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过继,事发/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宫

“如何?”

“回禀皇上,老臣已探过脉搏,芊墨郡主并无内力。另,医女也已经查看过她胸前受伤的位置,上面确实有箭伤留下的痕迹。根据医女的表述,那伤口的位置,大小,以及形状,均与老臣曾经所治相同。”

听了太医的禀报,赫连昌情绪不明,看来确实是蔺芊墨无疑了。其实,对这结果赫连昌并不意外,凤国公和蔺昦都不是愚笨的人,他们不会弄来一个假的人来糊弄他。

只是,蔺芊墨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些,不确定一下总是不舒服呀!

“朕知道了,下去吧!”

“是!”

太医退下,赫连昌想到过去发生的事,一时间说不出蔺芊墨这改变是好,还是不好。不过,她学的识相了,看着顺眼了很多倒是事实!

蔺府



蔺芊墨朦胧间,感觉有人进来,眼睛眯着看了一下,看到一模糊的人影立在床前。蔺芊墨不自觉的又往被子里缩了缩,眼睛又闭上了,含糊不清,懒散道,“凤英,呜…。你去禀报你家主子,我伤势加重了,重的起不来了,今天就不去了,他老人家今天也早点修需吧!”

蔺芊墨爱吃,爱赖床。对于吃的,闻到香,不用人请就巴巴的凑了上去。然,起床却是真好相反,完全的被动,特别是在半夜,起床简直是酷刑。

对于蔺芊墨起床耍赖这一点,凤英从最开始的无语,到现在已经完全无视,一般都是直接上手,给她穿好衣服,抱起来就走,干脆利索的很。反正,比起耍嘴比皮,身为凤卫的凤英显然动手能力更强一些。

对凤英那种直接打包带走的举动,蔺芊墨从最初的无语,慢慢也习惯了!

只是今天,蔺芊墨半醒半睡间,意外的没等到凤英伸出的手。疑惑,今天真的被放过了?恕她已经被虐的生出了习惯,忽然这么一下,还真是有些不习惯。人性本贱呀!

转眸,睁开眼睛,想看清凤英的表情,然…。却看到一张意外的面孔。人瞬时清醒了!

“九掌柜…。”

看着蔺芊墨眼里又是只有意外,再无其他的反应。再想她刚才说的话,赫连逸眼眸沉暗。凤英的主子是谁,不言而喻!

“墨儿,准备去见凤郡王吗?”

赫连逸声音淡淡,不见怒色,却也没有往日的温和。蔺芊墨眨眼,“去给他看病!”

这算是解释,不是怕误会,只是清楚感到的眼前人情绪不对,晚上的场景,孤男寡女的情况,不适合挑火。

赫连逸听了,心里一点舒缓的感觉都没有。因为在意料之中,蔺芊墨去见凤璟,绝对是不谈情说爱,他很清楚这一点。但是那又如何呢?不喜的感觉依然。

深深看了她一眼,抬脚,缓步走到床前,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不语。

蔺芊墨合衣坐着,低头,抠着手指不言。没什么可说的,回忆往昔,畅想未来都不适合他们,闲话家常又找不到话题,这亲戚关系,她倒是愿意聊聊家常,关键是眼前的男人也得愿意听才行呀!

“墨儿!”

“嗯!”

“喜欢上凤璟了吗?”

听到这话,蔺芊墨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抬眸,淡淡道,“没有喜欢,也不讨厌!”

“那,他是你的,这句话是说给昭和公主听得吗?”

“嗯!”

“可这话,听在耳朵里的却不止昭和公主。而落在心里的,更不是她!”赫连逸静静的看着蔺芊墨,伸手按上自己胸口,“我这里很闷,控制不住。除了我,或许还有凤璟,他比我先一步接住你的举动,已经看出了波动!你没察觉到吗?”

蔺芊墨听了,眉头轻皱,摇头。

赫连逸看了,眼里溢出一抹无奈,难耐心中起伏波动,抬手,轻轻抚上蔺芊墨脸颊,眼眸染上温和,声音变得轻柔,“墨儿,你不懂男人,你不明白你今天的那句话,对于我,或许还有凤璟,是多大的诱惑!”

“诱惑?”蔺芊墨觉得意外,古代的男人,就算喜欢不同性情的女人,可在他们心理,本质上还是喜欢贤惠,依附他们而生存的女人吧!对于霸道到善妒的女人,他们不应该喜欢才对。

见蔺芊墨疑惑,赫连逸轻声道,“身高位尊,看起来越是尊贵,越是遥不可及,坚不可摧的人,其实内心都荒芜的很。他们往往能给很多人东西,却偏偏很难找到自己想要的,那种身处高出的孤独感,一般人很难体会。”

赫连逸的声音染上一抹沧桑,“别人的仰望,恭维,依附,只是为了能得到那份能守护他们的羽翼。可他们不懂,再尊贵的身份,他也是一个人,很多时候他也想得到一份别人给予的守护!”

赫连逸说着,眼里染上酸涩,“就如你昨天,那样骄傲的守护凤璟一样…”

“我只是为我自己而已!”守护凤璟,她没想过。

“这一点,我知道,凤璟应该也清楚!可那又如何呢?寻寻觅觅,可遇不可求的就在眼前,已经发现,怎会错过?我是如此,凤璟,也是如此!”

听言,蔺芊墨眼眸微缩。

“墨儿,凤璟与我是同一种人。”只不过凤璟清淡,疏冷流于表,而他是温和表在外罢了!可内在差不多是一样的。

“九爷,你应该想多了!凤郡王不是那么多情的人,我也不是那么迷人的人。”

赫连逸听了,摇头,“对于凤璟,我虽然说不上了解的有多透彻。可,却仍然比你了解他。”

凤璟,一个足够冷清,却又十分执着的人。

冷情——看他对于自己身体状况,那种顺其自然,不咸不淡的态度,就足以看出他的清决,这样的人想被他在意,太难!

执着——看他对韩东十年的寻找,那种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坚持就可以证明。

这种人,不上心则罢,一旦上心,将会十分可怕!

只是关于这一点,赫连逸没说出来。关于凤璟的执着,他莫名不想让蔺芊墨知道。

“墨儿,我不想你为了躲我,而惹上凤璟!”

蔺芊墨听了,淡淡道,“选择凤家,不是为了躲避你,而是为了躲避皇家的追杀。我需要一个安全回归的背景,也需要一个理所应当,光明正大离开的理由。”

成亲,被休,而后离开,那个时候皇家对她已经无所谓了,她只为了求得一个安全罢了!

赫连逸听了神色复杂,不是为了躲避他,应该高兴吗?还是说,蔺芊墨对于他的情折完全不在意呢?

“墨儿,很抱歉当初对你隐瞒了跟韩家的那层关系!”

蔺芊墨听言,笑了笑,“虽然刚开始知道的时候,也是吓了一跳。不过,这也算是一种缘分吧!亲情更长久!”

“亲情?墨儿,你应该知道我想要的不是那一种。”

旧话重提,蔺芊墨叹气,“九爷,一时的心跳罢了!放开了,不过是人生一个过客而已!”

“你这还是拒绝,对吗?”

“九公子,我觉得我们之间,这样淡而绵长的亲情关系更合适!”

“墨儿,你喜欢过我吗?”

突然的直白,蔺芊墨眉心一跳,心莫名一沉。赫连逸是骄傲的,毋庸置疑!而这样骄傲的男人,问出这样的问题。一种最后谈判的感觉悠然而生。

“墨儿,我想听真实的答案!”

蔺芊墨静静的看着赫连逸,沉默,良久,缓声开口,面上露出一丝回忆,眼里带着一丝迷茫,如实道,“记得在清河镇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九爷那时,那一瞬间觉得很惊艳,没想到在那种地方还能见到长的那么好看的人,当时想,跟这样的人做朋友肯定不错,看着你,吃饭都是香的。再后来,在不断的接触中,感觉到的是九爷的儒雅,温和,强大,还有深不可测…。”

蔺芊墨说着,看着赫连逸轻轻一笑,“也许你不知道,当看到你笑,那带着真切的笑意的眼睛时,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让人向往的温暖,包容。赫连逸,其实只要你想,女人很容易为你沉迷。或许,我也曾向往过,一个温暖的男人,一片自在,自由的地方,守着一片美食,那种生活美好如梦…”

“只可惜,也总归只是梦,男人的温暖不一定都属于我,你的深不可测,亦是令人望而却步。所以,当听到你说,你喜欢我时,我觉得很意外。而在知道你的身份后,惊讶过后,余下一份叹息,过往成为一份美好的回忆。”

蔺芊墨说完,眼眸变得清亮,“问我是否喜欢过你,我自己也不知道!不过,君悦轩的九掌柜的,曾经让人向往过,为那份简单而肆意!”

赫连逸听完,心里变得酸胀,她说了全部感觉,如实的!可,这些却不是他想要的答案,她向往过的人是九掌柜的,虽然那是他,然那只是一个幻影罢了!他是大瀚的九皇爷,生来就已注定的身份,他拥有很多,但简单,肆意,是他舍去所有也无法得到的。

“墨儿就这么不喜欢皇家吗?”

蔺芊墨摇头。

皇家,非同一般的尊崇,也造就了非同寻常的复杂。牵扯入皇家,身体的享受比不过精神的疲累。她虽未切身体会过,但那种高度紧张,手染血色,不间断的冲杀她却经历过。且再不想经历第二次。

那种为了今日脱掉的鞋明日还能穿上,简直是拿生命在奋斗,那样的紧绷的节奏,不叫日子,叫战斗!

生活在四面谋算,暗涌不断的皇家,要脑子一开洞,很有可能即可就没命。压力太大!

“墨儿,凤家同样很复杂!”

“我知道!也清楚自己该怎么做。”

“墨儿,很多事不是你想,就可以如愿的。”

闻言,蔺芊墨眉头皱起。

赫连逸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

翌日

蔺芊墨睁开眼睛,有瞬间的恍惚,分不清昨天到底是梦,还是真实。不过,在看到手指多出的扳指后,看来昨天晚上赫连逸是真的来过了。

确定了,蔺芊墨眉头不由皱了起来,昨天她说了那么多,也没得到赫连逸一个确切的态度。让人有些蛋疼。

不过那些话…

关于凤璟现在是什么心理,蔺芊墨不想探究。但是,有一点,所有的事情还是尽快落幕的好,不然,保不准会越搞越麻烦。

到了骑虎难下,进退两难地步,对她可是一点好处都没有!男人动的是情,而她玩儿的是命!

“郡主!”

“进来吧!”

蔺芊墨话落,王婆子从外面走进来,恭敬道,“郡主,老奴伺候你起床!”

“嗯!”

蔺芊墨穿着衣服,听着外面明显比往日喧闹的动静,随意道,“今天府里好像特别的热闹!”说完,就看到王婆子给她穿衣服的动作顿了一下。

看此,蔺芊墨神色微动,淡淡道,“过继的日子定下了吗?”

“是…”

“什么时候?”

“明天!”王婆子回应着,神色有些忐忑。

蔺芊墨点头,淡淡一笑,“还真是迫不及待呀!”

淡淡的一句话,再无其他。王婆子心里松了一口气,她还真怕郡主一个不痛快,当即给她一脚。不过,现在看郡主的态度,好像对于蔺毅慎过继成嫡子的事情并不在意。

唉,不过在意又如何,蔺毅谨已经废了,长房这边总是要有一个能扛得起门户的嫡出,而现在长房除了大公子再无第二个男丁,所以,就算郡主有意见也难改变现状呀!

“四小姐!”

“蔺芊墨呢!”

“郡主她…”

丫头的话还没说完,蔺纤柔人就已出现在了蔺芊墨眼前,面对她,神情骄傲依然,冷意不便变,只是厌弃染上探究。

蔺芊墨看了她一眼,青春叛逆期的少女呀!

“你先出去,我跟蔺芊墨有话要说。”蔺纤柔看着王婆子,面无表情,命令道。

王婆子听了没动,抬头看着蔺芊墨。

这一举动,让蔺纤柔眼里溢出冷色。

“下去吧!去厨房给我拿点吃的过来。”

“是,郡主!”王婆子领命,疾步退下了。走着,腹诽;以前郡主总是专横,霸道的那个,可今天,她怎么感觉忽然掉了个儿了。四小姐看起来倒是跋扈的厉害!

王婆子离开了,蔺纤柔看着蔺芊墨又不说话了,只是定定的看着她。

对此,蔺芊墨没兴趣跟她玩儿大眼瞪小眼的游戏,穿衣,梳洗,不疾不徐!

蔺芊墨那种无视的态度,让蔺纤柔有些冒火,看着她,声音发冷,“蔺毅慎明日就要过继成嫡子了,你可知道?”

“是吗?”

“他成了嫡子,以后我们就要看着他的脸色过日子了,这点你明不明白?”

“哦!那以后可要好好相处了!”

“蔺芊墨你就这个态度吗?”

“不然呢?该怎么办?”

“你不是很厉害吗?把你对付昭和公主的劲头拿出,去对付蔺毅慎呀!”

愤然的态度,激动的表情,这都对了,可这话说的太无脑了。

蔺芊墨侧目,走进她,勾唇,低语,“怂恿嫡姐,残杀长兄,这话如果传到祖父,或者蔺大人,还有外人的耳朵里。想来,他们肯定对妹妹有这样的胆色,表示刮目相看!”

蔺芊墨话出,蔺纤柔脸色一僵,随即沉笑,“我是什么样子的不用你来置喙,倒是你除了连累嫡母,拖累嫡兄,欺辱我这个嫡妹妹之外,对别人你是只有被欺负的份儿,任由那些庶子,庶女爬到你头上,却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四小姐既然知道,对付别人我是个无能的,那还来这里找我干什么?”

蔺纤柔一噎,既阴沉道,“蔺芊墨你等着,等他做了嫡子,有的苦头吃。”说完,拂袖而去。

蔺芊墨看着她的背影,目光清清淡淡。蔺毅慎做嫡子,蔺纤柔想到了用她来对付蔺毅慎,并很清楚以后自己的处境。看来她脑子很好用,想的也够长远。可…。这么热血的年纪,这么善于思考的脑子,为什么单单忘了蔺毅谨以后的处境呢?

血缘…。除了相同的血,其他再无缘!

*

明日蔺毅慎过继的日子,蔺恒早已打定主意大操大办,这天府里喜庆犹如过年,二姨娘,蔺纤涟,蔺纤雨脸上笑容不断。

韩氏面无表情,蔺纤柔闭门不出,蔺芊墨身体不适,以静养为由,对于二姨娘等人的求见避而不见。

态度与韩氏,蔺纤柔保持一致,不见她们是正常!热切的欢迎才是反常。

太反常,必有妖。好戏还没开始,低调点好,正常点儿对。

蔺芊墨的避而不见,也确实令蔺毅慎安心了不少。韩氏的性情他了解,蔺纤柔的秉性他清楚,就是蔺芊墨忽然的改变让他不安,现在她这样倒是让人心安了。

明日他就是嫡子了,盼望了多年,筹谋了多年的事情明日就要实现了,蔺毅慎就算平日再稳重,此刻也抑制不住有些激动,激动的晚上都有些睡不着觉,对于明日万分期待。

这一晚,有人憋闷的睡不着,有人兴奋的睡不着。也有人郁闷的睡不成!

凤家

凤璟看着凤英外露的手,满满的红红,点点,颇为狼狈,看着,凤璟眉头动了动!

凤英不等凤璟问,禀报道,“芊墨郡主的窗上,门上,应该都撒了药物,属下刚碰触到,刺痒就迅速不满全身,身体变得变软,属下未敢硬闯。”

闻言,凤璟神色没什么变化,淡淡道,“看来,九爷昨日夜闯深闺,让她不高兴了。”

凤英听了垂眸,总是感觉郡王爷的话听着有些怪异。是九爷让芊墨不高兴?还是,主子天天晚上让她去带人才惹得芊墨郡主不高兴了呢?

到底是什么原因,这个,不好确定吧!毕竟,作为属下的她可是已经受创了。明显对主子的邀请,芊墨郡主也很不高兴吧!

“她可有说什么?”

“回主子,芊墨郡主说,她最近几日有些忙,要跟蔺毅谨治伤,所以,晚上就不过来了,让属下也不要过去了,等事情都忙完了,她再来给郡王治疗。”

“嗯,下去吧!”

“是!”凤英闪身离开。

凤璟沉默片刻,走到窗前,抬头看着天上的满盈的月色,若有所思。

绝美的面容在月色的抚照下,映出一层柔光,让那本就绝艳的面容,变得如梦似幻,如魔似仙。而本清淡的神色,亦变得更为朦胧,情绪难辨,模糊不明!

“蔺芊墨…”

一声呢喃,清清淡淡,几不可闻,又瞬时消散在风中!

翌日*蔺府

“二妹妹!”

“嗯!”

“今日长兄继名,祖母让我来请二妹妹也过去。”

蔺芊墨听了,睡眼惺忪的看了一眼蔺纤涟,还是那副温柔似水的模样,只是今天多了一层掩饰不住的开怀。

蔺芊墨看着她,打了个哈欠,颇为不情愿道,“我也去吗?”

“是!二妹妹贵为郡主,今天这样喜庆的日子,可是少不得二妹妹!”

“喜庆的日子?喜庆的恐怕只有你们,我可不觉得有什么值得高兴的。”蔺芊墨直言不讳,声音透着不满。

蔺纤涟听了,垂眸,今日蔺芊墨的不满,听起来却让人尤为开心。任你再说酸话,任你变得再聪明,以后也只能仰仗我的兄长,这感觉,扬眉吐气不足以形容。

蔺纤涟抿嘴一笑,“二妹妹说哪里的话!以后…。”

蔺纤涟话没说完,被蔺芊墨不耐打断,“好了,我知道了,我吃过饭就过去!”

“好,那我们就在前面恭迎二妹妹了!”

蔺芊墨听了没搭理她,翻身又倒在了床上睡了。

蔺纤涟看此,一点不气,反而很是心情愉悦的离开了。那种憋闷的感觉,自己可是体会了十多年了,现在也该轮到她们了。从今日起,她对以后的日子真是充满了期待。

*

蔺芊墨无视外面热闹的氛围,不紧不慢的吃过早饭,又看了一会儿书,直到看到蔺恒下朝回来。看着同样满面春风的蔺恒,蔺芊墨轻轻一笑,时候到了!

“王嬷嬷!”

“郡主!”

“给我梳头,我们去前院。”

“是!”

*

缓步走着,听着前院传来的阵阵欢声笑语,蔺芊墨扶着王婆子的胳膊,勾唇一笑,“今天果然很热闹呀!”

这话,王婆子听到,动了动嘴巴,最终没敢回话,低头,默默的走着。

“芊墨郡主到!”

这一嗓子,喜庆的氛围顿时一滞,不过也就一瞬,一欢快的声音就随着响了起来。

“芊墨郡主吉祥,刚才我还给各位夫人说起你呢!没想到我这话音刚落,郡主就过来了,郡主你这可是给我了大面子了。”

蔺芊墨看着眼前,说着俏皮话,笑的一团和气,面色仁善的妇人,淡淡一笑,“孟夫人!”

“郡主,来来,上坐!”周氏笑着,亲手扶着蔺芊墨的胳膊,对着众人笑眯眯道,“各位夫人,我没瞎说吧!就郡主现在这颜色,你们看着也都惊艳了吧!”

“呵呵…是呀!郡主这模样,看的我这心都扑通扑通的乱跳起来了!”

“你可拉倒吧你!这话你说给你家刘大人听去吧!”

“怎么?你以为我不敢呀!”

“哎呀,你这话可是吓住我了…不过,你这么彪悍,你家刘大人真的知道吗?”

周氏那惊恐的样子,瞬时又逗乐的一众人。

看着笑的开怀的一众人,蔺芊墨神色淡淡,长袖善舞,手段玲珑,又长的亲和,看来周氏人缘颇好。

王氏看着蔺芊墨是怎么都亲近不起来,冷淡道,“你来了,坐吧!”

“嗯!”

韩氏看了蔺芊墨一眼,什么都没说。

“郡主,请喝茶!”

蔺芊墨接过,淡淡道,“二姨娘有心了!”

“不敢!”二姨娘孟涟儿心里激动,高兴,可此刻却知道,越是在这种时候,越是不能表现出一丝得意,这个时候要谦逊,恭顺,这样才符合她的身份。

蔺芊墨看了二姨娘一眼,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既眉头皱了皱。

“郡主,可是味道不好?”二姨娘很是细心道。

蔺芊墨听了,摇头,“同样的茶叶,却总是少了一点味道。”说着,看了周氏一眼,“孟夫人当日的那一杯茶,总是有一种让人回味的味道,可是放了什么东西吗?”

蔺芊墨话出,王氏拿着杯子的手僵了一下,周氏却是笑意都未减一分,笑眯眯道,“郡主您这话可是太抬举我了,我呀!就是借着蔺老夫人的茶具,这么动了动手,要说味道好,那肯定沾上了老夫人的福气了!”

蔺芊墨听了,扬眉,一笑,“或许真是如此!”

王氏嗔怒的看了周氏一眼,“你这张嘴呀!是带着蜜罐过来的吧!”

“哎呀,老夫人你真是火眼金睛呀,连这都看出来了。”

“哈哈哈…。看看,看看,说她胖她还喘起来了!”

“孟夫人呀,你嘴巴这么甜,孟大人他知道吗?”

“去,你个没羞没臊的什么都往外说。”

众人说着,又笑作一团。

气氛正好,一小厮疾步走过来,“老夫人,夫人!”

“何事?”老夫人开口问道。

“大爷让我过来问问孟夫人,孟老爷和孟公子现在还未过来。来的时候可是跟孟夫人交代过什么吗?”

孟夫人听了,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没有呀!说好了下朝后就过来的呀!”说着,看着小厮神色不定道,“你刚才说孟公子也没过来?”

“回夫人,是的!”

“这孩子,他跟我差不多时候过来的,怎么到了现在人还没到?”

“可能是有什么事儿给耽搁了吧!”

“不急,现在时辰还早,晚一会儿过来无碍!”老夫人说着,看着小厮道,“你去前面看着,一会儿孟大人和孟公子过来了,记得来禀报一声。”

“是,老夫人!”

小厮退下,周氏忽然没了逗乐的兴致,变得有些心神不宁起来。

见周氏脸色不是太好,二姨娘轻声道,“嫂嫂,大哥和凌儿肯定是有什么事儿给耽搁了,你不用急。”

周氏听了皱眉,“有什么事儿非要赶在这个时候去办呀!还有凌儿,他一个没职务的,有什么事儿可耽误的!”

孟怜儿听了,看周氏明显在担心的样子,体贴道,“要不,我让小厮过去孟府看看,接接他们。”

“好,你让个人过去接接他们吧!这两个人不是那么没分寸的人,这么会儿还没过来,一定是被什么给绊住脚了,找个人看看我也能放心。”

“好!”

这事儿,一边的人听着,都没怎么放在心上,临时有个事儿什么的都很正常。

她们听听也就过去了,继续说说笑笑,反正今天她们就是来凑着热闹,其他不用她们操心。

随着时间的流逝,一直不见人来回禀,周氏心里越来越不安,连说话的心情都没有了,整个人都开始有些坐立不安了。

“别急,应该在路上了!”王氏刚说完,一个小厮走了进来。

周氏眼睛一亮,孟怜儿急声道,“可是孟大人和孟公子来了!”

“哦!不是,是大爷说时辰差不多了,让老夫人带着各位夫人去前院。”

闻言,周氏眼神暗了下来,揪着帕子,眼皮直跳。

“好,我知道了,去告诉大爷我们这就过去。”

“是!”

“各位夫人,走吧!”

“好!”

这个时候也无法多说什么,老夫人看了周氏一眼,领着众位管家夫人和小姐,往前院走去。

孟怜儿走在后面,扶着周氏的胳膊小声的说着什么。

众人走到前院,又是一阵寒暄。

客套过后,蔺恒见孟家父子还未过来,眉头皱了一下,既又派了两个小厮出去。时辰到了,也不能为等着他们误了时辰。

表面形式先开始了,蔺恒对着韩氏先表示了一番感激,韩氏应的不咸不淡。蔺恒也完全不放在心上。

二房的人看着蔺恒那高兴的样子,小辈的人不敢表现出什么,蔺安瘪嘴,眼里带着一丝嘲弄,嫡子废了,庶子变嫡子,这真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

“大少爷呢?”蔺恒话讲完,忽然发现蔺毅慎竟然不在。

“回大爷,大少爷说去拿个东西过来…。”小厮说着,挠头,“少爷说一会儿就过来了的,怎么…?”

“去看看去,告诉他赶紧过来。”

“是!”

看着疾步离开的小厮,蔺芊墨垂眸,静静的喝着杯中茶。

众人轻笑细语说着话,气氛很是和谐,欢快,直到…。

“啊…。”

婢女的一声尖锐叫声,听得众人一惊,接着,就看到小厮惨白着一张脸,跌跌撞撞的跑了回来,看着蔺恒,半晌说不出话来。

“做什么这是?”蔺恒皱眉。

“老…老爷,大,大爷…。”

蔺恒还没开口,二姨娘就先一步紧声开口,“大爷怎么了?”

“大爷他…。”

话未说完,一个丫头尖叫着,惊恐叫道,“大爷,大爷…。三姨娘死了,三姨娘死了…”

这话出,蔺恒脸色变了,众人面色各异,“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呜呜呜…三姨娘死了,死在了大少爷的房里,好多血…好多血…”丫头神色慌乱,明显受了不少的惊吓,口语无措,惊惧,“大少爷身上也全是血,都是血…”

姨娘在庶子房里?还死了?这…。所有人面露惊骇,震惊之余,思想不由往龌蹉的方面歪去。

“死丫头,你浑说什么,三姨娘她在自己的院子,我刚还见过她,她怎么会在大少爷的房里?再浑说,我撕了你的嘴。”脾气火爆的蔺纤雨瞬时跳了出来,厉声道。

“奴婢没有瞎说,奴婢亲眼看到…呜…。”

话未说完,脸上挨了一巴掌,丫头眼眶泛红,“三小姐!”

“给我滚下去!”

看着蔺纤雨,蔺芊墨嘴角勾起一抹几不可见的弧度。挺好,欲盖弥彰的效果十分明显。

蔺恒此刻面色已经铁青。

众人也觉得有些不自在,他们是来庆贺的,可这么突然的撞到人家家丑,还是蔺相家的,这可是不太好!

“蔺大人,我看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误…。”

“大爷,大爷,出事儿,出事儿…。”蔺恒派出去的小厮,面色发白,踉跄着跑过来,喘着粗气,看向孟夫人,“孟夫人,孟大人和孟公子…他们…”

“他们怎么了?他们怎么了?”周氏还未听,脸色都不由白了。

“他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