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影后/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想到那一位和他性格异曲同工的电视剧王牌余明来,徐依人忍不住流露出一个浅浅的带着些怀念、惆怅的笑意来。

许是她的目光停留的时间长了些,被注视的许卿导演和徐尧先后侧头看了过来。

清丽娟秀的女孩坐姿十分文雅,脊背挺直,脖颈白皙修长,含笑看过来的清凉眸子里流光潋滟,白净而小巧的脸蛋在灯光下更是美如白玉,让人看一眼就无法移开视线。

早在踏上红毯的时候就已经注意到她,不知为何,每一次看见,心里的好感都会更深一层。

徐尧唇角微动,露出一个罕见的笑容来冲她点点头,算作招呼。

他长相本就十分英俊,可笑起来的时候一边脸颊却又会隐隐陷下去一个酒窝来,再加上那习惯性微微眯起的眼眸,整个人顿时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光彩。

换了衣服的沈薇刚一落座就捕捉到这样的一抹笑容,心里正是觉得诧异,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对上了笑意柔软的女孩。

分明都是同一天认识的,当时毫不在意,此刻回想起来心里却觉得不是个滋味。

对上徐伊人,徐尧的态度似乎就柔和了许多。

至少,在她表示好感夸赞他电影的时候他面无表情,在她一脸笑意问话的时候,他也只是语气生硬的说了“赫连煊”三个字。可对上徐伊人是不一样的,会主动提醒她去吃饭,也会如现在这样,露出一个如此亲近的笑容来。

心里五味陈杂、难以言表的情绪让她都些抑制不住的抓狂和嫉妒,情不自禁的攥紧了一只手,尖细的指甲刺进手心,那样的痛意才能让她稍稍缓解,换上谦和的笑容。

刚才在红毯上的一幕是她毕生的屈辱,可经历了短暂的挣扎之后,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回来。

从哪里跌倒就得从哪里爬起来,如果因为一件衣服中途退场,那等待她的难堪远远比笑着参加完典礼更多、更重。

而且,想起那一件外套的温度,她现在似乎还能闻到淡淡的温暖的清香。

如果一会能有幸捧回金凤凰奖最佳女主角,她刚才的所有屈辱,也能被鲜花和掌声所掩盖。

“徐伊人?”收回视线的许卿目光移到了徐尧的脸上,面色古板的小声询问了一句。

“是她。”同样顺势收回视线,徐尧素来沉寂的目光带了几分亮光,微笑着解释道:“刚认识不久,接下来要一起合作,接拍秦编的《赫连王妃》。”

语气顿了一下,徐尧话未说完,郑秋沉稳有力的声音却是通过麦克风传递而出:“最佳影片,《汉宫》!恭喜《汉宫》剧组!”

现场骤然响起的掌声让两人的谈话戛然而止,许卿毕竟是得奖无数的资深导演,不慌不忙的站起身来,迈步走上舞台,脸上露出了得体稍带温和的笑容,宠辱不惊。

“恭喜许卿导演。”台上的崔婉笑意盈盈的说了一句,接过话筒的许卿正色道谢,台下看着他的徐伊人唇角的笑容越发绚烂,眼眸中,似乎隐隐含了些动人的水光。

上官烨看了她一眼,微笑道:“许卿导演资历深厚,《汉宫》在历史剧里票房也是首屈一指,本就是实至名归,怎的你这么激动?”

徐伊人看了他一眼,笑而不语。

许卿导演在她生命里,是授业恩师一样的角色,后来越发熟悉以后,更是有些慈父般的亲切,此刻能坐在台下看他领奖,已经是心满意足。

提名的诸多电影中,《汉宫》本就是得奖的最热门。

一连捧走了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台下的掌声也是愈发热烈,几轮之后,最佳男主角却是被古装爱情片《美人香》中饰演男主角的冯庆捧走。

将近四十岁的冯庆长相端正却不出色,从影多年,演技在圈子里也算得上有口皆碑,颇受一众导演们的喜爱。

奈何在一线和二线之间游离多年,就是怎么也红不起来。

《美人香》正是他和唐韵联袂主演的古装悲剧爱情片,剧中的冯庆是个江湖侠盗,一次意外从匪徒手中救下了唐韵饰演的官家小姐,英雄救美之后两人经历了各种爱情波折,最后冯庆因为卷入官场,被人暗杀而死。

很老的故事套路,却是意外的获得了诸多观众青睐,冯庆和唐韵也是分别提名了最佳男主角和最佳女主角。

此刻,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站在台上,抱着证书、捧着奖杯,却是有些泣不成声。

拿着话筒的郑秋比冯庆年龄还小,此刻也是因为男人的眼泪颇有感触,一脸笑意道:“恭喜冯老师,获得第三十二届金凤凰奖最佳男主角,影帝实至名归。面对现场和电视机前这么多喜爱您的观众朋友,冯老师可得多说两句才是。”

含着泪接过话筒,冯庆清了清嗓音,目光从台下乌压压一片人群中掠过,声音哽咽道:“这一步,我走了十六年。感谢我的妻子,不是她的支持和鼓励,我不可能坚持到今天这一步……”

在底下诸多人感触颇深的注视中,冯庆目光落到一处,声音拔高一度,掷地有声道:“魏娟,我爱你。谢谢!”

深深鞠躬下去,直起身子更大声的开口道:“谢谢!谢谢所有支持鼓励我的人,谢谢这一路所有的坎坷和波折,我相信,距离下一个影帝,我不会再用十六年。”

掌声雷动,下台的冯庆同他并不年轻漂亮的妻子紧紧相拥。

许多人由衷的替他们微笑和祝福,性感夺目的唐韵脸上的笑容却是慢慢的有些僵硬了。

按着一般惯例,影片中出了一个最佳男主角,女主角奖项多半会花落别家。

《美人香》中冯庆的扮相并不俊美,可她却是每一次出场都十足惊艳,原本以为板上钉钉要得奖的事情。此刻,却是朝着她不敢置信的方向扭转了。

与其同时,一起提名最佳女主角的沈薇却是彻底松了一口气。

最佳女主角的提名一共五名,除了唐韵,也就她的人气最旺。

而那个已经死了的刘依依……

沈薇的唇角不由自主露出一丝微笑来,毕竟,《汉宫》再红火,这最佳女主角的奖项也没有颁给一个死人的先例。

她的得奖,不已经是水到渠成的事情吗?

几人神色各异间,台上的大屏幕已经依次播放了五个入围作品的片段剪辑,郑秋长吁一口气,声音沉稳的继续道:“接下来,第三十二届金凤凰奖最佳女主角,会是谁呢?”

“请看大屏幕!”崔婉笑容满面接口,话音落地,两人身后屏幕上五个名字排成一列,名字右边的数字快速上升起来。

“67!”全场寂静之中,崔婉震惊的声音透过麦克风传遍全场,声音激动道:“第三十二届大众电影金凤凰奖最佳女主角奖项获得者,刘依依!”

“恭喜……”话音顿了一下,似乎是突然反应过来人已不在,转而看向了台下第一排一脸动容的许卿导演,开口道:“再次恭喜《汉宫》剧组,获得本届金凤凰电影艺术节第三项大奖。”

台下经历了短暂的沉寂之后,骤然爆发如潮水一般的掌声,看着许卿导演脸色严肃的慢慢走上台去,徐伊人眼眶泛红,一只手情不自禁捂上嘴巴,定定的看着主持人手中递过去的奖杯,心绪涌动难以呼吸。

那是一只振翅欲飞的金凤凰,漂亮的凤头高傲张扬,属于她的荣誉。

这一步,她也足足走了整十年。

金凤凰颁奖典礼上从未出现如此先例,饶是郑秋和崔婉似乎也有些不知如何启唇,只开口说了恭喜,话头却是被许卿导演接了过去。

“刘依依是个好姑娘,也是个好演员。这个迟来的奖项,是她应得的荣誉,也是属于我们整个剧组的荣誉。”手中的金凤凰被高高举起,年过百半的板正导演声音中似乎都有了些哽咽。

不同于刚才领奖的荣辱不惊,舞台上的许卿同刚才的冯庆一样,深深弯下腰去,鞠躬致意。

底下看着他的徐尧面目动容,同样注视着他的徐伊人,早已经是泣不成声。

一只手捂着嘴看向舞台的方向,她美丽的眼睛里泪水如清泉一样的涌出来,流过脸颊,流过手背,从指缝中一路滚落。

上官烨一侧头就被她满脸泪痕所吓到,愣了一下,连忙伸手掏了手帕递了过去。

“怎么了?这么这么伤心?”温柔的声线传到耳边,徐伊人转头看他,泪眼朦胧一双眸子都是带着些红肿。

上官烨心口一怔,一颗心都是有点撕扯的感觉。

拍戏的时候,云初晴的角色有不少的哭戏,虽说每一次都能将他触动,可没有一次,会让他这样感同身受的震颤。

看着她汹涌而出的泪花,他第一次有些手足无措起来。

“想落泪的话,先来我的身边。”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邵正泽许久以前说过的一句话,徐伊人慢慢低头,用手帕轻轻地擦干了眼泪。

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明白了邵正泽的用意,他在给自己一个圆满,为过去所有的不堪和艰难彻底的划上圆满的句号。

属于她的未来和新生,才刚刚开始。

这一刻,眼里、心里、脑海里,满满的都是他。

颁奖典礼落幕,几乎是迫不及待的跟着上官烨回到了他的身边,看见的第一眼,就含着泪笑着扑进了他的怀里。

此刻的她,卸下了紧绷了半天的神经和满身防备,窝在他怀里,像个疲倦又乖巧的小孩。

邵正泽低头微笑看她,伸手在她背上宽慰的轻拍了两下,开口道:“乖。”

话音落地,抬眼看向了怅然若失的上官烨,点点头,语气十足温和道:“麻烦了。多谢。”

“应该的。”上官烨弯唇一笑,转身离去。

到了车边,仍旧是有些若有所思的回过头去,邵正泽已经将怀里的女孩放进了车后座,弯腰上车,离去。

他从未想过,私底下这两人会是这样的相处模式。

那样信赖的扑向他怀里的动作,那样将所有的泪水和微笑深深埋进他怀里的动作,还有邵正泽那样低缓轻柔的一声“乖”。

轻声叹着气,揉了揉眉心,上官烨将身子全部后靠,将自己彻底放松了下来。

平稳行驶的车子里,徐伊人从邵正泽的怀里慢慢抬起头来,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英挺眉眼,眼眸中慢慢溢上一层微笑,声音轻轻地开口道:“阿泽。”

“我在。”他也是微笑,干燥温暖的手指摸上她的脸颊,轻轻摩挲,眼眸里的疼惜将她渐渐包裹。

“恭喜你。我的女主角。”他声音轻缓、柔情缱绻。

她个子娇小,并排坐着低他许多,慢慢起身,蹭掉高跟鞋,光着脚就势跪坐在他身边,同他一样的高度。

深深的看着他英俊而棱角锐利的脸,怎么看也看不够,纤细的手指带着些颤抖的慢慢摸了上去。

顺着他英挺的剑眉、微微含笑的眼眸,高而笔直的鼻梁,一路缓缓的逡巡下去。就像世间最虔诚的朝圣者,一步一步的、靠近她心目中最光明的神祗。

“谢谢你。”轻柔春水的嗓音落在耳边,她渐渐凑了上去,吻住他微弯的唇角。

经受着感冒和经痛的双重折磨,阿锦更新了这一章,虽然只有四千字,但是,真心已经尽力了。(*^__^*)……

亲亲们对正版的支持和每天的留言支持是阿锦最大的动力,耐你们,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