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不再爱,亦不怨/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昭和公主和刑部大人有了首尾?这是真的吗?”

“嘘,你小声点儿!”

“知道了,知道了,快说说,怎么回事儿呀?”

“据说是在酒楼无意中碰到的。刑部大人程文…哦,他现在已经不是刑部大人了,就程文因为被皇上革职了,就去酒楼买醉。然后,昭和公主也去了,两人见面,就相互寒暄了几句!”

“哎呀,你直接说重点!两人是怎么搞在一起的?”

“重点就是昭和公主邀程文同桌用饭,程文应了,然后两个人喝醉了,然后…。睡了!”

小伙伴听得瞠目结舌,“在酒楼睡了?”

“在酒楼睡了!”

“昭和公主身边就没丫头吗?都没拦着吗?就这么…。”

“丫头被打发出去了,在外面等着等着睡着了!”

“那小二呢?”

“昭和公主没召唤,他们哪里敢轻易进去打搅…。”

几个听众听完,表情各种猥琐,唏嘘!

砸吧砸吧嘴,咽口水,脸上带着猥琐的笑,“都说昭和人狂野,奔放,看来这话果然是一点儿没错呀!在酒楼…。嘿嘿…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一场艳遇,这程文也算是官场失意的补偿吧!”为程文的艳福感到羡慕。

有人却是为凤璟庆幸,“幸亏昭和公主没做郡王妃。不然…就凤郡王的身体状况,再加上昭和公主这耐不住寂寞的豪放性子,恐怕…。凤郡王头上的帽子能压弯了脖子!”

“你们说,这程文睡了公主,程夫人要怎么办呀?休了吗?”

“谁知道呢?”

“皇上看在昭和公主的面上,会不会恢复程文的官职呀?”

“难说!”

“不用猜,应该很快就会知道消息的,我们就等着看乐子就好!”

“最近京城可是越来越热闹了,事情一件接着一件,乐子看不完呀!”

“明天郡王爷和芊墨郡主大婚,又有热闹看了!”

茶余饭后,闲着无聊,说说闲话,聊聊是非,一大消遣!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特别有些事情传到一众人闲人耳里。那传播的速度绝对超出你想象。想遮掩,绝不可能…

凤家

凤璟听到这消息,没什么表情,也什么都没说。而在给蔺芊墨喂药的时候,看她无聊,很是顺便的说了一句,“昨晚昭和公主和原刑部大人程文洞房了!”

蔺芊墨听了眨眼,有些惊,更多疑惑,“昭和公主和程文?这么速度,他们肯定是一见钟情!”只是,这中间肯定有一个很曲折的过程,不足为外人道的过程。

“嗯!所以,迫不及待在酒楼里洞房了!”

蔺芊墨觉得这劲爆消息压过了嘴巴里的苦,眼睛发亮,“酒楼洞房?”好狂野!

看着蔺芊墨那乍然晶亮的眼眸,凤璟眉头微动,“你喜欢?”

“我喜欢听!”蔺芊墨白了他一眼,很感兴趣,八卦道,“然后呢?接下来呢?”

“然后吗?”凤璟眼底划过一抹暗色,怕是没有以后了!

“他们什么时候成的亲呀?”

“没成亲!”

“先洞房,后成亲!他们这步奏,好奔放!”

“你喜欢?”

对这问题,蔺芊墨避而不答,只是饶有趣味道,“年轻,貌美,身材也火辣…。程大人昨天晚上一定很幸福!”

“他儿子程曦应该也很幸福!”

蔺芊墨听了,嘴巴歪了歪,脑子即可也跟着邪恶的歪了,神色不定,“难道…。他们一起洞房的?”

“嗯!”

蔺芊墨张口结舌,口味真重…

“程曦和韩暮烟,应该很快就会办喜事儿了!”

“程曦和韩暮烟?”不是三人行,而是…跟韩暮烟!这两者,那个更让人吃惊!

凤璟看着蔺芊墨惊疑不定的神色,蓦然察觉到了什么,眼睛眯了眯,淡淡道,“你刚才说的一起洞房?指的是什么…?”

蔺芊墨不明所以的看着凤璟,“一起就是老子洞房,儿子也洞房呀!能有什么?”

“程曦跟韩暮烟,你并不知。又哪里来的一起?”

忽悠凤璟果然不可能!看他那探究的样子,蔺芊墨抿嘴一笑,“嘿嘿…。我以为程家父子一起跟昭和公主洞房了!嘿。嘿嘿…”

凤璟听了把碗放下,俯身,靠近,静静的看着蔺芊墨,带着一丝好奇,满满探究,“这样的想法是怎么冒出来的?”

“一时邪恶就冒出来了!”

“一般人就是再邪恶,也生不出这种邪靡的想法!”

蔺芊墨听言,抬首,四十五度角,明媚而忧伤,羞愧又失落,“我果然伤到头了,想法越来越不一般了!”

“所以,我上次亲你的时候,你就流鼻血了!”凤璟问的随意,清清淡淡的声音,却透着一股别样的魅惑,“当时在想什么?”

“什么都没想!”

“是吗?”

“嗯!”

“那,你要不要亲回来?”凤璟说着,又靠近了一些。

“郡王爷,药凉了!”

“你这是害羞了?还是有贼心没贼胆?”

“你喂我一口药,我就告诉你!”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起身,拿起碗舀了一勺药送到她口中,然后看到蔺芊墨对他勾了勾手指,示意他靠近!

凤璟看着却是一点靠近的意思都没有,双手抱胸,嘴角微勾,“你想亲我,然后把药吐到我口中!”

“咳咳…。”一不小心呛了!

“你把药咽了,本郡王可以勉为其难让你亲一下!”

“咳咳咳咳…。”该死的,咳的全身被牵动,胸口好痛。蔺芊墨憋闷。她跟一个男人比什么脸皮,呜…全身都是痛的,满嘴都是苦的。

看蔺芊墨小脸儿都扭曲了,凤璟贴心给她擦去嘴角的药汁,颇为无奈道,“这么激动该如何是好!我又没说不让你亲。”

听着凤璟的话,蔺芊墨就一个感觉,她一定好好吃药,尽快的恢复,一天哪怕是八碗药她也喝得下。不想被凤某人给气死呀!

看着蔺芊墨那憋闷的表情,凤璟嘴角的笑意清晰。这样生动,比昏迷不醒时让人看着心里舒服多了!

皇家山庄

昭和二皇子安晟看着安灵,脸色不是很好看,“你怎么会给那程文搞在一起?”

这直白粗蛮的质问,让安灵事出后本就阴沉的脸色变得更加阴寒,“安晟,我在你眼里就那么蠢吗?难道你认为我看上程文这样一个地位卑微的大瀚官员?”

“不蠢怎么跟他搞一块儿?”安晟冷哼。

“我说了,我是被人算计了,是被人给谋算了!”安灵沉怒,暴躁道。

“那谋算你的是谁?算计你的又谁?”

“我要是知道还会在这里跟你废话!”安灵恼火,要是知道是谁,她早就把人拿下给千刀万剐来泄恨了。

其实,安晟也知道这件事儿安灵肯定是被人给算计了。不然,就凭安灵这心高气傲的性子,怎么也看不上程文那已进四十的老头子。

安晟正想着,忽然看到安灵拿起鞭子,往外走去!

“你干什么去?”

“找到算计我的人,然后活刮了他!”

安晟听言,即可伸手把她拉住,皱眉,“这个时候你就安分点吧!别在给我闹事儿了!”

安灵儿听到这话心里怒吼更炙了,看着安晟,横眉冷目,“我现在被人算计,被人羞辱?你竟然还说我闹事儿?安晟,我知道,我们虽然是兄妹,可你我之间没并有多少兄妹情谊。所以,我也不指望你替我去讨回公道。我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你少干预!”

安晟听了手却没松开,眼神冷漠,沉沉一笑,“你不指望我是对的,因为我确实没想过给你讨回公道什么的,你自己做下的蠢事儿,我可没兴致给你收拾烂摊子。”

“既然如此,那就松手!”安灵心里怒,不过,除了怒也没有其他特别的感觉。因为,皇家本来就是如此,利益面前他们是兄妹。而灾祸面前,他们立马就可以翻脸。如果今天出事儿的是安晟,她同样的态度也会和安晟一样。

“安灵,如果是在昭和你怎么丢脸我都懒得管。可在这里不行,这里是大瀚,我还要顾及我一份颜面。所以,你现在给我老实待着,等着。大皇兄已经进宫面见皇上了,想来很快就会给你一个说法!”

“大瀚皇帝能给我什么说法!难不成还会把一切的错推到他大瀚官员的身上去。”安灵咬牙,狠狠道,“让他做主,最后的结果不外乎斥责那狗男人几句,然后,让我嫁给他给妻!”

这一点儿,安灵倒是一点儿没想错!大瀚的官员,昭和的公主两人有了不轨之事。让大瀚的皇上来主持公道。不用说,错的自然是别国的人。他本国的臣民,可都是老实本分的!而龌蹉的,不堪的肯定都是别国的,这一点儿绝对不容置疑!

这一点安晟自然也清楚。恐怕连安灵是被人算计的这一点儿,赫连昌也是心知肚明。可他却绝对不会承认,就算恳求他查探,也不过是装模作样一番,最后仍然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安灵的身上来。

因为,昭和公主在大瀚出了事儿,这牵扯的不止是颜面问题,还有不依不饶的隐患。要是承认了是大瀚官员的错,那昭和要是以此为由头,趁此对大瀚提出什么请求该怎么办?就这一点儿,赫连昌就不会承认!

安晟心里通透,看着安灵面无表情道,“你不愿意嫁也可以不嫁!”

“就算不嫁,这份屈辱我不能就这样咽下。松手…”

“这里是大瀚,你就算去查,也绝对会查到什么。而这份羞辱,就算在难忍你也只能咽下。你怪不得别人,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小心!”

“安晟,你少在这里跟我说风凉话。”

“我说的是事实!”

“你…。”

“大皇子,安!”

听到外面的请安声,安灵,安晟抬头看向门口处。

安吉阴着一张脸走了进来,看到安灵脸色更暗了几分!

“皇兄,大瀚皇上怎么说?”安晟开口。

“安灵被封为郡主,赐婚程文,择日完婚!”

闻言,安晟皱眉!郡主?这是给昭和一个面子,一个台阶吗?

郡主的头衔,对于安灵这位公主来说,她完全不屑一顾。

“赐婚?让我嫁给那个狗男人?绝对不可能…”

“皇上甚至已下,容不得你说不!”

“我是昭和的公主,大瀚皇帝的圣旨,本公主可从可不从。我现在就进宫…”

“对大瀚,昭和是俯首称臣之国。君有令,臣必从!”对这一事实,安吉虽不甘,可却必须承认,认清事实。

“我不管,反正让我嫁给那样的男人,绝不可能!我丢不起那个脸…”

安吉听言,看着安灵面无表情,沉声道,“或许,当初我应该坚持自己的意见,不应该让你跟着来!”

闻言,安灵脸色微变,“大皇兄,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呆带你来果然是个错误!一事无成,反拖后腿!”

“安吉,你…。”

“来人,带公主回房!好好看守,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让公子离开房门一步,谁敢违背,小心你们的狗命!”

“是!”

“安吉…大皇兄…放开我…”

“公主,别让我们为难!”

“滚开,滚开…敢碰本公主,不想要命了,给我…呃…”安灵训斥的话说到一半儿,两眼一翻,晕了过去。

安吉收回自己的手,沉沉看了安灵一眼,“带她进去!”

“是!”

安灵被带走,屋内静了下来!

安晟看了一眼,神色无丝毫不动,转头看着安吉道,“皇兄,我们什么时候启程?”

“安灵大婚之后!”

安晟听言,眉头皱的更紧了!

安吉看着安晟的表情,眼底划过什么,而后垂眸,遮住眼中风云变幻的神色。

三皇子府

“听说,蔺芊墨受伤,因身留下各种疤痕,所以被九爷嫌弃了!”赫连珏抚着酒杯,饶有趣味问。

“是!”

赫连珏听了勾唇,“如此,父皇想要的东西怕是也随着落空了吧!”

凛一垂眸,沉默!

赫连珏也不需要他回答,晃了晃酒杯,勾唇一笑,“凤郡王倒是挺深情的,就这样了也不嫌弃。”

“蔺芊墨是韩琪招的外孙女,又是皇上赐婚,有两重原因在。这门亲事,凤家无法违背!不然,恐会遭人非议,被说背信弃义!”

赫连珏听了,笑容染上嘲弄,“那韩暮烟和韩暮莺还是韩琦招的女儿呢!现在她们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怎么没见国公府的护着一分呢?”

“她们…。心狠毒辣,残害至亲。现在落得这样的下场都是罪有应得,国公爷在皇上面前已经求过情,请求皇上对她们从轻发落罗。如此,也算情至意尽了!”

赫连珏听言,挑眉,“你是这么想的?”

“这是属下从外面那些人的口中听来的!”

赫连珏笑了笑,“国公府总是这么大仁大义!”

看着赫连珏沉黑的眼眸,凛一听出来这句夸赞里的不以为然。

因为,赫连珏也是一点儿都没掩饰他脸上的讽刺。什么仁至义尽?哼,国公府的维护,从来都是因人而异!看来,凤璟的不嫌弃,国公府的维护,都潜在的说明了,蔺芊墨对于他们来说是有用之人了!

倒是九爷,对蔺芊墨的放弃。作为一个男人,嫌弃一个满身是疤的女人,好像是在情理之中。可…。九皇爷是那种只看重表面的人吗?如果是,当初他就不会放着容颜绝美,身姿妖娆的韩暮烟八年不闻不问,不沾染一分了!

恐怕,这所谓的放弃,有着不得不为之的理由在其中吧!而,能让九爷妥协的理由是什么呢?

赫连珏眼睛微眯,若有所思…。

韩暮烟忽然失贞,昭和公主忽然失身,对象还是程家父子。这个治下不严,让犯人从牢房逃窜,直接害的蔺芊墨受伤之人…

这其中,赫连珏直觉感到有一种隐晦的关联。可,会是什么呢?

“九爷的回归,让京城变得越来越有趣了!本殿下看不透的事情真是越来越多了…。”

凛一听到这句轻喃,不是太了解其中的含义。

“凛一!”

“殿下!”

“你把贺礼准备一下,明日凤郡王大婚,本殿下也去凑凑热闹去!”

闻言,凛一有些犹豫,“殿下要去?”

“本殿只是凑热闹,纯粹凑热闹,绝对不会去抢亲的,你放心!”

“属下这就去准备!”说完,飞身离去。

赫连珏看着凛一离开的背影,一口饮尽杯中酒,把玩着空空的酒杯,嗤笑,“九爷都没得到的人,我要是还惦记着,那才是自讨没趣!儿女情长,不过是需要,谁还动真心,这种傻事儿,我可不会做…。”

感情之事,对于皇家之人不过是一份情趣,赫连珏也觉得这样挺好,不用费心,不用费神!只是…。

偶尔想到那个站在高台之上,骄傲,霸道,熟悉却又陌生的女孩时…。心里莫名生出一股怅然若失之感!

想着,赫连珏垂眸,“无论是什么,不探究都是无!而对于蔺芊墨,已不想探究…。”

凤家

“墨儿,明天是你和凤璟成亲的日子。所以,今天必须回蔺家,然后从蔺家出门。”

“嗯,我知道!”

“回去你就住我以前的院子,我都收拾好了!”

“好!”

“国公爷和凤老夫人哪里我都已经去谢过了,他们说来日方长,以后机会多的是,现在你身体不方便就不用特意过去,”

“嗯!”

“马车我都备好了在府外。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

“行!”

有个这么听话的妹妹,蔺毅谨觉得他以后要费心的地方肯定还有很多,不过,这种感觉真好!

脸上露出一丝笑意,抬手揉了揉蔺芊墨柔软的发丝,“走吧!哥哥抱你过去!”

“嗯!”

蔺毅谨小心的把蔺芊墨打横抱在怀里,“如果有哪里不舒服,就赶紧说!”

“很好,很好!”

“真的没有哪里不舒服?”

“很好,很好!”

蔺毅谨听了,好笑,“你现在就会说好了呀!”

“我也想挑点不好出来。奈何,哥哥处处都好,让我很是为难呀!”

“小马屁精!”

“你不喜欢听?”

“喜欢的不得了!”

蔺芊墨听着,叹了一口气,“跟你说话,我才感觉,其实我是真的没傻!只是,为什么我一点儿都不感觉安慰呢?”

“那是因为你感觉,我跟凤郡王相比,怎么脑子差了那么多呢!”

“你这么一坦白,我更忧伤了!武斗不行,文斗不行,我们好歹命!”受欺压的命。

“其实,我们有一样比凤郡王强!”

“真的?我们身上还有这存在,是什么?”

“我们比他傻呀!”

蔺芊墨:…。

看蔺芊墨那无语的表情,蔺毅谨抹汗,轻咳一声,“我就是说了一句实话!”

“就是因为是实话,才更令人忧伤!”蔺芊墨幽幽道,“哥,以后这样的实诚话,你尽量不说,听多了会令人抑郁的!”

“好!”

兄妹两个说着话,不急不缓走出凤璟的院子。

看兄妹二人身影消失,国公爷跟凤璟从一颗百年大树后走出来。

“真的不去送送!”

“祖母说,成亲前一天最好不要见面,不吉利!”

“你什么时候也这么守规矩了?”

“一直守规矩!”对她也就亲了两次,动手一次也没有。

国公爷横了他一眼,觉得这句话就是个笑话,不过他不跟凤璟缠这个,说多了,憋气的会是他自己。只是,想着刚才来蔺家两兄妹的对话,国公爷看着凤璟满是好奇,探究,八卦道,“你欺负人家小姑娘了!”

“没有!”凤璟睁着眼睛,风轻云淡,面不改色的说着瞎话!

“说谎!”

被捅破,凤璟也不辩驳!

“说吧!都对人家做了什么了?”

凤璟不答,只是淡淡道,“女人跟男人,天生存在的优势除了力量,还有一样!”

“是什么?”

“脸皮!”

“什么意思?”

看国公爷不明所以,凤璟不咸不淡道,“我什么也没做,就是偶尔跟她比比脸皮!”

国公爷听了哼笑,“就你这面瘫样儿,谁能比得过!”

对于国公爷的嘲弄,凤璟面色浅淡,“张弛有度,投其所好,攻心不备,是为上策!看来没错!”

“你小子,你是娶媳妇儿还是上战场呀?”

“无论是什么,想取得收获,用心总是没错!”

“你确定是用心,不是用计?”

“徐徐图之为用心,强硬获取为用计!前者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极大的耐性。而后者,杀伐决断即可得到。只是,最后的结果却不会尽如人意。”

国公爷听完,一挥袖,“我不想听了!你赶紧把身体给我资好是正道。女人,你再用心,不睡了也不会跟你一条心,这是王道!”说完,抬脚走人了!

凤璟听了眉头微动,“身体好了,可谓双管齐下,更好!”

***

坐在马车里听着外面喧闹的声音,透过车帘一角看着外面熙熙攘攘,川里不息的人群,蔺芊墨有一种很踏实的感觉。

蔺毅谨看着,淡淡道,“京城还是这么热闹!”

“是呀!”

“这就是生活呀!”

“这就是活着的感觉呀!”

兄妹两个异口同声开口,只是说出的话却各有感悟。

蔺毅谨笑了笑,“以后,我们要更加努力的活着!”

“这是自…。”

蔺芊墨的话未说完,马车忽然停下,外面请安的声音传来,“见过九皇爷!”

“嗯!起来吧!”

“谢九爷!”

听到这声音,蔺芊墨眼帘微动,蔺毅谨看了蔺芊墨一眼,看她神色无异,拍了拍她的手,起身,抬脚走下马车,对着外面,骑在骏马之上满身尊贵的男子,俯身,单膝跪地,“见过九爷!”

看到蔺毅谨,赫连逸扫了一眼马车,眼帘微颤,随即又恢复无常,淡淡道,“蔺公子,起来吧!”

“是!”

蔺毅谨起身,赫连逸什么没再说,骑马继续向前,在跟马车擦身而过的刹那,车帘被风吹开一角,那一瞬间,蔺芊墨仍显苍白,明显消瘦的脸颊落入眼底。

同时,赫连逸那依旧俊美,温和的面容亦映入蔺芊墨眼帘。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略带压抑,一个却是依旧平和。而后,赫连逸率先移开视线,神色不动,策马离开。

蔺芊墨垂下眼帘,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笑意,不再爱,亦不怨,一切回到最初,这样真的很好…。



“郡王,皇家山庄出事儿了!”

凤璟听了,从床上坐起,绝美的面容在烛光的映照下,昏黄,朦胧,隐晦不明,“出什么事儿了?”声音透着一股刚醒来的慵懒,暗哑。

“昭和公主死了!”

凤璟闻言,眉头微挑,眼里却无丝毫波动,“我知道了,下去吧!”

“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