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用心/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薇薇姐好。新平是二皇子君临泽,我是千金阁阁主墨染,请叫我墨公子,谢谢。”伸手比了一个弯腰鞠躬的动作,常宁嘻嘻哈哈的说了一句,倒是一时间避免了几个人的尴尬。

毕竟,徐尧一向是惜字如金类型,徐伊人和她是心存芥蒂型,而林新平是完全对女人不感兴趣型,也就唯有俊俏的常宁,勉强算得上男女通吃型。

“墨公子?”沈薇显然是被他逗笑,甚至也伸手调皮的作揖调笑道:“久仰久仰。”

“午饭到了,走吧。”耳边听到工作人员的说话声林新平看了一眼满脸笑容的常宁,语气不咸不淡的开口。

眼神里,颇带了那么一丢丢的占有欲。

常宁“哎”了一声,小跑着跟了上去,被晾下的沈薇有些莫名其妙,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对上徐尧一言不发的沉默面容,笑容越发柔和道:“你是徐尧吧。我看了你演的《汉宫》,真的好不错的说。你今天是来?”

“赫连煊。”生硬的语调蹦了出来,看了一眼边上自从沈薇出现以后,似乎就有些不自在的徐伊人,语气倒是温和了许多:“一起走吧,一会晚了说不定就没有好菜色了。”

“嗯。”徐伊人抿唇笑着点头,二人一起跟了出去。

一脸温和的沈薇被彻底的晾在了原地,看着徐伊人纤瘦却挺直的背影,顿时悔的肠子都青了。

早知道这一位是邵家的养女,她哪里会因为一部电视剧选角失利就逞一时口舌来好端端的得罪人。

尤其,《顾青舒》原本就是环亚传媒全权投资,摆明了为的就是捧人家,她们当时去了还不等于重在参与。

现在倒好,好端端的得罪了这一位,破裂的关系想修复可真的就是难上加难了。

环亚传媒是圈子里最大的传媒集团,邵正泽更是坐拥娱乐圈半壁江山,随便的一句话,将她踢出任何一个剧组都不成问题。

她竟然会上赶着去得罪邵家的养女,《娱乐星天地》上她就站在电话一边,邵老爷子那毫不掩饰的维护,现在想起来都是犹言在耳。

怨恨、懊恼、嫉妒、艳羡,一时间所有的情绪充斥在她的内心,百味陈杂,简直有点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薇薇姐,咱们今天也没用餐呢,要不要一起……”边上的小助理眼看她神色怪异,眼眸里更是蕴含风雨,有些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吃吃吃,就知道吃,怎么也不见你直接变成一头猪啊!”压低声音斥了一声,沈薇怒目而视,小助理唯唯诺诺的低下头去。

她跟着沈薇也有近一年了,甚至在以前,算得上沈薇的一个小粉丝。

刚一毕业就乐颠颠的跑到她的经纪公司应聘助理,也是过了好几个月才恰好被分到她的身边。

刚开始还好,随着这一年沈薇的人气一路扶摇直上,脾气也是像坐了火箭一样的蹭蹭直上。

刚开始以为她是情绪不好的时候偶尔为之,可最近却已经是绝望了。

这世界上有些人就是这样,自以为红到了一定境界就开始作威作福,将人分成三六九等,自矜身份,以为自己可以维持永远的尊贵荣宠。

这份工作不是非做不可,可她就是执拗的想再等一等,看着她回心转意,变回她以前那个在粉丝面前永远温柔可亲的薇薇姐,或者,看着她落败,成为娱乐圈掉毛的凤凰。

哪一种都好,总归不是在现在这样的时候离开。

因为环亚和京华的联合出资,又添上秦丰在江北电视台的优越话语权,《赫连王妃》剧组的盒饭其实也算不错的。

分了两荤两素、一荤三素和一荤两素三种类型,基本上每一种类型里也会有好几种搭配可供选择。

徐伊人饭量向来比较小,自然选了一荤两素的搭配,热喷喷散发出香味的白米饭,色泽浓郁的糖醋带鱼,再添上青椒土豆丝、素炒菜心,红白绿黄四种颜色看着搭配的很。

一脸满足的凑上去闻了闻,皱着小鼻子的样子像一只贪婪的小狗狗,边上看着她的徐尧却是突然愣了一下。

许卿导演拍戏的规矩极为严格,剧组所有人无论资历,都不得迟到早退,每天签到。《汉宫》拍摄也并不在京郊这一座影视城,而是在全国最大的晴山影视城。

作为两大主演,他和刘依依算得上朝夕相处六个月,早已经熟悉了她的所有动作举止。

每次吃饭之前,闻一闻米香似乎是她最经典的动作之一。

可此刻,看着边上这完全不一样的一张脸作出一模一样的表情时,他当真是有些愣神,移不开视线了。

再看一下选的三种菜,也都是以前刘依依特别喜欢的。

徐尧神色微怔,嘴里的食物更是一丁点味道都尝不出来了。

被这样直愣愣的一道目光注视着,徐伊人哪里会察觉不出来,也是转过头去好奇的看他。

四目相对,徐尧心里的熟悉感越发深重,却似乎是觉察到他这样直愣愣盯着刚认识的人看不太礼貌,抱歉的笑了笑,复又低下头去。

……

《赫连王妃》剧组里主角、配角加上零零总总的特约跟组演员、一般群演,少说也得好几百人。

除了几个主角需要导演把关以外,其他演员多半也都是演员导演的事情,估摸着最少也得有十天半个月,徐伊人身子往后靠,有些轻松的舒了一口气。

边上的唐心翻着工作计划看了一遍,抬眼看她,语带商量道:“最近这边有些广告邀约,我帮你挑选了几个,你看一下,哪个有兴趣?”

话音落地,已经顺势将手边几个合约递了过去,语气里笑意更重:“去年的薄荷香茶反响很好,你在年轻学生中很有号召力。想来这些人多半是看重了这一点。”

“哦?”徐伊人将合约接了过去,一个一个的翻看,倒是有些明白了她为何说这些话。

删选出来的四个广告邀约,一个价位中等、适合学生和刚上班年轻女孩使用的草本系列化妆品;一个洗发水广告,一个馥兰巧克力广告以及一个淑女优雅类型的女装广告代言。

目光落在最后的女装画册上,徐伊人却是突然想起了在《时代风尚》晚宴上和靳允欣约好的事情。

正寻思间,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着屏幕上跳跃的姓名会心一笑,那边的靳允欣已经是语带欢喜的开口道:“喂,伊人吗?我是允欣。”

“嗯,知道的,不是存了你的电话吗?”莞尔一笑,女孩说话的声音柔柔软软的,那边的靳允欣叽里咕噜笑了一下,直入主题道:“你还记得我说过让你给我的女装代言的事情吗?这几天有安排吗?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就等你配合拍照了。”

“有时间。”肯定答复以后,歪着头想了一下,又问:“不知道需要几天时间?”

“也就两三天吧。不过根据我们的服装特色,咱们需要去H市的天水镇,要是可以的话,明天早上就出发怎么样?”

“好。”

挂了电话,将情况给唐心简单说了一下,车子一路回了京郊大宅。

天水镇地处京城以南,需要跨越两个省份,驱车大概在二十多小时,飞过去需要两个小时。

按着靳允欣的说法,她们是明天上午的飞机,时间有些紧迫,给老爷子打过招呼以后,徐伊人就一路回了卧室收拾东西。

护肤品、换洗衣服、鞋子、充电器、顺带扔进去一本书,回了家的邵正泽站在门口看着她忙乱来回的身影,愣了一下,开口道:“你这匆匆忙忙的,是要去哪?”

“天水镇。上一次允欣不是说让我给她们的品牌女装代言嘛,我们明天上午要去天水镇拍照片。”顺手拉上了皮箱,又是补充道:“大概需要两三天时间。”

“两、三天?”低声寻思了一下这个数字,徐伊人已经是笑着到了他面前:“是呀,最多大后天晚上也就到家了。白露也已经抱到这边养了,你……”

轻笑着的嗓音顿了一下,伸手过去在他线条利落的下颚上摩挲了两下,徐伊人眨眨眼,有些不好意思道:“不要太想我哦。”

被她抚摸的温柔动作撩拨的有些心痒痒,邵正泽捉住她调皮作乱的纤细手指,凑到唇角,在纤细的手指上落了一个浅浅的吻,语带笑意道:“不会。我陪你一起去。”

“啊?”徐伊人话音刚落,男人已经是拨通了王俊的电话,简单交代了几句,挂掉电话,伸手捏了捏她鼓起的腮帮子,眼眸带笑道:“跟着你一起放松两天。还不快去,帮我也收拾一下东西。”

“哦。”被他雷厉风行的作风惊了一惊,乖乖的应了一声收拾东西,心里却是一阵说不出的甜蜜。

整整一年多,虽说两人朝夕相处,不过,如此这般去到另外一个地方过二人世界,自然是从来没有过。

想到这,她心里生出丝丝期待来。

……

天水镇是典型的江南小镇,四月里天色浅蓝,灰砖白墙、流水悠悠,青石板的小路蜿蜒而去,水墨画一般悠远绵长。

靳允欣的女装品牌是自主独创,是棉麻风格的纯手工制作长裙布衣,从理念、图画、裁剪、缝制、刺绣,每一道工序都是反复琢磨,精益求精。

文艺清新的森女系风格,带着些江南水乡女子的韵味,以及淡淡的书香气质,看完了服装图册,徐伊人也是喜爱的不得了,也完全明白了她为何一定要将拍摄地点选在天水镇。

闻名遐尔的水乡小镇,天水镇早在几年前就被评为华夏历史文化名镇,更是一直有着“华夏第一水乡”的美誉。

此刻放下行李箱,推开窗户抬眼看去,中院巧妙地挖了一方荷塘,不过四月,水面竟然已经是立着几株亭亭白莲。

温煦的和风中,更是夹杂着淡淡的草木花香,让人的心情都顿时轻松起来。

身后一双手坚定的捕捉了她,顺势依偎进男人温暖的胸膛里,微微仰头,男人眼眸中温柔的波光将她包围。

四目相对,正如世间最普通的一对年轻情侣,两个人忘情的吻到一处。

“阿泽。”

揪着他的衣襟低低的喘着气,美丽的风景和这一刻的意乱情迷,竟是让她有点微微窒息的感觉。

揽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身,邵正泽正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门外却是突然传来一阵敲门声。

“伊人,可以了吗?”

靳允欣的声音透过颇具当地特色的木门传了进来,如梦初醒的在邵正泽怀里吐了吐舌头,小人儿已经是急忙出声应了。

靳家的长宇集团旗下原本就经营着诸多服饰品牌,从化妆、造型到摄影自然是一等一的专业。

不是节假日,下午的天水镇人烟稀少,就好像一处被时间遗忘的人间天堂。

一只手插在裤兜,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比往日少了一些严肃刻板,静静的看向石板桥的那头,换好衣服的徐伊人缓步走近了视线之中。

柔软的中长发别在耳后,露出小巧可爱的耳朵和莹白如玉一张脸,静静走来,黑白分明的一双眸子里似乎是蕴藉了江南水乡淡淡的哀愁,只一个眼神,就让人止不住的怜惜。

无袖的棉麻长裙是经典的黑色款式,腰部稍微收紧,随意的褶皱勾勒出女孩美好的身姿。

纤瘦文静、亭亭玉立。

白皙的手腕上挂着一串怀旧手绳,和她此刻简单清新的打扮相得益彰。

怀里抱着一本纯白色硬封面的书,又是给她整个人增添了几分文气娟秀,就好像,一个江南书香世家的闺秀,不经意间闯入人们的视线之中。

“真漂亮!”靳允欣站在边上啧啧叹了一声,几个工作人员就位,摄影师已经是指导着女孩在石桥上作出各种动作和神态。

或凭栏远望,清愁氤氲;或微微驻步,侧头微笑;又或者,只是抱着书本低着头,露出白皙精巧的侧脸来……

无论是哪一种,都美得不似人间。

邵正泽定定看着她,心里都会产生淡淡的恐慌来,生怕一个不注意,视线之内的女孩会微笑着突然消失掉。

“真是堪称完美!”摄影师抱着器材查看,嘴里反复颠倒的都是惊叹之语,徐伊人抱着书从石桥上走下来,邵正泽顺手脱了外套将她有些冰冷的肩头裹在里面。

“冷不冷?”出声问了一句,女孩仰起头看着他可怜兮兮的点头。

毕竟才在四月,只单穿这样宽松的棉布裙子,徐伊人连指尖都是寒凉之气。

将她的小手包裹在自己的掌中取暖,回头看见的靳允欣都是微微愣神,从小到大连这人的笑容都没有见过几次。

此刻,他竟是这样贴心周到的用手掌揉搓的方式为一个女孩取暖,好看的眼眸里更是疼宠怜惜不在话下。

“好了,不要在这里秀恩爱给我这个单身狗看了好伐?”靳允欣含嗔带怨的说了一句,徐伊人又要换上第二套衣服重新选择场景拍摄。

棉麻的砖红色长裙,外面搭上中长款的白色棉布长袖,和第一套相比,第二套的文艺气息更加浓郁了些。

这一组照片主要是以台阶为背景,手边放着一篮子新鲜的花枝,白色和红色掺杂的玫瑰花上犹带露水。

女孩稍显疲倦的抱膝坐在台阶之上,微微蜷缩起来的身形就像一只柔软的猫咪,目光怔怔的落在一个方向,就好像,在等待着视线之处能出现一个人,将她收容回家。

摄影师拍了半天,却依旧是觉得空荡荡的青石板路看着过于凄楚冰凉,忍不住蹙了蹙眉,目光落到边上高挑清俊的男人,一时间灵机一动。

“这个不好吧?”靳允欣有些夸张的反问一句,精益求精的摄影师却是对自己心里的设想越发满意。

她们的服装,就是为了在喧嚣的现代都市社会中,捕捉到那一抹清新恬静。

代言人要传递出去的是文静、恬淡、清新、让人怦然心动的感觉。

有些画面需要适当的带上一些哀愁,可过于凄楚的气氛却并不是她们乐于看见的。

所有美好的女孩,都应该有足够优秀的男子来守护不是。

因而,摄影师建议邵正泽从画面中远远而来,延伸想象一下,这一幕甚至可以拍成广告宣传片才恰当。

试想一下,江南水乡小镇的黄昏,天边深蓝一片。青石板的小路上安静而悠长,提着花篮的女孩坐在台阶上看着不远处流水潺潺,她抱膝看去的目光里静静走来一个高挑清俊的男子。

剑眉星目、温和的一个眼神,四目相对,不正是一种命定的相逢吗?

她神色怔忪,他缓步走近,原本可以擦肩而过,可他朝着她伸出温暖而干燥的手掌,多么浪漫的爱情故事。

被摄影师澎湃激动地想法表达弄得无可奈何,靳允欣看了邵正泽一眼,有些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将想法转达了一下。

“我?”邵正泽愣了一下,目光落在徐伊人有些迷茫看过来的眼神,不过一瞬,点头答应了下来。

摄影师远远比了一个“ok”的手势,邵正泽入画。

原本是黑色的高定西装,此刻上衣脱了下来搭在手臂之中,男人缓步而来,清俊高挑的身形堪称完美,剑眉星目、矜贵疏离的端然面容更是连最优秀的模特也望尘莫及。

这样的男人,他随便站在任何一处,都是这世间最卓绝的风景。

被自己的灵思一动给感动到,摄影师的眼睛连眨一下的时间都没有,随着他目光远远落在台阶边的女孩身上。

在场的人都是明显感觉到了时间凝滞的悸动。

那惊鸿一瞥,男人目光里的冷淡和凉薄慢慢褪去,随着他步伐越走越近,被缱绻温和所取代。

他就像世家名门里的贵公子,无意间遇到这世间最匹配的那一个女子。

缓缓走近,四目相对,女孩的眼眸清澈而明亮,黑白分明,通透澄净,微微仰起头定定的看他。

而后,他在她身前站定,微微俯身,伸出手去。

“非常好!”摄影师激动地喊了一声,压根没想到自己的设想能这般完美的呈现出来,却在邵正泽侧头淡淡一瞥之后倏然安静。

徐伊人将小手放进男人的掌心之中,笑意盈盈的站起来,定定的看了他一眼,情不自禁的凑过去在他脸颊落了一个吻,男人已经是顺势将她包裹在外套之中,目光中的疼惜更加浓重。

抬眼朝边上查看画面的靳允欣看了过去,后者已经是连忙笑着凑了过来,开口道:“下午就拍这么几条好了。晚上拍一条灯下的,明天早上要采些荷花的景,后面加上其他的,最多后天下午就ok了。”

“嗯。”惜字如金的说了一个字,男人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些,看向一边的徐伊人,开口道:“先去换衣服,小心一会又要受凉。”

闻名遐尔的旅游景点,天水镇的晚上似乎比白天还要更热闹一些,仿古的花灯顺着街边的屋檐一溜烟而去,夜色下的水面都是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徐伊人换上了一款宽格子棉布长裙,手中提着一盏花灯,行走间转过头来,翩然一笑。

女孩眉眼弯弯、眼眸中亮光灼灼,光华流转,满街盛景在她身后黯然失色。

等根据摄影师的指导又连续拍了几组照片,换回了衣服的徐伊人一手按着肚子,可怜巴巴的嘟着嘴。

知道她自然是饿了,笑容宠溺的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收拾好东西的一众人自然是不会去做这个超级电灯泡,自觉先行回去。

“想吃什么?”将她有些冰凉的手指包裹在掌中,邵正泽温声询问。

“馄饨。”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碗冒着热气的小馄饨,女孩一脸垂涎的样子看得男人更是一阵好笑。

歪着头略微想了想,看向正含笑望向她的视线,女孩语气轻轻道:“我想吃一碗路边的小馄饨,你陪我吧。就像一起来游玩的小情侣那样,坐在街边,好不好?”

软软糯糯的语气,再加上一脸神往的表情,邵正泽一颗心都倏然柔软,哪里还会有一丁点的反对意见。

等两人一路牵着手寻到了路边摊,时间又是过去了半个小时。

摆摊的是一对上了年纪的老夫妻,眼看着刚刚落座的一对男女相貌出挑,活脱脱天生一对璧人,心里就是不自觉的喜爱。

正要开口招呼,边上却是突然闪出一对中学男女,有些惊喜的看了两人一眼,女孩已经是一脸兴奋道:“伊人,天哪,你是徐伊人吧!”

“啊!”哪里想到在这里会突然被人认出来,徐伊人一抬头,面前一对学生更是惊喜的无以复加。

“啊啊啊!真的是你啊!”一番典型的薏仁粉说话方式,不等她再开口,两个人目光落到边上的邵正泽身上,女孩激动地差点跳起来:“嗷嗷嗷,你是邵总裁!天哪,你们是,你们这是!”

“过来拍广告片。”声线平稳的说完,邵正泽微微一笑:“眼下她要代言的消息还没有宣扬出去,所以,麻烦两位保密一下可以吗?”

“嗯嗯嗯。”被他破天荒的温和笑容迷得七荤八素,女孩忙不迭点头,再三保证绝对保密之后,又跟徐伊人合影一张才一脸笑意的离去。

到底是顾忌着再遇到这样的意外,回去的时候两人选择了一道稍微僻静点的巷子,牵着手静静地走,昏暗中的女孩却是突然扑哧一笑,开口道:“你刚才是不是有点紧张啊,连美男计都使出来了。”

“不都是为了你?”男人的语气里竟是少见的出现了一股子埋怨,似乎有些郁闷两人需要这样偷偷摸摸的地下交往,跟做贼似的。

明明是扯了证的夫妻好吧,这一刻的男人心里说不出的憋屈。

咬着唇笑了一下,徐伊人踮起脚尖凑过去,在他带着些冰凉的唇角“啾”的吻了一下,下一刻,整个人却是被顺势推到身后的墙角。

一只胳膊揽着她柔软的腰肢,一只胳膊顺势撑在墙上,昏暗中男人棱角锐利的一张脸英俊到人神共愤。

剑眉星目,挺直端正的鼻梁下,抿在一起的薄唇带着难以言喻的性感和蛊惑。

徐伊人心跳加快了。

伸手在她脸颊上来回摩挲了几下,带着凉意的两指扣上她的下颚,将她柔软的唇瓣送到自己唇边,男人长驱直入。

“唔。”轻呼声被他毫不放松的动作尽数淹没,夜风微凉,路灯昏暗的光芒投映在地面,抵着冰冷而坚硬的墙壁。

这一刻,她的心却是被烧着了,滚烫滚烫的,带着颤抖的悸动。

回到住处夜色已深,进了门两人连灯也没有开直接纠缠到一处,窗外清冷的月光映照进来,偷窥这一夜情生意动。

浑身酸软的悠悠转醒,身边早已经是没有了人影,勉强下了床,随着开门的声音,邵正泽已经是端着早餐进了来。

小米稀饭、还冒着热气的小笼包、豆浆、牛奶和面包,小小一个盘子,倒是应有尽有。

“是不是饿坏了,洗了脸来吃饭。”在她有些乱糟糟的头发上揉了一下,男人连眼睛都是温柔含笑。

应了一声侧过他往卫生间走,小腿一软,整个人却是差点跪倒在地面,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男人似乎是若有所思的顿了一下,缓声开口道:“还好吧?”

“不好!”嘟着嘴看他,似乎是想不通为何他依旧如此的精神百倍,抬起小拳头在他胸膛上闷闷的砸了几下,小女人一脸慵懒的样子说不出的娇气。

唇齿间发出低低一声难以抑制的笑意,邵正泽长臂一揽,索性将她整个人打横抱起,直接用脚踢开门,放在洗手间的盥洗台之上。

挤了牙膏递到她手中,又拧了热帕子一脸笑意的帮她擦脸,一边低笑着诱哄道:“乖一点,一会吃完饭我帮你按一按。”

“我才不要。”想起有过一次按着按着又按回床上的经历,小人儿看着他,将头摇成了拨浪鼓。

一时间想到了一处,邵正泽也是笑,看着她有些炸毛的样子,神色间颇是愉悦,出声提醒道:“估摸着再过十分钟允欣就该过来敲门了。一会要连着拍几个小时,再不吃饭,可就来不及了。”

“你!”气急败坏的瞪了他一眼,小人儿急急忙忙就要从台子上往下跳,将她一把圈进怀里抱出去。

小人儿选了小笼包和热豆浆,歪着头咀嚼的表情小仓鼠一样,腮帮子一鼓一鼓的分外可爱。

只坐在一边静静看她,都有一种无论如何也看不够的感觉。

因为天水镇得天独厚的气候条件,这里的花期比一般地方稍稍提前,不过四月多,荷花就已经含苞待放了。

不同于盛夏时节“接天莲叶无穷碧”的美丽,而是一枝一枝零星的从水面挺拔而出,带着些“小荷才露尖尖角”的青稚。

微风拂起,水面上波光粼粼,穿着白色棉麻长裙的女孩美丽出尘、超凡脱俗,正如她身后含苞待放的荷花一般,亭亭而立,秀丽无双。

此刻徐伊人身上是类似昨天那一条黑色长裙的款式,只是在袖口重新做了些设计,将无袖款做成了短袖款,腰部微微收紧一些,女孩双手背后微笑着的表情不见哀愁,轻灵纯美,就好像无忧无虑的花间精灵。

“很好。”摄影师对着她抓拍了几个瞬间美照,将手边一条深棕色的布围巾递了过去,开口道:“到那边临水最近的粉色荷花那里,微微俯身,做一个闻花香的动作。不用看我,怎么自然怎么随性你怎么来就好。”

徐伊人依言过去,小心翼翼的俯身过去,小荷沁人心脾的清香已经是淡淡的传到鼻尖,眼帘微垂,自然不做作的动作带着女孩特有的柔美和清新,被摄影师忠实的记录在镜头之中。

第二天工作安排比较满,除了长裙还有宽松的长版短袖和各种春夏版的裤子。

纯色系、方格图案以及一些小碎花或者小圆点图案,为了营造出不同于长裙的俏皮和甜美感,造型师自然是在发型和妆容上颇下了一番功夫。

梳成松散的麻花辫稍微垂落在胸前,或者说就用小皮筋直接分成两半扎起来,更甚至,将她半长的头发全部松松的绑在脑后。

和拍摄长裙时唯美轻灵的感觉不一样,而是带着些女孩子特有的娇气和慵懒。

一只手插在口袋了,随性的走在池边杨柳下踢着小石子玩;整个人嬉笑着坐在蔷薇花架下,怀里抱着一捧花侧头微笑;正走在小石子路上回过头来顽皮的一笑……

每一种都是以最好的状态,自然效果也都是难以形容的完美。

眼看着她一遍一遍不厌其烦、脸上带着的笑容更是一天也没有停歇,一直跟着的邵正泽心疼的不得了。

“真是从没见到过镜头感这样好的人。”查看照片的摄影师连连惊叹,脸上的喜悦和兴奋毫不掩饰。

他几乎可以预见,这些照片一旦发布,将会引来怎样的如潮好评。

对比之下,最近几年那些复古怀旧范的民国写真、布衣写真根本就够不上瞧的。

伸手对着靳允欣比了一个大拇指,又做了一个ok的动作,后者已经是长长的吁了一口气。

拍了一整天,原本身体状况不佳的徐伊人正裹在邵正泽的外套里,小小的人儿抬眼看过来,可怜兮兮的样子连靳允欣都是要萌化了。

“辛苦了。不过本小姐很荣幸的宣布,任务已经圆满完成啦。”对着徐伊人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后者松了一口气,她又是凑过去给了一个大大的拥抱。

目光在边上的护花使者身上转悠了几圈,一脸打趣道:“我们明天一早的飞机直接回去,不过看着两位这个状况,似乎对这里颇为不舍。要不然,再小住几天可好?”

“才不要。”匆忙忙说了一句,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反应太快了些,视线瞟过一边的邵正泽,徐伊人一本正经道:“还有许多工作等着呢,我们也坐明天的飞机回去。”

邵正泽含笑看她一眼,点点头算作同意。

毕竟,第三十二届金凤凰电影艺术节就在后天,这样的时刻,他自然不舍得让她错过。

……

作为国内大众电影的最高奖项,金凤凰奖每年评选一次,和金麒麟奖、紫荆奖并列为国内电影最瞩目的三项荣誉。

不同于金麒麟奖的专家评审和紫荆奖的政府颁发,金凤凰奖是由参加电影节的百位大众评委投票选出。

也正因此,金凤凰奖代表着普通观众对演员最大的认可。

邵正泽心思百转间,耳边一道含这些羞怯的声音开口道:“好了。”

收回思绪,目光顺着那道轻轻地声音落到了徐伊人的身上,女孩有些不好意思的低头看了两眼自己一身打扮,似乎有些不太习惯,目光探寻的看着他等待一个答案。

从来没有见过她穿旗袍,也正如他所想象的那样,这一身素白穿在她身上,说不出的合适。

这世间几乎没有恰当的形容词来表达他此刻的感受。

旗袍做了无袖的设计,从脖颈到前胸一排规整的梅花形盘口,每一枚都巧夺天工。

乳白色素淡的颜色,上面却是用银色丝线纯手工刺绣了大片梅花,巧妙地增添了几分矜贵,不至于显得太过素净。

并非高开叉的设计,可行走间若隐若现的的白皙小腿却是仍旧带着些迷人的风韵。

她很瘦,紧身的旗袍却是完美的勾勒出了属于女子特有的优美曲线,秀丽玲珑的胸,不盈一握的纤细腰身,顺着腰部往下顺滑的线条略微收紧,立在眼前,袅袅婷婷、静美如斯。

“你怎么不说话?”他此刻注视的目光太过幽深,却反而是让徐伊人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了。

从来没有这样打扮过,有些局促的对上他的视线,期期艾艾道:“是不是不好看?要不然我换下来好了?”

“不用。”两只手扣上她光裸而圆润的香肩,目光中幽深的感慨渐渐散去,眸光中溢满温和的波光,邵正泽语气缓缓道:“很好看。哪里需要换下来?专门为你制作的,这世间没有人比你更适合它。”

等这一天等了许久,这样一件衣服,不正是她从前经历的写照吗?

“梅花香自苦寒来”,他的女孩,在经历那样漫长的寒冬之后,以后跟随的永远只有掌声和花香。

不安的情绪被他温柔包容的目光渐渐驱散,有些怔忪的看着他眼眸中突如其来的那样浓重的怜惜,她慢慢低下头去,红晕遍染的一张脸映在身侧的镜中,美如朝霞。

感谢亲亲们的谅解和鼓励,么么。

阿锦会加油滴。

订阅前三名的亲【呆萌乖宝】【abc小雪儿】【冰萱影】,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