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追求/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时至五月,天气越发热了起来。

古装剧里的衣服原本就复杂,里面一层白色长衣长裤,外面又得套上比较宽大的广袖长袍,再加上勒的紧紧地腰带和盘扣,多赶几场戏就会就是一层湿汗,憋闷的难以呼吸。

因为人物形象需要,徐尧化了浓妆,五官深邃而立体,眼眸狭长飞扬。

一个下午补了三次妆,徐伊人单是看着,自己都是觉得累。

《赫连王妃》开拍已经有了十来天,彼此之间越发熟悉,补好妆出门看见徐伊人有些幸灾乐祸的笑意,徐尧无语的看了她一眼。

前几天剧组一直处于磨合阶段,接下来要拍的一幕戏算是两人的第一次亲密接触。

按着剧本,赫连煊一掷千金买了宇文清怡香院第一夜,同四皇子君临江一起,饮酒作乐。

添酒的动作之中宇文清的表现太过沉着冷静,赫连煊故意将她拉近,让她吻去脸上的酒渍,然后将她推倒在酒桌上,印一个吻在唇角,再邪肆而笑,评价一句:“索然无味。”

想着剧情,徐伊人心里难免有些尴尬,脸色发红的样子落在了同样补好妆出来的男人眼中,愣了一下。

四皇子君临江温润如玉、名满京城,前期为了隐藏实力,一直在装哑巴。

所有的镜头都需要靠表情、眼神和动作来传达,自然也并不十分好驾驭。秦丰也是抉择了好久,在开机前一天才确定了来自宝岛的一个二线小生。

赵珂长相端正俊俏,舒眉朗目、气质温和。可惜的是并非科班出身,演技有待提升,因而出道三四年从未出演过男一号,一直混在二线。

剧本里的他对宇文清是从怜惜到欣赏,再到深爱、掠夺,也算是颇有纠葛,从来到剧组以后,饰演宇文清的徐伊人自然是他一直留意的对象。

十多天的相处,倒是让他惊奇地发现,现实生活中的徐伊人无论何时都是眉眼弯弯的微笑着,似乎没有其他情绪。

比他还小几岁的姑娘,这样永远清新柔软的气质让他不自觉越来越多的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此刻她穿着古代女子的广袖襦裙,因为青楼处境,外面搭了薄薄的一层缕金线的轻纱。长长的乌发一半绾成灵巧的发髻,一半垂落胸前,稍微动一下,就会有珠翠叮当作响,清新灵巧,不可方物。

“都准备好了没有?”那边秦丰的喊声遥遥传了过来,三个人先后到了要拍摄的屋子里头。

精巧的阁楼里鲜花宝瓶罗列,四个配戏的姑娘已经裹着轻纱,低眉顺眼开始调整乐器,寻找感觉。

“一定要静,这一段算是两人第二遭较量了。找找宇文清的感觉,心静如水、不急不缓。”对着徐伊人叮咛了几句,目光落到边上站着的徐尧身上,秦丰叹了一口气,什么话也没说。

基本上现实生活中的徐尧就是一个漂亮的木头,话少的可怜,你无论怎么要求他永远只有三个字“我知道。”

习惯了之后,秦丰懒得和他多费口舌,而是直接看向了赵珂,“你没什么台词。可眼神很重要,表现出温润淡然的感觉。尤其是最后,对上宇文清,要有怜惜在里面,知道了吗?”

“秦编放心。”秦丰在剧组是编剧兼导演,可因为其性格原因,基本上场场戏都跟着,话语权远远超过了张文卓,一般演员对上他自然是分为敬重。

“好了。闲杂人等出画,各部门准备,action!”

打板的响声过后,布置精巧的屋子里,靡靡的丝竹之音适时响起,圆形的雕花木桌上铺着丝绦垂落的锦缎,琉璃酒杯和酒盏安置在手边,彩绘瓷碟里摆着卖相上佳的点心和果仁。

徐尧、赵珂相对而坐,中间的徐伊人唇角带着淡笑,纤细而白净的手指轻轻提起了酒盏,起身,一只手轻轻扶了上去,轻纱掩映下,一截手腕皓白如雪。

她倒酒的动作说不出的优雅从容,听着耳边丝竹管弦之音,赵珂一时之间有些恍惚了。仿佛自己当真穿越了时空,到了古代纸醉金迷的烟花之地,遇上了这样一位长相素净、气质清婉的姑娘。

徐尧已然入戏,狭长而妖娆的眼眸微眯着,幽深似海的目光带着丝丝探究,落在女子的动作之上,一种沉默而暧昧的气息在房间中淡淡萦绕。

徐伊人浅笑着添酒,手腕突然被男人修长有力的手掌扣住,一个踉跄,她跌坐在了他的怀里。

温香软玉、夹杂着淡淡酒香,四目相对,女子神色微微慌乱,清澈如水的眸子让徐尧心里泛起轻轻地涟漪。

“卡。”秦丰一声喊骤然划破屋子里淡淡的暧昧,徐尧抬头过去,秦丰大步到了桌边,目光落在赵珂身上,“咱好歹控制控制表情啊,咱是温润如玉的四皇子,表面上宽厚端和、实则胸有沟壑,咱什么场面没见过!瞧你嘴巴张的,里面要塞下一个鸡蛋了,不要搂抱一下吗?淡定,淡定行不行?”

“秦编不好意思。我一时忘了,会注意的。”有些抱歉的笑了一下,秦丰退回到了一边。

重新再来,徐伊人落到了徐尧的怀里,随着气氛慢慢达到饱满,在徐尧声音邪肆的示意下,她轻轻凑了过去,“贴”上了他的唇角。

“卡。”秦丰又是一声喊,在赵珂有些抱歉的视线之中,却是朝着徐尧噼里啪啦的开口道:“多好的氛围啊!你唇角那一抹笑容是怎么回事?此处有笑容吗?啊,有没有笑容?”

两次被卡,徐伊人有些郁闷的从徐尧怀里起身,后者有些无语的低头抚平了自个衣角,对上秦丰气急败坏的视线,无奈道:“抱歉,失态了!”

刚才徐伊人实则并没有凑到他的唇角,可握着她滑腻的手腕,感觉到她慢慢的朝着自己的脸颊凑近,心里那一阵莫名其妙的愉悦感,他自个都是有些忘了在拍戏。

徐伊人也是无语,偏偏被卡在这,难免有些尴尬,一条两条过了还好,总是重复……

伸手捏了桌上的小块绿豆糕放进嘴里,秦丰更是一脸黑线。

“我说,再吃下去,天可要黑了!”

被突然朝着她开炮的秦丰惊了一下,徐伊人有些无辜的将绿豆糕咽了下去,拿过桌面的酒盏,倒了一杯水顺了一下,三个人再一次开始。

有了前两次的教训,三人顺利过了前面的剧情,在她“亲吻”的时候,徐尧突然起身,将她整个人推倒在酒桌边上。

此刻他居高临下,邪魅的气息寸寸逼近,宛若剧中的赫连煊附身一般,狭长的眼尾飞挑入鬓,徐伊人黑白分明的眼眸清如泉水,定定的看着他。

镜头里,高大的男人越凑越紧,将徐伊人小巧的半张脸彻底遮掩住,镜头移动,捕捉了她落在桌面上,揪着锦缎桌布的纤细手指。

端坐着的赵珂需要极力克制,才能忍着被两人这十足暧昧的气氛所波及,随着一声低笑,徐尧慢慢的直起身来,修长白皙的手指凑上了自己的薄唇,轻嗤道:“索然无味。”

徐伊人慢慢起身,眼眸里波澜不兴,回敬道:“彼此彼此。”

拿着酒盏绕到了赵珂面前,浅笑着添酒,后者目光淡淡的落在她身上,有探究、有怜惜。

“好。”秦丰肯定出声,三个人都是长吁了一口气。

感情戏本来就最折磨人,尤其是有时候演着演着擦枪走火,更甚至,有时候演员不由自主会有身体反应。

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徐尧虽说一惯话少,可毕竟是男人,演《汉宫》的时候就情不自禁的心猿意马过,此刻拍完这一遭,身上都是带了些汗。

虽说没有到胡思乱想那么夸张,可每一次,对上徐伊人十分干净清澈又十足信赖的目光,心里都会有一丝异样的情绪。

要知道,有的男演员是从来不肯借位表现的。

有时候固然是因为借位难以有那么真切的感觉,有时候,却是因为了一点私心。

毕竟,既然做了演员,吻戏床戏本来就是工作的一部分,所有的人都应该早有心理准备。

徐伊人信赖他,这种感觉他自然察觉得到。

可原因却是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拍了最尴尬的,后面几条相对轻松许多,等到全部结束,天色已深。

几个人一道出了剧组,目光对上站在亮黄色跑车边、含笑看过来的靳允文,徐伊人一时间呆愣在原地。

“伊人。”靳允文穿着一套高级定制的深蓝色条纹西装,头发一丝不苟的梳成三七分,手里一大捧玫瑰花,颇有那么点玉树临风的感觉。

跑车的后座也是落满了玫瑰花,看着浪漫无比,惊喜的喊了一声,靳允文快步朝着有些呆愣的徐伊人走了过去。

“美丽的公主,今天的工作完了吧。我定了浪漫的烛光晚餐,赏个脸吧。”靳允文一脸笑意的说完,一起出来的几个人都是有点风中凌乱。

“抱歉。时间很晚了。我还有事。”郁闷的揉了揉眉心,徐伊人脸上惯常的笑容消失的干干净净,脸色板正的样子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

本来要写四五千的,但是下午阿锦思想跑毛了,汗哒哒,只好三千了,表拍我。

说两件事:一、阿锦推荐给大家一位下午喜欢上的漫画家“夏达”,好稀饭,觉得她画的好有意境好唯美。

二:本文11月有写小剧场奖励潇湘币的活动呦,正版妹纸都可以参与,字数800字以上,针对文文任何人物都可以,情节风格随意。第一名有666币币奖励,第二名333币币,第三名222币币,参与奖88币币,截止月底,亲们踊跃参加么么哒。

【另,捉急和家人出去吃饭,错别字还木来得及检查,回来弄,看得早的亲们见谅么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