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乱了谁的心/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本来就是我的!

一句话,有违世俗!

一句话,霸气逆天!

一句话,乱了谁的心,惊了谁的情!

飞舞的青丝,残破的黑衣,素白的小脸,染血的唇角。

黑的纯粹,白的晶莹,红的刺眼!

三种色彩,一种耀眼,风华尽显,气势惊天!

高台上那不施粉黛,略显狼狈,却尽显纯粹的女子呀!此刻,她睥睨所有,引人仰望。

为一个男人站上擂台,以己之力护住专属自己那份骄傲,毫不掩饰宣誓,他为她所有!

这是一种不矜持,身为女子这是不贤,是善妒。她如此应该令人不齿…

可为何,这一刻她的这份不矜持,竟会令同为女人的她们感到心颤呢?

赫连逸看着站在高台上的女孩儿,脸上那抹温和浅笑早已消失不见,心,逐渐下沉!

赫连珏静静看着那熟悉又陌生的容颜,眼底暗涌翻转。

赫连昌看着蔺芊墨若有所思。

安吉眼底闪过暗色,上前,走到安灵身边,垂眸,看了她一眼。

安灵神色微动,而后刚欲站起来的动作顿住,眼帘下垂,人往下躺…

安吉看此,嘴角勾了勾,抬眸,开口,然…。

“墨儿…。”

安吉话未出,惊呼声先他而起,抬头,就看高台上刚还站的自立的女孩,缓缓倒下,安吉脸色一变,抿嘴,提气欲飞身而上,动作起,眼前白影略过…

几欲倒地的女孩,稳稳被人接住。

台下,本以起身的赫连逸缓缓坐下。身后,影七无声吐出一口气,绷紧的心松开了一分。

赫连珏眼睛眯了眯!

凤璟垂眸,看着倒在他臂弯里,双眼紧闭的女孩,眉头不经意皱了皱,沉静片刻,胳膊收紧,把人揽入怀里,轻而易举抱起,过于柔软的触感,让凤璟感觉,他稍微一用力,怀中的人就会立刻碎掉,脆弱的不堪一击!

凤璟从高台上走下,蔺昦疾步上前,看着躺在凤璟怀里,明显已陷入昏迷的人,蔺昦脸上溢出担心,伸出手,“凤郡王,把人给我吧!”

凤璟看了蔺昦一眼,淡淡道,“不用!”说完,不再看蔺昦,直接走到国公爷身边,面无表情道,“心肺受损!”

一句话,一直耷拉着眼皮,装死的国公爷瞬时就跟被点燃的炮仗一样,即可炸毛了,猛地跳了起来,对着赫连昌,瞪着安灵,愤慨道,“皇上,虽说拳脚无眼,可昭和公主这么完全不顾及力道,出手就把老臣的孙媳妇打成重伤,是不是也太过了些!”

闻言,赫连昌脸色变得微妙,安吉心顿时一沉。

“凤国公…”

“这…”

两人刚开口,连话都没说出。国公爷就是捂着脸,悲悲戚戚的嚎了起来,“战场之上,刀剑无眼,我孙儿受伤,老夫自认技不如人,无话可说,心无怨怼,也从来没蛮不讲理要你昭和给一个公道,要一个说法。可是现在,你们巴巴的说着要表达歉意,可歉意是什么?”

“刀剑无眼,我孙子废了;拳脚无眼,我孙媳妇伤了;如果这是歉意,老夫情愿不要!”说完,凤国公一抹脸,一挥袖,一拱手,“皇上臣无能,护不住孙子,孙媳;老臣有罪,为了两国邦交,不敢无撞存怨;老臣这就去反省,臣告退…。”说完,走人了。

解释什么的,留着你的吧,他大爷的才没兴致去听。邦交?邦交你大爷的…。

国公爷就这么一甩袖子,悲悲戚戚的走了。凤璟抱着伤员,随着离开,凤家的人看此,急忙起身,跪地向皇上告罪!

看吧!凤家对皇上可是没有一丝不敬的一丝,凤国公如此不过是因为太伤心了。

蔺昦职位不够,底蕴不够厚,不能跟国公爷一样对着皇上撂挑子,不过,看着昭和公主,脸色也很是不好,蔺相府的态度很明显,跟国公府一致。不满,不满…

赫连昌看着下面跪着的一众人,忍不住眉心跳了跳,心里直骂国公爷是千年狐狸,老精,老精的,闹心的。安吉垂首,眼里溢出懊恼,偷鸡不成蚀把米,是他们太大意了。轻信了关于蔺芊墨的传言!

赫连珏看着眼带暗怒的安灵,勾了勾嘴角,既正色开口,“父皇,儿臣看芊墨郡主可是伤的不轻,还是赶紧派御医过去看看吧!”

伤的不轻?这话,算是坐实了安灵公主出手过重的事。

赫连昌听了,看了赫连珏一眼,默了一下,才点头,“顺喜儿,你带御医去一趟国公府。”

“是,皇上!”

面对这么一个局面,这宫宴变了味了。

***

马车上,凤璟看着趴在长椅上笑的花枝乱颤,完全只见牙不见眼的女人,再看外面,骑在马上肩头不停颤动的国公爷。凤璟闭上了眼睛。

“呜…。肚子好痛!”蔺芊墨拍拍笑的发酸的腮帮子,揉着快抽筋儿的肚子,有些痛苦道,“乐极生悲了!”说着,却是掩不住满眼的笑意,国公爷和凤郡王实在太给力了!

心肺受损!哈哈…。想到凤璟顶着那张脸,风轻云淡的玩儿陷害,蔺芊墨就乐的捶地。还有国公爷,那悲切的豪声,真是太逼真了,老国公威武呀!连撒泼打浑都会,哈哈…。

凤璟看着笑的停不下来的女人,情绪不明开口,“这么好笑?”

“嗯嗯…。”

“昭和公主要做郡王妃的事情也好笑吗?”

“这个不好笑,不过,她倒是有眼光呀!”蔺芊墨很是顺带的恭维。

凤璟听了,看着蔺芊墨,淡淡道,“我是你的,她眼光再好也没用!”

“呃…。”这话是她说的,不过,从凤郡王的嘴巴里面复述出来,感觉…有些怪异!

“那样类似的话跟九爷说过吗?”

“没有!”

“嗯!”凤璟点头,既面色浅淡道,“刚才一路被谁抱着,知道吗?”

“你!”

“嗯!心里什么感觉?”

“呃…你抱的很稳!”

“还有呢?”

“身上的味道也好闻。你擦的什么东西呀?”

“没擦!”

“体香呀!难得。”

“你喜欢?”

“不讨厌。”

“嗯!”凤璟颔首,神色如以往,表情一如平常,看着就是随意的聊天,“被我抱着,跟九爷有什么不同?”

“没什么不同,一样,一样的!”蔺芊墨答的没心没肺。

“是吗?”

“嗯!”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不说话了。

蔺芊墨看着凤璟那波澜不起的眼睛,感觉,她想多了!

“今天晚上过来吧!”

“我昨天才去看过韩叔,今天就不去了吧!”

“过来给我扎针!”

“不急在一时吧!”

“早点治好,对你也好!”

对你也好?这话,蔺芊墨的理解,他好了,她也可以离开了。

但是,至于凤璟是以什么心态说出这话的,大概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蔺芊墨按了按胸口,皱眉,“明天吧!我今天休息一下。”

凤璟注意到蔺芊墨的动作,淡淡道,“痛?”

“那公主出手够狠的,幸亏她功夫不够深,不然,这心肺受损,可就是真的了。”

“过来!”

蔺芊墨听了不明,“嗯?”

凤璟见她不动,没说话,伸手,轻而易举把蔺芊墨拉直身,动作透着霸道,不过力道倒是带着轻柔。

“郡王爷?”

“给你看伤!”

“哦!”

蔺芊墨对凤璟的这份体贴还真感到意外,不过在看到凤璟直接欲解开她衣服的时候,蔺芊墨黑线了…

伸手挡住,“郡王爷,免了,免了!”

“只是纯粹看伤!”

“我伤在胸口!”她内心偶尔奔放,可这尺度还做不到豪放呀!不然,上次她就先看光他了。眼睛都舍不去,何况是身体。

凤璟看着抓住自己大手的小手,眼帘动了动。不但一点挪开的意思都没有,手还往前探了探,引的那小手抓的更紧,凤璟停住了,面色却依旧浅淡道,“我的身体状况你知道。”

“可你的眼睛是好的呀!”

“你思想不纯了!”

蔺芊墨:…。“好吧,我思想不纯了!”

“你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蔺芊墨听了,瞪眼,腹诽;凤郡王你顶着这么一张脸,用这么平静的语气,淡然的表情,问这么一句潜在黄的话题,真的好么!

果然,无论表面再仙的男人,内在都住着一个流氓!凤某人也不例外。

“凤郡王,你老身体还没好呢!”说这个,也不怕急死你,急变态了你!

“嗯!因为没好,想象不出,所以好奇!”

毛意思?他想象不出,问她?难道她脑子里就满是猥琐?

蔺芊墨呲牙,“我脑子里什么都没想。我是秉持女人坚贞的作风罢了!身体岂能随意给男人看。”

“我不是其他男人,我是你夫君!”

“屁!你还没过门呢!不对,你这只是挂名的,没实用权利,懂不!”

“不懂!”

“少装糊涂!”

凤璟见蔺芊墨快急了,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伸出手,张开,大掌放在她后背上。

瞬时,一股奇异的温热盈走全身,胸口那沉闷的感觉,也瞬时舒缓了不少。

神奇的感觉,蔺芊墨眨眼,“内力?”

“舒服吗?”

“多输点儿!”

“晚上过来给我扎针。”

“这个…。”

“你身体不适,晚上我过去哪里吧!”

“你算了吧!还是我过去吧。”大半夜的,一个男人,裸露着身体躺在她床上…。晚上睡觉她一定会胡思乱想,消化不良!

“嗯!”

皇宫

“娘娘,看来这蔺芊墨是真的变了呀!”桂嬷嬷看着贤妃,想到今天的事情,心里不由有些唏嘘。

“出于意料的改变!”贤妃面色有些复杂,“不过也没什么不好,聪明人总是能更好的找到自己的位置,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娘娘说的是!”桂嬷嬷颔首,有些担心道,“不过,今天芊墨郡主如此不给昭和颜面,皇上哪里会不会....?”

贤妃听了,勾唇一笑,风情惑人,语气绵软道,“也许,皇上不但不会生气,心里还觉得大为舒畅呢!”

“这是为何?”桂嬷嬷有些不明。

“如果昭和公主想嫁的是其他人,皇上绝对乐见其成,可凤家....”沈蓉笑的柔和,神色莫测,“皇上应该不会高兴吧!”

桂嬷嬷疑惑,难道是因为昭和公主选择的是凤家,而不是皇家人,所以皇上才不高兴的吗?

贤妃看出了桂嬷嬷的不解,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只道,“去本宫的私库里挑些好的补物给芊墨郡主送去。”

“是,娘娘!”

桂嬷嬷领命,走了出去!贤妃靠在软榻上,想着今日高台上那个风采逼人的女孩,不由溢出一声叹息,呢喃,“原来,一个女人的骄傲,竟可如此迷人!”她看着都有些心动了。

如果蔺芊墨以前也是这样子的话,那她喜欢珏儿,或许她还...算了,这个时候还想那些做什么!

贤妃心里的可惜,也就那么一瞬间就消失无踪。

× × ×

马车在蔺府前面停下,蔺芊墨对着凤璟摇了摇手,“郡王爷,谢谢你送小女回来,再会!”说完,起身,抬脚,刚欲下车,忽然僵住,转眸,看着凤璟神色不定。

凤璟无视,伸手....

守门的小厮,看到标有国公府标志的马车在门前停下,心里一跳,疾步迎了过去,“敢问...”话未话说完,眼睛瞪大。

只见凤家郡王爷怀里抱着一身黑衣的芊墨郡主,从上面走了下来,小厮眼眸圆睁,惊疑不定。

大庭广众之下,青天白日之下,这么....毫无顾忌的腻歪,好么?

凤璟对于小厮的惊异的表情,完全无视,抱着人,阔步走入蔺府。

人进府,一路走去,一路静。

面对石化的众人,看着他们目瞪口呆的表情,凤璟眼睛都未眨一下,表情都未有丝毫波动,同时连口都未开,一路抱着蔺芊墨,熟门熟路,昂首阔步,一步不错的走到了蔺芊墨的院子,进入屋内,走进内室,把人放在床上,顺带在床边坐下。

看着用眼睛瞪着他的女孩,凤璟表情淡淡,自然的伸手,抹去她嘴角的那一点血红,声音轻淡,“你受伤了,如何能走路!”

听到这话,蔺芊墨翻白眼。

她受伤了,想做样子,不一定非得用抱的吧!她可以由下人扶着,抬着,再顺带再呻吟两声,怎么逼真的受伤态,百种表现法,均可信手拈来。哪里用得着劳驾他凤大爷。

还有,他这一句不问,就熟门熟路的找到她的院子是么子情况?当然了,凭着凤郡王的能力,想知道她住哪里自然是轻而易举的。她是丝毫不意外。可他最起码在一众下人面前,也做做样子好吧!不要一副熟客的样子好不好?

“怎么?可是不满意!”凤璟静静看着蔺芊墨,表情那是一个纯粹。

看着这表情...好吧!一切都是她思想不正,是她思想太歪。人家凤郡王只是一时没想到,哪里是对她有什么想法,她又不是菩萨,人人见,人人求!

不过,凤郡王这面瘫的表情,这总是波澜不起的反应,高洁的纯清的态度,真是让人憋闷呀!

他这样,你要是往多了想,感觉纯属自作多情。可往少了想,蔺芊墨感觉凤璟这完全是在挑战她的智商呀!一切都是她思想太暗黑了吗?

“哦,忘了你穴道还没解开!”

尼玛!不要表现的这么无辜好么!

穴道解开,蔺芊墨还没开口,凤璟已经起身,“你好好休息吧!我走了!”说完,人飘然离去。

蔺芊墨干瞪眼,满腔的话憋在嗓子眼,统统化作郁闷,憋得人心肺疼!

凤家

凤璟从蔺府回来,刚踏入院子,国公爷就红光满面,满身酒气的迎了过来,笑哈哈道,“凤璟,凤璟...赶紧的,来,来,陪我喝一杯。”

这么说着,国公爷还真的不觉得凤璟会答应,因为凤璟从来不饮酒。不过,不喝酒没关系,陪着自己聊聊天也是好的,国公爷如是想。

但,看到凤璟举手饮尽一杯酒的时候,国公爷惊讶了,惊疑不定,开口问“味道怎么样?”

“辣!”

看着凤璟面色不改的样子,国公爷瘪嘴,“看不出来你哪里感到辣了!”

“喉咙!”

“这个你不说老子也知道,老子喉咙也辣,我说的是表情,表情,你就不能做出一个喝酒的表情来吗?”

“嗯!”

“嗯个头呀!”国公爷白了他一眼,仰头灌了一大口,咽下,冷哼一声,“昭和的小崽子,也想算计我凤家,也不看看自己毛长齐了没!看到没,都不用老子出手,我孙媳妇一个人就直接把人撂倒了,她那一脚踢得好,踢得好!哈哈哈...”

凤璟听了没说话。

国公爷兴致却是大好,“这孙媳妇,不错,很不错,老夫很满意!要胆子有胆子,要口才有口才,你听听她最后那几句话说的,什么大瀚臣民,一步不退,寸土不让的,她这话不但拍了马屁,还顺带的给昭和来了个下马威呀!她这话说的好,也够狗腿。更重要的是皇上肯定爱听。”

国公爷说着,摇头,“真是歹竹出好笋呀,蔺恒那软蛋,竟然生出这么一个闺女来,实在是...不对,蔺芊墨这应该是随了韩琪招了。不过,比韩琪招圆滑了很多,人精呀!还有最后那句话....”

国公爷抚掌,看着凤璟,笑的那是一个恶趣,“听到她说,你是她的!我当时差点喷了,那一瞬间我感觉,她不是我孙媳妇,你才是我孙媳妇呀!哈哈哈....”

听着国公爷一口一个孙媳妇,凤璟从不习惯到顺耳,再到感觉不错,用了几句话的功夫。

跟抱着蔺芊墨的感觉一样,从陌生到舒服,用了几步的时间。

蔺府

御医,赏赐,逐个走了一遍后,蔺芊墨这里总算是清醒了。

蔺昦坐在椅子上,看着躺在床上满脸无力的蔺芊墨,皱眉,开口,“怎么样?可是还不舒服?”

“不舒服!”

“已经去煎药了,吃了药会好些,你等会儿!”

“祖父,我是肚子不舒服,我饿了!”

“你心口不疼吗?”

“我装的!”

蔺昦:……

“我当时要是不倒下,那公主就会躺倒了,我这是先下手为强呀!怎么样?你孙女我聪明吧!”

“我看你不是聪明,你是大胆!”蔺昦有些冒火,“张口就拒绝,你就没想过万一你输了会怎么办?”

“不会输的!”

“屁话,世上哪里有这么肯定的事?”

“当然肯定了,因为我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什么完全准备?”

“就是暗算呀,小人招数呀!”

这么干脆,理直气壮,还颇为自得的回答,蔺昦感到胸口发闷,“你还骄傲了你?”

“胜王败寇,只看结果,谁管过程!”

“你知道昭和要比武斗!”

“这我哪里知道!不过,水来土掩兵来将挡,他们出招,咱们接招!”

“你倒是敢拒绝!当时怎么想的?”

蔺芊墨听了,看着蔺昦呵呵一笑,“跟祖父想的一样呀!”

蔺昦听言,眼睛闪了闪,“你知道我怎么想的?”

“祖父,你在朝堂几十年,有些东西比我看的更透彻。凤家....跟有实权的高门联姻都已不适合,更何况是昭和!”

闻言,蔺昦神色微动,看了蔺芊墨一眼,没再多问,看来她是真的看明白了!

是呀!昭和联姻,皇上最不愿意看到的恐怕就是跟凤家了。

因为,现在凤家于皇上,于大瀚已经成了一把双刃剑。凤家剑对外,是维护大瀚的一把利器。可一旦反过来!那,对于大瀚绝对是毁灭。

这样一个家族,皇上已经足够忌惮。如此,他怎么会想让凤家和昭和再接上一门亲。异国的公主成为郡王妃,有的时候枕边风的力量,还是不容忽视的。

再来,就算凤郡王不是那种被女人所左右的人。可,让一个异国公主接触凤家这样一个兵权世家,皇上仍然无法心安。

所以,昭和想和凤家结亲,别说一座城池,就是两座,皇上也不会高兴。就算芊墨不拒绝,这亲也绝对结不成。只不过有蔺芊墨来做,皇上倒是剩了不少的力气。想来,经此一事儿,皇上对于蔺芊墨的厌恶会减少很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