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对她,不止是思念/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入夜,人入眠,蛐蝉鸣,静谧的夜晚,一曲夜曲。

月亮高挂,大地染上一层昏黄素装,朦胧的美,略显凉意。

某庄上

张青看着坐在院子里,静静望着天空,眼中却无一丝光亮,亦无任何神采的蔺毅谨,无声的叹了口气,为蔺毅谨这样感到可惜,遗憾,更多的却是不值。

不可否认,蔺毅谨他是个好人,性情温和,秉性醇厚,又重情重义。可惜,就是有的时候太过固执,又缺少城府,心中无多少算计。这种真善,在无事儿的时候是一种可以说是一种好的品德,可在遇到危机的时候,那就是致命的存在。

张青跟在蔺昦身边十多年,龌蹉,阴损的事情见过很多,也做过不少。天公地道,善恶终有报,血浓于水,这些话他早已不再相信了。只有蔺毅谨这种未真正经历风雨,手上未染过血色的人,才会有这种纯白的想法。

或许,也就是因为这种想法,他最终落得了这样的下场。太过善良有的时候也是一种错。

叹息着,张青上前,走到蔺毅谨身边,轻声道,“少爷,天色不早了,进去休息吧!”

蔺毅谨没回应,好一会儿才开口,声音有些沙哑,有些飘忽,“张青!”

“属下在!”

“今天晚上是不是有月亮呀?”

“有,今天是十二月亮已快满圆了。”

“是不是都洒在我身上了?”

“是!”

蔺毅谨听了,慢慢抬起胳膊,对着月亮张开手,满是遗憾道,“可惜,月亮触摸不到。”说着,嘴角溢出一丝浅笑,而在月光下本就朦胧的面容,此时脸上那抹笑意更显得模糊不清,“不过,我还记得月亮的样子,月色的颜色。就是不知道时间久了,会不会忘记。”

张青听了,不知道该说什么,安慰的话他不擅长。

“其实,现在我都已经快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子了。偶尔回想起过去,想到那个肆意奔走,每日眼睛不闲的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感觉好像是在做梦一样。”说着,浅笑染上一抹苦涩,“虽然,很多时候希望现在这样才是场梦!”

“少爷,相爷会尽力医好你的。”张青觉得这话说的,他自己都不相信。蔺毅谨这种情况,不是蔺相有心就可以改变的。

“呵呵…。虽然我也这么希望。不过,我自己的身体状况,我自己清楚,想恢复已是不可能了。”

张青听着,嘴巴动了动,实在是无从安慰了,再说,听着都是忽悠。

“谁说不可能的!”

声音突然而来,张青转头,看到缓步走来的蔺相,躬身,“相爷!”

“嗯!”

蔺昦阔步走到蔺毅谨跟前,见他愈发消瘦的面孔,眉头皱了起来,“你每天都不吃饭的吗?”

蔺毅谨没回答,转而笑了笑,道“祖父,你怎么过来了?”

“来看看你!”

“我很好,祖父不用两边跑。”

“你好不好自己知道,少说这话给我听。”蔺昦斥,看着蔺毅谨那委屈自己,体贴别人的样子,转头看了一眼旁边那女扮男装的丫头,腹诽;他们可真是一点都不像是兄妹,一个太绵软,一个太混账,怎么就没匀匀呢!

蔺毅谨听了,垂眸,没说话。

蔺芊墨懒得理会蔺昦那愤愤然的目光,只是静静的看着蔺毅谨。身体的摧残,亲情的漠然,短短一年的时间,当初朝华俊逸的青年,已经染上了一身的沧桑。

见蔺芊墨完全无视了自己,蔺昦也觉得他幼稚了,轻咳一声道,“毅谨,今天我来是有件事儿想告诉你。”

“祖父你说!”

“蔺芊墨回来了!”

蔺毅谨心神游离间,忽然听到这么一句,觉得十分恍惚,“祖父,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蔺芊墨那丫头回来了。”

这次听清了,却还是感觉那么不确定,蔺毅谨猛然起身,拖着残破的一腿踉跄上前,伸手,颤颤往前触,眼睛紧紧看着蔺昦,虽然什么也看不到,连蔺昦的位置都没找对,可他的激动,都看到了,“祖父,你说的是真的吗?墨儿她回来了?”

看着蔺毅谨那样子,蔺芊墨眼眸紧缩。

蔺昦看了蔺芊墨一眼,伸手握住蔺毅谨的清瘦的大手,肯定道,“是真的!”

顺着蔺昦的目光,张青难掩惊骇,惊疑不定的看着那女扮男装的漂亮少年,蔺芊墨?她?

蔺芊墨看着蔺毅谨,依然不动不言。

“祖父…。她…她还活着吗?”

蔺昦听了,不由又扫了蔺芊墨一眼,十分肯定道,“活着,活的好好的!”

“那受伤了吗?都好好的吗?”

“都好好的,没缺胳膊少腿,人也比以前好看了。”

“真的吗?”

“真的!”

“那可真好,真好,我就说墨儿吉人天相,她一定会度过那一劫的。不过,肯定也吃了不少的苦,她在家里的时候可是什么都不懂,这一年来,一个人漂泊在外,挨饿受冻的不知道多艰苦!”蔺毅谨说的高兴,声音却透着满满的颤意。

那样子,蔺昦看着只觉得心里发酸。

蔺芊墨睫毛微颤,垂下眼帘。历劫归来,世上也有一个为了她,喜极而泣的欢迎她回来的人吗?这种感觉很陌生…。陌生的心口抽搐,有些胀痛!

“祖父,墨儿她不懂事,你看在她吃了这么苦头的份上,对她好些吧!她是个命苦的孩子…。”说着,微微一顿,脸上溢出酸涩,“家里,能护她的也只有你了。”

这话听在蔺昦的耳里,忽然觉得心里憋闷的难受,“那丫头当初离开的时候,也说,家里能护着你的,只有我了!可最后…我还没护住你。”

“是我自己不小心,怨不得祖父!”

蔺昦听了,摇了摇头,面色沉重。

“祖父,墨儿回来了,那皇家那边…?”

“已无事儿,你不要担心了!”

“是吗?那就好,那就好…。”蔺毅谨说着,忽然想到什么,赶紧道,“祖父,关于我的事情,你告诉墨儿了吗?”

蔺昦听了,转头看向蔺芊墨。

蔺芊墨缓缓摇头。

蔺昦答,“没有!”

“你别告诉她!也交代家里的人都别给她说。”

“你不想她知道?”

蔺毅谨摇头,“墨儿她性子冲动,她知道了,也改变不了什么,又何必让她给自己招祸呢!”

“早晚会知道的!而且,你不想见见她吗?”

蔺毅谨听了沉默,良久,低头,“我想见,可再也看不到她了。现在,我也护不了她,就不要再给她丢人了。”声音淡淡,说出的话让人心酸。

听到这话,蔺昦忍不住瞪了蔺芊墨一眼。

蔺芊墨看了他一眼,抬脚上前,伸手拍开蔺昦的手,自己伸手扶住蔺毅谨,掷地有声道,“蔺公子,我叫赢浅,是位神医!”

蔺昦看着自己还泛着疼意的手背,在听到蔺芊墨的自我介绍,无语了。

“赢浅?”

“在黄白之物上,只赢不输的意思。”

蔺昦抿嘴,真能忽悠!

蔺毅谨淡淡一笑,忽然表情一变,神色不定道,“你的声音…。”

“有人说这声音,像你妹妹蔺芊墨的。”蔺芊墨抚上蔺毅谨的脉搏,自然,随意道,“我自己倒是没感觉,我一男人,声音怎么会像女人呢!”

“呃…。”这话,蔺毅谨不好接了,坦白说,他觉得很像,不过,“赢浅,你是男的吗?”这声音怎么听都不像。

“如假包换,你要摸摸吗?”

这话说,蔺昦脸黑了。蔺毅谨摇头,“不…不用,不用了!”

就是确定了你不敢摸,我才敢说!

蔺昦觉得刚才自己的紧张,有些好笑了。

“蔺公子,可以看看你的腿吗?”

“现在吗?”

“早看早治!”

“呃…。”

“张青扶着少爷进屋。”

张青把视线从蔺芊墨身上移开,赶紧道,“哦,是…”

“少爷,走!”

“好!”

张青扶着蔺毅谨在前,蔺芊墨蔺昦站在原地未动。见他们走进屋里,蔺昦开口,“怎么样?”

“哥哥还是那么帅。”

蔺昦:…。“别给我嬉笑,我是问你他的伤势。”

蔺芊墨抬头,用下巴对着蔺昦,“好歹做你孙女也十几年了,我什么样子你不清楚吗?你真以为我是神医?”

蔺昦:…。觉得是他傻了,磨牙,“不是神医你摆个这么傲的姿态干嘛?”

“谁说,只准神医才能傲了?你自己不也不是,可谁也没拦住你大呼小叫。”说完,白了蔺昦一眼,抬脚往屋里走去。

蔺昦:…。扶着后颈,咬着牙根,平复那翻涌的火气。怎么有这么可气的人呢?怎么有这么恼人的人呢?为什么这人还是他孙女呢?

最重要的是,他什么时候对她的话开始了相信了呢?呼…。不知道是他开始糊涂了?还是那丫头太过精灵古怪?只是每次受气的都是他,当祖父当到这份上,蔺昦…窝囊呀!他不是爷,她才是爷…。

三皇子府

赫连珏斜靠在软榻上,手执一杯酒,饶有趣味问道,“你说,今日下定,凤璟去了,九爷也去了?”

凛一垂首,恭敬应,“是的,殿下!”

赫连珏听了,眉头上扬,晃动着酒杯,眯着眼睛道,“九爷什么时候也变得爱凑热闹了?”

“或许是冲着凤家的面儿去的吧!”

“冲着凤家的面,也应该是去凤家凑热闹,哪里会去蔺家!”

凛一听了没说话,因为他想不出原因。

赫连珏静默片刻,一口饮尽杯中酒,若有所思道,“国公爷突然请旨,蔺芊墨巧合回来,九爷,凤璟同时回归…。真是不想不觉得,仔细一想,这些日子的巧合发生的事情真是多呀!”说完,轻轻一笑,眼里染上探究,“总是觉得有什么有趣的事情发生了,可我却不知道。这感觉,还真是不好呀!”

凛一听了心头一跳。九爷碰不得,凤家惹不得,蔺芊墨提不得…。“殿下,有些事儿还是不要深入探究才好吧?”

赫连珏听了,瞄了凛一一眼,笑的阴魅,“民间有句俗话;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先出手才能更早一步掌握主动,所以,明知有异,本殿又如何能视而不见呢!”

凛一听言,动了动嘴巴,想说点什么,可看着赫连珏暗沉的眼眸,要说的话咽了下去。

***

看着眼前笑眯眯的盯着自己看的人,凤璟不知道该说什么。

而门外,对于来闯凤郡王闺房的芊墨大小姐,张青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想再说什么了,只是不断在心里念叨,他是被迫的,他是被逼无奈才干这种近乎助纣为虐,违背世俗的不齿之事的。

对,他是被逼的。所以,就算被门口的凤卫盯的脸泛红,身发冷,他也不想辩解什么,因为他的内心是坦荡的。不羁的是里面那个女人。

要说,蔺相刚跟他讲,那女扮男装的人就是蔺芊墨的时候,张青还有些怀疑,那么现在已经彻底没有了。把蔺相气的说出不出话来,把蔺大小姐,蔺三小姐打的爬不起来,还教唆二少爷抱着牌位打头阵的人,她还有什么做不出来的?

对比一年前蔺芊墨做的那些事儿,那一般女人都做不出来的事儿,张青对于现在蔺芊墨夜晚胁迫他闯入男人房间的事情,告诉自己,要淡定!蔺芊墨已经越来越逆天了,他劝说不了,最起码要学会忍耐,忍耐!

“郡王爷,您这么早就睡了呀?”蔺芊墨说着,很是体贴的拿起边上的外衣给凤璟披上,遮住他那不经意间外露的精壮胸膛。男色呀,男色呀!晚上还真是诱人!

凤璟按了那额头,靠在床头,开口,“来做什么?”刚从睡梦中醒来的声音,暗哑,磁沉,性感,透着一股绝对的诱惑。

这声音,这面孔,这身材,可惜下半身不行。这遭罪的不止是他自己,肯定还有睡在他身边的女人呀!一块好肉,可惜吃不到…。这憋屈,蔺芊墨把嘴角的口水擦了擦,开始说正事儿,笑眯眯道,“前两日郡王爷去我那里拜访,今天我就是来还个礼,嘿嘿…。礼尚往来嘛!”

“只是这样?”

“这个顺便呢,想跟郡王爷借两个人。”

“你这不是礼尚往来,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郡王爷学问高深,小女惶恐!”

凤璟有些困,不想跟她废话,“不说吗?”

“蔺毅谨现在的情况你知道吧!”

“嗯!”

“想查几个人。”

“不借!”

“不涉及皇族。”蔺芊墨讨好道,“郡王爷也正好可以趁此看看我的能力嘛!”

“你的能力如何,我从不怀疑。”

“这么高的肯定?”

“看九爷,无法否认。”

蔺芊墨:…。“郡王,这个时候不要调侃嘛!”

“不要得寸进尺!”

“除了查事情,我也想向郡王爷展示一下我的医术。如果我能医好蔺毅谨,你也算没白担我这个麻烦不是。”

“我跟他情况不同。”

“医术高超,一通百通,都一样。”

“歪理!”

“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有反应。”

凤璟听了微微侧目,蔺芊墨勾唇一笑,抬手,一根银针出现手中,“郡王爷可愿意一探究竟。”

凤璟静默,片刻,开口,“何处!”

“把上衣脱了!”

凤璟看了她一眼,抬手,解开衣带,褪去上衣…。

蔺芊墨看着眨眼,怪不得人家都说看美人脱衣是一种享受,这话果然是一点都不假呀!早知道自己刚才说脱裤子了,不过,那太猛了,恐怕一时间她还有些降不住。

衣服褪去,完美的倒三角映现眼帘,腹肌,胸肌,强劲的双臂,…。蔺芊墨看的差点吹口哨,猥琐差点外露。

“看够了吗?”凤璟觉得他这话说的太奇怪,不过,那女人的眼睛确实在耍流氓!

“嘿嘿…。就看了一眼,您老就当是诊费吧!”

“害羞是什么?你是不是从来不懂?”凤璟问的纯粹。

蔺芊墨听了,眨巴眨巴眼,满脸的纯洁,“我又没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思想纯洁,纯粹的欣赏,自然也就面目清正。只有想得太多人,才会害羞,慌乱不知所措。”

凤璟听言,觉得这道理是歪曲的,不过好像又不不是全无道理,静默了一下,道“那,我可以欣赏你的吗?”

蔺芊墨听了拿着针的手,差点刺到自己,白了他一眼,呲牙,“你可以幻想,想看,没门!”

“我纯欣赏!”

“看你自己的去!流氓…。”

流氓…?凤璟眉头动了动,脸上神色却依然风轻云淡,“礼尚往来。”

“看怀孕了怎么办?女人生孩子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男人能礼尚往来吗?”

“歪理!”

“痛的不是你!”

凤璟不说话了。

蔺芊墨也懒得废话了,拿着针上前,弯腰,俯身,靠近,头发滑落一侧,落在凤璟手臂上,痒痒的!鼻翼的气息喷在胸口处,那感觉,陌生的不习惯…凤璟身体反射性的变得僵硬,垂眸,“你离太近了。”

蔺芊墨听了头也不抬,反而伸出手指点了点凤璟的腹肌。

蔺芊墨的动作太突然,感觉太陌生,刺刺的酥麻,凤璟未反应过来,已闷哼出声,“唔…。”

听到凤璟的声音,蔺芊墨抬头,勾唇,“反应不错!”

凤璟眉头轻皱,看着蔺芊墨的手,沉默了一会儿开口,“再试试!”

蔺芊墨:……默,而后毫不犹豫伸手,碰触,用力,拧了一下,看着他,面无表情开口,“什么感觉?”

“刚才是麻,这次是疼!”凤璟如实道。

“那就对了!”

“你在泄愤!”

“你真相了!”蔺芊墨坦承不讳,继续问道,“刚才我碰到你,你脑子里再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

“一直都没想?”

“该想什么?”

蔺芊墨盯着凤璟墨黑眼眸,清淡的眼神,吐出一口浊气,真不相信他这么纯正,可惜无法抛开脑子印证。算了,还是扎针吧!

“看着自己的身体,注意它的反应,记住脑子里面当时的想法,别忘记当时的感觉,一会儿告诉我!”

看着眼前对他发号施令,一本正经的女人,凤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你在看什么?”

“有些不习惯!”

“不习惯什么?”

凤璟没回答,只道,“开始吧!”

蔺芊墨点头,俯身,目光凝聚,对准穴道刺入,手中银针转动,片刻,拔出,转头,看着凤璟问,“感觉如何!”

凤璟没说话,只是盯着某处出神。

看着他的反应,蔺芊墨摸着下巴,低声道,“看来是有动静。”

这边话刚落,凤璟呢喃出,“一柱擎天!”

蔺芊墨:……老兄,要不要这么直白?大晚上的说这话,不是引的狼血爆发,就是吓得人暴走!

“你刚才做了什么?”凤璟问的认真。

蔺芊墨答的简练,“刺入相应的穴道,刺激它的反应,只是一时的作用,想要治好还需要一个过程。不过,现在看来它真的只是病了,而不是残了!”

凤璟听了,盯着蔺芊墨神色莫测!

看着凤璟那暗黑的眼眸,蔺芊墨淡淡道,“不要探究我为什么会医术,每个人都有些不想说的小秘密!”

凤璟神色清淡,低语,“我没兴趣探究!”

“如此很好!”

“我想试试!”

“试什…。”蔺芊墨的话没说完,看着凤璟依旧清淡的表情,却越发暗沉的眼眸,要说的话顿住了,嘴巴狠狠的抽了一下,迅速退开。

“过来!”

这是一瞬间化身为狼?蔺芊墨黑线,“凤郡王,不要躁动,这…。”

“借人的事,可以!”

闻言,蔺芊墨盯着凤璟,沉默,良久,开口,“我还需要些药物!”

“可以!”

“你想怎么试…?”

“不知道!”

“要我教你吗?”

凤璟没说话,静待!

“可以动脑,把刚才的那些感觉,本能的,随意的,百无忌禁的在脑子里顺便的重复着想。还有一种办法…。”蔺伸出两只手,晃了晃,“用它们…。”

“你怎么懂得这些?”这些东西,他是看国公爷送来的那些书懂得的。可蔺芊墨一个女人,怎么会懂得这么透彻?

“我是医者,人的身体结构我很懂!”

“男人的身体反应也懂?”

“每一个穴道是做什么的,每一个部位是什么功能,有什么反应,这些基本都知道。所以,我可以说是神医。而我们定亲,郡王是担了一些麻烦,可同时也会获取一定的利益,我们这算是互惠互利,是双赢!”

对这话凤璟不予置评,只道,“关于我的身体情况,对外禁言!”

“明白!”

“也许,我们的成亲的日子,应该再提前一些。”

这话题转移的有点快,不过,却很合意。凤璟这也算是主动一回了,看来,不用担心他撂挑子不干了。

蔺芊墨笑的开心,“一切单凭郡王做主!我就在家静待花轿临门了。”

“嗯!”

“夜深了,我就不耽误郡王休息了。”

“走吧!”

“那人…?”

“让凤和跟你去!他一个人足够了。”

“谢郡王!”

蔺芊墨离开,凤璟垂眸,看着自己的身体,良久,嘴角溢出一丝浅淡的弧度。看不好,只能顺其自然,看好了,也算喜事儿一件儿。那女人,确实是麻烦,却也有价值。

走出郡王府,蔺芊墨看着张青,面色柔和,微笑道,“张青,今天的辛苦你了。”

“不敢!”

“今天晚上的事情,记得保持沉默!对任何人都不要提及,包括相爷!”

张青听了凝眉,没说话。

这态度,这做不到!

蔺芊墨看着,呵呵一笑,“凤郡王的身体情况,你听说了吧!”

他自然知道,不过,说这个做什么?是澄清自己,跟郡王之间什么都没发生吗?张青疑惑不定!

“想变得跟郡王爷一样吗?”

闻言,张青猛跳抬头,看着蔺芊墨那带笑的小脸,眉心直跳,抿嘴,“郡主这是在威胁属下吗?”

“我是在教导自己,该狠心的时候,一定要狠心!”

张青:…。

蔺芊墨收起脸上的笑意,眼眸平淡无波,却透着无法忽视的冷漠,“那话不是威胁,只是提前告诉你结果!如果你一定要说出去,我一定会做的出。张青,你的主子是相爷,而我不会做伤害到相爷的事,所以,适时的保持沉默吧!”

蔺芊墨说完,转身,走向凤和,“送我去一个地方!”

“是!”凤和扶住蔺芊墨的肩膀,带着她飞身离开,那速度。张青无法与之相比。

看着蔺芊墨随着凤和消失在夜幕中,张青在原地站了良久,吐出一口气,只是她不做威胁到相爷的事情,其实他也没说的必要。不过…。芊墨郡主和蔺毅谨还真不像是兄妹,一个心眼多的吓死人,城府深的摸不透,人也透着一股杀伐果断的狠劲儿。而,蔺毅谨却恰恰相反!

或许,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儿。蔺芊墨现在回来了,看样子也很承蔺毅谨的情,如此,蔺毅谨这里说不定会有什么转机也不一定。既然这样,他就忘记今天晚上的事情吧!

翌日

伺候的人,惊骇的发现蔺芊墨不见了,偷偷摸摸的在府里找了一圈,确定人是真的消失了。瞬时冒出来一身冷汗,顾不得许多,踉跄着,跑到老夫人哪里赶紧禀报。

“老…老夫人,芊墨郡主她不见了,她…。”

话未说完,就被老夫人满身不耐的打断,“她被相爷送到庄子上学规矩去了,咋咋呼呼的做什么,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婆子一听,大大的松了口气,幸亏不是真的不见了,不然,她们这些伺候的人,可就要遭殃了。不过,学规矩为什么不在府里,反而送到了庄子上呢?婆子有些不明,不过却也不敢问。

“好了,没事儿就下去吧!”

“是!”

“对了,把柳园给我收拾干净了,东西都给我放回原位。把蔺芊墨以前住的院子收拾出来,把她的东西给搬到哪里去。”

“是,老夫人!”

“下去吧!”

“是!”

婆子离开,老夫人满脸不愉,对着钱嬷嬷抱怨开来,“你说老爷他这是什么意思?这后院的事情是不是不准备让我管了?”

“老夫人您怎么会这么说?”

“不然,送蔺芊墨送庄子上这么大的事儿,为什么连跟我说一声都没有?”

“要老奴看,相爷这是不想你跟着烦心。所以,才会这么急着就把人给送走了!”

王氏听了冷哼一声,“哼!我看他是不想让我插手蔺芊墨的事情,他这是信不过我。”

“老夫人,要老奴看,这并没有什么不好。”钱嬷嬷低声权威道,“后院的这些事儿,已经够让老夫人伤神的了,如果再加上芊墨郡主这个不受教的,老夫人岂不是更要费心又费力了,那样,你身体如何受得了。现在,相爷愿意插手管芊墨郡主的事情,老夫人正好剩下这份心了。”

王氏听完,心里仍然觉得不舒服,不过,就算是不舒服,也只能发发牢骚,她也不是真的想管教蔺芊墨,不过就是看林昦突然插手后院的事情,有些担心蔺昦收了她的权罢了!

庄子上

“毅谨,从今天起,蔺…。咳咳…赢大夫就暂时先住在这里了,你身上的伤,她会尽力给医治的。”

听了蔺昦的话,蔺毅谨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淡淡道,“我知道了!”

“你要好好配合,要听赢大夫的话,知道吗?”

“好!”

“那好,我走了!”

“祖父,慢走!”

“蔺相慢走!”

“嗯!赢大夫,我孙子就麻烦你了。”蔺昦看着蔺芊墨这身装扮,眉头皱的紧紧的。

“不敢当蔺相一句麻烦。”蔺芊墨说着恭维话,眼睛却是看都没看蔺昦一眼,只是定定的看着蔺毅谨的腿。

蔺昊看此,瞪了瞪眼,人大步离开了。

“蔺公子最近还在吃药吗?”

“有!”

“拿给我看看!”

“好,张青,你去拿吧!”

“是!”

“今天天气不错,去外面坐坐吧!”

“好!”

“我扶你!”

“不用,我拄着拐杖就可以!”

“嗯!”

蔺芊墨跟在一侧,看着蔺毅谨一手架着拐杖,一手摸索着往外走去…。

蔺芊墨站在原地,看着蔺逸谨的背影,眼眸微缩!

二分萧索,三分寂寥,五分狼狈!

曾经俊雅的人,如今落得如此残凉!

“赢大夫…。?”

“在!”蔺芊墨抬脚走到蔺毅谨身边。

“听赢大夫的声音,你年纪应该不大吧!”

“十五了!”

“是吗?跟我妹妹一样大。”

“芊墨郡主吗?”

蔺芊墨话出,蔺毅谨脚步顿住,转头,无神的双眼对着蔺芊墨,“你知道她?”

“我刚来京城,听很多人提到她!”

蔺毅谨听了沉默,良久,淡淡道,“墨儿她是个好女孩!”

“哦!”

“你不相信是吧?”

“我相信她有个好哥哥!”

闻言,蔺毅谨一愣,而后摇头,涩涩一笑,“有些事儿,你不了解!”

“或许吧!”

蔺芊墨轻扶着蔺毅谨在椅子旁边,“蔺公子,坐吧!”

蔺毅谨没动,对着蔺芊墨的方向,开口道,“赢大夫,我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你能不能答应?”

“你说!”

“可以让我摸摸你的脸吗?”说着,赶紧加了一句道,“你别误会,我是眼睛看不到,所以,都是用手…。”

“为什么想知道我的长相?是因为我的声音,很像是你的妹妹吗?”

蔺毅谨听了,沉默,片刻,点头,“我想知道,跟墨儿同样声音的人长什么样子。你们长的会不会有些相像?”

“你想她了吗?”

话出,蔺毅谨眼睛变得模糊,脸上染上思念,声音透着厚重,“对她,不止是想念!”

“什么?”

“以前墨儿在家的时候,家里的人都不喜欢她。我看着,为她感到心疼。可也只是有些心疼罢了…。可现在…。”蔺毅谨说着,嘴角溢出一抹苦涩的弧度,“现在,在体会到那种被漠视,被无视,被厌弃的滋味后,才恍然明白,墨儿她到底经历什么,承受了什么!我这才一年,而她近乎八年…切身的体会,我都有些承受不住,何况是她…。”

“为她心痛吗?”

“很想她…。”

蔺芊墨听了,垂眸,伸手拉起蔺毅谨的大手,放在自己脸上,感觉他的大手划过她的眉眼,鼻子,脸颊,额头…。

而后,停下,眼泪滑落,打湿那消瘦的面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