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谋害蔺芊墨之人/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家

蔺毅谨半跪在床边,眼睛紧紧的看着蔺芊墨,看着她白的几近透明的小脸,眼底的恐惧在不断加深,握着蔺芊墨的手清晰在颤抖,感觉手心里越发显凉的小手,放在嘴巴不停的哈着热气,企图让她变得温暖!

御医,医女给蔺芊墨检查过伤口,手不停,嘴不停,看着站在边上一身白衣染上血,一直波澜不惊,风轻云淡的郡王爷,此刻皱着眉头,染上冷意的眼眸。为首的御医心里突突,却不敢犹豫,更不敢大意,如实禀报道,“胸口一箭,未射中心口,看似危险却不致命!”

“身上刀伤大大小小有十处,均是外伤,治愈问题不大!”

“身上伤口都可以治疗,需要只是时间。可眼前关键的就是争取时间。芊墨郡主身体失血严重,必须立即止血,迅速补血,不然,郡主怕是危险!”

御医的话刚落,蔺毅谨急声道,“御医,我的血可以吗?我们是兄妹,血是一样的,我的血一定可以用,用我的血吧!”

“蔺公子…。”看着蔺毅谨那赤红的眼睛,焦灼,又期待的眼眸,御医把否定的话咽下,模拟两可,略带安抚道,“如果需要我们一定会请蔺公子给予的。”

“好,好,只要需要多少都可以,请你一定要救活我妹妹,一定要救活她!”

御医看着无声的叹了口气,贵门之中有这样一份亲情也纯属难得,“蔺公子你放心,下官一定会尽力的。”

凤璟看了蔺毅谨一眼。蔺毅谨能得到蔺芊墨的维护,这其中也并不是没有道理!

“郡王爷,那…。”

“需要什么药材,说;需要输内力,讲!人,必须活着!”这话霸道的有些不讲道理。

御医抹汗,不敢应承什么,“下官一定竭尽全力保郡主一安!”

“是郡王妃!”

凤璟这话出,在场的所有人脸色又变了变,心头直跳,面色变得更为慎重。

芊墨郡主就算是死了,蔺家的人或许都不敢拿他们如何。可郡王妃要是没命了。那,他们的安危可就难说了。到时候国公爷去皇上跟前嚎几嗓子,他们恐怕立刻就会成为皇上泄愤的工具。就如那御书房连续被毁了两次的物件一样。

当性命被连在一起,你敢怠慢吗?他们不敢,他们都不想死!

“郡王爷放心,下官等一定拼尽全力救活郡王妃!”

凤璟没说话,静静看着床榻气息微弱,陷入深度昏迷的女人。此时,什么都不用做,只要放手不管,她或许马上就会死掉,脆弱的不需一击。

而她死了,也会少很多麻烦,不必面对九爷的威迫,不必面对皇上的谋算。于大局来说,她死了并没有什么不好,对分家反而是一利。

可…凤璟垂眸,看着自己手上的鲜红的血色。眼底漫过暗红,觉得刺眼,感觉不舒服!

习惯了她的狡诈百出,刁钻倔强!

适应了她的口舌如莲,乖觉大胆!

看清了她的不同,明白了什么心动,接受了她的存在,做好了接下她的麻烦。他决定了,可她却变成了这样…。

忽然不习惯她这样的安静,不习惯她这样脆弱不堪,不习惯他这样的沉默,任由他人来决定生死,去留!

比起麻烦,他更不喜欢她这样的平静!

心动很磨人,一次就足够,他不想再重来。所以,她一定要活着。他亲了她,一直在等着她还回来…

前院

蔺昦,蔺恒,韩暮云,蔺纤柔,甚至连蔺安都随着一起来了。

看着国公爷,蔺昦面色沉重,“国公爷,我孙女现在情形如何?”

“情况不太好,伤的不轻!”凤国公坦承不讳,如实道。

听到凤国公这话,蔺昦脸色更为不好。而其余几个均是低下了头,眉头皱了起来。却是各有所思。

蔺恒暗腹,凤家对蔺芊墨的重视完全超出他的预料。只是,他跟蔺芊墨的关系一直不好。不过,就算再不好,他也是蔺芊墨的父亲,如此,蔺芊墨进入凤家,对他应该是利大于弊。

想着,蔺恒现在还真不希望蔺芊墨就这么死了。蔺家现在处境有些微妙,蔺芊墨死了比活着更为有用。凤家,九皇爷,每一个都是他求之不得的助力!

韩暮云皱眉,不知道为何,蔺芊墨忽然出事儿,莫名让她感到有些不安。总是不时的想起韩暮烟那染上点点癫狂的眼神。只是现在情况不清,局势不明,而国公府的重视却是显而易见。如此,她还真不知道蔺芊墨到底是活着好,还是死了干脆!

蔺纤柔倒是一点不纠结,死了好!死了就彻底清净了。自从蔺芊墨回来,蔺纤柔感觉她对蔺芊墨的厌恶比以前更甚了。以前,蔺芊墨是蠢,是笨,虽然惹人厌,可她却呛的住,偶尔心情不愉还能拿她撒撒气儿。

可现在…蔺芊墨还是那么恼人,可她却已拿蔺芊墨束手无策。一出事儿,她刚开口,不是被蔺芊墨挥巴掌,就是被她掐喉咙。虽然不想承认,但却无法否认,她现在害怕蔺芊墨,从心底里面对她感到畏惧,还有忌惮!因为,蔺毅谨好了,而对蔺芊墨也更好了。如此一来,长此下去,蔺毅谨这个娘家依仗,恐怕会越来越疏远她!蔺纤柔一点不想这样,所以,蔺芊墨还是死了对她更有利!

蔺安没什么复杂的想法,确定了蔺芊墨是真的出事儿了,而且很严重。蔺安松了口气。如此一来,在九爷和凤家的选择问题上,蔺家就不用为难了,人都这样了,谁还愿意要,蔺家多了份助力,都不要的话,蔺家也不用的罪人了,如此甚好,出事儿的时间恰到好处。

木子站在国公爷的身后,扫了一眼蔺家几人变幻不定的神色,神色略显冷淡,心里暗腹;芊墨郡主出事,如果不是国公府表了态,这蔺家的人恐怕不会来的这么齐全吧!

父女,母女,姐妹,叔侄…木子无声摇头,一众人各有计较,各有分析,却独独不见关心。

人出事儿了,随时都有可能天人永隔了,可他们…。别说痛哭流涕,心痛恐惧,却是连个声音都没发出,情绪都未见多大波动,这表达情感的方式还真是…或许是他见识浅薄吧!也许蔺家人的表达感情就是这么高贵,矜持。当然了,那眼泪汪汪的蔺二公子除外!

“国公爷,下官能见见我孙女吗?”蔺昦声音带着沉重,神色复杂难辨。

凤国公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很是温和好商量道,“凤璟这会儿心情不好,让护卫把院子给封了,靠近着一律军法处置。你如果不怕挨揍,当然可以过去看看,想看多久看多久!”

这话说的,直白的让人有些下不来台。去不去你尽可随意,挨打了别怪他没提醒你。

蔺安看着国公爷那满脸褶子,透着各种善意的纹路,开始冒汗了…如果去,一定挨打!反之,如果不去就是无心。没心,来着装什么慈悲!

一句话,把人给吊死在这里了!蔺安觉得今天真是不该跟着来。孝子果然不是那么好做的,慈爱也不是那么好装的,不是被坑,就是被揍。

蔺安搓了搓手心里那已经冒出的汗,不着痕迹转头去看自己老爹!

蔺昦拱手,对着国公爷诚恳道,声音平稳,“这次多谢国公爷出手相救。我带来些药材过去,希望能用的上。”说完,起身,拿过张虎手里的东西,未看蔺恒等人,转身走了出去。

凤国公看了,看着门口道,“苏子,你带着相爷过去。”

“是!”

“一会儿回来记得把一些治伤的药给准备好,恐怕相爷要用得上。”

“小的明白!”

这一问一答,蔺安手心的汗更多了,甚至他感觉身上都已经开始隐隐作痛了。

蔺恒表情没什么变化,随着拱手,郑重道,“谢国公爷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凤国公听了,没说话,只是若有所思的看着他!

蔺恒看着眼神闪了闪,不再多说,转眸看着韩暮云道,“你不是很挂念墨儿吗?一起过去看看她吧!想来她这个时候也很需要你这个娘亲。”

听言,韩暮云的手紧了紧,抬眸,看着蔺恒那满脸慈爱的表情,眼里划过嘲弄,讥讽,真是好一个慈父呀!就算是被打也要去探望自己女儿。好一个渣夫呀!明知道会被打,一点不忘拉上自己的妻子!

“夫君说的是!”

见韩暮云也应下了,蔺纤柔揪着帕子,脸色变幻不定,她不想被打,更不愿意为蔺芊墨被打,一点都不愿。可,这里是国公府,而她是蔺芊墨的妹妹,如果这个时候不去的话,岂不是显得她很无情。她不想让国公府的人这样看她,完全不想。“柔儿!”

“娘…”蔺纤柔忐忑的看着韩暮云,真怕她会叫上她跟着一起去探望蔺芊墨。

看着蔺纤柔的脸色,韩暮云心里叹了口气,柔儿被她宠的有些率真了,一旦有事儿就表现在了脸上,这可不是什么好事儿。

“娘知道你也想去看看姐姐,不过,你风寒刚好些还未恢复,还是别过去了,免得把病气过给你姐姐,那就不好了。所以,你留在这里等娘吧,你姐姐的情况,我一会儿告诉你!”

听到韩暮云这话,蔺纤柔大大的松了口气,脸色也不再紧绷,乖巧的点头,声音带着一丝无力道,“好,我会在这等着,好好为姐姐祈祷的。”

“嗯!”韩暮云点头,看着蔺恒道,“老爷,我们走吧!”

“好!”蔺恒应,只是看着蔺纤柔,眉头不经意的皱了一下,却什么也没说,抬脚走了出去。

蔺安也想说他风寒了,不过这话他一个大男人说不出口,可他真不愿意平白这么被揍一顿,既看着凤国公爷,满脸感激,满面惭愧道,“国公爷,墨儿的事情出的太突然了,我们都没有防备,这次真是太麻烦你老了。如果不是您这次墨儿恐怕真是凶多吉少了。”

凤国公听了,温和一笑,“哪里,都是应该的,蔺少太客气了。”

蔺安看着国公爷的表情,心里莫名开始紧绷,脸上的表情亦是越发诚恳,“下官想着,也不能一直这么叨扰国公府,总是这么给国公爷添麻烦。所以,如果可以我们还是把墨儿接回去照应吧!”

看看他这个叔叔想的多周到,多为国公府早想呀!

国公爷听了,“呵呵…。”

木子听到国公爷这笑声,再看他手里转的越来越快的杯子,低了低头。

看国公爷笑的和善,蔺安敬畏道,“国公爷,您看…”

“木子!”

这猛然一声吼,突然而起,国公爷那是和善的表情,随着也变了个样。

蔺纤柔被吓得差点惊叫出声,蔺安吞口水,心口猛跳。

“国公爷,小的在!”

“好好招待蔺家二爷,四小姐!”凤国公说完,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木子在身后拱手,大声应,“小的遵命!”说完,转头看向蔺安,蔺纤柔,笑的和气又客套,“两位请坐!”

“不…。不用客气!”蔺安看着和气的木子,浑身都在不安,这一刻,蔺安感觉,国公府就是个狼窝!

蔺纤柔话都没敢说,头都不敢抬,老老实实在一边坐着,大气不敢出一声。

木子看着他们的神色,淡淡一笑,神色莫测!

九皇府

“主子,都查清楚了!”

赫连逸听言,抬眸,淡淡道,“说吧!”

“是!”影七绷着脸,开始禀报道,“伤害芊墨郡主的人,找到了八个,有三个已经身亡,活着的我们带回来了三个,还有两个被国公府的人带走了。”

“经过询问他们已经坦诚了一切。这些人均是刑部大牢中关押的一些亡命之徒,因为各种原因被关押着,刑期都很长出去无望。而前两天,他们突然被叫了出去,对着两个人展示了一下特长,而后有十个被选中。说是,要他们却劫持一个人,只要做好了,即可就能放他们离开,并且每个人还有一千两的赏钱。”

“这些人本已无望,现在看到希望如何能放弃,立刻就答应了。而,在去之前他们却都被不着痕迹的喂了毒。如果不是暗卫行动迅速,恐怕找到的时候就是他们的是死尸了。”

赫连逸听了,脸色没太多表情,“授意他们这么做的人是谁?”

“主意是韩暮烟出的,人是韩暮莺找的!”

果然有韩暮烟,虽然早已预料到,但当确定了,赫连逸心中戾气却猛然加倍,韩暮烟为何会如此针对蔺芊墨,原因是什么不言而喻!这也就代表了,赫连逸连最后一丝希望,侥幸都没有了。

是他的强求,惹来了了祸端,这结果,他再无法否认。

影七脸色也不好,他们为防止韩暮烟出什么幺蛾子,一直暗中盯着她。然却忽略了她身边的那些毒蛇,最终百密一疏,造就了现在这种局面。现在受到伤害的不止是蔺芊墨,同时还有他们主子。韩暮云,韩暮莺无法饶恕…

“她们让那些人做什么?劫持了墨儿,杀了她?”

“破了她的身,让他们八个人。然后,再杀了她!”

影七话出,赫连逸手边的桌子瞬时四分五裂!

影七垂眸,女人狠起来,亦是六亲不认!韩暮烟如此蛇蝎心肠,满心算计,竟然还奢望主子能喜欢她,能做九皇妃…痴心妄想!

“主子!”

影二闪身出现在赫连逸跟前。

赫连逸脸上看不出情绪,声音却透着一股清晰的冰冷,杀意,“说!”

“刚才国公府那边送来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一具尸首。”

闻言,影七眉头瞬时皱了起来,“送来一具尸体,这是什么意思?”

“这个人是伤害芊墨郡主的之一,只是或许不是大瀚人。”

听言,影七眉心一跳,“不是大瀚人?”

“把尸体抬进来!”

“是!”影二领命,抬手,两个护卫把尸体放在距离赫连逸三步的地方。

影二蹲在尸体边上,扒开他头发,赫然在耳朵后面一个蛇形的刺青映入眼帘。

影七看此,眼眸微缩,“这可是西域的标志?”

影二点头,“西域的人擅长用毒,他们把其中毒性最大的一种蛇作为他们的神物,很多人都喜欢把它刺在身体的某处作为对它的一种崇敬,也希望由此得到庇护。只是,属下未听到口音,国公府护卫送来的时候,也言,此人带回去的时候已没了声息。现在,对于此人身份他们也正在怀疑中。所以,特别送过来给主子看看,希望能查探到些什么。”

影七听了,若有所思,静默片刻,开口,“主子,属下看,此人很大可能是西域人。”

赫连逸听了没说话。

影二有些疑惑,看着影七道,“怎么说?”

“你应该知道芊墨郡主她跟一般的女人不同,她的医术不容小觑,并且还小有身手。曾经,主子受伤的时候,影二晚上去欲带她过来给主子治疗。人还未进去就已被芊墨郡主发觉了。如此,就凭着她那手医术,这份敏锐,还有蔺府外面暗藏着的暗卫,她却还能悄无声息的被带走,你难道就不感到奇怪吗?”

影二听完,凝眉,“你的意思是说,芊墨郡主被人用了药?”

“可能性很大,芊墨郡主是会医术,可跟玩转毒物已几百年的西域人相比恐怕还差一截。所以,此人是西域人的可能性很大。毕竟,如果只是一般寻常的药物,芊墨郡主应该能察觉到。”

“可在那么多暗卫的情况下,他们是如何进去,又如何把人悄无声息带出来的呢?”

影七听了没说话,因为他也没想到。表情也随着变得愈发凝重,这京城竟然出现了他们无法把控的事。

气氛一时静默。

赫连逸看着脚步破碎的桌子,淡淡道,“墨儿既然中了药,他们如何还会容许她清醒过来呢?”

“主子,你的意思是…?”

“劫持她的时候给她用了药,而在劫到人后却又给她解了。至于原因…。”赫连逸眼眸越发沉冷,阴戾,“伤她,却不让她死。”

“属下不明白!”

“墨儿出事儿,赫连昌的谋算成了空,遗旨,兵权皆未到手。而本王而和凤家依然是他最为防备的对象,赫连昌权利无法统一,就无法放开手来做其他事!”赫连逸说着微微一顿,眼睛微眯,“比如,收服昭和,西域等外界小国!”

赫连逸话落,影七,影二脸色微微一变,“主子,你的意思是有人背后出阴招!”

“确切的说,应该是欲利用墨儿,引起惑乱,不让赫连昌权势统一。而留下墨儿一命,是为了在本王与凤家之间树立一个,永远无法融合的间隙。如果本王继续对墨儿执着,那么,与凤家的对立早晚成敌!两相对立,两败俱伤,伤之大瀚!”

影七听着面色越发发紧绷,“此计够毒!”

影二皱眉,“可是,现在芊墨郡主的情况…。并不是很好,很有可能…”说着,不由停顿了一下,避开那特别不详的字眼,才道,“这样一来,岂不是就跟他们的谋算有所违背了吗?”

“那是因为墨儿的反抗,因为他没控制住韩暮烟派去的那些人。凡事总是有意外,他小看了那些人,小看了墨儿…。”

一群亡命之徒,最后一搏,必定是拼尽全力。最后结果,他功败垂成,蔺芊墨受到重创!

影七面色沉重,“主子,难道说西域的人已经渗透到了大瀚?”

赫连逸冷冷一笑,带着一股嗜血之气,“如果本王没猜错的话,这西域人,不过是他人玩儿的一个栽赃嫁祸罢了!”

影七心头一跳,眼里精光闪过,“主子你指的是昭和!”

“除它无二!本王与墨儿,国公府出现这样局面才不过十多天。西域就算想有动作,也鞭长莫及。可昭和人…。却就在京城。昭和公主进入国公府不成,又来一计挑拨,试图挑起大瀚内乱,以佑的昭和一安,野心勃勃昭然可见!”

影七,影二听完,一时沉默。

“影七,影二!”

“属下在!”

“暗卫召回,墨儿被伤一事,把韩暮烟,韩暮莺给本王推出去,放话出去,她们两个本王会亲自处置。至于,其他查探转为暗处!”

“是!”

“把尸体带下去,剁了送于韩家!”

“是!”

凤家

凤璟还是那身血衣,立在书房,看着凤和淡淡开口,“刑部程文与昭和公主缘分挺深,别让他们错过了!”

凤和闻言,神色不定,“主子您的意思是…?”

“三日之内,我要看到昭和公主成为刑部夫人!”

听言,凤和嘴巴抽了一下。主子最近好像特别喜欢撮合人。杨莹和孟凌,程文和昭和公主…

凤璟看了凤和一眼,不咸不淡道,“恶人自有恶人磨,本郡王要看他们相互折磨!”

“属…。属下明白了!”

“另外,你亲自去一趟边关带上几个凤卫,在昭和两位皇子进驻边界,途径西域的时候,记得各自送他们一份大礼,感受一下西域人对他们的欢迎!记住郡王妃受到的伤害,生不如死是他们应该付出的代价!”

“属下遵命!”

“告诉木子,让他带人围守蔺家,在郡王妃未恢复以前,任何人不得轻易外出。包括这两日死了的也都给我翻出来,探个清楚。”

“是!”

“至于韩家,九爷既然已说他要亲自处置…。那,我就静待结果了!不过,你去把韩暮烟曾经谋算九爷的事情给我散播出去。”

“还有,把韩家父子战场而亡,韩家香火断绝的真实原因也顺便传出去。”

凤和听了,怔怔,一时疑惑,“韩家父子战死的真实原因?不是就是战死的吗?”

“不,他们不是战死!他们会身亡,均是因为韩家母女心歹毒,无辜遭受因果报应而死!”

凤和目瞪口呆!

“另外,交代守门的护卫。如若韩氏母女上门,即可给我打出去,告诉她们别在门口哭丧。不然,就治他们一个诅咒国公爷之罪!”凤璟说完,抬脚走了出去。

凤和:……

在郡王身边十多年了,大多时候感觉郡王说话直白的挺噎人的。可现在…第一次感受到,自家主子每吐出一个字都带是黑的。

如果不是老夫人说,芊墨郡主正处于危险当口,不易杀生添孽染血。那,郡王爷恐怕不是说说,而是直接动手了…

凤璟回到院子,走进屋内,就看到了立在蔺芊墨床前站着一个人,赫然就是赫连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