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 喜欢了?准备怎么办?/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俊美绝艳,惊惑人心,却若天上云,带着一丝遥不可及。

一个温润俊雅,风光月霁,晃眼魅心,令人心折臣服!

不同气质,却同样出色,同样尊贵的两个男人,同时出现在眼前,一时眼花缭乱,一时心如鹿撞,不由手足无措,面染红色。

那个少女不怀春,那个少女不做梦,曾经幻想过的男人,本以为只在梦中有,在想象中才能出现。然,现在却忽然出现眼前,那感觉…。激动,心跳,难自持。只是在想到两个人的身份后,酸甜的感觉染上涩,一个已是他人夫,一个将是别人夫。

再想到韩暮烟,九皇爷的另一重身份。还有凤郡王的身体状况,蔺家几位小姐,这砰砰跳的心,瞬时谈了不少,只剩下唏嘘,感叹,纠结,叹息。

有些人是不敢肖想,有些人是肖想无用呀!

“臣妇(臣女)见过九皇爷,见过郡王爷!”

“都起来吧!”温润的声音,带着一丝浅笑,属于九皇爷特有的温和,“知道郡王和芊墨郡主今日定亲,本王特别来凑个热闹。”说着,看向凤璟,轻笑道,“还望凤璟别嫌本王碍事儿才好呀!”

这话听在大部分人的耳朵里是调侃,透着近亲。可凤璟听着,却知道九皇爷显而易见在说反话,碍事儿的那个是他这个郡王。

凤璟淡淡扫了蔺芊墨一眼,既移开视线,淡淡道,“不碍!”

赫连逸同时顺着凤璟的视线,看了一眼那垂首站在一众人中间,尤其显眼的那抹身影,眼睛微微一沉,笑意却不改,“如此,本王就放心了!”

蔺昦看了一眼,眼前熟稔寒暄的两个男人,垂眸,凤郡王的到来已令他感到一丝意外了,而九皇爷的出现,可谓让蔺昦感到惊讶了。

凭着和蔺家和九皇妃的那层亲戚关系,九皇爷才出现至此的吗?不,蔺昦觉得韩暮烟没那么受宠,蔺家也没那么大的面儿。或许,是看在凤家的份上才来的吧!可这,也让人感觉怪怪的,毕竟,今天是凤郡王来相看媳妇的,九皇爷这个热闹的凑得…。他在这里,怎么招呼都不够了,还能再继续做什么呀!

不过,现在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先把人招呼进去再说。想此,蔺昦收敛心神,抬头,满脸恭敬,笑的开怀,“九皇爷,凤郡王,来,里面请!”

赫连逸摇了摇头,“不了,本王只是来送份儿贺礼。”说着,缓步走到蔺芊墨面前,“芊墨郡主!”

“臣女在!”

赫连逸垂眸,看着女孩儿乌黑的头顶,小巧白净的下巴,从袖袋里拿出一个盒子,递了过去。

蔺芊墨看着眼前盒子,眼睛微眯。

旁边一众人看着,心里均是一惊,同时也是涌上一股奇怪的感觉,总是觉得那里不对劲儿,总是觉得哪里怪的厉害。

九皇爷是什么身份,需要特意过来,亲自送贺礼?还是是亲手送给蔺芊墨?这份看重让人意外的,直感到奇怪。

蔺昦看着眉心直跳,莫名的头皮发麻。这贺礼,送到他手上,送到凤郡王的手上,蔺昦都觉得是份儿贺礼,可这么往蔺芊墨面前一递…。一种私相授受的感觉,挡都挡不住!

虽然觉得这种感觉太荒诞,太扯淡。可…。它就是生生的出来了,且直冒冷汗。

凤老夫人看着,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

其他人,敏感的感觉到奇怪,但总归少了一份敏锐。女孩们有些羡艳,嫉妒蔺芊墨这份突然的看重。男子们却想着,或许,韩暮烟是真的得了九皇爷的宠爱了。这是爱屋及乌呀!

赫连逸一举动,众人心思各异,蔺芊墨垂眸,没动,好似愣住,一时间众人沉默,沉寂。

静默间,凤璟清淡的声音响起…。

“既然是给我们的贺礼。那,我们就收下了,谢九爷!”说着,很是自然的拿过赫连逸手里的盒子,虽然拿到手里的过程中,用了点不小的力道,不过,因为凤某人面部表情太过风轻云淡,让所有人看起来很是轻而易举,完全看不出丝毫夺的痕迹。

凤璟这突然的插手,影七眉头跳了跳,赫连逸眼睛微眯,继而一笑,刚才眼底划过的那一抹暗色,无人探到,“凤郡王收着也是一样的。”一语意味深长,情绪莫测。

凤璟看在眼里,微微颔首,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两个男人看起来很是融洽。

蔺昦无声的吐出一口气,都不知道刚才那忽然的紧绷为那般。

凤璟把盒子放入袖带中,顺手又拿出一物件,在所有人惊疑不定的神色中,走到蔺芊墨跟前,抬手,很是自然的拿下蔺芊墨头上的两只步摇,把手里的发簪插入在她的发髻中。

这举动,一言不发的,不带商量的,有些霸道,动作透着生疏,却又带着不可忽视的点点亲昵!

“我看看!”凤璟开口,声音淡淡,语气轻轻,绝对不是调戏。

蔺芊墨抬头,看着凤璟,目光轻轻浅浅,带着一丝柔柔淡淡,懵懵懂懂的微笑。

赫连逸看着那张精致的小脸,穿上女装后,展现的别样矫情,别种风情,眸色越发暗沉。然,面上却无丝毫异状。

凤璟看着蔺芊墨头上的发簪,开口,直述,“母亲早预备下的,给儿媳妇的礼物。”说着,垂眸,看着蔺芊墨,微微一顿,“你戴上,挺好看!”

平淡的表情,平淡的语气,一句简单的夸赞,挡不住的悸动,俊美到耀眼的男人,那不经意展现的柔情,画面美好到让人生出异样期待。

蔺芊墨闻言,垂首,好似不好意思。其实,却是掩饰脸上讶异,凤郡王这举动,超出预料,昨天晚上,什么英雄救美的事,还让她少幻想,今天就开始玩儿双簧,都不给人准备的时间呀!

“我的呢?”

“呃…”蔺芊墨一愣。

“礼物!”

这大庭广众之下,要的太直接了,要的太突然了,她没准备呀!凤郡王今天怎么就这么不矜持了呢?大瀚定亲还有这规矩吗?没听说呀!

思索着,低头打量着自己,同时伸手开始往袖袋里面摸,希望能摸出点什么来。

片刻…。

打着粗略千千结,串着转运珠的红色念珠,被蔺芊墨从手腕上解下来,拿在手中。

看着那物品,旁观的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蔺芊墨看着,暗道;好在还有件东西,也不花俏,男女皆宜,男女皆宜。抬眸,看着凤璟,笑了笑,有些不自然。

凤璟看了一眼,抬起胳膊,意思很明显。

蔺芊墨上前一步,低头,为他绑上,还好绳子够长,就是带在凤璟手腕上有些不伦不类的。

凤璟端起手腕,看了一会儿,“喜庆!”

听到这夸奖,蔺昦嘴巴先抽了一下,这么个物件,凤郡王愣是找出优点了,真是…。难为郡王了!

王氏已经不想抬头了,简直是丢脸到家了!

蔺恒抹了把汗,看着韩暮云嘴巴抿成了一条直线。

蔺家几个女孩,看着蔺芊墨眼里溢出嗤笑,连定亲的日子都丢脸,她可真是…。只是,幸灾乐祸的同时,心里为何涩涩的呢!

赫连逸扫了一眼凤璟的手腕,勾了勾嘴角。

蔺芊墨一直低头装死,反正今天这个日子,她低头,就是害羞,没错!

凤老夫人笑了笑,“这礼物好,护身又喜庆,璟儿呀!以后好好戴着吧!”

“嗯!”

蔺昦听了,赶紧适时开口,“墨儿这丫头今日太紧张了,有些失礼的地方,还请老夫人多担待。”

“怎么会!芊墨很好,我呀!今天很高兴。”凤老夫人笑的真切,“相爷,以后就是亲家了,客套话咱可就不说了。”

“是,是…!”

又寒暄了几句,赫连逸告辞离开,凤璟相送,未再回来。

***

下定的日子,就在意外不断,惊喜连连,却又心惊肉跳中也算圆满结束。

王氏是什么谋算都忘记了,精神紧绷的,在凤老夫人等离开后,就直接躺到了,连那一肚子的火气都累的没力气发了。

王氏没力气,蔺恒却没忍住,结束后,对着韩暮云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问罪。

“你到底是怎么当娘的,到底是怎么做这个当家夫人的?定亲交换私礼这么大的事情你都不知道吗?你都不知道交代她,给她准备一下嘛?你看看她拿的那是什么东西?红绳念珠…。”蔺恒说着,都觉得脸臊的厉害,气的咬牙切齿,“那是男人戴的吗?”

韩暮云低头不言,也让人看不清神色。

蔺恒看着火气更炙,“对方可是凤家,是凤家!拿这东西出来,你们这是想接亲?还是想结怨呀?你是不是非得拖死蔺家才甘心…”

这话一出,韩暮云豁然抬头,眼中嘲弄,冷意,讥讽,嗤笑,满满不缺,“既然老爷觉得都是我的错,那,老爷您休了我好了!”

话出,一静!

回神,蔺恒目光赤红,“你刚才说什么?”

“你不是都听到了吗?何须再问第二遍?”

“韩暮云,你做错了事儿不知悔改,反而出口威胁?你…。”

“你如果不敢,我可以去找相爷,实在不行,我进宫去求皇上,舍了我这公主的头衔,求一个和离,我相信皇上应该会准许的。”韩暮云面无表情道,“和离后老爷可以找一个称心如意的,来教导你蔺家的芊墨郡主!想来,应该比我这个不中用的人做的好。”

“韩暮云…。”

韩暮云无视蔺恒的怒火,冷笑,“我怎么忘了呢?称心如意的那个人不就在府里吗?到时候直接抬了做夫人就行了,那样一来,蔺大人看重的庶子也就名正言顺的成了嫡子了,一举两得,两全其美,多好的事呀!”

说着,看着蔺恒铁青的脸色,沉沉一笑,“只不过,蔺大人的好日子也不会太久就是了!”

虽然这么多年来,他和韩暮云一直不睦,可最起在表面上还过的去。可今天韩暮云忽然这么一副要撕破脸的样子,让蔺恒感到十分突然,更多的是不可理喻,“你这话什么意思?”

韩暮云上前一步,靠近蔺恒,眼神冰冷,声音沉冷,“蔺恒,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

“你想说什么?”

“孟怜儿进府没多久就生下来蔺毅慎,而我却成亲三年才生下蔺毅谨?难道,这些都只是巧合吗?都只是我命数如此吗?蔺恒,你以为你的那套说辞,我真的就相信了吗?”

韩暮云这话出,蔺恒心头猛然狂跳,面色冷硬,眉头紧皱,“韩暮云,我看你是疯了!”

“呵呵…蔺恒到了这个时候还装糊涂有意思吗?”韩暮云嗤笑,“那三年你都做了什么,我早已心知肚明。怎么?想让我去金銮殿上当着众百官的面说说吗?如果你想那样也行,到时候正好让大瀚的官员,京城的百姓看看,道貌悍然,风度翩翩的蔺大人,其实内在是多么的无耻,下作,不堪。想来,到时肯定是一出精彩的好戏!当然了,到时候你那心爱的二姨娘,恐怕也要被浸猪笼才行,不然,你蔺家恐怕再无法再这京城立足了。”

“宠妾灭妻,这在大瀚可是不容的。更何况我乃是皇上亲封的公主,就算只是一个名头,也容不得你们如此欺辱。想来,到时候皇上还是很愿意给我主持公道的!”

韩暮云说完,蔺恒死死的盯着她,半晌说不出话来。

韩暮云看着蔺恒那青白交错,变幻不定的面容,心里大为痛快,亦为自己感到可悲,可她却不后悔,也无法后悔。女人,从来就没有回头路。

既无法回头,那么,她为何还要委屈自己呢?反正,现在蔺毅谨已残,一辈子已毁,她自己已无法再生育,她对蔺恒已再无任何盼头,撕破脸了她反而能过的更自在,她也确信蔺恒他没那个胆子,没那个魄力,敢休了她!

其实,如果不是为了纤柔,为了不让她被人看低,笑话。韩暮云是真的想弄倒蔺家,弄臭蔺恒,直接和离,这才是她最想要的。只是现在,为了柔儿,她只能忍着。

在韩暮云自我感觉待在蔺家是忍辱负重时,沉寂良久的蔺恒忽然开口了,可惜,说的话却非韩暮云所预想的那样,不是退让,更不是不安,惶恐。然而透着一股浓浓的威胁!

“韩暮云,我宠妾灭妻是不对,可却也并不是说不不过去,就算有人不齿,却也到不了被唾弃的地步。可你就不同了,你做的那些事儿要是让外人知晓了,蛇蝎心肠不足以形容你,对你浸猪笼尤显不够。”

闻言,韩暮云不以为然,也认定蔺恒不过是在虚张声势,冷冷一笑,面带嘲讽,“怎么?蔺大人这是准备倒打一耙了吗?”

蔺恒听了冷哼一声,眼神莫测,“韩暮云,我不知道你都知道什么。但是,你曾经对蔺芊墨做过什么,我却是一清二楚。她会变得那么不堪,你这个做母亲的功不可没!”声音轻淡,几不可闻,可落在韩暮云耳朵却如惊雷,轰然一声,炸的她眼前发黑。

看着韩暮云瞬时瞪大的眼眸,变得雪白的脸色,蔺恒笑了,毫不掩饰的嘲笑,就这点伎俩还在他面前耍,真是不知所谓!

“你是什么人,我是什么样,各自心里都清楚,大家睁只眼闭一只的就这么耗着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把那些不堪的事情都摆出来呢?不过,你既然非要捅破了才高兴。那我也就不需要在顾忌什么了。如果你非要去金銮殿上说道说道,我还真是不拦着。只是,最后的结果,恐怕你很难如愿,说不得你这公主的头衔也会被抹掉,还有你韩家那一门忠烈的名头,也必定会因你而抹上一层黑。还有蔺纤柔,你这么一个不堪,并心狠毒辣的母亲,她大概也不会认了吧!”

随着蔺恒的话,韩暮云从心里开始往外冒寒气,整个如坠冰窟,冷的发抖,身体发颤。蔺恒是无耻的,她看得清。可没想到,同时他还是个阴损,阴险的…。

“韩暮云,不要以为九皇妃得宠了,你也可以跟着有恃无恐了。一边是凤家,一边是你这个声名狼藉的母亲,九爷会是什么态度,显而易见。到时候,你那个好妹妹恐怕跟你摘清关系都来不及了,哪里还会护着你!毕竟,但凡让九皇爷有一丝感到不高兴的事情,韩暮烟都不会去做吧!”

蔺恒说着,忽然生手扣住韩暮云的下巴,眼里满是阴狠,“还有,你可不要忘了,蔺芊墨现在可是郡王妃了,比起那九皇妃也完全不差。如果让她知道了,曾经你对她做的事情,我想,或许不用我开口,她就会把你搞得身败名裂,生不如死了,谁让她是笨的,却又够混呢!”

下巴上的力道,让韩暮云脸色越发惨白,“蔺恒,别说这些有的没的吓唬我,有本事你掐死我!”

“掐死你?不,我可没时间给你守孝。慎儿也不小了,没空给你丁忧。”

蔺恒说着,手松开,脸上的阴狠色隐没,恢复以往的庄重,稳重,柔声道,“夫人,为夫看,慎儿过继到你名下的时候也到了,他成了嫡子,你也算是有了依仗了,到时候这种类似的话,你做过的那些腌臜事儿,为夫或许也就忘记了,所以,挑个好日子把我们长子的事儿给办了吧!”

蔺恒话落,韩暮云对着他一口口水吐去,喘着粗气,戾声道,“他做嫡子,除非我死…蔺恒,你就别做这个梦了。”

抹去脸上口水,蔺恒眼里染上狠辣,缓缓起身,面部表情看了她一眼,“做梦吗?那我们就试试…。”说完,转身,不大离开。

蔺恒身影消失,韩暮云瞬时瘫坐在地上,眼泪澎涌而出,脑子一片空白。蔺恒他真的什么都知道了吗?她该怎么办?柔儿该怎么办?还有毅谨…。要是让蔺毅慎做了嫡子,他还有活路吗?

韩暮云哑忍,呜咽,六神无主。她没看错蔺恒,他是个真正的伪君子。只是,她却低估了他,她没想到他竟然可以无耻到这种程度…。

凤家

下定的日子,赫连逸去蔺家,以及当时发生的所有事情,国公爷都已经知晓。而此刻,国公爷手里拿着赫连逸送给蔺芊墨的礼物——一张婚书,要她为九皇妃的婚书。

看着手里的东西,神色淡漠,国公爷抚着胡须,开口,“韩暮烟已经被休了吗?”

“未听到风声,不过,也不会太久了。”

“看来,九皇爷是来真的了。”

“嗯!”

“接下来你准备怎么办?”

“开弓没有回头箭!”

凤璟那平淡的话一出,国公爷笑的见牙不见眼,脸上满是自豪,“不愧是我孙子,有魄力。”

其实,有些事儿凤璟和国公爷心知肚明,却都没说出!比如这婚书!它不过是赫连逸的一个试探,想看看他们凤家是否真的要把这亲事儿进行下去,是在确认凤家的态度。

不然…既然是送给蔺芊墨的东西,赫连逸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悄无声息的送到她手中,可他偏偏选择在下定的日子,选择在凤璟的面前递出这物件。

这是要凤家看清他的态度,同时也是想确定凤家的态度。

国公爷笑眯眯的看着凤璟,“不过,你能够接下这事儿,我还是挺意外的。”

“你不想放弃,东叔想护着,那个女人够固执,而我…。能治好,也不错!”

“祖父一定会把你治好!”

“嗯!”

提到这个话题不免让人心情沉重,只要确定了凤璟的态度,其他不用多谈。国公爷适时转移话题,“今天感觉怎么样?”

“什么?”

“蔺家那丫头长的还是挺漂亮的吧!”

“不难看!”

“她送了你什么私礼呀?”

凤璟听了,顿了一下,才掀开袖子。

国公爷看了,一愣,一怔,而后惊疑不定道,“你手腕上这玩意儿?”

“嗯!”

“哈哈哈…。好娘…。”

闻言,凤璟眼帘抬了抬,把袖子放下了。

国公爷笑着,注意到凤璟的动作,惊疑不定,“你准备带着?”

“嗯!”

“为什么?你喜欢戴这种东西?”国公爷觉得有些无法接受了。孙子只是身体不行,又不是娘们,怎么可以戴那个。

“不喜欢!”

“那…。?”

“我戴着碍事儿,九爷看着碍眼!”说完,凤璟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如果不是看出她不是故意的,几乎都要以为她是成心的。一件礼物又折腾两个人。

“戴给九爷看的?”

“他看着,不是加快行动,就是停止用心。无论是哪一种,都可尽早应对,尽早解决。”就是火上浇油的。

“速战速决!不错!”国公爷说说着,正色道,“你这是准备正式把那丫头的麻烦给担过来了?”

“男人跟女人谈感情,越谈越扯不清,这些日子交给她处理就是个例子。而,男人跟男人谈利益,更好说明白,干脆利索!”

“没想到你挺懂嘛!”

凤璟听了没说话,淡淡的品着茶。

国公爷抚着胡须,眯着眼睛,不疾不徐,颇为高深莫测道,“璟儿呀!有件事儿,我还是挺担心的。”

“嗯?”

“我看着九爷对那丫头这态度,不由为你担心呀!你会不会最后也对那个丫头动了心呀?”

凤璟听了,品茶的动作一顿,沉默,片刻,开口,“难说!”

这话一出,国公爷瞬时跳了起来,眼睛也瞪大了,几乎贴在凤璟脸上,死死的盯着他,声音透着紧绷,“你这意思是?你可能会喜欢上丫头?”

“男女之情,好像是很难琢磨的东西,不是嘴巴说了算的,是很麻烦的一件事。”

“虽然是麻烦,可也很美好!璟儿呀!你可以试试呀!”说不定心动了,对病情也有帮助呀!不然,这清心寡欲的心,哪里会激起身体的欲望呀!

“该来的时候就会来了,不需要特别的去试!”

“但前提是你要看女人呀,多看女人,那样才能知道来了没来呀!”

“一直有看。”

“看看你这淡出鸟的表情,完全无法让人相信。”国公爷瘪嘴,随即道,“我问你呀!万一你喜欢上蔺芊墨这丫头,你准备怎么办?”

“送走!”答的毫不迟疑。

国公爷又瞪眼了,“为什么?”

“你会让自己喜欢的女人,为自己守活寡吗?”

“要是你好了呢?”

“好了…。就把她再找回来!”

“你就不怕她嫁人了?”

“那丫头的要求很多,也很怪,想嫁人没那么容易。”

“万一要是嫁了呢?”

“等到我喜欢的那一天,我会好好想!”

“你这是敷衍我!”

“感情果然很麻烦!”

“不过,那丫头是嫁人有什么要求?哪里奇怪了?”

“你不用知道!”

“你做的到吗?”

“并不难!她一个已经很麻烦,多了,是自找麻烦!”他讨厌麻烦。

“你这话的意思?难不成,以后就准备找一个女人?你这想法是怎么冒出来的?是怎么想出来的呀?”国公爷不淡定了。

“不清楚!”好像也是说了才发现。

“璟儿呀,这想法可是要不得呀!你要是只娶一个女人,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抱曾孙呀?一个女人跟几个女人生孩子的速度可是完全不一样的呀!”

“我累了!”说完,起身,大步往外走去。

“璟儿,凤璟,你个混小子…。没有一天不让人操心的,不给我添堵的,你混小子在家,真是太闹心了…”

蔺家

蔺昦看着蔺芊墨,犹豫良久,思索许久,终于仍不住开口,“芊墨呀!”

“嗯!”

“你认识九爷吗?”

“认识呀!”

蔺昦听了一震。

蔺芊墨夹了一口菜放嘴巴里,用力嚼着,含糊不清道,“昨天去九皇府做客,见到他了!”

蔺昦:……

蔺芊墨吃着,用手捶了捶胸口,顺便灌了一大口汤,“呼,差点噎死了!”说完,继续埋头吃饭。

蔺昦看着大口吃菜,大口喝汤,豪迈的非同一般的姿态。忽然觉得,他真是多想了,这说话气死人,吃饭如土匪的样子,九皇爷怎么可能对她有什么想法。

蔺昦按了按额头,看了一会儿实在忍不住道,“你吃饭就不能慢点吗?”

“我饿了!早饭吃两口,中饭吃一点,快饿哭了。”

“你小口小口的也能吃饱,又没人跟你抢!”

“你一直虎视眈眈的看着呢!”

“我不是来给你抢饭的!”蔺昦磨牙!

“可看起来很像。”

“我不给你废话。”

“祖父慢走,不送!”

“我话还没说完呢!”

“哦!”

你就是失望也不要表现的这么明显行吗?蔺昦觉得他牙根又开始疼了。

深吸一口气道,“见到凤郡王了,你觉得怎么样?”

“吃饭的时候,你不要问这令人感到羞涩的问题,我忙不过来!”表现羞涩,很费劲。

蔺昦听了差点翻白眼,“你真的害羞了吗?”

“你没看到我今天一天都没抬头,一直在害羞吗?”

“我看你是在装死吧!”蔺昦不过随口一刺儿,谁知…

“你怎么看出来了?我觉得自己表现的挺好的呀?”

蔺昦觉得跟她说话,是在给自己找罪受,关心也折寿。

蔺昦不想再受这份闲罪,起身,“我走了,你吃吧!”

“等一下!”

“干什么?”

“送我去见蔺毅谨。”

蔺芊墨话出,蔺昦豁然抬头,神色不定,“现在吗?”

蔺芊墨擦了擦嘴角,站起来,点头,笑了笑,“今天是个好日子,哥哥也清净太久了,也该热闹热闹了。”某些人也活的够久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