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第一次碰触/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双唇碰触!

柔软,馨香,微凉!超出想象的触感,让凤璟心口微悸,思绪瞬间恍惚。

温热,微刺,别样气息,突然的碰触,让蔺芊墨身微僵,眨眼,眼底漫过各种颜色。

以绝对亲昵缠绵姿态碰触在一起的男女,却少了一份绮梦眩迷,更多的只是探究,好奇,纯粹!

凤璟表情依旧浅淡,只是垂下的眼帘,遮住了眼眸,让人看不清眼底的神色,模糊了情绪。

蔺芊墨手动了动,却又收了回去,抬眸,看着眼前放大的俊逸绝美的面容,目光清明,退开一分,开口,“试过了,说说身体感觉?”

凤璟没说话,只是垂眸,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樱唇,喉结无意识上下滚动,若有所思。

见凤璟不言,看他表情依然清淡,蔺芊墨眉头皱了一下,被占了便宜,总是要探到一些反应吧!想着,骤然伸手,毫不犹豫探向凤璟某处。

蔺芊墨动作够快,也够突然。然,却还是在几近碰触到凤璟身体的时候,手被一只有力的大手握住。

蔺芊墨垂眸,凝眉!

凤璟紧握住那作乱的小手,眉心直跳,纵然淡定如他,也被蔺芊墨这放肆的动作给击的面皮颤了颤!

“凤郡王…”

“别闹!”清淡的声音变得暗哑,磁沉却又绵软。只是说出的话有些不讨喜!

蔺芊墨:……

“郡王爷这是准备倒打一耙吗?”最开始胡闹的人不知道是谁。

“我有打过招呼!”说着,握着蔺芊墨的手紧了紧,意有所指,“我不是偷袭!”

这话,是说偷袭的是她?

蔺芊墨闻言,嗤笑,“郡王爷是打招呼了,不过我同意了吗?”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蔺芊墨抬高下巴,冷哼,“不经当事人同意就擅自越轨的举动,一律都是耍流氓!”

“耍流氓吗?那,被逼着定亲的我,是被谁耍了流氓呢?”

蔺芊墨听了表情僵了一分,不过也就一瞬,既极大发扬厚脸皮精神,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你定亲,不是被逼迫!”

“这么说来我们名正言顺!”

“呃…”

“既名分一定,本郡王亲一下自己的未婚妻有何不可吗?”

“郡王爷也说了是未婚妻,还不是妻子,所以…”

“你想变成妻子吗?”

蔺芊墨听了,勾唇,手动了动,意味深长道,“这么说你刚才有反应?”

“没有!”

“耳听为虚,手探为实!”如果凤璟好了,那,一切都可以提前了。

蔺芊墨如是想,凤璟深深看了她一眼,神色莫测,那视线好似能穿透人心。

蔺芊墨也不掩饰,他好了,她就离开的,这是早就说好的。彼此还是不要忘记的好。

静默片刻,凤璟松开手,神色淡淡,“如你所愿!”

手获得自由,大尺度的举动获得准许。蔺芊墨垂眸,看着某处,握了握手,一种无从下手的感觉油然而生,有些压力,绷着面皮,深呼吸,蹂躏男人身体,原来也需要勇气。

看着自己的手,蔺芊墨吐气,手的初次今天就算是交代了,不过也没差,看男科,早晚有这么一天的。好在,眼前这患者皮相很不错,奉献出一只手,她也能长见识了。

奶奶的,耍流氓这事儿,还真不是商量着来的。

想着,不再犹豫,果断伸手,向前,遂然握住!

瞬时,蔺芊墨自己面皮开始发抖!

凤璟身体陡然变得僵硬,面皮紧绷,“嗯…”闷哼不由出声!

这声音一出,蔺芊墨冒汗,抿嘴,盯着凤璟。

凤璟眉头微皱,开口,声音低沉,沙哑,“你太用力了!你确定是医治,不是重伤!”

闻言,蔺芊墨嘴巴抽搐,急速收手。吐出一口气,眼里溢出失望。

而在蔺芊墨松开手的那一瞬间,凤璟亦是无声的吐出一口气,身体却依然紧绷的厉害。

心里的失望,平复了心里其他感觉,既蔺芊墨松开手,把刚才的事儿也很快丢开了,看着凤璟,笑眯眯开口,“凤郡王,药呢?”态度那个自然,面色那个如常。

听到这句话,再看蔺芊墨那淡而无谓的表情,凤璟眼眸沉了下来,这一瞬,蔺芊墨在凤璟眼里,犹如陈世美!她,果然恼人。

看凤璟神色不对,蔺芊墨眼神闪了闪,而后晃了晃手道,“我可没耍流氓,刚才可你同意的!而且,我是医者,刚才那种情况,也属正常!”

“你能说的就只有这句话?”

“哦,另外请郡王爷放心,我一定会努力医好你。”

“在这方面你曾医好过人?”

凤璟问的淡然,蔺芊墨暗腹;这是不相信她的医术吗?

轻咳一声,用力点头,坚定且肯定道,“治好过不少的人,而且均是药到病除!所以,请郡王爷放心,有我在你一定可以恢复男儿雄风!”

凤璟听言,眼睛微眯,“都治好过谁?”

“这是病人的隐私,特别是这方面的一定要保密,所以,不方便告诉郡王爷!”

蔺芊墨这是在告诉凤璟,她医术过关,人品更过关!

“是吗?”

“也都是如刚才那样用手探过给人看的?”

“这个视情况而定!”这话说的弹性十足,进可攻,退可守,文字的艺术。

凤璟静静看着蔺芊墨情绪不明,声音沉沉,重重,“如此,本郡王就放心了。”

“呵呵…郡王爷尽管放心!”

凤璟看了她一眼,从袖袋里拿出一个药瓶丢了过去。

蔺芊墨赶紧接住,打开,闻了闻,而后笑了,“多谢郡王爷!”

“蔺芊墨!”

“在!”

“对你,本郡王没有太多要求,但有一条必须遵守!”

“郡王爷请说!”

“别对我说瞎话!”

“对郡王爷我从来不说瞎话!”

“是吗?”

“是!”

“那刚才本郡王亲你,你是何感觉?”

“感觉么?嗯,离的真近,很不习惯!”

“害羞了吗?”

“羞了呀!羞的都忘记扎你针了。”

“除了本郡王,可跟其他人亲过?”

听到这问题,蔺芊墨眨巴眨巴眼,坦承不讳道,“亲了呀!”

凤璟听言,眉头微皱,“是何人?说来听听!”

“没亲过人,就刚刚亲了一头猪。”

凤璟:…。

“郡王爷想知道,亲猪的感觉吗?”

“嗯?”

“猪长大了,再有下次该阉了!”

面对蔺芊墨潜在的威胁,凤璟就闭上了眼睛,面色淡淡道,“下去吧!”

那傲娇,又屌死的样子,看的蔺芊墨咬了咬后牙槽,后悔自己刚才抓的不够用力。应该抓哭他…

蔺芊墨离开,凤璟缓缓睁开眼睛,沉默,良久,抬手抚上自己的唇,眼里划过一丝异彩。而后,按了按眉心,在这一刻,他忽然理解了赫连逸,明白了什么是闹心!

遂然不及,毫无防备,恍然之时,已明白其中滋味,酸,甜,涩…

蔺家

猛然的变故,一连串的事发,让蔺府上到主子,下到奴婢个个都提着心,吊着胆子,有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

下人们怕,是看主子心情不好,担心触霉头被罚。特别是二姨娘院子里的下人,更是每天都过的提心吊胆的,连气都不敢出,头都不敢抬,就怕二姨娘一时看自己顺眼,然后让自己去照顾大公子!

以前能伺候大公子那可是求都求不了的美差,可现在,那完全是避之唯恐不及呀!那是一个伺候不好,人就直接去阎王那里报到了。简直就是在刀刃下讨日子,那感觉,不是普通的要命。

下人日子憋屈,蔺府的主子也憋闷,看到府里面满处乱晃的衙役。胡氏窝在自己院子里,对着蔺安直叹,“这哪里还是家呀!这简直就是大理寺卿的牢房。老爷,这什么时候才会结束呀!”

相比胡氏的焦躁,蔺安就显得格外的闲适,悠哉了。躺在摇椅上,端着茶壶,品着茶水,一副老爷态,不疾不徐道,“他们那些担事儿的都不急,你这一看热闹的闹心什么呀!”

胡氏听了,瘪嘴,有些无精打采,“老爷是男子,看着这些衙役,看着这阵仗或许不觉得怎么样!可我一妇道人家,可没那么大胆子!”

“怎么害怕了?”

“睁开眼闭上眼的都是衙役,怎么能不害怕!”

“平日不做亏心事,夜半不怕鬼敲门。你又没做恶事儿,你怕什…”蔺安的话说到一半儿,顿住,坐正,眼里染上探究,直白道,“你没瞒着我做什么阴暗的事吧!”

胡氏闻言,心头一跳,腹诽;你身边的狐狸精我都下过泻药,日日都在心里念叨着抓花她们的脸,这算恶事儿吗?如果是,但对于我来说这是可是善。

胡氏哼了一声,横了蔺安一眼,“我要是有那胆子,老爷还能这么愉快的左拥右抱吗?”

这充满怨气的话一出,蔺安瞬时相信了,嘿嘿一笑,“我就知道夫人是善良的!”

胡氏听了,眼里闪过嘲弄,嗤笑,“老爷也就是在这种时候,才看到妾身的好了!”

蔺安笑了笑,这话聪明的没继续往下接,转而很是关心道,“夫人是个心善的,那还怕这些衙役做什么?”

“我哪里是怕他们,我是怕做恶梦。老爷,你不知道,我这白天看着他们,晚上他们就变成鬼差跑到了我的梦里,死拉硬拽的要带着我去见阎王。”胡氏很是闹心道,“老爷,要是让你天天晚上跟那些牛头马面的打交道,你会不怕吗?”

胡氏话出,蔺安咽下茶水,朗笑出声,“哈哈哈…。”

看着蔺安那愉悦的样子,明显刚才那关心根本就是装出来,胡氏看着磨牙,“老爷觉得很好笑!”

“没有,没有!我就是想问夫人一句,那牛头马面的都是长什么样子呀!是男的呀?还是女的呀?”这话里里外外透着调侃。

胡氏暗恼,“都是一些妖精…”

“哎呀,那肯定长的很好看!”

“蔺安…”

“哈哈哈…。”

胡氏羞恼,蔺安心情正好,门口传来婆子的声音,“二爷!”

蔺安笑声渐熄,开口,“什么事儿?”

“回老爷,钱嬷嬷在外求见!”

闻言,蔺安,胡氏对视一眼,收敛脸上神色。

胡氏整了整身上的衣服,道“让钱嬷嬷进来!”

“是!”

话音落下,钱嬷嬷既弯着腰走到两人面前,“老奴这里给二爷,二夫人请安!”

“嬷嬷不需见外!起来吧!”蔺安亲自开口,叫起。

“是!”

“嬷嬷这会儿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

“回二夫人,老夫人吩咐,让二爷过去她那里一趟!”

胡氏闻言,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侧面打听,“母亲可是哪里不舒服了吗?”

“这个倒是没有!”

“那…”

胡氏的话还没说完,看到蔺安不满的眼神,一顿,话锋一转,“老爷,你别误会,我就是担心!”

“担心的话有空就多去看看。”这话说的有些让胡氏下不来台。

蔺安却是完全不顾及胡氏的心情,说完,看着钱嬷嬷,起身,“走吧!我随你去看看。”

蔺安发完夫威,甩手去做孝子去了。留下胡氏一人气的直咬帕子,在一个老奴面前如此不给自己颜面,蔺安对她可真是够好的。

胡氏觉得自己被欺负了,心里憋气不行。暗腹;好呀!你不给我面子,我就让你没好日子。你折腾我,我就去折腾你那些小妖精去。

想着,胡氏斗志来了,指甲上藏着泻药,端着正房夫人的架势,去找小妾们喝茶,表夫人威风去了。

*

蔺安愉悦的心情,在听完老夫人一番话后,什么好心情都消失殆尽了。看着老夫人,眉头直打结,不由再次问道,“娘,你刚才说的可都是真的?”

“是真的,都是真的!你到底要我重复几遍呀!”王氏面色发沉,眼里溢出不满,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蔺安这一直反复的问,这是要让她不停丢丑吗?王氏不喜,蔺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机灵了。

看王氏不喜,蔺安更觉得郁闷,低声道,“娘,这件事儿除了我,你还跟谁说了?”

“你可是我最疼爱的儿子。所以,这样的事情出了你,我谁也没说。”老夫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满满是对蔺安的信任姿态,甚至还带着一股恩赏的味道。我这么信任你,这么想着你,受宠若惊吧!

看着王氏那表情,蔺安是哭不出,笑不出。娘也,这是担麻烦,你当着是分财物吗?还要我感动不成?我是你最疼爱的儿子吗?不带这么坑的…对于王氏,蔺安是越来越无语了。

“娘,我看这事儿你最好还是告诉爹比较好!”

一听这话,王氏更加不满意了,“你爹现在对我越来越布满了,我要是把这事儿告诉他…你想他再休我一次么?这不靠谱的主意,你怎么想的出来?”

好嘛!还被嫌弃了!蔺安头痛,当孝子这事儿,还是嘴巴上说说最好,以后可是轻易不能做了,吃力不讨好呀!

不过,这事儿反正他是不能接,却还真不能撒手不管。蔺安叹了口气,正色道,“娘,这事儿不是儿子不管,而是无能无力呀!我这职位,在大理寺卿前面根本就说不上话。所以,最好还是让父亲知道,跟父亲商议一下看看怎么解决比较好。”

“不行!”

“娘,这可不是固执的时候。你也看到了,那大理寺卿可就在府中,要是真的让他找出什么蛛丝马迹的,找到你的头上来,那可就真的不好收拾了。”

蔺安认真分析,忽悠,加恐吓,道“娘,我们要先下手为强,不然,要是让周氏抢了先机,到时候倒打一耙把一切都推到你的身上,那我们可就更加被动了。”

王氏听了,手拍桌,横眼,“她敢!”事关自身安危,盟友什么的,分分钟可舍弃。

“狗急跳墙,她现在有什么不敢的!”

“那主意本来就是她出的,东西也是她拿出来的,她想反咬我一口没那么容易!”王氏强势道。

蔺安看着,无声摇头,有个事前有勇无谋,事后又无胆无脑的母亲。作为最被疼爱的儿子,蔺安表示,他很闹心呀!

揉着眉心,无力道,“如果到了那个时候,父亲不同样也就会知道了吗?如此,还不如早点告诉父亲,那样更好些。”弄死人要趁早,晚了可就是等死了。

王氏听言,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娘,你不用心,你最初的目的是维护我蔺家的名誉,只是被恶人给利用了。所以,你这不算为恶,父亲他肯定明白,不会恼你的。而且,就算恼了,就凭着蔺家现在这种处境,父亲也不会再提什么休妻之类的话,所以,你放心吧!”

这宽慰,王氏听着,脸色却是更难看了!如果这不是自己儿子,王氏都想给他一巴掌。这又是利用,又是为恶的?这是安慰吗?确定不是在奚落她?

王氏心里忐忑,可事到临头,想到蔺昦,又忍不住退缩了,抿着嘴道,“万一是我想多了呢?要是蔺芊墨会中绝育药根本就跟周氏无关。那我这不是…”

“就算不是她亲手下的,却也绝对跟她有关。娘,你一定要牢牢的记住这一点。”蔺安很是肯定,确定,郑重道。

自家老娘虽然不靠谱,可那也是自己娘,她名声毁了,他这个儿子也讨不了好。如此,自己想好,那么,罪犯肯定就是别人,这点不容置疑。

蔺安的心理活动,王氏看不到。只是听着蔺安这绝对信任的话,王氏忐忑的心,平缓了不少,看着蔺安眼里满是慈爱,“安儿如此,娘很欣慰。看来,我是没白疼你,以后…。”

王氏话未说完,蔺安就急声道,“娘,以后再有这样的事情,你一定要先告诉父亲。”千万不要第一个告诉他了。

王氏脸忽的冷了下来,“怎么?你这是嫌烦了!”

“哪能呢!”蔺安说着,起身,低声道,“娘,你好好歇着,这事儿我去告诉父亲,你就别担心了。”说完,人疾步走了出去。

一听要告诉蔺昦,王氏不由又急了,“安儿,安儿…我还没想好呢?你等等…”

王氏是典型的不见棺材就不掉泪型的。现在,事还未发,就让她先巴巴的去坦诚,那感觉,就跟坑自己差不多。

只是她这喊声,蔺安听到了却完全无视了。蔺安这会儿赶着去丢麻烦,哪里会理会王氏。

庄上

“墨儿,你老实告诉我,凤璟他真的没对你做什么吗?”

听到这问题,蔺芊墨趴在软榻上,满是无力道,“蔺毅谨,从太阳升起你就开始问这问题,现在太阳都已经下山了休息,你怎么还揪着不放呀!”这关爱,她感受着,可她现在想睡了。关爱要成疲劳轰炸了。

蔺毅谨听了抿嘴,“你把实话告诉我,我就不问了。”

“我的哥,我已经说了一百零八遍了,他什么都没做,真的,真的什么都没做!”

“我不相信…”

蔺芊墨翻白眼,“好想晕倒!哥,我们是兄妹吧!”

“废话!”心气儿不顺,蔺毅谨吐口也粗蛮了起来。

“既然是兄妹,那你能不能不要把我当红杏出墙的妻子一样,这么逼问呀!哥哥,大哥,我真的没有出轨!求放过…”

听到蔺芊墨那种形容,蔺毅谨面色发沉,“浑说什么!给我好好说话,那凤璟是不是对你做逾越的举动了?”

“哥,你知道他的身体情况,他能做什么呀?你想太多了。”

“你还小不懂男人,男人只要想,就算身体不行,一样能为恶!不然,有什么话在院里不能说,非要带着你离开?”

“他那是带着我去拿药!”

“屁!当我是傻子吗?如果真的是来送药的,那么一小瓶直接拿出来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放在外面。他这分明是别有居心。”蔺毅谨这是已经给凤璟定了罪了,无论蔺芊墨说什么,他心里都认定了凤璟各种邪恶的罪行。

蔺芊墨不说话了!

蔺毅谨皱眉,“墨儿,墨儿,你还在吗?”

“在,还在…”蔺芊墨无力应道,“蔺毅谨,我好困,这这刑讯逼供能放到明天么?”

“困了?”

“嗯,眼睛都睁不开了!哥,你看我这吃香,睡的香的样子,像是被人给怎么滴了吗?”

“你这是为了让哥安心,特别做给哥哥看的,我都知道!”

“我要哭了,没想到我在你心里这么伟大,这么善良呀!”

“墨儿本来就是如此。”

“我在你心里这么好,我说的话你还不相信?”

“你这是习惯了报喜不报忧!”

这话一出,蔺芊墨是彻底说不话来了,摸了摸自己的心口,据说良心处,昧良心的说,说不定她还真是圣母转世。

“墨儿…”

“哥,你说了这么久,口渴了吧!来喝点水!”蔺芊墨很是体贴的把一杯水,放在蔺毅谨手里。

蔺毅谨接过,柔柔的笑了笑。

那笑容,蔺芊墨不忍直视!

“墨儿,你要是累了,就去休息吧!哥就不说了。”说完,一口饮尽杯中水。

蔺芊墨看着蔺毅谨,叹气,“这句话你早说呀,那样我也就不用费事儿往水里加料了。”

“什么…?”蔺毅谨话没说完,人已经趴在桌上闭上了眼睛。

蔺芊墨伸手擦去蔺毅谨嘴角的水渍,眼里溢出一丝无奈,“这样睡着了也好,不用紧张了!不过,这一紧张的猛夸自己妹妹的习惯还真是不错。虽然听着,就是胡话,可我谁让我爱听呢?”蔺芊墨说完,轻轻一笑,看向门口处,“张青!”

“属下在!”张青低头应,轻易不敢抬头,就怕暴漏了脸上那仍然在抽动的表情。刚才蔺芊墨的举动,还有她跟蔺毅谨的对话他都听到了。

说了那么多,他就听到了蔺芊墨一句话像是实话。那就是二公子夸她的话,确实都是胡话!

“我哥睡着了,你把他带进去休息吧!”

是睡着了吗?明显是被你迷昏的好吧!张青腹诽,却不敢表露,垂首走到跟前,背起蔺毅谨往内室走去。

蔺毅谨去睡觉了,耳边终于清静了,蔺芊墨挖了挖耳朵,呢喃道,“这么被人念叨着,还真是有些不习惯。”抱怨着,走到自己房间,开始准备蔺毅谨明日治腿要用的东西了。

推文《凤勾情之王牌宠妃》温润润

斗尽魑魅魍魉,还我康庄大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