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觊觎/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让王俊循着车祸的线索盯一下孙虹母女,可谁能想到,那天跟踪他们的那些人没消息,却是先知晓了孙虹怀孕的事情。

眼下已经有四十多岁,想也知道那一对母女打的是什么主意。

不过因为苏可儿搀和进了江家的事情,连累着边上的人儿出了车祸,却一直是让他耿耿于怀。

目光淡淡的落在江筱雅身上,邵正泽有些郁闷的揉了揉眉心。

天生对男人视线极为敏感的江筱雅却是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余光瞟了一眼之后,更是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兴奋,连带着跳舞的步子都是越发的大胆张扬了起来。

揽着她的靳允文目光顺着她深V的领口一路看下去,顿时有些心猿意马,搂着她娇软的腰肢在肩胛上啃了一口。

“你做什么?”江筱雅被他没轻没重的一口咬的有些疼,柳眉紧蹙,对着他娇斥出声。

“咱们什么没做过,至于这么大惊小怪!”靳允文勾唇挪揄一笑,舌尖舔了一下唇,眼眸里暗火丛生。

“呵。”江筱雅实在是烦了他这一副随时随地就发情的样子,却是笑的越发娇媚,凑到他耳边,呵气如兰道:“你瞧瞧那边,白裙子那一位,可真是玉肌雪肤的美人儿,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被她暧昧的语气一时撩拨的心痒难耐,靳允文抬眼看了过去。

灯光下穿着白色礼服裙的徐伊人正侧过头和边上的男人说话,曼妙的一截脖颈美如白玉,身姿纤细挺秀,虽说没有特别妖娆勾人的曲线,却也是别有一番风情,十分耐人寻味。

“怎么样,你不会还不知道吧?她可是邵家这一辈唯一的女孩,虽说是养女,也是颇为得宠的。”一边含笑注视着靳允文明显带着掠夺意味的目光,江筱雅意味深长道:“你在靳家一向没什么地位,若是能把这一位娶了回去。靳允浩靳允卿什么的,在你爷爷面前,根本都不够瞧的。”

邵家和靳家一向交好,尤其是两位老爷子关系密切,这在上流社会,也根本不是什么秘密。

此刻听见江筱雅三言两语,想起自个在靳老爷子面前一向夹着尾巴,靳允文颇有些心动,却又猛地想起自己和江筱雅还绑在一起,一脸烦闷道:“我看你也是想的太乐观了,先解决了咱们俩的事情再说。”

“傻啊你。”江筱雅实在有些懊恼他榆木疙瘩一样的脑子,却又不得不语重心长道:“浪子回头金不换呢,现在这社会,谁还没有个前任啊!只要你痛改前非,一心一意爱上了,靳家子孙的身份,配一个邵家的养女,哪里就寒碜了?”

“痛改前非?!”有些不敢置信的看了一眼怀里循循善诱的女人,靳允文一脸讪笑:“让我为了一棵树苗放弃整片森林,我才不干!我又不傻,整天抱着一个女人,她就算是天仙也得腻歪了!”

“我说你真是死脑筋。”江筱雅简直有些鸡同鸭讲的感觉,深吸了一口气,却依旧是耐心哄劝道:“追女人你不是最擅长了吗?三天两头哄上床扯了证,好吃好喝的供着,你在外面还不是照样可以玩,只要不做的过分了,哪个不是睁只眼闭只眼?”

“倒也是。”摸着下巴自个想了一下,靳允文一脸怀疑的看向了卖力劝说的江筱雅,轻哼一声道:“你又在打什么鬼主意?可不要到最后又平白无故坑了我,上一次那种丢人事,再有第二次,我就得被老爷子轰出门去了。”

“反正咱们也是好聚好散,我自然也得为自己打算打算了。”江筱雅高深莫测的笑了一下。

能轻而易举笼络了情场高手靳允文,要将那个看着没什么情场经验的古板男人勾上床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只要做了邵家的少夫人,还愁收拾不了江蔚然那一对碍事的姐弟么?

各怀鬼胎的两个人四目相对,一时间自然是心领神会,停下了相拥着跳舞的动作,唇角含笑的就朝站着的两人走了过去。

“邵总裁,好久不见。”带笑的男声落到两人耳边,靳允文和江筱雅已经到了两人跟前。

不等两人说话,靳允文已经是继续开口道:“这位是伊人小姐吧。我看了你演的《青梅竹马》,真的是相当棒啊。你演的那个角色叫……,对对,晴晴是吧,我可喜欢了!”

“谢谢。”眼前的靳允文唾沫横飞,徐伊人不自觉往后退了一步,边上的邵正泽伸手在她肩上扶了一下,江筱雅也是继续笑着接口道:“是啊。邵总裁和伊人的感情可真是亲厚,养兄妹都可以这样,真的是让人好生羡慕。像我就可怜了,那个家……”

“那个家要是不喜欢,你可以不呆啊!”身后一道清冷的声线骤然传来,江蔚然一脸讥诮的出现。

“蔚然,你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我没有那个意思。”江筱雅神色间带着些委屈,扁着嘴,楚楚可怜的站在邵正泽的面前。

“那你是几个意思?进了我们家,也没见你叫我一声姐姐啊。这样在外人面前装可怜,被别人看见了,还不得以为我们怎么欺负你了?”声音冷冷的说完,江蔚然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那样骄傲又挪揄的神色更是让江筱雅恨得牙痒痒,分明自己才是江家的大小姐,可那没用的江昊成却说什么得给楚家留点颜面,不能领一个养女进门做江家的大小姐。

屈居第二,有时候在外面还得将小她半岁的贱丫头叫一声姐姐,真是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可她在外人跟前一贯是娇娇弱弱,此刻美眸中泪光闪闪,神色委屈道:“姐。我真的没有那个意思。你一向待我亲如姐妹,哪里会欺负我呢?只是我毕竟是外人,有时候难免会觉得孤单,我……”

似乎是想起什么不开心的事情,江筱雅楚楚可怜的低下头去,边上的靳允文一时间有些不忍心,呵斥道:“你这丫头怎么总是这么咄咄逼人的,筱雅她也没说什么话,你这样一而再再而三质问有什么意思?女人真是麻烦!”

“呵。”一声讽刺的轻笑声,缓步走过来的靳允卿停在了江蔚然的边上,目光淡淡的落在靳允文带着烦躁的面容上,一字一顿道:“四弟一直以来,不是最喜欢女人这种麻烦么?”

他语调淡淡缓缓,声音也是低低的刚好让众人听见,靳允文一向讨厌这压他一头的兄弟俩,正想再争执,对上他看过来的锐利目光,却是一时间有些心虚下来。

“你们先聊,我还有事,带伊人先走一步。”哪里有兴趣在他们的关系里东拉西扯,邵正泽朝着靳允卿说了一句,退后一步,带着徐伊人先行离去。

后者忧心忡忡的看了江蔚然一眼,想到靳允文那样让人厌烦的视线,默默地转过了头去。

上了车,想起刚才突然过来的两人,攀亲近的靳允文、博同情的江筱雅,徐伊人有些无语的揉了揉太阳穴,蹭掉鞋子,懒懒的蜷进了邵正泽的怀里,不满的嘟囔道:“不开心。”

“怎么了?”揉了揉她的头发,邵正泽声音里都带着笑意。

“以前也有人在你跟前这样吗?”

“怎么样?”轻轻挑了挑眉,男人的手指已经是习惯性的逡巡到了她的唇。

想起刚才江筱雅楚楚可怜的样子,徐伊人突然翻身坐起来,定定的看着他,做了个潸然欲泣的神色,一脸委屈道:“就是这样,好需要你安慰的样子。”

邵正泽看着她愣了一下,唇齿间溢出低低一声笑,不吭声。

“笑什么?没有吗?”一脸不相信的看了他一眼,小人儿一本正经道:“你都已经快二十八岁了,这个年龄,一般男人小孩都会叫爸爸了。而且,你……”

“我怎么?”邵正泽又是挑眉。

“你这么好,以前肯定有女生示爱的吧,都没有听你说起过。”扁着嘴,想着那些可能有过的画面,更是心塞的难受。

邵正泽伸手过去捏了捏她鼓起的腮帮子,将整个人大力的揉进了怀里,爱极了这一刻拈酸吃醋的她。

怎么可能没有,在国外念书的时候,最夸张的一次有人脱掉内衣去拉他的手,问他是不是有障碍。

可他依旧没有,只是因为觉得无趣而已。

没有动过心,如何懂得动心之后的发自内心里的渴望?

这一刻,他同样是庆幸,他感情的过去是干干净净一张白纸,可以将眼前的女孩安心的放进他的心里。

……

几天时间一晃而过,四月接近尾声。

《赫连王妃》的开机发布会确定在京城的君安大酒店一层举行。

对着镜子检查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和发型,徐伊人深吸一口气,带着微笑下了保姆车。

媒体记者们先在大厅里等待,要参加发布会的剧组演员自然是先在一楼的休息室等候,人员到齐以后一起入场。

秦丰编剧兼导演,江北电视台对《赫连王妃》自然是比较重视,敲门进了休息室,徐伊人一眼看见了坐在椅子上补妆的张晓菲。

“晓菲姐。”女孩清甜的嗓音从身侧传来,张晓菲一回头,唇角带笑的招呼道:“有些日子不见了,伊人越长越漂亮了。”

“晓菲姐还是没变,靓丽优雅的很。”脸上带着由衷的笑意坐到了张晓菲手边的椅子上,跟着的唐心顺势坐到了一边,没说两句话,门口已经是接二连三又进来好几人。

开机发布会导演和编剧并不出席,基本上也就是选择几个主要演员和张晓菲在媒体面前互动一下。

女生来了丞相府的四个人,除徐伊人以外,也就沈薇、谢文清和林思琪。

男生来了三人,除了徐尧以外,分别是饰演七皇子的孙景田、饰演三皇子的吴捷。

吴捷、孙景田在《逍遥剑》里面原本就是一对师兄弟,现实生活中关系也不错,一进门就凑到一起聊天,算上后来的沈薇,三个人颇有些同声共气的感觉。

有了些名气的谢文清独坐一边,显然原本就不怎么和他们合得来。

后进门的林思琪漫不经心的瞥了他们一眼,径直到了徐伊人的边上,笑着开口道:“还以为我来的挺早呢,竟然是倒数第二。”

“总归不是倒一,徐尧还没到呢。”故作安慰的笑着说了一句,徐尧已经是赶巧推门进来。

随着他自然而然的走到了徐伊人的边上,休息室的气氛有了些微妙的变化。

毕竟,吴捷眼下也算得上国内当红小生,对赫连煊这个角色颇为中意,此刻看见这取而代之的徐尧,心里自然有那么一丁点的不舒服。

而原本将金凤凰上出丑的事情抛诸脑后,沈薇正和他们聊得热络,看见徐尧一进门就直接走到了徐伊人边上,心里也是一阵说不清的失落和嫉妒。

剧组算得上一个小世界,尤其像《赫连王妃》这样,俊男靓女太多,是非自然也是无处不在。

此刻,眼看着徐尧已经坐在了徐伊人手边的凳子上,沈薇略微思量了一下,从她的椅子上取了一个精致的纸袋子,面带微笑的到了徐尧边上,声音轻柔道:“那天,真的是非常感谢你。”

话音落地,休息室几个人自然是有些诧异。

毕竟,这样出丑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再愿意想起来,可她如此大大方方的当着众人道谢,却是摆明了并不甚上心。

想安慰的省了心,想看笑话的也是难免失望。

谢文清有些嘲讽的撇了撇嘴,吴捷的眼眸里却是越发带了些阴沉来。

“不客气。”伸手接过了沈薇双手递上的纸袋,徐尧脸上连淡淡的笑意也没有,摆明了并没有放在心上的意思,却是让沈薇心里的失落越发深了些。

张晓菲从镜子里将众人脸上精彩的变化看了个完完整整,默默地在心里得出了徐尧对徐伊人有好感,沈薇对徐尧有好感,吴捷对沈薇有好感这样的结论。

又默默地发现,从进门到现在,除了林思琪一直是一副开朗的样子,也只有徐伊人一直唇角弯弯的微笑,时刻保持着最佳情绪和状态。

一时间,心里对她又是多看重了几分。

娱乐圈走的最远的,不一定最有才华,可想要走得长久,懂得隐藏情绪却是一门大学问。

尤其,如果能时时刻刻保持着善意的微笑,那无疑星路会顺遂许多。

谢文清虚荣又急躁、沈薇好胜又自满、吴捷定了型、孙景田各方面不出挑、徐尧则是刚过易折。

而林思琪,目光落到了女孩漂亮的眉眼上,想起跨年演唱会那让她都动容不已的自由的歌声,张晓菲一时间也是有些恍惚了。

会隐藏歌唱的优势选择演戏这条路,这姑娘也是一个她无法一眼看透的。

风云暗涌之间,已经到了发布会开始的时间。

张晓菲率先登场,一脸笑意的说完了开场白,七个人先后上台。

最边上孙景田,紧跟着吴捷和徐尧,徐尧往后是徐伊人、沈薇、谢文清和林思琪,两个主演基本上在中间位置。

“《赫连王妃》貌似是古装宅斗剧吧,作为剧中的女一号,伊人觉得女主宇文清是怎样一个人物形象?”

事先已经有了一番衡量,徐伊人又是毫无争议的第一主角,张晓菲自然是以她为主,率先提问。

“宇文清前世是一个演员,重生后一开始一直受人摆布,不过却是极有主见,能屈能伸。随着剧情推进,成长为一个喜怒不行于色的人。”女孩清甜的嗓音娓娓道来,轻轻一笑,继续道:“不过,能在深宅争斗中取胜,自然需要果决坚毅、当断则断。难能可贵的是,即便到最后,她也并没有因为这种杀人不见血的争斗而变得铁石心肠。我觉得,这一点很难得。”

“爱情呢?爱情方面她和男主是怎样一个故事?”张晓菲微笑着看了一下徐尧,继续问了一句。

“算得上日久生情。”女孩微微歪头想了一下,张晓菲将同样一个问题抛给了徐尧。

后者也是神色微顿,略作沉吟,神色温和道:“我觉得,是一见钟情。”

“哇哦,一个问题,两种答案?”张晓菲夸张的感叹一声,沈薇“扑哧”一笑,自然而然的开口道:“晓菲姐有所不知了。其实这赫连煊对宇文清算是一见钟情,宇文清对赫连煊是日久生情。你问两个人,自然有两种答案咯。”

张晓菲一脸原来如此的表情,话题自然引到了沈薇身上,依旧是和爱情有关。

“宇文婧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悲剧角色。她和赫连煊是表兄妹,从小有过情谊,一心想嫁给他为妻,却是爱而不得。表面上温柔可亲,实际上性情却是有些极端,最后做了错事被赫连煊逼着自尽而亡。虽说是配角,却也是很难驾驭,我觉得这是对我的一个挑战。”

沈薇声音缓缓、吐字却清晰,一番极为得体的言论让底下不少媒体记者的镜头对准了她。

张晓菲微微一笑,接下来几个人简要介绍了一下,到了媒体提问时间。

“徐伊人,大家都知道你和邵总裁的关系,这部剧也正是环亚和京华投资,你觉得,你担当女主角,是不是因为邵总裁的关系呢?”底下早已经准备好的一众记者,直截了当提出第一个尖锐问题。

目光透过人群看向站起身的男记者,女孩丝毫不见恼意,微微一笑:“我觉得,我有幸担当女主角,不是因为邵总裁的关系。”

没有解释,没有辩驳,直截了当的一句话让提问的记者愣了一下,反问道:“为什么?”

“《青梅竹马》的成功就是理由。作为普通个人的我和邵总裁有关系,可是,作为演员来讲,我和邵总裁只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就像他和环亚旗下任何一位艺人一样。也正如他上次对媒体所说,环亚给每一位优秀且勤奋的艺人提供更多的机会,获得这样的认可,我很荣幸。”

“《青梅竹马》票房成绩突出,网友对你和上官烨在一起的呼声甚高,男二号的宋煜也是紧追其后。面对粉丝这样的呼声,你为何一直不表态?”另一记者有些激动的声音横空出现,徐伊人依旧是微笑,一字一顿道:“对不起。这里是《赫连王妃》开机发布会,其他问题,暂时不做回答。”

显然也是意识到自己的问题太过,说话的人有些讪讪的坐回位子,原本还想挖些猛料的记者明显们有些偃旗息鼓。

台上的女孩笑容柔软、眉眼弯弯,可回答起问题当真是滴水不露,就连态度,都有没有任何可供置喙的余地。

已经知道了她和邵正泽的关系,媒体自然也不好继续问些刁钻问题,话锋一转,一个记者将焦点对准了沈薇:“《逍遥剑》的剧集花絮里,沈薇和吴捷一直是相处甚欢,关系亲密,这一次再次合作,剧中的二人是什么关系呢?”

眼看着记者终于转移了话题,徐伊人轻轻松了一口气,被问及的吴捷僵硬的面色好转许多,温和笑道:“剧中的我是刚正不阿的三皇子,小薇是皇上的外甥女,算起来,也是表兄妹的关系呢?”

他说话的声音轻轻柔柔的,亲近的神色更是让记者如同捕捉到什么苗头一样,“哇哦”的一声惊叹后,笑嘻嘻道:“小薇?叫得这么亲密?你们二人不会是和粉丝猜测的那样,偷偷恋爱了吧?”

吴捷脸色微红,还没有开口答话,沈薇利落的声音已经落到了耳边:“怎么会?大家可是都知道,我们一直都是好哥们。”

一番话将吴捷含混的言辞彻底堵住,也让他心口一滞,气闷又憋屈。

事实上,从《逍遥剑》开始,两人一直有些暧昧,为了炒热话题,在媒体跟前也是一直含糊其辞。

有时候一起逛街被拍,也都是笑而不语的由着他们去猜。

可此刻,沈薇一句话却是将后路彻底堵死了,难不成以前私下里那些搂抱、亲吻都是逢场作戏?

吴捷的面色不好看了,记者却是饶有兴味的继续道:“好哥们?这可是沈薇第一次亲口否认你们的关系哦,是因为,边上的徐尧吗?”

不得不说娱乐记者的眼光狠辣,不过来回两句就从沈薇的表情中看出些端倪,台面上被问及的沈薇看似有些尴尬,而她隔了一个站位的徐尧却是有些纳闷的抬眼,一副“关我什么事”的表情。

媒体记者自然是不会放过他,顺势朝他开口道:“金凤凰电影艺术节红毯秀的时候,徐尧的英雄救美之举也是触动了好些人,在”围脖“(沈薇的粉丝)们心目中留下十分好的印象分,即将携手新剧,又有感情纠葛,未来二人会擦出爱情的火花吗?”

“不会。无论是谁我都会那样做的。”不留余地的一句话,徐尧英俊的面容带着些难以接近的冷酷,正粉面含春的沈薇登时呆愣了一下。

媒体记者趁热打铁道:“沈薇呢?徐尧看起来是冷酷型美男纸呢?这样的性格你会喜欢么?”

“我觉得他很好。至于感情方面,我只能说,我期待爱情,但也不会强求。”微微笑的神色间已经带上些勉强,媒体记者心满意足的点了点头。

这一期的爆点大概可以朝着狗血“三角恋”的方向凑近,“徐尧横插一脚俘获美人芳心,吴捷为旧爱黯然神伤”。

应付完一众刁钻的记者,就好像打了一场仗,七个人都是有点精疲力尽的感觉。

张晓菲率先离去,收拾了东西的其他人也是陆续离开。

休息室里,因为吴捷刚才一条短信短暂停留的沈薇刚补好妆,已经被男人从椅子上一把拉了起来。

“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吴捷面色阴沉,强压着被戏耍一般的怒火。

“什么什么意思?”沈薇有些烦躁的掰开他的手腕,语气漫不经心。

“好哥们!”吴捷猛然动怒,压低声音道:“我问你说的好哥们什么意思?你不知道这三个字会让媒体记者浮想联翩么?抱也抱过、亲也亲过,你现在矢口否认,三个字就想将关系撇的干干净净了?”

“你做什么?弄疼我了!”被他扣着肩膀的手劲弄得一阵烦闷,沈薇一双美眸瞪了过去,红着脸勉强解释:“逢场作戏那些你也要当真吗?炒作什么的还不都是为了收视率,眼下你这般气急败坏的做什么?”

“炒作?”吴捷似乎是不敢置信般的一声冷笑,渐渐逼近,将她整个人朝着身后梳妆的镜台压了过去,“私底下的湿吻,也算是炒作么?嗯!”

话音落地,整个人凑过去,重重吻上了沈薇红艳艳的唇。

大力挣扎了两下,沈薇的高跟鞋甩落在地,整个人带着些狼狈的姿势仰躺在吴捷身下,却是被男人少见的剧烈呼吸给征服,渐渐地放弃了挣扎,一只手勾上了吴捷的脖子。

“叩叩”的两声敲门声突然从门口传了进来,意乱情迷的两人惊了一下,连忙站起身来,徐尧从外面推门而入。

沈薇的鞋子还在屋子中间,光裸着一只脚,粉面含春、眼眸似水,红艳艳的唇瓣微肿。

而吴捷,意外过后,唇角带上些浅浅的、宣告所有权一般的笑意。

“抱歉,打扰了。我忘了拿衣服。”依旧是生硬又冷淡的一句话,徐尧视线从两人身上移开,绕过横在中间的高跟前,拿着沈薇归还的衣服,不声不响的开门出去。

回想着他视若无睹的眼神、淡漠的语气,再看着他挺拔的背影一路出了门,甚至还极为绅士的从外面再一次拉上了门,沈薇心里说不出的懊丧羞恼,一只手紧紧握拳,看着回过身的吴捷,怒气翻腾。

“小薇。”放低了姿态哄劝一句,将她有些僵硬的身子强行扣紧了怀里,吴捷声音缓慢道:“你不会真的看上了那小子吧。不就是脱衣服帮了你一下吗?当时要是我,肯定比他做的还要好,我们……”

话音落地,刚才的躁动因子爆发,一只手拉开她身后的衣裙拉链,有些忘情的滑了进去,恨不得将她整个人给揉碎吞进去。

“放开我。”被他越发放肆的动作惊了一下,沈薇手忙脚乱的将他已经顺着腰身下移的手掌拉了出来,目光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就去一脸恼意的重新整理衣服。

猛地才反应过来两人还在酒店的休息室,吴捷一时间也是有些讪讪,看着她一言不发的提上了裙子,语气试探道:“我太心急了。要不然,晚上回我那吧?”

《逍遥剑》是古装仙侠剧,两人最亲密的也就是吻戏而已,虽说私底下有过不少亲密动作,却是一直没有突破最后一道防线。

吴捷正是血气方刚,刚才又尝到了甜头,心里的渴望越发如同火山爆发一样难以遏制。

瞥了他一眼,沈薇心底里一时头疼起来,一板一眼道:“刚才的事情我就当什么也没有发生。徐尧应该不会说出去,希望你也是。”

冷淡的语气将男人的满腔热情倏然浇灭,眼看着她整理好了衣服穿好了鞋子,拎着包身形窈窕的出了门。

吴捷垂在身侧的一只手猛地握拳,砸在了身侧的梳妆台上。

眼眸中,暗火丛生、风雨欲来。

汗滴滴,阿锦终于缓过来啦,今天有二更,不过中午要休息一下,亲亲们【下午6点】上来看吧,么么哒,耐你们。

话说,前天的订阅前三亲木有人冒泡耶,这样阿锦没法子奖励币币的,过了时间也会作废的,特此提醒亲们么么哒。

昨天订阅前三【曹杨0808】、【冰萱影】、【88575903】冒泡领30币币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