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梳头/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连昌得在同一时间得到消息,眉头瞬时皱了起来,“人死了?”

“是!”

“怎么死的?可查到了?”

“是自缢。”

闻言,赫连昌神色微动。

顺喜儿不敢探究赫连昌的神色,继续禀报道,“昭和公主身亡以后,在她的床前发现了遗言!”

“上面写什么?”

“遗言上说是不堪自己丢了昭和的脸面,无颜在回昭和面对其父母,既在夜晚时分喂毒自缢了!”

赫连昌闻言,眼睛微眯,带着一丝沉冷,“昭和两位皇子对此什么态度?”

“两位皇子很是心痛,也自责自己没照顾好安灵公主!不过,他们对皇上封昭和公主为郡主的恩典,亦心存感激,只是遗憾安灵少了一份福气!并决定把昭和公主的遗体带回昭和,还请皇上能恩准!”

对于昭和两位皇子把错都揽到自己身上,赫连昌没有丝毫意外之色。只是…最近很多事情总是突然而至,并脱离他的掌控。这让赫连昌感觉很不好!

韩家两女,程家父子,昭和公主!

韩家两女,直接谋害蔺芊墨之人。程家父子间接的帮凶!他们之间,忽然出事儿,虽然看似都是他们各自在折腾。可赫连昌确定这里面,肯定有某些人的推波助澜在其中!因为,他已明确的表现对于韩家,他会亲自动手。

他确实出手了,手段之阴损,一目了然!韩家姐妹反目成仇,以后相互厮杀都不足为奇。还有程家父子,现在落得这种落魄境地,他们怎么可能会轻易饶过韩家两女。

姐妹之间的相互不容,程家对她们的难忍。韩家,程家彼此的战场,且绝对不会轻易战亡的斗场,因为,有人不容许她们轻易死掉。

相互折磨的活着,生不如死的受着!这就是他给予她们的惩罚!

赫连逸的狠,赫连昌早已透彻,既对于韩家女的结果毫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是在意料之宗。只是…昭和公主她突然跟程文有了首尾,还是在酒楼之中。这难道真的只是意外吗?

赫连昌想着冷哼一声,如果他相信这纯粹是意外,那他这帝王的位置也就快做到头了。

只是,算计昭和公主的是谁?为什么他查不到一分?更重要的是,为什么要昭和公主跟程文拴在一起?这其中可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存在?

赫连昌探不到,一时又猜不透,只是凭直觉感到应该和蔺芊墨被伤一事有关!这种模糊不清的状态,对于赫连昌这个帝王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心里大为憋火,他不好过,如何能让别人自在!

“顺喜儿!”

“老奴在!”

“山庄哪里你亲自去一趟,昭和公主的身后事儿,都按照两位皇子的意思走,另代朕表示一下告慰!”

“是!”

“另外,你去把皇后叫来!”

“是!”

顺喜儿领命,疾步离开。

夜半十分,山庄的沉重,宫内的躁动,为京城添了一分紧绷感!

韩家

韩老夫人躺在床上,双眼望着床幔,怔怔失神,眼前不断闪过以前韩琦招还有两个儿子还活着时的种种。

那个时候的韩家,夫诚忠,儿良善,女娇俏;荣耀,地位,亦俱全。家里每天热热闹闹。除外处处显优态!

而那个时候的她,妻凭夫贵,在家得夫敬重,子女环绕;在外受人尊敬,被人恭维,每日安乐逸然,万事无忧!

可之后呢?韩老夫人想着,眼角溢出一抹浑浊的泪花。她期盼的最大荣耀韩家拥有了,她期盼的诰命夫人之人头衔也有了。然却是用丈夫,儿子的性命为代价换来的。

一夕之间她也成了孤寡的夫人,无依的母亲。在那之后,为了守住韩家的荣耀,为了不被人看低,为了让女儿不被人轻视,不被人欺负。她端着一品夫人该有的尊贵,对任何人都不曾示弱,更不轻易低头。

十几年的时间,她小心甚微,亦学会了处心积虑的谋划,处处算计,每日专营!

就算明知道蔺恒跟孟家女之间已有了暧昧,想到了她女儿嫁进去肯定会吃些苦头,夫妻难合心。可她仍然坚持,因为相门的地位,不会委屈了女儿的尊贵。

至于夫妻,不过都是搭伴儿过日子而已,有几个相濡以沫的!靠男人,不如靠那份尊贵来的实在!

还有二女儿,就算明知道她嫁给九皇爷,肯定会有一番曲折,可她最后仍然顺了她的意!因为她舍不下九皇府那份尊崇。只要女儿成了九皇妃,韩家就算无男子撑腰,却同样再无人敢小觑一眼。

所以,她舍了长公主的恩情,为女儿谋求了那份姻缘。她以为,凭着女儿的姿容才情,九皇爷肯定会心动,而曾经的那点小谋算,也会成为小情调!

可最后,她发现,她好像错了!她发现男人并不是都如韩琦招那样,不拘小节实诚红忠厚!他们都会记仇…。

看着两个女儿过的那种日子,她有些怕了。所以,在小女儿的姻缘上,她不再贪妄高门,而是给她找了刑部之子做夫婿。

九爷和蔺恒,她纵然有心,可他们却不是她拿捏得住的。但刑部之子,她可以!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小女儿在三个人中过的算是最好的一个。婆家看重,夫君敬重,哪怕是女儿的小骄纵,他们也会说成娇憨。

本以为,三个女儿中,小女儿会是成幸福的一个。可谁曾想…。她却是最惨的一个!

想着,韩老夫人眼泪的更凶。

夫死子亡,女被休!荣耀,地位,尊从,亦全消!韩家,最终只落得,一片凋零,萧条,声名狼藉无从消!

这就是她十几年的艰辛,十几年的谋划所得到的最后结果吗?

韩家被她搞成这样,可她却只是瘫了,而不死!这是老天对她的厚待,还是惩罚!

守在床边的邓嬷嬷睁开眼睛,看到韩老夫人睁着眼睛,赶紧起身,问,“老夫人,你醒了?可想喝水?”

韩老夫人摇头,“擦脸,给我擦脸…”因为中风,吐字有些不清楚!不过,邓嬷嬷在看到韩老夫人眼角的水色后,很快就会意了话的意思!

“老奴这就去!”

韩老夫人一辈子已经强势习惯了,如今就算心中再悲凉,也不愿意让人看到她的狼狈。

邓嬷嬷回来,仔细的给韩老夫人擦着脸,多余的话也一句不说!伺候韩老夫人这么多年,韩老夫人的秉性她了解的很。她一个奴才的关心,韩老夫人不屑!

“烟儿,莺儿呢?”

听到韩老夫人这种情况下还记挂着两个女儿,邓嬷嬷无声叹了一句,可怜天下父母心!

“回老夫人,三小姐已经在府里歇下了,她身体不便,大夫交代她要好好休养。所以,三小姐才没在老夫人身边久待!”

韩老夫人听了,眼睛看着上面,面部表情不明。养着?莺儿是打算要这个孩子了?留下孩子的目的是什么…。?韩老夫人多少想到了。嘴角溢出一抹不自然的弧度,盈满苦涩!

“二小姐呢?”

“二小姐她…。她去了吴家,没回来!”

韩暮烟跟韩暮莺到了一架后,无视中风的韩老夫人,直接转身去了吴家。这证明了什么?证明了韩暮烟身为女儿的人性。也代表了,她是准备彻底跟三小姐杠上了!什么是破罐子破摔,这就是!

想到韩暮烟的那些个作为,邓嬷嬷只觉得以前她真是瞎眼,竟然觉得韩暮烟是个痴情,可怜的!无心婊子,无良女呀!

韩老夫人听言,面部颤动,双唇抖动,“她…她怎么可以…。去吴家…。”

女儿的忽视,让韩老夫人感到心中悲凉。可心里却不认为这是韩暮烟的错。

因为,她也认定了,韩暮烟会如此都是被休弃的事给刺激的。不然,她的女儿绝对做不出如此羞耻之事,更不会如此狠心对她这个娘亲不管不问!她女儿,是个可怜人!

“老夫人,你可千万不能激动…”邓嬷嬷赶紧,劝慰道,“你要是担心,明天老奴就让人去把二小姐接回来!”

邓嬷嬷这话出,出于意料韩老夫人竟然不说话了!

邓嬷嬷以为,韩老夫人是一时情急,说不出话来,轻声道,“二小姐肯定不是成心的,也是一时气急了才会有此举动的。老夫人您放心,老奴明日定会把二小姐给劝回来的。”

邓嬷嬷说完,韩老夫人半晌没说话。

邓嬷嬷腹诽;捧在手心里的女儿,现在变成这样,老夫人只是中风了,没被气死也算是够命大了!不过,二小姐,三小姐要是再这么折腾下去,可就难说了!

“你…你去把大小姐叫来!”

邓嬷嬷听了,看了一眼外面还漆黑的天色,神色不定,“老夫人,这个时辰蔺家恐怕进不去!”

“要去…”

邓嬷嬷为难,“老夫人,国公府的人现在还在蔺家守着,所以…。”就凭二小姐,三小姐做的事,凤家那些护卫会让她们进去才怪!

闻言,韩老夫人眼底溢出凉意,夹带着愤恨,那是对凤家的不满!

看老夫人如此神色,邓嬷嬷怕她再钻牛角尖,生出什么别的念头,急声道,“而且,今天是芊墨郡主和凤郡王大婚的日子。恐怕大小姐今天也出不来!”

“大婚…送礼,然后,叫她来…。”

见老夫人退了一步,邓嬷嬷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垂首,应是!

蔺家

知晓了韩暮烟,韩暮莺做下的事。清楚了韩暮云的公主头衔为什么没的,了解了蔺恒官职为什么被降的。蔺纤柔差点没晕过去。

一直引以为耀的外祖家,成了不堪的存在!母亲尊贵的身份,是她的底气,也让她倍感优越感。还有父亲的职位,也是她的依仗。可现在…。什么都没了,不但没了,还留下各种病垢,招人议论,非议!

而她这个最受韩家喜欢的外孙女,最得母亲疼爱的小女儿。以前从她们哪里得到的赞美之词,现在恐怕都成了她的污点!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韩暮烟她们都是不堪的,那么,她这个备受她们喜爱的人,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想到这里,蔺纤柔当时对着韩暮云发了一顿脾气。结果…挨了一巴掌,那是韩暮云第一次打她!可对于蔺纤柔来说,却是完全无法承受的…。

当即大闹了一场,结果却是又被蔺恒又打了一巴掌,狠狠训斥了一顿,并责令婆子把她关了起来。

那一刻,蔺纤柔有种被所有人背叛,厌弃,天塌地陷的感觉。那一瞬,寻死的念头都出现了。然,在听到心腹丫头说,蔺毅谨带着蔺芊墨回府后。

蔺纤柔忽然就平静下来了!蔺芊墨遭受那么多都没死!她这不过挨了两个耳光就寻死觅活的岂不是太可笑了。

蔺芊墨以前那样愚昧,蠢笨,在嘲笑中长大,那样声名狼藉,现在都成了郡王妃。相比蔺芊墨,她这个只是被人牵连,拖累的无辜之人。怎么也比蔺芊墨当时的处境好太多了。

“蔺芊墨要做郡王妃了,我怎么可能比她差!”蔺纤柔不服输,不服气的劲头上来,瞬时那点想死一死,让自己父母好看的念头,即可烟消云散了。

人很快精神了,也立马感觉肚子饿了,“春草,春草!”

“小姐,奴婢在!”

“去厨房给我拿点吃的过来!”

闻言,春草丫头一愣。蔺纤柔刚才那凶神恶煞的眼神,不是因为恨谁?而是因为肚子饿了吗?这…不符合四小姐的性情呀!没继续闹腾,不用人哄着,自己就下台阶了。春草怎么感觉这么陌生呢!

“愣着干什么,赶紧去呀!”

蔺纤柔一发火,春草立即感觉亲切了,“是,是…奴婢这就去!”

蔺纤柔吃着东西,也第一次开始考虑自己的以后。毕竟她也不小了,也该有自己的打算了!

*

胡嬷嬷看着靠在床上,气色不佳,脸色阴沉,眼眶泛红的韩暮云。心里无声的叹了口气,这才几天的功夫,一直保养得益的人,现在看看起来一下子就老了几岁!

娘家一团烂摊子,女儿又不懂事,夫君又完全不一条心。这日子…。以后恐怕有的煎熬了!

“夫人,四小姐已经开始吃东西,我让春草在哪里好好守着呢!四小姐肯定不会出什么事儿的。你就别太挂心了,天色不早了,赶紧休息吧!”

听到胡嬷嬷的话,韩暮云动了动,“你说,柔儿开始吃东西了?是真的吗?”声音有些干哑!

“夫人,是真的!”

确定了,韩暮云心口松了几分,想笑,却是连嘴角都扯不开一分,只是僵硬着道,“知道吃东西就好,知道吃东西就好!”

“是呀!所以夫人就放心吧!赶紧休息吧!这马上就要天亮了,今天夫人还有的忙…。”胡嬷嬷说道这里顿住了。

韩暮云却知道胡嬷嬷想说什么,眼里溢出一丝怅然,冷漠难掩,“都说能做母女是缘分。可蔺芊墨对我,却如冤家!她好,我就难好…”

胡嬷嬷听了垂眸,觉得韩暮云这话太过偏激,而且在这个时候,还以这副仇视的态度面对蔺芊墨实在是不智的选择!

“夫人,母女哪有隔夜仇,老奴想…。”

“你觉得我这个时候应该向蔺芊墨示好,然后向她忏悔,祈求她的原谅。最后,请她在我是她母亲的份上,帮我一把,帮韩家一把?”

胡嬷嬷没说话!

韩暮云眼里满是冷笑,“蔺恒今天对蔺纤柔的那一巴掌,你觉得他真的是在教训女吗?”

“老爷他…。”胡嬷嬷不知道该怎么说。

“看来你也看明白了!他那一巴掌,是打给我看的!他这是要我知道,我毁了他的仕途,他就毁了我最看重的女儿!”韩暮云说的直白,亦不掩饰脸上的自嘲,愤恨!

邓嬷嬷低头,无言。

“蔺恒是个记仇的人。而,蔺芊墨跟他一样。他们是父女,是一样的人。他们不会记得我对他们的好,却一定会记住我对他们恶!这样的人,我就算把自己低到尘埃里,他们也不会可怜我一分,最后结果,我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邓嬷嬷听言,皱眉。觉得韩暮云这话有失偏颇,大爷那人…。是有些狭隘。可蔺芊墨,邓嬷嬷觉得她却不见得是那样的人。她跟二公子的亲近就是最好的证明。

在蔺家,芊墨郡主最亲近的人就是二公子,以前如此,现在也是如此!这难道不正好说明,芊墨郡主她是个念情的人吗?谁对她好,她记得清楚!

至于,谁对她的忽视,冷待,或许也都在心里记着。可只要夫人有诚心,用心的对芊墨郡主好。想来,以后她还是会向着夫人的。

“夫人,老奴觉得…”

“现在,蔺毅谨也被她给教的跟我离了心。如此,我如何还能奢望她会帮着我。”韩暮云自嘲,面无表情道,“胡嬷嬷,蔺芊墨她恨我,这毋庸置疑!”

听到这话,邓嬷嬷觉得她在说什么也不过是多余的了!索性不再开口。

邓嬷嬷沉默下来,落在韩暮云眼里就是默认!看此,韩暮云眼眸更暗了一分,对于蔺芊墨彻底不再期待!

“你先下去吧!我累了,想休息一下!”

“是!”

“还有,四小姐哪里你多看着些。”

“老奴知道!”

邓嬷嬷退下,韩暮云闭上眼睛。

*

天蒙蒙亮,蔺芊墨就感觉身边来来回回的,开始不断有人走动着。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蔺毅谨站在窗前,一脸复杂的看着自己。

“蔺毅谨…。”

看到蔺芊墨睁开眼睛,蔺毅谨收敛神色,抬脚在她床边坐下,轻声道,“醒了!”

“嗯!你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傻丫头,今天你成亲,我自然要早些过来!”

“成亲呀!嘿嘿…。我差点忘记了!”或许,没有那份待嫁的欢喜心情。对于成亲,蔺芊墨有些飘忽不真实感。唯一的感觉,就是松了口气。

看着蔺芊墨那样子,蔺毅谨心里溢出一丝酸涩,脸上却没表露出来一分,今天是他妹妹成亲的日子,他不愿看她难过,失落。

“因为你身体还没好,担心你身体受不住。所以,梳妆这一块会略微简单些,你也可以多躺一会儿!我也给家里的人说,让她们可以晚些过来,省的打搅你休息!”蔺毅谨轻笑着,潜意思的解释了,此刻除了他还无人过来的情形。

蔺芊墨笑了笑,清楚他的意思,心里其实并不在意,可她却愿意感受蔺毅谨这份用心,“哥这么急着过来,是迫不及待想要把我嫁出门吗?”

“瞎说!”

“我也觉得自己是瞎说!因为哥哥看起来,一脸舍不得我出嫁的样子!”

“我是舍不得!但女儿家总是要嫁人的,舍不得也没用。不过,只要你过的好,你嫁人哥哥也高兴。反正,你就算成了凤家媳,也是还是我妹妹,这一点什么时候都不会变。”

“嗯!我嫁人你是应该高兴。嫁个妹妹多个妹婿嘛!可我就不同了,等到你那天成婚了,我就是有了嫂子,丢了哥哥了!唉…。”

“哥哥一定会找个疼你的嫂子的,你放心!”

“我不相信你眼光!”

“那你帮哥哥找!”

“真的?”

“嗯!”

“那哥哥想要什么样的媳妇儿?”

“跟墨儿一样,无论苦难安乐都不抛弃哥哥的就行!”

“那可是不好找!你妹妹我可是个特别难的的存在。”蔺芊墨抬着下巴,表示傲娇。

蔺毅谨看着笑了笑,“所以,以后墨儿要多多费心了。”

“放心,放心,我一定给我自己找一个貌美如花,身材火辣,又能跟哥哥相信相爱的嫂子!”

“好,那哥哥就等着了!”

“等着…”

“郡主,奴婢帮你擦拭一下身体吧!”

知道蔺芊墨不能沐浴,可成亲,最起码也要净净身。

“好!”

蔺毅谨听了起身,不忘交代道,“郡主身体不适,你们动作小心些。”

“是!”

“那哥哥先出去一下,一会儿再过来。”

“嗯!”

蔺毅谨从蔺芊墨屋里出来,在院子里站了一会儿,抬脚走了出去。

*皇家山庄*

安吉,安晟打发了身边所有伺候的人,两人静静的坐在屋内,看着安灵的遗体,脸上均没什么表情。

安灵死了,却不是自缢而死。这一点安吉知道,安晟也清楚!因为,弄死她的,正是他们!

至于原因,很简单!谋害蔺芊墨一事,安灵是知情人。她现在被留在大瀚,对于他们来说就等于留下了一个隐患。所以,她必须死,也只有死了,他们才安心。

安晟看着安灵眼里无丝毫不动,语气却盈满不忍道,“皇妹这么想不开,父皇母后知道了肯定会很伤心!”

“皇妹如此刚烈,父皇母后也会为她骄傲的!”

“大皇兄说的是!”

“皇妹遗体不宜久放,你去准备一下,我们天亮就启程回昭和吧!”

“我知道了,我这就去!”

安晟离开,安吉看着安灵淡漠道,“这样你就不用嫁给那够男人了,你的颜面也保住了,你想要的都如愿了,你应该很满意吧!”

回应他的是无声的冰凉!

安吉笑了笑,带着一股沉冷…。

大瀚,总有一天他要踏平这里!成为这里的王。

蔺家

“夫人,夫人…。”

韩暮云皱了皱眉,停了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胡嬷嬷,什么事儿?”她这才闭上眼睛。

“夫人,二公子来了!”

听言,韩暮云猛的坐了起来,起的太猛,一时有些眩晕,人扶着额头,不由晃了晃!

胡嬷嬷赶紧上前,“夫人,你怎么了?”

“无事儿,扶我起来。”

“好!”

韩暮云披着衣服出来,看到站在外间身姿俊挺,姿容俊美,眼神清润的蔺毅谨,神色有一瞬间的恍惚。

那曾跛了的腿,那曾瞎了的眼,那令人毁灭的残疾,好似都是一场梦一样。

“母亲!”

听到蔺毅谨的声音,韩暮云回神。是母亲,不再是娘亲!同样的意思,母亲却透着清晰的疏离!这也是被蔺芊墨教唆的吧!

韩暮云眼底划过一抹凉意,却又瞬间隐匿,看着蔺毅谨柔和道,“坐下吧!”

“不了,我就是顺路过来看看母亲起身了没?”

“怎么?有什么事儿吗?”

“墨儿今天出嫁,母亲应该给她梳个头。”

听到蔺毅谨的话,韩暮云神色淡了下来,“从你好了以后,这是第一次来看我这个做娘的,没想到还是为了蔺芊墨,你可真是个好哥哥!”

听着韩暮云这透着凉意,嘲弄的话,蔺毅谨神色淡淡,“是儿子做的不周,还请母亲忽怪!”

“这服软的话,也是担心我会不去才不得已说的吧!”

蔺毅谨皱眉,为韩暮云这种刻薄。

看蔺毅谨的神色,韩暮云面无表情道,“是她让人来的?”

“这个重要吗?”

“自然!她要用我,我自然会尽到自己的责任。不过,她必先认清我的身份。我不是她招之则来挥之则去的下人,不能需要我的时候认我,用不着我的时候就把我推开。”

这话说的含蓄,却也透彻!

蔺芊墨要是承认了她的身份,那她作为母亲今日也尽到自己的本分。相对的,等到以后,她有需要的时候,蔺芊墨也必须尽到为人女儿的义务。反之…。你不认我,我也不认你!

一种条件,一种拿捏,一种绝情!

蔺毅谨听得清楚,听的明白。该失望吗?该愤怒吗?该质问吗?这些都有,这些情绪在蔺毅谨眼里逐个闪过,最后却化为一抹凉意,又逐渐消失,眼里只剩下平静,从此不再期待…。

垂眸,淡淡道,“母亲既然没空,那就算了!你休息吧!”说完,转身。

蔺毅谨的平静,让韩暮云心里发慌,无法接受,质问的话不有脱口而出,“蔺毅谨,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做娘的?”

“你是我和墨儿的母亲,虽不想承认,却抹杀不去!对我们这是一种无奈。而对你,或许也一样吧!有我这样一个不争气的儿子,有墨儿这样一个让人操心的女儿,你自己也觉得憋屈,委屈吧!如此,以后我们不会再来麻烦你,希望那样,你能舒心,而我们也能少得一份抱怨!”蔺毅谨说的平淡。

韩暮云听的眼睛赤红,“好,很好,跟蔺芊墨在待了几日别的没学会,倒是学会她的忤逆,她的心狠了。怎么?就因为她恨我,你也跟着恨上我了?这开始威胁我了?”

蔺毅谨听了,转眸,看了她一眼,不气不悲,“在你的眼里错的从来都是别人,而不会是自己。你已习惯这样,而我也已无话可说。是对,是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蔺毅谨…。”

“我走了,你歇息吧!”蔺毅谨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那一种决然,让韩暮云心口一窒,闷闷的痛,脸色发白,“他恨我,连他也恨我…。”

胡嬷嬷在一边看着,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眼里满是无奈。被夫君不喜,被儿子冷对,被女儿仇视!落得如此境地,难道韩暮云自己真的就一点儿错都没有吗?

一个母亲,在女儿出嫁的日子,竟然出口威胁。这实在是…

唉…。有的时候,路都是自己走绝的,真是怨不得任何人。

*

“二公子!”

“嗯!”蔺毅谨屏退心里一起情绪,脸上带着温润的笑意,走进去,看到蔺芊墨正半躺在软榻上让下人绞头发,轻轻一笑,上前,“墨儿!”

“嗯!”蔺芊墨应,接着眼睛一亮,看着蔺毅谨手里的碗,“吃的?”

“嗯!我让人给你熬了点儿粥,你先吃点。”

“粥呀!”蔺芊墨有些失望,“唉,除了粥就是药,好想吃点别的呀!”

“再等几天应该就可以吃别的了!”

“嗯!算了,有粥也不错,总比饿肚子好!”

“我喂你!”

“不用,我自己可以吃!”蔺芊墨看着身边的婆子,道“扶我起来去妆台那边坐。”

“好…”

“我来吧!”蔺毅谨上前,拦腰把蔺芊墨抱了过去。

“有个哥哥真好!”

“可以被你奴役是吧!”

“嘿嘿…。”

*

蔺芊墨端着着一碗粥,干巴巴的吃着,脸上带着一丝嫌弃,眼神却很是平和。

蔺毅谨站在身后,不算熟练的为蔺芊墨绞着头发,脸上带着宠溺的笑意。

二夫人胡氏随着家里的几个女孩,还有凤家派来的福娘走到屋里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明明温馨的情景,可在今天这个日子看着,让人心里有些发酸。

看到韩暮云竟然连今天这个日子也没出现,胡氏瘪嘴,第一次觉得有那样一个母亲,蔺芊墨还真是够可怜的。

不过,韩暮云不来也挺好,今天刚好她来主持大局,出风头这事儿她喜欢。特别还是跟凤家打交道!如果她表现好了,搞不好连老爷都能入了凤家的眼,然后得到提携,那样的话…。

脑子里一片美好,让二夫人脸上的笑容越发热切起来,“墨儿,谨儿!”

两人转头看了几人一眼,对着胡氏淡淡一笑,“二婶过来了!”

“郡主,二堂哥!”

“几位妹妹也来了。”

“我们来看看郡主。”几个女孩今天都笑的各位亲近。

“你们有心了!”

“应该的!”

“郡主,谨儿,这是凤家来的几位福娘!”

“见过郡主,见过二公子!”

“几位嬷嬷有礼了。”

*

蔺芊墨把粥喝完,蔺毅谨把头发绞干,几位福娘把一切都准备好,就连二夫人也咋呼的口渴了。韩暮云依然没来。

对此,屋内人神色各异。

只有蔺芊墨面色如常,什么都没说,什么都问。

蔺毅谨亦是没有一点反应,脸上浅笑依然。

“二公子,郡主该梳妆了,您看这…”

“墨儿!”

“嗯!”

“今天哥哥来给你梳头,好吗?”

蔺芊墨听了,看着眼前昏黄的镜子,对着蔺毅谨笑了笑,“好!”

“来,把梳子给我!”

“二公子,这个有些不合规矩!”

“谨儿,要不二婶来给郡主梳吧!”

“我想让哥哥给我梳!”

“给我吧!”

屋内的几个人看了一眼,最终把梳子递给了蔺毅谨。

蔺毅谨认真的为蔺芊墨梳着头发,温和,清润的声音响起…

“一梳梳到头,富贵不用愁!”

“二梳梳到头,无病又无忧!”

“三梳梳到头,多子又多寿!”

“再梳梳到尾,举案又齐眉!”

“二梳梳到尾,比翼共双飞!”

“三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

“有头有尾…。”蔺毅谨说着,微微一顿,笑的柔和,不舍,眼睛湿润,“富贵都随意,哥哥只愿你一辈子安康,快乐就好!”

蔺芊墨听了勾唇,如墨的眼眸笑意盈满,真切,清晰…

一边的人看着,心里复杂,第一次看到女儿出嫁,哥哥来梳头的。只是,他们却不见失落,哥哥只有不舍,妹妹只有满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