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气场(一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过原小说的人都知道,一同穿越而来的皇帝,才是宇文清刻骨铭心的爱人。

现代社会的宇文清是娱乐圈影星,而之所以走到这一行正是因为从小对她有救护之恩的宇文澈。

宇文澈是豪门私生子,十七岁进入演艺圈自己打拼。二十岁的一个雪夜路过街头,年幼的宇文清冲过去偷他的钱包。

动了恻隐之心的宇文澈将她带回家,让她随他姓、帮她取名字、教她扎头发、送她上幼儿园。

相依为命度过二十年,他如兄如父,她一路痴迷,追随他的脚步进入娱乐圈。直到在一次两人合作的拍戏之中,片场突发大火,他抱着她被烈焰吞噬。

同时穿越到架空的天曜皇朝之中,他是荒淫无道、残暴肆虐的中年皇帝,每日酒池肉林、吃道士所炼长生不老丹。

四十岁的沉稳男人,经历了短暂的吃惊之后便能不动声色的伪装起来,唯一放不下已经爱入骨髓的宇文清。

愁肠百结之下,宇文澈用毛笔勾画出宇文清的轮廓,被刚好进宫的赫连煊发现,他随意敷衍,说她是自己做梦看见的仙女。

她是丞相府被发卖到青楼的庶出小姐,刚刚苏醒,便要迎接欺侮和羞辱。

怡香院拍卖第一夜,赫连煊从二楼的雕花围栏淡淡一瞥,却意外发现她是皇帝画中的女子。

一掷千金,她成了他掌中的棋子,一朝入宫,四目相对,她从愕然到改变初衷,执意承欢一探究竟。

一向荒淫无道的皇帝却是三言两语,将她打发回了丞相府。

多年的纵欲无度和服食丹药,两天之前,宇文澈刚被太医告知,他只有不到三年的寿命。

相依为命二十年,他们了解对方的一切喜好。即便宇文澈始终不承认,可在后来和相府众人周旋的日子里,在那些大大小小的宴会之中,她千百次涉险,每一次都能够全身而退。

他的保护无处不在,敏感聪慧如她,又怎会毫无察觉?

前世的救护之恩,二十年相依为命的朝夕相处,这一世的生生错过,命运开的这个玩笑,是他们两人之间最压抑最痛苦的秘密。

“卡。”

秦丰的一声喊将徐伊人飘远的思绪拉了回来,沈薇已经微笑着抹了脸上的泪水,朝着工作小妹一脸温柔的道谢。

想起那一夜后台休息室跋扈尖刻的她,再看着此刻一脸温柔和气的她,徐伊人恍惚间觉得那一次像一个梦境。

眼下沈薇迈着优雅的步子缓步到了她面前,笑意盈盈道:“很期待你的表现!”

柔和谦虚的语气就像一个亲切的知心姐姐,边上的一众人在在赞叹她演技的同时,自然又是对她的温柔性情打心眼里的喜欢。

徐伊人弯弯唇角笑了一下,没有说话,侧过身子走到了镜头画面之中。

服饰和妆容都落了下乘,饶是秦丰此刻心里也是有些为她担心。

其实从他心里来说,沈薇如今表现出来的气质,丞相府的大小姐宇文婧一角更适合她。

秦月容嫁给宇文丞相做了继室,而她前面的夫人是天曜皇朝当今皇帝的胞妹荣安公主。

荣安公主身子弱,当年生产宇文婧落下病根,不过半年香消玉殒。

纵然后来秦月容做了当家夫人,这一位大小姐却是一直养尊处优。身为当朝皇帝的外甥女,宇文婧表面温柔可亲、典雅守礼,一直是京城贵女公子们交口称赞的典范。

不过一个是被他一路捧红的小花旦,一个是他眼下最为赏识的演技实力派,手心手背都是肉,还真是难以取舍。

秦丰有些无奈的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视线之中的徐伊人已经是缓缓仰起头来,目光稍作逡巡,定在一处,声音清脆、一字一顿道:“民女心仪宁王殿下已久,大胆献唱一曲,望殿下垂怜……”

那看向空中的目光,虽说饱含期待,却是十分坚定。

正是宇文清在宇文娇和太子的欺压之下,心绪百转,求助于四皇子君临江的一幕。

身为皇帝已故爱妃之子,君临江温和仁厚、良善宽和、名满京城。只要他施以援手,太子自会退避成全,而宇文清原本也已经从他淡淡的一瞥中看到了怜悯和同情。

丞相府的小姐,即便庶出身份,她的处境,也着实有些太可怜了些。

唇角淡淡的浮现出一抹笑,依旧是望着那个方向,徐伊人轻启粉唇,婉转缠绵的声音已经流泻在众人耳边: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随着她声音一起,现场的窃窃私语、嘈杂之声已经是慢慢消退,那犹如露滴竹叶般意蕴悠长的声音带着一些感伤愁绪,缭绕回旋。众人的目光也是不自觉落在她身上,似乎依稀间可以女子泛舟江上,歌声飘荡。

这一刻,她眼眸里散发出的光彩,足以让所有人忽略掉其他所有的一切,那声音里蕴含着女子最动人最纯真的感情,以至于她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清澈的让每个人怦然心动。

这真的是很神奇的一种感觉。她不开口站在那里,也许并不是多么的引人注意,可她一旦入戏,却是能紧紧地抓住每个人的眼球。

沈薇原本胜券在握的笑容慢慢的淡了下去,华服广袖里一只手不自觉紧紧握住,心里也是怨愤升腾。

徐伊人出了镜,现场有人不自觉忘情到拍手鼓掌,对上她柔和浅笑看过去的目光,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是真的觉得你唱得太好了!这样嘈杂的环境,清唱会有这样的效果!”

“而且你的声音好有画面感,徐伊人,我都要变成你的粉丝了肿么办?”紧跟着开口的一位男生有些面熟,愣了一下,她才反应过来是《逍遥剑》中的一个逍遥门弟子,他们一起上过《娱乐星天地》那一期节目,好像是叫做孙景田。

“对啊,真的好好听。”面上带着谦虚的笑容一路到了边上的人群里,耳边嘈嘈切切的声音依旧是不绝如缕。

勾着唇浅浅微笑,心里却是忆起了从前练习这一首歌的画面。

她在音乐上面并没有多少天赋,每一首歌都是跟着反复练习无数遍才能出来以假乱真的效果。

尚在京华的时候,她原本被告知要出演一部古装剧里面的女三号,那一位女三号在剧中恰好也是用这一首古老的情歌来表白。

为了更好地演这个角色,她将这一首歌听了无数遍,可最终当她兴致勃勃要出演的时候,却是连一句话的解释没有被别人给替代掉了。

要知道,所有的成绩和荣耀都不会无缘无故的到来。

欢呼惊叹的他们,也许看到了这一刻她精准的意蕴和歌词,可哪一个又能最先想到以往的那些辛苦和付出呢?

边上的沈薇声音淡淡的“呵”了一声,待秦丰走到近前,已经是主动开口道:“秦编,这故事里宇文清前期和后期变化很大,我觉得我和伊人应该各自将两幕戏都试一下,这样也才好判断到底哪个驾驭起来更驾轻就熟嘛?”

秦丰听了她的建议,神色一愣,看向了边上的徐伊人,后者微微点头,神色淡淡道:“我没有意见。”

得了应允,到了休息室沈薇却是心里有些烦闷起来。

刚才两人的表现其实都不错,可当秦丰走近的时候,她就是有一种宇文清的角色要落在徐伊人身上的感觉。心急之下说出那一番话,原本就是想给自己再找一些转机。

可此刻进到休息室,换了衣服,再看到两人身上打了颠倒的装束,当真是无比气闷。

从小有名气以后,她拍戏基本上就比较排斥这种让人形象打折的衣饰。

佛靠金装人靠衣装,破破烂烂的穿在身上,就算是个天仙她也好看不了。有些烦恼的将衣襟揪了揪,眼看着已经收拾好的徐伊人翩然而出,不甘落后的她也是连忙跟了出去。

“好漂亮!”

“气质真好啊!”

“就是啊,真美啊!”

耳边一道道毫不掩饰的赞叹落在耳边,没好气的抬眼,沈薇神色一瞬间完全僵硬了。

拍摄《逍遥剑》的时候她们俩从未在片场遇上过,因而,她从来没有如此近距离的看到过徐伊人的古装扮相。

说实话,在娱乐圈年轻一代的莺莺燕燕之中,徐伊人的长相算不上最美,可她身上就是有一种十分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柔软气质。

她看向你的时候,你就觉得她的目光中只有你,而她冲着你微笑的时候,就好像面前一片的鲜花在阳光下绽放。这样的感觉,第一次在《娱乐星天地》后台看见她就有,心里的戒备和危机感自然也是与日俱增。

就像微博上那些力挺她的粉丝,简直将她当成了心肝宝贝一样的疼爱,而那些路人甲乙丙丁,现在说起她也不会再用任何恶毒的字眼。

这样的现象,在娱乐圈不是太匪夷所思了吗?

哪一个明星不是摸爬打滚、一路踩着鲜花和掌声,同时又忍受着暴雨和狂风。名气越大,暴露在公众视野中的时间越多,就越是这样。

可为何,她却能一路在那么多忠粉的护佑之中,走的如此一帆风顺。

此刻那一套鹅黄暖色的锦绣华服就好像专门为她量身定做的一般,穿在身上,更是将她那种柔软沉静的气质体现的淋淋尽致,头上的海棠花金簪也是在华贵中带上了几分婉约之气。重新上过妆的肌肤焕发出玉石般通透润泽的光芒,越发衬得那一双眼眸美好如画笔描绘。

最妙的还是那样一双眼睛,无波无澜、黑亮通透,似乎潋滟光华,细细端详之下,却沉静的像井水一般。

单是看着她,自己已经专心读过一遍的小说情节都是有些慢慢浮现而出,她精准的契合进每一个脑海中形成的画面里。似乎,根本就是那个从书中走下来的年轻女孩。

小说里,经历了前面的愁闷和争夺,在相府站稳脚跟的宇文清已经是喜怒不形于色,不同于大小姐宇文婧的温柔可亲,不同于二小姐宇文娇的妩媚娇态,不同于表小姐顾流云的丽质天成……

相府四小姐宇文清在众人眼中,是沉静如水的女子。

许多时刻,她都是不动声色且安安静静的,像春日午后之后静静绽开的海棠花,夏日池塘里亭亭而立的青嫩白荷。

沈薇握在袖子里的一只手有些发抖了,她以为自己刚才的表现已经足够好,可此刻却是没想到,当真能有人如此生动的将这一份静如此淋漓尽致的表现。

秦丰自她走入镜头之中,心里已经是有了决断,此刻看见众人都是静静的看着,倒是也继续喊了一声“action。”

如同剧本里设置的那样,女子面对着镜子而站,伸手调整着头发里刚才一时间没有插好的海棠花金簪。

丞相府日渐颓败,作为天曜王朝人人见而生畏的赫连王宠在心尖的人物,她只安静的站着,神色微倦的样子都是带着一种女子的沉静婉转,无论是正面侧面还是背面,那独特的气质都足以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纤细而白净的手指捏着发簪,抬手之间广袖滑下一小截,露出白皙如玉的手腕来,她的一举一动,都像封建礼教下调教出来的深闺女子。

刚才的那个小姑娘急匆匆跑进镜头,忧心忡忡的开口道:“王妃娘娘,听说皇上驾崩了!”

女子拿着发簪的动作停在半空,面色一僵。

看着她的所有人都在那一瞬间心口一窒,扑面而来的空洞情绪将他们彻底席卷。

不错,正是空洞。

她的动作,包括表情,全部发生了一瞬间的静止,无论从哪个方向看过去,她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是动的。

就好像,在那一瞬间,整个人被突然抽走了灵魂,成为了行尸走肉。

“你,你说什么?”女子低哑的声音轻轻地落在耳边,那短短几个字充满着难以置信的震动,以至于,连她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

没有如沈薇那般突然转过身来,摄像机甚至都无法捕捉到她的脸,可她那瘦削的肩头却是有些难以控制的微微颤抖着,而能看到她正面的所有人却是完全可以从那样的神色中感受到绝望和压抑。

她清澈沉静的眸子一瞬间灰败,似乎了无生气,眼角突然滚落出豆大的泪珠来,划过面颊,直接掉落在地面。

没有人发出呼吸,看着摄像的年轻人有些懊恼的叹气道:“怎么不把脸转过来啊!”

边上的秦子建没好气的踹了他一脚:“笨。你忘了她面前的是什么?”

被提醒的小助理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徐伊人的面前稍侧一点,对着镜头的方向,应该是有一面颇为华美的铜镜。

如果这真的是拍摄场景的话,摄像机会同时准确的捕捉到她的背影和铜镜里她的面容。

华美的铜镜、萧索孤伶的后背、还有一张落泪的苍白的脸,想想也知道,会造成多么让人心疼的画面效果。

而这样的一副画面,又会有多么大的情绪感染力。

“王妃娘娘,皇、皇上驾崩了!”剧组的小姑娘心里都是有些发毛,看不见她的脸,可单从此刻的感觉让她心里非常害怕,不知道为何这样一句话会让眼前的徐伊人产生这样大的悲伤。

虽说真的在拍戏,可此刻距离的如此之近,那绝望的感觉已经让她整个人难受的无法呼吸了。

徐伊人没有再说话,眼角的泪痕已干,可她却随着那重复的一句话彻底的失去了心中最后一点念想。

一只手不自觉地握拳,身后剧组的小姑娘却是突然失声喊道:“呀。徐小姐,你的手流血了。”

如梦初醒的众人这才朝着她停在半空中无力下垂的一只手看了过去,纤细白净的手掌紧攥着那个海棠花形状的簪子,鲜血正从她握拳的指缝流出来。

被自己所用的力道给惊到,秦丰导演匆匆忙忙的喊了一声“卡”,镜头下的徐伊人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刚才酝酿的情绪太饱满,被刺破了手心她根本一点都没有察觉,此刻才感觉到那阵阵痛意从手心里传来。

大步走到她跟前的秦丰已经是开口训斥道:“你说说你什么好?就试镜嘛,使这么大力道干嘛?手怎么样?”

“我没事。我有点忘了。”有些羞窘的低声开口,徐伊人也是一阵愣神。

刚才她的确是对那样的悲苦感同身受,太感动,手心握拳的动作也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好了好了,快下去处理一下。说你什么好?”责怪的语气,更多的却是怜惜。

这丫头,当真是有往“戏疯子”方面发展的趋势。

被她的表现震惊到的围观众人也是颇有点瞠目结舌,刚才那样浓重的让人觉得窒息的苦闷,还有那样的情绪感染力。

没有大悲大痛,却让每一个人感同身受。

说不清那种突然想到的伤感是来自于亲情、友情、还是爱情,可偏偏,就是那种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之人的悲伤,每一个人都切切实实的感觉到了,也从她的表现中得知了什么叫心如死灰。

平静的哀痛似乎总能比撕心裂肺的哀痛更来得感人。

就像许多时候安慰一个伤心的人,一般人都会说,“哭出来就好了。”

宣泄出来的情绪并不可怕,积压在心中、一直郁结的情绪才最是折磨人,这样的,不就是宇文清和宇文澈吗?

冠着他的姓,得享他二十年如一日的爱护,他年龄大了她十五岁,一路领着她长大成人。

在他还是个少年的时候,她尚且年幼稚嫩,她长成了美丽动人的姑娘,他却渐渐老去。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这样类似父女、类似兄妹、类似情人的感情前一世让他们受尽折磨,连自己也不好意思开口。

共死同生,却依旧是没有开口的机会。

赫连煊用情至深,她也并非毫无心动。只是,没有人忍心她如此的动情不专,在心底还藏着另外一个人。

他们之间的感情,正是这样一种蕴含在平静之下,难以言表的哀痛。

相比于刚才沈薇的表现,也无疑是更能打动人。

而此刻,袖中握手成拳的沈薇同样是震颤不已。从出道到现在三年时间,她一向努力,合作过的演员自然不在少数。

这样被气场欺压的时候不是没有过,可那都是少说有了十年艺龄的老戏骨,绝对不应该是这个比她还小上好几岁的徐伊人。

再想到自己接下来要表演的那一幕,心中已经是一片空白。

原本是想看看她这一幕表现如何,可这一刻,却也只能担心自己是否要自取其辱。

想到这,对着走过来的秦丰微笑开口道:“伊人的表现真的非常好。连我都要被感动了呢?我觉得她非常适合宇文清这个角色,我就不献丑了。”

秦丰看着她点点头,声音温和许多:“去再换一下衣服,试一下宇文婧的服装,那个角色挺适合你的。戏份也不少。”

徐伊人将手心简单包扎了一下,换回了自个的衣服,外面的秦丰已经是顺利的定下了剧中的几个主要角色。

沈薇饰演丞相府大小姐宇文婧、谢文清饰演丞相府二小姐宇文娇、吴捷饰演刚正不阿的三皇子君临峰,而刚才和她说话的那个来自宝岛的孙景田,意外的拿下了谄媚逢迎的七皇子君临昊的角色。

看着清清秀秀的一个阳光男孩,换上戏服却是能将那种趋炎附势的感觉表现的入木三分,连秦丰都是相当意外。

可在这之外,男主角、太子爷、二皇子、四皇子、丞相府的表小姐,还有一众中年角色,依旧是没有着落。

不过看着她如愿拿下宇文清的角色,唐心也是轻轻地舒了一口气。同时,又颇有些与有荣焉的感觉。

明星和经纪人总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眼下这姑娘二十三岁正是大好年龄,以后前途无可限量。

而作为她经纪人的自己,自然也会因此而一路扶摇直上。

唐心踩着高跟鞋走路的步伐越发利落了,一转眼想到她和邵正泽那明显过于亲密的关系,不过是勾唇一笑,抛诸脑后。

无论怎么说,攀上总裁总归是百利而无一害。

尤其是邵正泽的情感世界先不去过问,清净自持的性子和贵重沉稳的品格,却是圈子里有口皆碑的。

不管是哪一种关系,想来是不会让一个女孩跟着他吃亏的。

邵正泽自然不会让徐伊人吃亏,并且,比这更多一层的永远是疼惜和无可奈何。

因为手心受了伤,徐伊人不能回大宅让老爷子一通担心。

回到家自个贴了创可贴,又用纱布包了一下,因为刚才固定假发将头发扯得一团乱糟糟。

邵正泽回家看到她的时候,她正是洗完澡,一只手在镜子前艰难的给自个吹头发。

第一时间瞧见她缠着纱布又套了一次性塑料手套的一只手,邵正泽已经是伸手接过她拿着的吹风,带着些疼惜的开口道:“你的手怎么了?”

囧样被意外抓包,徐伊人面色一时间尴尬又懊恼,看着他明显蹙起的眉头,声音小小道:“那个啥,试镜的时候被发簪意外的划了一道。”

“那你还洗澡!”眉头越发蹙紧,眼看着女孩有些郁闷的抬眼看他,又是添了一句解释道:“我是说,那你怎么还自己洗澡,你可以等我回来。”

稀松平常的语气,那言语中的意思却是让徐伊人一时之间红了脸。

“手伤了不方便还这样……”一边拿吹风给她动作轻柔的吹着头发,镜子里的男人神色相当沉郁、甚至算的上凝重,缓缓开口道:“你说你这样三天两头受伤的,知道我在一边看着,有多心惊胆战吗?”

从小长大,骨子里流淌着邵家人坚毅果敢的血液,纵然性格沉稳持重,他却是从来不曾有过这样的担心和害怕、深深的无力感。

可眼下这种心情却会在很多时候都突然出现,搅得他无法正常思考。看她受伤、看她出事,哪怕是看她蹙眉,眼下都成了让他足够心焦的事情。

“对不起啊,让你担心了。我以后会注意的。”抿着唇,听着他语气里浓重的关心爱护,唇角却是不自觉凝结了一抹柔软的笑意。

“好了。”将吹风放在边上,帮她又理了理头发,目光落在她简易包扎着的手掌上,男人无奈的叹气道:“到外面,我帮你看看伤口。”

“不用了。我已经贴了创可贴,刚才也没有沾到水。”连忙摆手解释,却是在男人看过来的目光之中,无奈的点了点头。

昨天发现有好些亲亲在最后一天给阿锦攒了好几张月票啊,心里好感动,感谢所有打赏送票票的亲们,耐你们么么哒。

昨天订阅前三名的亲【蘑菇萍】、【冰萱影】、【我是烂人】,冒泡领30币币么么。

然后,关于文文虐不虐的问题,汗滴滴,阿锦真的觉得是宠文啊,真的虐咩?虽然会受伤有阻碍,可是,最后都能逢凶化吉嘛,从男女主甚至男女配的感情来说,绝对一路宠到底么么。

另,二更依然在下午两点,最迟三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