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你们不讲人性,还我讲什么/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九皇府

影七看着静立窗前,身姿俊挺,背影却透着压抑的九皇爷,眼里染上厚重,静默,片刻,才开口,“主子,凤家和蔺家的成亲的日子定下了。”

影七说完。静…。

良久,赫连逸声音响起,声音沉哑,已不见丝毫温和,“什么时候?”

“半个月后!”

赫连逸听言,抬头,看着外面那自由飞翔的鸟儿,眸色变得厚重,深谙。鲜活,肆意,快意恩仇,难得一份儿真,他不愿意抹杀的存在,可最终,却将事与愿违…。

不经意的喜欢,舍弃不下,最终要得到,终究少不了一份算计吗?他不愿,却难如愿!为什么要如此倔强呢?让他莫可奈何…。

影七看着赫连逸越发厚重的背影,心里发沉!

“影七!”

“属下在!”

“你去办一件事儿。”

“主子吩咐!”

“你现在去……”

随着赫连逸的交代,影七神色变得紧绷,眼里却满是沉重,一直以来他最不安的预想,还是成真了。

“主子,我们既然知道芊墨郡主和凤郡主成亲不过是权宜之计。那,为什么不再等等呢?等到她离开以后再行事!”

“凤璟心思已动,她就算离开,行踪也绝对会被凤璟隐匿。那时我将完全被动…”赫连逸说着,眼里溢出一抹悔色,“在历城那次让她离开已经是错,同样的错误我不愿再重复一次。”

当初就是太过自信了,认定了她就算是离开,也觉得会在他的掌控之下。结果,一步错,造成现在步步难收的局面。

赫连逸犹豫色褪去,“去做事吧!”

影七看此,知道他再说什么已是多余,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恭身退下。

** *

蔺芊墨给蔺昦打过招呼后,在庄子上连着待了三天,而后,回到蔺家对王嬷嬷交代了一句,无论什么事儿都不许打搅她,说完就倒在床上,陷入深度的沉睡中。

继而,当有些事儿爆开的时候,蔺芊墨还处于沉睡中,对于突然而至的风暴,还未有察觉!

国公府

“郡王,九爷和芊墨郡主事摊开了!”

听了凤和的禀报,凤璟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神色莫测,“人还未回,事已摊开!看来,亲事儿的提前,令很多事儿都提前了。”

“郡王现在该如何应对?”

“静观其变!”

“是!”

“交代府里的人,蔺芊墨是郡王妃不会有变,其余一切禁言,谁若发出异言,处置!”

“是!”

三皇子府

赫连珏听了凛一的禀报,眼睛微眯,声音低沉,情绪难辨,“九爷和蔺芊墨早就相识,并彼此情根深种?这个早就...是什么时候?”

“回殿下,应该是在蔺芊墨被驱离的那一年。芊墨郡主和九爷在清河相识,相知,并彼此许意!只是那时或许都不知彼此身份。然,随着蔺芊墨的回归,一切捅破,九爷是韩暮烟夫,蔺芊墨被定凤家媳!身份破,情事隐,关于过去两人碍于身份,均未再提及....”凛一回禀,神色不定,有惊,有骇。

如果他没去过清河,没寻觅过蔺芊墨生死,下落。那么,对于这传言,他一定丝毫不信,认为完全是无稽之谈。可现在...他深深的怀疑,这恐怕是真的!

赫连珏食指轻扣桌面,这让他不由想起,蔺芊墨活着的消息突然被散开一事。当初,他曾经有那么一刹那怀疑过,在京城能如此迅速撒播消息,并毫无痕迹可寻的暗中之人,就是九爷。只是当时候觉得那想法未免可笑,就没再深究。

然现在,却不得不另他深思了。如果他当初的怀疑没错,那么,现在九爷和蔺芊墨之事,十有八九就是真的....

蔺芊墨和九爷相互许意?

蔺芊墨和凤郡王成亲在即?

还有,蔺芊墨曾对他情根深种!

想着,赫连珏嘴角不由抽了一下,情况串联在一起有些可笑了!

“凤家和九皇府是什么反应?”

“回殿下,均无反应!”

赫连逸听了,勾唇,“如果沉默就是默认!那,这一下京城可是要热闹了。”说完,抬眸,看着凛一带着一丝恶趣道,“蔺芊墨曾经最喜欢的可是本殿。如此,你说,本殿下要不要也去凑个热闹,去为过去表表情什么的呢?”

闻言,凛一面皮抖了抖,“殿下,此事参与不得呀!”一边是凤家,一边是九皇爷....两个都是轻易碰触过不得的主儿。躲都躲不及了,殿下还要往上凑...凛一冒汗!

看着凛一那避之唯恐不及的样子,赫连珏感觉索然无味,“他们这一个是主动求娶的,一个自愿是许了意的,就本殿下什么都还没做呢?这番比较,让人不舒服呀!”

凛一听了哭笑不得,殿下呀!蔺芊墨现在就是个麻烦,您还想表示什么呀?

“殿下您看乐子就够了!其他的,我们还是不沾染的好。”

赫连珏听了冷哼一声。

凛一垂首,不敢再说话。

赫连珏垂眸,把玩着手里的酒杯,懒散,随意,沉默!让人看不透,窥探不到心中想法。

皇宫

贤妃看着为桂嬷嬷,紧声道,“可探到了?”

“回娘娘,九皇爷和蔺芊墨之事是否属实,现在还不好确定,不过,柔妃娘娘说,皇上心情貌似很好。”

闻言,沈蓉眼睛微眯,呢喃,“心情很好吗?”

桂嬷嬷颔首,神色不定,脑子有些发懵,蔺芊墨和九爷....怎么会突然传出这样的传闻呢?这到底是真,还是假?如果是真的,这对于贤妃来说到底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呢?

“桂嬷嬷!”

听到贤妃的声音,桂嬷嬷赶紧收敛心神,应“老奴在!”

“你现在即可去一趟杨府去见见沈佳的那个继女,向她探探一下究竟。”

桂嬷嬷闻言,眼睛一亮,“老奴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呢?老奴这就去!”

“记住,此事非同小可,一定要探查清楚,并容不得一丝虚假,让那个杨莹明白这其中的重要性,一句不尽不实的话都不许有。”贤妃郑重交代道。

“是,娘娘放心吧!老奴都明白!”

“嗯!”

“去吧!”

“是!”

桂嬷嬷离开,贤妃按着眉心,眉头紧锁,蔺芊墨竟然跟九爷也有牵扯,这让人有些头痛。

九皇爷的身份实在是....拉拢不敢,得罪不得呀!

拉拢一个手里有先帝遗旨的皇爷,皇上肯定不喜,甚至是不容。可,得罪一个手里有先帝遗旨的皇爷,他一怒,要灭了你,皇上都拦不住。

贤妃想着,重重吐出一口气。九皇爷对于皇子们来说,是一个极度渴望,又极度可怕的存在。

蔺家

阵阵嘈杂声不断在耳边响起,令蔺芊墨被迫从沉睡中醒来,忍着头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晃动的人影,还未开口,厉声,尖利的质问声轰炸开来。

“蔺芊墨,我问你,外面那些传言是不是真的?”

听到这声音,蔺芊墨忍不住按了按额头,叛逆期的少女,堪比炮仗,随时都随地都在响,头痛!

“蔺芊墨我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吗?为什么不回答?”蔺纤柔见蔺芊墨不言,声音更添暴躁。

蔺芊墨淡淡看了蔺纤柔一眼,没情绪,不咸不淡开口,“滚!”

一个字,蔺纤柔表情僵住,而后扭曲,咬牙切齿,怒火中烧,“蔺芊墨,你刚才说什么?”

“滚出去!”声音清清淡淡,不带怒色,不然戾气。

却惹来蔺纤柔更重的怒吼,“蔺、芊、墨...你个不要脸的贱胚子,没羞没臊的勾引自己的姨丈,害的姨母被休。现在,你竟然还敢对我口出恶语?你哪里来的脸皮?”

听着蔺纤柔的怒骂,蔺芊墨眉头微皱,神色却无丝毫波动,“勾引姨丈?从何处听来的故事?”

“外面都已经传遍了!”

“传的什么?”

“你,蔺芊墨勾引自己姨丈,并私定终身!”蔺纤柔咬牙,“蔺芊墨,这么无耻不要脸的事情,你怎么能做的出来?你知不道姨母为了姨丈付出了多少?承受了多少煎熬?可现在,八年的等待,因为你一朝被休!你怎么可以这么歹毒,你还是人吗?”

勾引?私定终身?听到这两个词,蔺芊墨眼底划过一抹冷色。果然,如果相识有错,那么错的一定是女人!这个古老的时代,跟一个男人有过接触,就是乱情!没有单纯的相识,没有可笑的友谊。

“不说话?你这是承认了?”

“承认什么?”

“你和九皇爷是不是早有私情?你是不是勾引了他?为了自己上位,又怂恿他休弃了姨母?说,这些是不是都是你做的?你想做九皇妃,是不....呃....”

质问未完,咽喉忽然被扣住。蔺纤柔眼眸瞪大!

“蔺芊墨,你要做什么?”喉咙被扣住,吐字不清,眼里怒火却是不减,抬手去拉蔺芊墨扣在自己咽喉处的手,刚碰触到,只感眼前寒光闪过,手腕处刹那麻痛,而后胳膊无力垂下。

蔺纤柔脸色微变,盯着蔺芊墨愤怒加倍,“蔺芊墨,你对我做了什么?”

蔺芊墨不言,站在蔺纤柔面前,看着她,面色一片清淡,眼中无任何情绪。手,满满合拢,收紧!

“恶....蔺、芊、恶....”随着蔺芊墨的动作,蔺纤柔开始感到窒息,脸色涨红,发紫,双眸圆睁,发红,眼底染上惊怒。

而蔺芊墨那无任何情绪,无任何波动,漆黑一片,犹如看死人一样的眼神,让蔺纤柔从心底开始往外冒寒气,她是要杀了她,蔺芊墨要杀了她....

咽喉处越来越压抑的窒息感,突然而至的认知,让蔺纤柔脸上瞬时盈满惊惧,恐慌!眼泪溢出眼眶,她不想死,不想死!挣扎,急剧挣扎..可她这些力道,在蔺芊墨面前好像是笑话,根本无法撼动她一分。

这样的结果,让蔺纤柔开始发抖,前所未有的感到害怕,感到绝望...她真的要死了吗?

“你在做什么?”

沉冷,饱含戾气的男声响起,蔺纤柔眼睛瞬时亮了,眼泪流的更凶了,父亲来了,她得救了,得救了...

蔺芊墨转头,看向蔺恒,眼中笑意流转,勾唇,声音轻轻柔柔,“我在看四妹妹的咽喉呀!”说着,转眸,看着蔺纤柔,嘴角弯弯,“因为四妹妹的声音总是如此响亮,让人忍不住就好奇了!”说着,手又收紧一分。

“呜呜....救...”蔺纤柔已经吐不出字了。

“蔺芊墨你个混账,还不给我松手,你想掐死她不成?”蔺昦恼怒。

蔺芊墨扬眉,笑,“掐死她?不是想,而是正在做!父亲没看出来吗?”

这话出,蔺纤柔直翻白眼。

蔺恒脸色铁青!

“芊墨,松手!”蔺昦出现在屋内,眉头紧皱。

蔺芊墨看了蔺昦一眼,脸上笑意减淡,收回视线,手松开!

“咳咳咳...呼...呼...”蔺纤柔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气,夹带着咳嗽,脸上青紫色慢慢褪去,变得青白交错,眼泪喷涌,惊惧之后,委屈盈满,“父亲,祖父,呜呜....蔺芊墨她要杀了我,她要杀了我...”

“蔺芊墨...”

蔺恒那咬牙切齿的沉怒声刚出,蔺昦打断,开口,“张虎,带着四小姐出去!”

“是!”张虎上前,看着蔺纤柔,面无表情道,“四小姐,请!”

“祖父...”蔺纤柔满腹委屈,不甘的看着蔺昦,“祖父不是最注重规矩的吗?为什么现在...?”

“以讹传讹,诋毁九皇爷,污蔑嫡姐!这些,砍了你的脖子都不为过。”蔺昦声音重重。

“我没有,我说的都是实...”

“如果你想回老家陪你祖母,我不介意成全你。”

蔺昦话出,蔺纤柔脸色遂然大变,看着蔺昦眼里满是不能置信。明明错的是蔺芊墨,为什么祖父要责罚她?

“张虎,带四小姐下去!两外,告诉二夫人,让她好好教导二小姐,分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再有下次,别怪我无情!”蔺昦声音沉冷。

“属下遵命!”

“带走!”

张虎听言,不再顾忌其他,单手拉起蔺纤柔胳膊,快速带她离开。

屋内静下!

蔺芊墨整理好衣服,坐在软椅上,拿起桌上的茶水抿了一口,沉默不言!

蔺昦静默不语。

蔺恒面色阴沉,率先开口,“蔺芊墨,蔺纤柔她是你的妹妹,你竟然能对她痛下杀手?”

蔺芊墨听了,端着茶杯,看了蔺恒一眼,眼神淡漠,“上梁不正下梁歪,我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这都是父亲教导有功。”

“蔺芊墨...”

“对于那个给自己妹妹下绝育药的蔺大公子,父亲是怎么训斥他的?也是跟现在一样为女儿抱打不平吗?”

蔺芊墨话出,蔺恒那已到了嗓子眼的冷话,不由卡主了,抿嘴,脸色难看。

蔺芊墨看此,淡淡一笑,“或者,是告诉他,不该下绝育药该下砒霜才对?如果这样,父亲的精神衣钵可算是有人继承了,并且凭着蔺毅慎的资质,他一定会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

“蔺芊墨...”蔺恒脸色黑沉一片。

“蔺大人,我们之间谈论这种亲情话题,只是徒惹笑话,以后还是别说了!”

“你...”

“蔺恒,你先出去!”

“父亲!”

蔺昦看着他不说话。

蔺恒咬牙,憋着气,转身,大步走了出去。

蔺昦看了蔺芊墨一眼,走到她对面坐下,不绕圈子,不提其他,直截了当,直入主题,“关于传闻,我想知道事实是什么?”

“在清河有过接触,那个时候,我是少年赢浅,他是酒楼掌柜。在回京后知道他身份!这就是全部。”

蔺昦听了,神色不定,“你喜欢他?”

“逃命都顾之不及,还谈什么情爱!”

“那他呢?”

“这只有他知道!”

看着蔺芊墨那平淡,毫无波动的眼眸,蔺昦确定一点,蔺芊墨对于九皇爷确实无爱意。至于其他...他不敢确定。

“你预备如何?”

“等着成亲!”

“凤家那边?”

“只要不出意外,不会有万一!”

蔺昦听了神色微动,“莫非,凤郡王他早已知晓?”

“嗯!”

蔺昦听言,看着蔺芊墨不知道该说什么。

蔺芊墨看着蔺昦变幻不定的神色,淡淡道,“无关信任,只是事情复杂,牵扯甚大,帝心难测,这种事情知道越少越好。如若难收,祖父选择弃就好!”

闻言,蔺昦面色苍然,“弃?如上次一样,放弃你吗?”

“弃了,蔺家才能远离棋子的命运。我虽然暂时脱离不了麻烦,不过安全无忧!如此,蔺家保持沉默就好。”蔺芊墨看着蔺昦,道“明日祖父去见一见武应,让他把我中绝育药的事也随着散开来,蔺毅慎被驱离,祖母被送走,祖父被威逼,这些都尽可说。”

蔺芊墨无意识的抚着茶杯,神色明暗交错,声音透着凉意,“只有我和蔺家的关系越差,蔺家的利用价值才会越小,而我也不会太被动。所以,在这个时候祖父的维护,才是不利之举!”

蔺昦听完,怅然开口,神色厚重,“其实,这对于蔺家或许是个机会?”

“机会?”蔺芊墨一时不懂。

“借由此事儿,请罪告离!”

闻言,蔺芊墨神色微动,“祖父欲远离京城?”

“京城的浮华,已经让蔺家的人蒙蔽了眼,迷了心。再大的荣华,富贵,也遮不住心里的悲凉!如此,或许退一步,沉淀一下更好!”

“祖父用心良苦,只是他们不见得会服从!”

“圣命难为,他们只能服从!”

“只怕君王不放人!特别在这种敏感的时候,蔺家用途已显。”

现在事情摊开,九皇爷,凤郡王,谁表现出对她的在意,她就会成为帝王监视谁的一颗棋子。而蔺家会成为帝王牵制她的棋子。

想着,蔺芊墨眼睛微眯,轻声道,“祖父,你说,如果这个时候凤家退亲,九皇爷痛斥传言。我被两方舍弃的话。那我...”

“你会死!”

蔺昦答的毫不犹豫,果决,肯定,“对你,九皇爷是什么态度,凤家是什么态度!皇上就算探测不到十分,最起码也会确定五分。如此,你是真的被舍弃,还是只是一计,皇上自然清楚。帝王怎能容得他人耍弄,到时候,他不动凤家,动不得九爷,可你...一定会死!”

“祖父说的是!局势于我,果然已经到了不容一丝侥幸的地步。”

蔺芊墨眼里溢出无力,帝王心本就多疑!或许,不用五分,哪怕只要一分,她就会被处死。用她的命,极端的探测赫连逸和凤璟的在意程度!

他们的在意,在帝王眼里就是软肋。而她会成为绝佳的棋子。不但可探测消息,还可挑拨九皇府,国公府关系,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可谓一举两得。

果然到了只能进不能退的地步了。这感觉很糟...

她和赫连逸相识早晚会被捅破,关于这一点她早有心理准备。可,总归还是早了一步!如果在成亲以后或许也能好些,凤璟维护自己的妻子,就算厌弃也要维护,不为她,而是为国公府的颜面。这样,也是一个理所应当的理由,而她随后被休,也会变得名正言顺,到时候任何价值都将不再存在....

想着,蔺芊墨眼眸变得暗沉!现在,突然爆发,到底是时候到了,还是人为使然?

× × ×

九皇府沉默,国公府静默,蔺家闭门谢客,一言不提。

这种沉默的态度,让所有看着的人,更加摸不透这其中的虚实,真伪!

蔺家,在蔺昦的压制下,蔺芊墨这边再无人靠近一步。蔺芊墨也为此安静了几天。只是,晚上的时候再没去蔺毅谨那里。虽然没探查,可她却能想的到,现在暗处盯着她动静人肯定不少。所以,这个时候她不宜有任何动作。而,蔺毅谨在这局势面前,被越少的人注意越好!

“都给我让开!”

“韩老夫人...”

“我乃皇上亲封一品诰命夫人,尔等还不退下!”

“老夫人恕罪,奴才不是不让,而是相爷有令,除非他允许或者任何人不的靠近....”

啪啪....

两个响亮的巴掌打断了婆子的话。

蔺芊墨听着外面的动静,手里的书放下。她不去,她们来!果然,挡不住!

韩老夫人拄着拐杖,一边由蔺纤柔扶着,身后跟着韩暮云,三人走进屋内,在看到半靠在软榻上,悠闲自在蔺芊墨后。

韩老夫人瞬时脸色更沉了一分,眼神如刀。

这是要用眼神杀死她吗?希望她一直用眼神来泄愤,让自己也能够安静的承受着。

“芊墨郡主倒是好悠闲呀!”

蔺芊墨没说话。人家明摆着是来找茬的,她说什么落在人家耳朵都是挑衅。如此,还是省点力气吧!

韩老夫人看着蔺芊墨那副不言不语,一副准备装糊涂的样子,冷笑一声,拄着拐杖上前。拐杖敲击着地面,那极重的声音,让人轻易窥探到韩老夫人心里的怒气。

蔺芊墨看了一眼那拐杖,起身,做好必要的防备。

韩老夫人走到蔺芊墨面前,沉沉的看着她,“我本以为你和九皇爷那只是传言。可显然我想错了!”

蔺芊墨听了,淡笑,“韩老夫人确实想错了!因为那不但是传言,还是虚言!”

“蔺芊墨,这个时候就不要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韩老夫人眼神冰冷,“我已经从九皇爷那里证实过了,九皇爷已开了尊口,他已经亲口承认,他喜欢你!”

蔺芊墨听言,扬眉,神色淡淡,“韩老夫人真爱说笑!”竟然玩儿诈和!

看着蔺芊墨那完全不为所动的样子,韩老夫人脸色越发冷硬,“如果不是已经从杨大小姐的口中确定了一些事儿,那么,我看着你这副样子,恐怕还真的会相信你是无辜的,是清白的!”

“杨大小姐?”

“就是你在清河的救命恩人!”

闻言,蔺芊墨眸色暗了暗,神色却无丝毫变化,“杨大小姐倒是个热心肠呀!”

“怎么?不否认了?”

“我没什么需要否认的,也没什么好承认的。韩老夫人如果说来做客的,我这里不方便。如果是来问罪的,那你找错了人!”

“倒是变得越来越伶牙俐齿了!不过,纵然你舌如莲花,也抹杀不了你勾引自己姨丈,害的自己姨母被休这一事实!”

蔺芊墨听了不再说什么,抬脚,越过眼前三人,欲离开。

“你要去哪里?”

蔺芊墨看着抓住自己胳膊的手,抬眸,看了韩暮云一眼,面无表情道,“松开!”

话出,胳膊上又多了一只手,狠狠的力道,让蔺芊墨眉头微皱。

“蔺芊墨,今天不把事情给我说清楚,你哪里都不许去!”

蔺芊墨不说话,手微动,指尖冷光现。胳膊未抬...

银针未出,一个丫头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老夫人,老夫人...”

看到突然闯进来的丫头,老夫人脸色微变,“绿柳你怎么来了?”

“老夫人,呜呜...外面的流言二小姐她知道了!二小姐她....”

“什么?”老夫人顾不得阻拦蔺芊墨了,疾步走到绿柳跟前,急声问,“二小姐她怎么了?怎么了?赶紧说...”

“她撞墙了!”

绿柳话出,韩老夫人眼前猛然一黑,脚下踉跄。

韩暮云眉头皱起。蔺纤柔抿嘴!

“老夫人你先别急,当时二小姐撞墙的时候,绿枝挡了一下,人没受伤,就是昏过去了。不过,奴婢实在担心,二小姐一会儿醒来后,又会去寻死!所以,就赶紧来找老夫人了,老夫人你赶紧回去吧!”绿柳满是焦灼道。

韩老夫人听完,紧绷的心松了一分,人也缓过了一口气。眼睛恢复清明,豁然转身,大步走到蔺芊墨面前,咬牙,抬手,对着她一个巴掌挥去。

韩老夫人抬手,蔺芊墨胳膊动,然,却在抬起的瞬间,猛然被身边两人用力抓住。动作被抑制的一瞬间。

啪....

一个巴掌,狠狠的落在了蔺芊墨脸上!眼前一黑,刺痛袭来,脸颊胀痛。蔺芊墨眼眸一沉...

“蔺芊墨,我告诉你,要是烟儿有个三长两...”

“墨儿...墨....你们在做什么?”担心的声音一顿,染上紧张。

说着,人疾步跑到蔺芊墨跟前!红肿的脸颊,被禁锢的胳膊,映入眼帘。

“毅..毅谨...?”

“哥....?”

韩暮云,蔺纤柔惊疑不定的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男子!

蔺毅谨对她们的唤声充耳不闻,眼睛紧紧的盯着蔺芊墨红肿的脸颊,声音发沉,“是谁打的?谁打的?”

“蔺毅谨,你怎么回来了?”蔺芊墨眼里溢出无奈。

蔺毅谨不回答,抬手,拉下韩暮云,蔺纤柔扣住蔺芊墨的手。人,挡在蔺芊墨面前,把她紧紧护在身后,看着眼前的三个人,面色冷硬,“我再问一次,是谁动的手!”

“是我打的,怎么着?你还想替她打回来不成?”韩老夫人冷声道。

蔺毅谨深深的看着蔺老夫人,拳头握紧,“不打回来,可该讨的我一定要讨回来!张青...”

“少爷!”

“带人去韩家,给我砸了韩家,谁若敢阻拦,就给我烧了它!”

蔺毅谨话出,张青眼里溢出震惊。

蔺芊墨眼帘微动,抬眸,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背影,轻轻笑了。第一次看到蔺毅谨发怒。第一次,被人护着...

“蔺....蔺毅谨你说什么?”韩老夫人眼眸瞪大。

韩暮云怔忪。

“哥,你是不是疯了?”蔺纤柔看着蔺毅谨眼里全是不可思议之色。

“张青,给我去!”

“是!”

“蔺毅谨,你敢!”

“你敢对墨儿动手,我就敢烧了它!”蔺毅谨面色冷淡,透着果决。

“蔺毅谨,你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在这里发什么疯?”韩老夫人气的脸色铁青。

“哥,蔺芊墨她勾引九皇爷,害的姨母被休...”

“给我闭嘴!”蔺毅谨厉声打断蔺纤柔的话,冷冷的看着她们,面色紧绷,“韩暮烟,你的女儿,你的妹妹,你的姨母,你们都知道护着!她对你们来说是宝。而我跟你们不同,对于我,墨儿才是我的宝。你们不舍得韩暮烟受委屈,而我同样,绝对不容许你们伤害墨儿一分,不许,谁都不许!”

“蔺毅谨你疯了!”

“疯的是你们!同是血缘至亲,为什么偏偏我的妹妹,要任由你们伤害?”

“那是因为她贱,她勾引自己的姨丈...”

“放屁!外面一句流言,你们一个做外祖母的,一个做母亲的,一个做妹妹。不知维护,反而先给墨儿定了罪?你们凭什么?就因为韩暮烟被休了?”蔺毅谨面色发冷,激动难掩,“她休了,你们去找九皇爷呀,跑来欺负我妹妹做什么?”

“蔺、毅、谨....”

“我妹妹没勾引过任何人。倒是韩家的二小姐,对九皇爷的谋算,人所共知。要说不堪,最不堪的人是她!面对那样的女儿,韩老夫人当初为何不拿出现在的魄力?对着她挥巴掌,说贱!还有你们,你们怎么不去指着她的鼻子说她无脸...”

“蔺毅谨,你给我住口...”

“我说一句事实都不可以!那你们拿那子虚乌有的事情欺辱我妹妹就可以?我告诉你们,世上没有这样的道理。今天墨儿受的这一巴掌,我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你们敢往墨儿身上泼脏水,我就把韩暮烟曾经做下的事公诸于世...你们对墨儿不讲人性,我还讲什么亲情!”

一番话做的掷地有声,铿锵有力,同时也决绝无比!

韩老夫人摇摇欲坠,盯着蔺毅谨头晕目眩。

韩暮云眉头紧皱,这样的蔺毅谨,这样的儿子,让她感到陌生。

蔺纤柔目瞪口呆,已经说不出任何话来。

面无表情看了她们一眼,蔺毅谨伸手握住蔺芊墨的手,看着她红肿不堪的脸颊,眼里溢出酸涩。无论从前,还是现在,墨儿在蔺家受到的除了伤害,从无关爱!

“墨儿,这里不是我们的家,可这世上一定还有别处容我们安栖。我们走!”

“好!”

蔺毅谨牵着蔺芊墨从她们面前离开。

看着他们的背影,静默片刻,韩暮云眼眸豁然睁大,蔺毅谨的腿,还有眼睛....

“蔺毅谨,蔺芊墨,我打死你们这两个不孝的东西!”韩老夫人回过神来,挥起拐杖,对着两人挥去。

听到身后的动静,蔺芊墨刚动,人就被蔺毅谨护到了怀里,抬头....

蔺毅谨带笑的嘴角,带着伤感,“从开始我就应该这样护着墨儿,只是我那个时候缺了一分胆气,总是临阵退缩。不过,现在我不会了,再也不会了退缩了...”

“蔺毅谨...”

拐杖致,蔺毅谨伸手把蔺芊墨的头按在自己怀里,给她撑起一片羽翼。拐杖落下之际,他蔺毅谨此后只有妹妹,亲人再无其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