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徐尧(一更)/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丰的《赫连王妃》最终确定了六十集,而拍摄也需要小半年的时间,加上后期制作,基本上确定了江北电视台的寒假档播出。

在车上又将剧本里自己的戏份稍作琢磨了一下,徐伊人将掉落在脸颊边上的小撮碎发往后面拢了拢。

若有所思的回头看她,女孩微微垂着头,低头看剧本的表情十分专注,看着她,身边的人会不由自主的被感染,一颗心都感觉到平静安宁。

想起她的身份,唐心更是一阵说不出的唏嘘庆幸,昨天在办公室里碰到秦璐,她都是一副艳羡不已的样子。

毕竟,邓菲菲已经到了三十多岁,影后视后的桂冠都获得过,眼下算得上名利双收。

可这个年龄的女星,尤其是形象定了型的,事业也特别容易处于瓶颈期。

《鲜血染红的旗帜》里面,武藤杏的角色她算是出演的成功了。可还是有诸多观众表示,这种反派形象有损于她以往塑造的温婉形象,看着让人恨得牙痒痒,对她再也喜欢不出来。

随着资历越深,有名气的女星自然对剧本也是特别挑剔,可天知道好剧本千金难求。娱乐圈的现状又是僧多肉少,单是在国内各种电影电视节上得过奖的影后视后还不是用火车皮拉啊。

外行人只看得到明星们在舞台上的风光无限,哪里知道背地里的辛苦和艰难。

长江后浪推前浪,说到底,演艺圈的女性们吃的还不是青春饭。

到了三十往后,一般的女艺人基本上都会为自己好好打算起后路来。有些人选择结婚生子,慢慢淡出公众视野;有些人嫁入豪门,定期曝光,过起富太太的生活;有些人转而幕后,开始趁着知名度开店营生……

毕竟不同于男人,年龄是女人的致命伤,能顺着这条路走到底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一时间感慨万千,唐心不自觉将目光移到了她边上依旧看剧本的徐伊人身上,好奇开口道:“有没有想过你三十岁以后的生活?”

“嗯?”顺着她的视线微微抬头,徐伊人一脸茫然的愣了一下,脱口而出道:“拍戏呀?”

“那四十以后呢?”唐心轻轻一笑:“我的傻姑娘,你总不可能拍一辈子的戏?”

“为什么不可以?”徐伊人脱口而出问了一句,一时间似乎是明白了她的意思,略微沉思了一下:“这个还真是没想过。”

“你都没有谈过恋爱,都没想过结婚生子吗?”语气里已经带上些看不懂的疑惑,她边上的这个姑娘和一般新人比较起来,简直太省事了一些,很多时候,也是太过沉静了。

“这个……”邵正泽清俊的面容第一时间浮现在脑海里,对上唐心带着关切的眸子,心里竟是一时间产生些心虚来:“随缘吧。那个人该出现的话总会出现的。”

语气是淡然而随和的,可在娱乐圈浸淫多年,唐心早早练就了一双火眼金睛,自然是第一时间就注意到她刚一开口那一瞬间的沉思。

不知怎么的,也是突然想到邵正泽,想起两人之间那些似乎过于亲密的小互动,还有粉丝圈里,那“在一起在一起”的呼声,淡淡一笑,不再多言。

“徐小姐,早!唐姐早!”

“伊人,早啊!”

“伊人,早上好!唐姐,早!”

到了影视城的两人一路下车,剧组的工作人员比以往不知道热情多少倍,纵然再忙碌,也会停下手头的工作笑着打招呼!

徐伊人愣了一下,看向边上的唐心,却发现她身板笔直、踩着高跟鞋一路稳稳的笑着回话,御姐范十足。

突然反应过来,大抵是因为她和邵家关系曝光的事情!

娱乐圈是最现实的地方,踩低捧高自然是稀松平常,就连圈子里颇负盛名的秦丰和秦子建也不能例外。

用比平日更大的笑容打过招呼,算上其他几个导演,目光中都是带上几分探寻来。

秦丰是相对很直接的一个人,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他不同于一般的比较有距离感的艺术者。

邋遢、犀利、说话毒舌,可他却有着最敏感的情感和剧情把控,同时,也颇有自己的一套为人处世法则。

圈子里的人他轻易不得罪,不像古板的许卿,许多事情他也可以做得到睁只眼闭只眼。

和他相处时间长了,越会惊叹于他的好人缘和洒脱随性。

此刻他有些纳闷的笑着揉了揉自己有些凌乱的短发,似乎是才第一次认识她一般傻笑。

徐伊人也是有些呆呆的跟着笑,身后的工作人员却是发出一声声抑制不住的轻呼尖叫。

“哇哇,真的好帅啊!”

“妥妥的第一古装美男啊!”

“真的是,看着看着就醉了!”

众人循声看去,感慨完毕的秦丰已经是冲着徐伊人一阵点头乐呵道:“造型不错。有那么些赫连煊的感觉,就是这气势上?!”

秦丰话没说完,徐伊人自然是知道他觉得徐尧气场太弱了。

这世界上有那么一种人,诸如上官烨,他永远温若春风,眼眸含笑,一眼看去就抓人眼球;这世界上也有那样一种人,就像邵正泽,他一贯的清冷矜持、沉稳周正,可在私底下却是会有脉脉温情的动人一面;可这世界上也有这样一种人,就好像徐尧,他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平时沉默如一言不发的山丘,入了戏,却是能瞬间感染全场,所向披靡……

他是和自己同病相怜的人,稀里糊涂签约了成绩平平的经纪公司,运气不好的被当做酒桌饭桌上不用开口的美丽花瓶。同样,也因为执拗的坚持己见受到不怎么好的待遇。

拍摄《汉宫》的时候,剧组那个他们同公司的小男生讽刺说,要不是因为许卿导演拉他一把,眼下他早已经“休病假”在家了。

“休病假”其实也就是被雪藏的一种说法而已。

碰上不听话的艺人,公司一句,“他状态不好,需要休息一段时间”,经纪人就可以直接做主推掉他的所有通告。

眼下,似乎已经快一年时间没见了呢?

沉默寡言的他还是这样,纵然穿着大红锦绣的华袍,依旧是像一桩漂亮的木头。

她的目光专注了一些,被一直看着的徐尧自然是察觉,目光不自觉移了过去,就看到了几步开外静静站立的女孩。

眼下是春天,她上面穿着带了一件彩色小鹿图案的浅棕色宽松版长毛衣,下面是简单的小脚牛仔裤,清新恬静中带着些这个年龄女孩应该有的娇俏可人。

柔软的中长发没有扎起来,只是全部用手拨到耳边,非常素净,露出小巧白净的耳朵,落落大方。

让人移不开视线的是她的笑容,暖暖融融的,就像此刻越升越高,笼罩大地的阳光一般。

眉眼弯弯,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眸水亮而干净,那样直直的落在他身上。

他心里产生一种奇异感。

似乎,就是那个让他有些难以忘怀的笑容和眼神。

那个美丽动人的女孩,没接触之前,只知道她声名狼藉,在媒体人口中的风评比自己还差。

接触了之后,却会发现她是那样干净而认真的女孩,《汉宫》里面有几处床戏,拍摄尚衣轩的那一幕时,其实他们两人都很紧张。导演喊开始以后,帷幔中的她即便努力控制,被子下面的一双脚还是局促不安的移动。

电视剧为了拍到人脸最漂亮的效果,一般都是上浓妆、打亮光,他一回头,却是着实被眼前那样如上好白玉一般莹润到看不见毛孔的香肩给震到,她裸露的颈项和锁骨美得要让人窒息。

所以,他默默地闭上了眼睛。

此刻再想起那一幕,心里竟然是说不出的感慨和伤感,沉默的情绪似乎一时间又带上些惆怅。

而对面那个女孩依旧是笑意盈盈的看他,那样柔和的目光,就好像他们是有些日子不见的老朋友。

自己的日子一向清净,在脑海里回想了半天,他才是突然反应过来,她是徐伊人,那个出道半年就凭借《青梅竹马》女主角炙手可热,《青梅竹马》票房一路飙升到十几亿,让娱乐圈众人跌破眼镜,艳羡不已。

要知道,他们《汉宫》的票房已经相当成功了,可最终也没有突破十亿。

而今天,一早上到来之后,从外面到休息室,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她刚刚被曝光的身份。

京城邵家的养女,和环亚传媒邵总裁一起长大,却是误打误撞跑到这个片场演了生平第一个配角,菱华公主就为她积累了不少的粉丝。

象牙塔里跑出来的平民公主,她身上的话题性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尤其让人震惊的是,每一次出现的黑粉,总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迅速的转换阵地,开始众口一词的为她说好话。

尤其是一向喜欢捕风捉影的媒体,对她更是越发宽容,就像那个《娱乐周报》,简直跟她的亲妈一样一样的。

他一向思绪游离,这些事情能根深蒂固的印在脑海里,可以想象,最近的徐伊人到底有多么红了。

甚至早上偶尔出去买个路边摊,从路人津津有味的议论之中,也总能听见她的名字。

出道半年火到这样的程度,他原本以为,现实生活中定然是十分骄傲自信的一个姑娘。

可恰恰相反,她拥有这样柔软动人的笑容……

徐尧看着她,也是情不自禁的露出一个十分温和的笑容来。徐伊人先是一愣,而后在心中默默招呼道:“徐尧,好久不见。”

眼神交汇之间不过分秒,边上的秦丰看了一眼开口举荐他的徐伊人,略一沉思,迟疑着开口道:“先试戏吧,一会你顺着这边走过去,回头,斜睨,勾唇一笑,轻呵一声,就ok了。”

话音落地,又是有些犹豫,“剧本看过了吗?”

“看过了。”徐尧说话的声音十分简短,秦丰微微蹙眉,却是突然想起来人家可是许卿导演都ok的男主角,《汉宫》的表现他也已经事先看过。

就是眼前见了这人吧,实在和电视里的锐利邪魅差太多了些,虽说这长相的确是一等一的英俊。

轻叹一声,秦丰只缓缓开口道:“好好表现吧。”

“我会的。”徐尧声音低低,却是透露些坚决来,摄影机就位,缓步走入画面的男人浑身气质却是倏然一变。

不得不说,徐尧真的是相当适合古装造型。

将所有头发全部往脑后梳去,固定着的长发需要露出整片额头来,而他的干净的面容,却绝对是无可挑剔。

斜挑而上的飞扬的眉,狭长的凤眼下一双寒潭般让人看不出情绪的眼眸,这些词语,绝对可以精准的形容此刻的他。

高挺端正的鼻梁,以及,那样线条锐利的微抿的薄唇,此刻的徐尧,一言不发,只是往前迈步而已,却是表现出和刚才完全不一样的凌厉气势。

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边上忙碌的工作人员有些住了步子,徐伊人看着他微微一笑,那种拍戏半年形成的默契和欣赏,让她唇角勾起了一个相当温柔的弧度。

而秦丰和秦子建,眨也不眨看着他的视线,就好像第一次看见徐伊人上菱华公主的戏时那个样子。

不得不说,这世界上有些人是天生就适合做演员的。

也只有在这个地方,才能够真正的散发出自己独特的光芒,哪怕他生活中是一个一团糟的人,也是有无数人需要为他而折服。

天赋这种东西,有些时候真的没办法而解释。

而天赋再加上后天的努力,自然是所向披靡,全世界都得为他让路。

广袖华袍到了最佳站位,徐尧微微侧头,漫不经心的往后瞟了一眼,狭长而妖娆的眼眸似乎带上蛊惑人心的魅惑之感。

高傲、凌厉、略带讥诮、唯我独尊……

他幽深的眸子能表现出来的东西实在太多,现场纵然是看惯了美男子的工作小妹似乎也是无法他淡淡的一瞥,脸红着用手捂住了嘴巴。

风华绝代、举世无双……

这样的形容词,用在身上根本毫无夸张,他似乎就是剧本中那个邪魅高傲不可一世,眼眸犀利、笑容魅惑的俊美男子。

此刻,漫不经心收回目光,他意蕴悠长的一声“呵”留在半空,眼眸中戾气积郁,那危险的气息让周围每一个人都是想赶紧拔腿跑掉。

不经意间对上秦丰按捺兴奋的样子,徐伊人轻轻一笑,后者朝她暗暗的竖起了大拇指。

“估摸着需要拍摄五个月时间。我们剧组一向是从早到晚工作量比较紧凑。你是主演,要跟组呆的时间自然比较多,档期有问题吗?”再次开口问话的秦丰,显然语气随和了许多。

“什么时候开机?”戾气全消的徐尧抬眼轻问。

“选演员再需要些日子,基本上可以确定在四月底。”以为他还有工作安排,秦丰竟是莫名其妙有些忧心了。

刚才试镜之后,他自然是觉得这个角色非徐尧莫属,尤其是,他敏感的注意到,这徐尧和徐伊人似乎颇有默契。

尤其,徐尧原本也是徐伊人举荐的。

可两人刚才除了礼貌性的微笑对视,却是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这又不免让秦丰的心里觉得奇怪了。

“我没有问题。”开口答复了一句,也等于是确认出演了赫连煊一角,边上看着他的徐伊人,也是由衷的松了一口气。

她打心眼里将徐尧划到她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之中,自然是希望能稍微助他一臂之力。

几人说话间,休息室已经是又出来两个古装扮相的大男生。

第一位,三十出头,眉如墨画、眼若寒星,一身墨黑的华袍上面以金银线绣着精致的五爪蟠龙纹,腰间的金玉腰带衬托出几分贵气。同时,眉目之间又是隐含肃杀阴冷。

略微想了一下,徐伊人便知道他应该是来饰演二皇子君临泽这个角色。

《赫连王妃》里,最后于诸位皇子中稳稳坐上龙椅的正是这一位。

在太子君临天和三皇子君临峰为争君位两败俱伤以后,四皇子轻松上位,最终却是被这一位蛰伏多年的病弱皇子捷足先登。

剧中的君临泽也是颇为复杂的一个人物。

他前期出场较少,每一次也都是墨色大氅,病弱无力的坐在轮椅之上一阵猛咳。中期活动较多,病情稍有好转,来往最亲密的是京城最大赌场的千金阁阁主,墨染墨公子。

也应该正是此刻他边上这一位,唇红齿白、面貌清秀如小姑娘一般的男生。

原小说里两人实则是上下属关系,又是隐秘的情人关系。

剧本里自然不能如此,可徐伊人在浏览的时候也发现,秦丰将这两人的关系定位依旧是相当暧昧,颇有那么点秘而不宣、欲说还休的意思。

两个男人之间的感情,想一想她就觉得好笑。

饰演君临泽的是来自宝岛的小生林新平,三十来岁演了不少电视剧,长相也不赖,古装尤为好看,可在娱乐圈的发展也一直是不温不火。

另一位有些面熟,多看了几眼,徐伊人才反应过来,他正是《华夏好声音》决赛选手之一,在跨年演唱会时,江北电视台的休息室,有过一面之缘。

星际音乐下面的新生代歌手,常宁。

此刻这两人自然也是在看着徐伊人,最近圈子里相当红火的新晋女星,怕是没有哪一位风头比的过她,自然是早有耳闻。

林新平礼貌一笑,略小的常宁却是一脸笑意的开口道:“伊人姐。”

似乎还是第一次在拍戏的时候被差不多大小的男生这样称呼,徐伊人有些不好意思的摆摆手:“客气了,叫我伊人就可以了。”

“没事啊。你二十三岁了吧,比我还大一岁零五个月呢?叫一声姐姐,你不占便宜我也不吃亏。”

常宁笑眯眯说了一句,徐伊人有些小尴尬,秦丰拧着眉开始轻斥道:“让你过来认亲的啊,剧本看熟了吗?”

“嗯。”

“看过了。”

前者是林新平,后者是常宁。

“那就好,有问题没有?”秦丰板着脸孔说完,两人摇摇头,朝着摄像机方向而去,后者还有些调皮的转过头过来打了打招呼。

徐伊人好笑着摆了摆手,边上的徐尧轻轻蹙眉,突然开口道:“这样的人,你还是疏远一些的好。”

“哦?”这是他今天第一次开口说话,已经让徐伊人分外诧异。

要知道,拍摄《汉宫》的时候,直到正式上镜头,两人才说了第一句话。

徐尧心里也是纳闷,想起在休息室遇上的那一幕,常宁一脸娇笑的坐在林新平的腿上开玩笑,浑身都起一层鸡皮疙瘩。

他不是多话的人,也从来不会乱说是非。

可看着边上这女孩毫无防备和距离感的微笑,看到她同样露出这样柔软又惹人喜爱的表情,一时间却是有些根本忍不住。

“那个,那个,他们两人……”似乎是有些不知道如何开口,语气顿了一下,徐尧转过视线淡声道:“就和剧本里二皇子和墨染的关系一样。”

“那个……”徐伊人一时间反应过来,诧异的挑了挑眉,却是眼带笑意的看向他:“你排斥?”

“你不排斥?!”徐尧这一下反问的语气很快,眼眸里都是骤然带上一些灼灼亮光了。

“这种事情,虽说听起来有些奇怪。可现在不是越来越多了吗?在有些国家也是可以结婚的。我没有什么排斥不排斥的,不过是觉得不应该将他们划分在正常人之外而已。”

她这一番话自然是别有深意,其实从某些方面来说,徐尧和林楚倒是有那么一些相像。

是被排除在某些圈子之外的人,相对林楚沉郁的固执来说,徐尧显然更多的是无奈。

以前的自己也是如此,处境艰难,可经历了这么多,却反而渐渐看开了。两人曾经在演习中建立了信任和默契,她自然希望他能越走越好。

那么,纵然不认同,对上某些事,装聋作哑却也是不够,还得微笑。

就像邵正泽说的,这个圈子里,只有随时随地得体大方的微笑,习惯性的微笑,才能在那些无意中被捕捉的镜头下保持完美形象。

大众对男人一向比女人宽容许多了,可徐尧在媒体人中留下的全部都是冷漠、不耐烦、难相处这些负面情绪,和记者的有意夸大有关,和他自己却也不是全然无关。

这些道理,以前的自己也不懂,现在却是慢慢懂得越发多了些。

徐尧看了她一眼,若有所思,没有再说话。

徐伊人将目光转向到那一对已经入戏的男人。秦丰重口味的选择了一出二皇子秘密出宫巡查赌坊生意的戏码,当然,顺带着巡查巡查墨阁主。

墨黑锦袍是君临泽的标志性打扮,人前苍白而病弱,人后却是冷肃而果决。

此刻的林新平眼眸中微带戾气暗沉,端坐于椅子之上,俊俏的墨染青色锦衣,一脸喜气的在“门”外走了几步,抬手敲门,看了一眼抬眼对视的男人,小心关门。

“爷,您来了。”他一开口,嗓音里暗含了一抹奇异的柔媚和臣服,边上的徐尧面色铁青,徐伊人却是看着好玩,眼睛更是眨也不眨了。

“嗯。”林新平淡淡的嗯了一声,可是奇怪的,他身上原本冷肃的气息在常宁一步一步走近的动作之中慢慢褪去了一些,那是一种毫无防备的信任,还有,对亲密人不自然流露出的喜爱。

纵然这喜爱很淡,却是已经能让每个人清楚的感知到,正是秦丰想要的感觉,徐伊人觉得这两人应该已经是八九不离十了。

“上个月的账目已经统计好了。您稍等一下。”走近了几步的墨染话音落地,匆匆去拿了“一摞账本”搁在了桌面上,带着些恭敬地站在林新平的边上。

他们此刻的关系有了些进展,但是依旧处于彼此试探之间。

对上君临泽,俊俏的小男生心里有着敬畏、倾慕,也是有着些不易察觉的自卑。

此刻常宁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翻账本的动作,眼珠子贪恋的追随着他苍白又修长的手指,情感恰到好处。

“卡。”边上秦丰满意的喊了一声,很明显又松了一口气的样子,徐伊人已经是知道,他们两人顺利过关了。

“徐哥,伊人姐,以后一起工作,请多多指教。”下了戏的常宁率先对上两人开口,很明显的外放性格。

徐尧站着没动,徐伊人顺势用胳膊肘无意撞了一下他,后者毫无反应的神色上带上有些无奈的浅笑:“日后要朝夕相处,合作愉快。”

徐伊人跟着微笑,刚才被徐尧撞见的两人眼见他此刻面色如常,和刚才那如同见鬼一般带着明显排斥的表现有些不同了,心里也是轻轻地舒了一口气。

一进片场的沈薇打眼就看到这立在一起的四个人,已经恢复柔美细嫩的脸蛋上挂了一丝温和笑意,迈步走了过去,一脸柔和的开口笑道:“伊人今天这么早,这几位,想必就是今天选的皇子们咯?”

感谢亲们的关心和谅解,阿锦好多了,恢复一万二的更新么么哒。

不过因为接下来事情比较密集,出场人物也好多的,阿锦需要整理一下大纲,二更亲们可以在【下午六点】的时候上来看,审核慢的话,也估计【最晚7点】。

亲亲们手上有攥着的评价票,一定要投给阿锦么么,帮咱们的影后稳稳地留在【新人PK榜】上,会被更多的读者所发现,记得一定要选择【5分热度】哦,爱你们么么哒。

昨天前三名订阅【欧兮兮】、【冰雪零零】、【13390871997】冒泡领30币币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