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成亲,就算蔺芊墨的外祖韩家,在京城人眼中已经成为绝对不可结交的存在。然,蔺芊墨的婚礼却一点不显得冷清。

因为,京城的人都知道蔺芊墨和韩家关系的僵硬。同时,也清楚凤家对蔺芊墨的重视!既,为了迎合凤家这份威势!很多人就算不齿韩家,甚至有些不屑蔺恒,可他们却仍然愿意来送一份恭贺,给蔺芊墨这个郡王妃三分颜面。

而,送礼的人到蔺家后,见到芊墨郡主出嫁,韩暮云这个母亲竟然都没有出面时…。众人心里不由唏嘘一片,神色各异。

为母不慈,看来皇后娘娘斥责韩暮云的话果然是一点儿没错!

有人心里冷笑,嗤笑,都已经被皇后娘娘斥责了,她竟然还敢这样做,这明显是对皇后的训斥不以为然,甚至可以说是公然的反抗,不敬!

有人在心里摇头,不管以前如何,可现在蔺芊墨可马上就是名副其实的郡王妃了。韩暮云在这个日子还敢如此冷待自己的女儿,这根本就是不把凤家看在眼里呀!

有人心里觉得有些恼火,她们怎么说也都是官家的夫人。韩暮云这样避而不见,完全是对她们不屑一顾呀!做人如此狂妄,真是不可理喻至极!

我行我素,胆大妄为,无脑愚昧!韩暮云新的形象被定型!

“僖妃娘娘到!”

众人听到这声高呼,垂下眼帘,同时收敛脸上的神色,疾步迎上前,“臣妇见过僖嫔娘娘!”

“都起来吧!”声音柔和,带着明显的笑意!看来,不是来找事儿的。

“谢僖嫔娘娘!”众女眷起身,立在一边,抬眸…。

容颜虽然仍然美丽,身姿虽依旧纤细,可仍然缺少了少女的粉嫩,朝气,活力!三十有余,已不再年轻的年纪,却别有一股韵味,端庄中带着温柔,贵气中带着亲近。

僖嫔娘娘,看起来让人很舒服的一个人!这在皇宫恐怕也算是一种特点。

僖嫔蔺婉儿,看着眼前众位官家夫人淡淡一笑,“今日我侄女大婚,有劳各位亲自走一趟了。”

“僖嫔娘娘客气,臣妇等不敢当!”众位夫人赶紧道。

蔺婉儿听了笑了笑,没再多说什么,抬脚走了进去。

“给僖嫔娘娘请安!”蔺毅谨扶着蔺芊墨两人起身,微俯身,对着眼前人行礼!

“起来,起来,都起来…”僖嫔亲自伸手扶起两人,脸上满是笑意,声音里透着激动。看来,对眼前这兄妹两个很是看重,喜爱!

“谢僖嫔娘娘!”两人声音除了该有的恭敬,却再听不出其他,更无亲近!

蔺婉儿听出来了,也感觉到了两人的疏淡,然脸上的笑容却是丝毫未减,“好久不曾见你们了,来,让姑姑看看!”声音里带着一丝伤感,满满关怀。

这是想呈现出一幅姑侄相见的感人画面吗?可惜…。没有一个人觉得感动,包括围观的人。只是,面上每个人都带着恰到好处的表情。

两人抬头!

蔺婉儿赞叹中带着感慨的声音响起,“在你们小的时候,姑姑还曾抱过你们。那个时候你们软软的,小小的…。”蔺婉儿说着,眼里露出一丝伤感,“那感觉我还记得,好像就在昨天一样。可…。一眨眼你们却已经长这么大了!墨儿都要嫁人了。”

看着蔺婉儿那感怀的模样,听着她这忆往昔的话语。蔺芊墨静静的听着,嘴角带着一丝浅淡的笑意。

蔺毅谨身残眼瞎的事情她不知道,看不到!蔺芊墨在宫里身陷危难,被驱离的事情,她恐怕也记不得。过去的种种…在僖嫔的心里,能被她记得的,并拿出来感慨的也只有他们兄妹最纯真,最无知,也绝对不会惹出任何争议的牙牙无语之时…。

对于这种忆往昔,对于蔺婉儿的感伤,蔺芊墨的感觉,不喜不悲,就如那最无知的年纪一般,无感觉!蔺毅谨亦是…。

不过,在感受到几道似有若无,却带着清晰探究色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后。蔺芊墨神色微动,顺着视线看去,在蔺婉儿身后的几个人身上略过,眼睛微眯,顷刻,嘴角笑意加深!

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

蔺毅谨未感觉到什么,对于蔺婉儿一个嫔妃的突然到来,除了有些意外,心里再无其他感觉,听完蔺婉儿的话,脸上露出礼貌的淡笑,并不回应,只道,“娘娘辛苦了,请上坐!”

蔺婉儿摇头,未坐,反而抬手轻抚上蔺芊墨晶白的小脸儿,眼里满是怜惜,“可怜的孩子,让你受苦了!”

听到这句话,众人清楚了。僖嫔对于蔺芊墨的怜惜,就是对韩家的不满!立场很明白了。

蔺芊墨摇头,轻轻一笑,并不说话。

蔺婉儿在屋里看了一圈,而后叹了口气,“男主外,女主内,现在你祖母不在,让你连成亲的日子都受委屈了。”

蔺芊墨听了嘴角笑意隐没,脸上带着失落道,“侄女成亲,祖母不在,我心里亦深感遗憾。我也想把祖母接回来。只是,那样一来我岂不是就显得太过自私,不孝了吗?毕竟,跟我的事情相比,还是祖母的身体重要。”

蔺婉儿听言,看着蔺芊墨眼神微闪,眼底极快的划过什么,瞬息恢复如常,点头,不反驳,反而宽慰道,“你祖母就算是不来,心里可定也是为你高兴的。”

蔺芊墨点头,对于蔺婉儿的附和并不太意外。当初老夫人被蔺昦送出京城,僖嫔这个女儿都未带一句话,这态度意味着什么,显而易见。

现在,蔺婉儿的回答,只是让她真切的确定了,蔺老夫人在蔺婉儿心里的地位罢了!感情淡薄,蔺老夫人价值不大。这恐怕就是蔺婉儿对于老夫人的定位吧!

“你祖母不在,你祖父难免有想不到的地方,我担心你今日成亲有什么疏忽的地方,所以就特别禀了皇后来看看。果然…。唉,身边怎么连伺候的人都不全呢?”蔺婉儿皱眉,疼惜道。

伺候的人不全?呵呵…。有些事儿果然经不起揣测!

蔺毅谨这个时候敏感的察觉到了什么,眼睛看向随着蔺婉儿一起进来的几个人,本以为是伺候的人,可现在…。蔺毅谨眉头皱了起来。

边上做听众的人,听到这里也隐隐猜到了什么,眼睛不着痕迹的打量着蔺婉儿身后的几个人,而后看向蔺芊墨,眼里染上一丝探究,好奇…。不知接下来蔺芊墨会如何应对?

“娘娘多虑了,伺候的人,祖父为侄女准备的很齐全。”蔺芊墨淡笑道。

蔺婉儿看着蔺芊墨身边伺候的几个婆子,摇头,“傻孩子,你马上要去凤家了,身边总是要有几个重规矩又贴心的人。凤家最重要规矩,这几个嬷嬷怕是不合适!”

蔺毅谨听了开口,“娘娘,这几个嬷嬷侄儿已经特别让人教导过了,规矩这方面她们都做的很好。娘娘无需担心。”

客气的态度,已染上强硬,蔺婉儿清楚感觉到了,神色却无任何改变,笑容依然,以教导的口吻道,“谨儿,你还未成家,又是男儿,对于一些规矩你还不懂!”话是说蔺毅谨,眼睛却一直注意着蔺芊墨的反应。

蔺芊墨神色不见丝毫波动,对于她的话,好似似懂非懂,又似完全不明所以!态度一个平和,让蔺婉儿笑意不由淡了一分,眼底划过一抹深思。

探得到的表面,探不到的全部。蔺婉儿对蔺毅谨随意的教导,随意的忽悠!让蔺芊墨管用银针的手,不自觉动了动,完全下意识的动作。蔺芊墨垂眸,这习惯性动作真不好…。不好,然,嘴角却不由勾了勾!

蔺毅谨抿嘴,“娘娘…。”

蔺毅谨刚开口,话未说出,话被蔺芊墨打断,“娘娘说的是,只有几个嬷嬷伺候或许真的是有些不合适!只是,现在除了她们,我身边并无其特别合心的丫头。”

有些盘算,在她成为郡王妃的同时就已经展开。避之不掉…柿子总是要捡软的捏。现在,就皇家而言,她这个刚上位的郡王妃是最容易拿捏的。只不过,现在蔺婉儿被挑出唱这个黑脸!

呵呵…。谁让她是蔺芊墨的姑姑呢?谁让这身份最合适呢!谁让她只是个嫔妃,又一般受宠呢!

而,蔺婉儿恐怕也是心知肚明,心里或许还有些不愿意。毕竟,她以后怎么说也是郡王妃,这成亲的日子来添堵,这是结仇。对于蔺婉儿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儿!

所以,为了减化他们的抵触心里,蔺婉儿不遗余力打上了亲情牌。为皇家的谋算,以关怀为由头,拉上了一块遮羞布!

听到蔺芊墨的话,蔺婉儿笑了笑,眼底带着一丝清晰,能够让蔺芊墨清楚探查到的苦涩,为难之色道,“就是担心会如此。所以,我出宫的时候就特意多带了几个人来。来,你们都出来见见郡主。”

“是!”几个宫女上前,俯身,十分规矩行礼,“奴婢见过郡主!”

“无需多礼,都起来吧!”

“谢郡主!”

“来,墨儿你看看,这几个人中有哪个是合你眼的,你挑两个出来。”

闻言,蔺毅谨脸色瞬时沉了下来,刚动,却被蔺芊墨无声制止了。

蔺芊墨看着她们,眉头微皱,好像也明白了什么,脸上带着不喜,却没违背蔺婉儿的意思,只是很为难,带着不情愿道,“娘娘这怕是不合适吧!”

“没什么不合适的。”凌婉儿淡笑,“你们都抬起头来,让郡主看看!”

“是!”

几个宫女抬头,蔺芊墨一一看去。看清她们的姿容,蔺芊墨眉头微扬,十六七八的年纪,均是很嫩,只是…。样貌虽然都不错,可也只能算是中上,还真没有一个特别让人惊艳的。

间谍和魅主,皇家更侧重于前者吗?或者说,同时具有,而她们的功夫不在于脸上,而是在于床上。如果是,凤郡王责任重大了!

边上的人看清几个人的容貌,神色不定,这几个人容貌都还不及蔺芊墨。僖嫔这是…。难道说是她们想错了?想多了?僖嫔是真的关心蔺芊墨的?这想法出,直觉摇头…。

“墨儿你看,可有顺眼的!”

“我看着都不错。”蔺芊墨为难道,“挑人我还真是不擅长!”

蔺婉儿听了,轻轻一笑,抬手,“要不…。”

看着蔺婉儿的手,蔺芊墨惊讶道,“娘娘要把她们都给我吗?”

蔺芊墨话出,蔺婉儿的手僵硬了一下,她只是想指出两个,“这个…。”

蔺婉儿刚开口,蔺芊墨就已笑着俯身,谢恩了,“如此,那我就全部收下了,多谢娘娘割爱了”

听到蔺芊墨的话,围观人僵了一下。

有人暗腹;明明刚才看芊墨郡主还不乐意的怎么一眨眼就全部给收下了。难道说,是看她们容貌不及自己,就没了戒备,无所谓了吗?

有人无语,一二三四五六…。抽,成亲的日子这门还没出,就先给自己收了几个妙龄丫头在身边,虽然样貌不算顶好,可这…。男人都是图鲜的,难保凤郡王不会…。哦!忘记了,凤郡王身体是不行的。难道是因为这,芊墨郡主才敢如此放心?

不管是哪一种,反正她们觉得蔺芊墨这做法,都有些缺心眼。毕竟,谁能保证男人不会起心?谁又能绝对保证,凤郡王不会好?万一,以上两种情况都出现了,那蔺芊墨是完全在给自己找堵!

蔺毅谨看着,脸色不是太好看,想说些什么,奈何蔺芊墨一直在他的手心画着安!

蔺婉儿盯着蔺芊墨,面色变幻不定。这情况完全出乎她意外!

人她既然带来了,她就一定有办法让蔺芊墨收下,不然,她回宫无法交差。可…。她只要蔺芊墨收下两个就好。可现在,她全部都收下了,蔺婉儿莫名感觉不是太好!好像有什么事情粉末倒置了。

见蔺婉儿沉默,蔺芊墨抬眸,略带不安道,“娘娘,刚才是不是我误会了?那…那我还是让那些嬷嬷跟着我过去吧!丫头等以后…。”你要是不舍得,那我一个都不要了,她多善解人意呀!

蔺婉儿听了,赶紧道,“不…不,不过是几个丫头嘛!墨儿都喜欢,那是她们的福气!”这话说的,蔺婉儿有种赶鸭子上架的感觉。她能拒绝吗?她可是来表现关怀的,怎么可以连几个丫头都舍不得!

蔺芊墨闻言,笑了,“如此,就多谢娘娘了!”

蔺婉儿轻笑,眉头却不经意皱了起来。她的任务是给蔺芊墨送人。可现在蔺芊墨全部都收下了,她却还是要担心!这叫什么事儿…。

“僖嫔娘娘,胡嬷嬷在外求见!”

听到宫女的禀报,蔺婉儿眼底极快的闪过什么,稍纵即逝,眉头皱了一下,脸色明显有些不愉,却也没拒绝,“让她进来吧!”

“是!”

“老奴见过僖嫔娘娘!”

“嗯!起来吧!”蔺婉儿看着胡嬷嬷面无表情道,“何事?”

“禀娘娘,大夫人身体不适,无法起身来拜见。所以,特别让老奴来给娘娘请个安!”

蔺婉儿淡淡道,“既然不适,就让她好好养着吧!请安就免了!”

“谢娘娘恩典!”

“嗯!如果没事儿就下去吧!”

“这个…”胡嬷嬷顿了一下,欲言又止!

“还有事?”

“是,夫人担心郡主身边没人伺候,特别让老奴送两个丫头来!”

“哦!是吗?”蔺婉儿听了挑了挑眉头,看向蔺芊墨,“墨儿,你看…。?”

“既然是母亲的心意,那就叫进来吧!”

“是!”胡嬷嬷领命走了出去。

片刻,领着两个丫头走了进来!

“奴婢见过郡主!”

听着这娇滴滴,绵软的令人酥麻的声音,众人脸色怪异!蔺毅谨面色紧绷。

蔺芊墨面色淡淡,“起来!”

“谢郡主!”

“抬头,我看看!”

“是!”

两个丫头抬头…。眉眼多情,身姿风流,模样清纯又妩媚!完完全全一副勾搭男人的狐狸精样儿。

看清两个丫头姿容,众人心里无语,看着蔺芊墨满是同情。这一刻,她们深深怀疑,韩暮云她其实是蔺芊墨的婆婆吧!而,蔺芊墨就是那被婆婆看不顺眼的媳妇儿,所以,才会如此迫不及待的往她丈夫的身边塞人。

蔺芊墨看着笑了,“母亲挑的丫头,长的可真是好看!”

芊墨郡主快气疯了吧!

“墨儿…。”蔺毅谨手心发凉,如心!

蔺芊墨转眸,看着蔺毅谨,轻轻一笑,“既然是母亲的心意那我就收下了!哥哥,一会儿你安排她们一起跟着轿子回凤家!”

***

在蔺家折腾了一早上,蔺芊墨身体是真的有些累了。既,后来被蔺毅谨背着从蔺家出去的时候,感受到蔺毅谨的压抑的愤怒,不舍的伤感等各种复杂情绪时。蔺芊墨半睁着眼睛,伏在他背上,趴在他耳边,不甚走心的安慰道,“一回生,二回熟,成亲这事儿咱都是第一次经历,被人坑很正常!等到下次就好了,肯定方方面面都做好,让人无懈可击!所以,你就别焦心了,还是有机会改正的滴…。”

蔺毅谨听了,轻斥,“浑说!”说完,就看到前面的穿着艳红新郎服,更映衬的整个人绝艳无法直视的凤郡王忽然转头,看了他背上的人一眼,眼睛眯了眯,而后又对着他罕见的露出一抹浅笑。

这明显两极化的表情,让蔺毅谨心里莫名发虚。感觉,他被夸了,而趴在他背上的妹妹,被瞪了!可惜,他妹妹盖着盖头,凤郡王那一眼就算是真的冷眼,墨儿也看不到!

“蔺毅谨,刚才是不是有人瞪了我?”

蔺毅谨:……

走在前方的男人勾了勾唇!

蔺芊墨如此敏锐的直觉,却长了一颗木讷又迟钝的心。你对她好,她第一反应绝对不是感动,也不是惊喜,而是怀疑。她怀疑你的别有用心,却绝对不会轻易相信你的真心。果然人无完人,这女人确实让人闹心…。

九皇府

相比京城今日的热闹,九皇府被映衬的越发清净,清净的有些寂寥,萧索!

凤璟,蔺芊墨成亲。九皇府中无人提及,就好似根本不知。只是,小人们越发谨小慎微,而暗卫们越发沉寂。赫连逸今日也显得尤其沉默。虽然,神色与以往无异,可府中的人却仍然清楚的感到赫连逸今日心情很压抑…。

因为,他在发呆,摩挲着一块廉价的玉佩静静的发呆!而那块玉佩,影七,影一当初在历城的暗卫都认识,那是蔺芊墨曾经戴过的,是杨英送给她的!

赫连逸如此,影七等人心里都觉得闷的厉害!只是他们却不知道说什么,甚至不知道该做什么!蔺芊墨动不得,这是他们最无力的地方,也因此,明知道主子为何不愉,他们却束手无策,这感觉很糟糕!

赫连逸垂眸,不断触摸着玉佩,跟蔺芊墨有关的过去不断在脑子里回转。回忆才发现,桩桩件件,点点滴滴,一样都不曾忘记,而今天更是格外清晰!因为清晰熟悉的躁动在心里不断翻涌!

决定是他下的,因为喜欢,所以放手,不再强求,试着努力给她一份成全!

既然决定已下,为何等到真正到了这一天,还是格外无法忍受呢!想到她身穿嫁衣却被另外一个男人拥入怀中,心里那股焦躁,阴冷,让他几近失控。

一种想毁灭一切的感觉,不断攀升!被他压在最深处的嗜血之气开始外溢…。

情绪在失控的边缘,赫连逸眼神越来越暗,手里的玉佩开始转动,速度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皇爷!”

小厮声音忽然响起,赫连逸手中玉佩陡然化作粉末,眼眸陡然暗下,手张开,粉末瞬时随风消散,再握紧,掌心却已成空!

伸开手,看着上手残留的痕迹,赫连逸脸上眼里情绪消失无踪。缓缓转头,看着身前小厮,淡淡开口,“过来!”

“是…是!”小厮上前,心口莫名感动紧绷!

“何事?”

“回…回禀皇爷,皇上派人过来请你进…呃…。”话未说完,脖颈上忽然一痛,接着一股温热盈出,低头,眼前满是血红…。小厮一怔,而后眼眸瞪大,看着赫连逸平静的面容,眼里满是惊恐,“皇…。”一个字刚吐出,人已声息全无。

影七抬手,暗卫身影闪现,出手,神色不见丝毫波动。顷刻,血无影,人无踪!如果不是空气中还残留着一丝血色,谁也想不到这里刚死了一个人!

影七垂首站在一边,看来,主子的心情不不好,而是很不好!因为主子不喜欢血,所以,主子哪怕偶尔心情不好,也不会拿下人发泄,杀人更是不会,因为那蔓红的血色一点不会让他心情变好,只会变得更糟糕!可现在…。主子失控了!原因为何,一想便知!

“准备水,我要沐浴!”

“是!”

半个时辰后…。

赫连逸看着依旧躬身站在院中等候的太监,温和一笑,神色与往常丝毫无异,“本王刚在沐浴,让公公久等了!”

赫连逸话出,太监的腰弯的更向下了,连声道,“不敢,不敢,这是奴才的本分…”

赫连逸淡淡一笑,什么也没再说,抬脚往外走去,太监疾步跟上。心里吁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何每次面对九皇爷他都莫名紧张的厉害!明明九皇爷就十分温和呀!可他还是忍不住紧张的厉害…。大概是他太怂了吧!

骑在马上,看着明显较之以往更加热闹的京城,听着耳边隐隐传来的议论声。那关于蔺,凤两家成亲的各种声音。跟在赫连逸后侧的太监,想到皇上的交代,忍着心里的忐忑,抬头看向赫连逸…。同一时间,赫连逸那温和的声音响起。

“看来,凤郡王今天成亲,本王是没时间去凑热闹了!”声音温和,表情平和,其余再也看不出其他!看来,对于那位芊墨郡主,九皇爷是真的已经完全不在意了吧!太监如是想着,收回视线,低下头来。低下头的那一刹那,赫连逸眼眸在他身上扫过,淡淡,却犹如看一个死人!

凤家

相比蔺家早上的凌乱,凤家就是规矩的厉害了,简直就是令行禁止呀!

三鞠躬,拜堂,送洞房!

除了一句恭喜,其余一句多余的话蔺芊墨都没听到!被送入新房,面对凤璟那张依旧面瘫的脸,也没人敢闹腾。

凤璟看着随着进屋的人,不咸不淡的说一句,“今日我成亲,你们出去挡酒,喝的最少者和喝的最多者,会得到两种结果,挨打和打人!”

“堂…堂哥,你这样不好吧!”太不厚道了!

“这是祖父的交代!”

听到这话,个别已经成了亲的凤家男儿,心里嘀咕,他们成亲的时候怎么就没这规矩呢!对这话表示怀疑。

“真的?”

“怀疑的话可以去问问!”

问祖父…。他会怎么说?众人想着,脑子里出现一组画面,国公爷脸色一沉,一瞪眼,哼一声,来一句,‘怎么,你不想喝?你不是凤家人?’

呃…。这画面一出,摸了摸鼻子,有些泄气,“算了,还是喝酒吧!”

“不过,堂哥呀!等以后我成亲的时候你也会帮我挡酒吧!”

“你觉得呢?”

“你一定会!”我们都是凤家人,相亲相爱的凤家人呀!

凤璟看着自家堂弟炙热的眼睛,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自然!”

小堂弟听了感动了!一边的人听了,摇头,这话他们也听凤璟说过,可等到他们成亲的时候,凤璟就很是巧合的去养病去了!

为了凤璟的承诺,为了以后成亲那日不倒下,为了能够洞房。小堂弟替凤璟挡酒的时候表的非同一般的英勇!而其他人喝着,看着国公爷那张威严的脸,想着他打人那股狠劲儿,还有记忆里那种疼劲儿,心一横,索性放开来,挽起袖子,敞开肚子,连杯闷起来…。

凤家男儿气势一上来,来庆贺的亲戚,京城众官员心里开始惶惶不安,他们敬酒,凤家人来着不拒,还个个一口闷,他们不敢随意,也随着干,然后被叫再来一杯…呃…。他们只是来喝喜酒的呀!怎么现在跟上了战场一样呀!

几轮下来,凤家越喝气势越高,官员倒下一片,连几个皇子都喝的有些晕晕的。特别是赫连珏,他感觉凤家的人对他好像特别的热情,连番被敬酒,连续不断的一口闷,赫连珏看着眼前重叠的人影,心里明白,他恐怕喝醉了!然后…。然后…

他感觉身上痛的厉害,脑子里隐隐约约感觉,他好像被谁给打了!可是他却没看到人,如此,内心更加暴躁的厉害!

另一边,凤璟端着酒杯,看着赫连珏抚着腰,脚步不稳,脸上却难掩痛色的样子,淡淡笑了,心情舒畅…。

*

外面,凤璟在耍阴。房间里,蔺芊墨按着脖子忍不住想骂娘,她身体不适,守着屋内的嬷嬷,也算体贴,不要求她如别的新娘一样一定要正危襟坐的等着。准许她可以靠着,半倚着,只是她觉得舒服,什么姿势都可以。但是,唯一不准的就是她绝对不能动头上的盖头,更不能动凤冠,因为不吉利!

重重的凤冠,空空的肚子,蔺芊墨咬着牙,告诉自己这是在特训,特训…。

忍字头上一把刀,在蔺芊墨感觉她真的已经开始在滴血的时候,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郡王爷,你小心点儿!”

“嗯!我很好!”

“凤璟你喝多了!”

“诶,不对,郡王爷这边才是门!”

“嗯,我看到了!”

“你果然喝多了!”说着自己打了一个酒嗝。

“凤璟酒量真差,我看他根本就没喝多少呀!”

“所…。所以,才让我们挡酒呀!”

“郡王爷,小心脚下…小心,小心。”

“嗯!郡王妃呢?”

“郡王妃在屋里等着您呢?”

“她有这么乖?”

“呃…。”这话,管家不知道怎么回答。

随着凤璟一起回来的人,除了几个喝多了的听了不由哄笑,其他人都不知该说什么!

蔺芊墨瘪嘴,凤璟说话有些大舌头了!这家伙喝多了?

“给郡王爷请安!”

“嗯!”凤璟应了一声,推开管家,脚步不稳的往蔺芊墨身边走去。

“郡王爷你慢点…”守在一边的嬷嬷话刚说完,就看到凤璟倒在了蔺芊墨怀里。

嘶…。、

这一亲密接触,女眷们不敢直视,凤嫣定定的看着,虽然极力隐忍可脸色还是染上了沉色,嘴巴紧抿!

男儿们瞪着眼睛,调笑!

“呵呵呵…凤堂弟呀!没想到你还是个急性子呀!”

“凤璟,弟妹身体可还没好呢!你可要悠着点儿。”

“哈哈哈…。凤…凤璟,你也太迫不及待了吧!”

“过去看璟堂弟是那种清心寡欲的样子,我一直觉得他跟我们不同,可现在…。堂弟没想到你也是个急色呀!”

“果然是人不可貌相呀!不过,凤璟呀!你身体行吗?”

一句话,说的女眷们都变了色,男儿们酒也醒了大半儿。下人更是即可低下了头,大气不敢出一声。

在凤家,就连一个扫地的下人也知道,凤璟的身体是绝对不能提及的禁忌,就算这完全不是秘密,也绝对没有人敢轻易的说一句。就连听到都会感到不安,因为会想到国公爷那张冷硬的脸…。

“璟儿呀!他们喝多了,那些个话都浑说的,你可千万别放在心上呀!”说完,不用凤璟开口,那些个嫂嫂,婶婶的均是赶紧拉着那些个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人走了!

凤嫣走在后面,看着刚才公然置喙凤璟身体的人,脸色难看至极!

蔺芊墨垂眸,看着软软倒在自己身上,头靠在自己胸口位置,还时不时噌两下的人,磨牙!如果他是真的醉了。那,他现在的举动证明了他的酒品。一个喝醉了就喜欢抱女人的臭男人!如果他根本就是装醉,那么,他此时就是明目张胆的在耍流氓!抬脚,暗暗踢了他一脚!脚还未放下,凤璟那无辜的声音响起…。

“娘子,你摸我腿!”

瞬时,屋里又是一静!屋里剩下的人,同时抬头看向蔺芊墨,神色不定。

蔺芊墨颇为无奈,叹了口气,“郡王爷,地上凉,赶紧起来吧!”声音平静,温柔。只是盖头下的眼神完全相反,狠狠瞪了凤璟一眼。

原来是想扶郡王起来,却被凤郡王说成是摸了!下人恍然…

“郡王爷,老奴扶你起来!”

“起来做什么?”

“呃…。要给郡王妃揭盖头了!”

“我知道了!”凤璟身不稳的站起,转头,看着屋里的人,眯着眼睛道,“你们,出去!”

“郡王…?”

“本郡王的娘子,不许您们看。”

“这个…。”嬷嬷为难。管家无奈,“走吧!都出去吧!”

“可是这不合规矩呀!”

“什么规矩不规矩,郡王爷高兴就好!”

管家都这么说了,她们这些下人自然也不会再坚持什么,惹郡王爷不高兴的事,她们也不想做!

下人们疾步退下,还贴心的给关好门。屋内静下来!凤璟在蔺芊墨身边坐下,抬手,拿下蔺芊墨头上的盖头。

眼前亮了,蔺芊墨舒了口气,不再是满眼红,感觉好多了,这感觉刚出,凤璟那嫌弃的声音响起…。

“真丑!”

蔺芊墨听了,脸色一僵,转眸。凤璟正看着她,眉头皱着,眼里带着嫌弃色,明显,这话是说她的!

“盖头掀开,新郎看着新娘,心跳加快,眼里惊艳一片,被迷的睁不开眼,三魂七魄都丢了一半儿。那场景咱虽然没怎么期待过。可…。”

蔺芊墨说着,盯着凤璟咬牙,“可我更没期待过,盖头掀开就被一个男人说丑的!本姑娘今天不就是多擦了一层粉,又多抹了一层胭脂吗?哪里就丑了,这是另类的美,你懂不懂!”凤二愣子!

蔺芊墨说完,凤璟不说话,用一双迷蒙,潋滟,魅惑满满的眼眸看着她!

看着凤璟如此模样,蔺芊墨感觉眼前花了一下,抚额,“饿久了,果然头晕眼花的!”说完,取下头上的凤冠,起身,看着桌子上的花生,枣子什么的,往嘴巴里塞起来!

“娘子,你在做什么?”凤璟晃晃悠悠凑上前。

“我在吃东西,没看到吗?”

“看到了!你饿了吧!”

蔺芊墨不搭理他,继续跟枣子奋斗,甜腻腻,干巴巴的味道实在是不咋地!

“这个给你!”

蔺芊墨随意扫了一眼凤璟手里的盒子,不甚有兴趣道,“是什么?”

“好像是很重高的东西,是什么呢?”凤璟自己也疑惑了,“你打开看看吧!”

“你自己打,我手很忙!”

凤璟听了,看了一眼蔺芊墨两只忙着吃东西的爪子,也没再说话,打开盒子,瞬时,香味散开来…。

凤璟看到里面的东西,记起来了,“是肘子!”

蔺芊墨看着里面的东西,怔愣!

“给你!吃吧!”

蔺芊墨看着眼前的肘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你什么时候装进去的?”

“应该是趁热就装进去了!”

“给我的吗?”

“嗯!”

“其实,我不太喜欢吃肘子!”说着,拿过啃了一口。

“不喜欢?”

“嗯!下次带别的回来吧!”

“你喜欢吃什么?”

“你觉得好吃的,都可以帮我带回来。”

“好!”

“这盒子太小了,换个大点儿的吧!可以多带点。”

凤璟点头,而后看着蔺芊墨,认真道,“你啃肘子的样子,确实不怎么好看!”

“你真烦人!”

“我说的是实话!”

“今天少说实话。来,说一句假话给我听听!”

“娘子,你吃饱了,我们就洞房吧!”

听到这句话,蔺芊墨抱着肘子,低头,肩头耸动,闷笑!

“你觉得很好笑?”

蔺芊墨赶紧摇头,捂着心口,眼里却是藏不住的笑意!无他,只是觉得这一刻的凤璟很可爱!

“你脸上的粉掉下来了。”

好吧,觉得凤璟可爱的她,一定是脑抽了!

不是喜欢听假话,只是凤璟的实话听多了,实在是让人不消化!不再搭理凤璟,奋力啃肘子!吃完,也没叫人,找到梳洗间,自己动手简单的梳洗了一下。等到回到内间的时候,看到凤璟已经躺在床上睡下了。

折腾了一天,蔺芊墨同样是累的不行,脱去外衣,掀开被子,在凤璟边上躺下。刚闭上眼睛,身上忽然多了一抹温热…。

谢谢姑凉们的关心!

现在情况还好,独眼龙状态,两只眼睛轮换着用,感觉……。霸气,土匪气质尽显,惊艳的感觉挡都挡不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