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出事儿了/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马车行走间,忽然一顿,赶车的低呼,蔺芊墨眉头一皱,还未开口,人已出现眼前。

“凤郡王…!”最近他有种无处不在的感觉。

“嗯!”应着,在蔺芊墨身边坐下,姿态优雅,悠闲,自然,“走吧!”

“是…是…”

听着外面赶车的那诚惶诚恐声音,再看凤璟这自然而然的主人姿态,蔺芊墨沉默!

“给!”

蔺芊墨看着凤璟手里,精美的盒子,问,“什么?”

“看看!”

蔺芊墨看了他一眼,拿过,打开,看到里面的东西,瞬时嘴巴抽了一下。肥嘟嘟,香喷喷,还冒着热气儿大肘子!绿色的荷叶包裹着,看来格外诱人。

“刚出锅的,味道不错!”

蔺芊墨听了,手里拿着肘子,看着凤璟,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喜欢吗?”

“是有些不习惯!”

“我也有些不适应,买肘子的人有些多。他们看我的眼神,比看肘子热切!”凤璟说着,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见不得人么!”

“噗…。”蔺芊墨没忍住笑了,“下次出门带上围帽吧!”

“不是个好建议!”

“也是,戴上恐怕更招摇!”

“嗯!赶紧吃吧,凉了会腻。”

“凤郡王,我是女人,对吧!”

“这点,我曾经怀疑过。”

蔺芊墨嘴角歪了歪,“郡王爷,你可以不用这么坦诚。”

凤璟听了眉头微扬,“对我说这句话的人,貌似很多。”

蔺芊墨听了又想笑了,肯定都是被噎的不行。

“儿时祖父曾经教导我,为人一定要坦诚,我学会了,做到了。可这却成了祖父最后悔的事。我十次对他坦言不讳,他有八次都在冒火,还有两次充耳不闻。”凤璟声音淡淡,带着一丝无奈。

闻言,蔺芊墨抱着肘子闷笑,“哈哈哈…。”

“你觉得很有趣?”

“我觉得很治愈!郡王爷,如果不是你表情太严肃,我会以为你在讲笑话!”

“是在讲笑话!”

蔺芊墨:……忽然觉得有些冷。

“赶紧吃吧!”

“怎么说我也是个女人,就这么抱着一个肘子啃,也太过不矜持,不雅观了吧!”

“你吃完,我帮你擦干净嘴上油,不会有人知道你啃过肘子!”说的他自己好像不是人一样!

蔺芊墨听言,眼帘微颤,既抬眸,看着凤璟带着疑惑道,“凤郡王,你今天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心里有些不舒服!”

“嗯?”

“有一些原因,言语难述!”

“哦!”蔺芊墨不再多问,也不再深究什么。拿起肘子闻了闻,咽口水,“那我吃了!”

“嗯!”

蔺芊墨捧着肘子咬了一口,香溢满口呀!

“好吃吗?”

“嗯…好吃!”

看蔺芊墨吃的香,凤璟淡淡道,“我应该多买一个。”

蔺芊墨听了,嚼着,含糊不清问,“要不要尝尝味道?”

凤璟听言,扬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蔺芊墨的樱唇,“尝尝味道?”

“我这边没动,你要不要尝一口?”

视线从蔺芊墨唇上移开,看着眼前的肘子,比较过后,完全没有胃口,“无需!”

“那我可都吃了?”

“嗯!”

看着蔺芊墨把一个肘子啃完,凤璟觉得心里不舒服的感觉,莫名好多了!

一个肘子啃完,蔺芊墨觉得有些撑着了,不过心情倒是舒缓了不少。

“凤郡王,谢谢你的肘子!”

“嗯!”

“郡主,蔺府到了!”

凤璟听了,拿起盒子里的棉巾把蔺芊墨嘴边的油渍擦掉。

蔺芊墨有一瞬间的紧绷,不过,也没动!

“好了!”

“谢谢凤郡王!”

凤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掀开车帘,下车离开。

蔺芊墨垂眸,看着手里的盒子,静默良久!

*

回到府中,刚坐下没多久,蔺纤雨忽然来了。

“二姐姐!”

蔺芊墨抬眸看了她一眼,继续翻着手里的书,淡淡道,“有事吗?”

“没什么事儿,就是想来跟二姐姐说说话。”蔺纤雨在蔺芊墨对面坐下,随手给自己倒杯水,一副准备长聊的姿态。

蔺芊墨听了没说什么。

蔺纤雨对蔺芊墨这副不冷不热的态度,也没太大感觉,只是饶有趣味道,“二姐姐,你知道吗?我凌表哥定亲了。”

“是吗?”

“你知道定的是谁吗?”

“不知道!”

“定的是杨家的大小姐,杨莹!她前些日子还来拜访过二姐姐你。”蔺纤雨说着,眼睛紧紧的盯着蔺芊墨,试图想看出些什么。

“哦!”

蔺芊墨那不咸不淡的样子,让蔺纤雨有些失望,“二姐姐,你就不好奇这杨大小姐,为什么会和我那要瘫一辈子的表哥定亲吗?”

“是应该好奇,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这是凤郡王保的媒!”

闻言,蔺芊墨拿着书的手微微一顿,抬眸,看着蔺纤雨,勾唇一笑,“郡王爷倒是成就了一段美好姻缘。”

蔺纤雨听了,也随着笑了笑,低声道,“可是我听说,郡王爷之所以做这媒,那是因为杨大小姐太爱说,对着韩老夫人说了二姐姐一些不该说的话,所以才会有了这份姻缘。”

蔺芊墨听言,笑意加深,微微俯身,靠近蔺纤雨,轻笑道,“三妹妹以前好像也很喜欢说。如此,可要我请求郡王爷也给三妹妹求个姻缘?”

蔺芊墨话出,蔺纤雨脸色抑制不住僵了几分,“二姐姐真爱说笑!”

蔺芊墨看着她笑了笑,身体退后,继续翻看手里书。

蔺纤雨抿嘴,眼里划过沉色,而后消失,起身,“时辰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搅二姐姐看书了。”说完,离开,走到门口猛然回头,见蔺芊墨神态依旧,蔺纤雨紧了紧手里的帕子,才抬脚离开。

情绪?波动?蔺芊墨对杨莹均未有。

*

“如何?”二姨娘看着蔺纤雨问。

“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看起来对那杨莹是丝毫都不在意。”蔺纤雨嘟着嘴巴,不愉道,跑了一趟,什么都没探到,还白白被蔺芊墨吓了一下,真是可恶。

二姨娘听了脸上溢出失望。

周氏当日对蔺昦和武应坦诚了什么,孟怜儿从自己的母亲的口中已经全部得知。继而,对于周氏,从前的情谊均转为恨意。孟家同是,她们都巴不得周氏这个背叛者,孟凌这个丢人的赶紧从孟家消失。

然而,因为张虎的那番警告,孟家为了自家女儿的声誉只能忍着,孟怜儿亦是!现在,她想除掉周氏只能假借别人之手。而,蔺芊墨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惜,她却不为所动!“姨娘,我就说用杨莹这事儿,挑起蔺芊墨对周氏的不满根本就完全不靠谱。你可别忘了,韩老夫人之所以会那么确定九爷和蔺芊墨的事情,那可都是杨莹说的。对这么一个在背后捅刀的人,蔺芊墨怎么可能还会去怜惜她?”

“我也不过就是那么一试,既然不行,我再想其他办法。”无论如何,周氏和孟凌绝对不能再留在孟家。要是他们把孟家给拖垮了。那,她可真的什么依仗都没有了。这一点,蔺纤雨也想到了,继对于这事儿蔺纤雨也颇为上心。

“姨娘,那惹出那些事儿的小怜还没找到吗?”

“还没有,出事儿后人就不见了。如果能找到他,或许也能为孟凌澄清几分,那样孟家的声誉受损也能小点。”

“不是说了中了药了吗?怎么还没找到?他在京城是不是有什么帮手呀?”

“如果有帮手的话,怎么还会落到那种地方!”

“可就这样找不到也太奇怪了。”

“应该是藏在什么隐秘的地方了吧!”二姨娘说着微微一顿,道“或许,是已经死了也不一定。”

蔺纤雨听了不说话了。她感觉,人大概真的已经死了!

杨家

魏嬷嬷看着沈佳雪白的小脸儿,脸上满是担心道,“夫人,你今天感觉怎么样?”

“我今天感觉好多了,嬷嬷不用担心!”

“夫人,你以后可是要精心些,自己身体要紧,没必要为了那些个蠢笨的贱蹄子坏了心绪。”魏嬷嬷宽慰道。

沈佳听了,垂眸,遮住眼里的情绪。魏嬷嬷以为她病倒是因为杨莹的蠢,是被杨莹给气病的。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是因为情绪起伏太大才会倒下的。

韩暮烟忽然被休,她在菩萨面前念了多年的诅咒,豁然成真,她太过激动,太过兴奋,身体本就有些吃不消。

谁知,她这高兴劲儿还没缓过来,却又突然听到九皇爷和蔺芊墨连在了一起,她当时听了只觉得可笑。可没成想,这事儿竟然得到了证实,杨莹的证实,还有九皇爷的亲口承认。

这一喜,一惊之间,让沈佳一时有些承受不住,才会遂然病倒。可是这些她不想对魏嬷嬷讲,也不会说。

既,对于魏嬷嬷的误会,沈佳柔顺的点了点头,“我知道了,以后不会了,让嬷嬷跟着担心了。”

“老奴是心疼!”

沈佳柔柔的笑了笑,“我就知道嬷嬷疼惜我。”

“所以呀,夫人好好保重自己的身体,对老奴来说比什么都强。”

“嗯!”沈佳点头,而后随意问道,“对了,那杨莹呢?”

提到杨莹,魏嬷嬷脸色就沉了下来,眼里满是不屑,“她那个做死的,不值得夫人操心。”

“该知道的还是要知道,不然,我这个当家夫人岂不是成了瞎子!”

魏嬷嬷听了,看沈佳情绪平稳,这才道,“她还在老爷的书房前跪着!”

闻言,沈佳挑眉,“跪了多久了?”

“这是第二天了。”

沈佳勾了勾嘴角,漫不经心道,“老爷什么态度?”

魏嬷嬷哼了一声,眼里满是嘲弄,讥讽,“老爷让人看着她,说;只要人别死,其他一切都不用管。老奴也对下人交代了,为了杨大小姐的安全,让她们把她胳膊手都被绑着,嘴巴也被塞着,三餐直接灌到嘴巴里就好。”

沈佳听了,笑了笑,“嬷嬷想的周到!”

九公子是九爷,而杨莹曾经给那九公子写的信。很明显是对他动了心思,起了爱慕之心。沈佳一想到这事,沈佳心里就觉得膈应的厉害。

魏嬷嬷给沈佳整了整被子,沉声道,“要老奴看,如果不是孟家这门亲事儿在,老爷恐怕早就弄死她了。愚蠢的东西,也不看看蔺芊墨现在背后都是什么人,竟然还想着利用韩家黑蔺芊墨,她可真是嫌自己命太长了。”

沈佳眼神闪了闪,而后恢复平静,淡淡道,“看来,这门亲事儿是万无一失了。”

“凤郡王开了口,老爷他敢说一个不字吗?除非是乌纱不想要了。所以,现在杨莹还很不能死了。”

“没想到连凤郡王也对蔺芊墨上了心,还真是让人意想不到呀!”

“是呀!就那么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现在竟惹得九爷和凤郡王爷争相护着。真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嬷嬷,你说,最好他们谁会抱得美人归呢?”

“老奴说不好!”

“还真是让人期待呀!”

***

谁会抱得美人归呢?期待的不止沈佳一人,很多人都在观望着。包括皇上!

“顺喜儿!”

“奴才在!”

“凤蔺两家距离成亲的日子还有多少天?”

“回皇上,还剩下不到五天了。”

赫连昌听了,眼睛眯了眯,“五天…。”

“是!”

赫连昌沉默,好一会儿才不经意开口道,“九皇爷最近在忙什么?”

“回皇上,九皇爷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自己府中。”顺喜儿说着微微一顿,低声道,“暗卫刚禀报说,九皇爷昨日去了皇陵!”

顺喜儿话出,赫连昌神色猛然一紧,眼眸紧缩,声音重下,“确定?”

“千真万确!”

闻言,赫连昌眼里染上期待色,嘴角溢出笑意,“如此甚好,如此甚好…。”遗旨,遗旨,只要收回。那么,赫连逸于他就再不是威胁了。这一刻,赫连昌心中激动难耐。

“凤家可有什么动静?”

“回皇上,凤家并无异样!”

赫连昌听言,不轻不重哼了一声,“凤家,希望到时候也能拿点儿魄力出来给朕瞧瞧!”

顺喜儿听了,头垂的更低了一分。凤家的魄力,兵权!

***

随着凤蔺两家成亲日子的逐渐逼近,京城的氛围莫名变得紧绷起来。特别是官员之间,关于凤蔺两家的亲事儿,九皇爷和蔺芊墨之间暧昧不清的关系,均是不约而同开始闭口不提,一种隐晦的禁忌。

而关于蔺芊墨的各种传闻,也一夕之间全部隐匿无踪,没有人敢轻易提及,更无人敢在非议。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蔺芊墨以后的身份,不是她们能惹得起的,无论是郡王妃,还是九皇妃,都不是她们能随意能得罪的。

都是聪明人,没有谁会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而给自己招下祸端。

静,极端的平静。一种暴风雨前的宁静。

距离成亲的第三天!

“皇上,凤郡王,九皇爷来了,在外求见!”

顺喜儿话出,赫连昌猛然站了起来,带着一丝迫不及待的味道,“终于来了,终于来了。”

顺喜儿探到赫连昌眼里那压抑不下的灼热,赶紧低头。

“顺喜儿!”

“老奴在!”

“请凤郡王,九皇爷进殿。”

“是!”

殿外

赫连逸看着凤璟,面色温和依旧,“凤郡王,真巧呀!”

凤璟看着赫连逸,神色浅淡依然,“不算巧,一直在等着九爷!”

赫连逸听了,微微一笑,“凤郡王还是那么坦白!”

“九爷还是这么执着!”

“没有放弃的理由!”

“明知她心不在你那里!”

“没在我这里,也没在你那里!”

“对我,她最起码愿意!”

“不过是一时而已!”

“一时,也说明不是我强求!”

“日子,不看一时,要看以后!”

“以后是谁,很快就会明了!”

“凤郡王说的是!”

两个男人说完,相互看了一眼,又各自移开视线,面色无任何异样。

“皇上有令,请九皇爷进殿,请凤郡王进殿!”

“九皇爷,请!”

“凤郡王,请!”

韩家

“娘,对不起,女儿这些天太不懂事儿,惹你难过,让你伤心了。”韩暮烟看着韩老夫人脸上满是歉疚道。

韩老夫人看着韩暮烟,一时有些意外,“烟儿…?”

“娘,你说的都没错。是女儿执念太深,有些看不清了。”韩暮烟一副大彻大悟,放下所有的样子,道“娘,八年的时间,已经够了!女儿不想再继续下去了,我以后想好好过日子,不再想着过去,不再念着九爷!”

韩老夫人闻言,眼里溢出泪花,“烟儿,你说的可是真的?你真的都想开了吗?”

韩暮烟苦笑,“事情都已经这样了,纵然我想不开又能如何呢?既然不会有任何改变,我还念着干什么,为难自己吗?”

“烟儿!”

“娘,我都想开了,都想开了…”

“想开了好,想开了好…”韩老夫人握住韩暮烟的手,眼里满是心疼,欣慰,“你还年轻,现在什么都还不晚。等过些日子,事情都平息了。娘去求求皇后娘娘,让她给你指一门亲事儿,一门好的亲事。”

韩暮烟听了垂眸,“好,我都听娘的!”

闻言,韩老夫人笑了,“好,好…。烟儿,你想开了,娘真的很高兴!你放心,这次娘一定会给你好好挑选,绝对不会再让你受一分委屈。”

“嗯!”韩暮烟点了点头,轻轻一笑道,“娘,女儿还给你炖了参汤,你等会儿,我去给你端来。”

“你不用亲自去,让下人去就好了!”

“这是女儿的心意嘛!娘,你等着,女儿去去就来。”韩暮烟说完,起身,离开。

韩老夫人看着,眉宇间的沉重消散不少,脸上盈出笑色,看着身边嬷嬷道,“吴嬷嬷,你都看到了吧!烟儿她总算是想通了。”

“是,老奴都看到了,这下老夫人您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吴嬷嬷笑着道。

“是呀!总算是放心了,不过…”韩老夫人说着一顿,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道“我总算觉得烟儿的改变突然了点儿。”

“老奴想,应该是前两天去三小姐那里,三小姐劝导的结果吧!老夫人您也知道,三小姐可是最会宽慰人,讨人开心了。”

听言,韩老夫人笑了,“是,应该是莺儿的劝说,让烟儿想开了!这样,我可是真的心安了!”

门外,韩暮烟听着屋内的对话,嘴角微扬,眼里溢出一抹诡异的笑意。

她是想开了,只要某个人死了,她没什么不能想不通的。

蔺家

“夫人,夫人…。”

韩暮云正在跟蔺纤柔用早饭,听到外面的婆子的叫嚷声,两人眉头同时皱了起来。

蔺纤柔不喜道,“大早上的,连吃个饭都不让人安静。娘,这蔺府的下人是越来越不成体统了,你也不知道管管。”

韩暮云听了,给蔺纤柔夹了一块鲜香的小包子放在她面前,柔声道,“你趁热吃,娘会看着办。”说完,看向胡嬷嬷,“你去看看,没什么事儿就把人打发了,别影响柔儿吃…。”

韩暮云的话还未说完,人已经冲了进来。瞬时,韩暮云的脸色冷了下来。

“夫人,夫人…不好了,芊墨郡主不见了,奴婢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看到芊墨郡主的人影,夫人…这可如何是好?这该怎么呀!”王嬷嬷白着一张脸,惊慌失措,六神无主道。

韩暮云听言,眉头皱紧,沉声道,“不见了什么意思?把话说清楚。”

“是…其实,老奴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就是早上的时候总是不见芊墨郡主叫人进去伺候。老奴看到了饭点了都不见动静,就进去看了看,竟然在房间内没看到郡主的身影,然后老奴就赶紧带着丫头去找,现在府里都找遍了,守门的小厮,还有后门守门的婆子都问过了,他们都说没有看到郡主的身影…”王老婆子急切道,“夫人,芊墨郡主她失踪了,真的不见了…”

蔺纤柔听了嗤笑一声,浑然不在意道,“她失踪又不是一次了,说不定又给上次一样被祖父送到什么庄子上去了!”

王婆子听了,心里希望是这样,可…“夫人,要万一不是呢?那该怎么办?要不要去…”

王婆子的话还未说完,韩暮云还未回答。忽然几个人影闪现眼前。均是一身黑衣,通身透着精悍,锐气,冷意。

屋内几人,脸色瞬时一变,蔺纤柔尖叫出声,韩暮云急忙把她护在身后,看着几个黑衣人,沉厉道,“你们是什么人?什么干什么?”

对于韩暮云的话,为首的黑衣人充耳不闻,目光沉沉看着王婆子,“芊墨郡主不见了?”

“是…是…”

黑衣人听了皱眉,沉默,眼神变幻不定。

“你们是谁?你们可知道这是什么地方,竟然敢擅自闯进来?”

韩暮云的叫器,无人搭理。

不消片刻,一黑衣人从外走进来,眉头紧皱,对着为首的黑衣人禀报道,“屋内无任何打斗的痕迹,不过,人确定已经不见。”

闻言,黑衣人的眼眸瞬时沉了下来,“即可进宫!”说完,如来时一样,瞬时消失无踪。

蔺纤柔咽口水,大大的松了口气,目光恨恨,“只要蔺芊墨在,就别想有好子过,那个扫把星!”

韩暮云神色不定,真的不见了?

皇宫

赫连昌看着赫连逸,满脸为难之色,“九爷,凤郡王和芊墨郡主的亲事是十多年前就定下的,而且,又是朕亲自下了旨意的。现在…。你说想立她为九皇妃,朕还真是有些为难呀!”

看着赫连昌那副作态,赫连逸淡淡一笑,“臣自然不能让皇上为难,也不能让皇上失了威信,当然,更不能让凤家失了颜面!”

随着赫连逸的话,赫连昌心跳已经有些不稳了,面上却极力压制,平稳道,“那,九爷您说该如何是好?”

“臣实在心仪芊墨郡主。所以,臣愿用…。”

终于要拿出来了吗?赫连昌手心冒汗。凤璟的眼眸也微微眯了起来,握在手里的里的东西,快速转动着。

在这紧绷的一刻!

门外陡然传来一声音!

“皇上,九爷,郡王爷,蔺府刚传来消息,芊墨郡主失踪了!”

一句话,大殿之内三个男人的脸色都变了。

赫连昌面色铁青,眼里杀气乍然而现。

赫连逸脸色沉下。凤璟皱眉,不约而同往外走去。

“人什么时候不见的?”

“不清楚!只知道刚刚发现。”

暗卫话出,凤璟身影已消失不见。

赫连逸眼眸暗沉,“即可去找!”

“是!”

暗卫闪身消失,赫连逸飞身离开。

赫连昌砸碎了书房内所有的物件。顺喜儿努力缩在一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砸了东西,怒气依然,赫连昌喘着粗气,阴戾道,“顺喜儿!”

“奴才在!”顺喜极力压抑着,不让声音颤抖。

“把刚刚在门外把守的人,都给朕杀了,全部都给我剁了!”那样关键的时刻,竟然被打断,无法饶恕!

“是…!”顺喜儿领命,踉跄着跑了出去。

“龙卫!”

“主子!”

“带人去找,把京城都给反过来也要把蔺芊墨给我找出来!”

“是!”

***

皇上的龙卫,赫连逸的暗卫,凤璟的凤家军。三重顶尖护卫下去,能力,效率可见一般。

不到一个时辰就找到了蔺芊墨的踪迹。然,在找到人后。看着蔺芊墨的情形,赫连逸,凤璟,蔺毅谨的脸色都变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