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凤郡王的感觉/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纤柔说了她想说的,一吐为快。然后,被禁足了!

蔺芊墨得到了答案,但结果却是超乎预料,想到了蔺毅谨或许发生了什么,却没想到是他变成那样是因为她。那感觉实在不好!

蔺毅谨…。

看着自己无意识写出的字,看着那扭曲的字体,蔺芊墨嘴角勾起一抹模糊的笑意,这字透着一股傻气。是谁说字如其人的,一点都不准。她自认还是很聪明的。要说傻,蔺毅谨才是个傻瓜。

她活着的时候,为了那莫须有的原因对她愧疚,不遗余力护着她。因此,惹得蔺恒不喜,韩暮云失望,蔺纤柔怨对。他对她的维护,在他们眼里就是蔺毅谨最大的不争气吧!

她死了,为了那看不到摸不到的所谓魂魄,明明知道危险,却偏偏还要以身犯险。最后落得个身残,眼瞎的下场。而他这样的下场,落在蔺家人的眼中,恐怕是冥顽不灵,不知死活的最佳例子吧!

聪明的人都知道避祸就福,只有傻子才会去以身犯险!

所以,蔺毅谨是个傻子,还是个大傻子!

对活人好,让人家感受到,他或许还能得到些回报。可对一个死人,你那么执着的维护干什么呢?执着的傻子…。傻的让人有些恼火,火的心里却涩涩的,很不舒服的感觉呀!

“相爷!”

“郡主呢?”

“在房间里!奴婢去禀报。”

“不用了。你们都先下去吧!”

“是!”

听着外面的对话,蔺芊墨收起面上的情绪,神色恢复清淡,静坐不语。

蔺昦推门进来,看着坐在软椅上的人,眼里溢出一抹沉重,静默片刻,开口,声音干哑,“你都知道了!”

蔺芊墨抬眸,不答。看着蔺昦,表情轻淡,声音轻柔,开口,问的纯粹,“人找到了吗?”

蔺昦看着她没说话。

“弄死了吗?”

蔺昦眉头轻皱。

蔺芊墨看着蔺昦,忽而勾唇,轻轻一笑,“都没有吗?没有也没关系。反正会找到,迟早都会死。早早晚晚而已!”

风轻云淡的话语,不带怒火,不带愤色。说的如此平淡,却冷的摄人。

蔺昦心头抑制不住发颤,看着蔺芊墨眼里满是复杂色,还有一抹厚重的恍惚。以前的蔺芊墨,每天都会闹脾气发火,喜怒从不掩饰,极端的话,她没少说,极端的事她也没少做。蔺昦看在眼里,只觉得无奈。

而从出事儿后,蔺芊墨好像再也没发过火,可她的情绪却再也让人看不透。明明带着笑,却说着打打杀杀的话。同样是极端的话,过去蔺昦觉得不耐,可现在却感到心惊。因为,以前狠话,只是说说。而,现在她好似在陈述一个事实。

蔺昦不知道为何会生出那样的感觉,毕竟,她一个女孩子家,杀人什么的哪里是她能做的下的?可他就觉得,蔺芊墨就会做的出。

会有这种感觉,或许是因为她活了下来,在那样险恶的情况下活了下来。这,不单单是幸运就可接解释的过的。这里面肯定有他不知道的存在。

蔺芊墨是他孙女,却不再是惹人心烦的那个。而是总是不经意间让人感到心惊的存在。

蔺昦形容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甚至说不出这样是好,还是坏。因为蔺芊墨不经意表现出的决绝!让他无法心安。

无声的叹了口气,面色沉重,“毅谨的事,是我太大意了。我以为让张虎跟着他,应该就不会出什么事儿。”

蔺芊墨听了,看着蔺昦淡笑着道,“其实,这种大意,祖父是完全可以让它避免的。只不过出于某个原因,却放任了吧?”

蔺芊墨话出,蔺昦眼眸微缩。

蔺芊墨拖着下巴,犹如闲话家常道,“蔺芊墨出事,车毁人亡,这是蔺家人所乐见的,说心愿达成也不为过。但,在京城众所周知的情况下,蔺家人就算再不愿也要适当的做出一些反应,寻找是必然的,找了是正常,不找才显异常。所以,蔺家的人当时肯定去走了个过场,算是对京城中人有了个交代,也代表着此事到此结束,可是如此?”

蔺昦看着蔺芊墨坦承不讳,“没错!”

“蔺芊墨刚出事儿,蔺家正处于风口浪尖。所以,祖父就把蔺毅谨给禁足了。当时除了担心他的安危,更多的是担心他过于较真吧!”

“不错!”

“祖父做的很好。毕竟,如果用心的寻找的话,不但对蔺家没好处,对我亦不是一件好事儿,把蔺毅谨圈禁起来是对的。”蔺芊墨说着微微一顿,若有所思道,“只是后来,祖父竟然没有强硬的阻止蔺毅谨去寻找,应该是发生了些什么吧!”

蔺昦没说话,只是看着蔺芊墨。

蔺芊墨看着纸上的三个字,低语,不知是自述,还是询问,“蔺芊墨出事儿,蔺家人出面寻找中,却少了蔺毅谨,这个最为关心蔺芊墨的人…。?”

蔺芊墨说着,抬眸缓缓看向蔺昦,声音越发清淡,眼睛微眯,声音几不可闻,“想来当时应该流传出了,什么惹人猜疑的声音了?比如,蔺芊墨的死因?比如,蔺家知道什么?或者说,蔺毅谨知道什么?”

随着蔺芊墨的话,蔺昦神色不变,可心里却涌起惊涛骇浪。他确定蔺芊墨当初绝对不会听到什么。但是,她却差不多猜到了所有的事情,这份心思…。也许,比起他都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他是真的老了。

蔺昦看着蔺芊墨,心里溢出深深的遗憾,且毫不掩饰的表现在了脸上,“也许,毅谨的事不是我大意,而是我想的太少了。如果当初你在,或许,很多事儿都不会发生了!而谨儿也能免于一难。”

蔺昦叹了一口气,“你说的都没错,有些事儿你也差不多都猜到了。当初在你出事儿后,京城就忽然掀起了另一种传言。京城各处都在议论,说…。”

“蔺芊墨之死,蔺毅谨知道死因;蔺芊墨之死,和蔺毅谨有关;更甚者说,蔺芊墨当初谋算三皇子,蔺毅谨是同谋,甚至是主谋。因为凭着蔺芊墨的蠢笨,肯定想不出这样的主意。但蔺毅谨可以。”

“主意是蔺毅谨出的,潜入皇宫的人也是蔺毅谨找的。一切都是因为,蔺毅谨对你这个妹妹够好,因为心疼妹妹,为了帮助自己的妹妹达成心愿,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的谋划了一切。”

“这些就是当初突然而起的流言,愈演愈烈,几乎到了不可收拾的程度。因为以上种种原因,蔺毅谨这个对蔺芊墨最关心的哥哥,才会忽然没了踪影。蔺毅谨本禁足,反而成了有嫌疑的证明!”

蔺昦苦笑,“所以,我就让毅谨出来了,并且对于他去寻找你一事并未强加阻拦。本来是想着在他出来后,顺势的找个由头,让他在外面避一避。可却没想到,我最终还是少想了一步,让他人钻了空子!”

果然!

只是,流言忽然而起,还单独绝对的指向蔺毅谨?这纯属意外吗?呵呵…。她要是相信了。那,蔺毅谨的受到的伤害,岂不是都变得理所当然了?

好心不得好报,为恶不得恶报!谁来换蔺毅谨一个公道?他的血,他人的命…。如此,才算是天公地道!

蔺昦说完,心里倍感压抑。却见蔺芊墨表情浅淡,静默不语。完全看不出她在想什么。

沉寂…。

良久,蔺昦开口,声音沙哑,“要去看看他吗?”

“自然!”

“什么时候去,我早作安排!”

“不急!”蔺芊墨轻轻一笑,“去看哥哥,自然要带点礼物,我先准备准备!”

听到礼物两字。蔺昦眉心莫名一跳,凝眉,“你刚回来,不要轻举妄动。”

蔺芊墨听了点头,很好商量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我绝对不会轻举妄动。”

这话蔺昦听了,一点都没觉得心安。

“我就是想做点什么,手里也没人呀!”

这话,比刚才的可信了不少。

蔺昦稍微放松了一些,不由就想到了另外一件事儿,眉头又瞬时皱了起来,“芊墨,关于凤郡王…。他的一些传言你也知道了吧!”

“嗯!知道了!”

“你…。”蔺昦觉得这种问题,他一个祖父来问实在尴尬。可想到韩暮云,王氏这些长辈对蔺芊墨的态度。蔺昦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硬邦邦道,“你怎么想?”

“挺好!”

“挺…。挺好?”

“他要完好无损,还有我什么事儿呀!”

蔺昦:……不知道该说什么?真想问一句,男人哪样她到底知不知道什么意思?不过,这话蔺昦打死也问不出。

憋了半天,吐出一句,“你早点休息吧!”说完,走人了。

蔺芊墨垂眸,看着蔺毅谨的名字,静静的继续发呆!

国公府

凤老夫人看着凤璟,满眼慈爱,却表情严肃道,“璟儿,对这门亲事儿你真的没意见吗?”

“嗯!”

“可那个女孩也许并不合你的意!”

“我没有合意的。”

这倒也是,不对!凤老夫人收敛心神,免得被凤璟的话给带歪了。

“我是说,她跟一般的大家小姐有些不一样。她脾性不是太好,长的也有些壮实。”凤老夫人这算是实话实说了,还是含蓄的那种。

听到凤老夫人这话,凤璟的眉头不由动了一下。脾性不好吗?什么人都敢拒绝,那胆子,脾性不好不足以形容。至于壮实?他没看出来,不过,她很软。

“她如何,孙儿也不会成为一个惧内的。”凤璟淡淡道。

凤老夫人嘴歪了一下,每次跟凤璟说话,凤老夫人都觉得各种费劲儿,时常怀疑自己表达不清。

“璟儿,祖母自然不是担心那个。我是担心她不顺你心,见日的惹你不快。这样成亲后,不但你不顺心,就她恐怕也不痛快。”

“顺心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

凤老夫人噎了一下才道,“贤良淑德,温柔体贴,这是最基本的。可蔺芊墨恐怕连这两点都做不到。”

贤良淑德?温柔体贴?她好像确实没有,可就是这样她还惹到了九皇爷。她要是再有了这些美德,还不一定又要惹到谁。

如此一想,凤璟正色道,“没有也挺好!”

凤老夫人听了神色不定,“璟儿?难道,你喜欢粗蛮一点的女人!”她这孙子,身体不适。难道导致了喜好也别的异常了?

对女人凤璟不懂,什么粗蛮,野蛮,贤淑的都没感觉过。这问题谈不出个所以然。

凤璟淡淡转移话题,“祖母,下定的日子挑好了吗?”

“呃…。定倒是定好了。不过,你真的愿意?”凤老夫人不确定的再问了一句。

“嗯!”凤璟点头,“哪一天?”

“后天!”

“我一起去!”

“祖母一个人去就行。”

“我去认认脸,免得成亲的时候弄错了人。”

这话,凤老夫人听了,面皮抖了抖。摆着这么一张脸色,讲这种笑话,实在让人笑不出。

其实,凤璟说的是实在话,蔺芊墨女装是什么样子他确实没见过,他也没那个想象力,想象不出,所以确认一下很有必要。

因为有九皇爷在,他不得不防备着各种情况的发生。万一来了个桃代李僵,到时候更麻烦。因为那个女人不是听话的,偏生又是个有勇有谋的。事情一旦闹大…。那女人果然是个麻烦,还是个一时半会摘不掉的麻烦。

凤璟按了按额头,“后天我随着去!”

“好吧!”凤老夫人应。既道,“过几日你父亲和母亲也要回来了。”

凤璟听了神色淡淡,“我知道了!”

看凤璟寡淡的样子,凤老夫人叹了气。算了,璟儿他从来就不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

“你去休息吧!我也乏了!”

“嗯!”凤璟点头,起身离开。

凤老夫人看着凤璟挺直的背影,眼里溢出痛色,这么出色的孩子,却…。一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咬牙,“都是凤霆这个老东西害的。当初怎么不伤了他。”

凤老夫人身边的孙嬷嬷听了,嘴角抽了一下,“老夫人,郡王这样,国公爷心里也很自责!”

“自责有个什么屁用呀!有本事他把璟儿给我医好呀!”

听到风老夫人连粗话都说出来了,孙嬷嬷叹,看来真的是气急了。老夫人也是底蕴厚实的大家小姐,以前做小姐的时候,那是连个狠话都没说过。可现在…。

凤老夫人显然也意识到了,抿嘴,“都是那老东西害的。”天天的吐脏话,耳濡目染几十年,让她也跟着变粗蛮了。

孙嬷嬷听了抿嘴一笑,“是,都是国公爷害的!”

凤老夫人听了,哼了一声,“睡觉!”

“是!”

***

“哥!”

听到声音,凤璟顿住脚步,转头,一张秀美的面容映入眼帘。

年及十五的凤嫣,凤璟一母同胞的妹妹。和风璟那绝美惑人长相不同,凤嫣生的很平凡,大概是继承了父母的不出众点吧!长相很是中规中矩,勉强称得上秀美。

是以凤璟同胞至亲的,除了凤嫣,还有一个年逾二十有五已经出嫁的姐姐凤冉!

凤璟看着自己的妹妹,神色依然浅淡的很,淡淡应了一声。

凤嫣已习惯凤璟清淡的模样,看着他开口,直接道,“哥,你真的要跟那个芊墨郡主定亲了吗?”

“嗯!早已定下的亲事。”

凤嫣皱眉,表情透着清晰的不喜,“可那个女人如何能配得上哥哥?”在凤嫣的眼里,凤璟就是那天上云,高洁如谪仙。而蔺芊墨就是那地上泥!

重复的话,凤璟不想再说,“天色不早了,去休息吧!”

凤嫣岂是那么好打发的,凤璟避而不答,她就继续讲道,“哥,你不常在京城可能不知道。那个女人长相不好,秉性更糟。这些都暂且不说。单单就她…。”凤嫣说着顿了一下,忍着羞意,咬牙,低声道,“就她那为了三皇子要死要活的心思,她就一点不适合进我们凤家,更没资成为你的妻子。”

这样的女人娶回家,那肯定是会红杏出墙的。这话,在凤嫣的嘴边打了几个转儿最终还是没说出来。

凤璟听了没什么反应。能有什么反应呢?跟九皇子抱着蔺芊墨,在他眼皮子底下说情话的事相比较。蔺芊墨对赫连珏所谓的心思什么的,那种只耳闻的事,就完全不值得一提了。

如是,现在的关键根本就不是三皇子,而是九皇爷!纵然蔺芊墨过去对赫连珏有过什么心思,只要赫连珏没那个念头,就不存在什么麻烦。但,九皇爷不同,九皇爷是真的动了心,偏偏蔺芊墨又对他完全没心思…。

想着,凤璟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绕的头痛!男人,女人这心思,该动不该动的乱动。最后麻烦的却是他?那女人这是强嫁他?被人强?这感觉…。不喜欢。

看到凤璟眉头皱了起来,凤嫣赶紧道,“哥,现在还不晚,让祖父赶紧把亲事儿退了吧!”

“天色不早了,去睡吧!”

又回了一句废话,凤嫣急眼了,“哥,我说的你听到了没有呀?”

“嗯!听到了。不过,以后这话别说了,听得头很痛!”

“哥…”

“我累了!”凤璟说完,大步离开。

徒留凤嫣一个人,气的在原地直跺脚,“真是讨厌,哥他到底听进去了没有呀!”

“小姐,郡王他会有思量的。”凤嫣身边的丫头画眉,轻声道。

“他能思量出什么呀?你又不是不知道,哥他什么都通晓。可对男女之事,却是完全一窍不通,恐怕连什么喜欢不喜欢的感觉都没有过吧!跟什么样的女人定亲,他是不是根本就无所谓呀!也许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对跟蔺芊墨定亲的事儿,这样淡定吧。”凤嫣说着,瘪嘴。

画眉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而且,这事儿也不是她一个丫头可以乱出主意的。

“画眉!”

“小姐!”

“爹和娘还有几天到家?”

“大概还要十天半个月吧!”

“这么久!”凤嫣嘴巴嘟了起来,“等到他们回来,恐怕一切都成定局了。”

“小姐,要不,明天去大小姐那里去一趟?”

闻言,凤嫣眼睛一亮,有些懊恼道,“对呀!我怎么把大姐给忘了呢!走,走…回去,准备一下东西,明日去姐姐府上。”

“是!”

九皇子府

书房中,影七看着靠在软椅上闭目养神的九皇爷,躬身,低声开口,“主子,蔺芊墨已经回蔺家了。”

赫连逸听了眼帘微动,却未睁开,已回蔺家身份铺开,一切就都要从长计议了。

“影二已经查探到,蔺芊墨回到京城的这段日子,很有可能潜藏在凤家。”

影七话出,赫连逸缓缓睁开眼睛,眼里没有一丝意外。她要没去凤家,就不会有这突入而来的圣旨了。

这一点,影七显然也想到了,皱眉,若有所思,“就是不知道,她是如何说服国公爷去求的这份圣旨的?”

护国公那人,看似大大咧咧,完全一粗蛮武将的样子。其实,却是一个名符其实的老狐狸。不然,如何能护住凤家这份荣光?这样一个人,单凭蔺芊墨是韩琪招外孙女的身份,完全行不通。

国公爷是重情义,可他的这份义气,却不是随便就能用的动的。他要是想管这份闲事儿,当初在蔺芊墨出事儿的时候,就出手了,哪里会等到现在。

“也许能说服国公爷的不是恩义,而是在意!”

赫连逸话出,影七微微一愣,而后恍然,“主子的意思是,蔺芊墨抓住了国公爷的软肋。”

“嗯!”

“国公爷的软肋…。?是凤璟的身体!”影七说着,完全明白了,呢喃,“看来,国公爷是见识过蔺芊墨的医术了。”

如此也就一通百通了。虽然不想承认,可蔺芊墨调配出的那个药丸,功效确实非同一般。这一点主子最有感触。

想到蔺芊墨要给凤璟医治哪里,影七面皮抖了抖,抬眸,看向赫连逸。果不其然看到赫连逸面色暗了下来。看来,劝说主子放弃蔺芊墨的话是不错也罢了。只是,眼前这局面要怎么破,是一个大问题呀!

沉寂间,影一走了进来,禀报,“主子,皇妃过来了,在门外求见。”

影七听了,本以为主子肯定会拒,然出乎他意料的是。

赫连逸沉默了一下,开口,“让她进来吧!”

这答案,让影一都意外不已,不过,却什么都没说,颔首应,“是!”

影一退出去。

外面,忐忑不安等候的韩暮烟听到影一的话,激动难掩,惊喜无法自持,“多谢影护卫!”

“不敢,皇妃请!”

“嗯!”韩暮烟深吸一口气,由绿柳轻扶着,才能保持脚步平稳的走进了书房。

“妾身给九爷请安!”

“嗯!起来吧!”

“谢九爷!”听着上面的声音,韩暮烟心跳如鼓,脸颊泛红,有些手足无措,“妾身不是有意来打搅九爷的。就是想着,九爷这一路辛苦了,所以妾身炖了点参汤送过来。”说着,端着汤盅上前,刚迈出两步就被影七拦下了。

“皇妃娘娘,给在下吧!”

韩暮烟听了,抬眸,拿着汤盅的手紧了一下,不过,只是一瞬间就松开了,脸上带着娇美的笑意,柔声道,“麻烦影护卫了。”

“不敢!”垂眸应,顺手接过汤盅,转身放在赫连逸的面前。

赫连逸未动,只是在看到韩暮烟的面容后,眼帘微动,一抹异色弥留眼底,看着韩暮烟,神色莫测,“辛苦你了!”

一句辛苦,韩暮烟瞬时泪湿睫毛,满眼情意的看着赫连逸,声音轻颤,“比起九爷在外的艰辛,妾身这点辛苦又算得了什么。”

看着那韩暮烟眉眼间盈满的情意,赫连逸看了一眼,移开视线。果然只是形似而已,眉眼间的神采无半分相同。

灵动,狡黠,奸诈,还有调皮,凉薄。那女孩有的,她一丝都无。

“退下吧!”

韩暮烟听了,眼里溢出失望,不过,对赫连逸的话,却不敢有半分违背的想法。俯身,柔顺开口,“妾身告退,九爷也早点休息!”

赫连逸没再开口。

韩暮烟咬了咬唇,咽下心口的酸涩,轻步退了出去。

走出书房,绿柳看着韩暮烟泛红的眼眶,担心道,“娘娘,你还好吧!”

“嗯!我很好,真的很好!”韩暮烟眼眸含泪,不断告诉自己要满足,“九爷现在愿意跟我说话了,也愿意见我了,这对我来说就是最大的惊喜。”其他的,她不急,不急,已经等了八年了,也不差这点日子。她沉的住气!

绿柳听了,点头,“娘娘,以后都会好的。”

“嗯!都会好的!”

书房内

韩暮烟离开,一个黑衣精壮男子,忽然闪身出现。仔细看,此人赫然就是杨志被京城后,最后离开时见到的那个人。

“主子!”

赫连逸看着影二,面色温和,“说吧!”

“凤家下定的日子定下来了。”

“什么时候?”

“后天!”

闻言,赫连逸眼睛微眯,眼底漫过冷色,“凤璟这是想快刀斩乱麻吗?”

影七听了垂眸,主子这话明显是要所有事情算在凤郡王的头上呀!这完全算得上是迁怒吧。公道的说,凤郡王欲快刀斩乱麻,完全是身不由己罢了。关键的原因,还是出在蔺芊墨的身上。

如果她对主子有心,怎么会迫不及待的让国公爷求下这么一道圣旨呢?那个女人的心,根本就完全不在主子的身上,不但如此,现在对主子明显还有种避之唯恐不及的感觉。

这些,主子不会感觉不到。想着,影七无声的长叹一口气,可主子现在好像特意的无视了。“影七!”

“主子!”

“皇府太清净了,明日让韩暮烟把娘家人,还有亲戚都请过来热闹热闹吧!”赫连逸说的平淡,影七却听得眉心一跳。

是韩暮烟,不是皇妃!看来,韩暮烟未来的身份已定。还有…这娘家人是次要,这‘亲戚’才是主要吧!比如,韩暮烟的外甥女,芊墨郡主!

影七了然,不由开口,“只怕芊墨郡主,会蓄意推托。”

赫连逸听了勾唇,笑的意味深长,缓缓转动手上的板子,声音低沉,“在外,她是赢浅,自然可无拘无束,而我是九掌柜的,对她也无从拘束!可现在,这里是京城,而她是蔺芊墨,我是九皇爷。她想要守住自己想要的安定,首先要遵守的就是京城这套束缚!”

影七听了眼神微闪,垂首,“属下明白了!”

“嗯!”赫连逸淡淡的应了一声,重新闭上了双眸,遮住眼底复杂的神色,对蔺芊墨,赫连逸实不愿用身份威迫她。但奈何,那女孩太不听话,太难掌控,让他头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