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凤郡王到,九皇爷到/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大的身影,背光而立,月光洒在身上,让周身染上一抹似梦似幻的柔光,明暗交错间,面容朦胧,表情隐晦不明,神秘中又透着一丝令人心颤的唯美!

眼前人,如梦似幻,绝美如仙,美的让人恍惚。也让蔺芊墨倍感意外,有些吃惊,甚至有些不确定。

“凤郡王…。?”

在蔺芊墨睁开眼睛的那刹那,凤璟的视线同时从蔺芊墨的脖子上移开。在她无所觉间,杀意无声褪去。手从她脸颊上移开,垂眸,静静的看着她。

那寡淡的表情,清淡的眼神!让蔺芊墨确定,他确实不是来做采花贼的。

“郡王爷,深夜路过这里,可是口渴了?”蔺芊墨轻笑,低语,十分之友好问。

“不渴!”

“哦!那就是想歇歇脚了,来,请坐!”

“嗯!”

凤璟坐下,蔺芊墨拖着下巴看着他,笑眯眯道,“这么样?美女好看吗?”

凤璟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在哪里?”

“就是你的未婚妻我呀!”

“哦!”

那反应,气人的!蔺芊墨却忍不住把头埋在枕头里咯咯笑了起来,笑的花枝乱颤。

看着蔺芊墨那样子,凤璟眉头动了动,淡淡道,“因为知道我的身体情况,所以才不害怕吗?”

闻言,蔺芊墨摆手,从枕头上抬起头来,笑声隐没,脸上却是笑意满满,眉眼弯弯。

那副模样,莫名让凤璟想到了凤嫣养的那只猫,懒懒的,每天眯着眼睛…。一副讨打样儿。

蔺芊墨不知道,在凤郡王的眼里,她已沦为猫了。只是笑眯眯道,“其实,比起凤郡王的身体,我更害怕是你的武艺!”

身体好,做得了采花贼,可不见得能杀的了人。可武功好就不一样…。被奸?被杀?那个更可怕呢?蔺芊墨觉得是后者。前者还有机会可以讨回来,可命没了,就什么都没了!

“既然怕死为何还拒绝九爷?”

“也没人规定,遇到了危机只能认命,不准人挣扎一下的吧!”

“你挣扎,我麻烦!”

“同患难,这是多大的缘分呀!”

“孽缘吗?”

“不,我们一定会喜结良缘!”

“无喜,我不是自愿的!”

这纯粹的话出,蔺芊墨的肩头又剧烈的颤抖起来,笑的腮帮子发酸,“放心,我不会强迫你的!绝对不会。”

“你很高兴?”

“不,其实你能同意,我是受宠若惊!”

“我与你相反!”

“我会好好补偿的。”

“医好我的身体吗?”

“我会尽最大努力!”

“侧面说明,没十分把握!”

“您老敏锐,小女惶恐!”

“九爷或许就喜欢你这没大没小,牙尖嘴利的样子吧!”

“以后我一定改!”

“我也不讨厌!”

“以后只在你面前大胆!”

“不过,也没多喜欢!”

“我这胆,能屈能伸!一定让郡王满意。”

看蔺芊墨那信誓旦旦的样子,凤璟默默的垂下眼帘,适时转移话题,“今天去九皇府了。”

“去吃了顿饭!”

“感觉如何?”

“饭菜有些腻,姨丈家的很大!”

姨丈二字出,凤璟眼帘微动,抬眸,“姨丈二字,九爷不会喜欢,别火上浇油!”

“是!”蔺芊墨郑重应完,俯身看着凤璟,轻声道,“郡王今日未去九皇府也是担心会火上浇油吗?”

“去九皇府作何?”

“英雄救美呀!”

“什么时候由此想法的?”

“一直这么想着。”

“你想多了!”

“人生总是有出乎意料的事情发生嘛!就比如现在,跟郡王爷深夜促膝长谈,我可从来没想过。”

“只是想来问你一句话!”

“你说!”

“确定不后悔吗?”

蔺芊墨听了,眨了眨眼,眼底流过一抹真切的笑意,“凤郡王,有没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可爱!”

凤璟听了没说话。

蔺芊墨笑了笑,“凤璟,谢谢你特意过来,问我刚才那句话。虽然,你应该只想确定一下在下定前夕,看看能不能甩掉我会这个麻烦。不过,我还是挺高兴的。”

“高兴什么?”

“高兴你没有推拒我这个麻烦,高兴你没有反悔,也高兴你给我选择的机会呀!”三个高兴一出,蔺芊墨觉得她说话琼瑶式了。原来拍马屁的最高境界,是说动听话呀!

可惜,这动听的话凤璟听了却没什么感觉,因为蔺芊墨说的都是事实,她确实是个麻烦。

“九爷除了不会做饭,但能给你的东西,却是一般男子都给不了的。”

“哪又如何?”

“为什么不喜欢?”

“为什么一定要喜欢?”

凤璟听了,静静的看了蔺芊墨一会儿,淡淡开口,“权势,富贵,尊贵,宠爱,这些你不喜欢吗?”

“我都喜欢!”

“这些九爷都能给你。”

“能给我多久?”蔺芊墨淡淡一笑,笑容有些模糊,“权势,他有,我才有;富贵,他舍我才有;宠爱?他愿意给,我才有。我的一切都在他手中,他一收手,我瞬时一无所有。”

“你还有一份无忧!”

“是呀!就算没了宠爱,还能得一份衣食无忧。这也是男人的良心,女人的一种好归属吧!”

女人,喜欢的时候给份宠,不喜欢的时候,保她一份衣食无忧,他们觉得这样没什么不对,甚至能保她一份无忧,已是难得!这就是现实。

“这有什么不对吗?”

“没有!只是有些感叹,男人可随心,女人却只能认命!”

“可你在反抗!”

“我只是想更爱自己一点。毕竟一辈子太长。让男人一辈子都喜欢一个女人,你们都觉得是天方夜谭。那么,让一个女人用一辈子的时间,看着曾经宠自己入骨的男人不断的宠着不同的女人。以己度人,郡王觉得那种感觉会好吗?”

“我不知道!”

“郡王不知道。而我,不想知道!”

凤璟听了深深的看了蔺芊墨一眼,“看来,明日定亲势在必行了。”

“我一定会把自己打扮漂亮,好好表现,不给郡王丢脸。”

“现在这样,也不难看!”

“花蕊初现,以后会越来越好看,保证郡王爷看了多吃一碗饭。”

“已经很麻烦,别再招蜂引蝶了!”

蔺芊墨听了一怔,而后恍然,咯咯笑了起来,“我就是再变,也无法与郡王看齐!”

“有自知之明的人,为何却如此固执!”

“因为对郡王一见倾心呀!”

“真话?”

“如果是呢?”

“定亲取消!”一辈子对着这么一个不省心的女人,凤璟觉得日子难平静。

蔺芊墨听了,抿嘴笑了,“是恭维话!”

“以后少说!”

“好吧!”

“有空去看看东叔。”

“不方便!”

“我让人晚上来接你。”

“闺秀房岂能随意任人进,万一被发现,人家会以为我红杏出墙。”

“女婢!”

“那会不会以为我断袖?”

闻言,凤璟看着蔺芊墨不说话了。

蔺芊墨看了嘿嘿一笑,拱手妥协,献媚道,“什么时候来,我好候着!”

“就这时辰!”

“好!”说着,加了一句道,“来的时候打个暗号吧!”

凤璟没说话,静待!

蔺芊墨搓了搓手,道“每次来就从窗户丢个元宝进来,响声够了,那颜色也特别能醒神儿。郡王爷觉得怎么样?”

凤郡王听言,沉默了一下,才不疾不徐道,“把口水擦擦吧!”

“呃…。”

蔺芊墨反射性的刚抬手,凤郡王清清淡淡的声音又传来,“明日下定,记得把这表情收起来!”

“聘礼很多?”

“只是走个过场。”意思是你别想太多了。

“零头可以赏我不?”

“闭眼,睡吧!”说完,凤璟闪身消失。

这是告诉她,做梦去吧?蔺芊墨呵呵一笑,看着凤璟离开的方向,良久,抬手抚了抚凤璟刚碰触的地方,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

翌日

凤璟,蔺芊墨定亲的日子。这个喜庆的日子,可真正高兴的人几乎没有,纠结的人倒是不少,漠视的人也很多,当然更多的是围观的人。

无能郡王,白痴郡主,这结合…。不提其他,倒是也十分般配。郡王的女人,听起来富贵,却是一辈子活寡,没有人受的了。不过,对于已声名狼藉的蔺芊墨来说,也算是最好的归属了,同时也算是一种报应,如果不那么作,就凭着她的身份,就算再差,也不会被嫁给一个不能人道的男人。

男人呀!那活不行,任你身份再高也是枉然呀!没人一个女人受得了一辈子的。凤郡王,真是可惜了!

九皇府

影七看着悠闲品茶的赫连逸,想不通,主子此时在想什么。前两日,还迫切的想逮到人。而,现在在这个定亲的日子,主子反而不急了。难道是放弃了?如果是这样最好不过了。不过,就是有些不符合主子的秉性。

另一边,韩暮烟一大早就对着镜子开始发呆。

绿柳守着,看到最后忍不住开口,“娘娘,怎么了?可是有哪里不适吗?”

韩暮烟没说话,只是怔怔的看着。

绿柳看着担心了,上前一步,紧声道,“娘娘,你别吓奴婢呀?这是怎么了呀?”

韩暮烟转了转头,开口了,“绿柳!”

见韩暮烟总算是有反应了,绿柳松了口气,“奴婢在!”

“你说,我是不是老了?变得难看了?”

绿柳听了哭笑不得,“娘娘,你这一早上就在琢磨这个呀!”绿柳说着,把脸也凑到镜子前,轻笑着道,“娘娘,您看…。”

看着镜子里的两张脸,韩暮烟眼神闪了闪。

“娘娘,你这容貌要是都觉得难看了,那奴婢岂不是只有去死了!”

韩暮烟听了笑的勉强,“你这丫头就会哄我开心。”

“奴婢只是实话实说!就娘娘在容貌,在大瀚没有几个人能比的了的。”

对这夸赞,韩暮烟却是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有苦涩。再好的容貌又如何,那个人不喜欢也是无用。

“娘娘,皇爷都回来了,你怎么又琢磨起这些有的没的了。”

韩暮烟垂眸,就是因为他回来了,她才忍不住想的更多了。他回来了,跟她说话了,也承认了她的辛苦,再加上他昨日那么为她做面儿。韩暮烟以为,她总算是苦尽甘来了。本以为,昨日晚上九爷他就会进她的房,可没想到…。什么都没有,连一句话都没有。

他人在外,她空守着。可现在他都回来了,也原谅她了。为何还…。这如何不让她多想想。只是这些羞耻的不安,要她怎么跟人讲。

“娘娘,什么都别想,听老夫人的话好好过日子,把心放宽了。”绿柳宽慰着,开始慢慢给韩暮烟梳妆。

“娘娘,娘娘…。”叫着,都不等韩暮烟开口,守门的丫头就跑了进来。

绿柳看着眉头瞬时皱了起来,开口,训斥,“都不等娘娘应,就跑进来?这是谁教你的规矩?”

丫头连赎罪都隔过没说,只是急急道,“娘娘,皇爷刚派人来说,请娘娘过去一趟…。”

这话一出,韩暮烟猛地站了起来,“你刚才说,九爷请我过去?”

“是的,娘娘!是影护卫特别来说的。”

确定自己没听错,韩暮烟激动了,脸上的失落完全无踪,喜色难掩,急切道,“绿柳,赶紧给我梳妆,快点…哦,不,你先去给我找衣服,拿我新做的那件,快,快…。”

绿柳看着,抿嘴一笑,脸上也满是开心,“娘娘,要不咱再对着镜子待一会儿?”

“你这丫头,无法无天了你,是想挨打是吧!”

“嘻嘻…。奴婢知罪,奴婢这就给皇妃娘娘找衣服去。”说完,一点都不怠慢,赶紧给韩暮烟拿衣服去了。

韩暮烟抿嘴一笑,对着镜子开始上妆。

洗手作羹汤,抬手描装,一切都为让心爱的男人。

蔺家

蔺芊墨一大早的被从床上拉了起来,睁开眼睛,各色的衣服,各种首饰就开始在眼前乱闪。

“郡主,你觉得这件如何?”

“郡主,配这首饰怎么样?”

“郡主,今天就穿这双鞋子吧!”

蔺芊墨听着,忍不住揉了揉脑仁,“先净身。”

“是…。”

洗过澡,醒过神,未免被蹂躏,蔺芊墨对着镜子,直接把要求提出来,“发髻简单大方就好,衣服就那件绿色的就行,来吧!”

“郡主,是不是有些过于简单了?”

“先梳出来看看再说。”

“是!”梳头的嬷嬷不敢多说,手快速的动了起来,就想着,万一不合适赶紧换。

*

蔺芊墨定亲,韩暮云这个做娘的,无论如何都是要出面的。所以,一大早的也是梳洗妥当了,除了面上没什么喜色,其余该做的倒是一样没落下。

“胡嬷嬷!”

“老奴在!”

“衣服,首饰都送去了吗?”

“都已经送去了,按照夫人昨天搭配的也都交代给伺候的人了。”

“嗯!”

看着韩暮云的表情,胡嬷嬷轻声道,“夫人,跟凤家结亲这也算是一桩大喜事儿。”这是下意识的提醒韩暮云脸上多少带点喜气,就算不为芊墨郡主,也要为凤家的面子不是。

韩暮烟自然明白胡嬷嬷潜在的意思,只是…。想到昨天蔺芊墨打蔺纤柔的那两巴掌,韩暮云笑不出,面无表情道,“也许是好事儿吧!只盼着她成了郡王妃后,不会反过来对付我这个多娘的就好。”

“夫人你说的这是什么话!郡主就是再不知事儿,也不会做出什么那种大逆不道之事儿的。”

韩暮云冷哼一声,“有什么是她做不出的,更何况以后有相爷护着,有凤家顶着,她就更无须顾忌了。”

“夫人,凤家是最重规矩的人家,他们不会任由郡主胡来的。”

“蔺家就不重规矩吗?”

“夫人…。”

“好了,别说了!”韩暮云是提到蔺芊墨就觉得头痛。

胡嬷嬷看着,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了。

沉默间,一个丫头轻步走进来,“夫人!”

韩暮云闭着眼睛没说话。胡嬷嬷开口,“什么事儿说吧!”

“是!”丫头俯身,轻声道,“刚主院的绿桃姑娘经过这里,说;老夫人安排了,让大小姐,三小姐还有二房的两位嫡出小姐也出来见客。”

胡嬷嬷一听,脸色不由暗了下来,韩暮云也已睁开了眼,眼底满是冷色。

胡嬷嬷看了,赶紧打发丫头出去,“好了,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是!”

婢女离开,韩暮云冷笑出声,“蔺芊墨定亲,她把那些个花花艳艳的也安排到前,她可真是够有心的呀!”

胡嬷嬷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老夫人此举动,实在是有些过了。按说,家里小姐定亲,让姑娘们上前认认人,露个脸这也没什么。可老夫人她却明显是有其他的打算呀!

她这是借着芊墨郡主定亲的日子,在给其他小姐谋划。是想凤家老夫人借此看上别的姑娘,来个双喜临门吗?毕竟,凤家的孙子辈的人可不止凤郡王一个。

明知道芊墨郡主的性情,还做如此安排。这是想让凤家看看芊墨郡主有多不堪吗?她这不是让芊墨郡主出丑,她这是想让蔺家难看呀!

老夫人真是越来越糊涂了。关键是,蔺家小姐她还单单漏了四小姐。真是太欺负人了…。

“夫人,您看要不要跟老爷说说。”

“他?他恐怕巴不得如此呢!”

“那,要不跟相爷说说!”

“说什么?说老夫人借着蔺芊墨的日子,给其他孙女铺路吗?”

老夫人就算是这么想的,可毕竟还没做到那一步,夫人这么说还真是有些站不住脚。万一传到老夫人耳朵里搞不好还会被倒打一耙。毕竟,捉贼拿脏!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

“皇上赐婚,亲事儿是怎么都跑不了。如此,剩下的就看蔺芊墨她自己的造化吧!”说完,起身,“跟我去看看四小姐!”

“是,夫人!”

*

“四小姐呢?”

“回夫人,四小姐还未起!”

韩暮云听了,叹了口气,“好了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下人退去,韩暮云走入内室,看到还在床上躺着的人儿,眼里溢出无奈,这丫头还在赌气。

上前,在床边坐下,“柔儿,还在不高兴呀!”

蔺纤柔不说话。

“柔儿,她是个不通情理的,而且,她马上就要嫁人了,以后就不会出现在你面前了,你又何必给她置气。”

蔺纤柔听了,猛的坐了起来,眼眶发红,“娘说了这么多,不就是想让我继续忍着吗?”

“柔儿…。”

“也是,在娘的眼里,我是忍习惯的那个,在多忍一些时候又有什么差别。”蔺纤柔满是嘲弄道。

韩暮云听了满是无力,苦涩,“不然你让娘怎么办?”

“你是做娘的,要打要骂,还有谁敢说你不是吗?而且,就蔺芊墨那灾星,你就是弄死她又有人会说什么?说不得大家还都拍手称快呢!少了她个祸害,家里就都安生了。”蔺纤柔咬牙切齿,目光赤红,说道最会忍不住吼了起来。

那股恨意,狠意,让韩暮云心里直跳,赶紧开口,然说出的话,却是,“柔儿,你小声些,被人听到了于你名声无好处。”

“名声?蔺芊墨一个恶名昭彰的都活的好好的,还成了郡王妃,如此,我还需要顾及什么吗?”说着,阴沉道,“或许,过去我就是顾忌的太多了,要是能少想些,早早的弄死她多好,也不用受这份屈辱了。”

外面的下人听到屋内传出来的话,心头直跳,惊骇难抑。

胡嬷嬷适时的从屋内走出来,对着门外的几个丫头道,“这里不用你们侍候了,都先出去吧!”

“是!”

“给我管好你们嘴,不然,有你们看的。”

“是…奴…奴婢明白!”

“明白最好,下去吧!”

“是!”几个丫头,低着头,疾步跑开了。

胡嬷嬷无声的叹了口气,站在门口也没再进去。

柳园

伺候蔺芊墨梳妆的嬷嬷,根据蔺芊墨的指挥被动的给蔺芊墨装扮着,心里没有一点底,也没保多大希望,只是祈祷最后不要太难看才好,不然,重新来不知道又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去了。

抱着失望的念头梳妆完毕后,看着蔺芊墨却是呆住了。

蔺芊墨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轻轻笑了!人靠一张佛靠金装这话果然不假。而且,她取悦的不是男人,而是自己的小命!这结果,对得起这番折腾。

*

巳时,蔺家举家迎接下,凤家抬着聘礼进入蔺家。一抬一抬,一担一担,各样均是双双对对。按照郡王的规格,一分不差,一样不少的抬了进来。

看着那满院的东西,王氏的眼睛都忍不住闪了闪,坦白说,还真是有些意外,没想到凤家对那么一个孙女竟然也没一丝怠慢的意思。刚一想,随即又释然了,这是赐婚,这是做个皇上看的吧!

“蔺老夫人,许久不见了,近来可好呀!”

看到凤老夫人,王氏还是惊了一下,她竟然亲自过来了,真是…。赶紧上前,“臣妇给国公夫人请安!”

“起来,起来,呵呵…。都是亲家了,不用这些虚礼。”

“是,是…呵呵…凤老夫人请!”

“好,好…”

客套着,寒暄着,进入了主院儿。坐下后,又是一番请安,对着一屋子的女孩,凤老夫人笑容丝毫未落,礼物更是一件不差。

见过礼后,王氏很是慈爱的开口了,“芊墨,来,过来给国公夫人,还有袁夫人见礼!”

王氏话一出,凤老夫人和(袁夫人)风冉眼里均是闪过一丝讶异,蔺芊墨在这里吗?没看到有那个女孩是肥壮的呀?带着一丝疑惑,看到一个绿衣女孩缓缓上前。

看着走上前的女孩,老夫人眼睛闪了闪,她进来第一眼注意到的这个女孩,竟然就是蔺芊墨?这么巧!

而,蔺纤涟,蔺纤云等几个人,看着走出来的蔺芊墨,不由低头,压抑着心里的憋闷。

本来王氏安排她们来见凤老夫人,是何用意她们心知肚明,自然,在装扮上也是费了一番心思的,虽然说不上十分隆重,却也足够精致。而,蔺芊墨是个惯爱奢侈装扮的,如此她们就算打扮的精细,也不会显得太过。然…。

哪知道今天蔺芊墨竟然舍弃了那些奢华的首饰,张扬的衣服,玩儿起来雅致。

一身嫩绿色的广袖长裙,配上一抹深绿色的腰带,同色的发带,两支精致的步摇,一对珍珠耳环。映衬的整个纤细玲珑,却又鲜活生动,飘逸无比。

往她身边一站,她们这份精致,反而变成了庸俗!还显得尤其别有用心,今天她们的出现,适得其反了。

“芊墨见过老夫人,见过袁夫人!”屈膝,规矩行礼,落落大方。

“好,好…起来,起来…”凤老夫人笑着,伸手亲自扶起蔺芊墨。

“是!”蔺芊墨抬头。

一张精致带着浅笑的小脸映入眼帘,眸黑如墨,深黑如井,樱唇如花,宛然一笑,不卑不亢,不骄不纵。

凤老夫人看着,拉着蔺芊墨的手不由紧了一下,太过超乎预料,让她几乎怀疑,蔺家做假!不过,这想法一瞬间又被推翻了,因为他们没必要弄出个蔺芊墨,毕竟,没有蔺芊墨蔺家会更安!而且这是赐婚,王氏虽然糊涂,可蔺昦可是一点不傻。这等欺君的事情他不会做。

想法定,凤老夫人眼里闪过一抹复杂,不过却什么也没表露出,脸上笑容不变,“璟儿父亲身体不太好,他母亲在侧照顾,圣旨下来两人就往家赶了,可还是没赶上今天这个日子。所以,我就和他姐姐过来了。”这是解释,凤璟父母不来事出有因,并无怠慢的意思。

这份解释,对于蔺芊墨来说还真有一些意外。不过,这份善意,却是难得。

蔺芊墨轻轻一笑,点头,眉眼弯弯,笑的纯粹,简单的满足,“晚辈从未多想,只是此刻更心安。谢谢老夫人告知,愿凤伯父安好,凤伯母安康!”

心安,那是因为忐忑过!忐忑因为在意。蔺芊墨很在意这门亲事。

这潜意的话,凤老夫人听得明白,心里五味复杂,璟儿的身体情况,蔺芊墨不会不知道。如此,这份在意有何而来呢?不是她看低自己的孙子,只是那种情况,是女人都难心安。可这女孩竟然还可以笑的这么纯粹…。

蔺家的几个女孩,看着蔺芊墨那完全出于意料的表现,心里更是说出什么滋味了。如果不是确信王氏不喜蔺芊墨,她们都要怀疑,老夫人是故意让她们装扮成这样来抬高蔺芊墨的了!

“老夫人!”

外面张虎的声音忽然响起。

王氏愣了愣,才开口,“何事?”

“九皇爷和郡王爷来了,相爷让您带着夫人和小姐上前请安!”

凤郡王来了?九皇爷也来了?王氏惊了一下。

蔺家几位小姐心头猛跳,看着蔺芊墨神色不定。

蔺芊墨垂眸,让人看不清神色。只是落在其他人眼里好似羞涩。毕竟,未婚夫来嘛!

相比她们的惊疑不定,凤老夫人除了意外九皇爷的到来以后,其他倒是很淡定。

“蔺老夫人,九皇爷来了,我们上前请安吧!”

“是,是!”王氏回神,赶紧起身,“凤老夫人,请!”

“好!”

蔺芊墨随着众人,浩浩荡荡往前院走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