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谋杀/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章节名:第八十一章 谋杀

本文公众验证群:【337023422】,群里面有两篇小番外哦,进群勾搭管理员【v验证】提交订阅截图进正版读者群,里面有可爱的机器人和妹纸们,也有小剧场么么哒。ZIyouge.com亲亲们快来。~\()/~

感谢所有一直支持的亲和新来的每一位亲,感谢么么哒。阿锦会加油的。(^ω^)

回头看了一眼打扫现场的酒店人员,徐伊人声音微微颤抖:“这灯应该不是意外坠落的。似乎,有人想杀了江蔚然。”

看着救护车呼啸而去,邵正泽也是似有感触般的看了有点被吓到的徐伊人一眼,温和安抚道:“应该没割到动脉,别害怕。”

宴会举办成这样,被碎片划伤的明星都是不在少数,哪里还有多留的心思,又不值当为这样的小伤口讨公道,一个两个悻悻离去。

靳允卿被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抬到了救护车上,起身的江蔚然已经是满脸泪痕,从没见过她这样,只看一眼,那样浓重的悲伤已经是扑面而来。

豪门秘辛里,因为各种原因而兄弟反目的不在少数,可如此这般亲眼目睹却是仍然让她觉得惊心动魄。

亲姐妹、堂兄弟,只稍作联想,徐伊人已经是一阵脊背发凉。

再有靳允卿突然之间接到的那个电话。眼下被护着的毫发无损的江蔚然,似乎就是他们预谋要除掉的目标。

水晶灯掉落的那一刻,远远和她相对的江筱雅,脸上那一抹痛快欢畅的笑容不会作假,而她边上,靳允文那样勾起唇角微笑的表情显然也是了结了一桩心事一样。

她几乎可以确定,这应该是一场精心准备的谋杀才对。

目光从地面上靳允卿鲜血往外冒的后颈上移开,隔着中间几个人,徐伊人的目光定定的落在了一脸惊痛的江筱雅身上。

一场豪门盛宴,在他们酒店办的一塌糊涂,再加上被波及受伤的一众名流偶像,想也知道,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后果。

赶来的酒店人员一个两个都是满头大汗,清扫的清扫,安抚宾客的安抚宾客,上前帮着靳允卿清掉玻璃的更是一个个面如死灰。

“允卿,我的孩子!快!快叫救护车!”靳夫人一声大喊,现场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乱中。

“别动。他被玻璃渣割破后颈了。”疾步走过去的邵正泽一张脸也是骤然严肃,再匆匆赶来的几位家长已经是面色大变。

“蔚然,蔚然你别动。”最先凑上去的靳允浩急声喊了一句,江蔚然慢慢的将伸上去的一只手举了起来,触目惊心的都是血。

这样舍命相护的情意,无论何时,总是让人无比动容。

那里面死里逃生的庆幸和疼惜在一片寂静的大厅里清晰的传到了每个人耳边,有些年轻女孩情难自禁的湿了眼眶。

现场一时间陷入完全的死寂之中,靳允卿慢慢抬头,声音颤抖的唤了一声:“然然”。

“允卿?!”一声惊惧又慌乱的女声将所有人的视线拉了过去,一众人才反应过来,受伤最严重的并不是自己,看着那最中心的两个人,似乎能想象到刚才在徐伊人的一声惊呼之中,已经走开几步的靳允卿是怎样在几步开外直接扑了过去。

惊呼声、咒骂声、尖叫声让现场乱成一团,回过神来的徐伊人惊魂未定的抬眼,靳允卿一只手扣着江蔚然的头,身上和四周都是落满了碎渣。

坠落地面四散的玻璃渣将边上距离近些一半以上的人划伤,更别提此刻只堪堪躲到一边,避免被主灯体直接砸上的两个人了。

大厅中央的水晶灯是颇为华贵的欧式风格,璀璨夺目的华光可以照耀到厅里的每个角落,灯体是难得一见的大圆形。

“啊,疼死了!”

“怎么回事!”

“天哪!”

反应过来的邵正泽揽着她往边上闪了几步,在此起彼伏的一阵尖叫声中抬眼看去,一大片的玻璃渣中,靳允卿整个人扑在女孩的身上,将她紧紧地护在下面。

“小心。”攥着邵正泽的手臂一声惊呼,“砰”的一声巨响传到耳边,那尖利的玻璃渣似乎都能隔空划伤她的皮肤,徐伊人腿下一软,下意识闭上了双眼。

收回视线的众人又是各自热闹开来,徐伊人目光不过多停留了一秒,大厅正中央的水晶灯却是突然直直掉落。

靳允卿突然止步接了一个电话,而后开口说了一句什么又朝着门口的方向折了回去。

随着两人走到大厅中央,边上人的说话声慢慢小了下来。

那样的笑容,从来不曾出现在他素来苍白而瘦削的面容之上,就好像清冷的月光下,枝头的白梅突然迎风绽开,徐伊人神色一愣。

两人从门口一直走近,穿过衣香鬓影的人群,女孩突然是神色淡淡的说了句什么,边上的靳允卿微微低头看她,露出一个浅浅的温和的笑意。

印象中她一向偏好黑色,可今天却是穿了白色露肩的半身裙,越发显得一双腿匀称笔直。神色依旧是冷冷淡淡的,可难得的上了妆,清丽的眉眼十分动人,站在一身黑色西装的靳允卿身边,颇是赏心悦目。

随着那些声音清晰的落在耳边,视线之处,江蔚然已经是同靳允卿一道走了进来。

“边上那个是不是靳家那个病公子?”

“听说这次《疯狂倒计时》就是她说服光影董事会投资的?”

“江家那个小太妹?”

“怎么心不在焉的?”邵正泽低声问了一句,耳边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无处不在的议论声。

一边跟着音乐移动,徐伊人的目光却是不自觉飘到了林思琪的身上,眼眸含笑的和孟歌拥舞在一起,她柔媚的神情和第一次在洗手间遇到时,如出一辙。

感到羡慕嫉妒恨的自然不在少数,一同合作过的唐韵和沈薇更是气郁难平。

虽然只有短短的几分钟,那微妙的似乎有些扑朔迷离的关系让一众人心中浮现出万千猜测了。

被靳允文邀请,又被孟歌亲自问候,最后,在邵正泽怀里跳起了舞。

邵正泽伸手将她揽在怀里,大厅里轻柔如水的音乐已经是静静流淌开,而这边的一幕自然也是早已经吸引了边上诸多圈内人的注意力。

“还好。”只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女孩漂亮通透的眼睛却是突然焕发出光彩来,错开他,朝身后正走过来的邵正泽而去。

就像现在,虽然是在笑着,可她对上其他男人的笑容都是流于表面,不达眼底。这样的反差,每一次遇见,都是让他的目光不自觉被吸引,想要探究的欲望也就会更深刻。

似乎从第一次开始,她看见自己,永远都是这幅打心眼里的排斥,而刚才,不经意间看到,她对上靳允文也是同样的排斥。

甚至,鬼使神差的看了她粉丝见面会的视频,那一段谈到邵正泽的说辞,还有那样连眼睛都闪闪发光的信赖和喜悦,让他竟然都是有些怅然若失。

这一段时间,女孩伤痕累累躺在邵正泽怀里的那一副画面不时在他脑海中回荡,电视画面里开口说话的样子也是让他有些心烦意乱。

从那一次在车间见过之后,这么长时间两人从来没有遇上过。看着她明显没有留下伤痕的完好样子,这一句话却还是不由自主问出声。

“你还好吗?”眼看着她明显对自己有些逃避又排斥的神色,努力压下心里那一股子烦躁感,孟歌说话的声音比以往都要正经许多。

对上林思琪含笑的眼睛,又看向男人俊美又带着些邪魅的面容,徐伊人不由自主起身,想到他刚才毕竟是替自己解了围,在几人的目光之中,缓缓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开口道:“谢谢。”

想到一会还有事相商,自然也没了再争执的心思,甩手离开。

“呵。未婚妻在那边左顾右盼的,怎么四公子在这里和别人聊得火热?”他话音落地,靳允文转头朝着门口看了两眼,果真江筱雅已经是跟着孙虹和江昊成进了酒店大门。

“哪个不长眼……”被拉的差点绊了一下,靳允文抬眼正要怒骂,撞上来人似笑非笑的狭长眸子,却是讪讪一声:“孟二?!”

“你……”愤懑的瞪了她一眼,目光落到徐伊人身上,后者正要顺势拒绝,面前的靳允文却是突然被人拉了一下,踉跄着甩到一边。

此刻听见靳允欣这般毫不客气的数落他,面色有些难堪,阴阳怪气道:“我看要一边呆着的是你,人家还没有说话哪里有你拒绝的道理,以为出国留学一两年,回来就牛气的不行了?”

虽说名声不怎么好,可家世背景在那里放着,靳允文对自己的长相也是自信满满,原本已经是打定主意一亲芳泽了。

远远看见这边沙发上坐着两人,白色的柔软披肩包裹着女孩玲珑的香肩,灯光下一张脸分外的小巧精致,再加上那唇角柔软的笑意,一时间就让他心痒难耐了。

作为靳家素来让人不齿又放浪形骸的老四,靳允文混迹的圈子大抵也是和他臭味相投的人。即便知道邵家有一位养女,可从来没怎么见过,自然也不知道徐伊人和邵正泽的关系。

纵然是素来走得近的两家,小辈之间关系比较好,真正说起来却也是有着远近亲疏。

尤其是上一次在江家,亲眼目睹了显示屏里他和江筱雅在酒店亲热的画面,徐伊人自然是打心眼里排斥。眼下看着这朝她伸过来的一只手,正想婉拒,边上的靳允欣已经是带着些厌烦道:“一边呆着去。伊人是我的朋友,你那些歪门邪道的心思赶紧给我收起来。”

靳家这一辈排行第四的靳允文,花花公子的名声尽人皆知,徐伊人自然有所耳闻。

“允欣?”一声带着些戏虐的男音入耳,一抬头,已经走到两人近前的靳允文勾唇而笑,目光越过她,火辣辣的落在徐伊人如雪一般白净剔透的面容之上,朝着正看向他的徐伊人伸手过去,直接开口道:“这位美丽的小姐,共舞一曲如何?”

从出道到现在,这一位算得上是圈内圈外一片好评,颇受粉丝的喜爱和护佑。尤其她又知道徐伊人和邵家的关系,自然知道她前途一片光明,做她们的品牌代言人百利而无一弊。

眼下看见徐伊人,自然是让她眼前一亮。

她们推出的衣服是棉布质地,一直想找一位纯净可人、气质清新,二十出头的女星来代言。刚开始手下人推荐了以民国写真出名的苏可儿,可那人最近的名声实在太过于糟糕。

虽说对自己设计的衣服有足够的自信,可这些日子代言人的人选还颇是让她费心。

眼看着徐伊人应的爽快,她心里自然更是一阵开心。

“好。我知道啦。”

靳允欣外表优雅,透露些干练,可一开口就完全暴露了乐天派的爽朗性格,叽叽喳喳说了一阵,已经拿过徐伊人的电话存下自己的号码,又顺便打了一个,心满意足道:“好了。一开春准备好了我就打电话和你约时间。咱们就这样说好了哦。”

“停停停,我对那些一点兴趣都没有。”靳允浩有些好笑的打断了要再一次长篇大论的她,看了一眼微笑聆听的徐伊人,目光看向邵正泽,开口道:“让她们这些有共同爱好的小女生一块聊天好了。我们过去二叔那边。”

有些蹙着眉寻思了一下,靳允欣已经是有些恨恨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一脸不乐意:“给你说了多少次都记不住!清新美衣啊,我们走的是小清新文艺范森女风格,每一件衣服都是纯手工精心裁制,而且……”

在她有些急迫的表达中,两人一个对视,靳允浩已经是哈哈笑着凑过来,附和道:“这丫头不久前刚设计了一个系列的衣裙,说是要创立自个的女装品牌,诶,你那个叫什么来着?”

联想到自个眼下正揪心的事情,念头一动,有些控制不住的惊喜开口道:“给我做模特吧,不对不对,给我做代言人吧?阿泽,将伊人借我用一下怎么样?她真的超级合适!”

最妙的应当是那样一双眼睛了,在时尚圈那么多年,看过那么多的模特,她还从来没见过这样漂亮的一双眼睛。黑白分明、十分通透,像一泓清水中落进了两颗黑宝石,在灯光下灿然澄亮,如星光坠落。

可眼下,穿衣打扮大变样不说,白皙柔和的面容更是如花朵一般洁净娇艳,唇角弯弯的微笑,带着难以言喻的恬静和秀美。

中学的时候跟着靳允浩去过邵家,她自然知道这一位被邵家老爷子当眼珠儿一样的看护着,可印象中明明是那样懦弱沉默的性子,看见人最多只能抬眼打声招呼。

“你好。”面露笑容的点点头,女孩落落大方伸手的动作更是让靳允欣说不出的惊叹,笑着握了握手,目光却是怎么也离不开。

“好久不见。”难得温和的点点头,邵正泽开口介绍道:“这是允欣,允浩的堂妹,《时代风尚》主编的独生女。”

不同于全场色彩纷呈的晚礼服,她里面只穿着紧身包臀的白色半身裙,外面套了一件蓝色的长款西服外套,看着随意许多,略带好奇的目光落在了神色微愣的徐伊人身上,有些惊喜的开口道:“这位是,伊人?!”

“嗨,阿泽?”边上一道带着些试探的女声突然传到耳边,徐伊人有些意外的停步侧头看了过去,入眼的女人三十多岁,走到近前的步态十分优雅。

衣香鬓影、觥筹交错,穿梭的侍应生鱼贯出入,水晶灯亮光耀眼,置身其中,都有些微微目眩的感觉。

靳如风的人脉和资源,绝对可以说横扫了整个娱乐圈,这一点,在跟着邵正泽进入大厅之后,徐伊人更深刻的认知到。

穿衣打扮一向都是傲然于时尚前沿,唐韵可以算得上出现在《时代风尚》杂志里次数最多的女星了,此刻握着手包对前面回头看她的沈薇露出一个长辈对后辈的得体笑容,后者一脸僵硬的转过身去。

此刻她烈焰红唇,高贵冷艳、气势逼人,和深V领的长裙两相映衬,事业线完全暴露在众人视野中,颇有那么点勾人摄魄、引人探究的难言韵味,简直可以直接去参加国际电影节的颁奖典礼。

同她温婉的形象相比,唐韵一贯是圈子里出了名的女王范,气场强大无人能比。

耳边记者们按快门的声音少了些,她面色有些微僵硬,忍不住回头,穿着黑色礼服裙的唐韵已经下车站稳。

脸上带着温婉动人、恰到好处的微笑,极具亲和力的朝着记者们挥挥手,沈薇走路的步伐十分缓慢,对自己造成的轰动效果,自然也是满意的不得了。

精致到无可挑剔的妆容,还有那完美勾勒出身体曲线的礼服长裙,丰满傲人的酥胸呼之欲出,事业线深深如沟壑,不出意外,自然是稳赚头条。

演唱会上因为她舞台上踉跄了一下差点栽下台面,微博上颇是热闹了几天,这一次自然是精心打扮。

二十六岁,正是事业的上升期,而眼下她人气如日中天,不管出现在哪里,也总能引得不小的轰动。

她身形原本就高挑婀娜,不同于在江北电视台的后台休息室的颐指气使和盛气凌人,公众视线里,永远是优雅而温婉的形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