那一块了。

不由自主握了一下拳,试镜厅的门却是被人猛地从里面拉开了。

“什么狗屁导演,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起啊!”一脸愤愤的嘟囔了一句,抬眼白了正看向她的沈薇和徐伊人,谢文清一脸负气的直接扭头。

“怎么回事,怎么刚进去就出来了?”等候的徐晴连忙迎上去发问,后者却是没好气的看向她,直接来了一声“演个鬼!”就率先离去。

“呵。就凭她也想入余导的眼,简直是痴人说梦!”毫不掩饰的一句鄙夷,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的沈薇,面上多了一抹不自然。

进了圈子好几年,这样的情绪外露自然是大忌,更别提在还不甚熟识的徐伊人面前了。

可目光落在徐伊人脸上,却发现她似乎根本没听见似的,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那两人离去的背影,一颗心又稍稍轻松了些。

徐伊人自然听见了她说话,可她也从来不是那种乱说是非的大舌头,索性装作不以为然。

收回目光,想起徐晴刚才那样屈就的样子,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滋味。

她是自己几个经纪人当中最温和的一位了,自己素来也和她颇为亲近,谁能想到,不声不响出卖自己的也正是她。

试镜厅里,眼看着边上的余明气的吹胡子瞪眼,上官烨心里有些好笑,却是一脸和气的开口劝道:“演艺圈素来良莠不齐,余叔你消消气,和一个小孩子做什么一般见识?”

“哼。什么叫她准备演的不是那一幕戏,我还没听说过自个想演什么就演什么的。真是一只得意忘形的猪!猪也没她那么笨!老张是脑子秀逗了,竟然给我推荐这样的人过来试镜!”头发花白的余明毫不客气的斥了一声,边上跟来的几个摄制组人员已经是见怪不怪。

余明的脾气他们已经不知道领教过多少次了,和前些年想比,这样的斥责显然已经算轻了。

上官烨的父母和余明素来颇有交情,也是担心徐伊人今天会在一向不客气的余明手下方寸大乱,也才专门套了个近乎过来坐镇。

目光看了手下的名字,抬眼往外扫了一眼,扮相惊艳的沈薇已经走了进来。

“余导好,各位老师好!我是沈薇,轻大家多多指教。”依照惯例开口打了招呼,沈薇的目光从上官烨俊美如铸的面容上划过,一双手不自觉握拳吸了一口气。

国内年轻一代,上官烨无疑是男明星中的佼佼者,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无可挑剔,若是这一次能和他携手,拿下一个视后应该不成问题。

想到这,沈薇心中已经是越发镇定,却是依旧温婉有礼的开口道:“一会能请烨哥帮我伴一下舞吗?”

原本就是自己心中不错的人选,余明对沈薇的演技还是比较知底,倒也没有说过多话,上官烨点头之后,沈薇已经开始了表演。

手臂微抬,做了一个挽着旁人的动作,她侧着头微笑,迈步朝着前面走,自顾自开口道:“二姐,今天可真热闹!”

亲亲热热又含着些少女的兴奋和期待,很容易就让人联想到她第二次在宴会上遇见秦川的那一幕。

她二姐会笑着告诉她:“也许是秦少帅要来的缘故,各家小姐都是想一睹他的风采呢?”

这里没有人搭戏,可沈薇面容上已经情不自禁流露出少女的娇羞和神往。这样的表情,在上官烨去到台面之中,和她跳舞的时候就越发被表现的淋漓尽致了。从她的表情之上,众人已经是明明白白的感受到,少女春心萌动了。

“谢谢老师,我的表演完了!”鞠躬含笑出门,摄制组几个人看着余明难得的没有开口吐槽,颇是有些心领神会。

估摸着今天的试镜结果也是八九不离十了。

“下一个,徐伊人。”工作人员的声音传到耳边,上官烨手下的动作也是顿了一下,门口的徐伊人已经是进了来。

边上没有人说话,可上官烨已经明显感觉到几人都是不由自主认真看向她的动作,差点都是有些意外的站起身来。

“余导好,各位老师好,我是徐伊人,请多指教。”女孩话音落地,上官烨已经是忍不住开口道:“你怎么把头发剪了?”

感谢送花花和票票、钻钻的各位亲,到月底了,手里攥着评价票的亲们不要忘了投给阿锦哦么么哒。当然,只要【5分评价票】哦,亲亲们记得选择5分呐~(>_<)~

今天订阅前三位的亲:我是烂人、tulp、潇湘柒小姐,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