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怀疑/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众电影金凤凰奖颁奖典礼于前天落下帷幕,许卿导演的《汉宫》捧走最佳影片、最佳导演以及最佳女主角三项大奖,在本届电影节一枝独秀。令人遗憾的是,女主角卫子夫的饰演者刘依依已经在去年意外身亡。此次她在电影《汉宫》中的精湛演技获得了业界诸多专业人士的认可,影后桂冠实至名归。而昨天,正是刘依依去世一周年纪念日,本台记者专程赶到了庆山陵园……”

电视中女主播声音清脆、字正腔圆,随着她话音刚落,身后的画面切换成了庆山陵园背景,被鲜花簇拥着的墓碑在四月的阳光中分外干净,墓碑上女孩年轻的脸庞都是一览无余,明媚的笑容却是让人觉得恍惚。

目光瞥到从楼上下来的小人儿,邵正泽拿起遥控器将电视调到了早间新闻频道。

清新美衣的外景、室内广告都已经拍摄完毕,《赫连王妃》开机还得几日,徐伊人难得放松,身上穿着宽松的吊带棉布睡裙,揉着有些凌乱的头发,踩着拖鞋下楼,神色间依旧是带着几分慵懒娇媚。

“爷爷已经走了?”目光在大厅里晃悠了几圈,想起老爷子昨晚电话里和靳家爷爷约好去钓鱼,徐伊人轻声询问。

“难得休息,怎么不多睡一会?”邵正泽含笑过去,捏了捏她粉粉嫩嫩的脸颊,语调轻柔的好像呢喃。

“已经十点了呢?”仰起头冲他微笑,撒娇般的将脸凑到他手心蹭了蹭,小女人娇态让邵正泽不由得低声一笑,牵着她到了餐桌前。

吃完饭再换了衣服,时间又是过去了一个多小时。

王俊一进来,就瞧见小夫人蜷在自个boss的怀里,手拿遥控器换着频道看电视。

带着些慵懒柔媚的笑容让他愣了一小下,笑着开口道:“boss,东西已经准备好了。是不是现在出发?”

邵正泽看了一眼从他怀里起身,坐的端正的小人儿,点点头。

徐伊人却是一脸探寻的看着他。

“昨天是刘依依的忌日,我陪你去看看她。”邵正泽声音低低的,眼眸中一片温柔。

车子一路驶到了庆山陵园,经历了昨天的喧嚣和热闹,此刻的墓碑前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安宁。

王俊没有跟上来,徐伊人静静的站着,心中也已经是一片安宁。

墓碑被一簇一簇的百合花簇拥着,一片洁白之中,邵正泽手里的大捧玫瑰花越发的娇艳夺目。

俯身过去,将玫瑰放在了墓碑前,邵正泽的目光慢慢落到了墓碑上女孩年轻的脸。

这是他第一次专程过来,也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她曾经笑靥如花的明媚面容。

黑白分明的眼睛,澄亮通透、流转光华,挺翘端正的鼻梁,以及丰润而娇嫩的唇……

和他手中那些资料里面的照片不一样,她这一张初期的照片干净明媚的不像话,眼睛里那样明亮的光芒和现在自己时常见到的如出一辙。

他知道,这就是最真实的她,也是现在陪伴着自己的她。

无论经历过什么,她依旧保持着这样难能可贵的本真。半蹲下身去,眼眸中带着些复杂的感慨,他轻轻摸上照片中她的眉眼。

手指缓慢的移动着,指尖冰凉的触感让他觉得心疼。

身后的徐伊人目光追随着他的手指,眼眸里,慢慢泛起了动人的水光,唇角却是微笑,看着他,时间似乎停滞在了这一刻。

一年时间,从阴差阳错到如今的心神迷醉。

时间过得这样快,距离他第一次出现在她的眼前好像只有短短的一瞬,可时间又过得这样慢,慢到似乎可以静止不动,他们,已经如此这般在一起很久很久……

怎么会没有遗憾,可更多的永远是感激和珍惜。

远处拾级而上的孟歌,站在青翠挺立的柏树之后,正是恰好看到这一幕,意外的止了步子。

昨天是她的忌日,可那样纷纷扰扰的人群一向不适合他。早早起身,只身前来,却是不曾想,会遇到这样让他倍觉意外的两个人。

有些怔忪的看着男人半蹲下去的身形,抚摸照片的动作,以及,就在他脚下那样一捧美丽的玫瑰花。

孟歌狭长而妖娆的眼眸慢慢眯起,蹙着眉,却依旧是百思不得其解。

“阿泽。”站着的女孩一身素白,轻轻唤了一声,同样在墓碑前蹲下身去,纤细的手指握上他逡巡的手指。

两个人都是安静的,没有说话。

春风浮动,花草馥郁的清香萦绕在鼻尖,目光最后落在了鲜花簇拥中的金凤凰奖杯上,邵正泽将它拿起来站直了身子。

早上电视画面里他自然也是看见了一起过来的《汉宫》剧组,许卿导演亲手将奖杯放在了这座墓碑之前。此刻握在手中沉甸甸,对上女孩有些动容的目光,就像主持人颁奖那般,他眼眸含笑着递了过去。

徐伊人伸手接过,沉甸甸的重量落在手心,她心里却是一片释然,用手帕仔仔细细的擦了一遍,目光落在灿然的凤冠之上,凑过去,落了轻轻一个吻。

重新将奖杯放了回去,对上他注视的目光,轻轻一笑,歪着头,声音低柔道:“我已经可以放下了,不用担心我。因为有你,我觉得过去所有的好与不好的经历都是那样的可贵,所有的辛苦,也都算不上辛苦了。”

她眼眸一片清明,邵正泽弯了唇角,牵着她从台阶一侧缓步而下。

站了许久的孟歌从树后慢慢的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到了墓碑前,同样半蹲下身去,注视着那样一双干净而明亮的眼睛。

脑海里有些断续的画面闪过,女孩哭泣着求饶流泪的眼睛、看着他那样惊惧而厌恶的目光,以及,那极力克制强装镇定的神色……

那样两张脸,慢慢的因为一双过分相似的眼睛,重合到一处。

真的,太像了!

他盯着墓碑上女孩明媚的笑容和眼睛,慢慢回想起了林楚的那一句“你的笑容和眼睛,跟她很像。”

似乎有些不敢置信的想法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却是极难捕捉。

……

“爱美衣,爱唯一。清新美衣,给你独一无二的爱。”女孩清甜软糯的嗓音飘荡在整个演艺厅,电子屏幕上不断切换的笑容更是带着让人难以描绘的清新和美丽。

有靳家的长宇集团做后盾、父亲靳如风的《时代风尚》在圈中的影响力,靳允欣的“清新美衣春夏新品发布会”自然也是嘉宾如潮。

皇嘉酒店一层美轮美奂的演艺厅,精心搭建的T台周围已经聚集了不少架着长枪短炮的媒体记者和时尚界的名流新贵。

此刻,走秀还没有正式开始,台面下正调整机位的一个媒体记者却是突然惊诧万分的喊了一声“天呐!”

略微拔高的声线吸引了周围众人的目光,随着轻悠的音乐,众人的视线全部被屏幕上的画面所吸引了过去。

天边深蓝晕染,流水悠悠从石拱小桥下流淌而过,青石板的路面似乎还带着些湿气,江南小镇路边的台阶上,女孩抱膝而坐,手边的花篮里玫瑰花含苞待放。

那样白净柔美的侧脸,精巧细嫩到一丝瑕疵也无,黑白分明的一双眼睛里,似乎带上些蒙蒙水汽,让人止不住怜惜心动。

画面中远远出现一个高挑颀长的男人,刚开始看不清楚,可那样清贵无双的气质已经是第一时间将众人的眼球牢牢抓住。

随着他越走越近,映衬着身后四月水乡的黄昏,眉目渐渐清晰起来,清俊隽永好似山水墨画一般泛着凉意的眼眸,高挺而端正的鼻梁下,薄唇微抿,清冷矜贵的神色就像江南名门走出来的贵公子。

不对,本来就是贵公子!

“邵总裁,天哪,那个是环亚传媒的邵总裁吧!”

“我还以为自己眼花了呢,真的是他啊!是邵总裁!”

“谁这么大能耐啊,说动他拍广告!”

“神呐,我觉得他比所有的电影明星都要帅,怎么办!”

被这一发现震惊到的媒体记者一阵沸腾,前来捧场的一众名媛怔怔看着,也是难以按捺的激动。

全场的目光都落在那一副美轮美奂的画面之上,美丽略带轻愁的女孩,清俊而气质卓绝的男人,艳羡、惊叹、以及难以形容的嫉妒。

这种让人差点窒息的心动和美感,让全场的女人都是目不转睛的呆看着,直到画面里的男人,慢慢在女孩面前站定,唇角微弯、俯身伸手过去,画面再切换,她们都是有些无法回神。

“如果他能这样看我一眼,真是幸福的要死掉了!”

“是呐,这徐伊人,真是让人好生羡慕!”

“不过,他们两人的对视画面怎么这么有爱这么完美啊,真的只是兄妹吗,太遗憾了!”

此起彼伏的声音落在耳边,站在暗处的靳允欣情不自禁的勾了勾唇角,边上靳允浩笑着看她一眼,语带挪揄道:“真是有你的。请得动他做免费模特。”

“还不都是伊人的魅力大。”靳允欣声音低低的说了一句,语气里都是带上些感慨惆怅道:“你是没见,在天水镇的时候……”

脑海里浮现过那些不断刷新她认知的画面,撇撇嘴,叹气道:“算了不说了。说多了单身狗都是眼泪。”

周围的广告慢慢消声,只剩下各种各样的照片来回切换,灯光将中间的台面骤然照亮,随着音乐,两扇门向边上滑动,打扮好的模特儿出现在众人眼前。

清新美衣基本上都是棉麻质地,算得上小众服饰,却是因为其精致的手工和舒适的质地,也越来越多的受到消费者的喜爱。

请来的模特也都是无一例外的气质出众、面容姣好,一个个按着顺序在台上走动,摆出各种动作和造型来。就像一群花间的精灵,清新美丽,花香馨香似乎都淡淡的萦绕着,沁人心脾。

按快门的声音此起彼伏,一身砖红色长裙,外罩白色中长外衫的女孩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徐伊人!”

正拍照的记者发出一声惊叹,女孩已经弯着唇角走近,柔软的长发编成松散的麻花辫垂落两侧,精巧的小脸上,动人的眉眼如画笔描绘,干净而明亮的眼眸微弯,清新纯净和广告中一模一样。

“皮肤真好啊!”

“好喜欢她的眼睛!”

在底下一众人的赞叹之中,展示的过程圆满结束,庆祝晚宴准备在酒店一层的另一大厅之中。

换了妆容和打扮,对着洗手间宽长的镜子吁了一口气,徐伊人擦了手,一出门却是被靠墙而站的男人吓了一大跳。

孟歌一抬眼,狭长的眼眸微微眯起,一脸沉默审视的表情让她心里“突突”跳了两下,勉强开口道:“孟总。”

唇角勾了一抹笑,高大挺拔的男人慢慢站直了身子,定定看了她一眼,却是突然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声音低沉、一字一顿道:“你到底是谁?”

徐伊人被他突然地动作吓了一跳,等反应过来已经是用手去掰他扣上自己的手腕,却不料孟歌力道越发加大,将她推到一边的墙壁之上。

长眉飞挑,男人幽深的目光深深的注视着她,静静的看着她水亮的眸子里慢慢涌上的那一层恐慌和惊惧,勾唇而笑:“你和刘依依,是什么关系?”

“不知道孟总在说什么。酒店人多口杂,请您自重才是。”按捺着心里的忐忑和疑惑,徐伊人说话的声音一板一眼。

声音里轻微的颤抖却泄露了她此刻心里的紧张。

“不知道?”孟歌轻轻挑眉,慢慢凑近,抬起一只手,扣上她小巧的下颚,微微用力,在她耳边低低出声道:“这样呢,还是不知道?”

被他手指的力道捏的有些难受,心里的厌恶更是一层接一层的漫上来,徐伊人猛咳一声,两只手凑上来就去掰扯他的手臂,反抗的动作却是让男人心中的烦躁更深,猛地俯身过去,就要凑上她近在眼前的唇。

徐伊人面色一变,侧过头去堪堪躲过他的动作,胳膊却是被人大力扯了一下,邵正泽一脸冷寒的对上孟歌阴沉面容,压低的声音中带着罕见的震怒:“你在做什么?”

惊魂未定的偎依在他怀里,女孩眼眸里满满的信赖刺得孟歌心中一痛,并不答话,反而是开口反问道:“她是谁?”

“你不知道?”邵正泽微抬眼眸,看过去的目光冷静克制,语气里却是风雨欲来。

“她是谁?!”孟歌毫不相让,一字一顿,同样是压低声音重复了一句。

此刻心中同样充斥着满满的怒气和烦躁,那样的猜疑,已经是差点要将他逼疯了。

“我邵正泽的女人,不是你可以染指的。”目光定定的看着他,男人的声音低缓坚毅,孟歌却是突然勾唇一笑,一脸邪肆道:“徐伊人我自然不会染指。可要不是呢,也许原本是我的女人才……”

话音未落,速疾如风的一拳却是狠狠的挥了过来,扶着墙堪堪站稳,伸手抹了唇角的血迹,他看向邵正泽的目光越发带上一丝邪气。

邵家子孙每一个皆有不凡身手他自然知道,可却是没想到,眼前这一向冷静的男人当真会为了他这样一句话动手。

可他关于刘依依的那些话还没有说出口,那天在陵园里因为距离太远也根本没有听见两人说话。

此刻,心里纵然依旧疑虑重重,却还是无法百分之百的确定。

尤其是,连他自己都觉得这样的事情匪夷所思。

“管好你的手脚,以后再来招惹她,”伸手揽进了怀里有些轻微发抖的女孩,邵正泽眼眸中警告意味十足,声音低沉有力,“京城孟家,将永远成为过去。”

话音落地,转身、护着怀里的女孩大步离去。

紧紧盯着两人的背影,孟歌阴鸷的眸子微眯,注视着自己手指上殷红的血迹,却是勾唇低低笑了一下。

孟家在不在他毫无所谓,可事情,却是非得弄清楚才肯罢休。

一路消失在孟歌的视线之中,邵正泽慢慢放开了揽着女孩的手臂,目光探寻道:“有没有事?是不是吓到了?”

徐伊人看着他怔怔的摇头,刚才他突然出手的动作的确让她大吃一惊,却是谈不上害怕。

想到两人之间那样气氛凝结的对峙,一时间有些忧心忡忡道:“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以后看见他会避开的。”

紧绷的神色慢慢缓和,看着她担心的样子微笑着点头,邵正泽心里却依旧是阴云重重。

有些事,他会怀疑,有心人自然也会怀疑。

可既然将她纳入自己的羽翼之下,他当然得护着她不受伤害,一丝一毫都不容许。

两人一路到了宴会大厅,抬眼逡巡了一圈,没有看见靳允欣,却是意外的看见了和靳允文拥在一起的江筱雅,反而是让徐伊人吃惊了一下。

想起上一次那些事情,声音低低道:“上一次那个吊灯,不是他们吗?”

为何这两人还是这样堂而皇之的出现拥舞。

“没有证据。”邵正泽也并非全部清楚,酒店那一天的所有视频都没有捕捉到蛛丝马迹,就连靳允浩也是莫可奈何。

原本让王俊循着车祸的线索盯一下孙虹母女,可谁能想到,那天跟踪她们的那些人没有消息,却是先知晓了孙虹怀孕的事情。

好抱歉,昨晚实在是快挂了,阿锦早早就休息了,更新晚了字数也少,亲们见谅一下。

一会男盆友带着阿锦去看病,今天估摸着也二更不了了,明天依旧是早上九点,阿锦会恢复万更的,见谅么么哒。

昨天订阅前三名【陈丽丽8101】、【jingchen】、【水蓝袖子】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