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争艳/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安的情绪被他温柔包容的目光渐渐驱散,有些怔忪的看着他眼眸中突如其来的那样浓重的怜惜,她慢慢低下头去,红晕遍染的一张脸映在身侧的镜中,美如朝霞。

“邵总,您的鞋子。”

边上一道恭敬而甜美的女声打破了空气中流动的缱绻柔情,邵正泽转身接过鞋盒,示意性点了点头,身形窈窕的女店员躬身退到了一旁。

长宇集团旗下最顶尖的服饰品牌,服装鞋帽每一款都是由顾客指定设计师专门定制,全世界独一无二。

此刻徐伊人身上穿着的旗袍名为“暗香浮动”,柔白的底色,配以银色的梅花暗纹,在阳光和灯光下,会有潋滟的光华流转而出,虽然沉静如玉,却也惊艳绝伦。

从设计、裁剪、刺绣,甚至衣襟上一排梅花盘扣,都是由名动京城的张老先生专门制作。张家从民国初期开始专门做旗袍,手艺传到现在少说也有百年,别说一般的大腕明星,就算上流社会的达官显贵,都是以得到张老先生一件手工制衣为荣。

自从六十岁退出长宇集团,时隔五年,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能从张老先生那里得到一件成衣。

作为长宇集团素质最高、口风最紧的优秀店员,纵然知道不该偷听偷看,心里感慨万千的店员还是无法收回自己的视线。

二十多岁的年纪,她自然知道此刻穿着那一件旗袍的年轻女孩是近来娱乐圈正当红的新晋女星徐伊人,同时,也知道那一件“暗香浮动”价值连城,单是张老先生的名号,原本已经算有市无价。

可更让她感慨的,还是刚刚从她手中接过鞋子的那个男人。

清俊矜贵更胜他们长宇集团的大公子靳允浩,邵正泽以前偶尔过来,可从来都是惜字如金、神色淡漠。

最重要的,这位在外界传说中一向高高在上的传媒总裁从来不曾带女人过来,徐伊人是第一位。

想起网上那些关于两人身份揭晓之后的言论,那些喧嚣尘上的“在一起”的呼声,女店员一时间觉得,群众的眼睛果真是雪亮雪亮的。

“坐过来,帮你试试鞋子。”男人说话的嗓音带着她难以形容的温情低柔,在镜子前端详了几下衣服的女孩仰起脸朝着他露出一个柔软的笑容,抿着唇坐到了一边的软凳之上。

女店员神色一愣,大脑中一片空白,在这一刻,眼神彻底的驻留在两人身上,再也无法移开。

那个一向连笑容和言语都吝惜的冷峻男人,半蹲下身去,动作轻柔的脱下了女孩的鞋子。而后,眼眸温柔拿起同样价值连城的高跟鞋,轻轻地套在她小巧白嫩的一只脚上,来回动了两下,一脸探询道:“合适吗?”

定制衣服和鞋子的时候,分明已经将所有的尺寸尽数告知,这一刻,他的语气却还是带着这样的试探。

似乎,眼前这女孩一丁点的不舒服都会让他怜惜痛心。

“嗯哪。”目光定定的看着半蹲在身前的男人,徐伊人也是有些难以回神,这一刻,她当真就像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套上一双水晶鞋,遇到了人生中的王子。

看着她笑了一下,重复刚才的动作将另外一双鞋子同样替她换上,站起身顺带着将她整个人从软凳上搀了起来,邵正泽声音低柔道:“来回走两步试一下,会不会有哪里不舒服?”

七公分高的鞋子,防水台和鞋跟漂亮的类似于透明颜色,鞋面是同样点缀了小碎钻的银色,细细的一根带子环着她纤细的脚踝,套在脚上却是说不出的舒适。

“好漂亮的鞋子。”低头自己左右端详了两下,徐伊人也是从来不曾见过这样的自己,蕴藉着一种含而不露的光彩。

仰起头再看向近在眼前的邵正泽,眉眼弯弯如月牙,疑惑着开口道:“你今天有什么宴会么?需要这么打扮我?”

看着她笑而不语,另外一个店员将事先准备好的披肩送了过来,轻柔雪白的软毛料,恰到好处的包裹着她光裸莹白的肩头。

灯光下的小人儿,就像是突然落入凡间的雪山精灵。

清纯灵动、不染纤尘,超凡脱俗的气质让看见她的每个人都得屏住呼吸,怕眼前的她不过是心中美好的幻象。

揽着她从两个店员无比艳羡的目光中离去,邵正泽一路眼眸含笑,却是始终不曾向她透露只字片语。

直到,上了妆做完发型,一身笔挺西装的上官烨出现在两人面前。

依旧是春风拂面的笑容,挺拔英俊的外表,因为车祸剃掉的头发也已经尽数长好。徐伊人敏感的闻到,上官烨的身上多了些男士香水的味道,而且,他似乎也上了一层淡妆,整个人精神抖擞、器宇轩昂。

“这是?”徐伊人一头雾水。

邵正泽唇角微弯,笑容淡淡,俯身凑到她耳边,用只有两个人可以听见的低柔嗓音缓缓道:“恭喜你,获得了金凤凰最佳女主角奖项提名。”

在徐伊人有些怔忪的目光中重新站直了身子,他看向上官烨的目光一本正经,语气低缓的嘱托道:“伊人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好好照顾她。”

临了,语气一顿,又添了一句:“谢谢。”

许是意外一向不假辞色的冷面上司也会有求到他跟前的这么一次,上官烨愣了一下,对上男人一本正经的面容,心里却是倏然产生一种被委以重任的压力感,点点头,同样一脸郑重道:“我会的。放心。”

被刚才他凑到耳边的一句话震颤的情绪涌动,徐伊人这才反应过来,按着日子,今天应该是大众电影金凤凰奖的颁奖典礼了。

各种奖项的提名其实前些日子已经在网络上公布了,最佳女主角那一栏有她,可当时黯然神伤之后,这件事她没有在任何时候提起过。

毕竟,刘依依已经长眠于庆山陵园。

历年电影节,更是从未听说过,评委们会将哪一个奖项颁发给已经不在人世的人。

纵然那是从前的遗憾,可现在的她,也是已经慢慢释然了。

没有任何作品,登上那样的场合名不正言不顺,正是踌躇之际,上官烨轻笑一声道:“宋煜拍新片在外地抽不开身,薄荷香茶的代言人就剩了你一个。好歹有一起拍戏的交情在,放心跟着我就好了。”

听着他话音落地,徐伊人这才知道,自己是以赞助厂商指定邀请嘉宾的身份出席。

只是不知道,这件事邵正泽扮演了怎样一个角色。

“去吧。”眼眸中带着安慰与鼓励,邵正泽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心中情绪涌动,跟着上官烨一路上车,一回头,他还是站在原地微笑看她,徐伊人一时间眼眶酸涩。

四目相对,邵正泽感觉到她在用目光道谢,心里那一抹遗憾越发浓重。

这样的场合,以他的身份自然不可能陪着她去走红毯,可又如何能不知道她心中一直藏着这样的渴望。

即便物是人非,他也愿意帮着她,为过去划上圆满的句点。

……

金凤凰奖项总共分为最佳影片、优秀故事奖、最佳编剧、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最佳男配角、最佳女配角以及最佳新人演员奖九大项。

每年举行一次评选活动,在前两轮全国观众的评选之后,最终入围的最佳影片只有五部,而每一个单项奖提名也仅有五名。

许卿的作品一向是制作精良、考据严苛,颇具历史感。

因为挑选了让人跌破眼镜的两名演员,《汉宫》一开始也是赚足了话题,再后来随着她的“意外死亡”,更是将电影的关注度推向一个高chao。

接近十亿的票房已经标志着这一部历史大片的成功,影片自然也是不负众望的提名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以及“最佳女主角”四大奖项。

上官烨去年的作品是一部新锐导演的家庭伦理剧,并没有在大荧屏上露脸,也同样是以赞助商家指定邀请嘉宾的身份出席。

不得不说,邵正泽当真是为她设想的十分周到。

车子缓缓的停在了红毯前面,徐伊人脸色泛白、握在一起的两只手都是有些僵硬发红。

以为她是紧张,上官烨轻笑着安慰道:“一会步伐和我保持差不多就好。也不需要太在意,今年就当先来练习台风,等明年《青梅竹马》提名了,也就有些经验了。”

深呼吸了一下,徐伊人冲着一脸关切的上官烨微微点头,后者已经是推开车门下了去。

一只手抵着车顶,微笑着将她接出来,上官烨自然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绅士。

早早守候着的记者自然是眼尖的发现了这一对极为抢眼的俊男靓女,待反应过来,只剩一阵此起彼伏按快门的声音。

虽说《青梅竹马》不可能在今年入围,可如今这两位正是人气爆棚,话题指数一路飙升,无论写什么赚的还不是个点击量?

“挽着我,微笑就好。”上官烨轻轻地语气落在耳边,徐伊人已经是彻底的调整好了状态。

一只手挽着他的胳膊,男人温和如春风的气息让人十分舒适而放松,一身高级定制的深色西装衬托的他越发高大挺拔、器宇轩昂。

纵然穿了七公分的鞋子,站在他边上的女孩却依旧是小巧娟秀,柔软的笑容绽放在唇角,她眉眼弯弯的样子分外动人。

剪裁合度的乳白色旗袍勾勒出美好玲珑的曲线,四月温煦的阳光下,那上面似乎有隐隐的花枝暗纹,分明颜色素淡,却偏偏带着一种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流转光华。

走动间,纤细白皙的小腿营造出迷人温婉的风韵,银色镶钻的细带高跟鞋稳稳支撑着,她看着就像童话故事里高贵又纯净的小公主。

那样雪白的软毛披肩裹在肩头,露出匀净美好的修长脖颈和藕节一般白嫩的手臂来,化了淡妆的面容更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剔透无暇。

柔软的中长发在脑后做了固定的造型,斜斜的一只流苏玉簪绾了进去,整个人就好像历史中那些沉静如古玉般的风雅女子。

作为一个赞助厂商邀请的嘉宾,她的打扮并不喧宾夺主,颜色和旗袍略为保守的款式来说,甚是有些过于素净文气。

可但凡目光落在她身上的每个人却又都会惊叹,一个二十三岁的新晋艺人这一刻所绽放出来的光芒。

迷人的、柔和的、安静的,并且耐人寻味、沉敛内秀。

就好像一坛上好的女儿酒,需要静下心来,细细去品、慢慢琢磨。

被她挽着的上官烨自然也是注意到这一刻她慢慢展现出来的完美仪态,心里原本的担心慢慢退了下去。

他以为她会紧张,手足无措,甚至已经做好了她脚步不稳,随时跌倒的心理准备。

可余光里她秀挺的脊背如雨后的青竹一般散发着傲然生机,唇角那样柔软的笑容却是让人打心眼里愿意去维护怜爱,一路上周围快门闪动的声音基本上没有停过。

而她,自从踩上红毯,脚下一步也没有出错。

上官烨不自觉低头微笑,两人身后又是有了轻呼和喧嚣声,《汉宫》剧组到了。

因为刘依依的缺席,剧组来了许卿导演、徐尧、叶岚以及摄制组两个副导演共五人。

好像约好了似的,五人都是一身周正的黑色,四个男人是经典款的笔挺西装,叶岚是一袭露肩的黑色礼服裙。

边上四个男人,叶岚亭亭玉立在中间,黑色的礼服裙裙摆很长,拖在红毯之上,被簇拥着的她却好像一位巡视的公主一般,神色骄傲、笑容却温和,丝毫没有因为最佳女配角的落败而感伤。

《汉宫》剧组后面跟着的是《还魂香》剧组,作为国内票房一般的惊悚推理片,《还魂香》在专业人士口中的评价一般。

此次提名的最佳女主角正是今年人气超旺的沈薇,除此之外,《还魂香》也提名了一项最佳摄影。

不同于前面《汉宫》剧组的低调,《还魂香》只来了两个人,却是凭着沈薇别出心裁的打扮瞬间抓住了媒体的镜头。

毕竟,作为当红小花旦,沈薇是第一次如此大尺度的秀出事业线。

红色的礼服长裙也是有着比叶岚有过之而无不及的宽大裙摆,腰间褶皱的设计依旧是带着些青春俏丽,可从腰部往上却显得极为紧绷。

丰满浑圆的形状几乎要从衣服里蹦出来一般,事业线直接挤成了又细又深的一条,后面的深V又秀出一大片玉泽的美背,有些男记者单是看着就要气血逆流了。

眼眸含笑、神采飞扬,此刻的沈薇似乎正是走在红毯上的那一只金凤凰,正在迎来她人生的第一个影后桂冠。

对自己在观众中的人气一向极为自信,《还魂香》女主角的顺利提名似乎也正预示着即将到来的一切。

只可惜,正在她享受耳边接连不停地快门按动的声音的时候,一个记者一声难以抑制的“天呐!”传到耳边,她身后不远处,妆容冷艳的唐韵气势十足的下了车。

黑色勾花的透视装,底下清晰可见的内衬类似于比基尼一样的遮掩着关键部位防走光。可透过那聊胜于无的轻薄黑丝,傲然挺立的胸型一览无余,从腰部往下顺溜的线条清晰可见,她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往外散发着性感魅惑的因子。

却偏偏,特意处理过的飞挑长眉和十足冷艳的红嘴唇,又给她添了几分不容侵犯的女王威仪。

以至于,边上几个一起来的剧组导演和演员黯然失色,女王逼人的气势以她的地点为圆心,她和沈薇之间的距离为半径,辐射了整个圆圈范围。

主持人的声音远远传扬,媒体记者们争先恐后的拍照,生怕错过这准备上头条的经典造型,红毯上却是突然发生了更让人瞠目结舌的一幕。

沈薇红色的低胸长裙突然发出一声布料破裂的声音,而后,媒体记者彻底如疯了一般的汹涌前去。

已经快走完红毯的徐伊人一回头,沈薇一脸呆滞的站在原地,刚才的骄傲自得统统不见。她大红色的长裙,胸侧布料崩裂,礼服顺着腰线下滑,忙乱间胸贴掉落在地。

而她,狼狈的紧紧提着裙子,双手抱拳遮掩着身前一览无余的秀丽风光,眼泪已经是汹涌而出,彻底崩溃了。

主持人停了说话,记者们疯了一样的簇拥,徐伊人愣在原地,而红毯上其他人,隔岸观火。

甚至如唐韵,神采飞扬的眼眸中划过飞快的一抹讽刺笑意。

上官烨有些不忍的轻叹了一声,在满场的寂静之中,全世界都在注视着沈薇这一刻的狼狈无措,就连她身边跟来的《还魂香》摄影师,也只能呆呆的看着在她身前颤抖着的一片雪白发呆。

场面险些失去控制,为了拍到大特写的记者差点扑进安全线,走在她前面的《汉宫》剧组却是突然走出来一个人。

高挑而英俊的男人面无表情,薄唇微抿着上前,徐尧沉默着脱下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披在了她身上。

沈薇满脸泪痕的抬头,面前的徐尧眼眸底一片沉寂,没有垂涎、没有讽刺、没有嘲弄,甚至,没有安慰。

可是这一刻,徐尧沉默到不含丝毫情绪的一双眸子却是永远的印刻进她的脑海之中。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锦上添花的人,可是雪中送炭的却实在太少太少。

三年走到娱乐圈当红第一花旦的位置,她自以为风光到了最巅峰,却是一朝崩破,围观者千百人,无一援手。

如果不是徐尧,此刻她甚至没有走下红毯的勇气。

这狼狈而不堪的一幕势必会被周围所有的记者忠实的记录下来,单是想象一下接踵而来的嘲弄和讽刺她就要窒息的无法呼吸。

可这样一个沉默着脱衣服给她的温暖动作却是挽救了一个女孩所有的自尊,即便那自尊,此刻已经有些残破不堪。

随着徐尧走回去的动作,沈薇留在了原地,工作人员过去帮她联系人解决状况,红毯上慢慢恢复了正常。

转身走了最后几步,徐伊人的唇角却是不由自主露出一个微笑来。

只因为那一刻,她看到了另外一面的徐尧,合作半年多颇有默契的伙伴,她一直都知道,她没有看错他。

表面冰冷沉默、顽固不知变通,可事实上,那个英俊的青年有着干净而温暖的心灵。

现场的所有人更不会想到,只因为这样一个沉默着脱衣服、递衣服的简单动作,却是为徐尧积累了他人生中第一拨死忠粉。

分明是狼狈可笑的镜头,分明是为了上头条、赚眼球专门换了风格选了那样暴露的衣裙,甚至,在了解内情的人眼中,沈薇那种表里不一的虚伪性情,这样的丑态当真是咎由自取。

可无论如何,这一幕还是足以感动许多人。

那些曾经在狼狈不堪的时候出现过的少年,那些在失意之时聚集到身边的朋友,那些在伤痛之时陪你默默挺过的亲人……

只要因为那一瞬间相似的感触而动容,那个挺拔而沉默的男人就会获得观众第一时间的认同。

经过了这一幕插曲,红毯秀也逐步进入了尾声。

如梦初醒的记者们拍足了照片,忙着查看画面,刚才的场面太过混乱,记者们拍到的照片难免良莠不齐。

几家欢喜几家愁的一片躁动之中,入围的演员和剧组基本上进了颁奖厅就位。

主持颁奖典礼的是去年的金鸡影帝郑秋和华夏台的新锐主持崔婉。

资深演员担任主持人已经越发成为电影节的一种趋势,成熟而稳重的郑秋一向也是颇有观众缘。

他边上三十多岁的崔婉为后起之秀,长相只能算周正大方,齐耳短发利落而俏皮,主持风格大胆活泼,在年轻观众之中也算颇有市场。

两人对红毯上发生的一幕自然是一清二楚,恰好,因为友情客串《逍遥剑》里面的皇帝,郑秋和沈薇、徐伊人都是旧识。

演艺圈呆的时间久了,早早练就一双火眼金睛,郑秋在剧组时和一众年轻艺人一向保持些客套距离,除了让他颇为欣赏的徐伊人,同《逍遥剑》剧组的其他小辈关系均是泛泛。

目光在台下和上官烨一起就坐在嘉宾席的徐伊人身上短暂停留,郑秋笑着开口道:“大家好。今天的颁奖典礼由我和身边的崔小姐一起为大家主持。这样一位年轻漂亮的美女主持做搭档,希望大家一会不要吝啬,可以用余光来欣赏我。”

“小崔勉强算得上稍有姿色,郑老师却是资深帅哥。观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拜托老师一会不要气场全开,小透明定当感激不尽。”笑着抱拳逗趣一句,台下众人情不自禁露出微笑。

开场嘉宾表演过后,直接进入了第一轮最佳影片的角逐。

“要是我能年轻上十岁,一定爱惨了英俊果敢的汉武帝!”

“《特警追踪》里面的爆破效果相当逼真,也难怪人气指数如此之高了!”

“英雄救美的戏码百试不爽,《美人香》的票房也是相当不错呢?”

……

五部最佳影片提名在两人你来我往的串词中过了一遍,徐伊人不由自主将目光落到了不远处的《汉宫》剧组上。

丝毫没有受到刚才沈薇事情的影响,只穿了一件浅色衬衣的徐尧坐在圈子里一众俊男靓女之中,沉默而略带冰冷的英俊面容上就和往常一样表情缺缺,似乎刚才崔婉毫不掩饰的赞叹也未能让他情绪起丝毫涟漪。

二十多岁的年龄来说,他的性子着实太稳太淡了些。

和他紧邻的就是《汉宫》的导演许卿,老头子也正正经经的穿了黑色的西装,面容不苟言笑,古板端正的样子就像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学究。

从开机拍摄到杀青,她和徐尧不知道被训斥了多少次,才能让他在最后勉强点头。

想到那一位和他性格异曲同工的电视剧王牌余明,徐伊人忍不住流露出一个浅浅的带着些怀念、惆怅的笑意来。

感谢所有留言关心阿锦的亲亲和打赏的亲亲们,感谢么么哒。

作为死宅型菇凉一枚,阿锦身体素质不太好,病一次都是反复折腾好久,所以请亲亲们见谅一下。

阿锦的更新其实不算少,上架以后,基本都在一万以上,有的亲说到二更的问题,阿锦不能保证每天两更,一般早上有了一万,就不会再二更了,裸奔以后,基本都是用全部时间来码字,生活中许多事情也因此无限期推后了,截止完结,阿锦可以保证不断更,但是有时候也许不到一万,还请亲们谅解。

今天还要去挂针,如果还有二更的话也会晚,亲们可以在七点上来看一下。

昨天订阅前三【13771467212】、【生丗琉年】、【yelinhime】,冒泡领30币币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