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巴掌/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香肠嘴,红肿,外翻,不忍直视!

眉眼再好看的一张脸,配上那么一张嘴,恶…。韩暮烟离得近,看的最清,瞬间觉得胃开始翻腾。

除却九皇爷以外,年纪最大,辈分最长的韩老夫人,不淡定的开口了,“你…。你这嘴是怎么回事儿?”

蔺芊墨听了,眼里带着一丝不明,抬手轻轻碰触了一下嘴唇,刚碰到呲了呲牙,白着一张脸,含糊不清道,“来的时候,好像被什么叮了一下,当时痛了一下,我也没在意,但从刚才就开始火烧火燎的,难受!我的嘴…。怎么了吗?”

不说话,那嘴巴也就是难看死!这一开口,两片肿肉这么一动一动,犹如那两条红色的青虫在蠕动,看着……所有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嘴巴也闭上了,就怕一开口会吐出点什么来。

赫连逸觉得吧!他也是从血色中趟过的人,什么暗黑的残忍的事情没见过。如此,一个红肿变形的嘴巴,还真没什么值得大惊下怪的。想着…。继续看,看了几眼,在蔺芊墨开口说话的时候,面皮颤了颤,眼神一闪,视线跑到了别处,看天。

蔺芊墨女装的样子呢?赫连逸还真期待过,只是…以后回忆起来的时候,恐怕就剩下两片嘴了吧!蠕动的红色肉虫…。

“你…你这怎么不早说呀!”王氏耷拉着眼皮轻斥。自我感觉,少了眼神攻势太缺少气势,王氏很不满意。然,奈何眼前那两片嘴实在让人无法直视。她最近都不想再吃肉了!

“小女无撞,污了皇爷的眼,请皇爷赎罪。”韩暮云皱着眉头冷冷看了蔺芊墨一眼,既屈膝,跪地请罪,态度很是卑谦。跪在地上,韩暮云心里满是凉意,嘲弄。果然,蔺芊墨一回来,一切都恢复到了从前。不过,这么多年,为了她跟别人卑躬屈膝的请罪,自己还有什么不习惯的呢!

看着韩暮云,蔺纤柔扫了蔺芊墨一眼,眼里划过沉冷,既在韩暮云身边跪了下去,低声道,“请皇爷赎罪!”

赫连逸温和一笑,“芊墨郡主又不是有意的,谈何赎罪?都起来吧!”

‘有意’二字,落在蔺芊墨耳朵里显得有其重。

“谢皇爷!”起身,韩暮云看着蔺芊墨道,“你身体不适,我让胡嬷嬷先送你回去!”

“呃…”蔺芊墨点头,赫连逸适时开口,“芊墨郡主是来我府上做客的时候伤着的,这么回去了可是不合适。”说着,看向影七,“去请御医来,两外找两个丫头过来,让她们带芊墨郡主去客房休息!”

听到赫连逸的吩咐,蔺芊墨垂眸。其余人,却是深感九皇爷仁和,叩谢并惶恐婉拒,“不敢劳烦九皇爷!”

“不麻烦,都是应当。”赫连逸看着一直垂首不语的人儿,笑的越发温和。

韩暮烟在一边看着九皇爷,笑的柔美,未多想其他,反而觉得九皇爷对蔺芊墨如此,那是都是跟她做脸面呢!感动且满足…柔柔一笑,道“既然皇爷都这么说了,那…。”

“多谢九皇爷盛意,不过…。”蔺芊墨从袖带里拿出一个小瓶子道,“臣女在被咬后,为了预防万一,已经让丫头去买了药预备着了。所以,就不劳烦九皇爷了。”

“是吗?”赫连逸看着蔺芊墨手里的瓶子,笑了笑,“芊墨郡主倒是想的周到!”

“不敢当九皇爷一赞。”说完,抬眸看着王氏等人道,“孙女这副样子实在不雅,就先告退了。”

王氏一听,答的那个利索,完全无任何再开口的机会,“回去吧!回去吧!”赶紧回去,太碍眼了。

“是!”蔺芊墨应完,对着赫连逸俯身,“臣女告退。”说完,低着头,向外走去。

赫连逸看着蔺芊墨的背影,扫了影一七一眼。

影七见状,适时开口,“九爷,该去长公主那里了!”

闻言,赫连逸嗯了一声道,看着一众女眷,淡淡道,“你们坐吧!本王还有事儿,先走一步了。”

“是,皇爷慢走!”

“妾身送皇爷出去!”

“无需!”

赫连逸应完,转身,抬脚大步往外走去。脚刚迈出去,就见已离开的人儿又转了回来,赫连逸看着眼睛眯了眯。

其他几个人看到蔺芊墨又回来,眉头也皱了起来。韩老夫人率先开口,“郡主可是忘了什么吗?”

蔺芊墨抬头,指着自己的嘴巴,轻声道,“我擦过药感觉嘴巴好多了。想着,应该很快就会消下去。所以,我想再停留一下,等差不多了再离开,免得走出去被人看到了产生什么误会。”

说着,看着韩暮烟笑了笑道,“皇妃娘娘诚心宴请外甥女,我心里很是感激。可我要是这么走出去,岂不是让人说娘娘招待不周嘛!这可不好!”

那香肠嘴笑起来实在是让人心发颤,不过,这话说的倒是不错。九皇爷回京,多少人看着呢!而,九皇妃宴请娘家人,就算没大肆宣扬,想来也有不少人知道。如此,看着的人也肯定不少。这样一来的话,蔺芊墨这样走出去还真是有些不合适。

像她们知道内情的,清楚蔺芊墨是身体不适。可落在外人眼里却还不知道怎么看呢?九皇妃第一次做宴就惹来闲话这可是不好。而且,现在九皇爷有事有外出了,最让人顾虑的理由不在了。至于其他,碍眼一点就碍眼一点吧!

想着,护女儿的韩老夫人又是第一个开口了,“我看着也比刚才好一些了,这样倒是也不用急着去找大夫了。来,坐下吧!一会儿就该吃饭了,吃完饭一起回去。”

看人家这话说的多漂亮,刚刚让蔺芊墨离开,那是处于担心,人家是想着让她去找大夫呢!

蔺芊墨垂眸笑了笑,稳稳的在一边坐了下来。

本打着去长公主哪里的赫连逸在走出后院后,脚步一转,去了书房。片刻,在听完暗卫的禀报后,勾了勾嘴角,脸上没一丝恼色,也无任何意外,只是有些无奈,那丫头要是如此轻易落了他的算计,那就不是她了。

影七站在一边,叹气,以前他认为,男人想到得到女人,需要的是甜言蜜语。可现在,才知道,想得到一个女人需要的是斗智斗勇呀!

这一来一往的,他看着都觉得累。只是看着赫连逸脸上的笑,明显却是乐在其中呀!请赎他情窦未开,这种煎熬有何值得开心的。

“影七!”

听到赫连逸的声音,影七迅速收敛心思,应,“属下在!”

“去告诉影一,注意手下力道,别打重了。”说着顿了一下道,“不过,也别太轻了!”

影七听了嘴巴微微抽了一下,主子这是难为人呀!这是担心把人伤着了,却又怕不能如愿。唉…。看着赫连逸如此费心的样子,影七对女人再也不期待了,太麻烦了!

影七叹息着闪身离开,对着潜藏在暗处的影一把主子的命令传达了一遍。

影一听完,看着手里的小石头怔了一会儿,转头看着影七,“你看这个是大,还是小?”

影七翻了翻眼,“管它是大还是小,能把人留下是王道!”说完,飞身离开。

影一看着,举棋不定,看了一会儿,抿嘴。要顾虑她的心情,还有顾忌她的身体,太难为人了!这活,他情愿去杀人,以一敌百也不怕…。

国共府

“你那郡王妃去九皇府做客了,你可知道?”国公爷放下一颗黑子,看着凤璟,不经意的开口。

凤璟看着棋盘,神色淡淡,“知道了!”

国公爷听了笑了,眼神贼贼,“什么时候知道的?”这小子也知道在意了?意外呀?

凤璟放下棋子,淡淡道,“刚知道!你说的。”

国公爷听了,笑脸没了,一本正经道,“对此你怎么看?”

“情话什么的,我没兴趣再去听第二遍。”凤璟实话实说道。

国公爷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瞬时又松开,哼了一声道,“看你那出息,媳妇被人盯上了都不敢去抢。”

凤璟听了,抬眸,看了国公爷一眼,开口,“该你了!”

国公爷:…。已习惯!跟凤璟说话,没解气的时候。

吐出一口浊气,国公爷丢下一个黑子,道“那女孩虽然也是麻烦的,不过脑子确实不错。”

“嗯!”

“凤家的郡王妃,不是只会拿针绣花就够了的。光有贤良淑德,是压不住凤家这一大家的。那丫头是个有魄力的,透着一股狠劲儿。”

凤璟听了无声默认,确实够狠,当日她扎赫连逸那一下子可是一点都没手软。想着,凤璟忽然感到身上有些刺刺的。眉头轻皱,错觉都出来了!

“韩东可说了,那个丫头可是个敢杀人的。”国公爷说着,瘪嘴,“没想到,就蔺恒那软蛋竟然生了这么好一个闺女。生在他们家真是可惜了,要是生在我凤家…。”

“也轮不到你教导,祖母不会同意!”

一句话,国公爷脑袋耷拉了下来,“你小子就不会说句我爱听的。”

“你输了!”

国公爷:…。

随即棋子一丢,不忿,不屑道,“这玩意儿跟纸上谈兵差不多,输了赢了又如何没意思。哪里比得过真正的沙场…。”国公爷说着,眼里射出灼热,豪气翻涌,“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铁马金戈,尘土血色,那才是真正让人痛快呀!”

凤璟听着,没什么反应,国公爷的英雄豪姿,他见识过。那种热血沸腾,他也曾感受过,只是现在都淡了,淡的已经记不起那种感觉了。

“唉!可惜,我现在老了。”国公爷怅然若失。

“谁都有这么一天。”

“你这是安慰我吗?”

“以后少动弹吧!”

国公爷脸色立刻不好了,瞪眼,“你对我这次请旨的事情还是不满?”

“等到我病好了,你心结解了,就送她离开,佑她一安,同时圆了你对韩琦招亏欠。”凤璟说着,看着国公爷变得厚重的表情,淡淡道,“在九爷手里夺人,并不容易。只是你有心,我也不违背。但,没有下次。”说完,起身离开。

“璟儿,让你娶她为妻,你还是不愿,对吗?”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凤璟脚步微顿,沉寂片刻,凤璟那特有的清淡声音响起。

“是谁都没差别,唯一不同,她特别麻烦。不过,也有价值。”说完,离开。

国公爷看着凤璟的背影,良久,缓缓闭上眼睛,掩住忽然变得模糊的眼睛。说到底还是为了自己!

从凤璟受伤以后,这十多年国公爷几乎巡遍了整个大瀚,但凡听到一句谁医术好的话,他都给找过,然,最后的结果,却都是失望。

有多失望,就有多懊悔,就有多心痛。可他失望,却不敢绝望,绝望就等于放弃,只要他活着一天,他就不会放弃。只是,不可否认他开始着急,因为他年纪大了,越来越老了,他不想等到死的那天,都没给医好凤璟,那样他死了也闭不上眼。

而现在,他也不敢死,不能死。因为他清楚,对于凤璟,凤家的人心痛的有,遗憾的有,无所谓的有,甚至连高兴的恐怕都有。什么心理的都有,唯一缺少的恐怕就是那份医好凤璟的决心。

所以,在没有医好凤璟前,他不能死,也绝对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机会。

现在,蔺芊墨的那一手精妙且与众不同的针法,是国公爷的希望。哪怕为此让凤家和赫连逸对上,也在所不惜。

其实,就算没有蔺芊墨这个引子,也会有别的因由,凤家跟九皇爷对上在所难免,因为那是皇上想看到的。

皇上日渐年衰,九皇爷却正值年盛,手里又握着先帝留下的空白遗召。一空白圣旨在手,哪怕废帝都无人敢不从。这样如芒在刺的威胁,一般人都受不了,更何况是堂堂一国之君了。

皇上容不得九皇爷的心,随着他年纪的增长定会逐渐迫切,就跟自己想要急切医好凤璟的心一样。

皇上要动赫连逸,凤家就是最好的那把刀。君为臣纲,君为主,臣为从,这是忠,反之…。

国公爷想着心里不可抑止溢出一丝悲凉。然,那已苍老却更显精锐的眼底,却划过一抹暗色,隐晦莫测!

水以载舟也以覆舟…。

九皇府

赫连逸离开,再未出现。对此,韩暮烟心里有些失望,不过,却一点没表现出来。招呼着娘家几个人,欢快的用了饭。当然,由始至终蔺芊墨都是被隔开的那个,原因一部分在她那嘴巴上,更大的原因那是因为她本人,看到她就闹心。

“娘,你尝尝,这是九爷带回来的厨子做的,味道可是不错!”韩暮烟给韩老夫人夹着菜,笑眯眯道。

韩老夫人听了,嗔笑道,“皇爷带回来的厨子自然是好的,在你眼里,有什么是不好的呀!”

“娘,看你说的!”

“呵呵…。”

“姨母,外祖母说的可是实话!”蔺纤柔笑着附和,看着独自被安排在远处的蔺芊墨,眼里的笑意越发真切。

“连你这小丫头都来打趣我?想讨打是不是呀?”

“人家说的是实话嘛!”

“姐,纤柔这丫头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没规矩了,你不管管呀!”

“她可是皇妃娘娘的外甥女,我哪里敢管呀!”

“你们…。这是合起来挤兑我呀!”

“呵呵…。”

听着不远处,传来的欢快嬉笑声。蔺芊墨却是看着眼前的饭菜,笑了,只是笑意完全不达眼底。

君悦轩的厨子都给带回来了,九皇爷可真是够有心的。一样的菜色,都是以前她吃过的喜欢吃的。明明一样的味道,可今天吃起来却感觉特别的油腻。

身边的伺候用饭的婢女,看到蔺芊墨用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很是关心的问道,“郡主,可是菜色不合胃口吗?”

蔺芊墨听了,抬头,看了她一眼,淡淡道,“嘴疼!”

婢女闻言,不再说什么,俯了俯身离开了。

蔺芊墨看着她的背影,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只有指腹上有茧子的丫头,是做什么活的呢?想着,微微转动手里的筷子,脸上那一丝浅笑,完全隐没。

书房

“没吃几口吗?”赫连逸放下手中的杯子,看着眼前的婢女道。

“是,芊墨郡主说嘴巴不适!”

赫连逸听了,叹了口气,“下去吧!”

“是!”婢女领命,闪身消失不见,那速度与影七不相上下。

赫连逸食指轻叩桌面,淡淡开口,“看来,那丫头是真的不高兴了!”

影七垂眸不语。襄王有心神女无意,主子这么费心又何必!唉…。

***

用完饭,几个人又陪着韩暮烟待了一会儿,才起身,告辞。韩暮烟起身相送,韩老夫人推迟不过,几个人相携往府门处走去。

一众人在前,蔺芊墨在后默默跟着。

“烟儿,你今天也累了就别送了,回去吧!”

“我想送送嘛,就这么几步路,无碍!”

“你这孩子!”韩老夫人拍着韩暮烟的手,欣慰道,“以后,现在九皇爷回来了,你也要好好过日子。只要你过的好,娘就没什么不满足的了。”

韩暮烟听着,不由红了眼眶,“娘,你放心吧!我会好好过日子的。”

“那就好,那就好…”

韩氏母女说这话,其他人也没敢轻易插嘴,都跟着身侧默默的跟着。蔺纤柔脚下却是缓了两步,落在了蔺芊墨身边。

“你今天可是又出风头了!”

听到耳边那饱含厌恶的声,蔺芊墨眼帘都微抬,她现在心情不好,没兴致跟一个小孩子斗嘴。

见蔺芊墨不搭理她,蔺纤柔更来气了,“又是这副不知悔改的样子。”

懒得回应。

蔺芊墨本以为不搭理她,蔺纤柔就说两句就走开了。没想到她还来劲了,也不看看这是不是在自己府,就开始低声训斥开来。

“今天如果不是九皇爷仁善,大度。就你那副恶心的仪容,早就被降了罪了。”蔺纤柔狠狠道,“蔺芊墨,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不惹祸,你要拖累我们到什么时候才甘心…。”

蔺纤柔的话未落下,蔺芊墨转眸,目光清冷,淡淡开口,“想知道挨耳光什么滋味吗?”

“你说什么?”蔺纤柔一怔,而后嗤笑,“怎么?想打我!”

“不止一巴掌。两个脸蛋各有赏!”

蔺纤柔听了,冷冷一笑,“呵呵…你以为我怕你吗?”

“想试试吗?”

“来呀!”说着,挑衅的看着蔺芊墨,“看看前面那几个人,每一个都是护着我的。所以,我借你个胆子…。”

啪啪…。

余下的话在两个耳刮子声中消失了!

蔺纤柔懵,其余人惊,蔺芊墨甩了甩手,看着前面均已染上怒色的几个人,勾唇一笑,轻轻淡淡道,“刚才四妹妹想跟我说说三殿下。”

这话一出,王氏,韩氏等人的脸色变了。

“皇家人岂是我等可以非议的,所以,为了四妹妹好,我就教导了她两声。”说着,看着蔺纤柔红肿的脸颊,很是不忍道,“很痛吧!可痛总比掉脑袋强。以后妹妹可要记住了,别什么话都往外说。”说完,往外走去。

经过,韩暮云身边的时候,顿住脚步,低声道,“我不会告诉祖父的。也请母亲好好交代一下四妹妹,可别说漏了,不然,可就不是两巴掌能了的事儿了,我可是不想看到自己妹妹逐出家门,母亲以为呢?”

韩暮云听着脸色发青,紧紧的咬着咬根道,“你有心了!”

“应该…。”蔺芊墨说着,忽然顿在,身体微僵,眼眸微缩。

不过,蔺芊墨的异样韩暮云没注意到,因为她已走开,疾步向蔺纤柔走去。

韩暮云走开,韩氏绷着脸上前,看着蔺芊墨沉声道,“就算是柔儿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你又如何能在这里动手?你知道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还有没有脑子?”

“就因为有她这么个人在,我蔺家才会如此不得安生的。”王氏当仁不让,在府里因为蔺昦憋在心里的话,在此如何能放过,补刀个痛快。

蔺芊墨听着这些数落,垂首,没反应,抿嘴,憋着一股气,等待身上那股异样退去。

“我说的话,你听到没?”

“每次都是这样,做错了事儿就开始装聋作。”

“蔺芊墨…。”

异样退去,蔺芊墨遂然抬头,面色清淡,透着一股冷意,“韩老夫人觉得我不该动手?”

韩暮烟见蔺芊墨如此态度,眉头也皱了起来,“芊墨郡主,你这样怕是…。”

“在皇家的地盘,说皇家人的不是!韩老夫人您觉得护着合适吗?”

一句话,韩老夫人脸色一变。

“打了,那是知错能改;护着,那才是助纣为虐!韩老夫人,我蔺家胆子小,太放肆的事情可是做不出来。”蔺芊墨说完,在看到不远处出现的身影后,眼睛眯了眯,既,转身离开。

韩老夫人被噎的胸口疼,此时却是一句不敢多讲,只是恨恨道,“告诉你姐姐,一会儿让她坐我马车。好了,娘娘不必送了,回去吧!”韩老夫人说完,硬着脖子离开。

王氏看到韩氏被蔺芊墨噎的哑口无言面色难看的样子,一下子觉得心里的火气消减了不少。

另一边,赫连逸等人在看到蔺芊墨离开后,也无声的走开了。

“影一,怎么回事儿?你没动手吗?”影七问。

“有,并且我确定打中了赢浅的穴道。”

“那…。那这是怎么回事儿?”穴道被击中,人为什么没倒下。人没倒下,如何留下。

“我也不明白呀!”影一也觉得奇了怪了,“用脑子的事情我不行,可这动手的事情,我还是有自信的。特别点穴这点小事儿了。”

一碰到蔺芊墨,就各种邪门!影七觉得头痛,“主子,您怎么看?”

赫连逸沉默沉默片刻,温和一笑,别有深意道,“怎么回事儿?恐怕只有墨儿才知道了!”

蔺家

回到蔺家,一切如常,王氏继续躺倒,韩氏与以往无异,只有四小姐累着了,回来就躺下了。至于其他,没任何异常。

蔺纤柔被打,没人说,没人提,自然也无人知晓,风平浪静的很。

蔺芊墨对此是毫不意外,只要皇帝不死,贤妃依然受宠,三皇子在蔺家就是一个无声的禁忌,提他,连着她,在蔺家这是作死!

晚,夜深人静。蔺芊墨翻看着医书不知不觉睡着了,梦里正用暴雨梨花针猛扎某个人。脸颊上忽然一抹异样的热度传来,蔺芊墨心里一凛,猛然睁眼,一个高大的身影映入眼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