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身残眼瞎,都因你/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的话,得到的回应是一片沉寂。

这种沉默,无声的说明了蔺毅谨遭遇了某种事情,很有可能还是不好的事。

“还活着吗?”

这清淡的声音,轻而易举脱口而出的话,让蔺昦面皮紧绷,看着蔺芊墨眼眸发沉,染上一丝恼意,“自然还活着!”

蔺芊墨听了,点头,淡淡道,“活着就好!”

那随意,清冷的样子,让蔺昦心里觉得不是滋味,“他是你哥哥!”

“是个好哥哥!”

“你知道就好!”

“一直知道。”

看着蔺芊墨那清清淡淡,没心没肺的样子,蔺昦神色有些复杂,因为他实在是看不出,她对蔺毅谨是否在意。如果在意,那么那种生生死死的话,怎能轻易就脱口而出。可如果不在意,为什么她回来后,谁都不曾问起单单就问了蔺毅谨!

“人现在在哪里?”

“以后再说!”

蔺芊墨听了看了蔺昦一眼,低头继续吃着她的菜,蔺昦不说,她也不问,反正总归是会知道的。

沉默间,张虎忽然出现,低声禀报道,“相爷,大爷,大夫人,大公子,大小姐,三小姐还有四小姐过来了。”

蔺昦听了没什么反应,蔺芊墨拿着筷子的手却不由顿了一下,垂眸,看来蔺毅谨是真的出什么事儿了!不然,不会所有人都来了,单单他没出现。就算是对她不再关心,可总归也会一份好奇,探究一份真假。

毕竟,她现在不但是芊墨郡主,还是郡王妃。这身份容不得一丝差错,探究她的真伪很有必要。如若要探究,自然是要找一个最熟悉她的人。而在蔺家要轮对蔺芊墨最熟悉的那个人,非蔺逸谨莫属。可现在这个人却没出现…。

“如果不想见,就让他们离开。”

蔺昦开口,蔺芊墨抬头,轻轻一笑,“父亲,母亲,兄长姐妹,亲密的一家人,多大的缘分呀!怎么能不见?”

带笑的模样,丝毫看不出欣喜,也意外的看不出愤恨或其他。不喜不恨,犹如陌生人。蔺昦看着蔺芊墨的表情,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该庆幸有那样的父母,她没有心存恨意吗?

无声的叹了口气,“叫他们进来吧!”

“是!”

张虎出去,不会一会儿,蔺恒,韩暮云等人走了过来。

进入院子,看到蔺昦竟然在外用饭,不由一愣。而在看到坐在蔺昦对面的女孩儿时,均是一震…。

蔺恒眉头皱起,情绪不明。

韩暮云定定的看着蔺芊墨神色不定。

蔺毅慎神色不变,眼里却还是露出了惊色。

蔺纤涟脸色微白,惊异不定。蔺纤雨眼眸瞪大,难以置信中透着排斥。蔺纤柔眉头皱的紧紧的,嘴巴紧抿,厌弃不变。

女人天生相同,却又相克。她们天生喜欢美好的事物,可同时又下意识的排斥,超越自己本身的美好人事。

现在看着蔺芊墨,敌意顿生,那股不喜,尤胜往昔。以前她们不喜欢蔺芊墨,有一大大部分是因为她的身份。

比相貌,比才德,蔺芊墨跟她们比简直就是尘中埃!

但比身份,比尊贵,蔺芊墨却是天上云,而她们却是地上泥!

这对比极端的讽刺,让人心生不甘,故对蔺芊墨无法喜欢。但,她的蠢笨又让她们觉得莫名的平衡。感觉,这世界上果然不会什么好事都让一个人全占了。没有一个好脑子,没有一个好模样,纵然给了她一个尊贵的身份,也同样是枉然。成笑柄,被驱离,那就是最佳的例子。

蔺芊墨的凄惨,让她们觉得心情舒畅,觉得无比平衡。然,现在这种平衡却要被打破了。蔺芊墨竟然变了一副模样,样貌超过了她们。这,如何能接受。

“祖父,这是芊墨姐姐吗?”蔺纤雨率先忍不住开口,简短的一句话,无一个多余的字,却把怀疑表现了个清楚。

蔺芊墨脸上带着淡笑看着蔺纤雨,没说话!

蔺昦开口,声音硬邦邦,“不是芊墨姐姐!”

这话…。几个人听着神色不定。

“父亲,这是何意?她不是芊墨吗?”蔺恒凝眉问答。

肯定不是蔺芊墨,蔺芊墨可是个丑八怪!跟眼前人这人可是一点都不像。除了韩暮云其余人均是这样想。

蔺昦看着他们,面无表情,“她是芊墨郡主!”

一句话,所有人一怔,而后恍然,面皮均是有些僵硬。蔺昦这话,可是要她们向蔺芊墨行礼吗?

蔺芊墨垂眸,蔺昦的维护让她有些意外。不过,就算有所图,她也要变成相互获益。有蔺昦出面,她倒是很愿意避其锋芒,做个纯白的芊墨郡主。

“怎么?我说的话没听到吗?”

蔺昦声音沉下,以蔺毅慎为先,蔺纤涟,蔺纤雨随后,对着蔺芊墨屈膝行礼,“芊墨郡主安!”

“我们都是一家人,不必拘礼,快起,快起。”蔺芊墨笑眯眯开口,透着满满亲近的味道。

“谢郡主!”

蔺纤柔绷着脸盯着蔺芊墨,倔强的不上前,不行礼。

蔺昦看着凝眉。

蔺芊墨倒是完全不在意,对着蔺纤柔摇了摇手。

蔺纤柔面露冷笑。

蔺恒见蔺昦面色不好,适时开口,“郡主,可还记得为父?”这是一句问话,这也是毫不掩饰的探究。

蔺芊墨宛然一笑,“离开前的一面之缘,女儿还没忘记。”

闻言,蔺恒面色一僵。

韩暮云看着蔺芊墨不说话。其余人是碍于蔺昦不敢轻易开口。

没人说话,气氛一时沉寂。

“如果没事了,就出去吧!”

什么都没问到,什么都没探到,都还没确定,就先给来了个下马威,给人家请了个安。这算什么事儿嘛!

心里觉得憋闷,却不敢多说,乖乖的离开了。蔺恒看了一眼蔺芊墨,犹豫了一下,最终也没再说什么,转身也走了出去。看来这事儿还是单独找蔺昦谈比较好。

所有人离开,蔺昦坐了一会儿,也站了立起来,“你刚回来,好好休息一下。其他的,你不用管。”

“那就有劳祖父费心了。”

“嗯!”

蔺昦离开,蔺芊墨把玩着杯子,静静的坐着,不言不语。

不远处的下人看着,犹豫着要不要上前伺候。因为这芊墨郡主实在是陌生的厉害。不但是样貌,还有这秉性,好像也过去完全不同了。

以前的芊墨郡主咋咋呼呼的,哪里是个能坐的住的主儿。而且脾气好暴躁的厉害,人也虚荣的紧。可现在…。娴静的异常,脾气看起来也柔和的很。

这差异…她们不敢轻易巴结呀!万一弄到最后是个假的。那,她们一番讨好,最后成了笑话不说,还会无形的得罪不少主子。这冒险的事儿她们不敢轻易去做。

*

“你怎么看?”蔺恒看着韩暮云直接了当问道。

韩暮云神色淡淡,毫不迟疑点头,“是她!”

听言,身后的几个人脸色不由都有些一些改变。蔺恒凝眉,“你可看清楚了?她现在这副模样,你真的确定她是蔺芊墨?”

韩暮云看了蔺恒一眼,面色寡淡,“她现在这副模样,跟九皇妃有三分相似。”

蔺恒对这话有些不以为然,“天下相似的人何其多,光凭这一点,无法让人确信。”

“老爷如果还有怀疑,可以问问刚才伺候蔺芊墨梳洗的婆子。”

“问什么?”

“蔺芊墨的背后有一个拇指大的胎记,从出生就有且一直未消。”韩暮云说着,顿了一下,几不可闻道,“她离开前受了伤,如果她就是蔺芊墨的话,那么胸前应该会有伤疤。这些,老爷都可以问问那些婆子,亲自确认一下。”

“我知道了!”说完,又回转了回去。

对于蔺恒的离开,韩暮云脚步都未停一下,目不斜视往前走去。

蔺毅慎,蔺纤涟兄妹三人,顿住脚步,看韩暮云走远。蔺纤雨再也忍不住开口,“大哥,那个女人真的是蔺芊墨吗?”

蔺毅慎没回答,对着蔺纤涟道,“你带着纤雨先回姨娘哪里吧!”说完,向着蔺恒刚去的方向走去。

“姐…。”

“回去再说!”蔺纤涟低语一句,打断了蔺纤雨的话。

*

正院中,蔺纤柔看着韩暮云,问出了同样的问题,“娘,她真的是蔺芊墨吗?”

“对,她是蔺芊墨!千真万确。”语气比刚才对蔺恒讲的时候,更加肯定。

蔺芊墨的样貌的变化确实让韩暮云感到吃惊。然,她却十分确定那就是蔺芊墨没错。有的时候虽然很不想承认。但,蔺芊墨是从她的肚子里爬出来的却是不争的事实。所以,她就算是再不喜欢蔺芊墨,就算吃惊于她的变化,却仍然不会认错她。想想还真是讽刺。

“她那个样子怎么可能是蔺芊墨?娘,你真的没搞错?”蔺纤柔有些激动。

韩暮云听了,看着蔺纤柔,眼底划过一抹了然。伸手,握住蔺纤柔的手,柔声道,“柔儿,她变成什么模样都于你无碍,你始终都是娘最宠爱的女儿。”

蔺纤柔听言,脸色好看了很多,但心里的不忿却是一点儿没减,“娘,女儿只是觉得心难平。因为她,娘受到了多少委屈,女儿受了多少白眼,还有哥也都是因为…。”

“好了,别说了!”蔺纤柔的话被韩暮云厉声打断,眼底漫过愤怒,痛色,面色沉暗。

“娘…。”

“柔儿你只要记住,蔺芊墨回来对你来说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儿就行了。”

蔺纤柔闻言,眉头瞬时皱了起来,“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以后再告诉你,好了,你回去歇着吧!娘也累了。”

“娘…。”

“四小姐,走吧,老奴送您。”韩暮云身边的吴嬷嬷,轻声开口,“夫人她累了!”

蔺纤柔听了,带着疑惑和不甘,悻悻的走了出去。

走出去,却并未回自己的院子,反而折回来柳园。

二姨娘院

二姨娘孟怜儿听完蔺纤涟对蔺芊墨样貌的藐视,除了有些意外,倒是没有多惊讶。

看着孟怜儿平淡的反应,蔺纤雨有些疑惑了,“娘,你就不觉得很吃惊吗?”

孟怜儿淡淡一笑道,“你们还小可能有些事儿不太记得了。但是我却记得清楚。其实,蔺芊墨从来长的就不难看,小的时候也是粉雕玉琢的,眉眼很是漂亮。只是后来…。”

说着,眼底划过一抹异色,顿了一下才道,“只是后来身体不好,吃了太多的补药,才会变成那副肥胖样。现在吃了些苦瘦下来了,倒是因祸得福恢复到本来模样了。”

蔺纤涟听着,却莫名觉得自己姨娘的话里透着一股别样的味道。

蔺纤雨听了瘪嘴,脸色不好看,“娘,你怎么反而还夸起她来了?现在还不确定她是不是呢?”

“既然相爷已经承认了,那就不会有错。”

“那可不一定。”蔺纤雨对于蔺芊墨那副样子,总是有些无法接受。

孟怜儿淡淡一笑道,“其实,她回来没什么不好。她做了郡王妃,于你们也算是好事。”

蔺纤涟眼帘动了动,“娘你的意思是…。?”

蔺纤雨不以为然,“我看不见得,她做了郡王妃,就她那性子一定会惹出更多的祸来。到时候没得更拖累我们。”

猛怜儿听了眼神莫测,眼底溢出复杂,“凤家那样的人家,就算蔺芊墨闯了什么祸,也无人敢说她一句,还会更加恭着她。”

“姨娘,凤家真的这么厉害?”蔺纤雨抿嘴问。

“呵呵…。连皇家都要敬三分的人家,不是厉害两字足以形容的。”

蔺纤雨听了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蔺芊墨闯了那么大的祸,回来不但什么事儿没有还做了郡王妃?老天实在是不公平!”

蔺纤涟却很淡然,轻轻一笑道,“她这郡王妃也不过是个名头。恐怕一辈子都是有名无实!”

“什么意思?”

“关于凤郡王的传言你都忘记了?”

蔺纤雨听了一怔,瞬息眼睛大亮,喜不自禁道,“对呀,我怎么就把这茬给忘记了呢?凤家纵然有千般好,可凤郡王却是个无法行…。”

“好了,别什么话都给我往外吐落。”猛怜儿嗔怒的看着蔺纤雨,“你也不小了,说话怎么还是没个注意的?”

蔺纤涟此时已经是被蔺纤雨差点脱口而出的话给羞红了脸,垂首,满满的不自在。

蔺纤雨脸色也有些发红,“娘,我这不是一时忘形了吗?以后不会了!”

“你呀!这种话怎么…。”孟怜儿说着,见两个女儿娇红的脸颊,女儿风情尽显的娇态,还有那不自在的样子。眼神闪了闪,最终没再继续说下去。无声的溢出一声叹息,女儿是真的大了。

“好了,姨娘不说了。不过有一句话,你们记住。”孟怜儿看着她们神色转为郑重,“对于蔺芊墨切不可再和从前一样了。她现在有了准郡王妃的头衔,又得了相爷的维护。就这两点,不管你们愿意不愿意都不能再轻易得罪了她,记住了吗?”

“姨娘,我们记下了。”

“知道了姨娘。”蔺纤雨回答的心不甘情愿。

“以后你们不但不能怠慢她,还有尽力和她搞好关系,多恭维着她。”

“姨娘,你这也太难为我们了吧?”蔺纤雨嘲讽道,“就算我们想恭维她,蔺芊墨也得有让我们恭维的地方呀!”

“雨儿,您心里是怎么想的姨娘都知道,也不拦着你。但是,表面上你对蔺芊墨不准有一丝的不敬,逾越。”

孟怜儿说着,眼里溢出不忍,心疼,然而更多的却是无奈,“涟儿,雨儿,你们已经到了议亲的年纪,过去一年如果不是因为蔺芊墨的事情在这里吊着,让京城的人对蔺家起了退避,观望的心。或许,涟儿的亲事儿已经定下来。不过,现在也不晚,应该说刚刚好。”

蔺纤涟听着,低头,遮住眼底的苦闷。她已经十六了,这个年纪在京城还没议亲的女儿家哪里有。恐怕也就剩下她了。想到每次出门,外面那些人看她的眼神,蔺纤涟都觉得心里发苦。一切都是被蔺芊墨连累的。可现在,说不得她还的借她的势来寻求一门好亲事。

看着蔺纤涟,孟怜儿柔声道,“过去蔺芊墨不成器,空有郡主的头衔,却什么也帮衬不了你们,反而让你们也跟着受了不少的委屈。可现在不同了,她是郡王妃,这不止是蔺芊墨的一个身份,这还意味着蔺家和凤家有了无法割舍的关系。有了这一层,那么,那些试图和凤家牵扯上的人,却门路的人,就一定会另辟它途。而蔺家,还有你们,就会跟着进入那些高门人的眼中。等到那时…。”

“雨儿,涟儿,你们只要好好表现,就绝对不会再比那所谓的嫡出差任何东西。”

孟怜儿话落,连蔺纤雨的眼睛都亮了,无法掩饰的激动,期待,“娘,你说的是真的吗?我们真的可以…。?”

“嗯!真的!”

蔺纤涟心里也起了波动,整个人也不由放松了下来。是呀!为了自己的姻缘,为了以后的富贵,安逸,为了再不用看人眼色,不因身份在被人差别对待。她有什么不能忍的,不就是讨好蔺芊墨吗?只要能得到她想要的,对蔺芊墨卑躬屈膝她能做的到。再说了,这种忍耐也只是暂时的,又不是一辈子,她没问题!

“姨娘…。”

“慎儿…”

“大哥…”

“大哥,确定了吗?”蔺纤涟看着蔺毅慎,紧声道。她现在是真的希望那个人就是蔺芊墨没出错。不然,她就又要等了,而她是真的等不起了。

蔺毅慎看着蔺纤涟紧张的样子,眉头不由挑了挑,不过没多说,只道,“已经确定了,那个人就是蔺芊墨没错!”

闻言,蔺纤涟笑了,转头看着孟怜儿,柔柔一笑道,“姨娘,既然芊墨郡主回来了。那,女儿可是不好再占着那个院子了,女儿还是搬回来跟姨娘和妹妹一起住吧!”

孟怜儿听了顿时笑了,“理当如此,理当如此!”

“还有,芊墨郡主这次回来,想来过去的一些衣服恐怕都不适合穿了吧!女儿这里还有两套刚做好,未上身的衣服,一会儿给芊墨郡主送去吧!”

“好!都按照大小姐说的办吧!慎儿,你把你妹妹刚才的提议跟你父亲和祖父都说说吧!毕竟,腾院子也不是小事儿。”

蔺毅慎虽然对于这猛然的转变感到有些突然,不过,却不意外,因为能想到是为了什么。故而一句多问,笑道,“儿子这就去。”

蔺毅慎离开,孟怜儿母女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九皇府

亭台,楼阁,假山,流水,名花,异草,无一处不透着精致,无一处不张扬着奢华。

九皇府的府邸,可谓是处处彰显着属于九皇爷的那份尊贵,且毫不掩饰。

此时,一众奴才均齐齐的守在门口,这其中竟然还看到了皇上贴身太监顺喜儿的身影。

门口如此,院中更是贵人聚集。七个皇子,包括太子均在。这迎接的阵容,不可谓不大呀!

皇子们静静的等着。而九皇府的女主子韩暮烟,因为是女眷,九皇爷又没再府中,既见过礼后就又回到了自己的院子。

“绿柳,你看我这样还行吗?”韩暮烟对着镜子人抚了抚自己的发髻,忍不住又问道。

这问题已经问的不下几十遍了,绿柳却是一点都没有不耐,很肯定的点头,“娘娘,您这样好的不得了,美的奴婢都有些移不开眼了。”这话,可是一点都不假。韩暮烟本来就生的极美,现在又这么精心一装扮,确实让人惊艳。

韩暮烟听了,神色却是一点都没缓和下来,想到马上就要见到那个朝思暮想,千盼万盼的男人。

韩暮烟就紧张的难以自持,整个人不自觉的微微发,心跳更是完全不受控制,如果不是强压着,她感觉那颗心都会跳出来。一种要窒息的感觉!

韩暮烟忽然抓住绿柳的胳膊,紧张,忐忑道,“绿柳,九皇爷这次一定是会回来的,对吧?”

八年的期盼,韩暮烟此刻感觉已经耗尽她一辈子的时间,也许是盼的太久了,现在忽然如愿,韩暮烟不由生出一种不确定的感觉,她不会是又做梦了吧?

胳膊被抓的有些疼,可是绿柳却是一点儿都没表现出来,只是看着韩暮烟的样子感到心里发酸,用力点头,肯定道,“娘娘,是真的,这都是真的,九皇爷马上就要回来了。”

韩暮烟听了不可抑止,眼泪滑落,声音轻颤,含泪带笑,“是呀!这次是真的,不是我在做梦!他马上就要回来了。”

“娘娘…。”绿柳听着眼睛也不由模糊。为韩暮烟感到心疼,“娘娘,以前的那些都过去,以后就会好了!”

韩暮烟苦笑,“我只愿他不再气我就好。”八年的等待,如果能得他的原谅,韩暮烟觉得很值得。

“九皇爷都回来了,娘娘还有什么可怀疑的呢!”

“嗯!希望如此,希望如此…”

“娘娘,娘娘…。九皇爷…九皇爷到城门口了,马上就要到府了,娘娘赶紧出去迎吧!”婆子喘着粗气,人跌跌撞撞的跑着禀报着。

“好…好,我这就去,马上就去…”韩暮烟说着,往外冲过去。然,刚迈出一步,腿忽然一软,眼前直发黑。好在绿柳眼疾手快,急忙扶住了,才免于跌倒。

“娘娘…。你怎么了?”绿柳紧声道。

眩晕过去,韩暮烟回神,摇头,“我没事儿,没事儿,走,快扶我去迎九爷,快…”

“好…”绿柳抹去眼角的泪,稳稳的扶住韩暮烟清瘦的身体,“娘娘,你慢着点!”

“快点,快点…。”对于绿柳的话,此时的韩暮烟是一个字也听不到,只是不停的催促着,什么都顾不得的往府门口跑去。

绿柳见此,咽下要说的话。紧紧的扶着韩暮烟,心里暗叹;只愿九皇爷这次回来不会再离开了。也不要辜负了娘娘这么多年的等待才好呀!

一个女人从十六岁,等到二十六岁。这流逝的不是时间,而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好的年华。

在下人们翘首以待中,在皇子们若有所想的等待中,在韩暮烟忐忑不安,却又万分的期待中,九皇爷的身影终于缓缓映入了众人的眼帘。

愈发俊美的面容,温和儒雅的浅笑,温润如玉却有贵气逼人的气势。八年的时间,赫连逸从一个少青清润,锋芒已现的男子,正式成长成了一个锋芒敛尽,只余一片温润,却更为慑人的男人。

白马之上,男子一身白衣,犹如那天上云,明明就在眼前,却又感遥不可及。

看到这样的赫连逸,太子包括几位皇子眼睛都闪了闪。

韩暮烟痴痴的看着,曾痴迷入心,如今痴入魔!这样的他,让她如何放得下!她韩暮烟,也许这辈子都注定为他生为他死的命运。为爱他,耗尽一切在所不惜。

“奴才叩见九皇爷,皇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曾孙给九爷爷请安,恭迎九爷爷回京。”

“妾…。妾身,给九爷请安!”韩暮烟声音发抖,手指狠狠的抠着手心的肉,那尖锐的疼痛,才让她保持了清醒,才不至于让她虚脱在地。

“呵呵…。都起来吧!”赫连逸下马,看着站在最前的几个皇子,笑着道,“我几年没回来,现在看到你们倒是都有些不敢认了。不过,太子这模样倒是没怎么变。”

太子赫连珉笑道,“九爷爷同样没变呀!还是如此雅致俊逸。”

“什么时候也学会说这俏皮话了?”

“孙儿这是实话!”赫连珉笑意满满道,“其实,本来父皇也是要来的,却不巧被事给绊住了。”

“皇上有心了!转告皇上,一会儿我进宫找他下棋。”赫连逸说着,笑的怡然自得道,“我这些年棋艺可是大有进益,所以,记得让皇上准备好赏赐的东西。”

“是!孙儿一定禀报给父皇!”

几句话,说的又亲近,有本分。赏赐,不经意间绝对的恭维之词。

赫连珏站在一处,看着赫连逸嘴角无声的勾起一抹弧度。

嘴角弧度刚起,赫连逸视线突然落在他身上,依然温和带笑的表情,赫连珏却是抑制不住眉心一跳。

赫连逸看着赫连珏,带着一丝不确定道,“可是珏儿?”

“是孙儿!没想到九爷还认得出孙儿。”

“因为在你小的时候,皇上总是夸你长的好看。现在看来,皇上那话还真是没夸错。珏儿现在可是越发的好看了。”赫连逸带着一丝取笑的语气,却透着一分亲昵。

“一个男子被夸好看!九爷爷你这是取笑孙儿呢!”赫连珏苦笑,无奈道。

“哈哈哈…。”

看着他那副苦巴巴的样子,众人笑作一团,一片和乐。

不得不说,皇家之人每个人都是演戏高手。

简单的寒暄过后,赫连逸抬脚入府,在经过韩暮烟的时候,脚步微顿,接着,轻轻淡淡的声音落入韩暮烟耳中。

“回府吧!”

一句话,简短的三个字,却让韩暮烟泪流满面,回府吧!这对于韩暮烟来说,就是一种认同。就是一种原谅。

“谢九爷!”声音呜咽。

赫连逸眼神微闪,却什么都没再说,脸上的笑都未减少一分,同几位皇子一起走进府内。

蔺家

蔺纤柔回到柳园,开始什么都不说,就是用眼睛狠狠的瞪着蔺芊墨。

对于蔺纤柔那副,看自己如老鼠,而她是猫咪,恨不得撕了,吃了自己自己,却又一时无法下口,只能企图用眼神杀死自己的模样。表示,没兴趣跟她比大小眼。却也不打断蔺纤柔的兴致,静静的坐着,任由她看。

眼睛累了,就该开口了。她一开口,或许有些事儿自己不用问,就可以知道了。

所以,对于蔺纤柔的眼刀,蔺芊墨很有耐性的感受着。

良久…。久到蔺芊墨对蔺纤柔的眼功表示深深的佩服时,蔺四小姐终于开口了。

语气跟她那眼神一样,充满愤恨,“闯了那么大的祸,却又跟无事人一样回到蔺家,你很高兴吧!”

“四妹妹是专门来向我表示恭贺的吗?”蔺芊墨表示欣喜。

然,她这欣喜蔺纤柔显然一点都不欣赏,眼里的怒火更炙,连带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蔺芊墨看着,摇头,啧啧…。多好看的一张小脸呀!别她给气的都有些无法直视了。现在表里如一的人可是不多,蔺纤柔这也算是不可多得的一个存在吧!爱恨都如此分明。

“我确实要向你恭贺,恭贺你做了郡王妃呀!”蔺纤柔笑的扭曲,透着诡异。

蔺芊墨表示,她听到咬牙的声音了。

“呵呵…刚回来就定亲,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蔺芊墨说着,抠了抠手指,据说这样能充分的表达出一个女孩的娇羞。同时也成功的再次拱起了蔺纤柔的怒火。

“你会习惯的,跟凤郡王做一辈子有名无实的夫妻,那独守空房,独守空床的滋味,你有一辈子的时间去习惯。”蔺纤柔说的满脸恶意,又无比痛快。

凤郡王不能人道的事,还真是人尽皆知呀!

蔺芊墨心知肚明,脸上却是满脸不明,带着满满的疑惑,纯纯的问道,“无实是什么意思呀?妹妹经历过?”

一句话,蔺纤柔的脸轰的爆红,几欲滴血呀!

蔺芊墨看着眨眼,反应真是够凶猛的,这红,有羞的,不过大半儿都是气的吧!

确实大部分都是气的,血气上涌,说话也更毒,更加不加修饰了,“蔺芊墨你这个没心没肺的混账,活该你一辈子守活寡,活该你一辈子无人依,无人靠,一辈子孤独到老。这都是你的报应,都是你应该受的。”

“报应?我做了什么恶事吗?”蔺芊墨笑意变得浅淡,“可我怎么就不记得了呢?”

“你害的娘受屈,抬不起头。我受辱,处处被取笑;而哥哥为了你…。眼瞎身残,一辈子毁于一旦。”蔺纤柔说着,眼睛赤红,“这些都是你害的,都是你的害的…。蔺芊墨你就是个祸害,是个专门祸害自己家人的灾星…”

眼瞎身残?因为她?蔺芊墨脸上笑意消失无踪,眼眸微缩,抬眸,看着蔺纤柔声音淡淡,却染上冷色,“蔺毅谨为什么会残?”

“因为你,都是因为你…”

“这么肯定是因为我?”

“是你,就是你!你走了,他被祖父圈禁无法出门,被关了整整一个月。出府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偷偷的打听你的消息。知道你出事儿了,听说你死了,他就急眼了。走火入魔一样非要去找你,任凭我们怎么说,任凭祖父怎么骂,他都要去找你,哪怕你死了也要去…。”

“爹连逐出家门的话都说出来了,可就是那样,他还是去了。说,你活着的时候他护不住你。你死了,绝对不能再让你做孤魂野鬼,做那游荡无家可归,投不得胎的鬼!”

“他去找你了,结果,没收到你的尸,却害的自己差点亡!昏迷了七天,躺了三个月,最后他还是毁了,一条腿残了,两只眼瞎了,定好的亲事退了,人也被祖父送到庄子上去了。从此蔺家长房,除了蔺毅慎这个庶长子,再无二公子…。”

蔺纤柔说完,身体都是颤的,满脸愤恨的看着蔺芊墨,“如果不是因为找你,他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这一切都是你害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