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众人反应/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

贤妃看着桂嬷嬷,凝眉,“你说蔺芊墨回来了?她自己回来的?”

桂嬷嬷颔首应,“好像一路乞讨回来的,很是狼狈不堪,整个人都有些不成样子了。进蔺家的时候,不但被守门的小厮骂了,还挨了几下打。”

贤妃听了表情有些微妙,“她回来的倒真是时候呀!”

桂嬷嬷也是有些怀疑,“还真是不早不晚,恰是时候。”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一路乞讨回来,耗费半年倒是也正常。还有她那副乞丐样,也难怪出去出去那么多人都没找到。谁能想到她会沦为乞丐了呢!这么一想的话,除了一个巧,还真找不出太异常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贤妃才怀疑过蔺芊墨未回蔺家,有假失忆的嫌疑。这边,人就乞讨着回来了。这…。桂嬷嬷都觉得巧合的有点诡异呀!

要不是十分确定,贤妃这里绝对不会有蔺芊墨的人。她们几乎都要怀疑,蔺芊墨是得了什么准信儿了。要不然,怎么什么都做的这么恰到好处呢!

贤妃揉了揉眉心,心里莫名不安。国公爷忽然请旨,蔺芊墨刚好的回归,一切看起来都是顺其自然,理所当然。可偏偏一切又巧的那么让人觉得很不安。

凤蔺两家定亲十多年,偏偏在这个时候才宣召。蔺芊墨失踪几近一年,却在这最恰当的时候出现。

巧合,运气…。贤妃从入宫后就再也不相信的两样东西,都在蔺芊墨的身上发生了。她无法不怀疑。只是现在无法探究,也不是探究的时候。

压下心里怪异的感觉。贤妃看着桂嬷嬷开口,“三殿下在做什么?”

“殿下一直待在府里。”

“那就好。”贤妃说着,又不放心交代道,“一会儿你去一趟三皇子那里,告诉他,这阵子非万不得已最好不要进宫来。”

桂嬷嬷听了,一时有些惊讶,贤妃不是一直嫌三皇子进宫太少了吗?怎么现在…。

看出来桂嬷嬷的疑惑,贤妃淡淡道,“九皇爷要回来了。”

闻言,桂嬷嬷瞬时明了,躬身应,“老奴现在就去殿下府。”九皇爷回来,皇上这心情必定是好不到哪里去。这关头,自然还是少往皇上面前凑的好。

“嗯!去吧。另外告诉他,让他以后对蔺芊墨避着点。”

“是!”

现在蔺芊墨和凤家牵在了一起,三殿下自然是避着一些的好。免得什么都没做,还惹得了腥味,搞得凤家难堪,心生不愉。

蔺芊墨果然是个麻烦的存在。

蔺家

头发如草,完全无形;脸如黑垢,看不清五官;人若风扶柳,风吹既走!

这样一个蓬头蓬面,纤瘦如柳,隐隐还散发着一股怪味的人,竟然是蔺芊墨?

不信,怀疑,惊疑不定,嫌恶!蔺家所有人,包括下人,均是相同心态。所有人站在一定距离看着,无人靠近,一时也无人开口。

蔺芊墨静静的站着,看着一众面色各异的亲人。嘴角溢出一丝几不可见的弧度。这反应倒是正常,也在意料之中,甚至比想象中还好些,最起码没人对她丢鸡蛋。

要是她们见到她这个历劫归来的亲人,表现的激动,又欣喜,泪流满面的来迎接。那,蔺芊墨才会感到意外呢!就这样挺好。

就在这无声的僵持间,蔺昦,蔺恒,蔺安三个当家的男人匆匆忙忙回来了。

看到那狼狈不堪的蔺芊墨,蔺恒,蔺安两个人脚步不由停了下来。蔺昦脚步微微一顿,然后就疾步走了过去。率先走到蔺芊墨芊墨,站定,垂眸看着她,眼里同样带着一丝怀疑,不确定,“真的是芊墨?”

蔺芊墨抬头,在看到蔺昦斑白的头发后,挑了挑眉,声音有些干哑,“一年不见,祖父好像老了很多呀!”

开口既是不讨喜的一句话,蔺昦听着眉头却不由松开了几分,“真的是你!”

“祖父要不要再炖点参汤来试试?看看孙女身上还会不会起红点?”

这话一出,蔺昦已无怀疑,眼底溢出一丝真切的欣慰,脸上露出一抹浅淡的笑意,“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蔺昦眼里那抹欣喜之色,蔺芊墨看在眼里,有一些意外。

看了蔺芊墨一眼,蔺昦转头,脸上的笑意已收敛无踪,看着院子里的一众人,眉头皱了起来,“都愣着干什么?”

不愣着要做什么?是把人赶出去?还是把人迎迎进来?听着蔺昦这句轻斥的话,所有人依然怔愣无法做出反应。

“大夫人呢?”蔺昦看着眉头皱的更紧了。

这个知道不用犹豫,知道怎么回答。

“回相爷,韩老夫人身体突然不适,匆忙把大夫人叫回去了。”

听到婆子的回禀,蔺昦没什么表情,直接吩咐道,“你,带着几个丫头伺候郡主梳洗。另外告诉厨房那边马上准备饭菜。”

婆子听了蔺昦的吩咐,怔了一下,神色不定,相爷这是…。承认了这乞丐是芊墨郡主?

“我说的话没听到吗?”

蔺昦沉冷的声音一出,婆子一个激灵赶紧爬起来,慌忙道,“老奴这就去,老奴这就去…。”说完,起身,抬脚,忽然顿住,不知该往哪里去。

蔺芊墨的院子在她离开后不久,大爷和老夫人就分给了大小姐住。现在,在蔺家可以说根本就没有蔺芊墨住的地方。

“相…相爷,郡主她…她要歇息在哪里?”婆子硬着头皮问。

婆子的话一出,蔺相微微一愣,忽然想到什么,抿嘴,沉声道,“带郡主去柳园!”

听到蔺昦的吩咐,不少人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微妙。

婆子闻言一惊,柳园?那可是僖娘娘未进宫前的院子。老夫人一直都留着没舍得让任何一个小姐住进去,就怕破坏了里面的陈设。老夫人留着,就是想着僖妃娘娘要是什么时候万一能回来省亲了,看到她的以前住过的院子保持的这么好肯定高兴。

那院子,就是老夫人讨自己女儿高兴的一个存在。而且,这僖妃娘娘这一眼怀念,还有可能一辈子都看不到。可老夫人愿意留着,这后院中谁敢违背。

“赶紧去!”

“是!”婆子慌忙应,疾步走到蔺芊墨的身边,躬身道,“郡主,请随老奴来。”

“嗯!”

蔺芊墨在前,婆子随手点了几个丫头,跟在一侧往柳园而去。

蔺恒上前,看了蔺芊墨的背影一眼,皱眉,对着蔺昦,低声道,“父亲,她真的是芊墨吗?”

蔺昦听了,冷哼一声,“自己的女儿都认不出吗?”

“芊墨我自然认的出,可她…。不太像!”蔺恒凝眉,“父亲,此事儿非同小可,可容不得一点虚假!”

“是呀!爹,这事儿可是马虎不得。要是弄错了,我们倒是无所谓,可凤家那边我们可是吃罪不起呀!说不定就连皇上那边也…。”蔺安没说完,可意思却很清楚。

女眷们不敢轻易开口,可也均是满脸担忧的看着蔺昦。

蔺昦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们一眼,“人心我看不透,可我自己的孙女我却还能认的出。”说完,大步往柳园走去。

蔺昦如此,让所有人都感觉很是憋闷。这刚愎自用,真是到了一个极致了。

“现在怎么办?”蔺安看着蔺恒皱眉,心里更是憋火,都是他这个女儿惹出来的祸端。接二连三的搞得麻烦不断不说,连带的自己的老父都跟着变得不可理喻了,不惩那惹事儿,反而专门折磨他们这些无辜的。真是,这是什么道理吗?

可惜,现在这些话蔺安憋的心口疼,却不敢说。万一传到蔺昦的耳朵里,遭罪的还是自己。想着,蔺安也懒得听蔺恒的回答了,一甩袖子梗着脖子走人了。日子过的太憋屈了。

蔺安一走,二房的男儿,女孩,包括胡氏都随着走开了。

蔺恒看着院子的剩下的人,面无表情道,“都该干什么干什么吧!”说完,自己也去了正院儿。

二姨娘孟怜儿见蔺恒连看她一眼都没看,就往正院走去。抿了抿嘴,表情有些不好看,却什么都没说,转身往自己的院子而去。

蔺纤涟,蔺纤雨对视一眼,没说话跟着二姨娘离开了。

主院儿

蔺老夫人自打看到蔺昦那封休书,又被蔺恒等一气,在书房昏迷后,就一直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不是抹泪,就是哀嚎。那么强势的老夫人忽然变成这样,搞得后院的人,都以为老夫人癔症了呢!当然知道内情的钱嬷嬷除外。

“老夫人,相爷肯定就是一时心情不好说说而已。所以,您可要放宽心,那没影儿的事儿可别太搁在心里了。”

“老夫人您看,大爷和二爷不是都已经向您请罪了吗?你可别揪着心了。”

“老夫人,相爷他可是什么都没再说,老奴就说相爷不过是一时心情不好吧!”

在钱嬷嬷不遗余力的劝说下,再加上蔺昦也真的没再说什么。王氏提心吊胆了几天,哀嚎了几日后,终于算是缓过来了。

这不刚缓过来,就听到这么个消息。

“你说什么?蔺芊墨回来了?”

“是的,老夫人!”

“相爷还让她住进了柳园?”

“是的,老夫人!”

这一问一答结束,老夫人没声了。钱嬷嬷觉得这反应,很不符合老夫人。疑惑抬头,一看,昨日还躺在床上半死不活,寻死觅活的老夫人,这会儿已经麻利的从床上窜了下来,吊着眉毛,精神气十足,一副斗架姿势。

钱嬷嬷看着一惊,“老夫人您这是…。?”

“我王淑英这辈子还没被人这么欺负过。蔺昦他欺辱我也就算了,没想到他现在连对自己的女儿也是如此。把婉儿的院子让那个蠢货住,他怎么想的出来。”王氏咬牙切齿,狠狠道,“蔺昦他现在明摆着是纵容那个傻子压在我头上,我要是连这口气都忍下了,以后我在蔺家还有什么立足之地。”

“老夫人您先别急,相爷让她去柳园肯定是暂时的。等到把空闲的院子收拾出来,柳园那里就是老夫人不说,相爷也是不会让她住进去的。”钱嬷嬷赶紧劝解道。

可王氏那里是她一个奴才能劝的住的。

“暂时的也不行,我女儿的东西,哪里是她一个贱货可以碰触的。”说着就要往外走去。

钱嬷嬷看此,心里满是无力,嘴巴发苦,老夫人这算是典型的记吃不记打吗?这是看着休弃的事情过去了,人就又张扬起来了吗?

看着这样的老夫人,钱嬷嬷忽然觉得,芊墨郡主那么蠢也不是毫无原因的。根在这里呀!

无声叹气,作为奴才,还得劝,“老夫人,您冷静一下呀!现在相爷也在柳园,您这过去,相爷肯定会不高兴的。”

这话出,王氏的脚步顿了一下,可也就是一下,随即冷笑道,“他在又如何?哼,我可是僖妃娘娘的母亲,他蔺昦就是想休我,那也得僖妃娘娘愿意才行。”说着,王氏忽然更有底气了,背都挺直了,走起路来简直是脚下生风呀!

钱嬷嬷听到王氏的话倒是愣了一下,神色惊疑不定。心里暗暗称叹;没想到老夫人在哀嚎的时候,这脑子也没闲着呀!竟然都想到用僖妃娘娘来压制相爷了。老夫人可真是…还是想先禀报大爷,二爷吧!他们可是特意交代过的,如果老夫人再闹什么事儿的话,就赶紧禀报。

凤家

凤璟到家,看着国公爷多余的话一句不说,直接道,“请旨的事是怎么弄出来的?”

“嘴巴说出来的。”这答案,绝对的无赖。

凤璟却是眼帘都未抬,因为已经习惯,只是淡淡道,“她是九爷中意的人,你应该知道。”

“知道又如何!凡事先来后到,给蔺家丫头先定亲的是你,九爷他再心仪也是后来者。”这话说的,好像很有理。

凤璟眼帘微抬,转眸,看向国公爷,清清淡淡道,“蔺家丫头?”

这清淡的语调,国公爷眉心一跳,抿嘴,“我一直都是这么叫的。”

“欲盖弥彰!”

“老子懒得跟你说。”

“她说了什么,让你答应了这次赐婚。”

“什么都没说!”

话出,国公爷眼里溢出懊恼。凤璟挑眉,“果然见过了!”

闻言,国公爷瞬时跳了起来,满脸不愉,“老子最烦跟你说话!”

凤璟完全无视国公爷的怒火,轻抿一口杯中茶,淡淡道,“她倒是够大胆。竟然躲在国公府。”

“胆子太小的人,老子还看不上呢!”

凤璟对国公爷的傲气视而不见,静默,一杯茶饮尽,开口,“日子定在什么时候?”

“什么日子?”

“成亲的日子。”

国公爷:……他最烦跟凤璟说话,因为总是显得他脑子不够用。

国公爷大为不满,“你刚才说一副不满样儿?现在又忽然问日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想逃婚,还是想杀妻?”

“选最近的一个日子,尽快成亲!”

国公爷听了,表情变了,带着一股贼匪之气,“看你这亟不可待的样子,难道说…。?”眼里溢出期待。

懒理他的猥琐,凤璟面色浅淡道,“速战速决,免夜长梦多,多出是非。”

九皇爷对蔺芊墨的心思,皇上现在还未探究到。但是,就九爷那强势的秉性,还有那潜藏入心的阴寒,残酷。他对蔺芊墨本就存了势在必得的心,现在无法如愿,他如何会轻易放弃。

哪怕是为了颜面,还有自尊心,他也绝对不会容许蔺芊墨先舍他,而投入蔺家。

不放弃就一定会有动作。那个时候皇上肯定就会察觉到。等到那时,皇上如何会放过离间九皇爷和凤家暗斗的机会。鹬蚌相争,胜也是败!

“让祖母准备好下定的东西,就近选一个日子去蔺家下定。然后,准备成亲。”凤璟一锤定音,一切定。

“你就这么急?”国公爷问着,眼睛不断在凤璟某处看。

被一个男人,哪怕是自己的祖父,如此毫不掩饰的窥探,纵然凤璟再清淡的一个人,此刻也有些肉痛了。抿嘴,豁然起身离开,

国公爷站在后面,盯着凤璟的背影,若有所思,心怀期待。

当晚,凤璟拿到了国公爷送来的厚厚的一本书。打开,满满的人物画映入眼帘。男子身无衣,女人身无褛。

凤璟看了一眼,眉头不经意的皱了起来,却没丢开,快速的翻看,并偶尔拿笔在上面写点什么。一炷香的时间,书翻完。

“凤和!”

凤璟开口,凤和闪身出现,“郡王!”

“把这个给国公爷送去。”

“是!”

“另外再给国公爷带句话…。”

书房

国公爷拿着书,神色不定的看着凤和,“你刚才说凤璟那小子看完了?”

“是!”凤和颔首应,并道,“君王说;他学习了一遍。让您老也最好再温习一遍。”

这话,国公爷脸色黑了一分,摆手,“赶紧消失。”

“是!”

凤和离开,国公爷满怀期待的打开书,然后脸色顿时黑如锅底。

每一页各种挑剔之后,又写上了佛语!国公爷看着,气个仰倒!

柳园

蔺芊墨被人伺候着梳洗。蔺昦在外面静坐等候。

看着蔺相,院中的人心里都是七上八下的。总觉得相爷对蔺芊墨的态度转变的太突然,也太过看重。素来都是晚辈候长辈,何曾有长辈候着晚辈的。更别提蔺昦还贵为相爷。

难道都是因为蔺芊墨突然成了郡王妃才会如此的吗?因为有了那份尊贵的头衔,所以,相爷对她犯过的错才会既往不咎,反而对她表现出来看重一态了?

下人们心思不定。不过,无论蔺相是如何想的。有了他这份看重,她们这些做奴婢的,对蔺芊墨就怠慢不得,不然可是逃不了好处。

“祖父!”

清淡的女声响起,蔺昦抬头,看清眼前人。蔺昦微微一怔。

眉若远山,鼻若琼林,眸如墨,面如玉,灵动的五官,娇俏的脸孔。

五分精致,三分冷清,二分俏皮,组合在一起,溢出一种别样的娇憨与凉薄,矛盾却又令人惊艳。

蔺芊墨如此模样,让蔺昦意外。而院中的下人却是掩饰不住的惊讶,还有惊艳。

没想到蔺芊墨瘦下来以后会这么好看。比蔺家所有的小姐都好看。当然,也就是相比蔺家小姐,要是跟整个京城的小姐相比较的话,蔺芊墨依然称不上最,但也绝对是其中翘楚。更重要的是,她身上好像有着其他小姐都没有的一种气质。是什么呢?婢女们说不上来,只是觉得有些特别的东西。

“就放这里吧!”

“是,郡主!”下人们把桌子摆在蔺昦跟前,把饭菜摆上,躬身退了下去。

“等一下!”

“郡主,还有什么吩咐?”

“给相爷拿一壶酒来!”

婆子听了,不由转头看向蔺昦。

蔺昦面无表情道,“没听到郡主吩咐吗?”

“是,是…。老奴这就去。”

看着婆子颤颤巍巍的背影,蔺芊墨笑了笑,“祖父,一年不见你这脾气可是见长了呀!”

蔺昦这段时间神经绷的很紧,现在忽然听着蔺芊墨这不敬不畏,随意,家常的话,突然就有一些不不知该如何回应。

静默片刻,才开口,道,“这些日子你受苦了!”

蔺芊墨闻言,眨了眨眼,神色莫测,“祖父,您什么时候也会说这种煽情的话了?”

蔺昦垂眸,动了动嘴,没说话。

蔺芊墨看此,抿嘴一笑,也不多说,给蔺昦夹了一筷子菜放在他面前,“祖父,您吃!”

蔺昦看了没动。

蔺芊墨看了一会儿,见蔺昦没有要吃的意思,叹了口气,自己夹了一筷子放入嘴巴里,“这第一筷子一般都是试毒的,祖父既然不吃,那就我来试吧!”

这话说的,蔺昦忍不住眉心跳了跳。第一筷子是试毒的,所以她才会先给他夹一筷子?

忍不住瞪了她一眼,“一年没见,你还是这么混账!”

蔺芊墨听了咯咯笑了,“这话莫名顺耳多了!”

蔺昦嘴巴抽了一下,这是个欠骂的!

“相爷,酒!”

“来,给我。”

“是,郡主!”

“你们都下去吧!”

有了刚才的例子,下人们对蔺芊墨的话不敢再迟疑,转身,都退了下去。

蔺芊墨给蔺昦倒了一杯酒,给自己倒了一杯水,举杯,“恭贺我大难不死,依然健在。也恭贺祖父家宅安,福寿全!来我们干一杯!”

看着蔺芊墨那举杯的豪爽之气,蔺昦面皮抖了一下,“这是一个女孩家该做的?”

“可这话前面一句最合适我说,后面一句你最顺心。其他的你就暂且无视吧!我一年颠沛流离,你一年提心吊胆,这一杯下去,大家都安了!”

蔺昦听了,看着她,静默了一下,什么都没再说,端起面前的酒,“来,干!”

“干!”

一老一小,一口闷。

放下酒杯,有那么一瞬间,蔺昦感到喉头发紧,蔺芊墨没说错,这一年他都在提心吊胆,蔺芊墨的事就如悬在头上的一把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以什么方式掉下来。那种随时面临灭顶的感觉,滋味实在不好受。

现在蔺芊墨归来,又成了郡王妃。对于蔺昦来说,头上这把剑总算是移开了,这一刹那的放松,才让蔺昦发觉他过去紧绷的有多疲惫。

蔺芊墨扫了一眼蔺昦微红的眼眶,差不多知道他在想什么。劝慰的话,安慰的话,不如沉默。想着,蔺芊墨低头开始吃饭。

吃了一会儿,见蔺昦表情恢复如常,指着桌上的菜,开口,“味道不怎么样!”

“还嫌弃?看来你还是没苦够!”

“我苦的是心,不是嘴!”

蔺昦闻言一窒,看着蔺芊墨纤瘦的样子,不由叹了口气,“不喜欢吃,明天我给你换个厨子。”

蔺芊墨听了眼睛一亮,“我不喜欢就可以换?”

“一个厨子,我蔺家还换的起。你现在是郡王妃了,在我蔺家可不能委屈。”

蔺芊墨听言,眨巴眨巴眼,看着蔺昦,深以为然很是赞同道,“虽然这关心,表达的处处透着别扭。不过话倒是没说错。我是准郡王妃了,如何也不能受委屈。不喜欢的自然要换掉。”

听到蔺芊墨的第一句话,蔺昦就别开了脸。跟这丫头说话,还是那么让人不适应。大概他接触的都是说话拐弯抹角的含蓄人,忽然面对这么个说话直接的,蔺昦暂时无法适应。

“祖父!”

“废话少说,赶紧吃饭!”

“这是正事儿。”

“说!”

“其实,我也不喜欢我爹。这个,可以换掉不?”

蔺芊墨话出,本以为会得到一冷眼,没想到蔺昦竟然没多大反应道,“想换就去换。”

这话说的那个淡定,淡定的,蔺芊墨觉得这是一种冷威胁。轻咳一声,嘿嘿一笑,“比起蔺大人对我的不喜,我的算是小巫见大巫了。”

蔺昦听了什么都没说,因为没什么可说的。因果循环,种什么因得什么果。蔺恒对蔺芊墨如此,还要她敬爱有加,太难!

“祖父,蔺毅谨呢?好像没看到他!”

蔺芊墨话出,就清晰的看到蔺昦的脸色暗沉了下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