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蔺芊墨归/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京城*皇宫

坤和殿

“皇上,查到了。”

“说!”

“前两日,韩老夫人去了国公府。”

赫连昌听了眼神微闪。

顺喜儿垂首,低声道,“应该是韩老夫人拿定亲的事求了国公爷。所以,国公爷才会来请旨的吧!”

如此国公爷在这个时候来请旨,闹出这么大动静,倒是也不奇怪了。毕竟国公爷爷是最守信的,也是最重义的。韩琦招跟国公爷的情义在那里摆着。

这次会如此大张旗鼓,想来,也是为了韩家吧!韩老夫人的大女儿是蔺家媳,现有蔺芊墨这样的女儿,想来日子肯定不会好过吧!韩老夫人这是为了自己的女儿,这个时候去求国公爷多少带着一些携恩求报的味道呀!好在国公爷大度,对持并不计较。

不过,为了自己的女儿,给皇上找膈应。恐怕皇上不会太高兴吧!顺喜儿腹诽着,却不敢探究赫连昌的神色。然…意外听到赫连昌低沉的笑声响起。

顺喜儿微微一怔,眼里划过意外。

“凤家有这么一位郡王妃倒是也挺好。”确定了不是国公爷有意给他找不痛快,不是恃宠而骄。赫连昌对于蔺芊墨做郡王妃倒是很乐见其成。因为她够蠢,够笨,蔺家做凤家的亲家,不但无法使凤家如虎添翼,恐怕以后还要生出不少的麻烦。如此,对于赫连昌来说,倒是乐见其成。

“顺喜儿!”

“奴才在!”

“从朕的库里挑些东西送到凤家去,以示恭贺!”

“是,皇上!”

“另外,告诉那些人,仔细的找寻蔺芊墨。记住,只是找!明白吗?”

顺喜儿听了,眼神微闪,躬身,“奴才明白!”

“嗯!去吧!”

“是!”

***

“婢妾给贵妃请安,娘娘万福金安。”

贤妃看着下面千娇百媚的人儿,亲自伸手扶起,笑的亲切,又亲近,“快起来吧!我这里没这么多规矩,柔妃妹妹不要太拘谨了。”

“谢娘娘。”柔妃林月儿抬头,带着怯怯的笑意,敬慕的看着贤妃。

贤妃看着柔妃那绝色祸人的脸蛋儿,还有那犹如处子般的娇怯姿态,眼神微闪,瞬息恢复如常,脸上笑容愈发浓郁,声音柔和,“柔妃妹妹这姿容,连本宫看的都快入迷了,怨不得皇上宠你。”

贤妃话出,林月儿脸色瞬时白了一分,眼里满是忐忑,敬畏,“娘娘…。”

贤妃看此,轻轻拍着林月儿柔嫩的柔荑,微笑道,“柔妃这样,让人看到了还以为本宫不容人呢?”

林月儿听了脸色更白了,整个人抖的犹如风中的叶子,瑟瑟发抖,声音发颤,“娘娘…娘娘赎罪,婢妾…。”

“呵呵…。月儿这是作何?你应该明白,你能得此盛宠,本宫是打心里高兴。”贤妃轻抚林月儿柔嫩的面容,笑的真切。

林月儿听了,眼里溢出泪花,感动,“娘娘…”

看着林月儿眼底的水色,贤妃眼底划过一抹暗色,脸上笑容却是不变,宛然一笑,“来,坐吧!”

“是!”

两人坐定,林月儿又恢复那娇娇柔柔的样子,不等贤妃开口,就乖巧的开口了,犹如闲话家常般,道,“娘娘,凤家凤郡王和蔺家芊墨郡主被皇上赐婚了呢!”

贤妃听了,看着林月儿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本宫听说了,没想到皇上会把芊墨郡主赐给凤郡王,想来很多人都出乎预料吧!”

林月儿点头,面上一派单纯,轻柔道,“昨日婢妾也觉得好奇,就大胆的问了皇上一句。皇上说,因为蔺芊墨是韩…。”林月儿说着,顿住,脸上染上懊恼,“婢妾有些想不起那人的名字了,好像是叫韩什么招的。”

“可是韩琪招!”

“对,就是他!”确定了名字,林月儿开心的笑了笑,一片纯真,“皇上说,因为蔺芊墨是他的外孙女,所以,国公爷才会选择她做郡王妃的。而且,这亲事其实在蔺芊墨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

贤妃闻言,眼眸微缩,“在蔺芊墨出生的时候就定下了?”

看着贤妃的神色,林月儿有些忐忑道,“皇上是这么说的…?”

贤妃眼睛眯了眯,情绪不明,“是吗?这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呀!”蔺芊墨和凤家十多年已经定亲,这事儿皇上对她竟然一个字都不曾透漏。沈蓉心里不由溢出一抹恼色,冰戾。

林月儿听了点头,深以为然,“确实挺让人意外的。”

“不过,国公爷在这个时候选择让皇上赐婚,更是让人出乎意料呀!”

“皇上说,国公爷在这个时候请皇上赐婚,好像也是为了兑现当年对韩琦招的承诺,凤家不做那背信弃义之事。所以,无论蔺芊墨是生是死,凤家该遵守的承诺,该给她的名分都会给她。死了,凤郡王守孝一年,活着,就迎娶她为凤家妇!”

沈蓉听了,轻轻一笑,淡淡道,“凤家果然不愧是凤家呀!”那话说的余音悠长,带着一股莫名的味道。是什么呢?…

林月儿不敢探究,只道,“皇上说,凤家最看重的就是规矩和承诺。”

闻言,贤妃垂眸,遮住眼底压抑不下的沉戾。皇上能说出这种话,看来对于这赐婚是未有任何不满了。蔺芊墨成为凤家媳…。

想到凤家的权势及其重要性,再想过去几年蔺芊墨对赫连珏的痴缠。还有她对蔺芊墨做的那阴晦之事…。贤妃手猛然收紧,眼底染上阴戾。

沈蓉虽神色未变,但林月儿还是敏感的察觉到贤妃情绪不对,既静坐了一会儿,就起身告退了。

林月儿离开,桂嬷嬷上前,体贴的给贤妃轻轻按着头。那恰到好处的力道,让贤妃感到舒缓了不少。

桂嬷嬷注意到这一微小的变化,轻声开口,“娘娘,现在该怎么办?”

“皇上圣旨已下,只能静观其变了。”

桂嬷嬷听了凝眉,“现在还找不到蔺芊墨,要是万一她没死,最后真的成了凤家的人,那…。”桂嬷嬷说这话,声音压得更低,几不可闻道,“娘娘,要不再派些人出去。”

贤妃没说话,静默片刻,才开口道,“打狗看主人,她现在挂上了郡王妃的头衔,本宫再做什么都不得不多思量了。”

桂嬷嬷听了理解,可因此也更加担忧,“娘娘,万一她要是活着该怎么办?”

“呵呵…。活着是她命大。但,就凭蔺芊墨那副尊荣,那个脑子,能不能守住凤家那份福气可就不一定了。”

闻言,桂嬷嬷表情一松,“是呀!老奴怎么就忘记蔺芊墨是个什么样的人了呢?”说着,呵呵一笑,“就她那模样,那愚笨的脑子。就是真的进了凤家又如何?到了那只要稍微做点什么,想找她的错处,还不是轻而易举的。恐怕那时凤家对她厌弃只会比娘娘多,而绝对不会比娘娘少。”

贤妃听着脸色却没松开多少,反而若有所思,道,“现在本宫倒是开始怀疑另外一件事了?”

“娘娘怀疑什么?”

“本宫怀疑当初,蔺芊墨当初或许根本就没有失去记忆!”

桂嬷嬷听了一怔,“娘娘何出此言?”

“不然,如果活着,为什么不回蔺家呢?毕竟,她就算忘记了过去所有的事,可离开前她也应该知道蔺家就是她的家,既然如此,活下来后最先想的不应该是马上回来吗?而她,为什么一直未曾出现呢?是因为记得那些事儿,知道讨不得好吗?”

“或许是离开的时候,蔺相对她说了什么吧!毕竟,蔺相肯定也是不愿意看到她回来的。所以,大概说了些吓唬她的话吧!”

“但愿如此吧!”

“娘娘,不必过于担忧了。玩儿手段,蔺芊墨没那个脑子。倒是三殿下,曾经让凛一过来说,让娘娘少参与蔺芊墨的事,不知道是不是那时殿下已经知道,凤家和蔺家定亲的事了呢?”

贤妃听言,眉头瞬时皱了起来,眼里溢出挫败,有些无力道,“本宫有的时候真是想不通珏儿到底在想些什么?”

桂嬷嬷听了赶紧劝慰道,“娘娘,殿下是皇子,就是应该这样才好。要是殿下什么都摆在脸上,那娘娘才该担心呢!”

“就你会说!”

“老奴说的是实话。”

蔺家

赐婚的圣旨一出,在蔺家瞬时就激起大浪,所有人都惊呆了。

人人嫌弃的蔺芊墨,忽然摇身一变成了郡王妃?这转变,一时让人有些无法接受。

女眷们都即可去了老夫人那里,孙女门顾不得矜持均眼巴巴的看着老夫人,胡氏率先开口,“老夫人,这是怎么回事儿呀?”

王氏看着下面的惊疑不定的媳妇,孙女,抿嘴,“怎么回事儿,圣旨上不是已经说了吗?”

“可…可怎么会是蔺芊墨呢?”要做郡王妃,也该是她女儿呀!怎么会是蔺芊墨那个又蠢又丑的?胡氏无法接受。

王氏白了胡氏一眼,嫌弃胡氏没眼色,就没看出她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吗?在这里问什么呀问,王氏脸色不愉,沉声开口,训斥道,“怎么说话的?这是皇上的旨意,你不满什么?”

王氏这么大的罪名压下来,胡氏脸色即可变了,赶紧道,“当然没有。”说着,满脸担忧道,“媳妇就是觉得的不安。毕竟,现在还没找到芊墨人,这定亲的事该如何继续呢?要是凤家来问,我们该怎么说才好呢?”

王氏听了眉头皱的更紧了,想到万一凤家来打探,王氏瞬时有种家丑外扬的感觉。就蔺芊墨做的那些事儿,没有一件是能拿的出手的。

怎么就是蔺芊墨呢?王氏也气郁的很。同时也觉得不明,凤家那是什么眼光呀!蔺家这么些好的女儿家不提,偏偏选蔺芊墨?国公爷是不是糊涂了呀?

“母亲,这事还是赶紧问问父亲吧!不然,等到凤家那边来人了,我们这边也好准备好应对的话呀!”

“这不用你说我也知道。”王氏不耐,摆手,“好了,我头都疼,你们赶紧出去吧!”

胡氏还欲说什么,被身边的蔺纤云拉了拉衣袖,制止了,“母亲,祖母累了,我们先回去吧!”说着,对胡氏打了个眼色。

胡氏看此,咽下要说的话,规矩的行了个礼,随着蔺家几个女孩一起走了出去。

人离开,王氏的脸色即可沉了下来,“钱嬷嬷,相爷可是在书房?”

钱嬷嬷赶紧禀道,“是,大爷二爷和少爷也都在书房。”

“都在,正好!钱嬷嬷扶我过去。”

“老夫人,这个时候过去,相爷恐怕会…。”

钱嬷嬷的话没说完,既被打断,“他不高兴,我还不高兴呢?这都是什么事儿呀!”说着,起身,钱嬷嬷看此,不敢在多说,赶忙上前扶住。

“韩氏呢?这么大的事儿,怎么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呀?”

“大夫人在院里闭门思过呢!”

老夫人听了冷哼一声,“没吃有事儿不是侍疾,就是思过。她可真是会找由头躲清净。”提到韩氏老夫人就是各种不满。

让大夫人思过不是您老的命令吗?不过,这话钱嬷嬷可是不敢说。因为她十分清楚,老夫人不高兴的时候从来都是不讲道理的。

书房

“皇上的圣旨你们都听到了?”蔺昦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几人。

蔺恒,蔺安等人赶紧应,“是,儿子(孙儿)都听到了。”

“那来这里做何?”

“父亲,儿子只是有些不明白,国公爷怎么会忽然向皇上求这样的旨意?”

“或许是因为韩琦招吧!”很多事,蔺昦不愿多说,面色生出更多是非。

蔺恒听了,恍然,可又有些疑惑,“可为什么偏偏是蔺芊墨呢?”如果不是确定蔺芊墨和凤郡王从未接触过,蔺恒几乎都要怀疑,她曾经跟凤郡王发生过些什么。

话出,蔺昦的脸色瞬时沉了下来,声音冷戾,“是芊墨让你觉得不安了?还是让你觉得不堪了?”

“不…儿子没有那么想。”就是有,蔺恒也得压下,哪里敢承认。只道,“儿子就是觉得有些太突然了而已。”

“什么都不要探究。你们只要记住皇上的恩德,国公爷的恩情就可以了。”

“是,儿子(孙儿)会记得。”国公爷这一求,可算是解了相府的危机了。皇上也总算是开了恩了,承认了蔺芊墨的身份,也算是既往不咎了。他们到此也算是真正的松了口气了。

“另外,你们也给我记清了蔺芊墨的身份。从今天起,她不但是我蔺家的嫡长女,还是皇上亲封的郡主,更是以后的郡王妃。对她,以后谁再敢存有轻视之心,口出什么诋毁之言,无论是谁,一律家法伺候,绝不轻怠!”

蔺昦这话出,蔺恒等人心里均是很不舒服。只是想到蔺昦那所谓的家规,就算心里再不舒服也不敢多说什么。

生生忍下,干巴巴应,“是!”

蔺安忍不住道,“可现在还没找到蔺芊墨人,这该如何?”

蔺昦听了,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带上些人,你亲自出去找找吧!”

蔺安听言神色不定,“爹,儿子倒是想,可没那个时间呀!”

“既然没有,就不要说那些多余的话。”

这怎么是无用的话呢?蔺安各种不满,可看着蔺昦那冷硬的表情,反驳的话终是没敢说出口。

“都出去吧!”

“是…。”

“老爷,老夫人过来了。”

这话一出,本欲出去的几个人,不由停下了脚步。

蔺昦淡淡道,“让她进来。”

“是!”

蔺恒等人也适时的站住不动了。

王氏被钱嬷嬷扶着走进来,见儿子,孙子都在且脸色均不是太好看。心里的不满涌出,抱怨的话不由脱口而出,“这蔺芊墨每次都闹得家里不得安生,真是不知道我蔺家造了什么虐,竟然生出这么个祸害来。”

那直白又直接的话出,蔺恒等人的脸色都变了,转头,同时看向蔺昦。

蔺昦看着自己的老妻,眼里的怒气不加掩饰,沉戾道,“王淑英,如果你看不上我蔺家的血脉,觉得我蔺昦的孙女让你丢人。那么,你,可以从我蔺家出去。”

这话一落,蔺恒,蔺安等人即可就跪了,“父亲(祖父)息怒!”

钱嬷嬷更是被惊的当即腿都软了,完全不受控制的跪在了地上。她预想到了相爷可能会不高兴,毕竟这些日子相爷冷戾到,已经有些骇人的程度。只是,她没想到,对老夫人也是如此,这一开口就是休!

王氏被震的傻眼,一时无法做出反应,只是瞪大了眼睛看着蔺昦,怔愣道,“老…。老爷,你刚才说什么?”离开蔺家?那是什么意思?

蔺昦什么都没说,起身,拿起大笔,刷刷几笔下去,写完,丢在王氏面前,宣纸飘落在地,同时那大大的休书,两字也映入所有人的眼帘,直刺的所有人眼睛有些发红,王氏脸白如雪。

“爹,你这是做什么呀?”

“父亲,三思呀!”

“祖父,请息怒!”

蔺昦面色冷戾的看着他们,毫不留情道,“子不教,妻不贤!一个完全没有怜悯之心的祖母,如何能教出懂得护犊子的儿子?对待自己的孙女,出口咒骂,从未关心,只想清除。这样的妇人,我蔺家留着何用?让她来教育孩子如何残害手足,血亲吗?张青…。”

“属下在!”

“给王氏打点行囊,送她回王家!”

“蔺昦,你…。你要休了我?”王氏终于回神,瞬时尖叫出声。

“娶妻娶贤,古话诚不欺我!”说完,冷冷的看了一眼王氏,眼中完全没有一丝情绪,无不舍,无痛恨。很平静,平静到,那眼神完全不像是在看跟他过了几十年的妻子,就如在看一个陌生人。

“张青,送人走!”

“蔺昦!”

“父亲…。”

“祖父…”

“爹…”

“谁再给我说一句,都跟她一起滚出我蔺家。”

这话出,一片静寂。所有人看着蔺昦,敢怒不敢言。也实在无法接受,蔺昦一夕之间这种极致的冷决。

王氏已经有些懵了,她不过就是说了蔺芊墨一句不是而已,而且还是一句实话。怎么就…。就忽然面临被休弃的下场呢?

看着蔺昦冷硬的面孔,王氏眼前阵阵发黑,胸口急喘,声音发,“蔺昦…你…你敢!”

王氏这话说的,蔺恒,蔺安几人有些无言以对了。这个时候认错还嫌不够,她还威胁?看来,母亲真是安逸的太久了,真是连一点眼色都看不懂了。

“哼!我蔺昦到了这把岁数,还真没什么不敢的。”说完,扫了他们一眼,抬脚往外走去。

“蔺昦,你给我站住。”王氏赤红着眼睛,伸手抓住蔺昦,“你为什么要休我?你凭什么休我?我王淑英哪里做错了你要这么羞辱我?”

蔺昦听着,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声音沉冷,低沉道,“凭什么?呵呵…。王淑英,过去的几十年你掌管后宅,都做过些什么。本相一清二楚,只不过顾忌夫妻情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但是,如果你还是不知收敛,继续这样跋扈莽撞。那么,我真的不介意把曾经那些旧事一一翻出来,摆在你的面前,告诉你,你都做错了什么?看看我有没有资格休了你。”

蔺昦话出,王氏面无人色。

蔺恒等人脸色同样难看到了极致。

“你…。我,我什么都没做过,我少污蔑我。”王氏青白着一张脸,不忘辩驳。

蔺昦听了冷冷一笑,伸手拉下她的手,转身走了出去。

王氏脚一软,瞬时瘫坐在地上。

看着王氏的样子,蔺安觉得头痛的厉害,“现在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只能让母亲去向父亲请罪,求父亲原谅了。”

“真是…。”蔺安心里憋火,看着王氏气急败坏道,“我不是都交代你了吗?这段时间爹他脾气很不好,让你少说些没用的话,免得惹了父亲不快,你怎么就不听呢?现在好了,休书都出来了,看你要怎么办?”

“母亲,你这个时候惹父亲,实在是太不应该了。”蔺恒也皱眉道。

“你…你们…”出了这样的事,自己的儿子不护着她,不劝慰她也就算了,竟然还训斥她。王氏一时心如火烧,心如刀绞,再也扛不住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国公府

这突然的赐婚,同样也在凤家引起了波动。但是,国公爷一句,欠韩琪招的。所有人都没再说一句。就算心里有什么,也全部埋在心里。

只有凤老夫人,对着国公爷有些担心道,“这事你对璟儿提过了吗?”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跟他说的着吗!”国公爷很是蛮横道。

凤老夫人听了,横了他一眼,毫不留情道,“当着凤璟的面,你最好也这样。”

“我一直都这样。”

“那每次吹胡子瞪眼的人不知道是谁?”

“谁?反正不是老子!”

“你呀!就嘴硬吧!但有些话我可是要说在前头。”凤老夫人正色道,“你给璟儿定下这门亲事儿,我是没什么说的,无论那些传闻怎么评价蔺芊墨的,我都不在乎。只要璟儿没意见,我就不会亏待蔺芊墨一分。但,如果璟儿实在是不喜欢,无论她是谁,你都得给我退了。”

国公爷听了,吹胡子瞪眼,“退了?你这老婆子说话越来越霸道了。这是赐婚,你以为是过家家呀!”

“哪怕舍弃一分兵权你也要给我退了。”

“你浑说什么呢?”

“老爷,我没浑说,也不胡说。”凤老夫人说着,脸上溢出伤感色,“璟儿这辈子被你折腾的够苦了,我不愿意看他苦上再加一分委屈。”

国公爷听着,头也耷拉了下来,面色沉重。

凤老夫人按了按眼角“就算是我这做祖母的自私吧!要是璟儿不愿意,那蔺芊墨我愿意认她做孙女,能护着的我一定护,不会让她遭受任何非议。”

国公爷听了眼神闪了闪,随即道,“这事儿我会看着办的,你先别瞎操心了。”说完,起身,大步窜了出去。

凤老夫人看着国公爷那明逃窜而出的样子,很是无奈,叹气,呢喃,酸涩道,“璟儿身体如此,就算是他愿意,他喜欢。又有哪个女人真心愿意陪他过一辈子呢?唉…总归要让他受委屈了。”

书房

国公爷回到书房,看着站在他旁边,老实研磨的小厮,一眼横过去,冷声道,“别装腔作势了!”

老公爷话落,小厮即可放下手里的东西,抬头,一张精致的小脸,映入眼帘,笑眯眯道,“国公爷安!”此人正是寻而不到的蔺芊墨。

这一抬头,国公爷满是嫌恶,道“嘴巴上那是什么?”

“胡子!”

“老子知道那是胡子,可怎么会长在你脸上?”

“我用头发沾上的。”蔺芊墨摸着精短的胡须,道“怎么样?不错吧!”

国公爷懒得跟她废话,直接道,“准备什么时候回蔺家?”

“凤郡王什么时候回来?”

“明日!”

“那我今天下午就走。”

国公爷听了看了她一眼,“老夫还以为,你会跟他谈谈?毕竟,他要是不满意这门亲事,纵然是有圣旨也是枉然。”

“凤郡王要是能谈的人,当初在历城的时候我就跟他谈了。”这话一出,国公爷眼睛一亮,总算有人跟他一样了,知道凤璟就是粪坑的石头了,又臭又硬呀!不过,这话国公爷可是不会说,再臭再硬那也是他孙子。

“他要是不满意,你就等着逃命吧!”

蔺芊墨听了,呵呵一笑没说话。腹诽;对于这门亲事,凤璟肯定不满意,不过一定会愿意。

看着蔺芊墨脸上的笑容,国公爷觉得心里各种不舒服,被一个小丫头算计的感觉实在不好。

想着,脸色就沉了下来,“蔺芊墨,别忘记了你答应过的事。”

“我就是忘记了,不是还有国公爷您吗?您老肯定是不会忘记的。”

“老夫自然是不会忘记,同时也会记着,你要是做不到将会承受怎样的惩罚?”

“您老放心,关于惩罚我一定铭记在心。”

“如此最好。”说完,转而道,“你准备如何回蔺家?”

“国公爷可有什么好的提议?”

“有也不说。”

蔺芊墨听了呵呵一笑,“也许,跟我不谋而合。”

国公爷听了,忽然好奇了,“你准备如何回去?”

“佛曰,天机不可泄露也!”

看着蔺芊墨那样子,国公爷忽然想到了凤璟,整个一下子不好了。家里又多了一个闹心的。

韩家

“娘,这么急着叫我过来,可是有什么要紧事?”韩暮云看着韩老夫人,道。

“先坐下吧!”

“好!”

韩暮云在韩老夫人的身边坐下,“娘,什么事儿呀?”

韩老夫人没回答,只道,“蔺芊墨还没找到吗?”

听到蔺芊墨的名字,韩暮云眼里染上厌恶,不加掩饰,不喜道,“还没有!”

“如果她死了的话,你决定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韩暮云一时无法明白,韩老夫人所指。

“关于和凤家的亲事,你觉得怎么办?”

韩暮云听着,眼神闪了闪,“娘,你想说什么?”

韩老夫人看着她,眼里染上一丝异样的强硬,低声道,“如果蔺芊墨死了,就让纤柔嫁入凤家吧!”

韩老夫人话出,韩暮云眼眸紧缩,心口微颤,“让纤柔嫁给凤璟?”

“对!”

“娘…。这怎么可以?你明知道凤璟的身体,怎么可以让纤柔受那种委屈?”韩暮云摇头,“不行,不行!蔺芊墨如何我不在乎,可柔儿不行。”

韩老夫人听了,沉沉一笑,毫不留情道,“韩毅谨的眼睛瞎了,人也算基本毁了。蔺芊墨是根本指望不上,如果你连蔺纤柔也舍不得。那你以后准备依靠谁?那些庶子庶女吗?”

韩暮云听了,脸色一暗。

“云儿,娘不想看到你老无所依,老了还受人欺负。”

“可…可柔儿,让她一辈子守活寡,她如何受的了?”韩暮云眼睛发涩。

“怎么会守一辈子呢?只要度过了眼前这个危机,到时候再让她和离不就行了!”

“娘,那里是国公府怎么可能容许柔和和离?”

韩老夫人无所谓一笑,“国公府再了不得,还能大过九皇爷不成?”

韩暮云闻言,神色微动,却没多少期待,“娘,你是说仰仗九皇爷?”

“嗯!”

“可九皇爷常年不在京城,又杳无信息,再加上他对暮烟也是不冷不热的。要借助九皇爷的势谈何容易。”

“九皇爷马上就要回京城了!”

韩暮云听了一震,“真的?娘是如何知道的?”

“你妹妹派人告诉我的。”

“确定没错?”

“确定,九皇爷的护卫亲自回来禀报的。你妹妹现在已经开始忙着清扫府邸,准备迎接了。”韩老夫人说着,溢出一声叹息,带着一抹安慰,“九皇爷回来,也算你妹妹这些年的委屈没白受。”

韩暮云听了点了点头,“希望这次妹妹能如愿。”

“一定会如愿的。”

韩暮云也希望如此,要是韩暮烟能受宠,那么她们就可以借助九皇爷的势了,再也不用受任何委屈了。

“夫人,夫人…。”匆忙的脚步,急促的叫声,打断了韩氏母女两个各自的思绪。

韩暮云转头,看着不听唤就冲进来的婆子,脸色难看,“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

“夫人赎罪,老夫人赎罪,是奴才莽撞了。”婆子喘着粗气道。

“何事如此慌慌张张的?”

“夫…夫人,您快回府吧!芊墨她回来了。”

“什么?”韩暮云及韩老夫人同时出声,掩饰不了的惊骇。

韩暮云沉声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夫人,芊墨郡主回来了,现在已经在蔺家了。”

“她…她竟然真的还活着。”韩暮云心里说不出什么滋味,不过,确定无喜。

韩老夫人压下惊色,淡淡道,“这样也好,这样也好。她回来了,凤家这门亲事儿就不用委屈纤柔了。”

韩暮云听了神色微动,脸色也随着好了一些,“娘,那我先回去了。”

“嗯!回去吧!回去后好好教导蔺芊墨,别让她再惹出什么麻烦。”

“我知道。”韩暮云说完,起身离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