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死两残/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孟凯死了,孟凌残了。

起因:原来,孟凌之所以迟迟未出现,是因为急急去了小怜馆跟人抢人去了。结果,一言不合,发生争执,最后大打出手,而后被人遂然不及从三楼推下,导致腰处受到重创,人虽未死,可确定一辈子成瘫!

而闻讯赶去的孟凯,在了解事情经过,再看奄奄一息,生命垂危的儿子,一时之间气,急,怒,各种激烈的情绪一涌而上,血气攻心,一口血喷出,人一口气没缓过来,骤然猝死。

听到这结果,确定是事实,孟夫人周氏嘶嚎一声,受不住,眼睛一翻,人瞬时昏死了过去。

这突如其来的事情,不要说孟夫人,一众外人听着都有些受不住,心里唏嘘不已。刚刚还欢笑逗乐,开怀不已的孟夫人,这一瞬间就成了夫亡子残之人了。这对于一个女人,说是天塌地陷都不为过呀!

可这个时候除了他们这些外人表示同情之外,蔺家的人还真是都顾不上她。孟怜儿母女三人,包括蔺恒都被蔺毅慎牵着心。

“快说,大少爷怎么了?快说呀!”二姨娘看着小厮,脸色灰白,焦躁难安,慌乱尽显。

“小…小的也不清楚,就是…就是看到好多血…。”小厮的话没说完。

蔺恒白着一张脸,转身,疾步往蔺毅慎的院子走去。

“慎儿…慎儿…。”二姨娘哀嚎,眼前发黑,摇摇欲坠。

“姨娘,你别急,大哥他不会有事儿。”

“对,大哥一定不会有事儿的,姨娘,我们先去看看,去看看那…”

“呜呜…。慎儿…”

蔺纤涟,蔺纤雨扶着二姨娘脚步不稳,跌跌撞撞的往蔺毅慎院子走去,心剧烈的跳着,身体都抑制不住瑟瑟发抖。

二姨娘此刻除了极致的担心,恐慌,已经生不出任何念头。

而,蔺纤雨,蔺纤涟在担心之余,两人脑子里是同一个念头,如果蔺毅慎真的出了什么事儿,那…。所有的期待都将化为一场空,希望变绝望,依仗…或许成为负累。

王氏已经被这突然的变故,给惊的做不出反应了,人懵懵的。喜事儿变丧事了,家丑外扬了,丢脸丢大了!

韩氏则是完全相反,二姨娘受到多大的惊吓,蔺恒受到多大冲击,她就感受到多大的喜悦。

这一幕何其熟悉呀!只不过当初承受那份绝望的是她,而享受这份喜悦的是二姨娘。

蔺毅谨废了,现在,她盼望着蔺毅慎是死了才好!不过,就算不死,有今天这一事儿,有三姨娘这一牵扯,他再想做嫡子,也绝无可能了!

蔺芊墨看着韩暮云变幻不定的表情,眼中激动难掩的神色,淡淡开口,“母亲,父亲已经过去了,你不去看看吗?”

听到蔺芊墨的声音,韩暮云回神,一怔瞬时了然,看了蔺芊墨一眼,疾步往蔺毅慎的院中走去。

这个时候需要的可不是遮掩,而是闹大。韩暮云可绝对不容许他们就这样悄无声息的把事情给压下。

蔺芊墨视线从韩暮云身上移开,扫了一眼众人惊疑不定的神色,对着王氏微微俯身,“祖母,孙女身体不适就先告退了。”说完,提步离开。

王氏听到蔺芊墨的话,回神,思绪恢复清明。而后,看着家里这一摊子,脸色黑了下来,好嘛!他们这一甩袖子都走了,这是把这烂摊子交给她一个老太太来主持了。

这要她怎么办?是把人都打发了?这样遮遮掩掩的,岂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他们蔺家出了见不得人的事儿了?

还是说要把人给留下,力持人正不怕影子斜?可这样,万一真的是出了什么腌臜事,那…留着他们看笑话吗?

正在老夫人犹豫不决间,准备着也来个晕倒了事儿的时候。蔺昦回来了。

看着府里的一众人,看着王氏那看到救星似的样子,蔺昦面色冷硬。

看到蔺昦的神色,都是有眼色的人,当下没什么可犹豫的了,起身,拱手,“蔺相,大公子身体不适,我等改日再来恭贺,就先告辞了!”

“嗯!”

蔺昦一点头,大家拱了拱手,什么都不再说,鱼贯而出,不一会儿府中就静了下来。

蔺昦看了钱嬷嬷一眼,“扶着老夫人去休息!”说完,提步往蔺毅慎的院子而去。

想来,在回府之前,蔺昦对于发生的事情都了解的差不多了。

*

蔺纤涟,蔺纤雨纵然有心理准备,可在看到全身是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蔺毅慎时,均是倒抽一口气冷气,浑身冒寒气。

“是我做的,都是我做的,哈哈哈…。我只恨刚才没能一刀捅死他,咳咳…。”三姨娘乔静儿,吐出一口血,脸色惨白,可脸上却盈满痛快的笑意,带着一丝癫狂。

“乔静儿,你个疯子,你个杀千刀的,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二姨娘看着满身是血,昏死在地上的蔺毅慎,眼睛赤红,是恐惧,是狂躁,人摇摇欲坠,看着乔静儿的目光,盈满杀意,愤恨,恨不得将人千刀万剐了。

然刚有动作,却被韩暮云身边的婆子及时给按住了。蔺恒看此,转头看向韩暮云,目光沉冷。

韩暮云神色淡淡,完全无视蔺恒的沉怒,面无表情道,“三姨娘为何对大公子动手,这事儿还没查清楚,可是不能让她死了。所以,二姨娘这会儿还是冷静一些的好,等到查清楚了,再动手也不迟。”

说完,看向蔺恒,“老爷,你还是赶紧派人去请大夫吧!这里妾身会看着的。”

蔺恒死死的盯着韩暮云,一言不发。

韩暮云视而不见,移开视线,看着三姨娘道,“说吧!为何要对大公子动手!”

乔静儿无视韩暮云,只是恨恨的看着孟怜儿,“我是杀千刀的,你就是罪该万死的!孟怜儿,你对我下绝育药的那一天,就应该做好遭报应的准备。你断我子嗣,我就废了你儿子,哈哈哈…。”说着,看向蔺恒,眼中满是悲凉,愤恨,“其实,我被下药这事儿,表哥也是知道的吧!也是你默许的吧…。”

乔静儿话出,蔺恒眼眸微缩,韩暮云眉头轻扬,看了蔺恒一眼,带着一丝嘲弄!

孟怜儿此刻却是什么都听不到,什么心虚,理亏,因果报应这样的想法更是没有一点,只是重复嘶吼,“乔静儿,我儿子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活刮了你…”

乔静儿听了怅然一笑,满目疮痍,“死吗?我早已不在乎了…”

“夫人,在大公子和二姨娘处找到了这个。”胡嬷嬷拿着两个小瓶子,递到韩氏面前。

韩氏拿过,看了一眼,道“这是什么?”

“是绝育药的解药。”

“你怎么知道的?”

胡嬷嬷指着一个身后,口被棉巾塞住,胳膊给两个婆子紧紧扣住的丫头,道“是这个丫头说的,她还说,这药是孟夫人给二姨娘的。而且…。”胡嬷嬷说着顿住。

“而且什么?”

“而且,这药不但二姨娘给三姨娘下了,大公子对郡主也下了此药。”

胡嬷嬷话出,所有人心里一窒!

走到门口的蔺昦,脸色骤然大变。

韩氏眼睛微眯,“你说的这些可都是真的?”

“这丫头是这么说的,是否属实,老奴就不得而知了。”说完,加了一句道,“这丫头是二姨娘的心腹。”

韩氏听完,转头看向蔺恒,面色沉冷,“好,真是好极了!二姨娘祸害家中妾室,断我长房子嗣尤显不够。现在,一个庶子竟然胆敢谋害我蔺家嫡女,大瀚朝郡主,凤家未来的郡王妃,他这胆子胆子实在够大,而其用心险恶,诛之尤不为过…”

“事情还未查清,单凭一个丫头之言,何以为信!”蔺恒沉戾开口。

“我哥哥他绝对不会做那样的事情,一切都是那丫头信口雌黄,都是她浑说的,这是污蔑,是陷害,是栽赃…”蔺纤雨怒吼,惊惧,怒火,一涌而上。

韩氏看了蔺纤雨一眼,眼神满是冷意,“一庶女对着自己的嫡母大呼小叫,这就是我蔺府的规矩?二姨娘就是这么教导女儿的吗?”

“韩氏你少在这里装腔作势,虚张声势,这一切肯定都是你搞出来的,你是早有预谋吧?你自己的儿子残了,所以,你也要毁掉我的儿子,是不是?”

孟怜儿眼睛爆红,满脸泪珠,花乱的妆容,狂怒的表情,让她看起来狼狈又惊怖,“韩暮云,你个毒妇,慎儿如果有个好歹,我一定要让你偿命,你给我等着,等着…。”

听着孟怜儿那毒辣的话,看着她那仇视的样子,韩氏完全不为所动,嗤笑,“有一个对主母如此不尊不敬的姨娘,也难怪教出来的庶女如此没规矩了!老爷,这样的妾室如何能教导蔺家的小姐,我看,为了不使蔺家小姐变得太过不堪。从今天起,还是把她们从二姨娘这里挪出去比较好。”

韩氏这话落,孟怜儿更激动了,“韩氏你少给我来这套,我告诉你,我不怕你…”

蔺纤涟脸色越发白了,恍然觉得今天不是扬眉吐气的日子,而是她们灾难开始的日子,眼圈发红,泪如雨下,仰头,颤颤巍巍,满脸不安,纤弱的看着蔺恒,“父亲,姨娘她只是太激动了,绝对没有对母亲不敬的意思。”

说着,呜咽,“还有哥哥,他绝对不会做出伤害手足的事情,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误会,父亲,你可一定要为哥哥做主呀!”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儿,再看躺在血泊中仍然昏迷不醒的儿子,蔺恒心里直抽搐,咬牙,“你放心,为父一定会把事情查的水落石出,绝对不会饶了那些个祸害我蔺家子嗣的人。”蔺恒沉戾道,而看着韩氏的眼神,眼中是毫不掩饰的寒意,还有怀疑。

韩氏看此,冷哼一声,沉沉一笑,直直和蔺恒对上,眼神没丝毫的闪躲,“既然老爷这么想,那我们就把这事儿好好查查吧!正好孟夫人也在府中。”

韩氏说完,看着胡嬷嬷厉声道,“把这丫头给我好好看住了,孟夫人那里派人好好伺候着!叫人把三姨娘抬回自己的院子,找丫头守着。”

说着,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蔺恒,淡淡道,“至于大公子这里…反正,老爷也信不过我,那就交给老爷吧!我就不多参与了。”

说完,无视蔺恒那黑的能滴出水来的脸色,静静的看着胡嬷嬷把一切办妥当,看着小厮带着大夫去看蔺毅慎,看着二姨娘痛哭不止,看着蔺纤涟,蔺纤雨紧绷的神色,苍白的脸色。

这场面,韩氏由衷感到痛快!

凤家

“我听说,蔺家今天过继嫡子好像不太顺利?”凤老夫人看着国公爷,皱眉道。

国公爷听了,看了老夫人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这么关心蔺家了?”

“我孙媳妇是蔺家的,我关心一下还不是应该的。”

国公爷听言,眉头挑的高高的,饶有趣味“孙媳妇儿?”

“怎么?我说错了?”

“你这态度不对呀!刚开始你对蔺家那丫头可是一点儿都不看好的。”

凤老夫人对国公爷翻旧账的事情,完全不在意,坦诚道,“以前算是我走眼了吧!”说着,忆起宫宴上的事,微微一笑,“那丫头做郡王妃,对璟儿不是委屈!”

闻言,凤国公砸吧砸吧嘴,摸着胡须,高深莫测道,“就怕璟儿这小子拿不住人家呀!”

听到这话,凤老夫人首先想到的就是凤璟的身体状况,瞬时脸色一暗,看着国公爷那副卖弄玄虚的样子,火气顿时起来了,怒,“璟儿会这样,还不都是你这个老东西害的!”

国公听了,嘴巴歪了歪,“老东西?真是年龄大了,什么稀罕事都能见到,什么稀罕话都能听到了。唉,想想四十多前,那个连跟我大声说句话,都忐忑不安到能羞红脸的人,现在竟然都能直面叫我老东西了,这改变…。”

国公爷一顿,看着凤老夫人,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道,“这改变,我可是盼了几十年了呀!夫人,你变得这么彪悍,我呀,算是圆满了!”

国公爷话出,老夫人磨牙,“凤、霆…。”

“哈哈哈…。夫人,我这名字你也是好久不曾叫过了,还真是亲切呀!”

真是越老越不正经,凤老夫人横了国公爷一眼,“你到底说不说?”

“没什么好说的,你呀就放心吧,蔺家就是再乱,那丫头是不会吃亏的。”

凤老夫人听了,也不多问了。

书房

蔺家这边发生的事,凤璟听了凤和的禀报,面色无一丝波动,只淡淡道,“你安排的?”

“属下什么都没做!”

闻言,凤璟眉头微动,“什么都没做?”

“就是给了芊墨郡主查探的结果,还有就是晚上带着她飞来飞去。这次突然事发,属下也没预料到。”

凤璟听言,眼帘微动,而后开口,“去把大理寺卿的武应,太医院的赵琦叫来。”

“是!”

凤和飞身离开,凤璟继续翻看手里的书,面色淡淡。

蔺家

蔺芊墨稳稳的握着毛笔,认真的在宣纸上勾画着大字,表情十分专注。

王嬷嬷在一边低着头,认真的为其研磨,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府里都乱作一团了,郡主竟然还有心情再这里写字?王嬷嬷真是越来越搞不定,眼前的郡主心里是怎么想到的了。

看着面色平静,一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蔺芊墨,蔺昦眼眸紧缩,心里的复杂馨竹难书。

当看到蔺毅慎那样子,听到蔺毅慎联合周氏暗害蔺芊墨的话后。蔺昦直接来到了这里,可来到后,站在门口,静静的看着那平静,淡然的女孩儿,不由沉默了!

蔺芊墨写完最后一笔,看着宣纸上扭曲难看的字体,摇头,放下笔,抬头,蔺昦的身影映入眼帘。

“王嬷嬷,你先下去吧!”

“是!”

王婆子疾步离开,蔺昦缓步走进来。

蔺芊墨净过手,在软椅上坐下,倒了一杯茶放在桌上,“祖父,坐!”

蔺昦看了她一眼,在对面坐下,静静看着蔺芊墨沉默不语。

蔺芊墨灌了一大口水,放下,对着蔺昦,同样沉默不言。

祖孙两人,静坐良久,蔺昦率先开口,声音沙哑,发沉,“蔺毅慎四肢筋脉被斩断,命无碍,却全瘫了!”

蔺芊墨听了,神色无任何波动,“是吗?”

看着蔺芊墨这样子,蔺昦眼里溢出沉重。

“祖父可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谨儿受伤的事,我曾经派人查探过,虽然没有最后确定是谁所为。不过,这其中应该有蔺毅慎的影子。”

“如果是,那么,只能说是因果报应!”

“所以,蔺毅慎因何变成这样的,我已不想再做探究。但是,我不想蔺家在我手上毁掉!所以…。”蔺昦微微一顿,眼眸暗沉,“蔺芊墨,一切到此为止吧!”

一种隐含的警告在其中,蔺芊墨感觉到的。

淡淡一笑,声音轻柔,“孙女,都听祖父的!”

*

蔺家二房,蔺安,胡氏夫妻两个相对而坐,对于大房那边猛然的变故,除了惊,更多的是愉悦,同时还有疑惑。

胡氏看着蔺安,低声道,“老爷,你说这事儿,真的就如表面上这么简单吗?”

蔺安摇头,肯定道,“绝对不止!”

“怎么说?”

“乔静儿在蔺家待了这么多年了,一直无孩子,她自己肯定怀疑过,也应该早就探查过原因。那么,她知道自己被下绝育药的事,应该很早就知道了。说不定也早就知道是二姨娘所为。如此一来,她想报复二姨娘,想谋害蔺毅慎的话,应该早就动手了才是,没有理由隐忍着这么多年。”

胡氏听了,不假思索道,“也许以前是没机会,或者是怕死呢?”

“怕死倒是说得过去,不过,没机会?”蔺安摇头,“难道说今天就是好机会了吗?”说着若有所思道,“而且,你不觉得奇怪吗?乔静儿她一个弱女子,怎么就那么轻易的把蔺毅慎给放倒了且还成功的伤到了他呢?”

胡氏听言,一愣,“对呀!这倒是奇怪。”

“所以说,这事儿绝对不如表面这么单纯。三姨娘的背后肯定还有人。”

“难道是韩氏?”

“很有可能,但是,我今天看韩氏的反应,感觉又不像是她做的。”

“除了她,应该不会有别人。除掉一个姨娘,还有蔺毅慎这个威胁最大的庶长子,韩氏这次是真的如愿了。”

“不,不对劲儿!”蔺安凝眉,“我感觉这事儿不是韩氏做的。”

“为什么?”

“因为三姨娘!你觉得三姨娘会豁出自己的性命来,帮着韩氏谋害蔺毅慎吗?”

胡氏听了一窒,“或…或许是被韩氏给忽悠了!或者是被拿住了什么把柄?”

“一个连孩子都没有,并且连命都可以豁出去的女人,有什么可以拿捏的了的?韩氏就是想利用乔静儿,怕是也无从下手。”蔺安说着,面色发紧,“还有孟家,孟凯的死,孟凌的残也够突然的,也够巧合的!”

胡氏听言,面色一变,惊恐不定道,“老爷,你的意思是…?孟家父子会出事儿也不是意外?”

“不好说呀!”蔺安眼睛微眯,面色变幻不定,“蔺毅慎完全瘫了,人也算是彻底毁了。现在连孟凯也死了,一夕之间,二姨娘这是彻底失去了依仗呀!如果孟家父子的事情是意外,那只能说是二姨娘倒霉。可如若不是…。”

蔺安忍不住抖了一下,心里冒出阵阵寒气,“那,可就太可怕了!”这是要彻彻底底的毁了二姨娘呀!

胡氏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脸色都变了,咽口水,“老爷,你想太多了吧!除了韩氏和乔静儿还有谁会这么不遗余力,如此赶尽杀绝的要对付二姨娘呀?可现在你说不是韩氏,乔静儿又没那个能力,那还有谁?我想孟家父子的事应该还是意外…”

蔺安听了没说话,皱眉,沉默,良久,看着胡氏郑重交代道,“大房那边的事情,我们好奇归好奇。可你千万不要去探究,什么都不要多问,也不要多打听,知道吗?”

“老爷,你…你是不是太紧张了呀!”

“我只是不想惹上什么麻烦。如若孟家父子的事情是意外还好,如果不是呢?而是真的有人在背后谋划了这一切的呢!难道你不觉得此人很是可怕吗?为了一时的好奇,惹上这样的人,那可不是什么好事。所以我说的话你最好记住。”

“好,我知道了!”

蔺安点了点头,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道,“找凶手的事情让蔺恒去烦恼就好,我们就不要多管闲事儿了。蔺恒的两个儿子都残了,呵呵呵…这真是报应呀!我看他以后还拿什么在我面前得瑟。”

胡氏听了,这会儿却是笑不出,很是担心道,“老爷,你说那背后谋划之人,会不会是府里的谁呀!”

“谁知道呢!或许是蔺恒作孽太多了,老天都看不过去了,最后统统报复在他儿子身上了吧!”

“应该是这样没错。要是府中藏了这么一个人的话,那就太可怕了。”背后藏着一个恶魔,这感觉,胡氏想想都忍不住发抖。

“老爷,老爷…。”

听到小厮的声音,蔺安收敛神色,“进来!”

小厮走进去,弓腰,请安,“老爷,夫人!”

“什么事儿?”

“老爷,大理寺卿的武大人,还有太医院的赵大人过来了!”

蔺安听了一惊,“他们怎么过来了?”

“是听说了今日发生的事,特意过来看看。”

蔺安听了神色不定,大理寺卿的人要是参与进来,这事儿可就闹大了。

“我过去看看!有些话你交代一下几个孩子,让他们都给我注意点。”

“呃,好…”

*

“武大人,赵大人!”

“相爷!”

客客气气见过礼,蔺昦面色淡淡,看不清情绪,“两位大人请坐!”

“不请自来,还请相爷不要见怪。”

“哪里!”

“其实,我们主要是为了孟大人的事情来的,大瀚的朝廷命官突然猝死,这事儿下官不能视而不见,所以,特意有些事儿来问问孟夫人!”武应,面色一片清正。

蔺昦听了,点头,没太大反应,“武大人有心了。”

武应垂首,顶着压力道,“刚才去给孟夫人诊脉的时候,下官听到了另外一件事儿,所以,想来问问相爷!”

“武大人请说!”

“下官刚听府里的人讲,芊墨郡主也被下了绝育药,不知此事儿是否属实。”

闻言,蔺昦眼睛微眯,深深看了武应一眼,才道,“正准备找御医过来一探。”

武应听了,看了一眼赵琦,对着蔺昦道,“刚好赵大人也来了,相爷您看是不是…。”

“张虎!”

“属下在!”

“带赵大人去郡主处,为郡主探脉!”

“是!”

“赵大人,请!”

“好!”

赵琦随着张虎离开,屋里一时沉寂下来。

蔺昦看着武应,神色莫测,声音沉沉,“武大人,忽然插手此事儿,老夫还真有些意外。所以,如果可以,可否给老夫说个透明话?”

武应听言,叹了口气,低声道,“相爷既然问了,我也不敢隐瞒。其实,下官也是是受命而来。”

“受命而来?可是…?”

武应摇头,低语,“不是皇上,是凤郡王!”

武应话出,蔺昦眼眸紧缩,“武大人,你刚才说受凤郡王之命而来?”

“是,今日府中的事情已经传到了国公府。”

“郡王是何态度?”

“只要芊墨郡主无事,反之…。无法善了!”

蔺昦听了,沉默。

意思很明了,家丑不是你想遮掩就能遮掩的,如果蔺芊墨真的有事儿,牵扯再多也给你查个底朝天。

武应看着蔺昦的神色,叹了口气,“相爷,凤郡王已开口,下官也很为难。所以,如果事情不幸属实…。相爷可让郡主去见见郡王爷,或许,一切就可隐没下去。”

蔺昦摇头,“不必!一切就有劳武大人了。”

“相爷,您这又是何必呢!”

蔺昦没说话。

武应看此,也不好再说什么。

好一会儿,赵琦回来,武应紧声开口,“赵大人,如何?”

赵琦面色凝重,“郡主确实被下药了!”

闻言,蔺昦脸色遂然一变,武应脸色也沉了下来,这下好了,事情真的要闹大了。

“其实,那种绝育药并不是不可解。”

听言,武应眼睛一亮,“可解!”

“是可以解,但是,郡主怕是有些难!”

听到这话,武应差点骂人,妈的,反反复复的逗人玩儿呢?

“赵大人,麻烦你一口气说清楚好吗?”武应磨牙!

赵琦点头,正色道,“刚才下官给郡主探脉的时候发现,郡主体内除了绝育药外,另外还积攒了不少性质复杂的毒气,并且从脉搏来看,绝不是一朝一夕了,应该长时间的被人不间断的下药造成的。体内的毒气使然,很有可能导致绝育药的解药失去效应,产生不了解毒的作用。”

听完这话,武应有些说不出话来了。虽然早就知道每个光鲜家族的背后,其实都藏了一些腌臜事儿,这事儿要说也不值得大惊下怪的,比这更阴暗,龌蹉的事情他也不是没见过。

但是,这是蔺相府,蔺家这趟浑水要由他来淌平,把人家的家丑翻了底朝天,这…。对于他来说,算不得什么好事儿。

揭蔺相的丑,他真是不想做呀,可要是做不好,凤郡王哪里又不好交差。这其中分寸,难以把握!

被人不不间断下药?毒性沉积多年?蔺昦脑子里反复重复这两句话。此时心里只有一个感觉,他蔺昦自诩聪明,其实,就是个瞎子,名副其实的瞎子,曾经有多少事在他眼皮子底下发生,可他却完全浑然不知。



在丫头婆子的看守中,本应在蔺府床上躺在的三姨娘,此刻却消无声息的在蔺府消失了。

而,昏迷中三姨娘,朦胧中感到有人在自己口中放了什么,而后化开,瞬时感到胸口处被一股清凉,舒适包裹住。人顿时感觉舒服了很多,动了动沉重的眼皮,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人有些恍惚。

“醒了!”

听到声音,乔静儿转动眼眸,侧目,一张精致,淡然的面容的映入眼帘。

“蔺芊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