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一次机会/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拐杖逼近,落下…。

砰…。

一声清脆的撞击声,拐杖被击中,掉落!韩老夫人一个踉跄差点倒下。

眼前白影闪现,人缓缓走进。

一身白衣,满身尊贵,点尘不惊,喜怒无形!

看到缓步走来,出现在眼前的男子,屋内几个人脸色各异。

凤璟淡淡扫了几人一眼,最后视线停驻在蔺芊墨身上。

而,蔺纤柔在凤璟视线落在她身上的那一刹那,心跳骤然加快,心口紧缩,脸染绯色,手足无措,赶紧低头,眼角悄悄打量四周,见无人注意,松了口气。

蔺纤柔的异样没人去注意,现在她们都看着凤璟,对于他的忽然出现,感到惊讶!而对于他来此的用意,深深探究!

凤璟看着蔺芊墨红肿的脸颊,眼睛眯了眯,上前,走到她身边,顿住脚步,开口,声音磁沉,清晰,“被打了?”

蔺芊墨看着凤璟没说话。

蔺毅谨眼里带着戒备。

看着蔺芊墨那略显狼狈的样子,凤璟淡淡开口,“过来!”

蔺芊墨听了眼神闪了闪,蔺毅谨转身,把蔺芊墨护在身后,“凤郡王,有话直说就好!”

凤璟看了蔺毅谨一眼,既移开视线,静静的看着蔺芊墨。

蔺芊墨垂眸,而后,轻轻拍了拍蔺毅谨的背。错开一步,走到前面,在凤璟面前站定。

“抬头,我看看!”

抬头,肿胀的脸颊完全映入凤璟眼中,凤璟看着,静默,片刻,开口,“不好看!”说完,无视屋内几人惊疑不定的表情,缓缓抬手,抚上蔺芊墨脸颊,声音低低,沉沉,“打回去了吗?”

蔺芊墨眼神闪了闪,摇头!

“以后记得还回去,碰了,剁了!死活不论。”

凤璟话出,韩老夫人脸色浑然大变。

韩暮云神色僵硬,垂首,眼底神色变幻不定。

蔺纤柔抿嘴,不自觉用力揪着自己手帕,眼里是不明,是疑惑!

三个人此时同一个想法,凤璟他这是要护着蔺芊墨吗?难道蔺芊墨和九皇爷的传闻凤璟还没有听到吗?不,他不应该不知道。可,如果已经知晓,为什么还要护着?她们想不通…。

蔺毅谨看着凤璟,表情复杂!

“顾氏!”凤璟开口,韩老夫人不敢迟疑,上前,“郡王爷!”

凤璟看着她,淡淡道,“韩琦招和其子已经死了十多年了,可属于韩家的荣耀却一分未落,你们在京城亦无人敢欺。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韩老夫人眼神微颤,垂首,“老身知道!”那是因为有凤家护着,有国公爷在那里站着。

“既然知道,以后记得管好自己的嘴,自己的手!”凤璟说着微微一顿,神色浅淡,声音轻缓,却威压慑人,“凤家能许以荣耀,同样也能给予覆灭!”

声音清淡,却重重的砸在了周边人的心里,激起阵阵来凉意。

那是威胁,极致!

韩老夫人呼吸一窒,猛然抬头,难以接受,想说些什么。然,在碰触那凤璟那清凉毫无情绪的眼眸后,所有话语咽下,变为沉默。

其他人怔怔看着凤璟,对蔺芊墨,这中极端的维护,让人心惊!

“见过九皇爷!”

静默,怔忪间,忽然而起的一声,让所有的人脸色又是一变,不知该作何反应。

赫连逸走进去,在看到凤璟的那一瞬,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而在看到蔺芊墨红肿的脸颊后,眼眸沉了沉。视线转落在韩老夫人的身上。

“关于韩暮烟,看来韩老夫人对于本王的决定,很不满?”声音沉沉,缓缓。

这话,清楚窥探出九皇爷的态度!

韩老夫人闻言,心里猛然一沉,遂然跪地,“臣妇绝无此念,求皇爷明查!”

看着跪趴在地上的韩老夫人,蔺芊墨嘴角勾了勾,眼里却无丝毫笑意。这就是权势,不止对韩老夫人,也对她!

收回视线,转身,拉起蔺毅谨的手,淡淡道,“哥,我们走吧!”

握紧蔺芊墨那微凉的小手,蔺毅谨声音发紧,“好,我们走!”

蔺毅谨拉着蔺芊墨,不看任何人,不去看她们的神色,也不想探究她们的想法。此刻他只想带着墨儿离开。

走到门外,看着聚在院里的一众人,还有许多所谓的家人,蔺毅谨眼底划过沉涩,既恢复平淡!

“墨儿…”

赫连逸一声墨儿,所有人心头一颤,瞬时低下头,遮住脸上神色。

蔺芊墨垂眸。

蔺毅谨手微紧,顿住脚步,转身,看着赫连逸,慢慢跪下,“皇爷,我姨母已不是九皇妃,九爷感念过去情分,可我蔺家却担当不起九爷这份看重,还请九爷开恩,收回。”说完,俯身,叩首!

蔺毅谨这是把赫连逸对蔺芊墨的那份亲近,都归在了过去亲戚的情分上。并一字未提蔺芊墨,而是以蔺家挡起。

这是转移,这遮掩,是保全!这不过是蔺毅谨为维护蔺芊墨的一套说辞,完全不存在任何真实性。

所有人心知肚明,心里嗤笑;赫连逸对蔺芊墨的亲近,是因为韩暮烟?韩暮烟如果得九皇爷的心,如何会被休?如此,蔺毅谨这话可就太可笑。

可哪有如何,只要赫连逸顺着接下,那么他的那声墨儿,只是出于从前,姨丈的身份发出。

这是欲盖弥彰,可就算心里知道,谁也不敢公然置喙!因为九皇爷的身份在哪里摆着。皇家之人,岂容诋毁!

在场的人就算清楚九皇爷的真实心思,也不敢乱说夸一句。最多也是在心里不齿蔺芊墨的不检点。

蔺芊墨垂眸,看着跪在地上,无权无势,却极力维护她的蔺毅谨,眼底划过柔色。身在世上,遇到麻烦很正常。可遇到一个在危难之时用心维护你的人确是不多。如此比较,她也算有苦,亦有甜!

赫连逸眼眸暗下,看着蔺毅谨情绪不明,静默,片刻,开口,“无关人人,只有她!”

一句话,所有人呼吸一窒!

传闻是一回儿事儿,因为可能有假!可这亲口承认,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如此,九爷对蔺芊墨是真的?

凤璟看了一眼赫连逸,眼帘微动。

蔺芊墨却是头也未抬,伸手把蔺毅谨拉起,弯腰拍了拍他膝盖处的土,抬眸,眼神柔柔,淡淡一笑,什么都没说,拉着他往外走去。

看着两兄妹的背影,众人心思复杂。

蔺纤柔嘴巴紧抿,眼里满是不明,还有无法掩饰的嫉妒。蔺芊墨她何德何能,能得一个郡王,一个皇爷的看重,喜欢?他们是不知道,以前的蔺芊墨是多么愚笨痴傻?还是不清楚追着三殿下不放,丢丑无数的过往?

就这样一个名誉全无,又秉性狠辣,水性杨花的女人,为什么九皇爷宁愿舍弃姨母那样美丽又温柔的女人而选择她?还有凤郡王,这样一个风华绝世,魅惑人心的男人,为什么也愿意维护蔺芊墨?

蔺纤柔想不明,也觉得不甘,明明她什么都比蔺芊墨强,为什么都没人看到的?想着,不由看了一眼凤璟!抿嘴…

蔺纤柔想不明,其他很多人也都想不通!以前三殿下不屑一顾的女人,现在竟然得到了凤郡王的维护,并且还入了九皇爷的眼!这是什么原因…?

胡氏心里犯嘀咕,甚至怀疑,凤郡王和九皇爷是不是瞎了?京城那么多的好的女人不选,非要看重蔺芊墨。她的两个女儿都比蔺芊墨强百倍。

想着,胡氏神色忽然变,对了,眼瞎?蔺毅谨,他好像好了?胡氏眼里溢出震惊,神色不定…

蔺芊墨离开后,凤璟和赫连逸也没在蔺家停留,随着离开了。只是在离开前,两人均似有若无的扫了韩老夫人一眼,两人什么都未说。可却让韩老夫人瘫坐在地上,盯着自己刚挥打蔺芊墨的那只手,看了良久!

***

走出蔺府,凤璟脚步微微一顿,转眸看向赫连逸,神色浅淡,“九爷,你不该来!”平淡的直述,不带情绪!说完,凤璟提步离开。

赫连逸来了,只会让她更难堪,这是坐实了韩老夫人对蔺芊墨的某些指责之言。

赫连逸看着凤璟的背影,情绪不明!

影七在一边站着,面色沉重。

酒楼

包厢中,蔺芊墨夹起一块鱼放入口中,眯了眯眼,“鲜,嫩,滑…好吃!蔺毅谨,你尝尝。”说着,自然的夹起一快递在蔺毅谨嘴边。

蔺毅谨笑笑,张口吃下,点头,“嗯!好吃!”只是,多了一抹涩涩的味道,因为心情!

“这个也不错,来,尝尝!”

“还行!”

“这个…”

“太辣了…”蔺毅谨眼睛红了,开始灌水。

蔺芊墨看了,摇头,“俗话说,能吃辣能当家。看看你,往后找个媳妇儿也是被管的命。”说着,又给蔺毅谨夹了个辣椒过去,“为了以后丈夫的权威,来,再吃点。”

蔺毅谨听了,点头,“墨儿说的是。”说完,果断的把辣椒放入口中,嚼着,继续灌水。

蔺芊墨看着,往他嘴巴里塞了一勺米,“傻的你!”

“唔,虽然辣了点,不过,真的挺好吃的。”蔺毅谨嘴巴塞的满满的,含糊不清道。

“是挺好的,看看,这男儿泪都掉下来了。”抹去蔺毅谨眼角的那一点湿意,蔺芊墨看着他,道“你眼睛刚恢复,不在庄上养着,跑回来做什么?”

“回来看看你!”蔺芊墨几天没去,蔺毅谨总是感觉不安。果然…

“看过了,一会儿就让张青带你回庄上去。”

“墨儿!”

“这段时间比较敏感,你不宜搀和进来。不然,我的处境会变得更艰难。对你,也丝毫没有好处。乖,吃完就回去。等我成亲的时候,再回来!”

蔺芊墨现在的处境,其中的利弊。蔺毅谨已经清楚,也知道这种情况下,他隐匿在庄子上,比待在蔺芊墨身边对她帮助更大。他安全了,蔺芊墨才能更放的开手脚。

这些蔺毅谨清楚,可心里却不是滋味,“终究,我能做的还是不多。”

“哥,你这是逼着我夸你嘛!”

对于蔺芊墨打趣的话,蔺毅谨笑的勉强,“墨儿,接下来你要怎么办?”

“现在棋不在我手里,我有些被动。不过,安全无忧。”

蔺芊墨说的平淡,蔺毅谨心情却愈发沉重。

“别愁眉苦脸的,不就是惦记你妹妹的人多了点吗?这总比嫁不出去强,这也证明我的魅力呀!”

“你还笑的出来…!”

“你要有虚荣的思想。一个郡王爷,一个九皇爷,都想认你做大舅子…。”蔺芊墨说着,见蔺毅谨瞪眼,顿了顿,抿嘴一笑,俯身,低声道,“哥,其实,我有一个最解气的办法来应对此事。”

蔺毅谨听了,神色一正,紧紧的看着蔺芊墨,低语,“什么办法?”

“我把他们都收了,然后再休了!”蔺芊墨敲着筷子,磨刀霍霍。

蔺毅谨:……

看蔺毅谨那消化不良的样子,蔺芊墨咯咯笑了,眉眼弯弯,小声道,“我最近练字大有进益,特别是休书两字,可谓是一日千里,写出来的字,简直是心魂合一,霸气的让人感动。这休书,往他们手里一丢,也不算辱没他们身份。”

蔺毅谨听了,伸手,盛气凛然“拿来,一会儿哥给他们送去!”

蔺芊墨听言,眨眼,“哥,你这副样子真英豪。这辣椒,威力真大!”

“确实!堪比熊心豹胆!有此辣椒,妹妹再也不用担心我夫纲了。”

“哈哈哈…。唔…脸痛…”

“傻的你!”

“这话不是我说你的嘛!”

“我们果然是兄妹!”

“我可不傻!”

“不傻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还护着哥哥?”

“因为我善良呀!”

“善良的傻子!”

“说的你自己心里发酸了吧!”

蔺毅谨心口发紧,“墨儿,等事情了了,哥哥带你离开京城,我们走的远远的。”

“说的好像是私奔一样。不过,主意很不错!”

蔺毅谨笑了笑,“以后…”

“里面可是芊墨郡主吗?”

外面一婆子的声音打断了,蔺毅谨的话。两人同时看向门口。

蔺芊墨没说话,蔺毅谨皱眉。

“老奴是国公府的,特奉老夫人之命过来请郡主去一趟国公府!”

闻言,蔺芊墨眼眸闪了闪,而后起身,看着蔺毅谨道,“不要在京城多待,一会儿就跟张青回去吧!”

蔺毅谨没回应,起身,从衣服里拿出一沓银票,放在蔺芊墨手里,眼里带着酸涩,“我清楚自己的斤两,这件事儿我帮不上多大的忙,也不能留下给你帮倒忙。墨儿,小心点!”

蔺芊墨看了看手里的银票,扬了扬,“这都是底气。你放心吧!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妹妹还想跟着你去过那种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日子呢!”

“嗯!”

“我走了!”

“好!”

蔺芊墨打开门,看着眼前的嬷嬷,正是下定的那日跟在凤老夫人身边的那个。确定,确实是国公府的人,蔺芊墨转头,跟蔺毅谨挥了挥手,离开了。

蔺芊墨走后,蔺毅谨一个人在包厢坐了良久。

“张青!”

“少爷!”

“送我去一个地方…。”

听到蔺毅谨所说的地方,张青眉头皱了一下。

国公府

“老夫人,芊墨郡主来了!”

“进来吧!”

“是!”

蔺芊墨随着婆子走入内堂,看着坐在软榻上的老夫人,比起下定那日,现在的老夫人明显多了几分威严。看此,蔺芊墨垂眸,缓步走上前,俯身,“给老夫人请安!”

“嗯!坐吧!”

“谢老夫人!”

“魏嬷嬷,你带她们都下去吧!”

“是,老夫人!”魏嬷嬷抬手,屋内的下人,俯身,一言不发,鱼贯而出。

屋内静下,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也没绕弯儿,直接道,“最近京城的一些传闻我也听说了。”

蔺芊墨闻言,垂首,没说话。

“你是因为什么跟我凤家定亲的,国公爷也已经告诉我了!”

听言,蔺芊墨眼眸闪了闪。

“坦白说,我有些意外。”凤老夫人坦诚道,“无论是权势,还是自身状况,九皇爷比起璟儿都略胜一筹。如果你想避过皇家的为难。比起璟儿,九皇爷应该是最好的选择。”

“老夫人说的是!”

“既然如此,你为何还要费这么周折选择凤家呢?难道是因为九皇爷曾经的另一重亲戚身份?不过,现在韩暮烟已被休,那种微不自然已经不存在了。只要你愿意,可以随时改变初衷,重新做出决定。那么,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选择是什么吗?”

凤老夫人说完,蔺芊墨抬眸,目光清澈,表情平和,“选择依然如初,不会改变!”

闻言,凤老夫人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显然这答案,她并不满意,“你喜欢璟儿吗?”

“我很感谢郡王爷同意交换条件,并在此时依然坚守。”

看着蔺芊墨清淡的眼眸,凤老夫人了然,“看来你对璟儿并无意。”

“不敢攀望!”

凤老夫人听了,嗤笑,“不敢攀望?你这话说的太过恭维了。连九皇妃的位置都不屑一顾的人,这郡王妃的位置还谈何攀望!”

“无论是郡王妃的身份,还是九皇妃位置。从未有一丝轻视之意,有的只是不敢观望,向往之心。”

“这样寒暄之类的话就不用说了。我现在只是有些不明白,你到底想要的是什么?”

“我想的要吗?”蔺芊墨淡淡一笑,“我想要一次机会,一次能够让我自己选择,过什么样生活的机会!”

闻言,凤老夫人眼帘微动,“选择生活的机会?九皇妃和郡王妃这样的生活,你不喜欢?”

“不喜欢!”

“为什么?”凤老夫人不懂了,“安逸,富贵,尊崇,这是多少女人向往的生活,你为什么不喜欢?”

“安逸,尊贵,尊崇,这样的生活,其实我也喜欢。但是,这尊崇背后背负的东西太多,太重,让我胆怯,向往不起来。”

尊崇背后的东西!凤老夫人眼眸微颤,蔺芊墨所指的是什么,凤老夫人一个掌控后宅几十年的人,自然清楚是什么。

“你看的通透。但是,生活在在这世上,哪里有真正的安逸,无忧呢?”

“老夫人说的是!”蔺芊墨点头,眼里染上一抹惘然,“只是,位越尊,身越贵的人,看似拥有的很多。可担负的却也不少,而被不容的却也极多,因为看着你的人太多。一次犯错,四方指责。一步踏错,四面楚歌。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可这句话却不是对所有人说的!有的时候,连改正的机会都不给你,你的生死已由他人掌握。”

“你指什么?”

“就如我,一年前皇上寿宴之上,我只是碰巧站在那个位置而已,却经历了一场浩劫,一年的颠沛流离,还有此后的危机四伏,生死徘徊。还有现在,与九皇爷纯粹的无意相识,我却被推上了风口浪尖,被人各种病垢。”

蔺芊墨说着,笑容变得模糊,“老夫人,我也觉得委屈,我也感到害怕,甚至觉得不明白,我到底哪里做错了?可这些话,我却连一句都不能说。因为,我不敢说;因为,不会有人相信我。”

“稍有不慎,万劫不复;就算只是巧合,也被不容;这种极致让我害怕。滔天富贵,尊贵奢华,不过浮华若梦,我只感不安!”

“九皇妃,郡王妃,对于我来说恐惧多余向往!老夫人,我只想要一次选择的机会,我只希望郡王此时不要舍弃。我只想离开!”

蔺芊墨说完,眼里溢出酸涩,无助显而易见。凤老夫人看着,心里忽然觉得不是滋味,同时也清楚了,她的怀疑是多余。

蔺芊墨在蔺家的处境,她明白的很。在蔺家除了蔺昦,还有她那个哥哥对她有几分维护之外,其余人,对她均无心。她遇到危机,别说被守护,恐怕连真正心疼她的都没两个。

女子本就不易,一辈子最肆意的时光,也就是在娘家那几年。一旦成了婚,各种束缚,各种规矩,酸辣苦涩,都是忍。

可如果再父不慈,母不爱,那…。找夫君看的是运气,赌赢了也不过是相敬如宾。输了,一辈子苦楚难消除。

看着蔺芊墨,那还带着被打痕迹的小脸儿,凤老夫人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样的日子你不喜欢,你想要的是什么样的生活?”

蔺芊墨听了,眼里流露出向往,浅笑,“男耕女织的生活也很好。可我女红不行,当初送给郡王爷的那个念珠编的根本无法看。这样到时肯定会被人嫌弃。所以,我现在觉得我应该更适合大草原的生活,男的骑马狩猎,女的放羊牧马。平日有肉吃,有奶喝,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简单单。”

“这种生活好吗?”

“总是有个盼头。毕竟生活圈子小,周边美女少,男人起心时候少。偶尔再给他少吃几块肉,肚子吃不饱,闲情逸致就更少。日子久了,处的长了,慢慢总是会安稳的。”

老夫人静静听着,看着蔺芊墨在说这话时,眉宇间再没有刚才的压抑,隐忍。反而透着一股显而易见的向往,轻松,安逸。那种从心而发的喜欢。

凤老夫人眼神变得更为复杂,“或许,那样的日子只是想着好,真正过起来,可能就没那么简单了。”

“日子哪里会有一帆平顺的。只是,那样的生活,就算有波折。可比起被驱离京城在外颠沛流离的那一年。最起码不用日夜提心吊胆。”

“你这是在外生活了一年,才生出这样的念头的?”

“一部分吧!还有一部分是真的有些害怕了。”

“唉,贫贱夫妻百事哀,身无权势身无银,易被欺。以权压人,以势压人这事儿太常见,那时候日子也同样艰辛。”

蔺芊墨点头,“这种事儿总是难免。不过,在偏远地方,得罪一个官员,得罪一个乡绅,还有逃跑的机会,成功的机会也大。可这…。逃无可逃,逃了也早晚被抓!”

小的地方,她无声干掉一个都有可能。可在这地方,她是能干掉皇上?还是能干掉九爷?除非幻想…

凤老夫人看着蔺芊墨说不出话来了,人家连逃跑的事儿都想到了,她还能说什么?

“既然你已决定了,那就这样吧!成亲的日子已经没多少天了,你就好好在府里面备嫁吧!”

“是!”

“这些日子恐怕不会平静,你自己也多小心些,如果有哪个贵人召见,你派人过来知会一声,我多少能护着一分。”

蔺芊墨听言抬眸,表情复杂,“老夫人,其实,不必…。”

“我这也是为了凤家。无论九爷是什么态度,你既是璟儿承认的媳妇儿,我就不会任由你被人欺负,这会损了我凤家的颜面。”

蔺芊墨听了,笑了,“老夫人,谢谢你!”

凤老夫人抿嘴,一点不受,“璟儿说的没错,你确实是个麻烦。”不过,却不令人厌恶。

“给老夫人添麻烦了!”

“既然知道,以后记得对璟儿好些。不管能不能过一辈子,总算是缘分。”

“是!晚辈一会儿回去,编一条能入眼的念珠送给郡王。”

凤老夫人听了斜了她一眼,“你怎么不编一条链子送给他?”

蔺芊墨眨巴眨巴眼,认真道,“链子?绑他哪儿?”

凤老夫人瞪眼。

蔺芊墨笑了笑,“晚辈还是编念珠吧!再给老夫人秀个抹额。”

“不稀罕!”

蔺芊墨抿嘴一笑,国公爷看重的嫡妻,凤璟尊敬的祖母;凤老夫人这样的态度,于她不是坏事儿。

蔺芊墨离开,凤璟和国公爷从内室走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