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救治(一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加长版商务车从原地急速驶过,车上五六个男人面面相觑,半晌,副驾驶座的男人粗声粗气道:“这下怎么办,也不知人是死是活了?!”

“什么怎么办?还不快点给孙姐打电话,就说车子蹿下山坡,生死未卜!妈的,没按条件弄死人,也不知道钱能不能到手?”开车的男人又是一踩油门,声音里尽是郁闷愤恨。

“你就知道钱,赶紧把车子毁掉才是正经。刚才上官烨跟了进去,以他在娱乐圈的地位,我们能不能脱得了干系都难说!”后座一个男人说完,直接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一脸阴冷的神色在打火机的蓝光下忽明忽暗,脸上一条刀疤分外狰狞。

他们原本是收了钱准备在半路上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掉苏可儿。

谁曾想因为录节目中出了意外,这些人竟是全部上了一辆车子,因而只能紧紧跟着等回了京城再动手。

哪里想得到前面的车子会突然加速,撞到山坡下面去。

“操!和我们有毛关系!这分明是他们自己撞过去,意外交通事故行不?他娘的几十万打了水漂,白忙活一场!”

“怎么没关系?那车子突然加速指不定是因为发现了我们,也不知道那几个是生是死,刚才真应该追下去看看!”刀疤脸的男人眼眸中凶光乍现,转念又想到公路上还留着一辆车,叹了一声,直接对着前面副驾驶的男人催促道:“赶紧打电话。就说事情办砸了!这一块植被比较茂密,估摸着车子应该不会翻到山沟里。不过孩子肯定没了,看她要怎么处理!”

副驾驶的男人点点头,江家客厅里,孙虹正心急如焚的在大厅里转圈圈,沙发上坐着的江筱雅看着闹心,一脸烦躁的开口道:“妈你别转了行不行?江蔚然那个小贱人眼下还活蹦乱跳的呢?你快想想后招,怎么处理掉她才好?!”

“蔚然蔚然蔚然!你天天就知道把那个小贱东西挂在嘴边,你还觉得我不够烦不是?你妈妈江夫人的位置眼看着都受了威胁了,等着那狐狸精生下个小杂种,要是男孩,迟早登堂入室!”住了步子狠狠瞪了江筱雅一眼,孙虹素日温柔的面容因为眼眸中那一抹阴冷之色变得分外扭曲。

“那狐狸精肚子才多大!而且还不一定是我爸的种呢!可江蔚然那小贱人短短几个月就让那些董事会的老东西都站在她那边,说什么‘大小姐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大小姐审时度势、颇有远见’、‘大小姐为公司带来了实在的利益’!你听听,你听听这些话,公司哪里还有我的容身之地嘛!再不除了她,光影集团到了那姐弟俩手里,你江夫人的位置不也是等于毫无用处嘛!”江筱雅纤细的眉毛拧成紧紧的一条曲线,一双美眸里怨气升腾,咬牙切齿的样子恨不得立刻将话里的人生吞下肚。

正在原地转圈的孙虹骤然停下步子,看着她一脸急迫的样子愣了一下,改口道:“你说得对!不能让那两个贱东西把集团骗走了!我看你那个靳允文也是屁事不顶!”

“妈!这还不是靳家那个病痨子坏的事!眼下他还躺在医院里,靳允文口口声声还责难着我呢!”想起靳允文那一副懊丧怕事的怂包样,江筱雅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两人说话间,茶几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孙虹看了一眼,急忙接听道:“怎么样,事情办妥了没有?”

“出了些意外……”电话里头阴沉的男声越说越多,孙虹的脸色也是越来越难看,冷笑一声道:“还想要钱?!一分钱的事情都没有办还想要钱?我告诉你们,一个子都没有!”

“车祸那是车祸,和你们有什么关系!真是可笑!”声音冷冷的说完,不耐烦的将那边正要开口的男人打断:“好了好了。等我先看人死了没死再说!有需要到时候再联系你们,说好了办完事再拿钱,三十万一分钱都不会少你们!”

“去他娘的死女人!”将电话重重摔在车内的坐垫上,商务车里几个男人一时间俱是面色阴郁。

……

邵家大宅里,邵老爷子将电视调到晚间新闻频道,眼看着坐在沙发上看了好几遍手机,颇有点心神不宁的邵正泽,一脸温和的笑道:“眼下看见你这么关心丫头,我老爷子就放心啦。估摸着丫头也快回来了,你要着急的话自己开车去接一下嘛!小夫小妻的时不时增进一下感情很有必要。”

抬眼看了一下时间,邵正泽难免是有些心急。

刚才连着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是没打通,从刚开始的无人接听到后来没信号,也不知道车子这会到哪呢?

心里轻叹一声,已经是从沙发上起身,准备拿了大衣出去看看。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晚十一时许,文香山环山公路发生一起意外交通事故,目前已经造成一死三伤。经事故车主刘先生口述,两辆车子在弯道发生撞击后,另一事故车辆因惯性冲下安全栏,眼下情况不明。江北市连兴区交警支队已经在现场展开紧急搜救。刘先生回忆称,另一事故车辆为丰田ALPHARD黑色商务车,车牌号以京S开头,最后一位数字为9……”

电视里女主播话音未落,老爷子已经是腾地一声站起身来,目光落在邵正泽瞬间僵硬的面色之上,不敢置信道:“这……这车,不会是丫头她们吧?”

“爷爷,你别着急!我这就赶过去!”邵正泽话音落地,整个人已经是大跨步朝着门外而去。

邵老爷子怔怔的看了一眼电视,重重一声坐回了沙发之上。

与此同时,这一则在两个市级电视台晚间新闻频道下方滚动播出的事故消息自然是被许多有心人注意到。

晚上在江北电视台门口围堵几人的媒体记者们反应过来,更是倾巢而动。

不过十几分钟,“《青梅竹马》剧组录节目回程中发生交通事故,车中六人生死不明”一条新闻迅速登上微博热点头条,在网络上掀起轩然大波。

……

茫茫夜色中一片寂静,寒风吹动树枝,呼呼作响。

一声“啊”的尖叫声突然划破宁静,徐伊人揉着脑袋迷迷糊糊转醒,手指触上男人抵在她额头的脑袋,神智慢慢恢复过来。

保姆车是独立座位,可车祸发生的一瞬间,上官烨扑过来将她的脑袋牢牢的护在怀里,接着在几人的尖叫声中车子从山坡上急冲而下,翻了过去。然后,自己彻底的失去了意识。

“小石头?”摇了摇依旧在怀里的小石头,被晃晕了过去的孩子根本没有丝毫反应,心中一惊,连忙伸手触到了他鼻子下方,感觉到还有呼吸,心里这才是松了一口气。

“啊,痛!我的肚子……”黑暗中又是一声尖叫,这才想起来车子里面的其他人,徐伊人连忙是在黑暗中出声道:“你怎么样,别着急,一会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

“我的肚子!啊!”苏可儿尖叫的声音带着深深的惧意,手伸到身下触到一片温热,语气抖抖索索道:“血,好多血,啊!我的孩子,孩子没了!”

“你别急!我试着找一下手机!”急声说了一句,也不知道车子翻成了什么样,根本没办法看清方位,只能循着感觉在自己四周慢慢摸起来。

手指不经意间碰触到人的耳朵,动作却是倏然间一停。

有些不敢置信的将手指凑到跟前闻了闻,心中的恐惧已经是倏然间将她整个人包围。

“上官烨?上官烨!”急声喊了两句,将她搂在怀里的男人根本没有任何反应,心里的惊惧越来越深,手指颤抖着在衣服上随便抹了抹,再一次摸到他的脸颊上去。

一只耳朵出血,耳朵边是温热热的一片,应该是撞的狠了引起的脑出血。想起来脑部受伤的人不能随意摇晃活动,只能依旧保持着原本摔下来的姿势屈着身子,一边开口在车里挨个呼唤其他人的名字。

“你别叫了。我肚子好疼啊,我要怎么办!”苏可儿的声音夹杂着一丝烦躁,止了声音的徐伊人只得忍着心里的恐慌,轻声开口道:“你感觉怎么样,其他地方还有没有受伤?”

“我不知道啊!我肚子好疼,疼死了!你快点打电话叫救护车,我不想死在这里啊!”苏可儿又是一声喊,徐伊人怀里的小石头却是动了动,声音恼怒道:“你别喊了!吵死了!都是你这个坏女人连累的,不然我们哪里需要着急的往回赶!”

语气愤愤的说完,小石头连忙伸手朝着边上抹了一把,声音焦急道:“伊人姐姐,你没事吧!”

“没事!”安抚的安慰了一句,小石头却是从她的声音里听到了勉强和轻颤,那一天被掳时她就是用这样的声音骗自己的。

怎么可能没事,分明就是很害怕的感觉。

想到这,更是急声开口道:“姐姐你别吓我啊!你到底怎么样啊?”

“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忍着小腿传来的似乎被什么割伤了一般的痛感,伸手在小石头脑袋上揉了揉,她索性笑着转移话题。

“没事。我没事。浑身上下都很好。”小石头忙不迭回答,她在黑暗中放心的点了点头:“没事就好。别害怕,邵总裁会来救我们的。”

“嗯。我不害怕。”躲在她怀里乖乖说了一句,小石头注意力顿时转移,在黑暗中触到上官烨护着两人的身子,正要伸手摇晃被徐伊人出声制止:“别动他。上官哥哥脑袋受了撞击,不敢摇他。”

“哦。”小石头连忙收回了手,车子里只有苏可儿的痛呼声一阵一阵。

眼皮越来越重,徐伊人已经是有点困得要睡着了,外面却是突然传来了男人大声说话的声音:“车里有人醒着吗?”

想到应该是搜救人员,差点睡过去的两人被惊醒,连忙开口道:“有的,有的。”

“你们几个人,有没有事?”

“六个人,车里黑,具体情况不知道,有三个人还清醒着。”徐伊人连忙回答,外面说话的人越来越多。

邵正泽赶到的时候,处理事故现场的交警已经拉起了警戒线,围聚在周围的记者正想上去采访,却被他冷冷的看了一眼,全部讪讪停在原地不敢再动。

“做什么的?”凑过来的交警看了面前来的一众人,虽说感觉十分诡异,还是顶着周围飕飕的低冷气压开口道:“不好意思。我们有规定,眼下这边正处理突发事故,闲杂人等不要靠近。”

邵正泽看了一本正经说话的年轻交警一眼,远处已经是急匆匆走过来刚接完电话的交警支队大队长,一掌将说话的交警拍到一边,满脸堆笑道:“邵公子,您这边请。我们已经派人下去搜救了,估摸着一会也就有结果。这夜里乌漆墨黑的,难为您亲自跑一趟。”

“前面带路。”声音清冷中难掩急迫。

交警队长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眼瞅着上面知会一定要言听计从的这个贵人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连忙是点点头在前面开起路来。

冬天的夜晚冷风入骨,脚下都是植被枯枝,山坡自然不好下。

一边在手电筒的光亮下小心翼翼的走着,王俊瞧了一眼前面着急之下只穿了单西装就匆忙出来的boss,心里更是一阵暗暗祈祷。

“队长!”眼前急匆匆从下面上来的一个交警到了近前,就连忙开口道:“情况不太好。车里六个人只有三个人还清醒着。一个孕妇,已经流产了。而且车子翻了过去,就被两棵大树拦在了山沟边,车门被挤压变形了。明星的保姆车,里面也够黑,眼下大伙正要从外面敲了玻璃施救。”

随着交警说到最后,邵正泽一张脸已经是越发冷峻了,脚下加快了步子,循着方向一直往下走。

身后的大队长“哎”了一声,急急忙忙跟了上去。

原本就怕上官烨伤情加重,徐伊人动弹不得。此刻怀里抱着小石头,听着外面人说话的声音,腿上的痛意却是越发严重起来,紧紧蹙着眉,也不知道脊背是怎样的弯在车里,浑身上下似乎都彻底苏醒了过来,分不清是哪里痛,可浑身到处都痛。

“伊人?”外面突然传来一声极为熟悉的男声,温和中带着浓浓的担忧,一直强撑的身子骤然放松,眼眶里的泪水吧嗒掉了下来,落到小石头的脸颊上。

“我在。我在里面。”擦了一把眼泪,有些喜极而泣的颤声应答。

外面的邵正泽听着她的声音已经是说不出的疼惜,沉默了一下,却只能开口说出“别怕”两个字。

“嗯。”哽咽着答了一声,边上的交警已经是找来了安全锤,随着玻璃碎落一地,手电筒照了进去,鲜红的一处处血迹触目惊心,而近在眼前的三个人,更是以完全不敢想象的姿势,艰难的窝在车子一角。

“将手里的孩子放开。”目光从她糊了小腿的血迹上移开,邵正泽低缓的说话声带着些颤动。

点点头,怀里的小石头先爬了出去,将上官烨的身子用靠垫稳了一下,也同样是慢慢的被移了出去。

整个人安稳的落在了邵正泽的怀里,身后的简易担架排成一列,将其余五个人全部往上抬。

“来了来了!”一直守在外面的媒体记者不知是谁喊了一声,众人急忙看去,邵正泽怀里的徐伊人被外套裹着,小腿上的血迹在路边的亮光下十分刺眼。

后面的担架上,三个男人俱是昏迷不醒,苏可儿的血迹更是将半个担架都染红了。也就只有小孩子一个人毫发无伤,上了公路,已经从担架上起身跟着走在邵正泽边上。

“他们几个人情况怎么样?请简单说一下好吗?”

“三个人昏迷着,情况严重不严重?”

“最后面的女伤者流了这么多血,是因为流产了吗?”

赶来的记者有娱乐记者自然也有新闻记者,没人敢开口去问面色冷冽的邵正泽,自然是将目光全部对准了跟上来的交警。

简单交代了一下几人伤亡情况,交警们自然也是没什么多余的话,一个记者将目光移到了小石头身上,连忙凑过去开口道:“小朋友,刚才车里是怎么一个情况?”

“上官哥哥护着姐姐,姐姐护着我,我没有受伤。”小石头到底年龄小,老实回答了一句,眼看着邵正泽已经到了车门边,急忙跑着追了上去。

……

“小腿应该是车翻时被利器划伤了。不过好在伤口不深,就是失血多了些,人比较虚弱,需要好好休息几天,补充点营养。”看伤的还是上一次的女医生,想到这年纪轻轻的姑娘短短时间又被送了进来,叹了一口气继续道:“身上有些淤青和擦伤,不过也都不算大问题,我已经统一处理过了。”

“先下去吧。”靳允浩开口给医生使了个眼色,想到眼下医院里这几个人,死了一个司机,上官烨和宋煜均有不同程度的脑震荡,眼下还都是昏迷不醒。一个和江昊成有牵扯的苏可儿,掉了孩子不说,以后连正常怀孕的机会也没有了。靳允浩默默叹了一声。

“允卿他怎么样?”松了一口气,想到眼下似乎还没有出院的靳允卿,邵正泽抬头看了他一眼。

“还好。脱离了危险。眼下有蔚然照顾着,恢复的也不错。”靳允浩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什么情绪。可毕竟是多年的好友,邵正泽自然是发现他神色中带着一股子难言的落寞,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进病房。

走了一步,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般再次回头,若有所思道:“这次事故应该不是意外那么简单。路上伊人说,司机是因为发现后面有人跟踪他们,心急之下开的快了些。我觉得可能和苏可儿的事情有些关系。还有上一次,那个江蔚然,她身边也似乎是危机重重,你最好留个心眼,注意一下江家那一对母女。”

“知道了,会注意的。”靳允浩表情严肃的点了点头,王俊带着许乐和几个助理从外面急匆匆赶了过来。

“徐小姐她怎么样?”难掩焦急的说了一句,眼看着邵正泽脸色实在算不上和气,许乐一时间羞愧的低下头。

那些记者来的又快又突然,除了上官烨的其他几个人也都没有助理,心急之下她也是跟着一道拦着那些人,哪里能想到车子回去的路上会发生意外。

“车子已经找到了,被扔在高速出口的荒地里。没有牌照信息,那些人需要进一步去查,估摸着有些麻烦。”王俊开口说完,想到外面那些粉丝,更是焦头烂额:“小夫人和上官烨有些粉丝连夜赶来了,就在医院大门外面,说什么也不走,要怎么处理?”

“将两人的情况如实告诉她们。”顿了一下,邵正泽补充道:“上官烨昏迷着,还需要进一步观察,不可能探视。你自己看着办,想办法让他们都回去。”

说完话,目光最后落到许乐身上,略一沉吟,顺势开口道:“还有你,也回去吧。明天去公司财务部结算工资。”

“邵总,我……”许乐一着急,却根本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是女兵出身,对这份助理的工作的确有些不太适应,原本过来也只是为着保护徐伊人不受伤。可那些狗仔记者什么的,又素来不能随意用强,她能帮上的忙实在有限。

“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也是我疏忽了,这份工作不是你的强项,没有责难你的意思,下去吧。”有些烦扰的揉了揉眉心,其他几人自然是不敢多言,点点头退了下去。

转身进了病房,瞧见刚才还躺的好好的人儿却是撑着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条腿缠着纱布缩在半空,似乎正准备用完好的那边落地。看见他进来,愣了一下,有些着急的开口道:“上官烨他们怎么样啊,我想过去看看他们。”

“你腿上有伤,先别动。”将她整个人又扶坐了回去,看了一眼那苍白的脸色,声音越发温和道:“听话,先别动。身上还有擦伤,你这样移来移去的不疼吗?”

小心翼翼替她盖了被子,对上那一双着急看他的眸子,又实在是心中不忍,开口道:“他们两个都有轻微脑震荡,没什么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至于苏可儿,没了孩子,估摸着以后也都无法有孕了。违反了合同,过些日子是要解约的。”

“司机大哥呢?”似乎是从他的表情里看出些什么,徐伊人声音微颤。

“头部流血过多,到了医院已经没有呼吸了。”声音低低的说完,知道她一向心软,自然又是心疼。坐过去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握着没有挂吊瓶的一只手,一脸温和的安慰道:“别担心了。我会妥善安置的。”

“不……”想到自己在车里的时候指尖那温热的触感,徐伊人心里自然又是一阵害怕:“你是不是在骗我?上官烨他到底怎么样了啊,他撞了头,耳朵也流血了。怎么可能是轻微脑震荡,他到底怎么样了,你是不是怕我担心?可,他救了我的命啊,还有小石头,他一定伤得很重,我要去看他!阿泽,你带我过去看他好不好?”

说到最后,整个人越发激动,又要伸手掀被子下床,眼眶里蹦出来的泪花让男人无比心疼,连忙将她整个人揽在怀里,声音里低缓道:“别害怕,你别害怕。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出事的。我知道你担心,可……”

语气顿了一下,声音越发缓慢道:“他救了你,就是救了我。相信我,不会让他有事的。”

“可是,我想过去看他啊!”泪眼斑斑的望着他,小人儿声音里已经带上些嘶哑道:“带我去看他好不好,一眼,我就看一眼……”

邵正泽沉默着看她,两人近在咫尺的对视着,徐伊人终于是有些回过神来,看着他,一脸愧意的低声开口道:“对不起。”

他为人一向疏冷,永远是是高高在上又淡漠的样子。

可她却知道,唯有对上自己的时候是不一样的。心里有着自己,这样高傲的男人,自己却在他面前这样的哭求,他,心里一定很受伤吧?

“对不起,我就是着急了些。我没有……,上官烨,他,我只是担心他……”似乎窘迫又着急的不知如何解释,小人儿说的磕磕绊绊,那看向他的目光里,却是满满的歉疚和心疼。

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邵正泽低柔的声音里依旧是饱含宠溺,一字一顿道:“我知道。我不是在责怪你。”

只是太疼惜了而已,这样柔弱又坚强的人,现在每每想起来,都会不自觉地心软又心疼。

“小心腿,我扶你过去。”最终还是妥协,伸手掀了被子,一只手搀着她,一只手举高吊瓶,两人一路到了重症监护室。

感谢打赏、送花花和票票的亲亲们,统一谢过么么哒,阿锦会加油的。

今天依然有二更,五千字,下午两点,最晚三点。估计这种更新规律以后会成为一种常态。阿锦如果连续写到一万思绪会达到极限,当天就再也写不动了。以后争取会挂上更新榜的尾巴,所以一般一万二的更新都会分成两章,这样写的中间也可以休息调节一下。

然后,从文文到完结,每天【早九点】一更的规律百分之九十九的情况下不会改变。虽然分成了两章,但是希望亲亲们能支持正版,尽量不要跳订阅哈,而且亲亲们应该会感觉到,阿锦的情节基本还是挺紧凑的,也不会在文文里多说废话,所以,拜托啦。

昨晚忙码字,忘了统计前三名订阅的亲,汗滴滴,只记着第一名【tulq】,亲可以领币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