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想我了没?/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百章

皇家庄园

昭和大皇子安吉,看着二皇子安晟,七公主安灵。眉头紧皱,脸色难看,声音低沉,透着冷意,“我不是说过,让你们不要轻举妄动吗?为什么不听?”

安灵听了垂眸,抿嘴,表情不愉,却不是因为安吉的训斥,而是气恼那蔺芊墨竟然没死!

安晟是不以为然,不羁狂放道,“不动手难不成等着大瀚的皇帝权势归一吗?皇兄,就凭大瀚帝王那包藏祸野心,又侵略性十足的性情,要是没了暗斗,那我们昭和还会有活路吗?说不定,他收复重权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儿就是挥兵拿下我昭和。”

“你的顾虑没错!可解决事情的办法有很多种,为什么要去动蔺芊墨?这些日子,九皇爷和凤郡王对她的态度,你不是都已经探查的清楚了吗?难道不知道这个时候动了她,万一出现什么差池,得到的结果完全是适得其反。一个弄不好不但没挑起大瀚的内乱,反而引起九皇爷跟凤家的不满。凤家军的威势你应该感受过。如果…。”

安吉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安晟打断了,“皇兄,形势迫在眉睫,哪里容的了我们慢慢想想办法。如果不是我和灵儿动作快。说不定,九皇子的遗旨和凤家的三分兵权都已经落在赫连昌手里了。”

“蔺芊墨人只有一个,赫连昌他最多也只能收回一样…。”

“东西已经拿出,他是皇上,他就是要全部收回,你能如何?”

安吉听了,嘴巴抿紧。

见安吉一时无言,安晟笑了笑,宽慰道,“皇兄,你放心吧!我既然动手,就绝对不会留下什么把柄,更加不会令人想到我们身上来。而且,现在外面的情形你不也都看到了吗?九皇爷,凤郡王他们都已经认定了是韩家动的手,是蔺家内部出了错。根本就与我们无碍!”

“是呀!皇兄,他们不会联想到我们身上来的。”安灵也附和道,“只是可恨,那蔺芊墨真是命大,竟然没有死掉!”

安吉听着,看着他们如此自信的样子,只觉得心里火气更大,“都说吃一暂长一智,可你们怎么完全不长一点记性?当初轻信传言,结果败在蔺芊墨手里的事你们都忘记了吗?”说到这个,安吉就觉得懊恼不已,“如果当时我们能沉住气,先探查一番,或许也不会出手既受挫,搞得现在进退两难,功败垂成。”

“我们也不是没有探查呀!可得到的结果基本都完全一致,对于蔺芊墨的评价都是两个字,蠢,笨…!就连我们埋在大瀚的探子也这么说!”安晟说着,皱眉,眼里露出猜忌,“大皇兄,你说那些探子是不是生出异心了?”

“不会!”安吉说的肯定。人心不好控制,可人的性命却很好掌控,他们不敢轻易背叛,除非想死!

见安吉说的如此肯定,安晟不再多探究。

安吉却是不放心道,“安灵,你确定那个西域人不会说出出卖我们?”

“他不会!”安灵亦说的信心十足,眼里带着满满的傲娇!

安晟正色道,“我想他也没有!”

安吉听了皱眉,有些怀疑,“为什么如此相信?”

“因为他死了呀!”安晟理所当然道,“如果我所料不错,肯定是在被抓住的时候,他就服毒自尽了。不然,九皇爷和凤郡王怎么会舍得让他死。一个西域人劫持蔺芊墨,他们肯定会追根究底的。他的死,我们的安,证明了他的忠心!”

说着,不由感到有些可惜,“其实,我本来以为就凭着他的武功,还有那一手用毒的手法,应该不会被抓住。可惜…九皇爷,凤郡王他们动作太快。”

安吉若有所思,“什么时候死的探查不到总是让人不安呀!而且,要是赫连逸和凤璟已经探了一切,现在的一切只是个幌子呢?他们只是引而不发呢?那…”

安晟笑了笑,“皇兄,你就放心吧!那个人被抓到的时候就算没死,也绝对不会出卖我们的?”

这自信,安吉看着更闹心,“你就这么确定?”

“自然!因为,皇妹对那人可是有救命之人。虽然皇妹不过是顺手而为。可挡不住人家记情呀!”

“情?”安吉嗤笑,“生死面前,什么恩情恐怕都被忘到九霄云外了!你们把这件事儿交付在这样一个人身上,实在是太过草率了!”

安晟听言,呵呵一笑,言语间带着一丝调笑道,“皇兄,那西域人记着的可不止皇妹的恩情!”

“什么意思?”

“那男人对皇妹是一见倾心,心里起了爱慕之心。不然,会眼巴巴的跟着来到大瀚?报恩不过是个由头罢了!而这次,看皇妹在蔺芊墨手里吃了亏,早就想为皇妹讨回来了。所以,这次的行动,皇妹不过是提了一句,其他可都是那西域人自愿的。”

安吉听了皱眉,“那人的底细你们曾可探查过?”

“查过了!不过是西域一个族落的公子,家族陨落,已经破败。也因此遭到了以前仇家的迫害,流落到了昭和。因为是异国人,在昭和没少受到欺辱,无意中被皇妹救了一次,从此对皇妹死心塌地。”

“皇兄,你不用担心,这人十分靠得住。平日,我能给他一个笑脸他都满足的不得了。更别提现在求着他办事儿了,他肯定是赴汤蹈火都在所不惜,巴不得为我报仇呢!”

安灵脸上带着自得,对于那西域人的爱慕,安灵从来都未曾放在心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一个落魄公子也想得到她的心,纯粹痴心妄想。

只是,心里虽然不屑,安灵却并没有把他从身边驱离。因为,很多时候看他在她面前,那卑微,痴心的样子,有的时候还是很受用的,让她觉得是独一无二的,身为女子免不了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看着安灵那副模样,安晟瘪嘴,觉得无趣。最是无情帝王家,帝王家的女人也是同样。一个人为她死了,最大的感受恐怕就是,哎呀,看来那人还有点用处!至于不舍,怕是一点都不会有!

安吉也不再言,直接道,“事已至此,再说其他也没什么意义了。不过,大瀚我们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一会儿我就进宫面见赫连昌,明日我们就起程回昭和!”

对此,安晟倒是很赞同。其实,你别看他嘴巴上说的肯定,可是心里也在担心着那个万一。万一被他们看出了蛛丝马迹。那他现在等于在狼窝里呀!为了小命的万无一失,还是早点离开的好,回到自己地盘,他们就算知道了也鞭长莫及不能拿自己怎么样了。

安灵却觉得不甘,“就这么回去吗?那我颜面往哪搁?”回去肯定会被宫里那些个小蹄子嘲笑的。

“现在不是做意气之争的时候,你这两天给我老实些。”安吉说完,起身,大步走了出去。

安晟看了安灵一眼,完全不走心的安慰道,“我会交代下面的人不要乱说的,所以,你不会太丢脸的。”

这么直白的说出来,安灵脸面有些挂不住,恼火,“二皇兄,你…”

“啊…我有些困了,去小憩一下。”说完,打着哈欠也走了。

徒留安灵一个人跺脚泄愤!

***

韩暮云公主的头衔被收回了,理由为母不慈!

同时,皇后娘娘派宫婢去了韩家,对着韩老夫人重重斥了一番,说她教女不善,辱没了韩家一门忠烈的荣耀。算是皇家对蔺芊墨被伤害一事做了出态度。

而韩老夫人被斥,却并未撤回一品诰命夫人的头衔。这也表示了,皇上仍然感念韩家父子的功劳。

不过,蔺恒就没那么幸运了。皇上在朝堂之上当着众百官的面,不但开口斥了蔺恒,说他教妻无方,治家不严。并罢了他侍郎的职位,贬为翰林院编修!

同时,刑部程文治下不严各自查办,其子程曦教妻不善,剥夺科举权利终身。而其妻韩氏暮莺恶行令人发指,不过念其是韩琦招之女的份上,饶其一命!但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良字消,赐贱民一列,包括韩氏二女韩暮烟,均为贱民。

皇家态度一出,皇上圣旨一下,瞬时在京城引起一片骚动!

韩家算是彻底倒了,臭了。从今以后怕是无人再敢与之交好,恐怕还会成为京城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对象!同时开始议论纷纷…。

“韩琦招要是知道,他和他儿子用性命换来的荣耀结果却被自己的妻子和女儿败坏到这种境地,不知道会不会气的从棺材里爬出来!”

“爬出来是不可能的!不过,死不瞑目是一定的!”

“都说虎父无犬女,韩琦招的胆色不但传到了儿子身上,同时也传到了女儿的身上呀!不过,他儿子有胆子是去杀敌了。可他女儿的胆子都用在了害人之上,害的还是血亲之人!啧啧…蛇蝎心肠真是完全不足以形容她们呀!”

“特别是那个韩暮烟,先是大胆妄为的谋算九皇爷,又心狠手辣的谋害自己外孙女,真是…。够毒呀!”

“过去我还好奇过,九皇爷为什么放着这么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一点都不怜惜,一个人生生离京城八年呢?现在我算是明白了,恐怕九爷早就知道了当初自己是被算计,所以,一气之下才会离开的。”

“想我,曾经还为韩暮烟不值过,现在…。我呸,真是瞎了眼了我!”

“我们应该庆幸,幸亏自己没娶到这样的婆娘,不然,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被九皇爷休了,真是该…一点儿都不亏的慌!”

“这样两个恶毒的两个人,处死了都不冤!”

“人家爹积德,皇上仁善,再说了,那芊墨郡主不是也没死吗?所以,都网开一面!不过,成了贱民,她们以后的日子也不好过就是了!”

韩家,最后结果,引来一片唾弃!

凤家

蔺毅谨坐在蔺芊墨身边,看着她,柔声道,“墨儿,今天感觉怎么样?”

“嘴里是苦的,身上是疼的!滋味不太好。”

“明天应该就会好些了,你再坚持坚持!”

“在坚持,连上厕所都在坚持!”受伤什么的,上厕所最痛苦了,管你哪里受伤,上厕所必须那个姿势,太折磨了!

蔺毅谨听了,嘴巴动了动,最后…。“咳咳…。”

蔺毅谨不好接话不要紧,能听她说就好。以前受伤了吃了苦没地方倒苦水,自然能忍不能忍的都要沉默。可现在不同了,有人关心,一定要说个够。

“三碗治伤的,三碗补血的,一天六碗汤汤水水,肚子是饱了,可饭是什么滋味是一点儿都感觉不到了。六碗灌进肚子里,接下来就剩下不停的上厕所了!”蔺芊墨感觉忧伤,“不是说都是草药吗?我直接吃干的行吗?还有补血的,我直接啃干的好吗?”

“这个…。”蔺毅谨觉得大概不行,可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陈御医,这个吃干的可以吗?”

陈御医对这样白目的问题,尽量保持心态平和,面部温和,“这个嘛!恐怕…。”

“吃干的,上大的,你愿意吗?”

这直白的粗陋的话一出,陈御医嘴巴狠狠抽了一下,埋头开始做事儿,避免脸上出现大不敬的表情。

蔺毅谨:……实话总是不那么美好!而不加掩饰的实话,更让人受不了。特别是看着凤璟那绝美俊颜,听着着…干的,大的词语,更加觉得…

蔺毅谨现在仍然无法适应凤郡王的另类的率真!

蔺芊墨干笑,现实总是残忍,“还是喝汤药吧!滋补,挺好,挺好!”

凤璟看着蔺芊墨那干巴巴的表情,神色淡淡,抬脚在她身边坐下,看着她,风轻云淡开口,“今天怎么样?”

“还…。”回应的话还未说完,凤璟又不疾不徐的加了一句后缀。

“想我了没!”

蔺毅谨:…。

蔺芊墨:…。伸手挖挖耳朵,她幻听!

“嘶…。”陈御医倒是及时的发出了点儿声音。

蔺芊墨转眸,看陈御医捂着手指,表情扭曲!可怜的御医,剪到手了!

这就是个现成的教训呀!以后在凤郡王的面前一定不能玩儿危险物品。

“陈御医,你就算没想郡王爷,他应该也不会怪罪你的,您老不要紧张!”蔺芊墨劝慰道。

陈御医听言,感觉手更疼了,赶紧起身,“郡王爷,下官去看看郡主的药煎好了没?”说完,不待凤璟开口,人就抱着手疾步跑出去了。

“郡王爷,他害羞,跑了!”

蔺毅谨:…。

凤璟看了她一眼,淡淡道,“无碍,还会回来的!”

蔺毅谨:…。他是该对郡王黑脸,说一句,怎么可以当着他和妹妹的面,对其他人说想呢?还是说,他该对着自己妹妹说一句,都是误会,郡王爷那句话是对你说的!

他该说哪一种呢?蔺毅谨轻咳一声,开口了,“郡王爷,今天下朝好早呀!”

蔺芊墨听了,抿嘴笑!如果可以,她真不想笑,可蔺毅谨那表情不自然的都不协调了,她忍不住。娘的,笑一下,身上好痛!

“马上要成亲了,要准备的东西挺好,我就早些回来了!”

蔺芊墨听了眨眼,“成亲吗?”

“你想反悔吗?”

“没有,没有,就是想问一句,是跟我吧!”

“不然呢?难道是跟陈御医!”

“呵…呵呵…那,我们同喜,同喜呀!”

“嗯!”

“不过,日子在哪一天?”

“后天!”

“呃…!可我现在的身体情况…?”

“洞房确实有些困难!”

蔺芊墨:…。这句话是说你自己吧!

“所以,今天再加两碗药!”

“为什么?”六碗变八碗,那要上多少次厕所?呜…凌迟一般的感觉!好绝望。

“刚才听到本郡王的话,看到你挖耳朵了,有听不清的隐患!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早作治疗比较好!”凤璟说的不咸不淡,体贴入微,理直气壮。

“我…我就是耳朵有些痒!”

“这么说,刚才我说的话,你都听清楚了!”

“呃…”现在,问题来了,是吃药,还是说点什么!

蔺毅谨看着,同样觉得问题来了,他妹妹这是要被吃的死死的节奏呀!

“看来…。”

“我想郡王爷了!”

凤璟听了扬眉,“以后这话不好说的如此直白,我会感到手足无措!”

蔺芊墨:……

蔺毅谨抚额!他是护着?还是听着?

“都想我什么了?”

“我害羞,不想说了!”

“此时无声胜有声,我感觉的到!”凤璟说完,看着兄妹两完全消化不良的表情,淡淡道,“今天表现好,多给两个蜜饯吃。”说完,走了!

蔺芊墨瘪嘴,看着蔺毅谨自我安慰道,“哥,比起跟郡王爷说话,我忽然觉得其实上厕所也并不是很痛苦!”

“这…。这样也挺好!”蔺毅谨昧着良心道,其实他感觉都痛苦!

“哥,我感觉我可能真的伤到头了!”

闻言,蔺毅谨一惊,紧声道,“哪里疼了吗?”

“疼倒是没有,我就是感觉我现在好像变笨了!”

蔺毅谨听了心里松了口气,安慰道,“你没变笨,主要是凤郡王太…太强势了!”其实,蔺毅谨更想说,是犀利的有些无耻了!更重要的是,那明明小意的话,他生生搞得像是逼供一样,威胁利诱都用上了!

蔺芊墨听了叹了口气,闪婚什么的果然很有风险呀!初见时,她明明感觉凤璟是个冷清,寡淡的人。可接触处才真正了解,他其实是个厚黑的呀!看人看脸,坑死个人。

九皇府

看着坐在亭子里同以往一样独自下棋的赫连逸,影七心情沉重。同是下棋,可心境恐怕跟过去完全不同。以前主子下棋是为想事,是为消遣。下几局就会休息。可这次,主子已经对着棋盘一天了,且不是为想事,不是为消遣。而是在想某个人吧!

可主子却不宜再去探望。因为这个时候如若还表现在意,对于蔺芊墨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如若想蔺芊墨安全一些,主子这个时候要做的是表现出对蔺芊墨的嫌弃,因为她满身的伤疤!

同时,还要表现出对国公府的不满。因为凤璟曾经的毫不退让的争夺!

蔺芊墨他可以不要,就算是他主动不要的,可面子却不能失!这,才是主子最该有的反应。就算赫连昌怀疑,也必须这样做,因为总是要做出一种态度,而这是最合适的!

影七为自己主子这种默默的隐忍,无声的守护,感到心里发酸。为赫连逸感到委屈!

曾经爱慕主子的,为了那所谓的爱,谋算他!

而现在,主子爱慕的,为了那所谓的自由,却又不愿意跟着他!

影七此刻感觉,女人总是自私,而受到伤害的总是主子!

“主子!”影儿,飞身出现在赫连逸身前!

“嗯!”赫连逸静静的看着棋盘头也未抬,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刚宫里传来消息,昭和大皇子等人准备明日启程回昭和!”

闻言,赫连逸神色无丝毫波动,看不出丝毫情绪道,“皇上怎么说?”

“皇上说…”影二停顿,犹豫了一下才道,“皇上让他们两日后再走!”

赫连逸听言,拿着棋子的手微微一顿,沉默片刻,才开口“是要他们参加过凤郡王的大婚吗?”

“是…。不过,昭和大皇子推拒了,态度很是坚决,说不想看到昭和公主失落伤心的样子。皇上见此,也没有再强求。已经答应,明日举办宫宴,送他们离开。”

“嗯!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对于凤璟和蔺芊墨大婚,赫连逸虽然脸上什么也没表现出。可影七却是不用探究也知道,主子的心情绝对称不上好!

“主子,凤郡王身体不行。芊墨郡主就算是和他成婚也不过是有名无实。所以,等到芊墨郡主离开的后,主子如果仍然想,还…。”

“影七!”

“属下在!”

“你先下去吧!”

影七听言,嘴巴动了动,最终低头,“是!”

影七退下,安静下来。赫连逸放下手里的棋子,静静发呆!

缘分真的是奇妙的东西。不然,为什么他的努力,最后的结果却总是与蔺芊墨的擦身而过,他放手一次,却铸造了她和凤璟的开始。

而他的用心的谋划,在最后遗旨拿出之时,得到的却是她受伤命悬一线的结果!

或许,在他为了避免麻烦,答应韩暮烟做九皇妃的时候。他和蔺芊墨就已注定错过。

他的犹豫,她的抵触,都是因此而起。有了这样的前因,才造成了现在的结果。

在感情的道路上,果然没有太多机会给你。就连他亦是…

蔺家

蔺恒在被皇上斥责,并被降职以后,整个人都处于暴走之中,可他却什么也没做,忍下了脑子里面那各种凌迟韩暮云的想法。

因为,知道这个时候就算是再恨也不能轻举妄动。因为,凤家的护卫还在。因为,他知道那些个看他不顺的人,这个时候一定在暗中盯着他,时刻等着再捅他一刀子。

他这个时候敢对韩暮云出手,那就是对皇上的旨意不满的表现。所以,他必须忍,并且还要做出好好反省的姿态。

继而,为了以后还能有翻身的机会。蔺恒咬碎了牙齿,回府后就去了书房,认真的反省去了!

而韩暮云在公主头衔被收回的那一刻,才知道她的两个好妹妹做了什么!在清楚的那一瞬间,韩暮云自杀的念头瞬时涌出。不是因为吃惊她们的做法,不是因为心疼谁。只是因为恨,因为太过丢脸…。

两个妹妹做下如此恶毒之事,自己女儿惨遭如此迫害!而她作为姐姐,作为母亲,却为了自己相公的恶言,进宫诉委屈去了?呵呵…。多可笑!

从前,她冷待蔺芊墨,外人还可说是因为蔺芊墨太混,自己太不容易。可以后呢?她的一句委屈,让人清楚看到了她作为人母是做梦的自私,多么的冷酷!

蔺芊墨是郡王妃了,从此成为众人争相恭维,巴结,同情的对象。而她…。人们以前是如何嘲弄蔺芊墨的,以后就会如何非议她。她成了京城众人取乐的笑话…。

想到以后将面临的处境,韩暮云浑身发冷,却又忍不住想笑,“报应不爽,报应不爽呀,哈哈…。”

在韩暮云自嘲间,蔺纤柔猛然冲了进来,看到她急声叫道,“你被收回公主头衔这是怎么回事儿?父亲被降职又是怎么回事儿?这些是不是真的?怎么忽然会这样,为什么…。”

“是真的,都是真的!”

确定了,蔺纤柔瞬时激动了起来,无法接受,难以置信,“为什么会这样?你做错什么了?还有父亲,他…。”

“胡嬷嬷,带四小姐回去!”

“四小姐…。”

“还没告诉我原因,为什么赶我走?”

“柔儿,我这个时候不想说。”韩暮云强忍着自己的心情,尽量温和道。

“为什么不想说?是不是你做了什么惹得皇后皇上不高兴的事情?到底是什么事…?”

韩暮云听着,看着蔺纤柔打破沙锅问到底,却在意的只是她犯了什么错。对于她这个娘如何,此刻好不好,却是一句未问,关心更是丝毫看不到。

看着这个从小被她捧在手心里呵护大的女儿,在她面临困境,不堪时的反应。韩暮云忽然感到悲凉而绝望…。

“你说话呀!为什么不吭声?”对于韩暮云的沉默,蔺纤柔焦灼,也憋火!

“我没什么要说的,你走吧!”

“娘…”

“滚!”

一个滚字,蔺纤柔瞪大了眼,眼圈瞬时红了,不能相信的看着韩暮云,“你…你让我滚…”

“滚,都给我…。”

韩暮云的话未落下,韩老夫人身边的邓嬷嬷忽然冲了进来,“大小姐,大小姐,不好了…。”跑进去,喘着粗气,不等韩暮云开口,就慌乱道,“大小姐,你赶紧回去吧,老夫人她中风了…”

邓嬷嬷话落,屋内本紧绷的气氛瞬时一滞!

韩暮云怔怔,“你…。你说什么?”

“中风了?外祖母为什么突然会中风?”蔺纤柔也被吓到了。

邓嬷嬷这个时候也顾不上她们的心情,更顾不上犹豫,也没那个心情去修饰,直白不讳道,“吴家把三小姐休了,三小姐回到韩家就跟二小姐起了冲突,两人说着说着就动手了。三小姐情绪激动,二小姐出手过重,一来二去,三小姐就见红了。看到血,找大夫一探才知道三小姐她怀了身子了。老奴等不敢再让二小姐靠近三小姐,就把她给拉开了,老夫人命人暂时把二小姐给关起来,可…。”

邓嬷嬷说了一大串,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蔺纤柔却是急的不行,厉声道,“你赶紧说呀!喘什么气呀!”

这话说的多不讲理,不喘气,让她死呀!邓嬷嬷心里觉得有些憋火,不过忍下了,深吸一口气道,“可二小姐她不知道怎么跑出来了,并且…。并且还跑到了吴家,跟三姑爷睡在了一起!老夫人知道后,一个没抗住,人就倒下了。”

邓嬷嬷说完,蔺纤柔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心里却觉得阵阵恶心!

韩暮云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韩家现在,没有不堪,只有更加不堪!

因为凤家的护卫守着,导致蔺家除了蔺相,蔺恒之外。其余之人,对于蔺芊墨受伤之后的事情一无所知。现在,忽然之间全部铺开,蔺家瞬时炸锅了!

翌日*皇宫

赫连昌刚起,顺喜儿就欲言又止的站了他眼前。

“什么事?说?”

“回皇上,刚才皇家庄园的护卫来报,说昭和公主昨天傍晚外出,直到今天凌晨还未归来!”

闻言,赫连昌眉头皱了起来,“怎么回事儿?”

“暗卫正在查探,还没得到结果!”

“一个大活人在眼皮子底下不见了,那些护卫是干什么吃的?”赫连昌冒火。昭和的公主在京城不见了,这岂不是在打他这个皇上的脸吗?

顺喜儿听了,低头没敢说话。

“龙卫!”

“主子!”

“带上人去找!”

“是!”

龙卫刚出去,这边护卫就传来了昭和公主的消息。

而赫连昌听到禀报,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