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若人心如棋 他已然在意/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韩府

傍晚时分,韩暮云带着心腹嬷嬷赶到韩府,走入内堂,看着靠在软榻上的韩老夫人,别走边道,“娘,匆忙叫我回来可是有什么事儿吗?”说完,看韩老夫人脸色很是不好,不由凝眉,“怎么了?可是哪里不适应?”

韩老夫人没回答,只是看着屋内伺候的下人,无力道,“你们都下去吧!”

“是!”

下人们退去,韩老夫人看着韩暮云身后的嬷嬷道,“胡嬷嬷,你也下去吧!”

对于韩老夫人的话,胡嬷嬷没有丝毫犹豫,“是,老夫人!”

下人们都离开,屋内就剩下韩氏母女二人,韩暮云神色不定,“娘,可是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韩老夫人听言,口未开,眼睛先红了起来,眼里冒出泪花。

韩暮云看此,脸色微变,心里不安,惊疑不定,“娘,你这是怎么了?”

“云儿…。”韩老夫人声音不稳,眼睛赤红,“你妹妹她…她被九皇爷休了!”

韩老夫人话出,韩暮云眼眸瞪大,惊呼出声,不敢置信,怀疑自己听错了,“娘,你刚才说…。说什么?”

“烟儿她被休了,被休了…。”韩老夫人呜咽,低泣中压抑不下的激动,愤怒。

韩暮云怔怔,不能接受,“为什么会被休?九皇爷不是都已经接受嫣儿了吗?当日去九皇府做客,我们都是看到的呀!怎么突然就…”韩暮云不明,疑惑,“娘,九皇爷是不是只是一时气话…。”

“休书都已经送来了,你觉得这是气话吗?”韩老夫人被休书丢给韩暮云,面带气愤,恨意。

韩暮云惊骇不定,急忙拿起,打开…

缘浅!

除了这两个字,下面就是专属于九皇爷的印记!这就是休书全部。

缘浅!看着这两个字,韩暮云不知道该说什么。八年的等待,换来了两个字…。是没缘分吗?不过是男人太过无情罢了!

韩暮云觉得讽刺,可笑,更多却是无言。世上男儿皆薄幸,更何况又是九皇爷这样尊贵人男人。他不喜欢一个女人,有的时候连一个理由都不需要。

休书已下,就算心里不忿,不甘,可面对九皇爷这个身份,你能说什么?只能谢恩…。何其讽刺。

“烟儿呢?她怎么样了?”

“她还不知道?”

闻言,韩暮云不明,“这什么意思?”

韩老夫人目光沉沉,“烟儿现在还在九皇府,接她回来的事情,九皇爷交给我来办了。”

听言,韩暮云恍然,这是担心烟儿知道后做什么过激之事,所以就把这后续事情都交给韩家人来处理了。如此,就算韩暮烟出了什么事儿。那也只能说是韩家办事不利,与九皇爷可是没有任何关系。

韩暮云想着,心里发寒!心口发赌,意难平,抬眸看着韩老夫人道,“既然不喜欢,当初还收下烟儿干什么?既然收下了,要休为什么不早点休,偏偏要耗这么多年,把一个女人最好的年华都耗尽了才说休,这实在是…。”

过激的话总是没敢说出口,转成无力,“就算不喜欢了,不想靠近烟儿了,看在她那片痴心等待的份上,难道连给她一个名分都做不到吗?”

自从九皇爷回来,又看他对韩暮烟态度改变。韩暮云对于韩暮烟这九皇妃的身份,可是报了很大期望。可现在她却突然被休…。心里除了不忿,更多的是失望。

韩老夫人听了冷笑,眼神深冷,“或许,九皇爷当初会收下烟儿,从来就不是因为什么心软,他应该只是为了毁了我韩家罢了!现在目的达到了,气也消了,自然也就不会留着你妹妹了。”

“娘,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韩暮云皱眉。

韩老夫人没回答,反而忆起了往事,眼里带着厚重的懊悔,“当初,你妹妹对就九皇爷一见倾心,对我透漏出想嫁九皇爷为妻的念头。当时我听了,就觉得不行,九皇爷身份是够尊贵,可就是太尊贵,你妹妹思想单纯,跟皇家人打交道,她那点城府很容易被人利用,算计。到时候一个不好那招来的都是祸!还是大祸。”

韩暮云点头,“这个我知道,当初娘还让我一起劝导烟儿。说要给她找一个简单一点的,韩家能压制住的家族,那样她不会受委屈。”

“是呀!当时合适的人我都挑好了。可惜,我却错估你妹妹对九皇爷的心。本以为只是女儿一家一时的春心萌动,可没想到烟儿对九皇爷不止是入了心,而是痴迷到几近魔障的程度!”

韩暮云听着垂眸,应该说痴迷到算计的程度。所以,在八年前,九皇爷的生辰宴上,在沈佳倒在九皇爷身上时,先一步上前,挡在了九皇爷面前,并趁势借用沈佳之手,狠心的用发簪刺入自己身上。

如此,她成了为九皇爷挡劫的人,而沈佳成了那居心叵测的行刺之人。

沈佳当即被九皇爷身边的护卫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冰冷的池塘之中。身体也因此遭受冰水浸噬,落得了个此生都无法生育子嗣的结果。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沈佳才保住了一条性命。不过,全家还是被驱离了京城。就算现在的贤妃沈蓉求情都无用。

而韩暮烟却是在总目睽睽之下,落得一个舍身相护的假象,也因为和九皇爷毫无间隙的一抱,算是丢失了女儿家的清誉。

当时所有的人也都认定了,九皇爷收下韩暮烟是理所应当的。纵然众人心中有疑惑,也从来没人说什么。

只是,外人不说是碍于九皇爷的权威。可韩暮烟的那点小手段,怎么能骗得过九皇爷?早已就被识破,所以,九皇爷在那之后一直未曾表态。

想着,韩暮云不由道,“如果我们当时候能硬下心来,不去理会烟儿的泣求,母亲没有心软为了她去携恩求报的找长公主,由长公主向九皇爷求情的话,那样烟儿或许也不会成为九皇妃。那样现在或许就是另外一种局面了。”

韩父曾经对长公主的大公子有过救命之恩,也因此大公主才会愿意去向九皇爷去开那个口。不过,也因此,在韩暮烟成为九皇妃的那一刻,她们韩家于长公主再无恩情。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可现在的结果告诉她们,她们当初的取舍是多么的错误。

丢失了长公主的恩情,换取的却是韩暮烟被休的结果,一切期盼都成了笑话。

韩老夫人忆起往事,眼里溢出凄然,自己夫君,自己孩子,为韩家挣来的荣誉,现在都差不多被她们挥洒的快消失殆尽了。不但如此,就连他们的死或许都是…。

韩老夫人眼中悲色更重,“云儿,你说,九皇爷当初会收下烟儿,真的是因为长公主的面子,是因为烟儿受伤并没了清誉,是因为你父亲在军中的地位。所以才让她为九皇妃的吗?”

“不然呢?娘以为是什么?难道,九皇爷为了自己的美名,或者是因为对烟儿有一丝喜爱才收下她的吗?”韩暮云说着,眼里划过嘲弄。如果有一分喜好,韩暮烟就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年华殆尽,浮萍漂落!

韩老夫人摇头,“我现在越发觉得,他之所以会收下烟儿,不过是为了毁了韩家而已!”

这话,韩暮云第二次听到了,凝眉,“娘,你怎么会这么想?”

“最初我曾想,九皇爷会收下烟儿,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我韩家得国公爷的看重,并手握实权的原因。九皇爷是看重韩家的实力。才会让烟儿为妻的。”

韩老夫人说着,眼底溢出寒光,“可在九皇爷连一个成亲礼都不给烟儿,并在成亲的二天不跟烟儿圆房就离开京城的后,我就知道我想错了。”

“不但想错了,还是大错特错。九皇爷身份是尊崇无比,可他这尊崇夹带更多的是皇上的猜忌,因为九皇爷手里的那道先皇遗旨。有这道旨意在,皇上怎么还会容许,九皇爷找一个有实权,并身负兵权的九皇爷呢?”

随着,韩老夫人的话,韩暮云的脸色已经完全变了,心口发颤,后背发冷,声音发颤,惊骇,震惊,“娘,你的意思是…父亲和大哥的死…。”如果是,那就太可怕了。

韩老夫人心口紧缩,咬牙,低声道,“就算九皇爷对烟儿不喜,可皇上却仍然不容许有任何隐患出现,所以…。”

所以,父亲和大哥才会死?这么说,韩暮烟能成为九皇妃的真正原因,是用父亲和大哥的命换来的?

“九皇爷也许就是因为早已猜到皇上的心思,所以,才会让烟儿成了九皇妃。并利用皇上的手了韩家,依此来回应烟儿当初的算计。对烟儿,他从来不曾有过一分的喜欢。”韩老夫人声音重重,心中悲凉,又愤恨。

韩暮云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如果这些猜测都是真的!那,九皇爷此人可真是太可怕,也太无情了…。

沈佳倾心,一次算计,落得此生绝育的下场。

韩暮烟痴迷,一场谋算,八年等待,落得父死兄丧,且自己也被休的结局。

一个男人到底有多容不得算计,才能对心仪他的女人,狠心到如此地步!

想着九皇爷,对比蔺恒,韩暮云此刻觉得,蔺恒那种无情最多算是渣了。真正的狠,那是不动声色间,就给了你一个生不如死的结果。就是因为她们的喜欢参杂了算计,就是因为她们喜欢的心不纯…。

可这世上,谁对谁的喜欢是纯粹的呢?

韩暮云叹息,觉得这种感慨无任何意义。抬眸看着韩老夫人道,“娘,接下来你预怎么办?”

韩老夫人沉默,片刻,“明日我去把你妹妹接回来,等她回来后再把休书给她。”

九皇府那不是一个可以讲道理的地方,更加不是一个可以闹事儿的地方。一切还是在自家铺开的好。

“我知道了,有什么事儿娘派人去蔺府叫我吧!”

韩老夫人听了点头,不忘问,“大理寺卿的人还在府里吗?”

提到这个,韩暮云的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看样子,有人是铁了心要查清蔺芊墨中毒之事。”

闻言,韩老夫人眼眸微缩,看着韩暮云面色发沉,“蔺相就任由他们这样查下去!”

“大理寺卿的人受了国公府的意。这个时候谁要是阻止探查,未免给人以欲盖弥彰的感觉。”韩暮云脸色不好看。

韩老夫人听了凝眉,“那也不能这样查!”

“我明白!只是,现在也许只有蔺芊墨开口,让凤郡王吐个口,或许才能制止!”

“那就让她去!”

“这阵子发生太多事,她受惊过度,去庄子上静养去了。”韩暮云觉得心塞。

韩老夫人听了抿嘴,“等烟儿的事情了结了,你就派人去把蔺芊墨接过来,告诉她,我这个外祖母身不适,想到她了!”

这是要拿孝道来拿捏蔺芊墨了。其实,这办法韩暮云也想过,只是她现在实在是分身乏术,府里事情太多,她分不开身,装病都不敢!

现在,韩老夫人这么说,正合她意,“我知道了!不过,这事儿要尽快,不然,他们这样查我实在是有些担心…”

是有轻重缓急,韩暮烟的事已成定局,就算她再心焦也无用了,一个女儿已经毁了,不能再搭进去一个,想着,韩老夫人果断开口道,“你妹妹的事情两天就够了,两天后你直接去接人就行了!”

“好!”

“另外,对蔺芊墨你也试着上点心吧!无论你心里是怎么想的,至少要把面上做到。毕竟,她即将就是郡王妃了,看现在的情况,还颇得国公府的看重。如此,对她做做样子,对你也没坏处。”

韩暮云听了,垂眸,“我明白!”

“好了,你回去吧!我刚才跟你说的那些话,你都埋在心里,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儿就好。对其他人,包括你两个妹妹,你都不许说,知道吗?”

“嗯!你放心吧!”

“那就好!”韩老夫人说完,闭上眼睛,感觉身体疲惫,心里更累。一个女人撑起一个家,对于她来说,很辛苦!

酒楼

两个男人想对而坐。

一个俊美温和,一个绝美静若!

赫连逸看着凤璟,脸上带着浅笑,态度一如以往,“好久没跟凤郡王一起下棋了,今日特空特别来找郡王来下一局,不知凤郡王可有兴致?”

凤璟看着赫连逸,神色浅淡,“乐意之至。”

赫连逸听了,笑了笑,“影七,把这些撤了,那棋盘过来。”

“是!”

吃食撤去,棋盘摆上。如以往,赫连逸手执白子,凤璟用黑子。

白子落下,黑子跟上,两人下棋透着随意,闲适!

赫连逸放下一子,漫不经心道,“本王听说,墨儿被人下了绝育药了?此事可属实吗?”

“属实!”凤璟答的简练,说完,看到赫连逸手里白子放下的位置,眼帘微动。不应该出现的错误,说明了在意!

凤璟看了一眼收回视线,神色不动,波澜不起!

赫连逸看着自己放下的棋子,无奈一笑,“关心则乱,这话果然没错!”

这毫不掩饰的剖白,凤璟听了,头也不抬,继续看着棋盘,淡淡道,“九爷,你的心意不用特意给我重复!因为,你的感受我多少已经明白。”

凤璟话出,赫连逸棋子放下的位置,透出一丝戾气,神色不变,声音里的温和却已减淡,“明白本王的感受吗?”

看了一眼赫连逸放下的白子,凤璟黑子落,轻易挡下,而后抬眸,看着他,不疾不徐,不隐不瞒道,“你放不下她的理由!虽了解的不算彻底,可有些东西却已感受到。”

闻言,赫连逸眼眸暗沉,“凤郡王感受到了什么?”

“她很恼人,却也很鲜活!”

赫连逸听言,转动手里的棋子,眸色深深,“所以呢?”

“情绪会被她影响,这意味着什么我还不清楚。不过,心里有波动,这一点,我感觉的到!”

凤璟这份坦诚,让赫连逸眯起了眼睛,他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

“喜欢她吗?”

“喜欢吗?我还没理不清楚。不过,如果最初担下她这个麻烦,是因为很多外在原因的话。那么现在,能为她挡下一些麻烦,我已并不排斥!”

这话说的风轻云淡,不见分毫情丝,也不见丝毫波动。可赫连逸却感觉其中很多事情,都即将改变了。随着凤璟心态的的改变而发生变动。

“不排斥?凤璟,你可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已预想到!”

“这样的对持,本可避免!”

“当初应该遵从她的意愿,她遁死隐匿,那样就不会有接下来这番事发生。九爷,你当时心急了。而我…。世事难料,现在的发展,已超出我预料。”

“先来后到,你该放弃!”

“放弃吗?如果我身体无法恢复!那,我跟她无缘亦无份!”

“反之呢?”

“反之,争取过后,看她选择…。”凤璟说着,看着赫连逸,表情依然淡淡,“九爷,没人喜欢被强迫!她,应该更不喜欢!”

凤璟话出,赫连逸脸上温和不再,眼底染上冷冽,阴戾,“凤郡王这是在教导本王?”

“不过是以己度人罢了!”凤璟说完,落下最后一子,看着不赢不输的棋局,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眼里溢出一丝莫可奈何。

棋局如心,如果这是结果。那,他确实已开始在意!

属于自己的,一步不退,寸土不让,这是她说过的。

赫连逸看着最后的结果,眼眸亦是沉了下来。

“凤璟一定要如此吗?”

重复的问题,凤璟不答,只是淡淡道,“蔺芊墨改变太大,已引起怀疑,探查她过去一年经历的人已经派出。你和蔺芊墨相识等很多事都将会被捅破。而我欲在全部铺开之前和她成亲。希望九爷能保持沉默,不然,她处境将更加艰难。沦为上位者棋子,足以抹煞她一切鲜活。”

“世界没有绝对万全的羽翼,纵然有心,却也不见得能做到滴水不漏。而我,还不懂如何护住一个人!现在能做的只是单纯的分析形势,做出最有利的应对之策!”

凤璟说完,赫连逸眼底暗色翻涌,“最有利的应对之策,就是和她成亲?”

“如果九爷有其他好的对策,我亦不反对!”

“你放手!”

“在她说喜欢你之前,我不会!同样的,在她没有做出选择之前,成亲只是权宜之计。”

“她做出选择之后呢?”

“是你,我放手!如果是我,她会是我妻,名副其实。而九爷的那句墨儿,已再不合适!”

淡淡的语气,绝对的强势,不容置疑的强悍!突然而现的威压,厚重嗜人。

凤璟于他的威胁,显而易见…这种威胁不止在蔺芊墨问题上…。

庄上

两天的时间,在经历了长长的昏睡,醒来感受过极致的麻,难忍的痛之后,蔺毅谨从床上下来了,站在地上,心怀忐忑,那曾残过的腿不敢用力,连地面都不敢碰触。

蔺芊墨站在蔺毅谨身边,轻声道,“蔺毅谨,来,把右脚放下!”

“可以吗?”

“嗯!可以,慢慢的…”

“好!”蔺毅谨轻轻的把脚放下。

张青站在一边紧紧的盯着蔺毅谨那条腿,不由屏住了呼吸。

蔺芊墨牵起蔺毅谨一只手,柔声道,“蔺毅谨,来,向前走一步,不要怕…”

“好!”蔺毅谨绷着心,抬脚,迈出第一步。稳稳的一步…

蔺芊墨看着,笑了!

张青怔怔,震惊,真的好了?

“墨…。墨儿…我的腿…”蔺毅谨按着自己的腿,惊疑不定。

“它好了,因为你很勇敢。”蔺芊墨轻笑。

“真的么?”

“嗯!”

“我…我可以再走一步吗?”

“可以!”

蔺毅谨微微用力,向前,再次迈出一步,两步,三步…而后站定,“墨儿…”

“嗯!”

“它真的好了!”

“是,它好了!”

“墨儿,哥哥不再是跛子了。”

“哥哥从来就不是跛子!”

蔺毅谨听了,眼中溢出水色,“墨儿…”

蔺芊墨看着蔺毅谨激动的神色,上前一步,拉起他的手放在自己脸上。

蔺毅谨感觉手掌下,蔺芊墨那带笑的面孔,眼中泪珠滑落,伸手把蔺芊墨拥入怀中,“墨儿,我好了…”

“我很高兴!”

“墨儿,谢谢你!”

“谢谢不是用嘴巴说的,不要光说不练!”

“嗯!下次凤璟再敢擅自带你出去,哥哥就不用担心追不上了。到时候我一定追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

蔺芊墨听了咯咯笑了起来。

听着蔺芊墨的笑声,蔺毅谨随着笑了,笑的满脸泪花。

墨儿,他活着的盼望!

蔺芊墨从蔺毅谨怀里退出,抬头,伸手抹去他脸上的湿意,抚过那无神的眼睛,笑意减淡。下一次动刀,她期待蔺毅谨看到的那一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