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心折意动,只愿你活着/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雪白的面容,血染的面孔,胸前的长箭,身上的刀口!

破碎的衣服,外露的肌肤,盈满的伤口,外溢的血色!

血泊之中的人儿,微不可见的呼吸!

令人,望之变色,触目而惊心!

赫连逸眼眸紧缩,脸色微白,眼底温和不再,阴戾盈满,杀气四溢!

凤璟眼帘微颤,心口被一股突然而至的陌生感占满,怒火袭来,弑杀之意蔓延,风轻云淡不再!

身后的护卫,看到蔺芊墨这副模样,神色各异!

蔺毅谨看着奄奄一息的蔺芊墨,整个人都在发发颤,声音不稳,心口发抖,面无人色,跌跌撞撞,极力压制着那天旋地转,冲到蔺芊墨身边,扑倒在地上,伸手把她揽在怀里,眼睛赤红,“墨…。墨儿…墨儿…你醒醒…墨儿…”

或许是听到了蔺毅谨的声音,蔺芊墨缓缓睁开眼睛,“哥…。”声音沙哑,无力,飘无,虚弱不堪。

“我在,我在,墨儿,哥哥在…在…”蔺毅谨面部扭曲,声音呜咽,咽喉如被什么紧紧抓住,喉咙发紧,胸口发疼,几近窒息,“墨儿,对不起,对不起…。哥…来晚了…”

“哥,疼…”

一句话,蔺毅谨情绪再也压抑住不住,眼泪喷涌,把蔺芊墨抱起,满目苍夷,面部抖动,哽咽,“墨儿,不怕,哥哥你带你去找大夫,我们去找大夫…”

“嗯,找大夫…”

“不要怕,不怕,墨儿会没事儿的,会没事儿的…”

“嗯,我还要跟哥哥去过风寸草地见牛羊的日子…”

“好,墨儿好了,哥哥就带你去,马上就带你去…”

“哥,我有点冷…”

“哥哥抱着,一会儿就不冷了,墨儿不要怕。不要怕…。”

“哥…”

“我在,在…。墨儿不怕…”

“哥,我不想死…”

“墨儿不会死,哥哥不会让你死…哥哥还没你带你吃遍天下好吃的,还没看着你嫁人成家,还没看着你幸福安乐…。哥哥绝不让墨儿死…”蔺毅谨泣不成声,喉咙已经快发不出声音。

蔺芊墨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模糊不清,眼角溢出一抹水色,“哥,我好像听不到你说话了,蔺毅谨,你还在吗?走了吗?好静…。蔺毅谨,我有些害怕…哥…”

“墨儿,墨儿…”听着蔺芊墨的话,看她闭上眼睛,蔺毅谨几近窒息,“墨儿,哥哥在,墨儿…我…”

蔺毅谨话未说完,脖颈上忽然一痛,眼前一黑,手却抓的更紧,眼睛死死的盯着眼前的白衣男子,“求你,救我妹妹…”

“我会!”

听到凤璟的话,蔺毅谨感觉胳膊上一松,那一瞬间失去的感觉,让蔺毅谨毫不犹豫张口,在意识消失在一刻,牙齿对着自己的舌头狠狠咬了下去,剧烈的痛意,让刚刚几欲晕过去的蔺毅谨,即可恢复清醒,神智恢复,同时也尝到了嘴里的腥甜。

凤璟看着蔺毅谨嘴角溢出的血色,转眸,“凤和,带他一起回去。”

“是!”

凤璟交代过后,抱着蔺芊墨飞身离开。

赫连逸看着自己空空的手掌,看着已消失不见的凤璟,缓缓收回胳膊,垂眸,看着地上残留的血色,渐渐双眸染成红色,这一刻,心成魔…

“影七!”

听着赫连逸沙哑,暗沉的声音,影七心口重重一跳,“属下在!”

“调动所有暗卫,不要隐匿过程,不要隐瞒结果,给本王去查。”

闻言,影七眉心一跳。调动所有暗卫?主子这样暴露自己的实力,如若皇上看到了,对主子肯定会更加畏惧一分…。

想着,影七神色忽然一动,不对…也许,主子从未想过要消除皇上的忌惮。不然,当初在清河的时候也不会动手清除掉那些人。

所以,这一暴露,纯粹是威慑!

看来,主子这一怒,不止是对伤害蔺芊墨之人,同时也是对皇上!

“属下遵命!”

“查到了不要把人弄死了。”

“属下明白!”

影七离开,一部分暗卫留下,静静站在赫连逸身后,无声守护他的安全。

赫连逸静静看着地上那一抹鲜红,良久,从袖袋里拿出一个锦帛,展开,先帝留下的遗旨,他立她为九皇妃的旨意。静静看着,脑子里却回荡起,蔺芊墨曾经说过的话…。

“不喜欢你皇家人的身份。因为尊崇,奢华背后背负的太多,会累!”

“一次犯错,四方指责,一步踏错,四面楚歌!”

“稍有不慎,万劫不复,那样的生活,让我感到害怕!”

“赫连逸,其实只要你想,你很容易令人沉迷。或许,我曾经也向往过,一个温暖的男人,一片自在的地方,自由自在的生活,守着一片美食,那种生活美好如梦!”

“我想找个简单的会做饭的男人过日子…。”

“男的骑马狩猎,女的牧马放羊,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简简单单!”

她想要什么样的生活,她说过不止一次!他很清楚…可他是怎么说的?会给她简单的生活,会好好护着她!

可现在呢?满身的血色,满身的伤口,无尽的痛意,害怕…这就是他给的简单吗?这就是他的维护吗?

明知道她对九皇妃的位置从未有过期待,更不想拥有。可他是怎么做的?告诉自己现在的强求,会用以后的时间来弥补。会给她极致的宠爱,无上的尊崇,无忧的生活!

然,这样的强求给予了她什么?命悬一线的危难,危在旦夕的结果!

以后?以后是什么…。是她的生死未卜,是他的强求惹祸!

“赫连逸,你知道吗?当看到你笑,那带着真切笑意的眼睛,会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让人向往的温暖,包容…”

“掌柜的,我能奢求一次拒绝的机会吗?你能给我一次机会吗?”

“我只是不想认命…。”

赫连逸缓缓抚上心口。原来!证明活着的地方,除了跳动,竟然还会痛…。

有缘相遇,无缘相守,你若安好,但愿相忆…。

“小肉团,只要你好,再不强求,一切都尊你意,只要你好…。”

因为有你,我才知道,我七情六欲,并不差什么!

心动意折…最后结果,我只愿你活着!

是什么身份都不重要,只要你活着!

影二站在一边,看着赫连逸眼里的苍凉,还有那从未见过的脆弱。影二感觉心口发胀,眼睛酸涩!

缘过了缘分,缘过了聚散,是否回头还能上岸!

早知情字如此磨人,他宁愿主子和蔺芊墨从未相见,不曾相识!

凤家

凤璟抱着浑身是血的蔺芊墨回来,在蔺家引起了不小的波动。

然,无论是惊讶,还是好奇的人,刚靠近凤璟的院子就被凤和带领的凤卫拦下了。

“郡王有令,五十步之内,任何人不许靠近,违令者,军法处置!”凤和话说完,抬手,“散,守!”

一令出,白名凤卫无声分散开了,只是这次却不是在隐于暗处,而是全部昂立在了明处,一种显而易见的沉慑,威压,瞬时铺散开来,压抑感,紧绷感顿生。

看着凤和冷硬的表情,还有凤卫那杀伐决然的铁血气息!来的人,一言不发,均默默离开了。

凤老夫人听到消息,心情不由沉重,“齐嬷嬷!”

“老夫人!”

“你去把库房里的好药材都拿出来,送到璟儿那里去,或许能用的上!”

“是!”

齐嬷嬷领命一刻不敢耽搁,即可去办事儿了。凤老夫人起身去了佛堂,希望菩萨显灵,能保佑那丫头度过一劫!

国公爷这边得到消息,脸黑了,骂了一句粗话,接着大吼一声,“木子,木子…。”

“小的在,小的在…”木子边应,边跑!

“去,进宫给请御医,就说老子病了!”

木子:…。病的的还真是中气十足呀!木子心里暗腹,脸上却满是担心道,“国公爷,你身体不适赶紧躺着休息吧!小的马上就去御医过来,你老先忍忍…”

“忍个屁!老子的孙子马上大婚,有人竟然敢让我孙媳妇见红,这不是诚心要我孙子做鳏夫吗?他娘的,竟然敢在我凤家头上动刀子,找到人老子要活刮了他…”

木子听了,连连称是,“国公爷,心病还须心药医,小的这就去请御医,并禀报了皇上,让皇上给我们凤家做主!”

“去吧!禀报皇上,老臣已经哭晕了,无法亲自进宫请皇上主持公道,还请皇上赎罪!”

“小的明白,小的即可就去!”木子应完,飞身离开。

皇宫

赫连昌在得知蔺芊墨的情形后,当即书房刚换上的物件又毁了一半儿。

蔺芊墨要是这么死了,那他还谋算什么?兵权,遗旨还怎么收回?

赫连昌心气不顺,伺候的人是大气都不敢喘一声,生怕不小心吱一声,小命就立马没了。

“皇…皇上!”

“什么事?”

赫连昌一声低吼,禀报的太监吓的身体一抖,忍着想尿的压力,憋着气,提着心道,“禀皇上,国公府刚才进宫来请御医,说国公爷病倒了。”

“病倒了?”赫连昌皱眉问,心里忍不住咒,怎么不是死了!

小太监看不到皇上的内心,只如实道,“芊墨郡主被人伤了,国公爷感觉被欺负了,一时气郁攻心,人就…”

“放他娘的屁!”怒火太旺,皇上没忍住,爆了粗了。

书房内伺候人,瞬时把头垂在了裤带上,屏住呼吸,极力表示,他们什么都没听到。

赫连昌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脸色越发阴沉,咬牙,“去国公府传朕口谕,要国公爷好好的休养。伤了蔺芊墨的人朕一定会查出来,给他一个交代的。”

听着赫连昌咯吱咯吱的咬牙声,小太监差点虚脱了,应了一句是,赶紧退了出去。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劈里啪啦的声音。小太监一抖,看来书房里剩下的一半儿物件也毁了。

赫连昌恼火呀!他想要的东西一件没得到,反而先要主持公道?

国公爷这个老狐狸,这是主持公道吗?这是逼着他给蔺芊墨定下名分呀!国公府都为蔺芊墨出头了,这在告诉外人,无论出什么事儿,他们已经承认了蔺芊墨郡王妃的身份。

如果这个时候,他这个帝王再来说,哎呀!九皇爷他看上你家孙媳妇儿,你国公府把孙媳妇儿让了吧!

娘的!说这话,就算有先帝的遗旨,那也打脸!他是想挑拨九皇爷跟凤家的关系。可他自己却不想在这个时候跟凤家闹出什么间隙。

他可不想偷鸡不成蚀把米,没把九皇爷和凤家的关系搞破,反而让他们对他这个帝王生出不满,如此一来的话…

赫连昌想着,脸色越发难看起来。蔺芊墨这一出事儿,让本一举两得的事开始变得微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