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赴宴/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夜半时分,在蔺纤欲睡下的时候,韩暮云突然到来。看着她,韩暮云一句废话都没说,直接了当道,“明日,九皇妃在皇府设宴招待娘家人,九皇妃特别交代过,让你一定要去。”

“一定要我去?”她跟韩暮烟这个阿姨很亲近吗?为什么记忆里没有?

“九皇爷对对跟凤郡王定下亲事儿的人很好奇!所以,你明日必须要去。”

蔺芊墨听了,眉心跳了跳,牙根发紧。

“这是你明日要穿的衣服和首饰,我都给你搭配好了。记住,就穿我拿来的衣饰,其余多余的不要往身上戴。好了,你休息吧,我走了!”

面无表情交代完要说的话,对蔺芊墨一眼不多看,一刻不多留,说完,走人,干脆利落的很!

蔺芊墨在心理上对韩暮云没什么感情,也没有过期待,继而对韩暮云的冷漠对待也没什么太多的感觉。只是忍不住叹息一声,不争气的孩子,是让母亲操心的存在。可在韩暮云这里,她的不争气,是被厌弃的理由。如此,无话可说。

不过…。九皇爷!在血缘上,她的亲姨丈的人…蔺芊墨面皮抖了抖。

如果没有九皇爷那番突然的表白,蔺芊墨对有这样高大上的姨丈,表示由衷的惊喜呀!可现在…很无语。没想到温润如玉的九掌柜,是个重口味的!

现在,只要一想到赫连逸明知道她的身份,却还对着那说过那种情意满溢的话,蔺芊墨就仍不住打冷战,浑身刺挠的厉害,恶寒之感从头到脚,遍布全身,控制不住。

“提名要见?很好奇?”蔺芊墨呢喃,龇牙,“好奇个屁!什么姐们共侍一夫,什么两门一肩挑,什么叔子嫂子,这些重口味的东西,看过不少,听过许多,可这想要阿姨和外甥女同伺候一个男人的,我还很是首次听说,还是被人思想上体验了一下!尼玛…。血压都上来了!”

蔺芊墨按着后脑勺,表示对这乱伦的事情完全接受无能。淡定,淡定,咱想想李世民,武则天,李世民,武则天…想着,一点都没被安慰。反而更加确定了,皇家果然都是重口味的人。蔺芊墨躺在床上想打滚。

国公爷,凤郡王,这个时候他们可千万不能撂挑子呀!这种依仗别人的感觉真是不好,一点没安全感都没有。

赫连逸这货不知道会抽到什么时候?这种被自己姨丈惦记的感觉,让人无法淡定!

娘的,都说情情爱爱玩儿的是心跳,可到了她这里却是玩儿命!不带这么坑爹的。

“赫连逸,你个二球货!”咬牙,低咒一句,躺倒,蒙头睡觉!

男人,麻烦的存在!

杨府

“夫人,你感觉怎么样?可好些了?”魏嬷嬷看着半靠在床上,脸色发白,喘息略微急促的沈佳,脸上满是担心。

沈佳摇头,有些无力,眼里却透着完全相反的灼意,低声道,“无碍,不过是老毛病了!杨枢霖呢?”

“老爷刚才过来了,看夫人不适就没打搅。”魏嬷嬷轻轻为沈佳抚这心口,轻声道,“老奴跟他说,因为琳姨娘生产,夫人累着了,所以才会病倒的。老爷听了很是动容,特意交代让老奴好好照顾夫人。”

沈佳听了没什么反应,此刻,她对这些小算计完全提不起兴致。只是看着魏嬷嬷,紧声道,“九皇爷是真的回来了,对吗?”

魏嬷嬷听了,心里无声的溢出一声叹息,看来夫人还是没放下呀!

“夫人,九皇爷他是大瀚的皇爷,他不可能一辈子都在外的。”这是潜在的安慰,九皇爷回来是必然的,跟韩暮烟没什么关系。

沈佳嗤笑一声,眼里却是冷色,讥讽,“是呀!他早晚会回来的。韩暮烟也是算定了这一点,所以才会那么有底气的等了这么多年吧!”说着一顿,面色沉了下来,“听说,韩暮烟在九皇府招待娘家人,这可是真的?”

“夫人…。?”这又何必呢!唉!

看着魏嬷嬷的神色,沈佳不由眼圈红了,“嬷嬷,其实我也不想这样,我也不想在意。可,一想到我的身体,再看韩暮烟那得意的样子,我就忍不住心里堵的厉害。”

说着,声音发颤,满眼的心酸,“嬷嬷,我已经嫁做人妇了,现在也没有其他的想法。我…我就是觉得咽不下这口气!就是觉得心里委屈…。”

柔弱的女子让人感到心疼,肖想男人不守妇道的女人,让人唾弃。所以,无论沈佳到底是何种心思,在面上她却清楚的知道,该摆出何种姿态。

果然,听到沈佳的话,魏嬷嬷觉得她刚才有些想歪了,心下有些惭愧,“夫人,韩暮烟那种人早晚会得报应的。你犯不着跟她较真!”

沈佳听了苦笑,“现在她都敢在皇府大张旗鼓的招待自己的娘家人了。看来必定是经过九皇爷同意的。如此看来,她这九皇妃怕是马上就要坐实了。到那个时候,我这个三品夫人看到他怕是还要屈膝,行礼了!”沈佳说的平静,可放在被子下面的手,自指甲几乎要陷如了肉里。

韩暮烟守着活寡,她可以忍得下韩暮烟那有名无实的九皇妃头衔。但,要是成了名副其实的九皇妃。这,沈佳如何也受不了。心里那股邪火,那猫咬一样的刺痛,疯狂的嫉妒,完全压抑不下,翻涌而出,直烧的心口痛!

那股气,一时间全部化作咳嗽而出,“咳咳…咳咳…。”

魏嬷嬷见沈佳忽然咳的连气都换不过来,脸色都憋的有些发紫了。整个人也急了,“夫人,你先忍忍,老奴这就给你叫大夫去!”魏嬷嬷说着,起身就往外跑去。这才跑到门口就和人撞了个实在。

“哎呀!”魏嬷嬷哀嚎一声蹲坐在了地上,痛的直呲牙!

“呜…。”杨莹直接被撞的躺下了,头磕在地上,眼前发黑,好一会儿才回神。

“小姐,你怎么样?还好吧!”丫头兰芝扶着杨莹的胳膊,不紧不慢问,脸上更是看不出丝毫担心。

那完全不走心的样子,杨莹看着,眼里划过一抹深沉的冷意。

见杨莹用冷冷的眼眸盯着她不说话,兰芝脸色微变,心头一跳,不过瞬间就恢复淡然,心里溢出不屑,腹诽;她就是知道了又如何,一个被父嫌弃的小姐,她还能拿自己怎么样不成?再说了,自己可是夫人的人,打狗还的看主人呢!

如此一想,兰芝心里越发淡定了,对待杨莹的态度也越发不以为然,“小姐,可要奴婢扶你起来?”这语气都染上倨傲色了。

杨莹抿嘴,沈佳的狗!给她等着,早晚有一天要她好看。

“扶我起来!”

“是!”

杨莹站起来,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的魏嬷嬷,眼底溢出暗怒。一个老奴撞到她,竟然连一句请罪的话都没有。一群奴大欺主的混账。就是不知道如果外人知道,沈佳纵容这些奴才欺辱她这个杨家嫡出小姐会是如何呢?

想着,杨莹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心里冷哼一声,抬脚走了进去。

兰芝跟在后面瘪了瘪嘴!

“女儿给母亲请安!”

“咳咳…。起来吧!”

杨莹起身,看着沈佳那青白的脸色,眉头轻皱,“母亲可是身体不适?”

“无碍,就是累着了!”看到杨莹眼里闪过的亮光,沈佳心里冷笑,看到她不舒服,心里很高兴吗?看来这些日子她是对她太好了!

沈佳这会儿心里正不痛快。现在杨莹这个小蹄子还敢给她幸灾乐祸?沈佳觉得,要是不找她出气,都对不起自己。心里满是狠意,脸上却笑的愈发柔和,“莹儿,来坐!”

“是!”杨莹在一边坐下,看着沈佳很是关心道,“我看母亲脸色很是不好,病的好像挺重的,那可不敢大意了,赶紧请大夫来看看吧!”

这话与其说是关心,却更像是诅咒。

沈佳听了却是柔柔一笑,道,“我就是累着了,养养就好了,无大碍!倒是你以后可是要注意些了。”

杨莹听了挑眉,不懂沈佳的话是何意,“女儿身体很好!”

“唉!看来你还不知道。”沈佳叹了口气,面露不忍,“其实这件事儿你父亲早就交代让我早点跟你说了,只是我担心影响到你心情,一直没敢说。不过看现在这情形,还是告诉你一些的好,也好让你有个心理准备。”

杨莹听着,越来越不明,可心里却是感觉愈来愈不好,不详的预感,“何事母亲请说?”

“既然你想知道,那我也不瞒着你。兰芝。”

沈佳一开口,兰芝即可上前,恭敬应,“夫人!奴婢在。”这份恭顺,跟在杨莹面前形成强烈的对比。

杨莹看了兰芝一眼,眼里溢出冷笑。果然是沈佳的狗!

“我镜台的第一个抽屉里,有一封信你把它拿出来!”

“是,夫人!”

兰芝去拿信,沈佳和杨莹都没再说话。

沈佳等着看乐子,杨莹看着脸色青白的沈佳,心里用力的诅咒她早死!两个女人嘴巴没动,心里一点都不闲着。

兰芝把信递到沈佳面前,面上带着清晰的讨好,轻声道,“夫人,可是这封?”

“咳咳…。是,把信给大小姐吧!”

“是!”

杨莹看着面前的信眉头皱了皱,可在看清楚后面的字后,人豁然站了起来,脸色顿时大变,红白交错。

看着杨莹完全意料之中的反应,沈佳忽然觉得无趣了,脸上的笑意褪去,声音淡淡道,“虽然我不知道这九掌柜的是什么人。不过,应该是个男子没错吧!”沈佳说着,看到杨莹已经有些青白的脸色,心里觉得舒服不少。既,不疾不徐道。

“莹儿,你是我杨家的嫡出大小姐,杨家虽然不是什么贵门世家,可你爹那也是堂堂的三品官员,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不是那些没规没矩小门小户,没规矩的事我杨家绝对不会做去。我本以为规矩什么的你都懂,所以,你回来后我也没有特意的教过你。可没想到…。”

说着,叹了口气,颇为失望,道“莹儿,跟男子写信这种事儿你怎么能做的出来呢?这事儿有多严重你难道不知道吗?你这是私通…。”

私通两字一出,杨莹顿时激动,“我没有,这只是一封平安信罢了!”

沈佳听了嘴角勾起一抹讥讽的弧度,且毫不掩饰眼里的嘲弄,“平安信?呵呵…。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叫做九掌柜的亲哥哥呀?或者,是亲后父?”

杨莹被刺的失去控制,怒叫“沈佳,你休得胡言…。”话刚出。

啪…。

一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五个巴掌印子顿时出现在里杨莹的脸颊上。

那股刺痛,让杨莹脑子嗡嗡作响。

魏嬷嬷收回手,冷斥道,“夫人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公然对嫡母不恭,不敬。这世上有你这么做女儿的?”

杨莹捂着脸颊,眼睛赤红,“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敢打我?”说着,看着沈佳,怒道,“纵容身边奴才毒打女儿,就是一个做嫡母的可以做的?”

“你…。”

“魏嬷嬷,退下!”沈佳淡淡道。

“是!”魏嬷嬷退后,狠狠的瞪了杨莹一眼,嗤笑道,“老奴就算是个奴才,可也是个知道羞耻什么的人。不像杨大小姐,连跟男人私通这种事儿都做的出来。”

“你个老奴,你再给我说一句。”杨莹说着,上去就要打人。可她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地方。腿刚迈开,手刚抬起,人一下子就被里无力的两个丫头给紧紧的按住了。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些狗奴才…”

沈佳看着杨莹那狼狈的样子,淡淡一笑,“杨莹,你父亲刚敢来京,这官位还未坐稳,你这就这么给她拖后腿怕是不太好吧!”

“沈佳,你少往我身上按罪名,泼脏水,我告诉你,我不怕…”受到这样的屈辱,杨莹越发觉得,她杨莹没有对不起谁,无论是李氏,杨志还是杨英,她都不再亏欠什么了。为了跟这个女人斗,她豁出去了一切,她还有什么好亏欠的呢?

沈佳听了笑了,“不怕吗?不怕就好,本来我还担心怎么跟你说呢?既然,你不怕,不在乎。那我也不需要担这个心了。”沈佳说着,俯身,靠近杨莹,看着她笑的眉目生花,“杨大小姐,你恐怕还不知道吧!你跟男人写信的事情,差不多已经在京城传开了呢!”

话出,杨莹僵住,眼眸瞪大,眼里的惊惧难以掩饰,“你…你刚才说什么?”传开了?那意味着什么?杨莹眼前阵阵发黑…。

“呵呵…可不是嘛!”

“是你,是你做的!”杨莹脸色灰白,看着沈佳恨不得撕了她。

“你这话说的,不检点的可是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毕竟,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沈佳笑眯眯道,“不过,信的内容并没全部传出去。比如你话里话外磨合芊墨郡主的话,这些可是一句都没外露。不然,这杨家可是真的容不下你了…。”

沈佳虽然一点都不在乎杨家如何,可眼下,她还离不了杨家。所以,暂时她可不想杨家被这蠢货给拖垮了。

看着杨莹已经泛红的眼眶,沈佳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蔺芊墨她已回京了,你还不知道吧?”

这一句,彻底把杨莹给打懵了,这冲击比刚才看到那封信有过之而无不及,“你…。你说什么?”

“蔺芊墨回来了,不但回来了,还跟凤家定了亲,马上就要成为郡王妃了。凤家知道吗?在大瀚除却皇家,就是凤家了。”

沈佳眼里带着一股恶意,轻声道,“你不是对芊墨郡主有过救命之恩吗?到时候可以跟她多走动走动,也许,可以得到她的庇护呢?到时候可就不用受这种委屈了!”

杨莹已经听不到沈佳说什么了,整个恍惚都厉害,脑子一片空白,不断回荡着一句话。蔺芊墨回来了,她回来了。那自己该怎么办?她会不会为过去的事情报复自己?

魏嬷嬷看着杨莹面色灰白样子,眼里满是不屑,冷笑,不过是一个逗夫人开心的玩意儿罢了!如果不是看她故作清高的样子,偶尔能逗的夫人一乐。她早就弄死她了。在这后院中,别看她顶着杨家小姐的头衔,可要弄死她,还不是跟踩死一只蚂蚁差不多。

沈佳看着杨莹惊惧的神色,眉头不由皱了起来。不对劲儿!杨莹曾说,蔺芊墨惹了祸,拖累的她被人劫持,又弃她不顾!如此一来,杨莹听到蔺芊墨的回来,最多也就是吃惊吧!可现在…杨莹这惧有何而来?

沈佳看着,眼睛眯了起来。本来她提到蔺芊墨不过是为了膈应,膈应杨莹。让她体会一下那种憋屈的滋味。可现在…看来,有些事儿是真的需要确认一下了。一个芊墨郡主无需顾忌什么,可凤家的郡王妃还是打好交道的好!

***

九皇妃设宴,没人怠慢。早早的蔺纤柔就把自己收拾的妥妥当当的了,韩暮云也装扮好了,就连最近一直在屋子里长吁短叹,装死不活的老夫人都收拾停当了,就等着时辰差不多就出发,去赴宴了。

其实,九皇妃请娘家亲戚,蔺老夫人不去也许更合适。可是人家王氏可没那个自觉,人家有自己的盘算。现在蔺昦连休她的话都敢轻易的说出来了,虽然最近不提了,可王氏这心里总归是难安。

虽然宫里有僖妃娘娘自己的女儿做靠山,可总觉得还是不够。现在九皇妃设宴,对王氏可谓是及时雨。想着,要是再能和九皇妃打好关系,得到她的庇护。那,蔺昦就是再生气,这休了她的话也不敢再轻易的说出来了。

九皇妃的身后可是九皇爷呢!在这大瀚连皇上都对九皇爷退让三分,何况蔺昦一个左相了。

如此,王氏对这宴会从心里上是各种积极!而与她完全相反的是,蔺芊墨是各种磨叽!

“她人呢?怎么还没过来?”对那个闹心的人,害的她差点被休的人,王氏是连名字都不想叫,感觉脏了自己的嘴。

看着王氏阴沉的脸色,韩暮云淡淡道,“媳妇已经人去催了。”

王氏听了哼了一声,“来看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说完,忽然想到今天要去的地方,想到韩暮烟,抿了抿嘴,又加了句,“算了,你也是尽了心的了。她就是个不成器的,怨不得你!”

韩暮云听了垂眸,遮住眼里的嘲弄。

“老夫人,夫人!”

看到胡嬷嬷一个人回来,蔺老夫人的眉头瞬时竖了起来,“人呢?怎么没跟着一起过来?”

“回老夫人,郡主她…”胡嬷嬷说着,看了一眼韩暮云才道,“郡主她本来已经准备好了,可忽然拉肚子,所以…。”

话未说完,老夫人的怒声已起来,“九皇爷都发话了,别说拉肚子,就是躺到了也得给我去!”说完,转头看向身边的钱嬷嬷,沉声道,“去,把上次给刘姨娘用的那药给郡主送一副过去,煎了让她给吃了,马上就给我过来。”

钱嬷嬷闻言,眼眸微缩!刘姨娘,相爷身边的一个老姨娘,一无所出。前阵子病了,老夫人故作大度,表贤惠,特别找来大夫给看了看,还开了不少的药,吃了几天人还真是精神了很多。

对此,府中人可均是对老夫人另眼相看。大概是没想到强势又强硬的老夫人,也有如此心善的时候吧!可,她们哪里知道,那药,其实都是猛药呀!吃了人是精神了,可身体掏空了。没想现在老夫人竟然要把那药物用到郡主的身上?这…。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呀!”

“是…”钱嬷嬷无奈应,心里只希望别吃出什么事儿来。

老夫人自然是看出了钱嬷嬷的犹豫,也差不多知道她在想什么。可王氏却是一点担心都没有,这药物刘姨娘那老货吃了都没死,蔺芊墨吃了也死不了。

柳园

蔺芊墨看着自己面前一碗黑药,闻着飘散的味道。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如果不是她时间紧迫,明日又是凤家下定的日子,她可真想陪那老夫人玩儿一把,‘死一死’给她看看,让她心里痛快痛快!

看着这药,蔺芊墨眼眸沉了下来。无论在什么时候有权才是硬道理呀!他一句话,恐怕她就是躺下了,这有爱的家人也会把她装上马车把!看来还真是躲不开了。

清楚躲不过,如果搁在以前,她或许还会想着找九皇爷好好谈一谈,掰一掰。可现在她是真没有这想法了,就他们之间这亲戚关系,赫连逸还存了这种念头,她还跟他闲扯个屁呀!

想找个人来英雄救美,可惜,未婚夫是强来的靠不住呀!关键的时候不掉链子就烧高香了,其他,可是不敢指望。

“祖母真是有心了,不过,我这一会儿好多了。”蔺芊墨说着,起身,对着钱嬷嬷纯纯一笑,“现在就走吧!别让祖母久等了。”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钱嬷嬷却是看着蔺芊墨,怔怔的一时没有反应。这两日一直听说蔺芊墨模样变了,她还有些不以为然,觉得她就是再怎么变,也变不成朵花来。现在,显然是她错了!刚刚蔺芊墨的那一笑,让她感到眼睛都花了一下。

“钱嬷嬷,钱嬷嬷…。”

听到丫头的唤声钱嬷嬷才回神,转身,疾步往外走去,在走到门口的时候顿了一下,看着那碗药正色道,“郡主既然没事儿了,去把那药倒掉吧!记得清理干净,别留下什么味道,熏着主子们了。”

“是,嬷嬷!”对于钱嬷嬷的话,丫头不敢怠慢,端着药物疾步走了出去。

钱嬷嬷看着,不由松了口气,这拉肚子好的还真是时候!其他,倒是真没多想,因为在钱嬷嬷的认识里,耍手段这种费脑子的活计,蔺芊墨做不来。

去九皇府蔺家出动了两辆马车,本来两个长辈一辆,两个小辈儿一辆很合适。但,蔺纤柔对蔺芊墨是各种记恨,对她无事尤显不够,别提跟她坐一辆马车脸对脸的看着她了。蔺纤柔可是受不得那种煎熬。

所以,最后老夫人一句话,蔺芊墨自己一辆。对此结果,两个小辈都很满意。

坐在马车中,透过车帘一角,静静的看着熙熙攘攘的京城,来来往往的人们,心里默默问候了赫连家的十八辈。

九皇府

蔺芊墨等到的时候,韩老夫人已经到了正在拉着九皇妃的手说话。

“臣妾(老身)见过九皇妃!”

“起来,赶紧起来!都是一家人不用这些虚礼!”韩暮烟笑意盈盈,春光满面,好心情完全带在了脸上,如此尤显得光彩照人,美艳不可直视。

看着韩暮烟那绝美的脸蛋,蔺芊墨叹,多好的白菜呀!赫连逸就在家好好拱呗,到处乱发什么情真让人蛋疼。想着,再次把赫连逸的祖宗问候了一遍。

看着韩暮烟那春风洋溢的面容,韩暮云眼神闪了闪,既笑道,“娘娘今天真是漂亮!”

一句话,让韩暮烟红了脸,娇嗔道,“姐姐连你也取笑我!”

“哦!这么说来,这话已经有人说过了。”

“呵呵…。可不是,为娘刚才还说,娘娘今天看上去气色尤其好呢!”韩老夫人轻笑道。

“娘…。你再这样,女儿可是不依了。”

王氏在一边也带着笑意看着,暗道;不得不说这韩暮烟长的可真是绝色,这都二十有六了,这脸蛋还保持的跟十多岁的女子一样水灵,更重要的是身上竟然还保持着女儿家的娇怯。男人可是最喜欢这种娇娇柔柔的作态了。如此,也难怪九皇爷昨日刚回来,今天就让九皇妃的娘家人过来了,这是心疼九皇妃了吧!看来,韩暮烟这几年没白等呀!

相比王氏的感叹,韩暮烟那就是真正的激动难掩了,九皇爷让她娘家人过来,这是真正的承认了她的身份吧!以后她就是名副其实的九皇妃了,盼了多少年的梦终于实现了。高兴的,韩暮烟昨天晚上是笑了半宿,又哭了半宿,把过去的心酸统统发泄了个干净,以后她都要笑着过日子。

寒暄过后,王氏忍不住开口道,“娘娘,九皇爷可是在忙吗?”

听到这试探般的问话,韩老夫人的眉头皱了一下。可韩暮烟却是一点都不在意,眼神柔柔,甜笑着道,“九爷他进宫跟皇上下棋去了,应该一会儿就会回来!”说着这话,脸上是掩饰不住的骄傲和情意。

蔺芊墨看着,一颗情意满溢的白菜呀!

看着韩暮烟那情意绵绵的双眸,蔺芊墨默默移开视线,年轻男女的爱情,犹如一场游戏,先爱的注定先输,开始有多美好,过程有多甜蜜,结束的时候就会有多痛苦。

忠贞的爱情,现代尚且难寻,又何况是在这妻妾合法的古代。在古代对一个男人情深似海,那根本就是一个自我折磨的过程。

他给不了忠贞,又舍不了真心,如此你又何必掏心掏肺?跟他,谈什么爱情呢?

男人,晚上需要的时候用用,白天闲着的时候溜溜。他把你当是宠物,你就把他当玩物,他宠烦了,你玩儿腻了,大家各自一拍两散,多好!

“奴才见过九皇爷,皇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听到不远处奴才的请安声,院子里面的女人均是面色一正,赶紧起身,韩暮烟更是不自觉的慌忙抚了抚头发,整了整衣服。

希望让男人看到自己的美,都是因为在意。

蔺芊墨扫过韩暮烟的动作,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曾经听到的情话现在越发感到膈应了。

脚步逼近,人影映现,人来自眼前。

“妾身(臣妾,臣妇,臣女)见过九皇爷。”韩老夫人在前,一干人包括蔺芊墨在后,跪地迎接。

看到随着跪在最后的那个身影,赫连逸眼神闪了闪,既收回视线,温润带着一丝笑意的声音响起,“都起来吧!自己府邸,不用这些虚礼。”

“谢九爷(九皇爷)。”一干人起身,韩暮烟柔柔的看着赫连逸。

其他人等,均是低头不敢直视九皇爷面容。蔺芊墨亦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装着死。

赫连逸看着,轻轻一笑道,“本王多年不曾回京,倒是都有些不认识了。”

韩暮烟一听,赶紧善解人意道,“人的变化快,九爷一时觉得陌生也是自然的。”说着,体贴介绍道,“这位是我母亲…”

“见过,九爷!”

“韩老夫人客气!”

“这是我姐姐…”

“见过九爷!”

“嗯!”

“这…。”

随着韩暮烟的逐一介绍,最后到了蔺芊墨。

看着蔺芊墨,韩暮烟顿了一下,面色有些僵硬道,“这是芊墨郡主…”说着,像是担心哪里惹赫连逸不高兴一样,赶紧又给蔺芊墨加上一重身份,“也是未来的郡王妃!”

本是担心蔺芊墨那些过往太丢人,特意给想增点彩。奈何,这最后一句是明显是适得其反了。

赫连逸眼底划过一抹暗色,瞬时又消失无踪,垂眸,看着一直拿头顶对着他的人儿,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原来这位就是芊墨郡主吗?”

“是呀!她就是蔺芊墨。”韩暮烟说着,碰了碰仍然呆呆的蔺芊墨,低声道,“赶紧给九爷请安呀!”

闻言,蔺芊墨屈膝,俯身,“臣女见过九皇爷!”

身体俯下,胳膊瞬时被一只大手拖住。

“不必拘礼,起来吧!”

蔺芊墨听了,垂眸,看着扶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蔺眼眸沉了下来,遂而起身,自然避开,“谢九皇爷!”

“呵呵…我长得很可怕吗?吓得芊墨郡主一直低着头,不敢抬头。”赫连逸轻笑道。

然,这话落在其余人的耳朵里,瞬时就是蔺芊墨不知礼,惹得九皇爷不高兴了。

王氏嘴巴抿的紧紧的,就知道她是个会闯祸的,这才刚回来就竟然就惹得九皇爷不高兴了。

韩暮烟也忐忑了起来,赶紧道,“芊墨郡主肯定就是太紧张了,还请九爷不要责怪!”

“是吗?”答的温和,可眼里透着清晰的怀疑。

韩暮烟看此,有推了推蔺芊墨,示意她赶紧抬头。

蔺芊墨什么都没说,干脆利索,抬头!

这一抬头,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

赫连逸嘴巴抽了一下。

妞们,我是想写完的,可是我卡住了,~(>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