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只是不想认命/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看来,一不小心,让我找了个刚烈的孙媳妇!”国公爷抚着胡须,看着凤老夫人道,“夫人呀,对蔺芊墨我最起码还探查了一番,思量了很久也才下决定。可你,怎么只听几句话就投降了呀!这战斗力也太弱了点。”

对于国公爷略带打趣的话,凤老夫人没什么说笑的兴致,叹了口气,眼里露出一丝怅然,“我几十年才看破的东西,她现在就已经看透了…浮华若梦,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

国公爷听着这话脸色就不是很好了,“听着你这话,这些年跟着我跟受了多少委屈一样。”

“夫贵妻荣,单看这,我也算圆满。可这荣华的背后,苦大于甜。你驻守着边关,行军打仗,冲锋陷阵,心中所想只有一个胜。而我,守在凤家,食的是锦衣玉食,穿的是绫罗绸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奴仆无数,尊崇,尊贵,我是一样不缺。”

凤老夫人眼里溢出酸涩,“可她们不知道,我其实就是端着,端着一个架子,装着那一份安逸罢了。几十年,你在家里的时间没有一半儿。而其余的时间都在边关,而那些时间我都在担惊受怕,怕你出事儿,怕我自己管不好这个家,怕给你扯后腿…。稍有不慎,万劫不复,这也是我的感觉。”

凤老夫人说着,忍不住垂泪,长久压抑着的紧绷,忽然让她有些受不住了,“现在,凤家越是尊崇,我感到不是欣慰,而是不安…。”

国公爷听着,眼里溢出一丝歉疚,嘴上却别扭道,“你不是要教导蔺芊墨吗?怎么现在反而被她给带歪了?”

“就是一时感慨罢了!”

“祖母,这样的感慨,以后对她少言!”凤璟淡淡道。

凤老夫人听了,神色微动,眼里划过什么,却故作不明道,“为什么?”

看着凤老夫人那明显探究的样子,凤璟风轻云淡道,“担心你孙子最后随着她的意愿,跟着一起走了。”

闻言,凤老夫人嘴角歪了一下。

国公爷瞪眼,“你敢!”

“有这种担心。自由自在的日子,我忽然也觉得挺好。”

看着凤璟这波澜不起,坦承不讳的样子,国公爷黑脸儿,“好嘛!凤家历经三代挣来的荣耀,现在却落得一个被嫌的结果。你们这是吃着锦衣玉食,开始嫌刮喉咙了;穿着绫罗绸缎,也觉得感觉不舒服了?既然这样,从明天起你们就给我吃糠咽菜的过日子吧!”说完,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凤璟看了,转眸,看着凤老夫人道,“他生气了!”

“被嫌弃了,肯定生气!”

“所以,那样的话祖母以后少说!”

“我看你是怕媳妇儿跑了吧?”

“我现在在琢磨,怎么把她抓回来!”

“动心了?”

“很合意!”

“她对你可没那意思。”

“祖母刚才让她对我好,这句话说的很好。以后,她进门了,你记得常念叨。时候长了,自然也就水到渠成了。”

“我看没那么容易。不说别的,就眼前九爷这一关还不知道能不能过去。”

凤璟听了眼睛眯了眯,“谋求,谋算…九爷用了后者,人心已失。源于他不懂得低头。”

凤老夫人听了垂眸。九爷由出生,就已习惯那种高高在上的尊崇,无上的尊荣。或许,在他的认知里根本就没有低头这一概念。

蔺家

二姨娘孟怜儿白着一张脸,有气无力的靠在床上,看着蔺纤雨眉头紧皱,厉声道,“你说,蔺弈谨回来了?他还好了?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腿不瘸了,眼睛也好了能看见了。”蔺纤雨脸色难看,“姨娘,蔺毅谨好了,以后我们的日子恐怕就更难过了。”

二姨娘惊骇,冷戾,怀疑,“你说的是真的?他真的好了?”

“我亲眼看的到,还能有假!”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好,这不可能,不可能…”二姨娘无法相信,更无法接受。她的儿子残了,韩暮云的儿子却好了?这算什么,风水轮流转么?现在轮到她倒霉了吗?

“不过,蔺毅谨回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韩老夫人和韩暮云,蔺纤柔去找蔺芊墨的麻烦,然后…。”蔺纤雨以幸灾乐祸的语气,把当时的情况给二姨娘说了一遍。

二姨娘听完,脸上却没一丝松缓之色,眼里带着嘲弄,“他们是母子,就算再大的摩擦也不过是一时,不会成仇!以后遇到事儿的时候,蔺毅谨还是会帮着韩暮云,什么时候也不会向着我们。”

蔺纤雨听了,脸色也随着暗了下来,咬牙,“就算不成仇,可间隙大了早晚有一天会离了心的。不说别的,就蔺毅谨残了以后,韩暮云那不慈的作态。我就不相信蔺毅谨心里会一点儿寒意都没有。”

二姨娘听了,眼眸微缩,“不慈吗?”

“难道不是吗?蔺毅谨被祖父送到庄子上后,她一次也没去看过,平日里也不过是拉着一张脸,做一副悲伤的样子给我们看。其余的,可是任何事儿也没为蔺毅谨做,有这么一个对自己不管不问的娘,蔺毅谨心里能好受才奇怪,所以…。”

蔺纤雨自顾说着,没注意到二姨娘的脸色随着她的话,变得越来越白,越来越难看。

“就看蔺毅今天完全不给韩家颜面的事情来看,说不定,蔺毅谨心里是恨着韩暮云的也不一定…”

“那我呢?你是不是觉得我和韩暮云一样,你哥早晚一天也会恨我?恨我对他不闻不问,恨我不慈不善…?”蔺纤雨的一个‘恨’字,让孟怜儿彻底不平静了,忽然激动起来。

蔺纤雨被突然的声音吓了一跳,而后脸色一变,赶紧道,“姨娘你想到了哪里去了?我刚才那话是说韩暮云的,可没有…。”

“你是说她的,可我现在所做的跟她又有什么差别,呜呜…”孟怜儿忍不住痛哭。

“姨娘,你跟她怎么可能一样,你可是一直在挂念哥哥,只不过是无能为力而已。”蔺纤雨急声宽慰道。

孟怜儿摇头,低泣,“除了挂念,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呜呜…有些事儿,你不懂,你不懂!”

“姨娘…”

“身为人母,如何能舍下自己的孩子。我也想在你哥身边近身伺候他,照顾他,天天守着他,这样才是为人母在孩子艰难时最应该做的。我都知道,我都清楚,可我却做不到…”

孟怜儿眼里满是痛苦,无力,“我不能离开蔺家,因为我很清楚,我一旦离开,这蔺家我恐怕再也回不来了。等到那个时候,你要怎么办?还有你哥,我要是不在了,他这一辈子就再也没希望了。所以,我不能离开蔺家,哪怕是一个妾位我也要守住…”

蔺纤雨听了,眼睛发酸,“姨娘,我都知道,所以,你跟韩暮云是不一样的!”

“是不一样,我没有她那么阴毒,也没她那么好命,轻易的抢了属于我的位置。还…。”二姨娘说着,忽然顿住,神色遂然一变,眼里极快的闪过一抹亮光。

蔺纤雨眼睛也是猛然一亮,只是所想到的却是跟二姨娘不同,“姨娘,既然蔺毅谨能治好,那我哥应该也可以。一会儿我去求见祖父,让祖父把给蔺毅谨看病的大夫找来,让他跟我哥也看看,那样,说不定我哥也可以恢复。”蔺纤雨眼里满是期待,激动道。

二姨娘听了垂眸,她也希望慎儿能够恢复。但她心里清楚,慎儿受到伤,跟蔺毅谨不同。蔺毅谨是腿是残,眼睛是因为中毒。可蔺毅慎却是废了!想恢复,是奢望。也因为如此,二姨娘才感到绝望。

“姨娘…。?”

孟怜儿抬眸,看着蔺纤雨期待的样子,点头,“你说的对!”

“那我现在就去见祖父!”

“好,另外再跟你祖父说一下,我想去看看你哥哥,请他准许。”

“可是,姨娘你不是说,不能离开蔺家吗?”

“离开一两天无碍。我央求你父亲陪着我一起去。”

蔺纤雨听了点头,“好,那我去跟祖父说去。”

“嗯!”

蔺纤雨离开,孟怜儿静坐,眼神变幻不定,渐渐眼底痛色被一股莫名的期待取代,痛哭过的眼眸,还泛着红,喉间却溢出一声沉沉的笑声,呢喃,“韩暮云,如果我儿子已经注定无法恢复。那么,就让我们同归于尽吧…”

书房

“爹,蔺芊墨这事儿你看,要怎么办呀?”蔺安绷着一张脸,看着蔺昦道。

蔺安在最初听到九皇爷和蔺芊墨的传闻时,可是当做笑话来听的,听到还忍不住笑了好几次。可谁曾想,在他眼里笑话般的存在,竟然是真的!蔺安这下,是彻底笑不出来了。

心里担心,这事儿一个处理不好,到时候无论是得罪了九爷,还是凤郡王,蔺家讨不得好。

担心的同时,也很是有些憋闷,不忿。他两个模样如花似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名声又极佳的女儿,竟然比不得蔺恒一个声名狼藉,招祸不断的祸害女。

好女无人问,祸女争着求?这世道什么时候变了,蔺安表示不懂了。难不成,现在要他把女儿往歪处教才算是正道?看着蔺安那变幻不定的神色,蔺昦面无表情道,“皇上赐婚圣旨早已下,一切遵旨行事就好。”

好嘛!他爹用一副忠臣的口吻,把一切都推给皇上了。什么是复杂的事情简单话,这就是!

蔺安摸了鼻子,第一次怀疑,他爹是怎么成为丞相的。

“爹,另外一方可是九皇爷,您这样…”

“这事无法两全其美,你也不要给我起什么贪心。记住你自己的身份,你是臣!君有令,臣受之!其余的,顺其自然就好。”

“爹,我这也是关心蔺家的以后。”

“先操心眼前吧!墨儿马上就要成婚,你让胡氏帮着准备陪嫁的物品,按照郡王妃的规格准备,不可轻怠。”

闻言,蔺安赶紧道,“爹,大哥,大嫂可都还好好的呢!我们这边还是不要搀和了吧!不合适…”

“就然不想搀和,就添点物件进去吧!”

“爹,这个…”

“怎么?不愿意?”

蔺安没回答,而是抬手一拍头,“哎呀,我差点忘记说了。爹,蔺毅谨他回来了,而且身体也恢复了,你…”

“我已经知道了,他的事儿你不用管。你回去把要添的物件写下来,一会儿我让张通去拿。好了,下去吧!”

“爹…”

“滚…”

蔺昦一怒,蔺安立马蔫了,耷拉着头从书房出来,嘴里发苦。不过是多说几句话,就要他出东西?他爹现在可真是越来越会折磨人了。

他也算是明白了,以后在蔺家除非他爹召唤,否则还是少出现的好。乖儿子,比操心的儿子好做!

韩家

韩暮云把韩老夫人送回来,看着脸色灰白的母亲,再看躺在床上泪水连连,脸色苍白的妹妹。韩暮云觉得头痛的厉害。

“姐,你告诉我,外面的那些传闻不是真的,全部都是假的,对不对?”韩暮烟看着韩暮云,呜咽不止。

韩暮云看着韩暮烟心里忽然升起一抹邪火,暗暗咬牙,如果不她不知死活迷恋上九皇爷。或许,二叔也不会死,长公主的恩情不会断,她们的处境不会变得这么艰难。

而,现在的事情也不会变的这么复杂。并搞得她里外不是人。儿子恼她,蔺家怨她,说不定到了最后自己母亲也会抱怨她。

“姐,你告诉我…”

“真的,假的又如何?有什么差别吗?九爷的休书会收回吗?”韩暮云面无表情道。

“云儿…?”韩老夫人皱眉,为韩暮云的态度。

“娘,这事情就算我不说,你能瞒的住吗?”

韩老夫人抿嘴,沉默。

“还有,凤家和九爷的态度你不都看到了吗?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再这样闹下去,韩家就真的要完了,彻底完了!等到那个时候你再告诉她一切吗?那时,什么都晚了!”

韩老夫人听了,面色紧绷,慢慢闭上眼睛,满满的无力,“你想说,就说吧!”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叫韩家要完了?”韩暮烟不明。

“韩暮烟,你现在好好听着我说的话,现在我说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没有一句假话,你不用怀疑。”

韩暮云绷着脸,严肃道,“关于外面那所谓的传闻,可以说全部都是真的。九皇爷他喜欢蔺芊墨,是真的喜欢蔺芊墨,没有一点虚假。今天,在母亲去蔺家质问蔺芊墨的时候,九皇爷他也去了,去护着蔺芊墨,并亲口承认,他去蔺家不为其他,就为他,并且为了蔺芊墨斥责了母亲。”

韩暮云话出,韩暮烟猛然坐了起来,眼眸瞪大,里面满是无法接受,难以置信之色,“你说什么?他…他亲口承认了?他…他还去护着她?这,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韩暮烟无法相信。

“是无法想象!可它就是真的,是我亲眼看到,亲耳听到的。所以,对于九皇爷你就死了心吧!你和他是再也没有可能了。”

“不,我不相信,我不相信…”韩暮烟无法接受,完全无法接受,“娘,你告诉我,这些都是不是真的,都是韩暮云胡说的对不对…?”

“烟儿,这些…都是真的…”

韩老夫人的话刚出口,韩暮烟双手猛然捂着耳朵,尖叫起来,“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你们都在说谎,在说谎…你们这是为了死心,编出来的谎言,都是谎言。”

“烟儿…”

“九爷他怎么可能喜欢蔺芊墨?他如何会喜欢蔺芊墨?蔺芊墨她有什么,无才,无德,无貌,就连名声都没有。她那一点比的了我,那一点比我好?所以,九爷是绝对不可能喜欢她的,绝对不可能…”韩暮烟用力摇头,泪水喷涌,眼神慌乱,怎么都无法相信。

“韩暮烟,纵然你再不相信,它也已经是事实。如果你还想韩家存在,还想自己有个安稳的栖身之处,最好接受,并彻底死心。那样,无论对谁都…”

啪…。

韩暮云的话被说完,眼前一花,脸颊猛然一痛,耳朵嗡鸣,歪着头,一时无法做出反应,怔住!

“烟儿…你在做什么?”韩老夫人惊呼。

“句句要我死心,要我放弃!韩暮云,你说了这么多。其实,不过是打着为我好的由头,真正想的是让我给你的女儿让地方吧!”韩暮烟眼睛赤红,咬牙切齿,眼里溢出愤恨之色。

“烟儿,你在浑说什么?”

“还有你!你也跟韩暮云一样。你们都是一伙儿的,不过是看我不得九爷的宠,不能给你们带来好处。所以,就迫不及待的要把我拉下来,好换人上去,然后为你们谋取好处,对不对?是不是?”

看着韩暮烟那闪烁着恨意的眼眸,还有那让人痛心的指责之言,韩老夫人眼前发黑。她掏心掏肺宠大的女儿,尽心尽力维护的女儿?现在竟然为了一个男人,用那带着恨意的眼神看着她…。

“烟儿,你实在是…。”韩老夫人捂着心口说不出话来。

韩暮云的怔忪,韩老夫人的无言。落在韩暮烟眼里都是因为心虚,“怎么?都被我说中了,都被我猜中了是不是?你们可真毒,为了让蔺芊墨上位,竟然可以如此祸害我?你们还是不是人…”

啪…。

韩暮云一个巴掌挥过去,毫不犹豫,干脆利索,沉怒道,“韩暮烟,你给我闭上嘴!我告诉你,不要把自己的错都推在别人的身上。你自己不得九皇爷心,最后落得被休弃的下场,那只能说明你自己无能。”

“韩暮云,你竟然敢说我无能?”韩暮烟捂着脸颊,怒火中烧,抬手,欲再挥巴掌,却被早就有防备的韩暮云轻易接住。

紧紧的扣住韩暮烟的手腕,韩暮云冷笑,“难道我说错了吗?如果你有本事儿,能笼络住九皇爷的心。那他又怎么会对蔺芊墨动情。甚至为了她不惜休了你?”

“韩暮云…。”

韩暮云对韩暮烟的怒吼,完全充耳不闻,眼里带着嘲弄,继续道,“你以前总是说九皇爷性情寡淡,冷情!可我今天看着,怎么一点儿都不觉得呢?你没看到他对蔺芊墨的那个样子,那是绝对的深情款款,简直就是宠入心骨,当着所有人的面,说着他的在意…。可惜,蔺芊墨却是一句都没搭理他,连看看都没看他一眼,看起来完全不为所动。”

韩暮云说着,沉沉一笑,“如此一想,还真是可笑呀!你拼了命求之不得的,可蔺芊墨却是一点不在乎。”

“韩暮云你给我闭嘴,闭嘴…。”

看着韩暮烟面无人色的模样,韩暮云觉得心气总算是顺了,沉沉一笑道,“忘记说了,今天护着蔺芊墨的不止九皇爷,还有凤郡王,他们…。”

“云儿,你…。”韩老夫人斥责的话,刚出口,一个冷厉的男声响起。

“说够了吗?”

韩暮云转头看着,忽然出现的人,脸色微变,“谨…谨儿…”

蔺毅谨看着韩暮云,眼里溢出一抹苍凉,心里觉得发冷,“你知不知道你刚才那些话会把墨儿推到何种境地?你是不是还嫌她的处境不够艰难?还要再添一把火才甘心?”

“谨儿,我…”

“我不明白,你到底想要墨儿怎么样?你想她死吗?想逼死她你才甘心吗?”

韩暮云抿嘴。

“可笑我来的时候,心里还有一丝期待。期待着你就算不顾及母女情分,最起码看在她即将成为郡王妃的份上,你能够少苛待她一分。可现在看来,是我想多了,是我错了,怎么能到了这个时候还对你有期待。”蔺毅谨脸色发沉,声音厚重。

韩暮云面色难看,“蔺毅谨,你这是在训斥我吗?”

蔺毅谨面无表情,看着她们三个,眼眸染上冷色,声音染上决然,“墨儿为什么会会中毒,是谁下的毒,我差不多都知道。”蔺毅谨说完,看到眼前三个人的脸色均是浑然大变。

“蔺…蔺毅谨,你说什么?”韩暮云豁然起身,心口发颤,紧绷。

“母亲,不要逼着我都说出来。”

“蔺毅谨…”韩暮云吼。

韩暮烟冷冷一笑,“报应来的还真快…”

“烟儿,你住口!”

“哼!”

蔺毅谨看着她们三人这副模样,心里发凉,怀疑得到了证实,墨儿身上的毒,果然跟她们有关。

眼底溢出痛色,心发冷,身体绷紧,压抑,隐忍,咬牙,“这是最后一次,如果你们再敢伤害墨儿一分,我绝对不会再沉默,绝对不会…。”蔺毅谨说完,转身离开。

韩暮云顿时瘫坐在地上,头晕目眩。

“冤孽,冤孽呀…”

韩暮烟看着蔺毅谨的背影,心里发狠,好啊!她倒是要看看,谁不放过谁?蔺芊墨,你给我等着…。

蔺家

自从凤璟和九皇爷来过之后,并明确了态度以后。蔺芊墨发现,她一下子看不到蔺家下人的脸了。现在,每个人下人看到她,个个都弯着腰,头几乎低到了膝盖上。给她请安的声音,更是透着一股恐慌的味道。

蔺芊墨看此,淡淡的笑了,看来现在她是一个可怕的存在了。这样挺好!看不到表情,她也可以当做那讥讽不齿的眼神不存在。大家,均是眼不见为净,挺好!

练字也没了兴致,休书她想写,可惜用不上。如此,她还是学习编念珠吧!打发时间,静心,还能讨好人,一举多得,不错。

“郡主!”

“嗯!”蔺芊墨试图编出一个花样来。

“长公主府来人了,请见郡主!”

闻言,蔺芊墨手微微一顿,皱眉,长公主府?

“我身体不适,不想过了病气。你去替我回绝了吧!另外,转告长公主府的人,等我身体好些了,再去给公主请安,谢罪!”

“郡主,长公主府的人是带着皇后的诏令来的,所以…怕是不能回绝。”

蔺芊墨听言,眼帘微动,眼眸沉下,划过冷色。

“郡主,您看…?”王嬷嬷头上开始冒汗。

“给我准备衣服。”

王嬷嬷听言,送了口气,“老奴这就去!”

王嬷嬷疾步离开,蔺芊墨缓缓抬眸,神色莫测!

长公主府

一路走来,一路奢华,万般尊崇,极致显赫!

“公主,芊墨郡主来了!”

靠在软榻上,已年逾六十的,却依然精神烁烁,通身尊贵的妇人听了,眼帘微动,转动佛珠的手不自觉加快,脸上却无太多情绪,只轻声吩咐道,“让人护好院子,任何人不得靠近,谁敢违令,杖毙!”

“是,老奴明白!”

“你亲自去看着。”

“是!”

婆子离开,长公主眼睛微眯,眼底划过一抹莫测的笑意。俗话说的好,人活的长了什么意想不到的事儿都能见到,这话诚然不假呀!

*

“芊墨郡主,请!”

蔺芊墨抬眸,闻着眼前缭绕着沉香的院子,嘴角勾了勾,抬脚走了进去。而给她打帘子的婆子,却后退一步,转身,走开了。

蔺芊墨嘴角笑容隐没,不疾不徐,走进屋内。

俊挺的男子,俊美的面容,温和的浅笑!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又极致的陌生!

“墨儿!”

“九皇爷!”

“墨儿,抱歉让你受委屈了!”看着蔺芊墨那清淡的眼神,赫连逸眼里溢出无奈。

蔺芊墨听了,淡淡笑了,“先苦后甜!九爷心里已经有了盘算,打定了主意,也十分确定,我现在所受的委屈在我成为九皇妃的那一天,一定会加倍的为我讨回来。必定会让那些对我不敬的人,还于十倍百倍的惩罚,为我出气!”

对于这话,赫连逸一点都否认,“那是她们应得到的。”

蔺芊墨看着赫连逸,浅笑,好奇,“那是她们应得到?那我呢?什么才是我应得到?”

“墨儿,我知道你现在不高兴。但我可以保证,这是最后一次违背你的意愿。以后,我可以…。”

“我知道的心意,看到了你的诚意,也清楚你的城府。可你知道,这三者我最期待的是那一个吗?”

赫连逸听了没说话。

蔺芊墨看着他,淡淡道,“是第三个!”

赫连逸眉头轻皱。

蔺芊墨上前一步,不急不缓道,“九爷,你现在铺开这么大的摊子,我知道你可以收的住,且轻而易举。最后的结果,或许还是一举两得。可是,那结果,你如愿,我却不喜!”

赫连逸垂眸,遮住眼里的情绪,“一举两得,我只求其一。”

“世上人都有所求,却不是事事都能如愿。九爷,你的执着,不应该用在我身上。”

赫连逸听了,抬眸,“我只想你能给我一个机会。”

“机会?”蔺芊墨脸上溢出苍然,“九爷,女人跟男人不同。男人过日子,一辈子可以有无数的机会,喜欢纳了,不喜欢休了。可女人不同,女人过日子,找夫君,这世间道只给一次机会。找对了人,过的是日子,找错了人,忍一辈子!我们连甩手说不过的权利都没有!”

“就如现在,你说喜欢,我就必须接受。不接受就是错。九爷,我能奢求一次拒绝的机会吗?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不会让你受委屈!”

“可你给我不了我想要的生活!”

赫连逸嘴角溢出一丝苦笑,挫败,“墨儿,你不该如此倔强!”

“我只是不想认命!”蔺芊墨说完,退开,“九爷,若你执意如此,我也莫可奈何。只是最后结果如何,听天由命吧!”

蔺芊墨说完,俯身,“臣女,告退!”

“墨儿,凤家护不住你!”

闻言,蔺芊墨眼帘微颤,“我会努力护住我自己,九爷不用担心。”

赫连逸看着蔺芊墨的背影,眉头轻皱。墨儿,为什么一定要如此倔强!

马车上,蔺芊墨静静坐着!

凤家的兵权,先帝的遗旨!皇上最想要的。可对她却都是致命的。皇上能利用她得到一次,就会再次利用。

蔺芊墨想着,眼睛微眯。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为了不论为棋子,无休止被利用。那么,她不介意再冒险一次…。把一切做个极致!

头痛的厉害,错别字什么的没检查,抱歉,明天再捉虫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