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恼人的凤璟/相府贵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蔺芊墨睁开眼,垂眸,看着搭在自己腰腹间的胳膊,转眸,看着闭着眼睛完全无所觉的凤某人,蔺芊墨无力,忍不住吐槽,“酒品不好,睡姿也不咋地,睁开眼睛看不见表情,闭上眼睛才闹腾,呼…。”拉起他的胳膊放在一边,顺带自己翻个身,侧睡!

刚躺好,手又过来了,扒拉下去,又来…。蔺芊墨眯着眼睛扫了一眼自己隔着被子放在自己腰上的手,有些闹心,其他无任何感觉,哦,有点重,压得慌!想着,眼皮耷拉了下来,懒得去扒拉了。

屋内静谧一片,夜深人静,睡意甚浓!

“娘子!”声音有些朦胧不清,暗哑不明!好似在梦中无意识中发出的。

蔺芊墨听在耳中,意识模糊中,腹诽;睡觉都叫娘子,肯定是早就想媳妇儿了。这厮表面看着清心寡欲,内在也是个闷骚的。

“娘子,洞房!”

洞房个头,这家伙不会是在做春梦吧?谪仙的外表,流氓的灵魂?想着,蔺芊墨无意识拉了拉身上的被子,她动,凤璟的手也随着动了起来,当那手好似无意却又稳稳的抚在她胳膊上时,蔺芊墨一个激灵,瞬时醒了,睁开眼睛,翻身下床!

一手支头,侧卧床榻,姿态慵懒,风流!

双眸潋滟如水,却又深谙如墨,明暗交替,带着诱惑,极致魅惑!

俊美绝艳的面容,惊艳依旧,只是此刻又多了一层魅严靡色!

一副美男受邀临幸图!

蔺芊墨按了按眉心!成亲本是条件交换,最大的难度只有一个,就是凤璟的身体情况是否能够被治好!可现在,蔺芊墨感觉,需要分神的又多了一个,就是一定要抗住诱惑!

男人为狼,防被吃!可男人为羊时…。要防自己变狼!一个考验防御力,一个考验自控力,那个更容易些?

“娘子!”

那绵长的音调,蔺芊墨抑制不住抖了一下,“闭嘴!”

凤璟不说话了,睁着迷蒙的眼睛看着蔺芊墨。那眼神,清澈的魅惑,无一丝猥琐,却毫不掩饰的诱惑!

蔺芊墨瞪眼,“睡觉!”

凤璟听了点头,坐起,然后开始脱衣服,外衣,里衣,继续。脱光的趋势!

“里衣要留着,不用脱!”

“为什么?”

“那样睡觉暖和。”

“不舒服。”

“错,是很舒服。”

“是吗?”

“是!”蔺芊墨回答的万分确定。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又把里衣合上了,然后躺了下去。

见凤璟如此配合,这么听她忽悠。蔺芊墨莫名觉得傻的其实是她。

然后,在她躺下后,她的想法得到了证实!

“娘子,今天感觉如何?”

“累!”

“现在呢?”

“你吵!”

“想睡了?”

“嗯!”

“我感觉今天情况不错。”

“哦!”

“你要不要看看?”

“什么?”

蔺芊墨半眯着眼睛,随口回了一句,然后,感觉手忽然被抓住,然后…。碰触到一处别样灼热,手里的触感清,蔺芊墨顿时睡意全消,转头,定定看着凤璟。

凤璟支着头,静静看着她,眼神清明,表情清正,无一丝龌蹉痕迹,除了他的手拉着你碰触的位置。当然了,他这样做也可以说,是为了让你准确的找到需要医治的正确位置。

作为一个医者,还是专门给凤璟治疗隐疾的医者。蔺芊墨除了睡意没了,其他不该有的情绪一丝也没有。比如,激动,害羞,手足无措什么的,没有…。

看着凤璟,蔺芊墨淡淡道,“你别握着我的手,那样会影响我的感觉。”

凤璟听了,眉头动了动。

“把你的手松开!”

凤璟听言,看着她,眼神莫测,而后松手!

凤璟松手的刹那,蔺芊墨握着某处,手猛然收紧!

“嗯…”

听到闷哼声,看凤璟面部清晰的抖动,蔺芊墨把手松开,正色道,“不错,对疼痛,它很敏感!”

“除了疼痛,还有其他感觉。”

“什么感觉?”

“你不要用力,只是碰触时,很舒服!”

“我知道了!看来治愈它不是问题。”

“那…”

“不过,这种治疗不适合晚上。”蔺芊墨抬眸,看着他,淡淡道,“郡王爷,你也知道我擅长的是什么。而动针,最好还是在白天的好,特别是这个位置,万一扎错了穴道…。后果不堪设想。我的目的是治好它,可不是弄废了它,想来郡王爷也是如此想法吧!”

“嗯!”

“我们想法一样真好!”蔺芊墨说完,不再说话,闭上眼睛真的睡了。

凤璟静静看着她,不再做任何动作。如果不真实的确定他的身体情况,她恐怕还无法安心的入睡吧!

不过,这女人手还真狠…她安心了,他受疼了!想着,凤璟摇头,女人心难懂,做男人不易,睡觉都不许脱里衣,看来有些习惯要重新培养了,包括和一个女人同塌而眠,有些不习惯!不过…。

看着蔺芊墨平和的睡颜,凤璟嘴角勾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感觉并不坏…。

***

凤璟,蔺芊墨成亲,被人津津乐道的除了凤璟的那让人惊艳到脸红心跳的外貌之外。然,更多被人提及的,却是僖嫔送给蔺芊墨的六个姿容上等的宫女。还有蔺芊墨母亲为其准备的两个妖娆婢女!

当然了,僖嫔和韩氏准备的这些人,都是因为心疼蔺芊墨这个侄女这个女儿,宫女和婢女只是为了照顾蔺芊墨,绝对不是分为了照顾凤郡王。

只是,人们这么说的时候,均是心照不宣的笑了!

要说,僖嫔给蔺芊墨送人,做法虽然卑劣。却也算是情有可原。毕竟,蔺老夫人会被送出京城和蔺芊墨有着直接的关系。僖嫔作为女儿,为母亲的事情心里不愉,感到愤然,想针对蔺芊墨,做些让蔺芊墨也同样不痛快的事情,也说得过去。

可韩暮云作为母亲,比起僖嫔所做竟然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实在让人…。无法理解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到有些可怕。韩家的女人都很可怕…。

老百姓们如此唏嘘!官员也都对着自家夫人交代道,“韩家之人行为偏激,以后少与其打交道。不过,对于韩暮云,她毕竟是郡王妃的母亲,对她,不可近之,也不可非议,免得让郡王妃下不来台,到时候惹得凤家不愉。”

打狗看主人,这是基本常识!落井下石之事,如若无利益,还是少做的好!毕竟,世事无绝对,没必要为了一时的口舌之快,给自己埋下一个暗仇,落下一个隐晦!

为官之道,中庸为上!

凤璟,蔺芊墨成亲人们看热闹的同时,也不由默默观望九皇府的动静!

九皇府与以往无异,九皇爷看起来很平静!

九皇爷出府了,神色无异!

九皇爷进宫了,然后…。

赫连珏靠在软榻上,听完凛一的禀报,微微挑眉,“你说父皇赐了几个美人给九爷?”

“是的殿下!”

“九爷都收下了!”

“是!”

赫连珏听了,嗤笑。蔺芊墨成亲,父皇送美人给九爷,不外乎是试探,不过这手法还真是拙劣!难不成,父皇还指望着用几个女人就能试探出,九爷对蔺芊墨是否还在意?然后加以利用!

蔺芊墨已经成亲了,这个时候九爷心里就是真的还残留什么想法,也绝对不会再让人探到一分一毫的。

而且,就算九爷对蔺芊墨真的有不舍,赫连珏也不认为那不舍有多深。皇家人喜欢一个女人,最多也就是用心,却绝对不会有多少真心。至于忠贞…。这东西男人没有,皇族男人更是不会有!

为了一个女人守身,太可笑了!所以,不要说几个美人,恐怕就是几十个美人,九皇爷也能面不改色的收下!

看到赫连珏脸上不以为然的神色,凛一垂眸!对于皇上,在殿下的眼里从来看不到敬重。皇家感情淡漠,他们看得只是能力,有能力的被忌惮,无能的被讥讽,胜为王,败无命,这就是皇家的生存之道,父子,夫妻,母子,恐怕均是如此…。

“凛一!”

听到赫连珏的声音,凛一赶紧屏退心里的思绪,恭敬道,“殿下!”

“过来看看我的背!”

听到赫连珏的吩咐,凛一愣了一下,赶紧上前,轻轻掀起赫连珏衣物,瞬时,倒吸一口凉气。“殿下…。”

“拿镜子给我看!”

“是!”

前后两个镜子,清晰的放射出背上的状况!腰上一片黑紫。

赫连珏看着眯了眯眼,“果然…。”

“殿下,属下去叫御医过来。”

“无需!”

“殿下,还是探探脉吧!”

“只是外伤,不用探脉!”赫连珏轻轻一笑,随意道,“今日在国公府,都谁碰触过本殿?”

凛一闻言,皱眉,“几位皇子,还有凤家几位公子都碰到过殿下。”当时喝的太多,场面有些失控,再加上都是那些人的身份,他当时也不敢强拦着。

“凤家几位公子?包括凤璟?”

凛一想了一下,摇头,“凤郡王酒量很浅,几杯下去就坐在椅子上再没动弹了,一直到最后都没离开椅子。”

“是吗?这么说来,是本殿想多了吗?”

凛一清楚赫连珏怀疑的是什么,只是有些不懂,殿下为何直接怀疑到凤郡王身上去?

为何怀疑,当然是因为蔺芊墨以前喜欢过他。所以,赫连珏有些怀疑,凤璟对此不爽,趁着他喝醉对他暗中动手。

想着,赫连珏按了按眉心,大概真的是他太多疑了吧!因为,凤璟确实怎么看也不是那么多情的人!

蔺家

“祖父,你找我?”蔺毅谨走进书房,看着蔺昦道。

“嗯!坐下吧!”

“好!”蔺毅谨在蔺昦下方坐下。

蔺昦看着蔺毅谨也不多绕弯,直接道,“毅谨,我想知道,对于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其实,关于这件事儿我也正好想跟祖父说一下。”

“说吧!”

“祖父,我准备离开!”

听到蔺毅谨的回答,蔺昦眼眸微收,神色莫测,“离开?”

“是!”

“离开,你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离开等于放弃了入仕这条路。

“你不想为官?”

“不想!”

“是真的不想,还是因为蔺芊墨才不愿?”

蔺毅谨闻言,垂眸,静默片刻,抬眸,目光平静,悠远,坚毅,“是不想,也是不愿!”

“毅谨,我想听实话!”

“这就是实话!”蔺毅谨淡淡道,“祖父,我并不是因为墨儿才放弃仕途。”

“是吗?”

“祖父,经历这么多事儿,让我看清了很多东西,包括我自己!我秉性太直,迂腐有余又无城府。心机,谋算,运筹帷幄,这些我都不行。但官场确是一个诡变万端的地方,而我不适合,因为应付不来,到头来只会被其所累。”

蔺昦听了,看着蔺毅谨,静默良久,才道,“比起蔺芊墨的狡诈百出,狠辣决断,你是相差甚远。”

听到蔺昦对蔺芊墨的形容,蔺毅谨眉头轻皱,“祖父,墨儿她是聪明,可她从来不是一个狠辣的人。”

蔺昦听言,笑了笑,清清淡淡道,“看来有些事儿你还不知道!”

“什么?”

“前几日蔺毅慎让人给我捎来一封信,在信上他坦诚了很多事情。让我清楚了,你当时为什么会出事儿的。”

蔺毅谨听了面无表情道,“是他做的!”

“是他,还有孟家父子!”

蔺毅谨听言,无太大波动,“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

蔺昦摇头,淡淡道,“在信的最后,蔺毅慎说,在乔静儿伤了他以后,曾经对他说过一句话;不该伤了蔺毅谨,惹到蔺芊墨。”

蔺毅谨听言,眉心一跳。

“因为他们伤害了你,所以,他们该死的死了,该毁的彻底毁了!”

蔺毅谨不说话。

“关于这件事儿,我问过蔺芊墨。而她,承认了!”

蔺毅谨眼眸紧缩。

“蔺毅谨,蔺芊墨她并不只是聪明而已!关于这一点儿你可清楚!”

蔺毅谨听了静静看着蔺昦,对于他刚才的话不回应,对于蔺芊墨是否做过什么,完全不予表态,只是淡淡道,“祖父!墨儿,她是我妹妹,是我亏欠过的妹妹,是守护过我的妹妹,也是我以后拼尽全力想护着的人。墨儿于我,这就是全部,至于其他,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

你说墨儿狠辣也好,说墨儿绝情也罢!对于蔺毅谨来说,那不过是恩怨分明而已!

听到蔺毅谨的话,蔺昦笑了,意味深长,“其实,蔺毅慎从来未跟我坦诚过什么,蔺芊墨也从来没跟我承认过什么!刚才,我只是那样一说而已。不过,你刚才如果真的替蔺芊墨辩驳的话,那…可就是真的承认了她确实做过了!”

闻言,蔺毅谨眼帘微动,却不怒,不惊!

看蔺毅谨如此,蔺昦眼里溢出一丝复杂,却也欣慰,“毅谨,你真的长大了!”

蔺毅谨一时候猜不透蔺昦用意是何!

“你不想为官是因为自己秉性不适合!那么不愿呢?是因为蔺芊墨吧!”

蔺毅谨没回答。

蔺昦淡淡道,“因为现在京城的人都知道,郡王妃唯一最亲近的人就是她的哥哥。所以,你若入仕,想平步青云轻而易举。只是,当头戴上乌纱,身处在繁华,享受过了奢华,有些东西就渐渐开始放不下,浮华和亲情或许就会变得失衡,人迷失了,想守护的也就变了!等到那个时候,你也许就会成为对付蔺芊墨的一把利刃!最终结果,不是你伤,就是她伤,再难两全!这,就是你想离开的真正原因,也是你最大的顾虑所在吧!”

蔺昦说完,蔺毅谨垂眸!蔺昦说的没错。

他是想守护墨儿,可是他却清楚自己的能力。现在,他根本做不到。而且,一不小心还会成为其他人拿捏墨儿的存在。所以,他必须离开,迅速成长。

他想成为守护墨的利器,而不是做别人手中对付墨儿的利刃。

“毅谨,你想离开,祖父绝对不拦着!”

蔺毅谨听了,抬眸!

蔺昦从手边的抽屉中拿出一样东西,递给他!

蔺毅谨接过,看清手里的物件,脸上难掩讶异之色,“祖父…。”

“蔺家,我现在能做的怕是只有尽力护住他们的命。至于其他,以后就靠你了!祖父不求荣耀无限,只求蔺家以后能够同心同德,安定绵长,…。”

蔺毅谨听了,眉头轻皱!

*

从书房出来的时候,蔺毅谨面色有些凝重,以前一直渴求的现在就在手中,可他却一点儿都不感到欢喜,只是觉得是负担。

“哥…哥…。”

听到声音,蔺毅谨脚步微顿,转头,看到蔺纤柔疾步向他跑来。

蔺纤柔跑到凌毅谨面前,看着他,神色带着不安,声音透着忐忑,“哥…!”

“嗯!有什么事儿吗?”

“那个…。哥,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呀?”

生气?蔺毅谨淡淡道,“没有!”没有生气,也没有期盼,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一切都变得淡了,淡的只剩下陌生。

蔺纤柔听了眼睛一亮,声音染上欢喜,“真的!”

“嗯!”

蔺纤柔听了大大松了口气,脸上溢出大大的笑意,“真是太好了!我就知道哥哥还是疼我的。”

蔺毅谨听了神色淡淡,“时辰不早了,回去吧!”

“不嘛!我好久没见哥哥了,有很多话想对你说呢!”

“我还有事儿,有什么话以后再说…”

蔺毅谨的话还未说完,蔺纤柔嘟着嘴巴道,“哥,你不知道,你身体不好不在家的时候,我其实每天都是想去看你的。可是我跟娘说,她总是不肯,说我出门不安全,就是不让我去…哥,你没有因为这个就怨我吧!”

“没有!”曾经期待过,只是现在都已经无所谓了!

蔺纤柔听了笑了,“我就知道,哥哥可是最通情达理了!”说完,开始继续抱怨道,“还有呀!过去我之所以和蔺芊…和芊墨姐姐不合,也都是因为外祖母,姨母她们总是在我耳边说她的坏话,我听得多了不由就误会了。所以,才会那样的。不过,我现在都知道了,外祖母她那些话根本就是有意说给我听得,是挑唆,是故意挑拨我和芊墨姐姐关系的。她们是不安好心…。”

“蔺纤柔!”

蔺纤柔的话没说完,忽然被打断,一愣“呃…,怎么了?”

“韩家母女过去欲意是何,我已不想探究。不过,她们对你,却是真心的好。而这些撇请自己,落井下石的话,显示不了你的无辜,反而让人看到了你的无情。所以,适可而止吧!”

蔺毅谨说完,越过她,抬脚往前走去。走出几步,蔺纤柔委屈,哽咽的声音传来,“原来你还在生我的气,也根本就不相信我的话!蔺毅谨,我也是你的妹妹,为什么你就看不到我的委屈呢?”

听到蔺纤柔的话,蔺毅谨脚步不停,无任何感觉。只是,眼睛却不由看向国公府的方向,想念墨儿张牙舞爪叫他蔺毅谨的样子。那比蔺纤柔的眼泪,更让他感到心里发软!

见蔺毅谨头也不回,完全无动于衷大步离开的背影。蔺纤柔眼里的水色隐没,眼神变得阴暗,冷笑,低喃,“明明就已经恨上我了,嘴上还说什么不气,不怨…。真是虚伪的可笑!”

不过,就算怨又如何!在外人眼里,她蔺纤柔都是蔺毅谨,蔺芊墨的亲妹妹!过去那么多年,她因为蔺芊墨的受了多少奚落。以后,她就要利用蔺芊墨郡王妃的头衔为自己讨多好好处!这样才公平!

春草站在一侧,看到蔺轻柔眼里那一抹阴色后,赶紧低头!神色紧绷,身体微微发抖。这样的眼神,她曾经无意中在蔺恒的眼中看到过,然后第二日,蔺恒身边的那个小厮就突然死了,说是暴毙!

想着,春草面色开始发白,四小姐和大爷好像…

“四小姐!”

突然的一声,吓得春草一跳,惊呼出声,看到蔺纤柔对着她瞪眼,瞬时跪倒在地,脸色苍白,连连磕头,请罪,“小姐赎罪,小姐饶命,奴婢再也…。”

“给我闭嘴!”

听到蔺纤柔那冷戾的声音,春草瑟缩。

蔺纤柔冷哼一声,转头看着胡嬷嬷,面无表情道,“什么事儿?”

“小姐,夫人让你过去她哪里一趟!”

“我没空!”

“小姐,夫人她身体不适…”

“身体不适找大夫呀!找我干什么?”说完,转身往自己院子而去。

“四小姐,你…。”

“我不去,不去,你没听到吗?”看到胡嬷嬷竟然敢拦着她的路,蔺纤柔满脸不耐,眼里带着戾气。

“四小姐,夫人她是真的不舒服,你就…”

“我不去,不想去,也不敢去!”蔺纤柔说着冷哼一声,满眼嘲弄,“我可不想等到我成亲的时候,也和蔺芊墨一样,收到两个那样分外妖娆的丫头。”说完,用力推开胡嬷嬷,走了!

胡嬷嬷被推的一个踉跄,等到站稳,蔺纤柔已经走远。看此,胡嬷嬷无声的叹了口气,连感慨都生不出了。无奈,转身折回。

韩暮云看到胡嬷嬷一个人回来,嘴角溢出苦涩,“她不愿意过来是吗?”

“四小姐她…她有些累了,等到晚点的时候就会过来了。夫人,你先好好歇息吧!”

韩暮云听了,苦笑,“你不用骗我,柔儿什么性子我了解的很。她这是跟我生出间隙了。”

“不会的夫人。老奴看,她应该是看到被蔺芊墨带走的那两个丫头误会夫人了,所以才会如此的!”

“那两个丫头根本就不是我为蔺芊墨准备的,她们是…。”韩暮云说着,顿住,心里憋得发疼,眼里满是苦楚。那是皇后为了踩韩家,彻底抹黑她,坐实她不慈的恶名。特意做出的一出!根本就不是她…可是这些,她如何能跟蔺纤柔说。万一,蔺纤柔没守住说出什么,那…。是招祸呀!

“夫人,以后四小姐总是会明白的!”

韩暮云苦笑,闭上眼睛,不想再说!

凤家

“蔺芊墨…蔺芊墨…。”

听到耳边不断传来的声音,蔺芊墨反射性的往被子里拱了拱,拱到一半儿忽然顿住,男人的声音…。

“蔺芊墨,起来…”

真的是男人声音,蔺芊墨猛然抬头!

“呜…。”

“嗯!”

痛呼,闷哼!两声同时起!

蔺芊墨捂着头,呲牙,同时看到凤璟抚着下巴,皱起的眉头。

“呃…。”脑子清醒,记忆回笼,她成亲了!

“醒来就起来!”

这语气,她被嫌弃了!蔺芊墨摸着头,坐起,凤某人还真是没风度!

“扶我起来!”

没风度,还鸭霸!都说男人成了亲就会变,可…。凤璟也变得太快了吧!而且,根据他们这盖棉被纯聊天的夫妻关系,这变化也有些不科学呀!难道是起床气!

看着蔺芊墨那变幻不定的表情,凤璟淡淡道,“不用乱想,我只是胳膊麻了!”

蔺芊墨听了,看着凤璟放的杠直的胳膊,眨眼!

“因为被你压了一夜,所以麻了!”

蔺芊墨:…。

“不用怀疑!而我不想,只是喝醉了无法反抗!”

“我睡相很好,反倒是郡王爷睡姿奇差!如此,我倒是想问一句,凤郡王你是怎么把手臂放我脖子下面了呢?”

凤璟听了,看了她一眼,而后指着自己胸口的位置道,“身体在我胳膊上,头在我胸口位置。我衣服上还有你头发上残留下来的味道…”说着,一顿,另一只手,从衣襟处揪出一物,一根长长的头发…。

看着那根头发,蔺芊墨觉得,把柄被抓住了!

凤璟微微皱眉,“昨天晚上,你对本郡王做了什么?”

她以为只是把柄,没想到到了凤郡王这里成了犯罪的证据了!

蔺芊墨拿过头发,乌拉乌拉丢开,嘿嘿一笑,“郡王爷,时辰不早了,我扶你老起床!”

“避重就轻,做贼心虚!”

“天已经亮了,别再做梦了!”

“我睡觉从来都不穿衣服的。”

从来不穿衣服,你还理直气壮的觉得光荣了!蔺芊墨暗暗咬牙,脸上却笑眯眯道,“我昨天担心你冷,都给你穿上…”这话没说完,蔺芊墨就知道她说错话了,果然…。

“这么说,你把我摸了个遍!”

“是呀!无一遗漏,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也都摸了!”

“礼尚往来,晚上你准备好!”

准备好阉了你!蔺芊墨呲牙,掀开被子,起身下床,凉意袭来,带着一丝异样…蔺芊墨垂眸,看着松开的衣襟,外露的肌肤,隐现的春色…

蔺芊墨面皮抖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整理好衣服,转身,只见凤璟靠在床上,一点儿不掩饰的看着她胸口处!

“你看到了?”

凤璟点头。

蔺芊墨张口,话还未出,凤璟清清淡淡,却能气死人的话语传来!

“以后,记得把衣服穿好!不要总是逼着本郡王做一些不自愿的事情!”

他眼睛想吃豆腐,还怪她露了肌肤!

起床气是什么感觉,蔺芊墨第一次清楚的感受到了!火大呀!

“郡王…。”

门口婆子的声音响起!

蔺芊墨没开口,凤璟淡淡道,“进来!”

“是!”

门打开,伺候的人鱼贯而入。“给郡王请安,给郡王妃请安!”

“嗯!”

“奴婢是郡王妃带来的丫头,请让奴婢也进去伺候吧!”

听到这娇滴滴的声音,屋内的下人头垂的更低了。

凤璟没什么表情!蔺芊墨静默不语。直到那袅袅娉婷的身影出现!

推文,首席男神呆萌妻文/萌萌的糖心

她发誓,她真的就只是一枚再单纯不过的公司小职员!

然后,她竟然在路边捡了一个俊美无边,祸国殃民的美男子。

结果,她竟然被赖上了,竟然被人叫成“小猫咪”……

*

拜托,你丫的才是小猫咪,才是难伺候的喵星人。

我才是那个苦逼又可怜的,陪吃陪玩还陪睡的小奴婢好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