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试试吧/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蔺毅谨脸上的湿意,蔺芊墨眼帘微颤,抬手,缓缓抚上那消瘦的脸颊,抚上那还带着温热的泪珠,明明只是淡温的热度,却烫的指尖发疼,心口发酸。

其实,这眼泪应该是为‘蔺芊墨’而流,而不是为她苏浅…。但它却落在了她心上,奢望过的亲情,不期而至,她不想舍下。她不是蔺芊墨,而这一刻她却庆幸她穿成了她,再多的麻烦抵不过一个他!

她的哥哥,蔺毅谨!傻傻的,笨笨的,让人舍不下!

“墨…墨儿…。真的是你?对吗?”

“是我!”

一句话,蔺毅谨泪如雨下,“墨儿…。墨儿…”同命相连的他和她…。感谢上苍让你活着,万幸自己坚持活着…

看着那不断滑落的泪水,蔺芊墨感觉有什么溢出了眼角,热热的,凉凉的,陌生的,久违的,以为以后都不会再有的泪珠滑下眼角,说不清的心里波动,只觉得此刻比吃到美食让人感觉更加满足。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幸福。

“用心看的,果然比用眼睛看的更透彻。我是蔺芊墨,哥哥是第一个认出我的人。”

“哥哥看不到,可却感觉的到。除了墨儿的声音,还有其他很多,关于墨儿的哥哥都没忘记…”蔺毅谨说着,抬手,抚上蔺芊墨的眉毛,抚着那眉间那一块小小的凸起,笑的满眼泪花,“这里…是墨儿五岁的时候,太调皮结果磕在石棱上留下的。”

“是吗?我都不记得了!”

“可我记得,因为那是我带着墨儿出去玩儿,没看好你才害的你伤着的!”蔺毅谨声音发颤,抚着蔺芊墨熟悉却又陌生的眉眼,手移向鬓角耳廓处,轻笑道,“还有这里,俗话说;前仓金,后仓银,墨儿一个耳朵边上长了一个,我总是想着,这丫头太贪心了,这以后要是嫁人了,娘家的东西恐怕都不够的装的了。”

蔺毅谨哽咽,“还有这头发,除了墨儿没有人有这么滑顺。还有这脸颊…。以前肉肉的,现在瘦了好多,不过,肯定变得很漂亮,可惜哥哥看不到…”

“你妹妹现在漂亮的都人神共愤了。”蔺芊墨说完,抬头,傲娇的开口,“蔺毅谨,这么漂亮的妹妹,这会儿忽然想抱抱自己的哥哥,不知道这算不算违背什么,男女七岁不同席的狗屁理论?”

蔺毅谨听了,还未来得及回答。怀里就已多了一抹温热,纤细的人儿依在胸前,腰身被紧紧抱住,陌生的亲近,让人心颤,翻涌,怔忪,还未作出反应,嫌弃的声音从胸口传出。

“蔺毅谨,你身上都是骨头,抱着不舒服!没事儿长点肉多好呀!光长什么个子呀!你看看,我这踮起脚尖才到了你肩膀。兄妹间,身高差距这么大,你这是欺负自己的妹妹嘛!”

“墨儿…。”

“哥,你妹妹我这辈子,没什么太大的抱负,也没有多大的追求。就是想高兴的时候,有人能听我说,累的时候,有个肩膀可以靠。”

“奢想着,世上有一个疼我的人,也期盼过,有那么一个可以让我用力去付出的人。”

“你妹妹我虽然不是太有良心,可也不是一点良心都没有。我也会疼人,也想努力的去爱一个人,只是没人给我那个机会。”

“爹讨厌,娘不喜,找不到回报的缘分;男人呢?又太花心,找不到去喜欢的理由。不过现在…。蔺毅谨,我们相依为命试试吧!”

蔺芊墨话未说完,人被紧紧抱住,眼泪滴落肩头,“墨儿…。只有墨儿…。”这一刻,蔺毅谨哭的像个孩子!

蔺芊墨拥着蔺毅谨的背,轻轻笑了!

站在门口的张青,看着院子里相拥的兄妹,听着蔺毅谨的痛哭声,忽然觉得心也抽抽的,脸上也凉凉的,抬手抹去,看着手上的湿意,抿嘴,转身进屋了。

蔺芊墨,昨天还威胁他,胁迫他,气的人牙痒痒的一个人。一个一点都良善的女人。可,偏偏又觉得她是个好人。

蔺家

蔺毅慎听了二姨娘的话,眉头不觉皱了起来,“蔺芊墨去庄子上学规矩去了?”

“嗯!怎么可是觉得那里不对吗?”孟怜儿看着蔺毅谨,问道。

“就是觉得有些奇怪,学规矩在府里就行了,为何要去庄子上?”

“是奇怪了些,不过,相爷说,蔺芊墨归来,又和凤家定亲,这段时间家里肯定会有人来走动。所以,把蔺芊墨送走,是为了避免她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这理由很实在,孟怜儿倒是觉得没什么不对劲儿。

蔺毅慎听了,没说话,若有所思。

二姨娘看着,低声道,“可是觉得有什么问题?”

蔺毅慎没回答,反问道,“姨娘,你觉得蔺芊墨是什么样子的人?”

“什么样的人?你不是清楚吗?”

“是呀!我很清楚。不过,自从皇宫那起事情过后,我总是觉得蔺芊墨有些奇怪。”

“奇怪?怎么说?”

“你还记得离开她离开前做下的事吗?不但打了涟儿,雨儿,还趁机陷害,挑拨。就那几句话,差点毁了我们全部的努力,险些害的我们跟父亲离了心。最后如果不是蔺毅谨出事儿的话,一切会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孟怜儿听着,想到那些事儿,脸色也不好看,不过,孟怜儿却是由始至终都不相信那手段是出自蔺芊墨之手,毕竟一个蠢笨了十几年的人,岂是一朝一夕就能改变的,“那件事我们不是探究过吗?那些话,应该是有人教蔺芊墨说的。”

“我过去也是那么想的!只是现在我忽然不确定了!”

“为何?”

“姨娘,蔺芊墨那时候离开即将面临的是什么,你我都清楚。如此,你觉得她有活下来的可能吗?”

孟怜儿摇头,“她现在能活下来,确实出乎意料!”

“不是出乎意料,而是让人不安。就算她当时掉落山崖未丧命是因为运气好。可接下来这一年呢?姨娘,易地而处,如果是你,忽然从这大院中流落民间,并且一无所有,你会怎么做?”

“怎么做?”孟怜儿凝眉,如实道,“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慌张,害怕肯定是有的。”

“除了慌张,害怕,肯定还会被人欺负…”蔺毅慎说着眼神闪了闪,低语道,“在那种情况,就凭蔺芊墨那莽撞,冲动的个性怎么会忍的住,她应该会大呼小叫的嚷开自己身份吧吗!可她好像没有…。不然,她还活着的消息,就不会在将近一年的时间后才泄露出来。”

孟怜儿听着,也察觉到不对劲儿了,神色不定,“她为什么不说明自己的身份呢?”

“是呀?为什么不说呢?”

“难道是她离开前,你祖父交代她不许说的吗?”

蔺毅慎听了,沉沉一笑,“姨娘,蔺芊墨要是那么听话的人,这些年就不会发生那么多事儿了!”

这话出,孟怜儿说不出话来了!

蔺毅慎眼眸沉下,“看来,不是我的错觉,蔺芊墨是真的变了,变得让人感到不安!还有祖父的态度,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祖父变得对她极为维护,这些都太过突然,突然的透着诡异。”诡异的让人怎么都无法心安。

孟怜儿听着,沉默,静默半晌沉声开口,“反正,蔺毅谨已经彻底废了。所以,蔺芊墨是否变了都不重要。”

“小心驶得万年船。”

孟怜儿也被他说的心砰砰直跳,紧声道,“我看,给你父亲再说说,看看过继的事情能不能再提前些。”

蔺毅慎不置可否,“有人想对付你,可不管你是嫡子,还是庶子。”

“那现在怎么办?”

蔺毅慎很是谨慎道,“我看,还是想办法把蔺芊墨给从庄子上弄回来,放在眼皮子底下,一举一动都盯着点,这样才不容易出事儿,有什么才能更快察觉!”

“话虽如此,可要怎么说?你父亲,包括老夫人根本就不愿意提及蔺芊墨,她不再跟前他们觉得更满意。要是我去提的话,搞不好反而会让人多心。”

“姨娘不要开这个口。”

“难道你要去跟你祖父提吗?”

蔺毅慎摇头,“我提也不妥。”说完,思量片刻道,“此事,我自有主张,姨娘就不要插手了。”

“好!不过,你也注意些,现在可是关键的时候,可是不能出错。”

“放心,我有分寸!”

九皇府

在凤璟接下那份贺礼后,赫连逸看清了风璟的态度,有些失望,不过,倒是也没有太大的意外。

“影七!”

“主子!”

“昭和每年进京进贡是不是就是这个时候?”

“是,不出半个月!”

“是吗?”赫连逸食指轻扣桌面,随意道,“这次昭和派谁过来的?”

“昭和的二皇子,三皇子,还有七公主!”

赫连逸听了,轻轻笑了,“想来那天宫里应该很热闹。”

听到这话,影七眉心莫名一跳,不敢深究,只道,“好像现在已经开始在准备了。”

赫连逸点了点头,继而转移话题,“安置韩暮烟的人可找到了?”

“今日应该就可以定下!”

“嗯!”

“就怕九皇…韩二小姐哪里…?”

“你去一趟韩府,把一些话直接说于韩老夫人听,她会明白的。”

“是,属下明白了!”

凤家

“冉儿,对于蔺芊墨你怎么看?”凤老夫人看着凤冉,问道。

“有些出乎意料,看起来跟传言不符。”

“确实!”

“跟蔺家其他几个小姐比起来,尤其出彩。那几个,不安分!”从当日的装扮,什么意思一目了然。

“蔺恒宠妾灭妻,王氏又是个糊涂的,韩氏是个冷情的,蔺芊墨在蔺家肯定是受冷待的。”

“我看不止是冷待,简直就是苛待,连交换私礼的东西都没给准备!”凤冉最看不得忽视自己孩子的父母,因为她也一度被忽视过。虽然她是因为父亲身体不好,母亲不得不在旁照顾,才不得已被父母忽略了两分,可那个时候年纪小,那种感觉实在不好。所以,看到蔺芊墨那样,倒是不由生出几分同情。

“祖母,我看璟儿好像也不讨厌她。如果她真的实心实意跟璟儿过日子,我倒是不反对璟儿娶她,护她几分是愿意的。”

“嗯!你有这心,祖母很高兴。”凤老夫人说着,忽然想到什么,道,“对了,九爷当日送的是什么贺礼你可问璟儿了?”

“问了!”

“是什么?”

“是两块玉如意!”

凤老夫人听了,心里莫名松了口气,笑了笑,“九皇爷有心了。”

“看来那韩暮烟是得宠了。”提到韩暮烟,凤冉表情变得冷淡,甚至带着一丝不屑,眉头也不由皱了起来,“看蔺芊墨过去的对三皇子的那样子,她不会是随了韩暮烟吧!如果是那样…。?我可不喜欢!”

“我看到是不像!”

“最好不是,不然,璟儿可就太委屈了。”凤冉说着,心里很不是滋味道,“如果璟儿不是身体不好,就凭着蔺芊墨的过去,就算她现在变好了,也是不能要!”

“唉…。只要以后能好就行!”

“希望吧!”

庄上

“墨儿,听张青说你把药都给扔了?”

“扔了!”

“可是有什么问题吗?”

“没什么问题,不过,是药三分毒,吃那些药不如我用真针有效。”

蔺毅谨听了,犹豫了一下问道,“墨儿,你是怎么学得这一手医术的?”

“一切都是缘分使然。”

这高深的回答,明显是不愿意多说,蔺毅谨笑了笑也没再继续问下去,只是道,“我家墨儿厉害,现在都是神医了。”

蔺芊墨低头给蔺毅谨的腿做着针刺,头也不抬,傲娇道,“也不看看是谁的妹妹,想不厉害都不行!”

“呵呵…。墨儿这是恭维哥…。唔…。”话未说完,忽然的痛意,让蔺毅谨忍不住闷痛出声。

“痛吗?”

“有些…”

蔺芊墨听了笑了,“痛就好!”

“墨儿觉得好!”

“筋脉未断,只是骨碎了。”

骨碎!蔺毅谨苦笑,一辈子注定的残疾。

“蔺毅谨,想走路吗?”

“呃…。”

“如果想,给你半个月的时间给我长点肉回来,把身体给我养好了,一个月后,我保你健步如飞!”

这话,听着高兴,可蔺毅谨却是无法相信,“墨儿…。”

“放心的相信吧!你妹妹虽然忽悠过不少人,可不会忽悠你的。”

“你都忽悠过谁呀?说来给我听听。”蔺昦说着大步走来。

蔺芊墨看了他一眼,呵呵一笑,对着蔺毅谨笑眯眯道,“当初我走的时候,忽悠了祖父两万两银票!”

闻言,蔺毅谨嘴角抽了一下。蔺昦踉跄了一下,呲牙,“你不好说这茬我都忘记了,银票呢?”

“花完了!”

“屁话!”

“反正是不给你。”

蔺昦哼了一声,懒得跟她缠,省的最后气着自己,转头看着蔺毅谨道,“她两天都做什么了?你可感觉好些了?”

“我好多了!”

“哪里?我怎么就没看出来呢?”问着,眼睛盯着蔺芊墨,这是说她光说不练。

蔺芊墨白了他一眼,掷地有声道,“心里舒服多了,你自然看不出来!”

“我不给你磨嘴皮子。”蔺昦正色道,“再这里待两天,然后跟我回府!”

蔺芊墨听了扬眉,“难道凤家把成亲的日子定在了两天后?”这也太速度了吧!

蔺昦横了她一眼,“过几日,昭和国来大瀚,到时候宫里会办宫宴你也要去,所以,提前回去给我学学规矩。”

“一定要去?可是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

“你回来一直未曾露面,现在京城里已经有些传言出来了。”

“怀疑我是假的?”

“嗯!皇上今日也发话了,让你宫宴那天也去,你现在身份不同了。”

蔺芊墨听了,恍然!皇上开口,这是表态了,表示过去的都抹去了!身份不同了?这是看在凤家的面上,表示了他身为帝王的宽容么!

蔺芊墨明白了,蔺毅谨不淡定了“等等,等等!你们刚才在说什么?定亲?谁定亲了?还有成亲,这什么意思?”

闻言,蔺昦看了蔺芊墨一眼,“你还没告诉他?”

“不是什么大事儿,哪里记得住!”

蔺昦:……。记不住?那刚才开口就说成亲的是谁?

“墨儿,谁定亲了?”

“我!”

“你?什么时候定的?男方是谁…不对,你刚才说凤家,哪个凤家?”蔺毅谨惊疑不定。

“国公府凤家!”

蔺毅谨脸上无喜色,只觉得眼皮直跳,“跟凤家的哪位少爷?”

“凤璟,凤郡王…。”

话出,反对声即可起,“不行,不能跟他定亲。祖父,你明知道凤郡王的身体情况,怎么可以让墨儿跟他定亲呢?”蔺毅谨那个焦灼。

蔺昦不说话,就看着蔺芊墨,看她准备怎么说。

蔺芊墨叹了口气,“哥,你这话说的太晚了。”

“定了可以退,只要没成亲就不晚!”

“退不了!”

“为什么?”

“你妹妹我不小心把人家凤郡王给看光了,我这是要负责的。”

蔺毅谨呆!

蔺昦倒吸一口凉气,瞪着蔺芊墨,憋得说不出话来。她可真是…。

一边的张青低头,面皮抖动个不停。有些事儿他知道,他还出手帮了一下。可,蔺芊墨看光了人家凤郡王,这事儿他是真的不知道,这忙他也没帮!所以,他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

“墨…。墨儿,你…你真的…”

蔺毅谨结巴着,还没说完,蔺芊墨就十分肯定的回答道,“是真的,他还有腹肌,我看到了!”

蔺昦实在听不下去了,咬牙,斥,“你给我把嘴巴闭上吧!”

这一斥,把蔺毅谨接下来的话也打断了。墨儿怎么会看到凤郡王的身体?这是怎么想也发生不了的事儿呀?

蔺毅谨无法相信,蔺昦觉得蔺芊墨太能瞎忽悠。只有张青,觉得很有可能,毕竟睡觉的人不穿衣服太正常。可惜,这一真相,他不能说。憋死了也不能说,谁让他也算帮手呢?助纣为虐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