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试镜/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连王妃》的剧组工作人员都有一百多人,因为拍摄了《逍遥剑》菱华一角的缘故,徐伊人一到片场,就发现了许多熟面孔。

“徐小姐!”第一次将她和谢文清弄错的张聪意外看见她,已经是远远地笑着迎了过来,一脸温和道:“秦编刚才还念叨你呢,可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导演在那边,我带你过去。”

话音落地,神色里的热络毫不掩饰,眼下这一位风头正盛,眼看着都要盖过沈薇了,自然得上赶着巴结。

尤其是,沈薇走到今天这一步,走了整整三年。好剧烂剧也是拍了一箩筐,可这一位,只有一部电影、两个电视里的配角而已。

《逍遥剑》里,她被公认为最大的亮点和意外之喜,而《鲜血染红的旗帜》中,和影帝郑秋、娱乐圈两大影后唐韵、邓菲菲搭戏最多,却依旧是让人不容忽视的存在。

短短半年时间,这姑娘取得的成绩在娱乐圈简直可以用奇迹来形容了。

尤其是《青梅竹马》逆天的票房还有那让人叹为观止的强大粉丝团,圈子里多少老前辈都是感慨不已,更何况年龄差不多的一众女星呢。

今天来面试的那几个,说起她微妙的表情就差直接把“羡慕嫉妒恨”五个大字贴在脑门上了。

这无论走到哪里,就是活脱脱的一路拉仇恨啊!

不过这些,当然和他是一丁点影响都没有,尤其是从前总是被秦丰训得面红耳赤,可意外弄错了人选发现这么一个宝贝。

秦丰眼下每次提起她都顺带夸一下自己,那感觉,别提多春风得意了。

此刻,秦丰穿着宽松的休闲外套,顶着一头凌乱的头发,一脸诧异的看着他对面的剧组导演张文卓,夸张的张了张嘴巴,毫不客气道:“谢文清?你开什么玩笑,就她那个小气吧啦的样子,能演女主角,还是省省吧。给她给女四女五就不错了。”

“文清长相清秀,和剧中的女主角形象也很接近嘛。尤其你看,一个宇文清,一个谢文清,两个人的名字里都有个清字,多有缘分啊。而且她在《逍遥剑》里面的表现也可圈可点嘛,给她一次机会试一试,能怎么样?”

张文卓年龄大秦丰几岁,在圈子里也算颇有资历。面像温吞和蔼,可也算是相识多年,秦丰哪里会不晓的他好色这一点,尤其是偏好清秀娇气型那一口。可他好的一点却是从来不会强迫威逼那一套,基本能扯上关系的都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他基本上也没什么可说的。

拍摄《逍遥剑》的时候,谢文清不知怎么和他牵扯到一块,死活要换掉剧中没什么背景的女三号。

他原本自然是不同意,可一起工作好几年,以前这种事也不是没有发生过。

毕竟张文卓大了他几岁,稍微有点背景,又一直是剧组里的挂名导演。虽说眼下许多事都由他做主,基本算得上编剧兼导演,可这样纠葛的关系,也真是烦人得很。

勉强让谢文清试了戏,眼看着她演的也的确还可以,不会拖累电视的整体拍摄,也就默许了。

可此刻听着这样的话依旧是觉得像天方夜谭,也不知道那个谢文清给他灌了什么迷药,竟然过来争取女主角的角色了。

小姑娘还真是能耐挺大的……

心里一阵郁闷,秦丰索性闭嘴不说话了,张聪已经带着徐伊人朝这边而来。

“秦编好,张导好。”冲着两人笑了笑,秦丰已经是一脸兴奋地开口道:“小丫头不错啊。《青梅竹马》票房这么红火,绝对是得奖的节奏,第一部作品,真是后生可畏。”

“有些日子不见,秦编你怎么记性都差了,《逍遥剑》才是我的处女作,而且,菱华的角色还是你施舍给我的。”眼下两人已经非常熟识了,秦丰说话一向直接,因而两人说起话也颇是轻松。

“呸。什么施舍不施舍的,应该说慧眼识珠才对。”不满的瞪了她一眼,秦丰呵呵笑道:“怎么样,剧本看过了没有?宇文清这个角色,有没有自信拿下?”

毫不避讳的开口问了一句,边上的张文卓一声不吭,徐伊人只是笑:“我一定会努力的。争取不辜负你的期望。”

“好。有这句话就好。”秦丰满意的点点头,那边换好衣服的几位演员已经要进行第一轮的试戏了。

《赫连王妃》里,天曜皇帝光是成年的儿子就有五个。

太子君临天处事老辣、狠戾无情;二皇子君临泽体弱多病、深藏不露;三皇子君临峰脾气耿直、刚正不阿;四皇子君临江温润如玉、天人之姿;七皇子君临昊出身低微、谄媚逢迎……

再加上三个脾气迥异的皇家公主,丞相府的几个公子小姐,还有京城诸府中的公子小姐,戏份重的年轻艺人都是需要好十几个。

今天来试戏的都是相对重要的几个主角,女一号宇文清、丞相府的大小姐宇文婧、二小姐宇文娇、表小姐顾流云,以及男主角赫连煊和几位皇子。

随着一声掷地有声的“action”,现场的气氛骤然紧张了几分。

吴捷一身锦绣红袍加身,袍子上金丝银线绣成的游龙日月山水云海图流光溢彩,高挑挺拔的背影和剧本里面的男主赫连煊倒是颇有几分相似。

小说里原主的形象是邪肆狂狷、俊美如妖,狭长的眼眸妖娆中带着几分邪气,一双幽若寒潭的眸子,淡淡一瞥,都要让人胆战心惊。

许是为了表现出邪魅的效果,化妆师对眼睛的妆容分外重视,眼角飞挑而出,只惊鸿一瞥,倒也的确有几分感觉。

作为娱乐圈的当红小生,上一部《逍遥剑》男主大师兄的角色又让他红火了一把,眼下绝对也是娱乐圈年轻一代炙手可热的男生。

估计也是因为已经演了好几部正派角色,所以想挑战一下自己,徐伊人都是会发现,他的一只手有些轻微的紧张攥拳。

赫连煊的角色一般男生的确也不是特别好驾驭。

文字的表现力是现实生活中的人物很难表现出来的,就像所谓“狭长而妖娆的凤眼”、“幽若寒潭的眼眸”以及所谓的“魅惑如妖”……

除了直观的体会,一般人真的很难想象什么样的眼眸算得上幽若寒潭。

而秦丰也是个刁钻的,这给男主试镜只给了一句台词,而这一句台词只有一个字“呵。”

赫连煊是一个惯常用眼神来说话的人,他在剧本中出现最经典的也就是这一个“呵”字,说白了就是一声冷笑。

冷笑一声,基本上也就有人要倒霉了。

吴捷背身对着边上一众人走了几步,长袖一甩,微微侧身,抬起眼眸看了过来,轻轻勾唇角,冷笑着“呵”的一声。

“噗……”边上刚端着水杯过来的秦子建没忍住将茶水喷了出来,边咳嗽边捶着胸膛发笑。

“啊呀妈呀,你这是冷笑啊!我看是皮笑肉不笑才对!”秦丰也是忍不住哈哈笑了两声,对比较看重的演员,他说话虽然偶尔犀利,态度却还是好的。

纵然也已经有二十六七,出演了好些电视剧,吴捷还是被说得有点不好意思了。

演戏就是这样,第一个形象特别容易在观众心中留下根深蒂固的印象,一旦定型了,很难扭转。

从出道开始就饰演正面形象的吴捷高大帅气,以往的那些警察、年轻律师、甚至有责任的商人、古代的将军以及一般古装剧里颇有作为的长房嫡子,再到《逍遥剑》里面责任感十足的大师兄。

“好了好了。也真的是难为你了。”秦丰哈哈笑着摆手,直接开口道:“快去换衣服吧。第二个上。”

“你的表情连皮笑肉不笑都算不上!”

“一米七八的大男生,声音跟蚊子似的,下去下去!”

“你这中上形象,和俊美无双的赫连煊差十万八千里远,好了也不用试戏了。衣服脱掉、脱掉!”

……

在秦丰犀利的语调中,不过半个小时,饰演男主角的几个人被二话不说全部否决,众人只剩面面相觑。

而在秦子建的示意下,换了皇子服过来的吴捷却是让人眼前一亮。

一身玄黑色的华服上绣着五爪蟠龙,华贵的金玉腰带扣着他健壮的腰身,粗眉朗目,倒是和剧本中三皇子君临峰的形象完全一致。

刚正不阿、面色端然……

单是绕着他走了两圈,秦丰已经是一脸无奈道:“好吧。还真是这一类的角色比较适合你,既然如此,也就别瞎折腾了。君临峰的角色怎么样?你考虑一下!”

休息室里,在张文卓的一力举荐之下,刚好赶到的谢文清已经开始上妆了,当然,同时还有边上的徐伊人和沈薇。

宇文清的形象清瘦纤弱,从这一点上来说,自然还是谢文清和徐伊人更占优势。

可上一次没能拿到顾青舒的角色,已经被沈薇视为奇耻大辱。

这一次又在几人之间角逐,她自然是牟足了劲要扳回一局。秦丰只说让几人自由发挥,提供了三套装束。

进去最快的谢文清直接挑走了里面颜色最亮丽的火红长裙。

按着剧本,应该是赫连煊将宇文清调教以后,宫宴上表演舞蹈时要穿的衣服,光是颜色,已经十分夺人眼球。

剩下的两套,一套是剧本后期的王妃常服,一套是小家碧玉、看着十分寒酸的青绿色上下两件丫鬟服。看了一眼正对着两套衣服思量的徐伊人,沈薇轻笑一声,顺手捞走了第一件。

前期的宇文清虽说清瘦而纤弱,可随着一步一步在相府站稳脚跟,成为可以和大小姐、二小姐相提并论的存在,生活自然也是越过越好了。

再到后期结婚以后,身体好一些自然也是顺理成章,沈薇比她们两人都要大上三岁,选这样一套衣服无疑也是相当正确的。

再从妆容上来说,谢文清的衣服自然要配上美艳绝伦的妆容,她清秀的小脸原本就惯常作出妩媚娇态,此刻一打扮,也是平添几分动人丽色。

对着镜子娇俏一笑,自己都是要为自己着迷了。

沈薇从镜子里看见她得意洋洋的样子,神色轻蔑的收回视线。她身上的衣料自然也是极为精贵,海棠花顺着裙摆一路蜿蜒,虽说颜色是偏向素淡的浅红,可衬上她精致娇俏的面容,也已经是相当美丽而端庄。

沈薇的眼睛也算是长得非常漂亮,勾唇一笑,会像狡黠灵动的小狐狸。可随着这几年越来越红火的人气,她一心塑造自己优雅迷人的女神范,不再像初期那样卖乖讨喜,而是尽量往轻熟女的方向迈进。

不会像谢文清那样,直接深V抢镜,可聪明的她却会时不时的秀一下光裸的脊背和美腿,不会过分暴露,优雅中不失性感。

秦丰的剧组自然也是出挑,化妆师的手艺相当专业,沈薇对自己的造型也是满意的不行。

伸手触碰了一下头发中插着的一根海棠花垂珠金簪,目光似笑非笑的看向了边上的徐伊人。

神色愣了一下,心中暗道一声“丑人多作怪”,已经是起身窈窈窕窕的走了出去。

打扮好的谢文清也跟着一蹦一跳的扭了出去。

“徐小姐,这样真的可以吗?”化妆师有些忐忑的看向经过她的手反而有些淡然无味的妆容,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可以了。谢谢你。”微笑着站起身子来,徐伊人却显然对镜子里自己的妆容相当的满意。

外面今天来试镜的人少说也有十几个,秦丰的剧组又一向是忙乱急躁型,来回穿梭的工作人员和犀利毒舌的话语永远是一大特色。

沈薇原本就是年轻一辈红得发紫的女星,而徐伊人却是像坐了火箭一般蹿红的飞快。

刚好能看见他们二人试镜,外面的一众人也是以各种理由全部留在原地等待。

此刻看见她们三人出来,谢文清清纯中又显露出妩媚妖娆,一身火红色的长裙更是美不胜收。

沈薇端庄典雅,勾唇一笑却是又灵气十足,不输分毫。

而最后面的徐伊人,穿的是一般质地的青绿色衣裙,也就比古装剧里面的丫鬟强一点,脸上的妆容也极为简单,轻描淡写的几笔,反而让她刚才的容颜都失色不少。

众人哑然之际,秦丰干脆利落的一声,已经是传了过来。

谢文清穿着火红色的纱裙迈步而上,开始在镜头之下像模像样的舞蹈起来。水袖翻飞、红色如火一般的在空中略过,徐伊人突然有些明白她为何会选择这一套红色的纱裙了。

表演系的学生多半都有一技之长,想来她的特长正是舞蹈才对。

秦丰难得的没有开口,一舞终了,谢文清微微轻喘,做了一个伏地下拜的动作,轻声开口道:“民女宇文清,恭祝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而后,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她慢慢抬起头来,朝向正前方露出一个无比娇羞的笑容。

徐伊人唇角露出淡淡的笑意,秦丰已经是粗声开口道:“卡。”

“你刚才没看剧本?”秦丰原本不怎么待见她,此刻语气里透出浓浓的不悦来。

“看了!”谢文清显然不知他的怒气从哪里来,能说动张文卓,她自然早早已经拿到了剧本。而且刚才,试镜前自然要熟悉她演的这一块,可大概的浏览了两遍,宇文清被赫连煊找的舞娘调教以后,就是改头换面,惊艳全场嘛!

她明明演的很不错的说!

“看了?看了就是这样,你看看你最后抬起头那个笑,恨不得立马就被皇帝宠幸的样子,这是宇文清吗!啊,是不是宇文清!”秦丰气急败坏的继续发挥着毒舌功力。

边上站着的一众人“呃”了一声,有几个忍不住憋着笑。

“导演,我……”谢文清目光不自觉移到张文卓的身上,一副求救又委屈的样子。

“行了。也别在这搔首弄姿了。下去拿着剧本熟悉一下二小姐宇文娇的角色,一会过来再试一次。”

大手一挥下了决定,被劈头盖脸又骂一通,谢文清委委屈屈的往下走。

“action!”

众人的视线中,沈薇迈着优雅的小步走到了镜头中央,目光落到一处,微微蹙眉,抬手将头上的海棠花金簪拔了下来,在头上比对了一下,淡淡的勾着唇角正要再次插回去。

简单的眼神和动作,已经是让众人明了,她这是在对镜梳妆,发簪的位置不和心意了,所以要调整一下。

剧组的一个工作小妹事先得了她的嘱托,带着些忧心的跑进了镜头之中,小声道:“王妃娘娘,听说皇上昨夜驾崩了!”

皇帝驾崩、赫连煊一夜未归,京城各方势力自然是蠢蠢欲动。

“你说什么?!”猛地转头问了一句,沈薇美丽的眼眸中倏然之间泛上泪花,手中的海棠花簪“叮”的一声落在地面,不敢置信的开口道。

“皇、皇上驾崩了!”工作人员似乎都有点被她的泪花所感染,小声开口,也是有些纳闷,皇帝驾崩了,和你这样一个王妃有什么关系?

王爷一夜未归,才更该担心不是么?怎么问也不问……

一行清泪顺着沈薇的脸颊静静流淌,踉跄了两步勉强站稳,伤心欲绝显而易见。

看过原小说的人都知道,一同穿越的皇帝,才是宇文清刻骨铭心的爱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