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有感觉的证明/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凤璟走进去,赫连逸看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凤璟看着单膝跪在蔺芊墨床边,正在给蔺芊墨把脉的陌生男子,眉头动了动,而后保持沉默。

影五探过脉搏,起身,看着赫连逸回禀道,“脉相不是太好,却也不算太糟,只要这三天能稳定住,性命应该无碍!”

“把能用上的药材都送过来,这三天你在这里守着!”

“是!”

“下去吧!”

“是!”影五领命退下。

赫连逸在蔺芊墨床边坐下,看着她苍白的脸颊,伸手碰触,一股异样的灼热。

“她有些发热!”蔺毅谨用棉布为蔺芊墨擦拭着额头,声音有些沙哑道,“这样,她会舒服些!”

赫连逸听了,看了他一眼,伸手拿过水盆旁边的棉布,浸湿了,拿出,学着蔺毅谨的动作,低头,轻轻为蔺芊墨擦拭手心。

凤璟看了什么也没说,提步走进去,坐在一侧,很顺手的换水,倒水,保持水温适合。

三人的动作,无声中透着默契!

边上的御医,医女看着,却是身体紧绷的厉害,看守蔺芊墨的动作,变得更加小心翼翼。

一句郡王妃,郡王爷已经表了态。现在,九皇爷又这副姿态…。一个皇爷亲自动手做着一个下人伺候人的活,这说明什么?说明,他们敢救不活蔺芊墨必死无疑,绝对没有一个侥幸的万一!

“凤璟!”

“嗯!”

“水有些凉了!”

“每次浸水前你把棉布拧一下,再重新浸热水这样温度才刚好!”

“是吗?”

“嗯!我刚才在给她擦手,蔺毅谨这样教我的,没错!”

“我知道了!”赫连逸把棉布拧干,重新放入温水中,重新擦拭!

“她今天好安静!”

“很不习惯!”

凤璟点头,“如果醒着肯定会怀疑,我们别有居心!”

“确实是别有居心!”

“倒也是!”

“其实也不怪她多疑,曾经在清河的时候,她对帮过她的一户姓杨的人家很好,救了他们家儿子的性命,还尽力护他们安定,在危险面前,还欲为他们挡下。可最后,那家长女却把她给推了出去,如果不是她机灵,动作快,当时受伤就是她!人性的凉薄,总是让人不安,她大概是不敢在期待了吧!”赫连逸说着微微一顿,看向蔺毅谨,“你,别让她失望了!”

“一个从来就护不住她的哥哥,还说什么失望!”蔺毅谨苦涩道。

“尽了最大努力,她就不会失望!”

“尽最大努力?就是什么都做不了吗?”

凤璟听了,淡淡道,“三日后大婚,你必不可少,你背着她出门,她应该很高兴!”

赫连逸闻言,拿着棉布的手微微收紧,抬眸,看向凤璟。

凤璟看着赫连逸平和道,“喜事儿能冲淡晦气,这样挺好!”

赫连逸默然,良久,才开口,“你说的不错,办了喜事儿,她一定会否极泰来。”

凤璟听言,嘴角勾起一抹极淡的弧度,两个男人对视一眼,而后各自移开视线,凤璟继续倒水,赫连逸继续给蔺芊墨擦手。

蔺毅谨看了他们两个一眼,什么都没说。

边上的御医,医女,却是听得头上冒汗。这对话,让他们率先知道了蔺芊墨最终的身份,看到了九皇爷在这场夺人之战中,最后的态度。

可这比皇上先透彻结果的节奏,让他们很有压力!到时,皇上问了,他们不禀报那是欺君。可说了,万一眼前两位主儿不高兴,那…他们何其无辜呀!为什么总是进退两难呢!

韩家

韩老夫人看着影七,神色不明,心里忐忑道,“影护卫,请问这时过来可是有什么事吗?”

影七没说话,只是看着韩暮烟,看着她明显消瘦,却依旧绝美的脸孔,略微苍白的面容,又为她平添了一份娇弱,几分楚楚可怜的气质,显得越发娇柔动人。此刻静静的站在韩老夫人身边,显得娇弱又无辜!可,谁曾想,这样一个柔弱无害的人,却有着一副令人发指的蛇蝎心肠呢!

见影七一直盯着自己看,韩暮烟心里发紧,脸上却是丝毫异色不显,看着影七弱弱道,“影护卫,九爷他可还好吗?”

“九皇爷如何不劳韩二小姐费心!”

影七话出,韩暮烟脸色瞬时变得更为苍白,眼里溢出痛色,眼泪瞬时盈出。影七是九爷的近身护卫,很多时候他的反应,就能看出九爷对一个人,一件事儿的态度。现在,看赢七如此,韩暮烟清晰的感觉到了九爷对她的厌恶!

韩老夫人看女儿如此,心了发疼,不由道,“影护卫,小女就是想问九爷一声好,并没有别的意思!”

影七听了面无表情道,“我以为这个时候,韩二小姐最为关心的,应该是芊墨郡主怎么样了才是?”

影七话出,韩暮烟心头陡然猛跳,紧绷,脸上却带着满满的苦涩道,“她是九爷在意的人,我…。希望她能幸福,不要辜负了九爷对她的一片心意!”

“烟儿!”韩老夫人听了,伸手握住韩暮烟的手,感觉手心里的凉意,心里酸涩。对九皇府的人也不由生出一些怨怼,自己的女儿现在已经够凄苦了,现在他们还特意过来说这些,是不是太过欺负人了。

看着韩暮烟那副作态,看着韩老夫人眼里溢出的埋怨,影七冷冷一笑,“九爷让我给韩二小姐送些东西过来。”说完,抬手,“把东西放下吧!”

“是!”两个侍卫,把一个大大的箱子放在韩暮烟她们面前。

韩暮烟看着,神色不定,“九爷送给我的?”

“是九爷感谢你对芊墨郡主特别关心的回礼!”影七说完,看着身侧的黑衣女护卫道,“你留下,保护好韩二小姐的安全,别让她出什么意外了!”

“是!”

影七交代完,飞身离开。

韩暮烟看着影七离开的背影,在看被留下的护卫,紧紧盯着眼前的大箱子,面色越发紧绷,心里莫名开始冒寒气,一种恐惧突然而至。

“九爷怎么会突然送东西过来呢?”韩老夫人看着皱眉,疑惑,好奇,“里面会是什么呢?邓嬷嬷,你去打开看…”

“不要打开,不许打开!”韩暮云忽然厉声道,“都不许动它!”

“烟儿,你…”韩老夫人说着一顿,看韩暮烟你脸上的惊恐之色,凝眉,“烟儿你怎了?脸色这么难看?可是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我没有不舒服!娘,你先回屋去吧!”

“烟儿…?”

“这是九爷给我的,我想一会儿自己再看!”

这是不舍得让她跟着一起看?韩老夫人看着韩暮烟那紧张的样子,叹了口气,看来烟儿对九爷还是有期待,并没有如她表现的那样彻底放下。

“烟儿,你这又是何必呢?”

听了这话,韩暮烟知道韩老夫人误会了什么,可却一点儿都不想解释,垂首,只道,“娘,你先回屋吧!”

“唉,好吧,你…”

“韩老夫人最好也跟着一起看看吧!”被留下的护卫,影冬忽然开始,同时出手。在韩老夫人好奇的眼神中,在韩暮烟慌乱的表情中,箱子瞬时打开…。

满眼红,满院腥!

暴突的眼睛,灰青的面孔!

四分五裂的四肢,外翻血红的器官!

一片红,满院惊!

看清箱子里的东西,瞬时尖叫声,呕吐声,倒地声,一时俱起!

惊悚,恐惧,震骇…。

韩老夫人颤抖着,脸色青白,满眼惊恐,“这…这是什么,这是什么…。?”一句话未说完,眼前一黑,人瞬时昏死过去。

“老夫人,老夫人…”邓嬷嬷忍着恐惧,接住韩老夫人,看着韩暮烟急切叫道,“二小姐,老夫人她晕倒了…。”

韩暮烟却是一点儿反应都没有,此刻她什么也听不到,整个人陷入极致的恐惧中,全身颤抖,满眼慌乱,“他知道了,他知道了…。”

“他生气了…生气了…怎么办?怎么办?”

“他送来这个给我?…。是在给蔺芊墨出气…”

“难道他是真的在意她…?”

韩暮烟自言自语着,惊恐,慌乱的表情,渐渐染上癫狂,激动,愤怒,嫉妒,不甘…各种情绪逐一出现。

“不…不可能,不会的,他那么尊贵,高不可攀的人,怎么可能喜欢那个贱人!”

“他是我的,是我的…。他绝对不能喜欢上别人,绝对不可以…”

“蔺芊墨她该死,她该死…。”

“九爷,我只是想好好爱你,你不该生我气,不该吓唬我,呜呜呜…。九爷…”

“九爷,我爱了你十年,等了你八年,你怎么可以为了蔺芊墨那个贱人就不要我…。”

“九爷,九爷…哈哈哈…。”

看着大喊大叫,又哭又笑,犹如魔障,疯了一般的韩暮烟。邓嬷嬷心里害怕的厉害,再看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韩老夫人,还有箱子里那恐怖的尸体,邓嬷嬷这一刻只想离开韩家!

蔺家

蔺昦没挨打,却也没见到蔺芊墨。

蔺恒同样没见到人,同时还被凤家的护卫给打了,而他什么都不敢说。

至于韩暮云,出门就被下人直接带到老夫人面前了。

此时,韩暮云把屋内伺候的人都打发了,静静的坐着,想到凤老夫人在佛堂给她说过的话,神色怔忪,恍惚…。

“在你嫁入蔺家之前。蔺恒跟孟家女儿之间已经有了情意,有了互许之意,这些我都告诉过你,也问过嫁入蔺家是否愿意?如果你不愿,看在你父亲的情分上,纵然是有圣旨,我也会再为你谋取一份好姻缘。可你,当时是怎么说的?”

她是怎么说的,她说;她愿意!

“后来,你嫁入蔺家三年无子,生活不愉,蔺恒宠妾灭妻已有兆头。我当时也问过你,是否愿意和离?如果你愿意,我纵然无法给你找一个高门,可一个殷实的人家,保你衣食无忧的夫家还是可以给你的。而,你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她是怎么回答的?她说,她不愿意!

“我曾经给过你选择,只是你都不要,我无法强求。一个人铁了心想要过什么样的生活,也是外人干预不了的。但,凤家于你该尽的心也都尽到了。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以后,你好自为之吧!”

韩暮云想着,不由笑了,眼里盈满讥讽,嘲弄,带着冷意,“该尽的心都尽到了?这样的话她怎么说的出口?如果真的有心,为什么等圣旨下了才问我愿不愿意?圣旨你凤家敢反抗。可我一个孤寡之家的女儿,如何敢说不愿?帝王不满,你凤家顶得住,韩家却是不堪一击…”

韩暮云满是抱怨,不平,“如果真的有心,为什么还有任由孟怜儿进入里家,任由蔺恒宠妾灭妻,看着我被欺负?不过是几句空话,就把自己当做菩萨,真是可笑…”

可笑?不知道真正可笑的那个人是谁?

皇上下圣旨,会提前给大臣说吗?就算凤家再位高权重,那也是臣!无法未卜先知,问你愿不愿意,自然在下旨以后。如此,你的抱怨有何而来?

至于纳妾…。你在答应嫁入蔺家的时候,就已经等于破坏了蔺恒中意的姻缘,他心中的不满已经存在。如此,就算当时进入蔺家的为妾的不是孟怜儿,也会有别人,宠妾灭妻的事情,他依然会做。

而和离,韩暮云为什么不愿?或许是不甘,不承认她输给一个妾室。也或许是她不相信凤家的许诺!又或者,最大的原因是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最后由相门媳变成小门妻!

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她自己心里最清楚。

“身为母亲,对于自己的孩子,很多人都无法做到同样的喜欢。对于乖巧的忍不住会多喜欢一分,多疼爱一分;而对于淘气的费力的,因为总是要多操一些心,遇到闹心的时候,骂几句,打几下都免不了。每当这个时候,就会被人说偏颇,疼谁不爱谁。”

“然,打在儿身疼在娘心,打过之后难受的还是做娘的。只是,就算会被孩子误会,就算自己心里难受。在他下次犯错的时候,还是要打…。孩子,不止捧在手心里是爱,有的时候抬手挥棒也是爱!”

“墨儿那孩子…。她是让人费心的。而对于她,你给予的却是放纵,也可说是漠视!我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想探究。不过,既然已经漠视了。那么,以后关于她,无论她是好,还是坏,你作为母亲最后给她一份真吧!不要表现出疼爱,等到她期待的时候,你又随着她的身份而改变,告诉她一切疼爱都是假…。”

“既然已经不爱她,就不要再伤害她…。彻底放弃吧!”

想到凤老夫人对她最后说的那番话,韩暮云遂然笑了起来,笑的满脸嘲讽,满眼泪花…。

如果她真的放弃蔺芊墨,她早就死了,怎么还可能活到现在!身高位尊的凤老夫人,怎么会懂得自己一个孤寡之女的身不由己和悲凉!

说那么多,不外乎是蔺芊墨要做郡王妃了,而国公府却一点不想跟她这个郡王妃娘有什么牵扯。所以,怂恿她舍了蔺芊墨,是担心她会鼓动蔺芊墨,到时候给国公府什么祸端吧!同时这也杜绝了,蔺芊墨受到什么委屈,回到蔺家找到述说吧!

“凤老夫人,对着佛像耍心机,你就不怕被雷劈吗?”

韩暮云低咒的话更出,外面胡嬷嬷的声音响起!

“夫人,夫人…。”

韩暮云没说话,重重吸了一口气,抹去眼角的水色,收敛脸上的情绪,才开口,“进来吧!”

胡嬷嬷疾步走进来,看韩暮云不疾不徐,面无异色在喝茶,才道,“夫人,韩府来人了!”琥嬷嬷说完,看韩暮云眉头皱了起来,眼里闪过不耐。看此,胡嬷嬷赶紧低头。

韩暮云淡漠道,“说什么?”

“韩老夫人病了,二小姐也有些…有些不对劲儿。所以,想请夫人赶紧过去一趟。”

韩暮云听言,眉头皱的更紧了,“怎么忽然病倒了?还有,韩暮烟有些不对劲儿是什么意思…。?”

“这个老奴也不清楚…”

“她不清楚,我清楚!”

听到蔺恒的声音,韩暮云眼眸沉了下来,抬头,就看到蔺恒阴沉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韩暮云起身,看着蔺恒面色淡淡,“老爷,这个时候你…。”

“知道蔺芊墨受伤是什么人所为吗?”

“这个妾身如何会知…。”

“不知吗?”蔺恒勾唇,笑的阴暗,诡异,“你马上就会知道了!”

“蔺恒,你在说什么?”韩暮云皱眉。

蔺恒不应她的话,转头道,“胡嬷嬷!”

“老奴在!”

“为夫人打点行囊,送夫人回韩家!”

胡嬷嬷听言,看了一眼韩暮云,才躬身道,“是!”

“韩暮云,这次去了记得多住些日子,就是不回来也没关系…”蔺恒看着韩暮云,眸色沉沉,“娶妻不娶韩家女,这话一定会成为很多人的家训!”

闻言,韩暮云脸色顿时沉了下来,黑的可以滴出水来,厉声道,“蔺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蔺恒却不再搭理她,冷冷一笑,转身走了出去。

韩暮云气得咬牙!蔺恒,欺人太甚!她怎么说也是皇上亲封的公主,他竟然还敢口出恶言。好,既然如此,她也很有必要让他知道知道,她这公主就算空有头衔,也绝对不是他可以随意羞辱的!

“胡嬷嬷!”

“老奴在!”

“给我准备衣服,我要进宫!”

胡嬷嬷听言,一惊,惊疑不定,“夫人…?”

“快去…”

“是,是…”胡嬷嬷不敢违背,赶紧去准备衣服。只是心里忍不住叹气。为了跟老爷置气,夫人连自己母亲,妹妹生病事情都可以无视,这实在是…。让人有些心凉呀!

凤家

“老夫人,你说的那些话,蔺夫人恐怕不能理解,说不定还会误会呀!”齐嬷嬷给凤老夫人按着腿,有些担心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怎么理解,我就控制不了了。”凤老人神色淡淡,“璟儿…包括九爷现在对蔺家已经不满,只不过顾忌蔺芊墨的感受,因此还未对蔺家出手。如果她能听进去我的话,这个时候一切保持沉默,不再玩儿这些虚的。到时,看在她是蔺芊墨生身之母的份上,或许还能保住一条性命。反之…。璟儿的秉性你是知道的,他认定的无人能说的动。他要动手,怕是我都阻止不了!”

齐嬷嬷叹了口气,有些遗憾,“韩大小姐小的时候,老奴看着她也是个好的。怎么现在…。看起来越发的偏激了呢?”

凤老夫听了,想到韩琦招父子,眼里闪过一丝复杂,“人总是会变得!而且,那韩老夫人顾氏又从来都是个要强的,特别在韩琦招父子死后。她变得愈发尖锐,敏感,强势了。有她这样的母亲,韩暮云恐怕也从来不知道低头,退一步是什么吧!”

为了那所谓的颜面,她们丢失了太多东西!强势中,掩饰不住的自卑,酿造了越来越多的悲剧!

人呐,很多时候都要学会适时的低个头,退一步,或许就能够遇见更美的风景!

“老夫人!”

“进来!”

“小的给老夫人请安!”

凤老夫人看到木子,眼神微闪,“何事儿?”

“回老夫人,国公爷让小的告诉你一声,芊墨郡主她醒了!”人醒了,你就不要再念经了。这句话,国公爷敢说,他可是不敢回报。

凤老夫人听言,眼里露出一丝激动,“真的醒了?”

“是的!”

“好,好…真是菩萨保佑,菩萨保佑呀!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丫头以后一定是个有福气的。”凤老夫人是由衷感到高兴。人老了,看多了纷纷扰扰,最后总是想看一份好。

齐嬷嬷看着凤老夫人高兴的样子,心里也觉得放心不少。她可不愿意老夫人为韩暮云那样的人挂着心。

“齐嬷嬷!”

“老夫人您吩咐!”

“你去把我经书拿过来…。”

“老夫人…。”

“拜菩萨需要的是诚信诚意。可不能如了愿马上就不再念经,这是对菩萨不敬!”

“老奴就是担心您的身体!”

“我身体好的很,而且,在这里心也静,挺好!去拿吧!”

“是!”

木子在一边听着,嘴巴默默闭上了,低头,暗腹;国公爷,上次老夫人念经是许愿,现在是还愿。这这都是有套路的,您老可是不能怪我传话不利索!

*

蔺芊墨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还未看清,身上的痛意已先传入大脑,随着也想起来那场恶斗…。嘴角勾起一抹淡笑。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她这都第二次了吧!以后肯定会福气多多…

“墨儿,你醒了!感觉怎么样?痛不痛…”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蔺芊墨转眸。

青黑的眼圈,苍白的面孔,青长的胡渣,这副尊荣…。

“蔺毅谨…?”

“我在,在…”

失去意识前留在耳边的一句话,醒来后再次听到…。蔺芊墨眼底溢出柔色,“哥再次见到你真好!”

“墨儿…。”蔺毅谨眼眶泛红。

“哥…”

“我在!”

“你变帅了!”

“哥是一直都很帅。”

“今天尤其帅。”

“有本郡王帅吗?”

声音落,凤璟那风华绝代的身影映入眼帘。

看到凤璟,蔺芊墨转眸看了看,才恍然发现,这里好像不是蔺家!

“郡王爷…”

“还认识人,看来头上的伤没影响脑子!”

蔺芊墨听了嘴角歪了歪。凤璟这绝对不是在说俏皮话,他在陈述事实。可听着,就像是在说她傻!

凤璟越过蔺毅谨,自然的在蔺芊墨床边坐下,自然地问道,“感觉怎么样?”

“疼!”

“避免不了,忍着吧!”

这安慰,让人想哭,“是!”

“肚子饿不饿?”

凤郡王也有体贴的时候呀!蔺芊墨压下身上痛意,用心感觉了一下才道,“好像有点!”

“那就好!”说完,起身,从身后的下人手里端过碗。

饭是生命的资源。蔺芊墨动了动嘴巴,真切感觉有些饿了。不过,她这个时候大概只能喝粥,呃…。看到碗里的盛放的东西,蔺芊墨否定了刚才的想法。

她能喝的不止皱,还有药!

凤璟试了试温度,舀了一勺送到蔺芊墨嘴边。

蔺芊墨垂眸,看着少子里黑黑的药汁,眉头皱了皱!

“郡王爷,我来吧!”蔺毅谨赶紧上前道。

“不用,喂药我会!”凤璟稳稳的端着碗,完全不假人手的意思。

蔺毅谨也不坚持,只是对着蔺芊墨,柔声道,“墨儿,吃了药就好了!”

“嗯!”蔺芊墨张口把药吞进口中,苦苦的味道瞬时在口中散开,咧嘴…真苦!

凤璟看着蔺芊墨的表情,淡淡道,“苦吗?”

“很苦!”

“要吃蜜饯吗?”

“要…”

“不给!”

蔺芊墨:…。

凤璟舀一勺药,再次送到蔺芊墨嘴边,面色浅淡道,“知道疼,知道苦,知道这滋味不好受,才能让你长记性,知道挨刀的滋味不好受,以后才会更懂得避祸就福!”

蔺芊墨听了不说话了!

“我这样让你不习惯了?”

“有点儿!”

“我自己也不习惯,我忍着,你也将就着吧!”

“嘿嘿…我没有将就,很感动,很感动!”

“感动没多少,怀疑倒是不少!”

“嘿嘿…”

“喝药吧!”

“哦!”

半碗药下去,蔺芊墨有些扛不住了,这么苦的药一勺勺让她品着味来,她真的情愿一口闷。只是,她身体直不起来,一口闷眼前做不到呀!

“郡王爷!”

“嗯!”

“赐一个蜜饯吧!”

“不给!”

凤璟的话还未落下,蔺毅谨已经拿过蜜饯塞到了蔺芊墨嘴巴里。

恶心感褪去,蔺芊墨感觉好多了!

凤璟看了蔺毅谨一眼,没什么表情地威胁道,“不想一碗药变三碗,就把蜜饯吐出来!”

蔺毅谨闻言,表情僵了僵。

蔺芊墨嘴巴却是快速动了起来,片刻,用舌头顶出来了一点点,算是交差,企图糊弄过关。

“哥,京城的蜜饯真好吃,不但小,还入口即化呀!嘿嘿…”

“是…。是呀!”

凤璟看了她一眼,“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事,我从来不做!”

蔺芊墨听了,伸舌头又把刚才推到嘴角的那点蜜饯吃下去了。

蔺毅谨看此,赶紧道,“古人云,浪费食物可耻,这样很好,很好!”

“大舅子…。”

又是这称呼!蔺毅谨发干,却没多说什么,只道,“郡王爷你说!”

“你先回避一下,我有话要跟你妹妹说。”

“呃…”蔺毅谨有些犹豫,看着蔺芊墨不想出去。

“一会儿给她吃蜜饯!”

“好…。好吧!”蔺毅谨为了蔺芊墨的蜜饯,忍着被人诱哄的感觉,出去了!

蔺芊墨看着蔺毅谨的背影,半晌才找出合适的赞美词,“我哥他真是实诚人!”

“你们是互补性的兄妹!”

这是在说她滑!蔺芊墨听的明白,却笑的怡然自得,“所以,才这么相亲相爱!”

凤璟听了,觉得蔺芊墨形容亲情的措辞…。需要再学习!

“嘴巴里还苦吗?”

“比刚才好些!”

“是吗?”

“嗯!”

“我看看…”

“嗯…。?”蔺芊墨听到这句话还不明白什么意思,呃…不过,她马上明白了!

看着近在咫尺的面容,清晰感受着唇上多出来的一抹温润,干爽!

蔺芊墨:…。眨眼,动弹不得,任由非礼!

第二次…。那新奇的感觉,陌生的悸动再次溢出,心口不规则跳动。凤璟感觉…。很喜欢!

想着,本能使然,凤璟伸出舌头,添了一下,眼眸微缩!

蔺芊墨眼眸瞪大,牙齿嚯嚯,还未等她有动作,凤璟移开,盯着蔺芊墨若有所思。

“凤郡王…唔…”话刚开口,被一抹温热打断。

凤璟扬眉,纯粹,无辜道,“你流鼻血了!”

蔺芊墨听了,黑线,她被诱惑了?她心里没这么想呀!难道是身渴了…

凤璟说完,皱眉,“不是说失血厉害吗?怎么还流鼻血?”

蔺芊墨听言,看着凤璟疑惑,且准备探究的样子,果断闭眼,装死!

凤璟看着,嘴角勾起一抹清晰的弧度,眼里透着了然。

流鼻血挺好,对他有感觉的证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